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短篇-活動】星之願

作者:寒天咖啡飲│2017-04-13 00:07:24│贊助:84│人氣:760
  在我十六歲那年,我和她做了一個約定。
  和她在星空下,共同許下我們的心願。

- - -


  在升上高三那年的暑假,一天晚上在房裡獨自看書的時候,我才突然動起這個念頭。

  決定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暑假將至尾聲的時候,當時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只覺得日子實在過於乏味,想為往後人生留下一點回憶的機會,一方面或許是不甘於現況的孤寂才會想要這麼做的吧。

  總之──看星空,這個想法還是在我腦中成形,猶豫幾天後也下了決定。

  事先規劃了幾個可以考慮的景點,最後決定到台灣東部看看。原因無它,覺得和西部相較,那裡的開發和汙染較少,順道也可以去一些景點看看。

  準備出發的那個下午,一個人在房裡整理好背包,確定要帶的物品和衣物都有放進背包裡。心中多少有些迷茫,這樣做會不會太魯莽了?從小大到畢竟沒一個人出過那麼遠的門,坦白說不是很有把握是不是真的沒問題。但最後還是收起這些無謂的煩惱走出家門,早在決定前就想過很多次了,如今要出發了才退縮實在顯得有些沒必要。

  扛起背包離開家門後,走到附近的公車站。夏日的陽光好熱,我伸手擋住眼前刺眼的光線,考慮著是否先和父親知會一聲。家中成員就只有我和他,我讀的高中又在外地,平常不太會和朋友出去,所以暑假有一半的時間泡在打工上。剩下最後兩個禮拜打算讓自己放鬆一下好迎接開學,誰知道一不打工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大部分時間還是只能待在家裡。

  想了一下還是放棄這個念頭,打算傍晚的時候到了當地在打電話。畢竟這件事一時之間也不太好交代,明白父親的擔心多少會讓自己一時亂下的決心動搖。既然決定要做了就盡可能排除一些會讓自己躊躇的機會,等到先踏出第一步再去煩惱其他事。

  上了公車,穿過車內擁擠的人潮,找了個位置站著。公車緩慢的行駛在柏油路上,路途中經過幾個站別,不自覺有種一切正要開始的感覺。等到駛進市中心的一處我下了車,走到對街的火車站內轉車。

  西部風景就是那樣,城鄉間來往看到的不外乎商家和稻田,即使到了另一個縣市也一樣,平時搭公車上下學早已看慣。視線出神的望著火車窗外,景色在眼前快速流過,和公車上看到的並差不了多少,我有些無趣的想著。

  一直以來日子過的渾渾噩噩,有時候會想著該去做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從何做起,最後放任時光溜去。說到底,會突然決定這麼做就是想改變點什麼吧,不論是這樣的生活,還是總是被動接受事物的自己。

  動了動因久坐而酸痛的肩膀,我喝了一口從背包內拿出的水,也不知道就這樣過了多久,我只是靜靜望著窗外景色的發呆。

  等到火車駛到南部底部縣市的時候景色終於開始有了改變,夕陽橘紅的光芒透進車廂內,外頭是一整片工地,紅色的塵土飛楊、鋼筋散落一地,與雜亂的景色相較,心情卻相當平靜。

  但離家越遠心中的期待仍是越來越大,脫離熟悉的家鄉到陌生另一個縣市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難掩興奮的情緒逐漸膨脹。

  「一個人出來玩嗎?看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窗外。」

  聲音來自我鄰座,是在上一站上車,坐到我身旁一位年約三十的女性。

  「嗯。」我轉過身點點頭,簡短的回答了她的疑問。

  「有決定要去哪些地方了嗎。」
  「還沒,不過有個想法在,剩下的打算等今晚到了目的地在做打算。」

  「沒有目標的旅行嗎?很浪漫呢。」

  女子調整了一下頭上的遮陽帽笑了笑,我因為不好意思自己的回答也跟著露出苦笑。
  或許是知道了我出來的理由,她也告訴我自己這趟出來的目的。

  「其實我是要出來找一個人的。」

  聽女子說她是來找一個人的,那人是她親戚的孩子,因為平時能見面次數不多,本想著利用工作難得連續幾日的假期到她家找她,才發現她人不在、詢問知情的親戚發現她似乎到了台東,電話卻怎麼打也打不通。

  於是一時興起下,想著連續幾天的假期也沒事,決定也到台東走走。事先搜尋幾個熱門的觀光景點,打算到當地看看、運氣好到或許能碰面。

  「很胡鬧吧?不過如果真見到面,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罵罵她!出來玩電話卻也打不通,讓人找不到。抱歉,和你說了那麼多,還那麼年輕就有勇氣一個人出來旅行,很厲害呢,要加油喔。」

  結束對話前,她表情真誠的看著我,像是要為我打氣般如此說道。
  言行舉止給人典雅的氣質,本人也長的很漂亮──一位十足的東方美人。

  「希望妳能遇到她。」

  最後,我還是半開玩笑的向她問了那位女孩的特徵,因為還不熟當然不可能給我看照片,不過聽說是一位總綁著馬尾、給人樂觀開朗氣質的女孩。

  並非是多好心的特地想要幫忙什麼,只是如果有幸能遇到的話,至少希望能把眼前女子的這份心意傳達給她知道。

  謝謝。
  她向我道完謝後,我便將視回轉回窗外,她也低下頭,看著原先就已翻開的小說。

  接著火車經過一處轉角後離開了原先雜亂的工地,映入眼簾的是滿滿一整片魚塭和遠方湛藍的大海,從路旁標示牌似乎到了屏東。

  車上乘客和原先比起來少了不少,仍不算冷清,整輛車廂內至少還有一半位置坐著人,目的地多是去花東旅遊吧,原以為暑假都尾聲了人應該會更少一點。

  差不多傍晚的時候外頭天色已經逐漸暗了,火車慢慢往山路上開去,從車窗外看出去就能看到底下一條蜿蜒的小溪,四周被群山環繞,兩座山脈間看出去就是海 ,太陽藏在雲層後露出微光。

  等到火車駛過隧道的那段山路,看到的是一整片的太平洋,無邊無際的視野令人著迷,到東部了吧?沉醉於眼前的景色,我拍拍臉頰讓昏沉的腦袋重新運轉。

  最終,我在一個偏僻靠海的小村落下車。

  拖著長途坐車而疲憊不勘的身軀,背著背包走出有些歷史的老舊車站。車站位在半山腰,抬頭是一片夏季夜空,這裡還是離村莊有些距離。

  該從哪裡走起?摸不定主意,順著山路慢慢往下去走去,從火車站員那詢問只要下了山一直往右走去就能到村裡,果不其然一下山腳到了十字路口上,往右看去遠遠就能看到村內的燈火。

  雖然有想過就這樣往村裡走去,但從還在坐車的時候我就已經下了決定,到當地要先做的事情──視線停留在公路對面的標示牌。

  紅燈亮起後走到對面,毫不猶豫的往和村莊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並走入公路一側的小徑內。天色已經暗了,林蔭遮蔽的小徑一片漆黑,試著開啟手機的手電筒功能,光芒馬上被黑暗所吞噬,無奈的嘆口氣只好關掉。

  整條路都是下坡路段,因此走起來相當輕快,約走了五分鐘的路程,已能聽到耳邊傳來細微卻清脆的聲音沙沙聲,嘴角不自覺揚起、腳步跟著加快。

  最後──

  走出小徑、抵達終點,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滿佈礫石的海灘、和遼闊的大海。

  不過因為一片漆黑的關係,第一眼看到海時並沒有過於強烈的感受。即使眼睛已經適應黑暗,還是只能依稀判別出海岸的全貌。

  做出的決定其實很簡單,就是打算到當地時先到海邊看看。

  躊躇片刻,我再次動起腳步、往海更加走進。這片礫灘很大,方圓大概有數百公尺,和西部一些走不到十公尺就能觸碰到海水的沙灘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礫灘和小徑一樣一整片都是下坡,途中大多是凹凸不平的地勢,所以不太好走。為自己冒出的決定感到好笑,不論是一時興起來台東、或是大半夜跑到遠離村子的海邊。

  正當我走到中途時,遠遠的突然看到浪潮邊有個人影,本來懷疑自己看錯了,眨了眨雙眼確認、心跳不自覺加快,這麼晚了海邊還會有人嗎?腦中閃過該不會遇到靈異現象的荒謬想法,實際在這種一片漆黑的夜晚經歷可不好笑。

  無視心中的恐懼、慢慢朝海靠近,才發現對方不過是位穿著便服和短褲的長髮女孩子,她抱著膝蓋坐在礫灘上靜靜的望著海,內心感到鬆一口氣的同時、便不再理會轉頭注視眼前的海,依著朦朧的視線辨別海面起伏,一波又一波的浪上岸,海潮在觸碰到自己前退去。

  今晚的浪有點大,迎面而來的海風吹得我有些睜不開眼,但光是這樣站著就感到心中一陣平靜,像是不安煩躁等任何負面情緒都能融入海裡,我呼出一口氣。

  還想要──在離海更近一點。

  曾有人說過海能包容一切煩惱,如今似乎有些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於是我再次動起腳步。

  一次又一次辨別海潮漲落的位置,盡可能的更加靠近。風浪很大,想試著蹲下身觸摸一下海水,這麼做多少有些害怕,仍忍不住心裡的慾望。果不其然,在一次浪潮襲上岸時未判別好距離,起身逃跑的當下已經不及,海水整個淹到腳踝連同鞋子都濕透了。

  耳邊傳來笑聲,我狼狽的望向聲音來源,那位女孩捧著腹看著我。

  「啊,抱歉。」

  她邊笑著道完歉,注意到我一臉懊惱的樣子,便又開口:「晚上的時候風浪比較大就不要那麼靠近海邊了,很危險的。」

  出於被看到蠢樣的彆扭心態,我只簡單應聲「嗯。」便輕輕的將背包放到一旁、隨意的坐在礫灘上。

  望著前方漆黑的海面,這次開口的是我。

  「話說回來,這麼晚了妳怎麼還會一個人在這裡。」
  「噗哧,你自己不也是,還問我。」並非疑問,而是閒聊的語氣,理所當然也被少女嘻笑帶過。

  「我的話... ...如妳所見嘛。」

  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她的話,只好半自嘲的苦笑說道,少女再次輕笑,瞇起雙眼像是在思考什麼。

  「其實我只是單純想來看看海而已,該怎麼說,以後沒有機會了吧,所以才想在最後來看看。」

  「沒有機會?」

  我看向她,好奇這句話的意思。
  對此,少女只搖了搖頭,用像是對什麼感到釋懷的語氣說了句沒什麼。

  「不過,看你的樣子,是外地人嗎?」
  「嗯。」我張開雙腳向後仰、疲倦的把手撐在地上。

  「來玩的?」
  「... ...算是吧。」

  於是我將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告訴了她。
  她聽到後不置可否的露出微笑,像是對此有些驚訝,強勁的海風吹起她的長髮、遮住大半美麗容貌。

  「你這個人真有趣。」
  「不過要看星空的話,今晚的天氣不太好呢。」

  「反正還會待上幾天,不急,慢慢來吧。」

  話一說完,我抬起頭來看向夜空。

  天上的星星說實話不算少,至少和在都市夜空所見那寥寥無幾的數量相比多了很多,但並不密集。

  夜色是一片漆黑,最近下過雨水氣多少影響星光亮度,還是在無雲的夜裡所見的深藍色比較吸引人。

  我稍稍嘆了口氣,雖然看到星空已沒什麼好抱怨,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看到銀河。

  「話說回來妳也是外地人吧,出來旅遊嗎?」
  「嗯,差不多。」
  「有想好要去哪些地方?」
  「也沒有,就用手機上網搜尋,隨便地走走晃晃。」

  沒有目標的地的旅行嗎?我聽到後笑了笑,不禁讚嘆緣分的不可思議。
  在這陌生的村落、在這廣闊的海面前,我們共同來到這裡看海,進行著沒有目標的旅行,或許是為了更加認識自己,讓心靈所做的流浪。

  等不知道望向第幾次海潮的退去,她終於站起身、似乎要離去。

  我看向她,別離前少女撥了撥頭髮、看了我一眼說聲「再見。」便消失在礫灘的遠方,我一個人還在原地留了十幾分鐘,才往村子走去。


  走到村子內找到民宿的時候已是晚上十點。坐在床上、背包隨意仍一旁,我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老爸,這時間點他應該差不多下班了,正要坐車回家。等到話聲接通後,那頭傳來的是老爸疑惑的聲音,我便開門見山的說出了這幾天所下的決定,以及自己現在所在地。

  「... ...是有些莽撞,但就想說在暑假前出來走走,當作給自己的一個經驗。」

  老爸理所當然的感到驚訝,語氣中夾雜著著急。我盡量告訴他自己沒問題,要他不要擔心,最後或許是明白多說什麼也改變不了現況,他無奈的嘆了一聲,換來的並非責備的話語,而是一句注意安全的叮嚀。

  向他道完歉掛斷電話,心中多少覺得愧疚。拿出手機下載鬧鐘軟體、設好鬧鐘時間,我閉上雙眼回想今日一整天所發生的事,一靜下來反而沒有實感,自己真的來到東部這件事。


  隔天四點的時候醒來,昨日睡得並不好,我摀住額頭用力吸了一口氣,強烈的的倦意襲上心頭。刷完牙洗完臉,扛起背包便離開民宿,天色還是暗的。

  這座村莊是依著山所建,我所租用的民宿位在村落的邊緣,地勢大約是中間左右的位置。打開房門看到的除了眼前街道,旁邊就是一條斜坡,往下走了一段路才能到公路。

  趕在日出前出發,走下坡道沿著著海岸邊的公路跑跑停停快二十分鐘,天上的星星像在催促自己一般,隨著時間過去一點一點消逝,為了不要錯過腳步跟著加快。

  看見礫灘的時候用力喘了一口氣、停在原地片刻才朝海走去,天還沒亮,礫灘上已有零星的一兩位人影,大概和我一樣是來看日出的。

  拿出手機,拍了一張海的畫面。尚未破曉的天空是靛藍色,散發一股深沉的美。
  我坐在礫灘上,靜靜望著眼前的海。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突然傳來聲音。

  「嗨,又遇到你了。」

  我轉過頭,看向出聲來源。
  站在那裡的是一位穿著便衣和長裙的女孩。

  雖然與昨夜一片漆黑的狀態下看上去有些不同,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的身分。

  「妳也是來看日出的嗎?」

  「嗯,睡不太著就出來了。」
  「真巧,雖然我是特地起一大早就是。」

  揉了揉雙眼,我有些疲倦的說道。
  勉強自己一大早起來,直到現在還是很想睡。

  「是嗎。」

  簡單的給予一句回應,女孩坐到了我身旁。
  不再多說什麼的,望向眼前的海。

  「那是... ...」

  身體靠近的瞬間,眼角餘光瞄到了,在她手臂內側顏色那與周遭皮膚不同,像是過敏一樣、數個細小的紅點,以及上面像是被人用力掐緊後所致,深紅色的痕跡。

  「蚊子叮過的地方,不小心去弄到。」

  她聽到後手稍微遮了一下,用輕鬆的語氣開口。

  雖然對於她的話帶著半信半疑,不過我多少還是先接受。
  畢竟如果她不想講,我硬要問也沒用。

  「話說今天妳還會留在這裡,還是去其它地方。」
  「去其它地方吧,在想想看。」

  她輕聲的說著,若有所思看向前方。
  海風輕輕拂過,弄亂我們頭髮和身上衣物、少女撥開擋到眼前的髮絲,雙眼透出的不是迷茫,而是一種超乎淡然的情緒。

  她看向我,再次開口。

  「那你呢。」
  「等等吃完早餐就搭車到下個地方吧。」

  大致有個決定的地點,實際怎樣還要到當地才會知道。
  畢竟如果規劃的太清楚,會喪失掉很多出來旅行的新鮮和樂趣,所以我沒有想太多。

  聽到我說的話後,她簡單的嗯了一聲,接著因為太陽還沒出來的關係,只要想到話題我們便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起先只是亂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物,之後開始聊到對彼此較為深入的話題,其中最讓我感到訝異的,莫過於是聊到’’家人’’的時候,由她的臉上露出、那帶點哀傷卻又幸福的表情。

  女孩向我提到她父母因為債務的關係,所以很小的時候就把她丟給其他親戚照顧。或許是因為被視為負擔,再加上父母親又給其他人造成很多困擾,大家對她並不怎麼友善。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還是有個很愛她的阿姨,總會對她釋出關心,還小的時候帶她去一些地方玩、走走逛逛。

  「不過我阿姨平常在其它縣市工作很忙,所以能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就是。」

  她露出微笑有些遺憾的說著,並非埋怨而是體諒的語氣。
  明明對她來說是如此沉重的事,語氣卻像是講述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般平靜,想必一定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做到這樣吧。

  「你和你爸相處的時間也不多,很辛苦吧,雖然多少會覺得寂寞還是要加油喔。」

  過程中我也告訴了她,自己是和父親兩人同住這件事。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人世,因此我是被老爸撫養長大,因為工作的關係能和他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所以在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獨自一人度過的。

  「小時候是會比較在意,長大了就漸漸能明白他的辛苦和苦衷了。」

  人終究會成長,從前怎麼也無法諒解的事,如今看來都只是在逼不得以情況下所做的決定,沒有人是真的打從心底願意那樣。

  為了生活很多事情勢必沒辦法兩全,我們只能選擇對自己和家人來說較不影響的作法,並且持續的朝此拼命努力著。

  「至少證明你變得成熟了。」

  或許是因為互相傾訴了彼此家庭的狀況,我們距離一下子變得拉近了不少。
  接著,我們談到了對未來的迷茫。

  還在就讀高二的我並不清楚自己未來要朝哪條路走,不論想了幾次總是無法為人生作出一個規劃,只是日復一日的過日子、持續載浮載沉。

  聽了我心中的想法,對此,她只是露出了平穩的笑容,告訴我這是每個人的必經階段,只要時間到了一定會找到答案。

  「還有一年,所以不用著急,慢慢思考自己想走的道路吧。」

  我對她的溫柔和成熟感到訝異,明明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卻有著我所沒有的堅韌態度、那是不論遭遇什麼都不會害怕的堅定。

  「很驚訝嗎?我年紀可是比你大喔。」

  見我佩服的模樣,她有些得意的說著。
  聽女孩說她大我一歲今年剛高三畢業,不過沒有選擇繼續就讀大學,而是提早邁入社會,目前在一家飲料店裡打工。

  原因,是因為想要更早的靠自己生存下去,不需要再依靠他人過活。
  我想我能夠明白她這麼做的理由,比起在他人眼中被當成累贅、不如用自己的雙手好好活下去,一定更能活得快樂自在吧。

  後來我們又聊了一些事情,話題多半離不開學校課業、未來夢想等這類符合我們年齡會經歷的煩惱,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彼此想法上的一些差異。

  對我來說夢想並不能和將來畫上等號的,做過就算了,但對她來說那卻是要靠著一步步去開拓、前進的道路。

  「我想要盡可能的幫助別人。」

  她告訴了我她的夢想是到非洲當志工,實際到戰地感受戰亂飢荒後人們受到的痛、嘗試去理解幫助他們,這一年來她有先參加台灣一些社福團體、到過養老院和育幼院服務。

  不是單純的同情,而是能設身處地站在他們角度,去關懷、同理那些遭受災害的人。我想正因為是出身自孤單的家庭,她才會對其他擁有類似處境的人感到放不下心、想去伸出援手,正因為那自己內心也同樣一直渴望有人能那樣對自己吧,這讓我不自覺的對她湧起了敬佩。

  「我覺得妳的夢想很了不起。」

  很坦率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嘿嘿,我還以為會被嘲笑呢。」

  女孩只是輕微笑著帶過,沒有直接回應我認真的話語。

  「怎麼會。」

  我也笑了,我們的視線共同望著前方。
  沒注意到時間的過去,不知不覺,遠方的天空已開始變紅。

  太陽雖然還沒露臉,它的光芒已搶先一步出現在天際。

  「好美。」

  身旁的女孩發出讚嘆,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望著,但心中同樣這麼認為。
  真的很美,見那逐漸在天邊暈開的朝霞,心頭升起久違的感動。

  太陽緩緩的在海平面上露出半邊,遮蔽住的雲霧逐漸消散。擺脫昨夜的昏沉,迎來的是一股帶來活力的全新風貌,多久沒為太陽的出現感到讚嘆了?我著迷於眼前的景色,說不出半句話來。

  等到整個海面都沐浴在日出的光芒下,世界染上橘紅的色彩。
  那美到令人屏息的一瞬間。

  「雖然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可能會有點突然。」

  最後,還是決定向她詢問。

  「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沒把頭轉向她,而是望著前方靜答案、幾秒過後。

  「夏織。」

  她,開口了。
  宛如迎面吹拂過來的輕柔海風,溫和柔美的兩個字語。

  我們面對面,相視而笑。
  這是她的名字。

  浪潮清脆的聲音迴盪在耳邊,晨曦的微光照亮我們全身。
  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見她的面容。





  礫灘連接公路的入口處有個木製平台,不只屋頂可以乘涼、平台上還設有座位可以供人坐著休憩。

  昨夜在一片漆黑的視線下沒有發現今天才注意到,我和夏織站在路口處準備道別,太陽已經完全升起、夏日炎熱的溫度令人額頭冒汗。

  說不出要一起旅行下去那樣害羞的話吧?不像昨夜那樣乾脆的直接離開,卻也沒有過於深刻難分的情感,當作旅行途中遇見的過客竟對這份羈絆產生特殊的情誼。

  畢竟是互相傾訴了許多心事和迷茫的對象,那些平常不會對人說出口的、藏在心中的話語,竟會在出來旅行後對一個全然陌生的人坦白,或許從決定出發的那刻起就已經決定把內心那道牆卸下,讓自己迎接世界吹來的風、人,和事物。

  不過很慶幸的是這還不是離別,後天回程的途中我還會經過的這裡,據夏織說她那時人也在,便決定相約在村裡的便利商店前見面,一起考量接下來的行動。

  有想過交換手機號碼到時候連絡起來比較方便,夏織只是淡淡的拒絕了,告訴我直接到當地見面就好,這反而讓我感到有些疑惑,畢竟這約定是她提起的。

  「那麼,我先走了。」
  「嗯,我在這裡在待一下。」

  道別後走出遮蔭的木製屋頂,離開前還向夏織揮了揮手。
  邁出步伐,最終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繼續下去自己的旅行。



  「你等下打算去那邊嗎?很不錯啊,這時期應該有很多遊客在那。」

  一邊吃著店內的早餐,站在櫃台前早餐店的阿姨對我說道。

  「嗯,但畢竟沒去過對當地不熟,住宿問題和交通都得到時候再想辦法。」

  等待時無意間和她聊起了天,看見我身上的背包在阿姨詢問下,便告知了她我出來旅行的事情,她覺得有趣向我攀談,我也向她詢問了當地的一些現況。

  「最近幾年遊客越來越少了,這幾天來這裡的除了你,就只有一些小家庭、和一對情侶而已,硬要說比較特別的,就是前兩天還來了幾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男性,不知為何,似乎也不為觀光。」

  她告訴我當地因為地處偏僻,商家房子不多到了晚上幾乎沒什麼光害,所以到山上或海邊看星空本來一直是一些人的首選,早晨時還能迎接美麗的曙光。

  不過近幾年來遊客越來越少,一方面也是一些新興的旅遊景點崛起,吸引走大部分人潮,小村落沒興建什麼建設、保留住最自然的風貌,自然留不住遊客。

  「也不是要希望這裡要變得向那些景點一樣,每天平平靜靜的過著悠閒的日子也不錯,只是還是一年能有一個時刻,能為這寧靜的小村子注入些許熱鬧。」

  阿姨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述說著這些年來住在這裡的體悟。
  我抱著平靜自然的心情聆聽,當作增添旅途中的閱歷。

  吃完早餐和阿姨道了聲謝謝便離開店裡,移動腳步走往在山腳上的火車站。

  選好要做的班次,一番等待做了上去,景色在車窗上快速流逝。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是中午,放眼望去是一望無際的藍天、和連綿的山脈。

  意外用手機在網路上搜尋才查到這個熱門的景點,身旁大片的綠地加上藍天白雲,很適合放鬆心情,從前方的瞭望台望去還能直接收盡整個山谷間的景色。

  剛好時值旺季草坪上有不少人在散步、拍照,遠方另一頭的山坡上還有可供滑草和玩飛行傘的設施。前者價格還算便宜,後者我則只打算觀望,雖多少覺得心動,但那金額畢竟不是我輕易能出得起的。

  況且,就算不多花錢──光是這樣從山脈間望過去,寬廣遼闊的視野就足以令人感到滿足舒適,我動起腳步漫無目的在附近閒晃,忽然一位男子朝我小跑步過來、手上拿著手機。

  「不好意思,能幫我們拍張照嗎?」

  他轉頭看向身後不遠處的女子,大概是一對情侶吧。我點頭取過智慧型手機,簡單的請求當然不會拒絕,兩人站在一起擺好姿勢、搭配微笑,在夏日藍天下確實是一幅很不錯的景色,我按下快門。

  拍好照、將智慧型手機還給這對他們後,男子道了聲謝謝。
  接著檢視了一眼手機上的照片,他們轉身踏步離開。

  我也跟著走向他處,在這遼闊的草地上隨意走走晃晃,偶爾幾架飛行傘掠過眼前,朝遠方的天空和山脈望去,世界真的很大,現在真的有這種感受。

  在此地待了一整個下午,塵世間再多的煩惱似乎都能隨著一陣陣吹來的風消散,我想如果不是天色漸暗,我不會發覺時間的流逝。

  最終搭著轉乘的客運下山,住在山腳下村落的民宿一晚。


  第三天,決定去的地方是東部知名的溫泉鄉。

  雖然現在是夏天,但能在旅途第三天後泡泡溫泉、放鬆一下身心,對人生來說也是一種享受吧。溫泉也幾年沒泡了,我為自己的心中的想法感到滿意,一邊拿著手機搜尋當地的資訊,因出來旅行到哪都人生地不熟,與其多想,不如就順應著自己一時興起的念頭。

  到的時候已是中午,從下車的站牌朝上望去,短短一條街上開滿溫泉旅館、和紀念品的店家。溫泉街位在山中,沿途轉搭公車的兩側多是中低海拔森林,偶爾能見溪流與瀑布、附近設有森林步道,是供人遊憩觀景的好地點。

  沒有直接泡溫泉,我選擇先到步道內走走。
  順應著街上指示的木牌,找到了入口、踏了進去。

  迎面而來的微風混雜森林的芬多精,腳踩的木頭走道積滿落葉、蓊鬱山林中不時傳來鳥鳴,空氣中帶有的些許濕氣與涼意令人感到舒適,夏日陽光被阻隔在外,幾絲透出的光線點綴步道內的景致,耳邊溪水聲作響,讓人感到沁涼舒適。

  在步道內待了一整個下午,猶如倘佯在大自然的環抱下。

  傍晚的時候在旅館內無聊的看著電視剛好轉到新聞台,螢幕上撥放著一起最近發生超商搶案,兇手是一名身形看來年約二十的青年,目前似乎仍在逃逸。

  這類案件其實很常見,新聞內容指出可能和最近頻傳的毒品案有關。金錢、吸毒這類事本來就扯不開關係,沒看幾眼我便不再注意,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呈大字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就是明天了,想起和夏織的約定。

  多少感到不可思議,若是平時絕對不可能和一個見面沒多久的人有這種交集,或許是人的依賴心理使然,遠離自己熟知的環境反而讓人更容易去接觸其他外在事物,當一切都轉為陌生,才會想要主動去熟悉接觸。

  不過也很快就要結束了,本來就沒打算出來太多天,自己一時衝勁所展開的旅行,能把旅行的第一站當最後一站也不錯吧。




  再次回到小漁村已是傍晚的時候,夕陽溫暖的光芒覆蓋整座村落,遠遠望去能看見正要沒入地平線的太陽,當天上午我還先繞道到了其他地方,中午過後才坐車啟程出發。

  從火車站下山後,走到約好的便利商店外時,我已看到坐在店內位置上的那位身影。時間只是大致的約在傍晚左右,讓我有些好奇夏織是從什麼就在開始等候。

  「啊,嗨。」一走入便利商店,在自動門打開的瞬間她便察覺到我的出現。

  「妳不會已經在這裡等很久了吧?」

  這句是半玩笑的話,不過實際仍帶有幾分疑惑。

  「差不多半小時前才到,先前先在海岸邊散步了一會。。」
  「真有閒情逸致。」

  那時還沒開始日落,陽光應該還是很大吧... ...
  不過已近黃昏的時間點來看,應該也不至於太過毒辣。

  「出來旅行,本來就是要感受一些事物。」

  她說的確實沒錯,我無法反駁。

  接著靜了半晒,她看了看我、才開口:「是說,現在也沒事做。」

  「不然,再去散步一會。」




  在夏織的提議下我們緩慢的沿著海岸旁的公路散步,一邊欣賞夕陽逐漸沒入山頭另一端的景色。

  眼前海面在餘暉照耀下染上橘紅的色彩,身後山景也很漂亮,山崖上大片翠綠的樹林同樣因夕照覆上一層柔和,微風輕輕拂下猶如搖曳的麥浪、海景與山景相容呈一幅溫暖的景色。

  「該怎麼說,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像這樣在日落時分的海岸旁公路散著步。」
  「有一種十分寧靜的感覺對吧。」

  就像童話一樣。
  我腦中已不自覺想起小時候看繪本時,故事中所描繪的那夢幻又不可思議的景色。

  「你知道,小王子一天最多看了四十三次日落喔。」
  「當一個人憂鬱的時候,他會很喜歡看日落的。」

  她注視著遠方漸落的太陽,平緩的語氣中卻帶了些許憂傷。

  「地球上看不到那麼多次吧,這一天一次的機會才更顯珍貴,況且也不一定要憂鬱才看,向我們這樣沒事走走看看不也是一種愜意?」

  擺脫現實的喧鬧,徹底放下身心步調的享受。

  「你說的也沒錯,看著這景色和情境,真的會有不像在現實的感覺呢。」
  「飛行員遇到小王子時,在沙漠中大概也是這樣的想法。」
  「這是出來旅行才能有的經歷吧,像是逃離了整個世界,躲進夢裡那般的夢幻和幸福。」

  只不過我遇到的不是小王子,而是一位與我還很陌生的女孩。

  夏織同意了我的說法,伸手朝天空大大伸了個懶腰。
  纖細的手被長袖的袖擺遮住,衣服下是和前天不同款式的長裙,柔順的長髮在微風輕撫下搖曳、猶如海面上的波浪。

  「要是能永遠不要醒來就好了。」

  她輕聲說著,我原以為只是個玩笑。
  直到轉過頭才發現,她臉上的表情是近乎自暴自棄、讓人看了為之心疼的笑容。

  有一瞬間,我甚至以為夏織會就這樣哭出來。

  「哪可能,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吧?事情沒那麼遭,總會有辦法的。」為了緩和氣氛我當下試著用比較正面的說法,不管是不是我的自己為是。

  「抱歉,說了奇怪的話。」

  她似乎察覺到我的反應,才驚覺了自己說出口的話,表情帶著一點哀傷。連兩句消極的話讓我不敢置信是出自夏織口中,有什麼心事嗎?

  我們繼續散步了一會,沉默混雜在黃昏的公路上,沒有持續太久,像是要告訴我她沒事,夏織露出開朗的笑容。

  「仔細想想真的很不可思議,會和一個剛認識沒幾天的人這樣聊天,去年我去花蓮的時候還有阿姨開車載我在附近的城鄉走走,帶我認識路呢。」

  「原來妳不是第一次出來旅行了?」
  「不是喔。」

  本來以為像這樣聊天散步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沒想到夏織經歷過的事更是超乎我的想像,這或許就是所謂的人情味吧,在這步調緩慢的台灣東部,大家更有閒情餘裕把時間花在一個陌生人身上。

  回想在火車上遇到的女子、早餐店的阿姨、身旁的夏織、請我幫忙拍照的那對情侶,還有這趟旅行所遇到的所有遭遇... ...種種經歷都是平時所不曾會感受到的。

  等到天色完全暗去,我們先回到了便利商店,買了點東西當作晚餐。一邊吃著的同時,一邊划手機和閒聊,考慮等一下的行程。

  最後決定、也是我本來就想好的打算,像第一天一樣到海邊。



  離開超商前,夏織到櫃檯結帳了一瓶玻璃瓶裝的巧克力拿鐵、一小本記事本和一枝筆,巧克力拿鐵是要喝的沒有問題,但其餘兩者用意是?我好奇詢問,她只搖了搖頭,表示先賣個關子。

  走往公路旁那條通往礫灘的捷徑,我們沿途只是散步沒有說太多話。等到走入小徑內四周一片漆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靠著微弱的光芒辨識道路前方的景象。

  約走了十分鐘的路程吧,我們才走出小徑。
  關掉手電筒、放眼望去。

  是一片壯闊無垠的星空。

  深藍的夜幕上佈滿無數光點,彷彿隨手就能像沙粒那樣抓起一大把、閃耀令人讚嘆的光芒銀河延伸至天際彼端,清晰的呈現在夜空中。我和夏織安靜的站在原地,因眼前的美景屏息,耳邊不時能聽見浪潮襲上岸的聲音

  「就像被星星們包圍了一樣呢。」
  「是啊... ...」

  確實就如同她說的,感覺很不真實。
  移不開雙眼的視線、就這樣抬頭望著,同時一股感動竄上心頭。

  試著找到最明亮的那顆星──也就是織女,和位在銀河對岸的牛郎、以及一旁的天津四,這三顆亮星連起來,形成了著名的夏季大三角。

  這麼說──突然想到,夏織這個名字,指的不正是夏季夜空上的織女星嗎?我看轉頭向身旁的女孩,這發現沒來由地讓我感到親切。

  「走囉。」

  在我的出聲下,我們踏出了步伐。緩緩的行走在礫灘上,因地勢不太平坦沿途走的過程有些狼狽,最後挑了和前天差不多的位置坐下。

  「你為什麼會喜歡星空。」她喝了一口買來的可可拿鐵。
  「最初是因為故事。」

  因為故事才開始注意、仰望這片星空。
  原先本來不曾在意的一件事,因為受到故事感動成了契機,並逐漸的喜歡上。

  「《小王子》?」
  「也是其中之一,不過不完全是就是了。」

  《小王子》雖然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不過除此之外真正讓我喜歡上星空的原因,是源自於幾年前在網路上到的一篇小說。

  詳細內容記不太得了,只記得劇中女主角很喜歡星空。或許該說是羨慕,羨慕她能那樣全心全意的喜歡一件事、在生命最後仍貫徹自己的心意。

  「總覺得,你是一個很喜歡故事的人呢。」
  「畢竟平淡的生活過慣了,多少嚮往能像故事那樣出現改變的契機。」
  「所以才來旅行嗎?」

  突如其來帶著俏皮的一句話,讓我不自覺將臉轉了過去。
  夏織正看著我,昏暗的視線下看得不是很清楚,不過仍可以從臉上的輪廓推測出她在笑。

  「是啊。」我跟著笑了。
  「其實,我也是喔。」
  「因為期待能改變點什麼,最初才會想要出來旅行。」

  她把話說完,沉默了一會。

  「不過,到頭來會不會只是自己的自以為是呢,還是終究什麼也改變不了?我不知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藉由這樣,我重新的感受到自己有了呼吸、有了心跳。」

  望著遠方朦朧的海面,夏織若有所思的說著,平穩的語氣讓人猜測不出她此刻心裡在想什麼。

  「吶,你有女朋友嗎?」」一會,她冒出讓我有些摸不著頭緒的問題。
  「沒有。」

  我回答,好奇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有男朋友喔,不過他是個很自私的人。」
  「其實我這趟來台東就是為了和他把話說清楚,提出分手的。」

  原來夏織有男朋友嗎?儘管這突如其來的自白讓我感到驚訝,我還是沒有回話,等待她把要說的話說下去。

  「曾經,我很喜歡他。或許是因為家庭狀況感到寂寞,才自顧自的將自己的感情依靠在別人身上,沒想到最後卻只是看錯人而已。」

  「不過,如今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用像是感到釋懷的語氣說完,夏織抬起頭望向星空,略寒的海風吹起她的長髮。
  都過去了,是這樣嗎?我看著她的側臉,揣測著她的心思。

  「沒有好好珍惜妳,是他的損失。」

  明明夏織是一個這麼好的女孩子,為什麼那傢伙不好好對待她,我真的不明白。
  身處在那樣孤單的家庭、對人生抱有成熟堅定的態度、還有著美麗的夢想──這樣的女孩,怎麼樣都應該好好珍惜不是嗎。

  「謝謝你。」
  「總覺得如果能認識久一點,我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

  「我也很希望如此,真的不至少留個連絡方式嗎?道別後至少還能有聯繫。」

  想到不久後的離別,心情沉重了起來。
  明天早晨就要坐車離開了,不管如何都不希望這段關係就這樣結束。

  「對不起,不過我有不能說的理由。」

  儘管是試著用比較開朗的口吻,還是被夏織發覺了我話語中藏有的些微悲傷。

  「吶,你知道星空的光芒是來自於過去嗎。」
  「我們雙眼見到的每顆星星,其實都是源自於更早之前恆星發出的光芒。就算我們的認識只到現在,只要能在事後回想時感到一點喜悅和幸福,那不就足夠了嗎?」

  ──雖然只存在於當下,還是能在往後回憶時感到喜悅和開心嗎?
  夏織試著用話語,將她想傳達的告訴我。

  「我明白了。」

  不管結局如何,只要這份記憶存在就足夠了吧。
  對身為旅途中過客的我們來說,這或許才是最合適的結局。

  我們共同望著星空,伴隨著我們的不只有天上的繁星,還有海潮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織像是想起什麼般拿起了口袋的記事本和筆、還有喝完的可可罐。

  「對了,還有一件事... ...

  我不明白的轉過頭,她撕下了記事本的一頁給我。

  「我們在紙上各自寫下未來想對對方說的話吧,然後再把它裝入玻璃瓶內,放在這片海灘。到時候,或許未來的哪年、或是哪天,會再回到這,再打開來看。」

  夏織輕柔的說明,對我露出了笑容。
  這麼做的用意不用猜也知道,我就是沒她這種程度的浪漫。

  「因為當下並不會知道彼此寫了什麼,而是多年後才能看到,所以就和這片星空一樣。」

  接過她傳到我手中的紙,我想著該寫什麼,結果才一恍神、夏織已經站起身。
  她看了看手上的玻璃罐,微皺起眉頭思索:

  「還是用海水沖一下吧,不然到時候打開大概會很臭。」

  然後──

  無視我擔心的叫喊。
  皎潔星光下穿著長裙的女子逕自朝海那方走去,海水淹到她的腳踝、她在浪潮邊停下腳步,彎下腰將瓶口泡入水中,神情不帶一絲畏懼。

  「喂,很危險欸!」

  等我回神過來,我已走到她身旁。
  腳下的帆布鞋同樣整個泡溼,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都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太大驚小怪了,到底是誰在第一天見面時提醒我晚上風浪大要小心。

  「啊,不好意思。」
  「請妳記住自己說過的話... ...」

  更何況這是礫灘不是砂灘,就算是在白天也不適合玩水。
  到了晚上還走過去根本像是在自殺,我突然有點敬佩我第一天敢走進的勇氣,如果浪突然大一點就直接遇難了吧,想到這我心臟漏了半拍。
  
  「我有大致觀察浪打來的位置,那一波剛好會比較小。」
  「是、是。」

  趕緊拉夏織走回原處,坐下後她毫不在意濕透的長裙和鞋子,彎起膝蓋、開始在紙上寫下自己想說的話。

  接著將筆拿給我,甩了甩玻璃瓶內的水,將寫好的紙放進去。

  「換你了,要認真想喔,這是未來想讓彼此知道的話。」

  我看了看紙,思索著該寫什麼,心中很快有了答案。
  緩緩的在紙上落下痕跡。

  謝謝妳。

  對於明明認識不久,卻傾訴了很多煩惱的夏織,這是我想讓她知道的話。

  「好,現在一起許個願吧,希望哪天紙裡的話真的能夠被看到。」

  收過我手上的紙和筆,她把紙張放入瓶罐內,雙手十指交握包覆瓶身、闔上雙眼。

  於是,在星空下。
  我們共同許下了心願。

  再次睜開眼,也意味著已經做好了最後的道別。

  將裝好紙張的玻璃瓶放入腳下挖出的一個小洞,為了容易辨識找了顆比較大的礫石蓋在上面,我站起身準備要離去。

  「那麼,真的要說再見了。」

  夏織聽到後點點頭,跟著站起。
  不捨的踏出幾步。

  「等一下。」她輕輕喚住我。

  我轉過頭,夏織捧起我的手掌、抬頭注視著我。

  「最後,答應我一件事。」

  雙手傳來她的體溫,那是一個人確實存在的實感。
  我有些訝異的望著她的臉,等待她要說的話。

  「雖然我們只是彼此生命裡的過客,請不要把我忘掉。」

  那是我最後一次面對夏織的笑容,那份她才特有的溫柔。
  感覺不論到了哪裡,最美的風景始終是人。

  「抱歉... ...明明才認識幾天說這種話會不會太任性?很奇怪對吧。」
  「不會,我答應妳。」

  對於露出苦笑如此說的夏織,我堅定的直視著她的雙眼。
  怎麼可能會忘。

  想到這兩天的相處、對彼此傾訴的煩惱,以及同樣在家庭上的孤獨。
  即使我們還很陌生、對彼此不了解,這些都是確確實實共有的經歷。

  所以──

  我不會忘記,那年的夏天。
  我在星空下認識了一名女孩。

  和她共同許下了一個約定。





  「啊,嗨。」
  「咦?是你。」

  車站前的書店。
  買完書剛走出的門口我,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雖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喚住對方。

  那個人在聽到我的聲音後也轉過了頭。
  我搭話的對象不是隨便一個路人,而是去年去台東旅行時,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名女子。

  「好久不見了,沒想到還會再見到。」
  「真的很巧,所謂的緣分真是奇妙的東西呢」

  從去年的夏天到現在,也已經是隔年的春天了。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經歷了半年左右的時間氣質面貌依舊如同上次見面那樣年輕,但和那時相比給人的感覺卻少了幾分開朗、多了幾分陰鬱的氣息。

  「對了,妳最後有見到要找的人嗎?」

  想起火車上的對話,我微笑著向她寒暄。
  為了尋找一個人而展開的旅行,怎麼想都很爛漫不是嗎。

  然而聽到這句話,女子的表情卻明顯的變得糾結、帶著一點哀傷。

  「抱歉... ...怎麼了嗎?」

  察覺的氣氛的變異,我用謹慎的口吻詢問。

  「不... ...那個。」

  她嘆了口氣,微低下頭。
  氣氛陷入沉默,正當我想要講點什麼,她語帶落寞的開口:

  「那個,你現在有空嗎?」

  最後我們找了附近的一間咖啡廳,或許不是件能隨便讓外人知道的事情,但又或許覺得是緣分,她似乎還是決定將那之後的事告訴我。

  儘管不知道她會有這樣反應的原因,我還是跟著女子入店後選好位置坐下,聽她說明整件事。然而才剛坐下,她的第一句話就讓我瞪大雙眼、因驚訝而說不出話來。

  「在我見到那孩子時,她已經自殺了。」

  我還來不及意會,她已經把話繼續說下去,話語中的悲傷滿溢而出。

  「被發現時上吊在民宿的房間內... ...從死因和手法研判為自殺,垃圾桶內還找出數個用過的保險套... ...驗屍結果也證實生前似乎遭受過性侵,手臂上更有被強行遭毒品注射過痕跡。」

  說到這聲音已經顫抖,眼淚自女子眼眶流出。

  「我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件事告訴你、畢竟我們也只是陌生人,但想著這或許這是命運,又或許找個人傾訴會讓我心裡多少好受一點... ...」

  最後,在淚水與哽咽下,她才緩緩的向我說明起了整場案件的經過、還有那位女孩子身前遭受的對待。

  那位女孩是在案發數天前來到那座漁村,除為旅行外一方面似乎也是去找早她幾天就到的男友,不過並未和他住在一起而是另外租了其它間的民宿。

  據民宿老闆所說時常可以看到兩人的來往,過程中偶爾會聽見爭吵的聲音,這也是整件事曝光的始端,後來警方在男友租用民宿那查獲有毒品和注射用的針筒,認為他和此案脫不了關係。

  事後調查發現他意外的正是那段時間犯下某起超商搶案的嫌犯,為了掩人耳目和同夥約在那座小漁村交易毒品,也因女友提出分手而把她約到那裏談判,最後因挽回不了感情心生不滿,才夥同供毒者性侵她。

  為避免洩漏除了給予言語上的威脅、也強迫注射毒品,打算藉此控制。認定在擔心朋友、家人的眼光下她不會洩漏,沒有多加限制自由。

  不料竟在幾天後選擇自殺,讓整件事因此曝光。

  奇怪的是,明明應該是第一次聽到的事情,卻依稀的我腦中和另一段記憶起了連結,在我沒有發覺的情況下,逕自將兩件事串聯。

  「我不知道她死前是什麼樣的心情、或許我根本從未了解過那孩子在想什麼... ...只希望至少到了天國她能不再受苦,開心的過活。」

  最後,像是怕在這樣下去會讓我擔心般,女子擦乾眼淚露出笑容,便拿出手機表情懷念的看著螢幕上的照片。

  或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又或是出自內心的沒來由的困惑,在靜默下我微站起身、挪動身子將視線隨之看去。然而在看到的當下意識近乎陷入空白、毫不在意其它人眼光伸出顫抖的手,從女子手上把手機拿到自己面前。

  為什麼──

  從手機螢幕上看到的,是眼前的女子和另一位女孩子的合照。
  儘管應該是第一次看見才對,我卻確信我曾經和她見過面。

  「為什麼... ...會是妳。」

  照片中的女孩挽著女子手臂,輕輕勾起嘴角。
  不同於我見過的模樣,長髮綁成了馬尾。

  為什麼,會是妳?
  儘管不可能獲得回應,還是對照片裡的女孩發出質問。

  夏織。



  過了幾天,我再次回到當初約定的那個海灘。

  站在小徑的出口放眼往整座礫攤望過去,過了半年這裡還是與記憶中如出一轍,此刻卻讓我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當初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到吧... ...」

  約晚上八點左右的時間,四周已經一片漆黑。
  海風緩緩的從臉上拂過,我呼出一口氣後再次朝海邊走去。

  帆布鞋近乎整隻陷入碎小的礫石中,凹凸不平的地勢讓我數次差點跌倒。即使如此我還是一次次重新把腳步站穩、踏出步伐往目標地走去。

  怎麼也想不到會是抱持著這種心情來實踐與夏織的約定,更沒想到距離那之後竟然才時隔半年,想想命運還真是捉弄人。

  「抱歉,我來晚了。」明明最初就該發現,一切卻早已來不及。

  從我之後得知後的真相來推測,大概從第二天早上和我約定好最後一次的見面起,夏織就已經決定好了自己接下來要做的這一切。

  「妳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情,和這世界做道別?」

  儘管嘗試去推論,但或許是預料到會得出的答案,每當我想揣測夏織的想法,腦袋就像在逃避般陷入一片空白,怎麼樣也無法繼續思考。

  等到我走到了和當初不多的位置,花了幾分鐘找到那時為了方便辨別所蓋住、明顯比其它礫石還大的石塊,移開後便看到裝有了我們約定紙張的玻璃瓶。雖然不能確認,但估計夏織在我和我道別的隔天就先來這裡看過一次了。

  將裏頭由她寫下的那張紙拿出,靠著手機微弱的光芒辨識上面的字句,直到我終於看清楚她想對我說的話──

  謝謝你還記得我

  「對不起、如果... ...如果我早一點發現... ...」

  眼淚忍不住泛出。
  明明從對話中就隱隱約約能察覺到她的悲傷,我卻始終沒察覺夏織的心意。

  她根本沒表面堅強,只是為了不讓我發現才刻意掩飾,有的只是打從開始,就一心尋死的念頭。

  現實遭受那樣的殘酷遭遇,根本不是一位十九歲少女所能承受的起的。
  試問如果在報警曝光後面對她的是什麼?

  親戚、朋友、最珍視阿姨的目光。
  還有毒癮纏身後,終身戒治的過程,以及那無法再去實現的夢。

  死亡不能解決什麼,但至少可以不用去面對。

  在那樣的遭遇下,她選擇把剩餘時間放在全然陌生的我身上、選擇和我留下一個約定,只為在最後創造那一點美好的回憶,編起一個屬於星空的童話。

  將和她相遇的整件事告訴給女子、包括從夏織口中得知過的家庭狀況,我才百分百的確定自己的推測,也才終於明白當初在那樣的際遇下她為什麼不願留下任何後續的交集,甚至唯獨在自己本名上撒了謊。

  人在離開人世前,總是會想要留下點什麼,想要被這世界記得。
  對於夏織來說,這或許是她唯一的救贖。

  「和妳的約定,我不會忘。」

  說出口的同時一樣在心中如此發誓。
  不論過了多少年,這僅是我唯一能替她做的了吧。

  轉身離開前,最後再回望了一次那片澄澈的夜空。
  將那只屬於我們兩人的回憶,遺留在那片星空上。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423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墨染
哎呀,是一篇好故事呢(茶
發佈時就注意到了,只是這篇篇幅有點長,所以當下的我選擇下拉(挨揍)
今天剛好在上比較無趣的課,看到友人的GP之後才又努力把它看完。
第一次看完之後,我總覺得有很支線走得莫名其妙,結果重看一次之後才完全明白,原來是一連串的伏筆。
尤其是寒天大的排版,用手機的話看不出效果,可是用電腦就差很多了,給人一種很輕鬆平淡的氛圍,可以流暢的閱讀下去。

稍嫌計較的部分是,主角初見阿姨與夏織的時候都是由女方搭訕的,稍嫌平板了些,感覺好像是「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我在整篇文章中比較難體會到主角本身的思緒,這是我覺得小可惜的地方。

04-14 10:50

寒天咖啡飲
這這篇劇情沒有很明顯的前進方向,所以讀者再看時一開始大概看不太出故事再說什麼、走向如何,其實一方面是想要呈現出旅行的感覺,讓讀者慢慢去體會。
支線部分,其實就是小插曲,旅途中總會遇到一些事,我是想要做到起初看來微不足道、最後仍能緊扣故事本身。

不過能不能扣緊也不是那麼重要就是,畢竟那些事就是主角旅途中所經歷的,沒有必不必要,只在於有沒有感覺到。

伏筆歸伏筆,不能流暢的放進故事、讓讀者讀的時候覺得莫名其妙就是作者的問題XD

主角的情緒我是做得比較淡、帶點迷茫這樣,其實也大概是我之前去旅行時的心情,至於「來者不拒」說到底就是希望多感受一些事物吧,不過墨染說的也有道理,很感謝你的回覆:D

04-15 13:35
Tsu Li Gue
我看到那個事件,一直讓我想到之前看過的一則,從台東離家北上被注射毒品性侵的少女的新聞QQ
另外我想問大大真的去過台東嗎?
感覺地點都不像背包客會去的地方,
再者會稱一個地方為「村子」而不是部落,更加加深我的這種感覺,
像是沒有去過一樣(汗)

因為我在台東也住了幾年,所以對這個有點敏感,
我是沒有深夜去海邊過,但平日倒是曾徒步從市區走到海邊過[e5]
還有晚上幾乎不太可能在礫灘走動的,台東的礫灘晚上都會漲潮,海岸線會內推很多,通常在傍晚就很危險了。

04-25 22:37

寒天咖啡飲
雖然寫的時候就想過,實際知道現實真的有發生類似的事還是感到很難過QQ

真的有去過喔XD,其實故事就是抓幾個我有去過的地方來寫,至於該稱「村子」還是「部落」我不是很清楚,我想寫的那個地方在維基上是稱鄉(這邊直接講是太麻里應該沒關係),想說人口不多我就直接稱作村了。

我倒是在晚上十一點多去過海邊... ...海風確實很大,不過因為那裡的礫灘真的很大的關係,所以不至於沒有走動的地方,但靠近海一點倒是很危險。04-26 00:40
Tsu Li Gue
原來是太麻里[e29]我是台東那站下車的人,離知本近一些XD
因為通常台東的村舍幾乎都是原住民,不是排灣族就是魯凱族或阿美族卑南族...
市區也是走三步見一位原民的概念XD
我是覺得寫部落會更有氣氛。

還有就是,我真心覺得晚上去海邊是勇者的行為QQ
晚上能見度低,礫灘深淺落差又大,還可能遇到抓交替XDDD
而且晚上海風一定超冷Orz

另外舊車站是廢棄的多良火車站嗎?xD
那個我倒是覺得背包客會去,不過因為我先前算是速讀過你的文章,
可能沒有把細節看得很仔細以為你去了很多地方X
不過好像除了這裡其他都是海邊有關的場景。

話說租用民宿用租用這個詞好神奇,一般會直接寫住民宿吧XD
「租用」感覺這間民宿貴貴的QQ

04-26 01:31

寒天咖啡飲
我有無意間跑到原住民村舍過,問路時當地人也很好心的回答[e29],看到一整片有原住民圖騰的房子真的蠻不可思議的,畢竟算是意外造訪。

車站的話其實就是太麻里火車站,故事中場景確實幾乎在海邊沒錯,至於租用民宿嘛,小細節就不要在意吧XD04-27 07:40
湛藍琴海
評文傳送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63909
久等了,請笑納QWQ

10-22 20:12

寒天咖啡飲
謝謝:D10-22 23:59
稻草兔 OwO/
感…感動啊…QAQAQAQAQAQAQAQ

11-26 00:29

寒天咖啡飲
:D
我自己也很喜歡這故事呢。11-26 01:04
曲蘿幻
很好看
看到最後了
雖然中間就有猜到劇情走向
可是還是好看唷

04-14 01:29

寒天咖啡飲
看到曲媽這麼說我好高興QQ
一直覺得自己作品調調比較慢,很容易讓人讀不下去,所以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意外的評價。

因為收過故事很冗長的心得,常氣餒自己寫的文章會讓人覺得無聊,也懷疑過創作的方向,每次知道還是有人能讀完自己的故事就會感到釋懷些、對自己所想的也能更堅定一點。

抱歉有點談多了,因為有點感觸。
期望今後能寫出更精采能讓讀者喜歡、同時也保持初衷的故事。04-14 02:26
曲蘿幻
看起來是真的滿長的
一般人看網路小說會比較沒耐心
我的話比較少這麼多字放在同一篇發

每個人的風格本來就不同
讀者也百百樣啊

04-15 02:30

寒天咖啡飲
很抱歉說了沒用的話XD
曲媽說的這點我懂,只是偶爾會思考自己寫的和自己嚮往的作品的不同吧,又或者該說想寫出什麼東西讓人看!?
我不是什麼花費非常多時間在創作上的作家,或許沒什麼資格講這個,就當作是突然發病吧。很感謝曲媽的留言:D04-16 00:39
萱弟
看完這篇后,我感覺屋主是跟我一樣方向的人,我決定訂閲你了

04-16 22:46

寒天咖啡飲
雖然不太明白是指什麼...@@
不過謝謝:D04-16 23:06
萱弟
啊抱歉..
我表達能力有問題
不介意的話
也請看我的解釋

我是說
從你的這篇文章
我感覺到
你想進步的方向/目標
跟我很相近
加上你能力比我強
所以我要以你為目標的意思

04-16 23:11

寒天咖啡飲
不會,剛回家的關係腦袋也有點頓,現在思考能力也很弱... ...

我有看曉萱那篇介紹,裡面有很多厲害的作者,尤其藍大也是我很喜歡的作家,實在不需要以我為目標 ˊ_>ˋ。以我自己的狀況連下班回家想打點字腦袋都很容易一片空白,只有到假日才稍微真的能打點東西,實在不太能當作別人的目標。

在創作路上是有想追尋的,只是常感到無力,但可以的話還是想繼續做。
很感謝曉萱費勁看完這篇文章,今後一起加油吧。04-16 23: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yuizxc56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記】連假走馬看花之旅... 後一篇:6/10閒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