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賽拉爾番外─已然變調的對練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7-04-11 23:40:13│贊助:4│人氣:180

日輪丸的早晨,在一般訓練場中有個以往不曾來拜訪過的參加者。

在訓練場中的那位少女,反覆的進行深呼吸動作緩解自己的緊張感。

她會如此擔心與顧慮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少女這次要挑戰的對手可是……

在日輪丸可以說是實力權威的第一把交椅,日輪丸親衛隊中的一番隊總隊長──賽拉爾‧斯佩特拉。

自己的身分只是一個後備隊員,能夠與總隊長一對一戰鬥固然是難得的經驗,卻也難保會不會因為那大如鴻溝般的實力差距而被打得不成人形……

尤其是這個以武癡著名,一打起架來就沒了分寸的強大實力怪物武士身上!

「娜月,你沒問題嗎喵?」「妳緊張成這樣是要怎麼練習阿庫瑪。」「她這樣應該會先緊張到暴斃吧?」

三隻動物七嘴八舌地討論著,他們也知道這次的對手活脫脫對娜月而言就是一怪物,紛紛開始要她稍微緩解情緒。

「不會的,你們想太多了。」

稍微讓情緒冷靜下來後,少女看向了訓練場的入口處。

「接下來就等他到吧。」


默默看著一切的賽拉爾,微微地露出笑容。

身為一番隊的總隊長,看著自己的隊員有想變強的上進心無疑是件好事。

不過一來就越級挑戰自己似乎有些太過艱難,這點他還是清楚的。

「稍微放點水要好一些,不然拿出全部的實力的話……恐怕她承受不住的吧?」「真虧主人你會意識到這一點。」

沙羅曼達從衣袍中飄出來,看了一下競技場內部。

「可別對那女孩下手太重喔,憐香惜玉懂嗎?憐香惜玉。」「我也不大希望一番隊的成員在比試過程中受傷過重,希望她能注意自己的極限囉?」

穿越空間門後,披上檅翼幻影──自然是旁人無法看見的狀況,暇意的走入訓練場中央。

「真難得你會叫我出來比武,終於有身為隊員的自覺了嗎?」

「今天,拜託你了。」

對方則是鞠了個躬,看來對方也已經有所覺悟了吧?雖然很有決心,只是若太過份的話也不大好……

無妨,如果是應對她的話……賽拉爾打算封印自己所有的道具,只留下一把想要玩玩看的新武器。

「正巧我也想試試看……」

一把從未見過的森白利刃出鞘,銳利的刀鋒下湧出了泉水的力量。

「這東西的實戰威力!」

銘刀‧童子切安綱。

藉由上回在工房的緞製強化之後,這柄刀擁有了操縱水之元素的力量。

水刃、水柱與水之波動,這柄刀能夠自在的操縱與放出這些攻擊或是禦敵,可說是靈活的一柄武器。

身為銘刀的收藏者而言,獲得如此驚豔的武器實在讓賽拉爾興奮不已,也因此打算藉這場比試,測試自己使用它的威力可以到達哪種高度。

「新的武器嗎?」

娜月看著童子切安綱的刀身,銳利而又圍繞著水流,看似美麗卻散發危險的氣息。

「很美的刀呢,有名字嗎?」

「銘刀‧童子切安綱。」

輕輕揮舞著刀身,流動的水之氣息隨著賽拉爾的控制圍繞在身邊

「古代日本的優秀銘刀,經過加工後獲得了水的力量。」

「水之刃嗎?那可真要小心了。」

水性偏柔,但一經加壓、加劇,連鋼鐵都能輕易削去,可說是既柔性又充滿危險的元素。

相信對方也深知這一點吧,又或許只是因為想在訓練中收穫與以往不同的戰鬥經驗呢?

娜月的眼神不同於平常,那是已然有所覺悟的眼神。

「認真應戰很好,就讓你先手的機會吧。」

擺出握刀的上段架勢,相信對方會從正面攻擊而做出的準備。

「就別說隊長欺負妳了,稍微讓妳一些吧。」

「……」

然而對方似乎一臉不滿的咬緊嘴唇呢?難道說她不喜歡被放水嗎?

不過真要說起來的話,賽拉爾的比試幾乎很少有不放水的時候呢……因為能讓他全力拿出刀術對決的人少之又少。

絕大部分都是拿寶物轟一轟就了事了,除了少數願意對刀的人以外幾乎都沒拿出過真本事。

但眼前的少女可不同……並非自己不想與對方打進身戰……

──真要我動真格來,妳恐怕身體撐不住呢。

雖然不能明說就是,免得對方又要更逞強了。

「庫瑪。」

啟動了自己的能力之後,連同她身邊的熊一起筆直的朝著賽拉爾的方向奔跑而去。

「看拳!」「……」

直觀上來看,這攻擊絕對不算貧弱,威力非常充足。

然而缺乏了速度的攻擊對賽拉爾而言幾乎是不可能命中的,藉著一踏步側身便閃避了攻擊,隨即驅使刀刃的水之力,釋放一道強力的高壓水柱在近距離的情況要將對方擊退!

娜月擺出了防禦的姿勢,藉著能力加持下的身體硬生生的擋下攻擊。不過因水柱強大後座力的影響,被推離了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手臂仍隱隱的作痛,威力可完全不一般……果然是個活脫脫的怪物武士呢。

稍微活動了手腕,擺出拳擊者特有的架勢。

也在此時,熊也跟著跑到其主人的面前,兩人一併的向前移動,朝賽拉爾揮出熊掌拳擊,而娜月則在熊身後的一小段距離蓄勢待發著。

「嗯,還是不行。」

太過直接的攻擊軌道非常容易預測,也非常容易躲閃。

賽拉爾向上跳躍,將童子切的刀刃對著地板後驅使,釋放出強力的高壓水柱衝擊地面。

本以為是用作攻擊,卻看他藉由水柱噴射的衝擊力向著天空飛了一段相當大的距離。

就算不藉著沙羅曼達的焰火之翼,也能夠飛上天空來閃躲呢。

隨即,在半空中便開始在刀身周遭圍繞著水能量的脈動,蓄能準備稍後的戰略……

「庫瑪,往上拋。」

一聲令下,娜月一躍而起並借著熊驚人的力道拋上高空,向著賽拉爾的方向而去。

雖然已經有一定高度,但終歸不到高壓水柱的衝擊力道,只能勉強到賽拉爾的腳邊。

娜月試圖一把抓著賽拉爾的腳,想把他往下摔去,想當然那隻熊也在下面準備好攻擊的架勢。

然而他等待的即是這個瞬間,就在即將靠近賽拉爾的途中,才發現刀尖已經對準了娜月飛過來的方向……釋放了強力的水波動!

如同超音波般擴散的水之波動直接把人沖回原地,除了全身濕透以外,甚至會令人感到昏眩……這才是水波動真正可怕之處。

賽拉爾在落下的過程中再度圍繞水之氣息,擺出了上段架刀的動作準備迎接下一波攻勢。

熊見到自己的主人遭到水波動襲擊的當下也立刻趕到墜落點,以肚子穩穩地接住了。

即便娜月因頭昏目眩而腳步略顯不穩,但還是不想如此輕易的投降,那不就代表自己連讓對方來出「一點點時力」的價值都沒有的弱者嗎?

等到頭昏稍微恢復後,和熊分別行動,再度向著賽拉爾飛奔而去。

從相對的方向夾擊而去,強力的雙拳同時擊出。

針對高空落下時難以改變方向這點來截斷對方的落下途徑這點而言,表現的能稱的上可圈可點。

然而,這雖本身是個不錯的想法……賽拉爾卻完全沒有打算從那個位置躲避攻擊的打算。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他打算測試新的劍技呢。

以水的擴散傷害搭配連續的刀術,形成華麗而極致的奧義!

泉水之力覆蓋刀刃,以迴轉的方式籠罩自身並夾帶水之利刃,宛如聚集起來卻未擴散的波動一般,隨著揮舞越是強力,在抵達夾擊點後迸發而出!

迸發而出的銳利水刃形同爆裂開來的水之蓮花,以擴散的形式由水之刀刃噴射而出的水之奧義,其名為……

「漣刀流奧義‧刃流蓮瓣斬!」

──這傢伙果然是怪物嗎?!

面對夾擊還能使用如此冒險且恐怖的劍技,眼見擴散開來的水刃向著自己飛來,娜月和熊同時後空翻到稍微遠一些的距離。

藉著水刃射出軌跡越遠越具有較大空隙的特點閃躲攻擊,並緩慢的朝賽拉爾靠近。

水蓮之刃擴散結束的瞬間一人一動物又再度發動聯合夾擊,以同樣的方式對賽拉爾發動攻擊。

「夾擊是不錯啦,但別一直常用。」

同一個招數連續對賽拉爾使用兩次又並非高速的技能,幾乎是等於讓他抓到了招式的破綻處……

向著兩人夾擊方向的另一側躲避之後,以刀刃架於身體上段,屏氣凝神的作出「那個」的前置動作。

沒錯,正式賽拉爾得意的招牌劍技,但似乎是該招式的變化型態,水的靈氣伴隨著揮刀的動作放射出來了!

「秘劍,燕返斬‧漣。」

「嗚呃……」

巨熊擋在娜月面前替她硬是吃下這招劍技,強大的衝擊雖令牠身子有些不穩,卻還是利用了劍技結束的空隙採取零距離的拍擊。

娜月自然也不會放過這一瞬間的空隙,與巨熊幾乎同一時間進行連續的拳擊。

「喔呀?」

雖然賽拉爾早已預料對方會如此回敬攻擊,不過拳擊造成的衝擊力道卻是比想像中的大了不少……

果然還是具有野性的生物啊,即使以刀身阻擋避免身體被直擊,虎口卻也因為過強的力道導致似乎有些麻痺,同時被震退了相當的距離。

不過就這樣的程度還不至於影響到揮刀的程度,賽拉爾再次架刀擺好迎擊姿勢等待對方主動進攻。

娜月快速向前奔跑,往賽拉爾的方向揮了好幾次的連續拳快攻,讓對方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

而巨熊則繞到賽拉爾的正後方,往毫無破綻的背部揮出了強而有力的一拳。

不過身為長期在前線戰鬥的他,憑著過人的直感與那強大的鬥志多少感受到後方有什麼攻擊暗算自己,直接向娜月的方向翻滾開來並移動到後方,同時使出一記掃堂腿要將對方絆倒在地。

「嗚……?!」

冷不防的應對使得她反應不及被拐了一腳失去平衡,然娜月立馬站起並重新擺出戰鬥姿勢,巨熊則一個人往前衝鋒,露出銳利的熊爪不停向著賽拉爾連續攻擊。

觀察了一下概略的方向後,也露出了熊爪往巨熊方向衝刺,以方才自己被絆倒的那次攻擊為發想,跪著下腰滑過熊,朝賽拉爾的肚子揮出利爪!

「速度不夠!再快一點!」

眼角掃過突襲的娜月,賽拉爾立刻將水柱圍繞自身作為堅實的護壁,同時向後退了一段距離,開始估算著最佳出手距離……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她輕輕咋舌,奮力的往前跑去,再度繞到對手的身後,迅速且使勁的往背部抓去!

「還不夠還不夠!」

沒錯,即使在其他人眼裡可以說是相當迅速的突襲,在專精於速度,甚至以達到非人領域的賽拉爾面前,這等攻擊顯得似乎還是不夠靈活。

自童子切的刀刃上又一次的釋放水柱直接沖向娜月,打算藉此衝擊破壞對方的平衡,並趁勝追擊的揮出刀閃!

「嗚呃……!」

娜月見刀刃劈砍而來,連忙擺出防禦姿勢,硬生生的擋下這一擊,並被衝擊力直接擊飛出去直到被巨熊接住為止。

可怕的威力……即使他說了放水,僅僅只是用一把水之刀,卻憑著自身技術與刀的造詣將自己逼到這種程度嗎?

果然是象徵日輪丸最高軍力,親衛隊一番隊的總隊長……可是,自己不想認輸!

「可惡……夜準!」

能力切換,隨著自己的叫喊將巨熊變回虛體,飛鷹「夜隼」因能力發動瞬間移動到娜月身旁,手上的熊掌也變成鷹爪樣的手指虎。

面對以速度為專精的賽拉爾,要在戰鬥上擁有優勢,則必須也強化自己的敏捷力。

夜準給予娜月身體的能力加乘,即是速度。

──絕不認輸!

加持過後的她以與方才完全不可相提並論的飛快速度移動至賽拉爾背後使出銳利的抓擊,夜隼則飛到上空預備著下一步的行動。

「終於用上他了嗎?」

賽拉爾正等待著這個時刻,等待著她以速度與自己正面交鋒的這個時刻。

同樣以速度為武器,自己的熟練度絕對比娜月要多得許多,而與老手間的實戰演練正是讓自己進步的一種途徑!

憑藉著經年累月強化下來的驚人速度,在爪子揮出的瞬間即以童子切安綱的刀刃格擋、反彈,同時以幾乎無法看清的速度揮出與方才如出一轍的劍技,攻擊的同時亦未忘記水柱的護體。

「嗚……嘻!」

閃躲不及已成定局,但娜月卻不自覺得揚起嘴角笑了。

策略,已然完整。

夜隼算準賽拉爾劍技結束的瞬間向下俯衝攻擊,鷹隼在生物之中的速度毫無疑問的是頂尖級別,為了不放過任何補捉到的獵物而練就的狩獵速度!

雖然不知道賽拉爾這個怪物究竟有沒有辦法輕易的跟上這種速度,但也僅能放手一搏,朝著對方結束劍技的空隙以啄發動奇襲!

「喔呀?!不錯嘛!」

自然,鷹類的高速俯衝,即使是久經訓練而擁有非人速度的賽拉爾也被這招打了個措手不及。

不過這可謂是兩敗俱傷,因為自己的身體已被啄所傷的同時,夜隼也因為直接衝入高壓水柱的緣故被彈飛了好段距離。

「明顯有意思多了,不過這個速度妳跟的上嗎?!」

趁著娜月身邊無夜隼守護的情況,揮出了華麗、高速之連續刃閃,隨刀而出的水流如絲綢、如花落,卻又如淒美而殘忍的破碎飛刃,形同斬落紛飛落櫻的高速劍技之改良版,其名為……

「秘劍,百華亂櫻‧漣。」

「呀啊?!」

本想試著向後躲開刀刃的波及,但砍擊的速度實在快到有些過分,使她反應不及,身體多處被砍傷。

──這傢伙根本不是人能對付的吧?!

一面在內心抱怨著,一面在遭到劍技摧殘的瞬間向後退去,令高速返回身邊的夜隼領著自己飛向高空。

「水元素的力量,可攻可守呢,這個寶物我很中意。」

賽拉爾經測試之後,對童子切安綱的能力顯得相當滿意。不過現在還在比試中呢,還是等到稍晚再好好這把銘刀讚賞一番吧。

話說回來……既然對方飛到天空的話,那也只能在地面靜靜等待對方的進攻了,即使用水柱能夠藉以反作用力迎擊,但空中只藉著水的後座力移動,難免會有平衡性缺乏的硬傷存在。

另一方面,夜隼帶著娜月極速俯衝,到了原先擬定的距離時便放開娜月,自己也跟在後面繼續加速形成第二波攻擊。

因重力加速度的幫助下,獲得了不小的動能與高速度,利用增加威力與速度後的鷹爪朝賽拉爾使出撕裂攻擊,飛鷹也緊跟在後形成完美的連鎖攻勢。

照常理而言,賽拉爾應該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況,不過這次他手上的武器卻給予了一個突破口……

「那麼,接下這個作為褒獎吧。」

賽拉爾再度猛然向上飛起……運用高壓水柱往地面轟擊的慣性衝上天空,而一人一鷹衝向的方向毫無疑問是強力下的高壓水柱!

「噗嗚!咕嚕咕嚕咕嚕……」

一股腦地撞進水柱之中便被直接向著地板衝擊,夜隼見狀及時轉移飛行方向拉開距離,不過娜月就沒那麼幸運了……

直接被水柱衝擊地面不說,沿途還吃了一肚子水,八成現在的肚子裡都能養一缸金魚了……

「遇到這種場合,必須盡力使用雙手摀著口鼻憋氣,只是單純憋氣是沒用的,這可是高壓水柱。」

賽拉爾輕輕提點,畢竟看著對方吃了那麼多水還被嗆著實在有點……慘啊。

見著對方重整架勢,再度將刀身擺置上段,專注於她接下來可能執行的行動。

「咳咳……」

乾咳了幾聲之後,稍微調整一下呼吸再度回歸戰鬥態勢。

「夜隼!」

飛鷹突然從死角中高速衝出,以驚人的氣勢對著賽拉爾來回進行爪擊,娜月也趁勢跑了過去進行快速的輔助抓擊。

「正面迎擊嗎?」

賽拉爾微微一笑,這種行為他不僅不討厭,還相當的讚賞。

將高舉的刀瞄準對方的攻擊軌道,以相同並更高速的刀痕施放以速度見長的劍技回擊!

「秘劍,百華亂櫻。」

「果然又是這個嗎?!」

硬生生的吃了劍技,不過這次的娜月可不只是個被刀砍的嬌小沙包,而是在刀刃砍來的瞬間以鷹爪狀的指虎卡住童子切安綱的刀身。

眼見對方的刀已經被停下動作,便使左手的指虎在近距離下使勁的爪向賽拉爾的腹部!

原本順利的話,賽拉爾的肚子肯定就這麼被撕裂出一道血痕了吧?可惜他的實戰經驗之豐富讓他又想到了解決方案……

賽拉爾作了一個讓人驚訝的反應──鬆開了手中握著的武器,以滑壘的方式躲過指虎攻擊的同時,橫掃一腳絆倒對方的身子。

「嗚咕!」

娜月直接就被拐了個四腳朝天,夜準自然也發現這點,立即往下俯衝在自家主人要倒地的同時,準備使出啄擊趁機攻擊賽拉爾。

「這樣可不行喔。」

輕輕一笑,賽拉爾竟讓娜月倒在自己身上,直接將少女的身子當作肉盾了。

藉由清楚娜月與動物的能力這點,算定動物不會連著主人一起攻擊,而採取如此的行動。

「真是……」「沒關係,嘿呀!」

夜隼無法攻擊再度返回高空,而靠在賽拉爾背上的娜月轉過身用爪子攻擊其胸口。

不過這樣不穩定的施力點難以擊出有效的攻擊,爪輕鬆的被童子切安綱彈開,並順勢將對方從背上給掃開,退守好一段距離。

「哈……哈……」

少女的呼吸開始紊亂,對練了這麼久,娜月的身子已經有點吃不消了。

不過賽拉爾卻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再度架刀,一點疲態都沒有的模樣讓她不禁開始懷疑起來了……

──果然我對上的是怪物啊!

即便心裡非常不平衡,但還是警戒的注意著對方。

夜隼再度對賽拉爾發動突襲,以爪攻擊臉部,似乎想針對他的視線重創。

而即使身體狀況不大樂觀,娜月依然盡全力的繞到賽拉爾的後方死角,銳爪直接對著背部招呼過去!

「嗯……已經開始不行了嗎?」

賽拉爾的觀察力已經注意到娜月顯露疲態,速度明顯減弱了不少呢……

以高壓水柱的護壁圍繞全身護住身子,或許是讓她停手的時候了……

完美的對物理防禦外,本人也在內部蓄力,下一擊結束便必須讓她好好休息了,身體應該快撐不下去了。

見到水之壁再度展開的一人一鷹瞬間退開,畢竟他們誰也不想再吃一次水了。

不過光是待在護壁之外便能察覺賽拉爾力量正逐步增強,光是待在外頭絕對會越發不利啊!

思考……仔細思考剛剛見識過數次的水柱護壁弱點在哪裡……水柱……有了!

以水柱形成護壁,上方肯定有一段中空且無法保護到的距離,發現這點後娜月便讓夜隼帶著她飛到水柱上空,飛到至高點將她扔進護壁內,賽拉爾所在的那片安全領域中。

到離賽拉爾一半距離後便再度緊握利爪,因重力加速度衝擊力顯著提升,娜月向著毫無防備的賽拉爾身上猛力刺出!

──這次一定要……咦?

只見刀刃再度對著自己的方向而來,映入眼簾的是賽拉爾那股如同看透一切的微笑……

「水波動,放出。」

水之壁解除的剎那,螺旋放射而出的強力水之波動正面朝著加速飛來的娜月轟擊而出,使她無法招架整個人被擊飛出去。

「早叫妳別逞強……喔?」

然而,在這最後的最後,賽拉爾失算了。

原認為夜隼應該會立刻去保護自己的主人……但牠並沒有這麼做,而是趁著水波動擊出後的空檔往賽拉爾的方向快速平行飛行過去攻擊。

──連自己的安危都不管,命令同伴只顧著擊倒我嗎?這可真是……

跟以前那身為「復仇者」的自己真像呢。

如果是平常的自己早已在這不覺察之際被這麼暗算,然而……既然剛剛能夠放出水柱護壁,那麼這次也可以。

「不錯的想法,除了犧牲自己這點。」「嘖,真是沒有破綻的男人……」

娜月重摔在地……本應該是這樣的,不過落地之處開了一道空間門,艾米連忙從裡頭探了出來接住了她負傷的身子。

「戰鬥結束了,確定不去看看?」「她死不了的。」

語氣雖然冷漠,然夜隼還是飛到娜月身旁,看了一眼後覺有些心疼……果然太勉強了嗎?

「庫瑪,帶她回去吧。她的狀況很不樂觀。」

──主人,你又做過頭了嗎?

就在此刻,腦內傳來沙羅曼達的心電感應。

『……我也沒辦法,以為稍微給她點威嚇,她會懂得退讓,誰知道這孩子拚到連命都不要了。』

──那這就是主人自己的失策囉?是不是應該有點表示呢?

「嘛……聽妳的就是。」

搔搔頭,確實這次賽拉爾作得有點過火了,自己的爛攤子還是自己收拾掉吧。

「讓讓,沙羅曼達。」「明白了,治療聖火!」

純淨而澄澈的焰火開始瀰漫在娜月的身體中,傷口飛快的痊癒,那股透入心坎的溫暖也促使她緩緩睜開雙眼。

「嗚……傷口怎麼都……」

起身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開始查看自己的身體狀況……真的是一點傷口都沒有留下,實在過於驚訝使她說不出話來了。

而三隻小動物則哭著抱住牠們的主人,畢竟牠們認定是自己實力不足才會讓娜月勉強自己道這副德行。

──不是的,其實根本不是這些孩子的問題。

賽拉爾瞥了少女一眼,方才的態度簡直是……為了取勝不擇任何手段,不應屬於這名少女有的感情。

進而勉強自身試圖觸及賽拉爾所在的領域,結果便是使得自己殘破不堪。

「為什麼要救我?」「隊員受傷,隊長不應該出手幫忙嗎?」

將刀轉了一圈後緩緩收入腰間的鞘中,以嚴肅的眼神看著她。

「點到為止,我應該說了吧?」

「我自己可以的……」

少女似乎嘟囔著什麼,雖然賽拉爾無法聽清,但見夜隼聽到此話便氣憤地用爪子掐著她的手臂這點看來,八成不是什麼謝謝之類的東西。

「不需逞強,要有能夠判斷自己力量準則與量尺的慧眼,如此才能更強。」

賽拉爾轉身準備離去,並給了一些適合現在的娜月……形似於忠告的提點。

「適時的接受幫助是很重要的。」

逐步離開訓練場的途中,飛鷹夜隼來到了賽拉爾的身旁開口道:

「謝謝你,還有……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夠拯救她。」

並沒有給予回應,身影就這麼消失在黑暗之中,夜隼見狀也沒有多說什麼,僅是默默的飛回自己主人的身旁。

──主人,不給予回應真的沒問題嗎?

『那不是我們該過問的事情。』

輕嘆一口氣,再度回想起少女當時面露的神情……果然背負著什麼自己不明白的東西。

但那可不容賽拉爾隨意接觸或過問,畢竟自己只是個上司,可不是如同父母的監護人,去過問對方過去的創傷什麼的太不解風情了。

──即使是表達關心也不行?

「無謂的關心僅會讓一個原本就受傷的人受到二度傷害而已,因為我們並非當事者,只是過客。」

就因為自己也有過痛,因而明白當痛困擾自身時應當用什麼樣的態度應對才是最適當的。

隨意的發言、虛偽的關心,這些都不是必要的東西。

只有給予關鍵、提示,讓她自己走出那塊陰影,才是從根本的解決之道。

如同過往的自己,被眾多影響自己的人們救助而走出仇恨的那時一樣。

「等到某天出現了,能讓她內心的陰霾一掃而空的人們出現之時,她那受創難以癒合的內心才會被拯救吧?」

銀白的髮絲飄散紛飛,今日的賽拉爾煩憂的思慮似乎又比平常多了幾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413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番外

留言共 2 篇留言

芯玥兒
這對練的程度已經和實戰沒兩樣了XD

04-12 00:09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主因是這個武藝笨蛋無意間去觸到對方的地雷了04-12 00:17
貓糖 PuLi
耶~對練大成功~(?

04-12 02:23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根本演變成大戰啦!04-12 14: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賽拉爾番外:... 後一篇:【蛻變之聲】雷瑟主線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f00033迷茫的人
所謂的愛,就是一段不斷超越自己的過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