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姑獲鳥】《姑獲鳥》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7-04-11 20:23:34│贊助:39│人氣:1625
  姑獲鳥知道晴明不喜歡自己。
 
  聽狐狸式神小白說過,在晴明來到「這裡」之前,他的主力式神是妖刀姬——姑獲鳥一直都記得,當日她穿出召喚陣的光芒,與陰陽師的首次見面時,晴明的眼神有多麼失落。
 
  於她之前來到的犬神與鬼使白同樣也看到了,但姑獲鳥知道他們並不在意。
 
  她與晴明彼此都不熟悉。晴明不清楚她的評價,只是當作了一個偶而得到的式神,出外探索時,總將她與其他小式神都留在寮中。
 
  當她開始感覺到晴明不喜歡自己時,是當晴明聽聞完她的評價後。
 
  高階中的最高階。
 
  而妖刀姬是最高階的式神。
 
  雖然姑獲鳥身在高階式神中,其實卻被當作最高階看待。姑獲鳥在得知這件事的晴明面前小心地站挺,面具下的漆黑圓眼滴溜溜地,偷偷觀察陰陽師的感情,但是晴明身上傳來的只有複雜的情緒。
 
  冷漠、懷念……以及二度的失落。
 
  妖刀姬跟了晴明很久很久,晴明已經習慣有她了。
 
  雖然一躍而升成為主力式神,但就是在這個時候,姑獲鳥感覺到晴明對自己的觀感從「普通式神」,變成了「妖刀姬的替代者」。即使之後她成為寮中的梁柱,姑獲鳥還是知道:晴明不喜歡自己。
 
  她覺得自己像個篡位的入侵者。
 
  短暫擔任過主力的犬神早早在二星時便退休,他常私下安慰姑獲鳥,說有些感情是無法被任何事物替代的,即使替代者有多麼優秀。
 
  晴明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姑獲鳥像根標竿挺立在召喚殿外,傲然地頂著那張瑰麗的鳥面具。她微微抬高長喙,濕潤的黑眼中,映照著晴明每次召喚後的失望背影。
 
  妖刀姬沒有來。
 
  或許永遠也不會來了。
 
  新的式神一位接著一位來。
 
  姑獲鳥穿上簡單的蝠翼,跟隨著晴明與他的陰陽師友人前往各處。
 
  偶爾會有一些羨慕的眼光落在她身上,此時,姑獲鳥總是控制不住自己往晴明望去,希望他會有一絲以此為傲的瞬間,但晴明的目光總是穿過一片虛無在回憶妖刀姬。
 
  雪女、三尾狐、座敷童子、山兔……
 
  她將這些式神一個個帶大,刀山火海地去,隨著颯颯風聲在場中飛舞。她知道晴明不會真正看她一眼的。不是她不好,而是她站的位置曾經屬於某人。晴明只要看著她,就像在看傷口一樣。
 
  晴明會常常看望鬼使白與判官,用溫柔的淡淡嗓音告訴他們時機還沒到,說等到姑獲鳥換上更好的御魂後,他們就能出場了。
 
  鬼使白與判官雖然沒有太大的反應,但姑獲鳥看見他們的眼中都閃著期待的光芒。即使日日在寮中空等,但卻能擁有覺醒之身,還有晴明對他們未來的盼望——
 
  姑獲鳥抖抖羽毛。
 
  雖然寮中的住戶全是妖怪,但是這裡有太多小傢伙需要她的照顧,她得好好給他們依靠才行。阿阿,她會把所有人照顧好的。
 
  這些都是她的「孩子」啊。
 
 
 
  姑獲鳥準備覺醒時很是艱難。
 
  晴明將雪女的材料保留給了她一半,她卻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征服強大的風麒麟,很是自責,也讓晴明焦頭爛額了一陣子。
 
  千辛萬苦地覺醒後,晴明往她斗笠下的人臉看了幾眼,又把她的鳥面具回憶了幾次,這才飄出一句疑惑的話。
 
  「我一直以為你是男性。」
 
  「颯!」姑獲鳥對著庭院中的大樹表演了一次自己的招牌招式。
 
  晴明搓著下巴,說道:「分明是少年音啊。」
 
  姑獲鳥走回房中,換回了覺醒前的面貌:鳥面與短和服。
 
  晴明瞪了兩眼,頓悟了什麼。
 
  「原來那個是面具嗎?——阿,底下真的還有一個黑鳥頭,唔,原來你一直穿著女性和服?這麼一看,好像確實是女性的腿型……」
 
  姑獲鳥想了想,換成了覺醒後的裝束:紗簾斗笠、白面紅唇、長髮披肩。雖然造型略為鬼魅了一點,彷彿是能劇演員,但至少像女性。
 
  姑獲鳥將長髮撥到肩前。它們與她的羽翼同色。
 
 
 
  日子飛快地流逝。
 
  晴明開始參加鬥技了。
 
  但妖刀姬還是沒有來,姑獲鳥的針女也沒有換掉。
 
  鬼使白與判官笑笑說沒有關係,先把資源給姑獲鳥吧。
 
  晴明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一眼神樂腰上的金魚飾品,好像想到了誰,表情又失落了一些,接著他把鬼使黑、山兔與座敷童子喊去了鬥技場。
 
  鬼使黑不是召喚來的。
 
  晴明當時頂著其他陰陽師奇怪的眼神,天天帶著姑獲鳥去蒐集鬼使黑的召喚契約書,然後把這個到處找不到鬼使白而開始想放棄公務的冥界使者給召來了寮裡。
 
  如果你已經有姑獲鳥了,你就不需要鬼使黑。其他陰陽師說。
 
  我樂意。晴明說。
 
  最後晴明還是不樂意地讓姑獲鳥上場替代鬼使黑了。
 
  鬼使黑樂呵呵地回寮去找了鬼使白,結果當天判官換回了覺醒前的裝束,然後每天拿著筆開始不知道寫些什麼去了。
 
 
 
  姑獲鳥的御魂是全寮最好的。
 
  晴明有任何資源會優先投資在姑獲鳥身上,但姑獲鳥知道,晴明看著勾玉與達摩們時在想著的只有妖刀姬。晴明時常不自覺輕語:「當時要是也有這些就好了……」
 
  姑獲鳥不怪晴明。
 
  她安靜地、努力地、乖乖守著自己的本分。
 
  她會與晴明一起等著妖刀姬來到的,所以在對方到來以前,她要替妖刀姬把這個寮還有晴明守好,讓她一來這裡,就不用跟自己一樣辛苦。
 
  寮中的式神已經很多了,但晴明仍然在用著勾玉換召喚符。
 
  一次又一次,姑獲鳥直立在殿外,靜靜守著晴明的失望。
 
  秋天過去的時候,今年第一次下雪的那天,庭院中的樹梢結出了霜花。
 
  雪在姑獲鳥的羽毛上也開了花,白白的,看起來膨鬆綿軟。在這一片嶄新的雪白中,一片比什麼都黑的羽毛飄落在姑獲鳥的喙上。
 
  妖刀姬沒來,大天狗來了。
 
  晴明愣了一下,掩面了。
 
  姑獲鳥在想的只有對方到底是狗還是鳥。
 
 
 
  晴明對大天狗沒什麼意見,但大天狗對晴明有很多複雜的意見。
 
  姑獲鳥偶爾會被大天狗說搞得有點錯亂,因為大天狗似乎很服從晴明但又很想反抗晴明,尊敬與鄙視同時矛盾地存在在大天狗身上。
 
  他一會兒說著「黑晴明」,一會兒說著「晴明」,然後又乖乖地出去辦各種晴明交代的事項,回來再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表情鎮壓所有人,彷彿隨時要把這個屋子用風捲到天上去然後狠狠摔碎。
 
  姑獲鳥開始覺得大天狗可能有雙重人格。
 
  她天天拖著這個滿口大義的最高階式神,說服他把八歧大蛇當成源博雅(或晴明)打,同時安靜地想像著妖刀姬是一個怎麼樣的式神。
 
  在那之後,寮裡陸陸續續也來了很多式神,但是妖刀姬依然沒有來,晴明的眼神讓姑獲鳥越發安靜。
 
  晴明從來沒有開口對姑獲鳥說過些什麼,他就像是平常在對其他式神說話一樣,與姑獲鳥說公事。但他不會像對童女、座敷童子一樣,有私底下的照顧行為。摸摸頭、輕聲問候,這些晴明不會做。
 
  即使如此,姑獲鳥還是會對新來的式神說:「晴明大人很溫柔。」
 
  一定是因為太溫柔了,才會更加容易念念不忘吧?
 
  姑獲鳥這麼認為。
 
  大天狗逐漸變成姑獲鳥的副手。他認真的性格跟強大的實力減輕了姑獲鳥的壓力,他們經常一同隨晴明外出,通常也一同在戰鬥中被打回紙人。
 
  大天狗的實力追趕著她,即使現在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但姑獲鳥知道自己也許就快要從一線上退下來了。
 
  她為此開心,這個寮終於有所起色。她要把大天狗照顧好,雖然這個傢伙嚴謹到有點硬梆梆,連謝謝也不會說,但他與妖刀姬同階,她認為晴明會因此而感到好受很多。
 
  姑獲鳥天天出勤,從早到晚地工作。山蛙的噸量一日日地上去,山兔也更加急躁,座敷童子的小肚子凸了出來,紅白兩色的可愛達摩也堆滿了結界。
 
  晴明認識的朋友開始多了起來。寮裡的住戶越來越多,再也沒有一開始的空曠清冷,即使這景象在晴明的眼中還是少了什麼。
 
  說到新住戶,新認識的源博雅住進了寮中。
 
  這位貴族武士每天拿著弓讓整個寮雞飛狗跳……
 
  雞飛——姑獲鳥天天找博雅打架,滿天飛來飛去讓博雅打得酣暢淋漓、筋疲力盡,使他沒精力去找晴明挑戰。
 
  狗跳——大天狗天天避開博雅的追問與箭矢,從這個屋頂拍著翅膀跳到那個屋頂,把每個屋脊上的雪都震落下來,砸得妖狐滿頭包。
 
  新來的瑩草妹妹與姑獲鳥的情況差不多,只是沒有那麼糟糕。
 
  惠比壽爺爺跟妖刀姬一樣也沒有回來,但晴明似乎沒有太在意。
 
  後來晴明用了與召喚鬼使黑同樣的方式,將惠比壽帶了回來,不過晴明的心力明顯不在惠比壽身上。姑獲鳥的實力開始停滯,大天狗依然在成長困難期,結界突破的工作變得艱難。晴明摸摸童女的頭,把童男牽走了。
 
  童男像個大人似地正襟危坐,他的面前放著一個堆著奉為達摩的漆器。
 
  晴明身後還有許多盞三方。他用了許多錢買了升星儀式需要的器具,把童男給拉拔了起來。雖然升星是很簡單的事情,大多數的花費都是儀式需要的消耗型器具,晴明只能停下召喚符的事情,把心力放在了金錢上。
 
  姑獲鳥有時候會以為晴明已經忘了妖刀姬的事情。
 
  但這個回憶只是被埋進了繁忙的日常中而已,姑獲鳥注意到一些打上標記的御魂,還有一些不明原因保留的預算。晴明還在等,也依然不喜歡她,同樣對她一字不提。
 
  姑獲鳥有時候會猜想:晴明知不知道自己知道他不喜歡自己?也或許自己對於晴明不喜歡自己的猜想只是猜想?因為晴明從來沒有明著表示什麼,晴明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知道妖刀姬的事情?
 
  阿,太複雜了,還是先算算還有幾個孩子要帶吧。
 
 
 
  有了童男後,結界突破的工作安全許多。
 
  在山兔換了新御魂、並且用一種只剩下殘影的速度在庭園來回衝刺後,她的招財貓御魂便被晴明交給了妖琴師。妖琴師有著很類似妖狐的嗓音,不過用琴聲跟人溝通的次數比說話還多,有時候他甚至只用琴的單音與人回話。
 
  妖琴師與童男交替參加結界突破後,這項工作幾乎一帆風順,只是姑獲鳥開始常常出錯。她的點殺總是不到位,老是留下一點血皮使團隊陷入危機。晴明不怪姑獲鳥,因為問題出在御魂上,但姑獲鳥在每次出錯後掉的毛比大天狗的日常掉毛還多。
 
  有什麼不一樣了。姑獲鳥感覺得到。
 
  最近她總是留著血皮,也很少配合隊友偕同普攻,針女像穿在空氣上似的——她最近怎麼了?
 
  小紙人辛勤地在庭院掃地。大天狗的黑羽、姑獲鳥的白羽、妖狐的紫毛、山兔的絨毛、犬神的狗毛、童男童女的袖子毛……
 
  即使精神上覺得快要被折騰死了,但姑獲鳥的身體一如往常地守著本分。她看著滿寮的孩子,有時候也用這種眼光看晴明。她要把他們照顧好,她想著。姑獲鳥拍拍長好的奉為達摩,把它放進了庫房中。她提著傘劍,把大天狗又拖出了門。
 
 
 
  那天是這樣出事的。
 
  山兔一如往常地配合妖琴師跳完第二輪舞,座敷童子遞鬼火,大天狗朝著對面的椒圖團隊一個羽刃暴風掃下去,習以為常地犧牲在吸血姬的反擊下。
 
  他每次變回紙人都是一臉不在意,因為他知道姑獲鳥會收場的。
 
  姑獲鳥像陣山坳間的疾風一樣衝出去。
 
  通常第一輪是收不掉的,但神樂會緊追而上,給她第二道風。
 
  姑獲鳥的最後一刀重重對著吸血姬劈下,重傷了吸血姬。第一輪攻擊剛完成一會兒後,她感受到熟悉的第二陣風。她輕嘯著,將椒圖劈回了紙人。
 
  敵人都倒光了,但吸血姬還站著。
 
  他們都以為吸血姬會倒在姑獲鳥的邊緣傷害下。
 
  但是姑獲鳥一次又一次沒有爆擊。
 
  姑獲鳥變回召喚紙人前的最後一眼,是看見吸血姬血紅的微笑唇角,還有一地的紙人……
 
 
 
  陰陽寮中,案前的晴明沒有說話,神樂跟往常一樣安靜,只有源博雅喋喋不休地說著一些破壞氣氛的話。那只是一場意外,只是各種巧合而導致的翻盤。雖然晴明沒有生氣,但是他已經一整天沒有說話了,只是優雅地持扇敲掌,一遍又一遍。
 
  明明不是姑獲鳥的錯,大家都知道。
 
  但確實發生在姑獲鳥身上。
 
  大家也知道她最近的狀態不穩。
 
  我也沒有暴擊。大天狗從紙人中被召喚出來後,對這件事做了這個結論。
 
  但你跟她不一樣。犬神說。
 
  哪裡不一樣?大天狗高揚聲音。
 
  你不是替代品。犬神回答。
 
  大天狗聽了一頭霧水,臭了一整天的臉。
 
  殿外庭院中,落葉積在櫻樹下,姑獲鳥不在殿外那個她常駐守的位置上。
 
  她在冬景中奔馳。
 
  「如果是妖刀姬的話,一定能處理好的。」
 
  她不停地想。
 
  「我對不起這些孩子。」
 
  寒風撲在姑獲鳥的妝上,在上面畫出兩道風痕。
 
 
  如果被召喚來的不是我就好了。
 
 
  長期坐鎮結界防守的童男依然像個大人,既穩重又冷靜。他的雙手攏在羽袖中正經八百地端坐著,透明的琥珀色眼睛裡頭滿滿的都是乾淨。
 
  童男來寮裡的時間也很早,巧的是:他是與童女一起來的。鑒於黑白鬼使與童男女的前例,晴明時常不著痕跡地追問大天狗與妖刀姬是否有關係,但總是被一記黑翅膀給拍在門外。
 
  想起晴明,姑獲鳥忽然又感覺到,那顆能輕易被孩子滿溢的內心再度空了一塊。她將斗笠前方捲起的紗簾解開,放了下來。
 
  「姑獲鳥。」童男禮貌地起身問候道:「夜安。還未有敵來襲,您怎麼來了?」他注意到姑獲鳥放下的斗笠簾,但他只是垂眼,什麼也沒有問起。
 
  「我的內心失守了。」姑獲鳥的聲音從紗簾後傳來。
 
  「沒有結界能固若金湯,即使是內心。」
 
  姑獲鳥想想不對,改口道:「是卸防了。」
 
  「卸防不是壞事,有時候是喘息。」童男看著結界中的達摩們這麼說。
 
  童男已經守著晴明很久了,即使在晴明失憶以後,他與童女也是默默地守在暗處,直到如今又回到寮中。姑獲鳥看著童男,沒能忍住,她抓著童男將對方上上下下都檢查了一遍,回憶了一下新進地藏的狀況,將這件工作放到了日程上。
 
  「唉,早就該換了,但是錢卻一直不夠。阿,過兩天要讓你五星了。」
 
  「願意效勞。」童男拱手說,一會兒後,他緩緩開口道:
 
  「其實……」姑獲鳥聽見童男說:「我的地藏也是經常不發動的。」
 
  他難得說出這麼可愛的話。
 
  「還有鏡姬。」童男補充道。
 
  「那不是你的錯。」姑獲鳥脫口而出。
 
  「沒錯。」童男看著姑獲鳥說。
 
  「夜涼了。」童男又說。
 
  「我走了。」姑獲鳥也說。
 
  姑獲鳥與童女擦身而過,她放下的斗笠紗簾讓童女很好奇。
 
  「哥哥,姑獲鳥為什麼把全身都遮起來了?」童女問道。
 
  「我想是因為今夜有些冷。」童男溫柔地回答道。
 
  「她生病了嗎?」
 
  「沒有吧。」
 
  「那她在哭嗎?」
 
  「也沒有吧。」
 
  「那為什麼我聽見她在吸鼻子?」
 
  童女天真地問道。
 
  童男摸摸她的頭。
 
  「我想是因為今夜有些冷。」
 
  「噢。」
 
  童女被說服了。
 
 
 
  犬神一如往常地在逗鳥。鈴在他指間輕快地飛舞著。
 
  「不要去成為舊感情的替代品。」他輕輕撥弄鈴的靈體,叼著草根的狗嘴開始吐著看不見的象牙,「你是姑獲鳥,不是、也永遠不會是妖刀姬。」
 
  「我是姑獲鳥。」姑獲鳥說:「我會照顧好所有的孩子。」
 
  「可是自己例外?」
 
  「……。」
 
 
 
  大天狗的臉臭了一整天,直到他把騷擾鯉魚精的妖狐揪了過來,問出了妖狐從鯉魚精從河童從山兔從座敷童子從犬神那裡聽來的事情——關於妖刀姬的事情。
 
  大天狗倒持著扇子,黑色羽翼拍起捲飛庭院落葉的強風,重重降在晴明的殿外,木屐在木地板上踩出四塊長方形的印子。
 
  他揮開捲簾。
 
  大天狗說:「妖刀姬不在這裡。」
 
  晴明敲扇的動作頓了一下。
 
  「……我知道。」
 
  「我的針女也沒發動。」
 
  「……。」
 
  「黑晴明大人說得對。你太弱了。」
 
  「……。」
 
  大天狗像陣風一樣來了又走了。
 
  氣呼呼的。
 
 
 
  事情開始有所變化的起頭,是一顆針女——一顆很好的四號針女。
 
  姑獲鳥捧著新御魂,看著晴明。
 
  「用了吧。」晴明對姑獲鳥說。
 
  「用了吧。」姑獲鳥對大天狗說。
 
  「用了吧。」大天狗拔下舊針女對姑獲鳥說。
 
  「別用了。」晴明忽然說,他按下姑獲鳥接舊針女的翼尖,抬起眼來正視她。
 
  姑獲鳥發現這是晴明第一次這麼認真地在看她。
 
  「我會再弄一顆給大天狗,你太辛苦了,把這顆用了吧。」
 
  「大天狗該成型了,怎麼能不用。」
 
  晴明看著姑獲鳥細數著鬥技、御魂、覺醒、探索、突破的需要,她能點殺,但大天狗不能,大天狗需要更好的資源。一旁的大天狗依然沒有說謝謝,但是仔細一看,他的羽毛都立了起來,像感到舒適的貓毛一樣。
 
  晴明很少正眼看姑獲鳥。
 
  什麼時候開始,他才感覺到所有的事情都離不開姑獲鳥?就像他離不開山兔與座敷童子一樣。其實很多事情上,姑獲鳥做得比妖刀姬更好。
 
  「對不起。」晴明說。
 
  他只是太想念妖刀姬了。
 
  「什麼?」姑獲鳥被嚇了一跳。
 
  「我為所有的事情感到抱歉。」
 
  「好的御魂刷不出來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姑獲鳥那顆充滿母愛的包容心像朵向日葵,寬大明亮……
 
  晴明突然無法正視姑獲鳥了,而且原因跟妖刀姬無關。
 
  總之大天狗收下了新針女,姑獲鳥掛上了他的舊針女,然後把自己的舊針女掛到了妖狐身上去。接著姑獲鳥與大天狗攜手,削歪了茨木、掃飛了酒吞、劈歪了一大堆式神,在山兔的「齁啦齁啦」與鐮鼬的「呀哈哈哈哈」中,將晴明連拖帶拽地帶上了鬥技八段,把晴明嚇出了好幾根黑頭髮。
 
  晴明捧著勾玉獎勵,半天說不出話來,接著拿出一大疊外觀卷,去買了一身紅通通還滾毛邊的大衣回來,完成了把博雅的胸肌蓋住的願望——嗯,大天狗的願望。
 
  他嫌棄博雅那身不莊重的打扮很久了。
 
 
 
  掛上二手針女的妖狐依然是那副愜意的樣子。
 
  他搖著小扇,用自己的腳尖梳尾巴毛。他太閒了。
 
  閒到每次出門便是興奮的一連十幾二十突。
 
  姑獲鳥說再這樣下去他要悶出毛病來,要大天狗帶他出去放風。
 
  大天狗瞅了瞅妖狐身上的一堆二手針女還有案底,面無表情地嫌棄抗拒了。
  
  「崽,你再這樣梳下去你的尾巴要禿。」
 
  三妖轉頭,原來是路過走廊的晴明。他手上拿著一把紙扇,習慣性地壓在手掌心。妖狐揮揮自己的小扇,就著半躺在地板上的姿勢,對著晴明翹起了二郎腿。
 
  「整天把小生悶在寮裡,小生不梳小生也禿,你管小生尾巴禿不禿。」
 
  「二突子,腳放下。」大天狗說。
 
  「愛返魂返魂。」妖狐回答。
 
  「愛待不待。」大天狗的團扇一轉,被他反手扣在身旁。  
 
  「不愛待,小生愛小姐姐。」妖狐生無可戀地搧風。
 
  自從妖狐進寮後,他就被禁止離開男性式神的宿舍。如果女性式神要過來,大天狗就必須確保妖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免得寮裡上演失蹤謀殺外加標本事件。
 
  「崽,去庭院晃晃。」晴明說。
 
  「不去,沒有小姐姐。」妖狐有一下沒一下地輾著自己的尾巴毛。
 
  「有小姐姐。」晴明出乎意料地回答道。
 
  大天狗與姑獲鳥猛然轉頭看晴明,眼睛瞪得跟跳跳弟弟一樣大。
 
  妖狐翻身而起。「可惡的陰陽師,你有什麼陰謀?」他話還沒說完,已經跑得無影無蹤。留下走廊上震驚無比的姑獲鳥與大天狗。
 
  「聽我解釋。」晴明抓著紙扇擋住大天狗的團扇,艱難地靠在紙門上說:「姑獲鳥說得對,妖狐會悶出毛病的,所以我讓跳跳妹妹去陪陪他。」
 
  「我只是想幫忙。」被大天狗放開後,晴明這樣對姑獲鳥說。
 
  「原來是這樣啊。」姑獲鳥放心了。跳跳妹妹已經死掉變成殭屍了,所以妖狐不需要將她弄死再做成標本來滿足自己的興趣。這個處理方法的確很好……只要跳跳妹妹能對妖狐也感興趣。
 
  「我得去看看。」大天狗反持團扇,氣勢洶洶地離開了。
 
  剩下姑獲鳥和晴明。
 
  他看起來不一樣了。姑獲鳥想。
 
  晴明的身上沒有那種令她難受的沉靜了,他身上傳來的情緒令她陌生又平靜——
 
  她好像感受到了,晴明的溫柔。
 
  比童女說的還要溫暖。
 
  晴明在想著什麼。
 
  晴明出現了回憶妖刀姬的眼神,身上先是傳出孤單的氣息,然後忽然將她看進了目光裡。晴明恍然地想了些什麼,眨了眨眼,目光再度從虛無回到她身上。
 
  本來是一片靜默。
 
  然後晴明說:
 
  「寮裡有你真好。」
 
  有些突兀的一句話,但是感覺包含了很多東西。
 
  姑獲鳥忽然就忘了佇立在殿外時,那些雪的溫度,還有殿內的冷漠。
 
  姑獲鳥愉悅地抖了抖羽毛。
 
  「我的使命就是把你們都照顧好。」
 
  「好。」晴明點頭。「以後所有的事情要繼續麻煩妳了。」
 
  「好。」姑獲鳥也點頭。
 
 
 
  年夜時,庭院裡掛了紅燈籠還有鬼火燈籠,積了雪的櫻樹下擺了一個長桌,上面放著螃蟹火鍋還有許多豐盛的菜色。
 
  「其實我當初也不喜歡妖刀姬。」晴明嘆氣。
 
  「您的喜好總是很特殊。」犬神知道晴明最喜歡跳跳弟弟。
 
  「她冷淡、血腥,而且穿得又很奇怪。」
 
  晴明還連著抱怨了妖刀姬的覺醒服裝。
 
  「您的品味比較內斂。」
 
  「當初是因為是最高階式神才當作主力,後來發現所向披靡,就……」
 
  「對有用的式神產生感情是陰陽師之常情。」
 
  「那對好看的式神產生感情呢?」
 
  「人之常情。」
 
  「真是討厭的人性……」
 
  「是啊。當妖怪就沒有這種困擾。」
 
  晴明抱著手肘,仰天喃喃說道。
 
  「所以問題不是出在式神和御魂身上,是我啊……」
 
  犬神嚼著草根。
 
  「隔壁那誰不是說過嗎?——『只有糟糕的陰陽師,沒有糟糕的式神』。」
 
  「……他也說過『沒有糟糕的陰陽師,只有糟糕的手氣。』」
 
  「『或御魂』。」犬神補充。「所以問題還是出在晴明大人您身上。」
 
  「……。」晴明啞口無言。
 
 
 
  日子依然一天天地過,晴明已經漸漸地忘了妖刀姬,他以大天狗、姑獲鳥、還有童男為傲,當然還有飛速衝刺的山兔,以及聒噪的鐮鼬……晴明以自己的式神大家庭為傲。
 
  當然他的壞習慣還是改不掉。
 
  晴明討厭吸血姬的站姿、討厭椒圖的表情、討厭座敷童子的骷髏、討厭姑獲鳥的妝、討厭大天狗的面具、討厭衝不完的御魂……
 
  他也討厭死了鮭魚卵壽司,還有空蕩蕩的金庫。
 
  您沒有一件事是完全滿意的。犬神說。
 
  我也討厭你的黑毛。晴明淡淡說道。
 
  我總算知道您當初為何要將黑暗面分離出去了。犬神又說。
 
  嗯?為什麼?晴明同樣好奇這件事。
 
  算了,我還不想被返魂。犬神轉身就走。
 
 
 
  時間還是會前進,就像晴明的臉不會一直都是黑的一樣。
 
  姑獲鳥踏進庭院時,發現這裡異常地熱鬧,式神們圍在召喚殿外七嘴八舌,而大天狗安靜地靠在一旁的牆邊。姑獲鳥走過去向他打招呼,聽見瑩草正在與山兔交換資訊。
 
  「晴明大人暈死了,所以桃花妖剛才進去了,他還沒緩過來。」瑩草揣著巨型蒲公英對著地上的某根雜草狂叮。被叫進去的是桃花妖而不是她讓她有點委屈。
 
  「我有看到哦,就像這樣齁啦齁啦地暈死了!」山兔扯著山蛙的頭花亂蹦,用山蛙的慘叫聲上演了一場活生生的事情經過。
 
  「召喚到了。」大天狗說。
 
  「嗯?」姑獲鳥下意識地發出聲音。
 
  「跟我同階的。」
 
  「嗯……」
 
  「我剛剛有偷看到!」山兔跳下山蛙的頭,齁啦齁啦地用她的小短腿蹦過來,扯著姑獲鳥的袖角邀功似地說:「是一個超漂亮的大姊姊!」
 
  「哇。」姑獲鳥摸摸她的耳朵,笑著問:「她長什麼樣子呢?」
 
  「唔,有一雙長腿!」
 
  「還有呢?」
 
  「阿哈,表情很冷淡!」
 
  「還有嗎?」
 
  「嘛,武器很長,比誰都高!」
 
  「這樣啊……」
 
  姑獲鳥的笑容有些恍然。
 
  終於到這天了。
 
  幸好六星針女已經齊全了,達摩也準備好了。
 
 
  ——她也準備好了。
 
 
  姑獲鳥朝召喚殿走去。
 
  讓她看一眼吧,那位晴明朝思慕想的妖刀姬。
 
  姑獲鳥走到了她平時守衛的地方,她沒有停下來,而是走上台階,羽翼壓在紙門上——裡頭傳來女性的輕笑聲,還有桃花妖憤怒的「你不要再裝死哦」的喊聲。
 
  她已經把大家都照顧得很好了,大天狗也能包攬剩下的工作,已經可以放心啦……所以,打開門吧。她對自己說。好好迎接對方——
 
  「姑獲鳥?」
 
  剛睜開眼的晴明與剛開門的姑獲鳥對上視線。
 
  「晴明大人。」姑獲鳥說。
 
  「怎麼進來了,召喚殿不能隨便進……」
 
  「我來了卻心願。」
 
  「心願?」
 
  姑獲鳥深吸一口氣,像窩巢的母鳥一樣蹲下來,溫柔的聲音開始訴說道:「承蒙您召喚,在這段日子中能完成我想照顧孩子的心願,非常感激。無論您做了什麼決定,我姑獲鳥都不會有一句怨言——我一直都會是您的式神。」
 
  「呃、好……不客氣?」愣愣地回應完,晴明猛然改口:「等等、不對,你這是在告別嗎?——怎麼說得好像我要把你返魂了一樣?」
 
  姑獲鳥垂眸說:「您朝思暮盼的妖刀姬來了——我只是想告訴您我沒有想占著主力位置的意思。」原來他不打算返魂自己嗎?也對,因為已經六勾了吧,她還是能做控場的工作。
 
  她還能有貢獻……
 
  一直沉默的桃花妖這才開口。
 
  「你在說什麼呀姑獲鳥……」
 
  「咦?」
 
  「來的妖怪——是青行燈哪!」
 
  「……。」
 
  晴明慘叫。
 
  「哇!姑獲鳥暈死了!桃花妖、桃花妖!」
 
  「討厭啦,桃花灼灼還熱熱的……」
 
  「呵呵呵呵……我對這裡的故事開始感興趣了。」
 
 
 
 
 







  (待續,吧?)


圖片取自網易官方:https://yys.163.com/shishen/262.html

上一份工作做到極限以後,回家做的就是洗澡躺床然後無神的開始玩這款遊戲
除了鬥技以外的事情都不太需要腦子,還算紓壓
而肝狗糧這種靠北的動作竟然讓我覺得放鬆
你們就知道我的工作比這款遊戲還要肝

對啊,我就是那個封測抽到妖刀,公測首抽姑獲鳥還嫌棄對方的那個死初酋
不過斷我中酋的是茨木不是青行燈就是了,養不起更哭

那段時間工作到覺得人生無意義
《為龍》扔在一邊每天哭著上下班
肝肝狗糧這種壓力超大的事情竟然會讓我覺得紓壓我真的(RY
什麼也寫不了的時候,就開始回想封測和公測的遊戲過程
這篇寫完的時候大約是鳥狗都剛六星的時候
茨木還沒來,中酋之路也穩穩的

由於開始發現鳥真的比什麼腳色都她媽的好用
所以我只能寫文懺悔了(WTF

事實上,就算妖刀現在來了我唯一能對她做的也只有讓她穿SKIN
雙拉一波流固定用鳥狗,椒圖抗反或雨火流都是配鳥的被動
正面打的機會太少了,為此把妖刀六星我就覺得每個星期四都是我的世界末日……
然後崽崽比大天狗晚來幾天而已,上了四星以後就沒出門大概三個月
兩周前我手癢把他五星一放出來那個突突都兩大排
我彷彿能聽見他崩潰的歡笑聲

「小生自由啦哈哈哈哈哈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410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同人文|姑獲鳥|大天狗|安倍晴明|我要懺悔

留言共 8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好長的後記! (高興!

04-11 20:2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TM04-11 20:28
洛雅.愛的戰士
姑姑人很好,就算我有茨木和酒吞還是愛她的(

04-11 20:3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愛她+1我可以沒有SSR!可是我不能沒有姑姑!04-11 20:40
胖胖橡膠
姑姑和酒吞是絕妙組合~青行燈……倉庫看板娘

04-11 22:1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反擊青燈超厲害啊也不要小看她啊XD反個幾次對面就乾成木乃伊了~04-11 22:38
大羊
寫得好阿!從一開時念念不忘妖刀的碎念與神情,到後面大殺四方上八段的種種,再度從我的記憶裡,呈現於文中,與之相輝映。
你自己所說,自己寫得故事中所欠缺的,在這邊都齊備呀。

04-11 22:3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等等有嗎? 那個主線任務我毫無感覺啊等等!04-11 22:39
小孫
寫的好棒!
最後的後記好中肯wwww

我的首抽是大天狗,但因為新手根本養不起來所以一直用剛開始給的三隻打天下XD (現在也沒在養)
姑姑是我大約二十級的時候來的,她來了後很多好用的SR也就來了,棒棒噠(๑•̀ㅂ•́)و✧

話說你鬥技好強啊!
我現在1300分已經是極限了(´・ω・`)

04-11 23:3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還好不是首抽荒川或酒吞(被打 大天狗好歹能幫忙洗衣服(欸
我一抽鬼使白二抽犬神三抽姑獲鳥,然後我傻傻地用犬神在當主力(噴
只要有了狗糧對打,打任務的速度變快,抽符的速度也會快到停不住喔喔喔喔喔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以打那麼高...
我剛打鬥技就直接在五段接著就一路上八段沒掉下來過
我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抓臉
然後我喜翻你DER顏文字(๑•̀ㅂ•́)و✧04-12 00:16
冰貓
首抽瑩草
然後蝴蝶精
後面依續來了清姬.鐮鼬.犬神.鬼使白.姑獲鳥.骨女.鳳凰火.鬼使黑.白狼.櫻花妖.食夢魔
目前有再用的就瑩草姑獲櫻花座敷雪女
+-養的是鬼使黑鳳凰火蝴蝶精白狼

是說打一星麒麟的時候讓蝴蝶精出戰可以磨到他沒血
還蠻不錯的(?

04-12 15:5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現在SSR以外就剩櫻花沒亮燈了(一口血
磨到沒血也太有耐性!
我有給蝴蝶配御魂,打算讓她跑控場急救,
不過沒有錢衝,只能掛著好看,蝴蝶的飆速超猛OHO04-12 20:16
冰貓
我每天都自己把麒麟磨到沒血耶...
反正就放著給他自己打
不過遇到鏡姬有點麻煩就是了

我的資源都到處不夠就是了
每天+-打打而已

04-12 20:2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每天四星麒麟用五分鐘打的人OHO)04-12 23:12
Denka
這個文章我在不經意的時候看到的 沒想到真的超乎我的意料!
百萬心疼姑姑 針女都給他QQ

06-22 06:2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一大清早早安!很高興有戳到你,雖然無法保證以後還有類似的陰陽師文,但是歡迎你訂閱唷~06-22 06: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Ver.1純白的阿貝爾...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nisslove12各位巴友們
歐斯我的小屋繪圖區有更新,是一隻母的狗狗~好奇的您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