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異誌④-棄子

作者:橘みかん│2017-04-10 06:45:45│贊助:12│人氣:411
想藍-人物異誌④-棄子
 

  十六歲,應該是個為課業及剛萌芽地戀愛而忙碌的高中生,卻也常有人誤入歧途,提早開始了與眾不同的人生。

  然而這樣的重擔太過讓人難以承受,不論是生理或心理,都不是一個青澀地少女能獨力承擔的。

 
  那是一個冷冽地寒冬,大部分的年輕人都追著水氣而往高山追雪的時候,少女偷偷出了家門,拉起外套的連身帽,載了口罩,全身穿得厚實,手上還抱著一個不小的紙箱。

  少女漫無目地的走著,因為全身包裹而顯得行動較為緩慢,口罩下的小嘴為了尋求新鮮空氣,正一張一合地發出規律的吐息。但帽緣下的雙眼卻是紅腫,睫毛似乎也殘留著淚水。

  少女小心翼翼地抱著那個紙箱,好像裡面有什麼貴重物品,她徒步不知走了多久,直至夜深人靜。從市區走到偏村,鄉下地方的人家總是很早就熄燈,更何況現在已經不早了,只剩下一閃一閃地路燈和野狗的鳴叫。少女停下了腳步,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不知所措。

  比起剛才走過的地方,這裡較為空礦,一條大道上連一部車也沒有,一側用鐵皮拉起了圍牆,看起來是個工地;另一側多是空地,只有少數人家。

  少女低下頭,看著手上的紙箱,咬起嘴唇默默哭泣,因為兩手都用來抱著紙箱,她沒辦法自己拭去淚水,只能深呼吸,任由刺骨地寒風吹乾。嘆了一口氣,少女才要轉身,便看見前面不遠的矮房開起燈,然後是一個男人咆嘯的聲音。

  「三更半夜的,你又要出去幹嘛!」

  「就說我跟朋友約好要去看日出!不說了啦!我要遲到了!」

  回答他的,是一個粗魯少年的聲音,少女趕緊躲到一旁,像是怕被人發現。但是等了一會兒,裡面的人都還沒有出來,只有吵鬧聲持續著。

  她猶豫了一下,往前去偷聽。
 

  「我外面的草也拔了,地板也擦了,連作業都寫好了,媽也說這些事做好就可以去,為什麼不行?」

  「你也不看看現在多晚了!你現在過去一定會被朋友放鴿子,哪有人這麼晚還跑出去的!」

  「厚!爸──現在我們年輕人有我們的『夜生活』好嗎?」

  「什麼夜生活!你才幾歲?要去自己走路去,未成年我不准你騎車!」
 

  少女聽了一會兒,像是下定決心,把紙箱小心放在那戶人家門前,然後再躲到暗處偷看。
之後,不出少女所料,那少年還是不聽勸的要出門,門一開,還能聽見少年的父親怒吼道:「陳政群!」

  然而那名少年──陳政群才想無視暴怒的父親,依然故我地出門時,眼前卻被一個紙箱所吸引。紙箱上貼著一張紙,上面用娟秀的字跡寫著「請收養他」。

  陳政群火氣直升罵道:「不會吧!哪個白目的嫌我們附近的野狗野貓還不夠多嗎?」

  雖然這麼說,陳政群卻還是蹲下來打開紙箱,卻在下一秒罵出高八度的髒話。

  陳政群的父親本來已經打算進房不理會他,卻在聽到這聲髒話又生氣地衝出門口道:「你說什麼!是想罵誰?」

  當他奔至門前,想從陳政群的頭上打下去,卻看到兒子面色鐵青,抱起紙箱慢慢轉向自己。

  看了紙箱的內容物,連陳政群的父親也忍不住大喝一聲:「夭壽喔!」
 

  裝在紙箱裡頭的,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嬰兒是個男孩,不僅臍帶還未剪下,紙箱裡只用一層薄毯做為包裹,在低溫的影響下,男嬰已經陷入昏睡。

  陳政群的父親馬上去叫醒妻子,一家人趕緊將孩子送到醫院,途中不忘報警,醫生說,幸虧他們及時將孩子送醫,否則就是一條人命。

  第二天,這個事件上了新聞,當陳政群向同學炫耀昨晚的緊急,他的父親──陳銘軍也忙於奔波,他向公司請了假,到里長家及市、鎮公所請調監視器,想看看到底是誰、什麼時候將孩子棄置在他們家門前。

  可惜那一帶地處偏僻,原本架設的監視器就少,又久久才進行一次維修,早就損壞的監視器只有照出一片黑灰。

  事件又陷入了膠著。

  然而,這個事件也帶來了改變。陳政群雖然還是一樣叛逆又自我,但現在放學後不是和同學唱歌狂歡,也不是背著長輩偷偷騎車狂飆。他騎著自家的老舊腳踏車──那是某一年中秋節抽中的社區獎品──到醫院,隔著透明玻璃盯看那小小生命,現在那個男嬰,正在牆角的保溫箱發出規律地喘息。

  陳政群在晚飯前回到家中,卻看到父親陳銘軍生氣地捶了下桌子,還以為他是在氣自己又出去亂跑,才要解釋,陳銘軍便和妻子抱怨道:「對面那工頭,叫他借調個監視畫面也不肯!這是多大的事,就算沒看新聞,事情發生在斜對面他會沒注意到?」

  「算了!誰叫我們之前跟人家鬧得不愉快。」妻子說。

  「這是兩回事啊!一點社會責任都沒有!」

  看到父親不是為自己的事情生氣,陳政群稍稍寬了心,邊進門邊說:「我回來了。」然後放下書包,轉向廚房去洗手。

  「回來啦!來吃飯吧!」他的母親見孩子回來,也邊說邊為他添了碗飯,等到一家人都到齊了,陳銘軍才拿起筷子。

  從中午在學校吃的午餐後,陳政群便沒再買什麼零食,他不再無所事事,雖然也沒在認真聽課,卻滿腦子在想那個被丟棄在他家門前的男嬰。但不翹課、不買零食,甚至不瞞著大人買煙,都讓師長同學驚訝。

  就連下課了,他也不跟「好哥們」出去逛夜市、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而是背著書包、騎著腳踏車,直接騎去醫院。第一天,他也是騎到醫院了才驚覺自己的行動,心想既然都到醫院了,那就上去看看他吧!卻沒想到自那天起,這似乎變成了每天的功課,然後又因為肚子餓了,直接回家吃飯。

 
  「欸!爸你幹嘛找那個把他丟掉的傢伙?再給他帶回去不是更糟糕嗎?」

  吃著飯,陳政群突然這麼問父親。

  而陳銘軍只是挑眉看了他一眼,哼一聲笑道:「怎麼?怕他被帶回去受虐待啊?」

  「本來就是嘛!」陳政群「啪」地一聲放下筷子,大聲回道:「丟貓丟狗的看多了,這種丟小孩的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那是因為你都不看新聞……」

  無視父親淡定的吐嘲,陳政群又繼續說:「啊!不管啦!反正就算找到他爸媽,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們帶回去養的!一定是一點責任都沒有!」說完他又添了一碗湯,才剛坐回座位,又聽到父親嘆道:「是啊……再這樣找不到人──也許就像你說的,就算找到人,但是判定不適合撫養,也一樣也會被送到中途之家吧……」

  「啊?──燙……」

  陳政群一聽,湯都灑了出來,拿了母親抽給他的衛生紙擦乾之後,還在揮動著散熱。雖如此也不忘繼續問道:「那……離我們家很近嗎?」

  父親忍住想笑的感覺,若無其事地回答:「嗯……記得是在市區,離我們家有段距離吧!至少騎腳踏車去大概來回要兩、三個小時。」

  「啊?」陳政群驚嘆了一下,臉色立刻沈了下來,盯著碗裡已經半涼的湯,一口飲下,說了句:「我吃飽了,先去洗澡了喔!」然後就把碗筷放回流理台,拎著書包回房間。

  聽到陳政群再度從房間出來,並直接進到浴室裡洗澡,陳銘軍才放下碗筷,對妻子正色道:「我有事想跟妳商量……」
 

  第二天,陳銘軍立刻向公司提出辭呈,並在一週內辦完交接及離職。他不僅放棄了再待半年就能領到的退休金,還謝絕了同事們為他舉辦的歡送會,只是傾盡全力在為某件事奔走。

  但是陳政群並不知道這一點,他每天早上依然看到父親西裝筆挺、拎著公事包準時出門,只是有時回到家比平常還晚。

  約莫半年後,陳政群才回到家門口,便聽到父親欣喜地聲音:「終於讓我辦好了!」

  「欸?老爸退休啦?很多退休金嗎?……這麼興奮。」

  陳政群依稀記得父親說過,差不多會在自己高中畢業的時候退休,在那之前賺的錢想拿來做個小生意,提起這事時,兩父子還為他高中畢業後要不要留在家裡幫忙起了一番爭執。

  想起父親那高高在上的嘴臉,陳政群不由得燃升叛逆,他走進家門,才剛說:「我回來了……今天有體育課,我先去洗澡……」

  「臭小子,過來!」

  然而父親不但不讓他把話講完,還口氣強硬地下令,逼得陳政群還口:「就說我上完課很累咩!我要先去洗澡啦!」

  但是陳銘軍的下一句話,卻完全壓制住他。

  「──你不想見小夜嗎?」

  「……欸?」

  小夜,就是那個晚上陳政群在自家門口撿到的那個男嬰,當時箱裡除了有一條薄毯,還有一張只有寫著「夜」字的紙條,那張紙條被男嬰緊緊抓住,像是他唯一的救命繩。

  雖然不知道這張紙條上寫的,究竟是孩子的父母給他取的小名,或者單純只是想寫出生日期及時間、卻在半途放棄,無論如何,找不到他親生父母的當下,已是不得而知。

  這一天,陳政群才知道,原來半年前父親就已經辭職,並為成立社福機構四處奔走、收集資料,他把一旁荒蕪已久的祖地整建開發,建了一間寬敞舒適的平房,除了供孩童遊戲、學習的大廳,廚房、寢室、浴室,甚至後院還有個小花園。陳政群覺得這比他們在住的那間屋子還要好上許多,雖然遊戲、教學等器材尚未購入,光是想像,似乎就能看到孩子們在歡笑、學習的景象。

  隔天,他們去把暫住其他機購的小夜抱回來,雖然才六個月大,卻也不會怕生,那是因為母親每天都不辭辛苦地前去照顧他,也去當義工一邊學習。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他們的教養院只差沒有合格的老師與保母,向外聘請很容易,資質卻無法保證。為此,陳政群用上一輩子的認真,花了將近一年才考到證照,雖然偶爾失去耐心,或是發發幼稚的脾氣,仍堅持到最後達成目標。

  陳銘軍為人熱心隨和,很多人無法將他與陳政群是父子之事做聯想,但在院裡,陳政群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孩子王。
 

  時間過得比想像中來得快,一轉眼小夜已經八歲,是個小學生了。

  下午他被接回到「家」,因為院長他們要照顧昨天剛接進來的孩子,便自己一人在後面的小花園玩。玩得正高興,抬起頭,便看見有個女人在圍欄外盯著他,才想跟她說「大門在前面」,房裡就傳來陳政群的聲音:「陳小夜!進來!」

  「幹嘛啦?」

  「什麼幹嘛!有客人,弟弟妹妹你來顧!」

  「厚──我才剛玩耶!」

  「哪有,你從放學玩到現在。」

  在被接回陳銘軍創立的「佳心教養院」時,小夜被冠上了他們家的姓,自此每一個不知出生家庭的孩子,都會被冠上「陳」這個姓氏,陳銘軍說:這樣他們就不是沒人要的孩子,而是這個家的孩子。

  陳夜拍了拍手上的沙,邊回嘴邊往裡面走,在門口回頭看了一下,那個女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角落。

  會客室來了客人,這種時候大多是社會處什麼的人說有孩子要過來,先過來打點,陳夜並不會去管太多,反正對他來說,無論來院裡的是比他大的、還是比他小的,他都是院裡的「老大」,是佳心教養院裡的第一個孩子。

  目前院裡的其他孩子都只是不到一歲的嬰兒,身為「老大」,泡牛奶、換尿布不過是家常便飯,通常他只要在小嬰兒有反應時上前察看就好了。

  會客室偶爾會傳來陳政群大呼小叫的聲音,陳夜也習以為常,心想他的小院長大概又在罵哪個丟棄、虐待兒童的父母了吧!

  當陳夜確定所有孩子(雖然只有兩個)都進入夢鄉,才坐下來想看昨天新進的童書,房間門便被開啟,進來的,是和藹可親的院長夫人。

  「奶奶!我……我沒偷懶喔!他們都睡著了!」

  院長夫人皺眉笑了笑,坐到陳夜身邊摟著他的肩,說道:「沒事,我知道小夜最乖了!」

  陳夜雖然還小,卻也感到院長夫人有些不一樣,面容多了幾許惆悵。於是他問:「怎麼了?奶奶?是新來的小朋友害妳不開心嗎?交給我!我來告訴他誰才是院裡的老大!」

  陳夜說著,撩起衣袖,一副準備好要大打一架的樣子,院長夫人又抓住他的手,另一隻手摸摸他的頭,就這樣擁進懷裡,惹得陳夜也是一陣錯愕。

  「沒事……沒事!──小夜,奶奶問你,你會想回到媽媽身邊嗎?」
 

  院長夫人告訴陳夜,有一對夫妻找來這裡,詳述了當年將孩子裝在紙箱裡,並丟在他們家門前的事。她並沒有告訴陳夜詳細的內容,只跟他說自稱他「母親」的人現在也很後悔,所以跟丈夫商量過後,提起勇氣前來認親。

  雖然還有一些程序待辦,但他們最重視的還是孩子的意願,陳夜的意願。

  院長夫人看陳夜也不知如何是好,便對他說:「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先去見見她,不要怕,我們都會在你身邊,好嗎?」

  陳夜點點頭,跟著院長夫人前去會客室,然而還沒到門口,又聽到陳政群的咆哮聲。

  「怕妳的大頭啦!怕!妳怕小夜就不怕嗎?才剛出生就被你裝在紙箱裡隨便丟,妳當他是小貓小狗還是垃圾啊?我看妳才是垃圾吧!長得人模人樣的,幹這什麼豬狗不如的鳥事!」

  「陳政群!」

  陳銘軍的一聲怒罵喝止了陳政群的狂飆,只聽見沙發椅被拍打的聲音,然後就是一個女人的哭聲。

  「對……對不起……可是我那時……才十六歲……我真的好怕……那時我男朋友說……要出國……要我自己……想辦法……我……我怕被家人知道……對不起……對不起……」

  這時,另一個男人才出聲,道:「我們也跟我爸媽商量過了,他們已經接受這個事實,說如果孩子願意,我們……會善待他的!」

  會客室的門被開啟,陳夜看到哭成淚人兒的「母親」,在一旁鞠躬以示誠意的「丈夫」,然而那名母親,就是他剛才在花園看到的那位。

  不知為何,至今為止的屈辱一口氣湧上心頭,無論是跟去菜市場買菜時,三姑六婆的睥睨,還是學校同學的口無遮攔。他總算知道為什麼班長總是把他安排在垃圾桶旁邊,並不是因為排在那裡不能再欺負其它同學,而是這些同學也認為他是「被丟掉的」,是「垃圾」。

  陳夜在那位「母親」走到自己跟前時大喊:「我……我不要啦──」然後奔出教養院,他頭也不回,也不想知道有誰在後面追他。他爬下了橋墩,躲在垃圾堆中,卻不敢放聲哭泣,看著在河水中流動的垃圾,呆坐到太陽西下。

  這其間不知幾次聽到陳政群騎著機車來回尋找他的叫喊聲,直到聽到他又對那對夫妻罵道:「你們怎麼還在這裡?滾回去啦!你們在這裡小夜就不可能出來啦!」

  也許是認為陳政群說的有道理,連陳銘軍也勸他們先回去,算準了院長夫人會在院裡照顧其他小孩子,老院長會送他們回去,小院長會再四處找尋,陳夜偷偷又爬上橋邊,雖然混身沾染著髒污及惡臭,卻比不上心裡的難過,才在夕陽下要漫步回教養院,身後又傳來機車奔馳聲,以及陳政群瀕臨崩潰的呼喊聲。
 

  之後,他們尊重陳夜的意思,沒有強迫他回到母親身邊,據說母親及先生一家現在住的地方離他們很近,不過是一個轉角,但只要母親一接近他,離家出走的事就會一再上演。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也是,因為在學校打翻了同學的便當,而被陳政群接回去。那年陳政群染了一頭金髮,他說故意裝成凶神惡煞,這樣就沒有人敢欺負他們院裡的孩子,但是其他人依然只是當他是不成材的不良青年。

  那一年,在同一個橋下,同一個夕陽,陳夜遇見了改變他一生的奇遇。
 


 
  擁有顏承夜面容的男人雙手被銬在牆上,赤色的血瞳因閉目而不得見,雖然流著汗水,卻呼吸規律。緩緩地,男人睜開雙眼,看向昏暗的四周,被關押在一旁牢房的還有一個女人,一個白髮的女人。

  「怎麼樣?『看』完了嗎?」女人說。

  男人哼了一聲,卻連笑也笑不出來,只是回道:「無聊,不過如此,是我『看』過的人生中最無趣的。不過……」

  在女人看來,他的臉上很難得地出現了一絲感情,所見之物似乎不在前方,只是喃喃道:「一樣的……孤單啊……」
 

 

↑學生服

↓布魯辛克男裝


姓名:
認養前:陳夜 認養後:顏承夜
身世:
  • 佳心教養院的院童。一出生即被母親丟棄在教養院門口,八歲時母親及其丈夫欲來認養,卻不慎被他聽到自己是母親未成年時生下、且親自丟棄的,因而對母親極不諒解。
  • 受了委屈獨自在橋下傷心哭泣時遇到從異界穿越而來的賽比恩斯,只有他聽得懂賽比恩斯的語言,雖然陳夜聽來就跟一般國語沒兩樣,其他人卻表示聽不懂。即使賽比恩斯表示,他出生時必有受到「風之精靈」的祝福等語,但那時陳夜只當他是個瘋子。
外表:
  • 有著一頭黑髮、深棕色的眼睛,標準的東方人。
性格:
  • 看似頑皮難以管教,其實只要不戳中他的痛處,什麼事情都能當成開玩笑、笑笑就過去了。
  • 因為被母親丟棄過,不信任輕易放棄自己的人。學生時期以整人為樂,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
  • 御姊控。也許是曾被母親丟棄過,心裡嚮往著年長女性。但是不知為何身邊老跟著年輕的女孩。

 

龍魂──瓦布爾

  布魯辛克曆開始時,受影響被「關」在這個世界中的龍,找不到出路而精疲力盡,將死之際靈魂被抽出,自此藉由人屍為媒介,並無法反抗「血主」。

  (再說下去後面就劇透太多,先跳過。)


 
  這次鄉土力全開!

  說好的中二力呢!?你看最後一段不就是了嗎?(毆

  想說寫寫承夜的過去,最後順便與本篇做連接……
 

  接下來真的是劇情連結:
  • 不囉嗦,前面現代故事的後續直接連到1-1開始。
  欸?好像然後就沒有了OTZ

  總之有關的東西都在第一章「藍天下的日常」裡,最後一段表示該「龍魂」可以藉由屍身,得知那個人的記憶……之類的無聊設定(掩面

  放心!接下來依然是各種中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96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4 篇留言

吳旻( °∀°)
诶诶?!!!新的 (不

04-10 08:04

橘みかん
什麼新的?(๑‾᷅^‾᷅๑) 04-10 11:14
大漠蒼鼠
被遺棄的孩子啊,跟隨魔法倉鼠的腳步前往異世界吧!(X

04-10 08:59

橘みかん
於是在垃圾堆被蒼鼠帶走了ヾ(Ő∀Ő3)ノ04-10 11:16
吳旻( °∀°)
(ww

04-10 11:18

五夜的午日
中二棒!

04-10 18:11

橘みかん
釣出中二魂五夜(๑•̀ᄇ•́)و ✧ 04-10 18: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第九... 後一篇:最近二三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 《沉莫-南方金雪》
「每次的離別,都害怕著是否還能再見。每次的再見,又害怕著下一次的離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