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短篇】一朵玫瑰花

作者:♥熱夏消沉的徐徐♥│2017-04-09 21:00:17│巴幣:46│人氣:702




  「阿明啊,吃飯啦——!!!」



  上一秒還在睡夢中的我,被殺豬般的音量撕裂了耳膜,從床上驚跳起來,一股怒氣直鑽腦門。

  衝下床一鼓作氣將房門打開,可憐的門板被我狠狠地甩開撞在牆上,發出吱吱嘰嘰的慘叫。


  「吼唷!!!吵死人了老太婆!!!小聲一點啦!!!」

  「哎唷!甚麼老太婆!沒禮貌捏!媽媽是這樣教你的嗎!」


  一名身形豐潤的中年婦女手持鍋鏟從廚房走了出來,穿著圍裙叉著腰氣呼呼地罵道。她的雙頰像是被什麼給蒸紅了,也許是油煙吧,皮膚看上去也泛著油光。


  「不要再吵我了啦,我要睡覺不吃了!晚上跟朋友出去唱歌,也不用準備我的份!」


  碰地一聲,我大力將門關上,但關了好幾次,門板才勉強嵌進門框內。看來這扇門距離它壽終正寢的時刻也沒有多久了吧。


  「阿明啊!」


  我轉身投入棉被的懷抱,不理會門外的母親如何叫喊,任由自己深陷在柔軟的枕芯之中,戴上耳塞,阻絕外界的打擾。









  現在想來,也許那是最後一次正眼和母親說話了。


  過了幾個月,我交了個女朋友,二話不說從家裡搬了出來,只留了張紙條給母親,告訴她不用找我,我已經長大了之類的話。



  但世事總是變化無常。



  『我們分手吧。還有,我已經搬出來了,不要找我。』


  望著手機上那行剛跳出不久的訊息,冰冷的文字彷彿將我凍結了無法言語。

  我心不在焉地想著,如果那個時候不要那麼衝動搬出來就好了。
  

  女友
——不,已經是前女友了,傳了幾個字就這樣離開了我。

  在正午時分的公園裡,我呆站在路中間,頭頂著大太陽,卻感受不到一點炎熱。

  雖是這樣說,但我其實並沒有感到太多的悲傷。在一起也不過三、四個月,上夜班的我,沒有機會製造太多回憶,兩個人見面也只有彼此下班回到家那短短的時光,有時根本才見到三十分鐘,便又要出門。說穿了比較像室友。

  走到分手這一步算在我的預料之中,畢竟,當初也是憑著一股衝勁便從家裡出來生活,她算是給了我一個藉口,但也僅止於藉口,我對她沒有產生更多的愛,更不用說去挽留她了。

  只是當我提了離職,準備改找白天時段的工作時,她便傳來這樣的訊息,不免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還以為可以趁機多多培養所剩無幾的感情,沒想到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套房的租約還有八個多月,不可思議地我並不慌張,儘管才剛自願性地丟了工作。


  我只是訝異,她傳的內容竟然和幾個月前自己留給母親的紙條幾乎如出一轍。


  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滑了幾下,我毫不猶豫地刪去訊息,也一併刪了好友,連電話號碼也是。

  那個時候,看到我留下的紙條,母親是怎麼想的呢?

  在我搬出來了之後,經常看見手機上母親的未接來電顯示,但我一次也沒有回撥過。

  我在害怕甚麼?害怕母親責備?還是怕自己窩囊地想逃回家裡,會被拒絕?


  很快地我拋棄了這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不遠處有間便利商店,思索著有免費求人報可拿,我步出了公園,發動了我的愛車魅力110,朝著街角駛進。

  還未到街角,一名疑似乞丐的、衣衫襤褸的男子低頭盤坐在公園外圍的人行道上,附近商辦大樓林立,幾個衣冠楚楚的行人紛紛走過,好像男子是透明人,沒有人願意停下腳步或是好心施捨,甚至連個視線都吝嗇給予。

  但仔細一看,男子的身前根本沒有放置任何乞討用的缽碗。所以男子根本不是乞丐?那為何要坐在這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呢?身體不舒服嗎?

  我不禁對這詭怪的景象感到好奇,把機車隨意停在某段紅線上,腳步邁開不久,便遲疑地停了下來。


  你真的要這麼愛管閒事嗎?算了吧!其他人也都沒有去理他啊,有差你一個嗎?

  心裡的惡魔彷彿在我耳邊這樣低喃著。

  不由得心裡閃過幾個新聞畫面,都是公親變事主而導致的紛爭。


  『阿明啊,看到有困難的人,一定要幫忙,知道嗎?』

  小時候母親曾囑咐過的話語,也不約而同地在腦海中悠悠響起。


  下一秒,等我回過神時,我已蹲在了男子面前,拍了拍他滿是塵埃的肩膀。


  「先生……你還好嗎?」

  男子抬起頭來,一雙異常明亮的眼眸直視著我,眼窩有些凹陷下去,黝黑的皮膚上爬滿細紋,有些花白的頭髮長到了肩膀沒有整理,看上去似乎是中年人。而他的襯衫上衣已經退色到認不出原本的花紋,牛仔褲破了好幾個洞,腳上的涼鞋也像是苟延殘喘地運作它剩下無幾的機能,根本無法穿著它走幾步路。

  我眨了眨眼,怔怔地望著自己沾了一層灰的手心。


  這個人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灰塵?就像是坐在這裡坐上了好幾年一樣
——


  「帥哥,你有錢嗎?」

  沒想到男子會突然這樣開口,我一時之間愣了下,「啊……錢?」

  男子點了點頭,兩眼仍是毫不避諱地直視著我
——應該可以說是凝視了?


  「我沒有帶太多……」

  抱著歉意,想著要如何拒絕的我,視線飄到了男子那些從褲子破洞裡曝光的傷口,新舊參差。

  這個人受了這麼多傷,舊的還沒好,又添上新的,難道我也要雪上加霜地在他傷口上灑鹽嗎?

  難道,在這個熙攘來往的城市裡,唯有這一處乏人問津嗎?

  我接收了個個路人射向我的冷淡眼神,我也看見了路口那間牛肉麵,大排長龍,每個人都等著填飽自己的肚子,卻沒人多看一眼,眼前這個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

  沒來由的憐憫心油然而生,我掏出口袋裡的錢包,將裡面全部的鈔票及零錢都搖了出來,原本就單薄的錢包又顯得更骨瘦如柴。


  「給你吧。拿這些錢去看個醫生、吃個飯,應該還可以買些便宜的衣服鞋子……」

  我伸出手要遞給男子,見男子不發一語地只是凝視著我,我索性抓過他的雙手,攤開他的掌心。

  攤開的同時,怵目驚心的疤痕也被暴露在了陽光底下,疤痕之大,幾乎占滿了整個掌心,左右手心各有一個。


  像是被什麼尖銳物貫穿過一樣。


  我決定不去想那些疤痕背後的故事,將男子雙手手心併攏做出像是接雨水的姿勢,把幾乎是自己全部財產的金錢給倒了進去讓他捧著。

  站起身來,把錢包放回原本的位置,我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雖說助人為快樂之本,但失業的我,也沒有那個閒工夫繼續秏下去了。


  「先生,我不是什麼有錢人,所以只能幫你這樣了……」

  向男子點了點頭,我轉身準備離去。

  「不,你很富有。」

  男子突來的一句話令我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他。

  「什麼意思?」

  「我是說,你的確很富有。因為你付出所有。」

  「呃,你怎麼知道?」我微微一驚,「也不算所有啦⋯⋯」

  「這些錢對你來說也許很多,不過這真的不是什麼大數目,我也不富有。」

  男子扯著嘴角笑了,露出了一口黃牙。

  「有錢人捐了一萬元,跟窮人捐了一元,誰比較多?」

  皺起眉頭,男子沒頭沒腦的問題弄得我一頭霧水。

  望了望不遠處停放的機車,應該是暫時不會有被拖吊的危險。

  我轉過身面對男子,抓著臉有些無所適從。

  「嗯……有錢人吧?」

  「錯。」

  「為什麼?」

  「有錢人捐的一萬元,僅是他財產的一部分。但窮人捐的一元,卻是他的所有。這樣,你懂了嗎?」

  「……好像吧?」

  這樣說起來也沒有錯,那些錢的確逼近我的全部財產。

  所以我很富有?不對吧?我變得更窮了啊
——


  「沒事的話,我要走了。」尷尬地笑了笑,我拿出機車鑰匙在男子面前甩了甩。


  「你現在失業,對吧?」

  才剛背對了男子,他又拋出一句不明所以的話。

  
——不對,他怎麼會知道我失業呢?

  「你……為什麼會知道
——

  「作為報答,我介紹一份工作給你。」男子笑瞇了眼,看起來越發詭異。

  「你?介紹工作?」我幾乎是用瞪地睜大雙眼看著男子,不敢置信。

  他這個打扮說要介紹工作給我,不是販賣人口,難道會是丐幫徵新血嗎?


  「不過你得先聽我說個故事。」

  「什麼?」

  「這是一個有關『一朵玫瑰花』的故事。」


  不理會我的驚呼,男子逕自緩緩開口,而我也莫名其妙地開始屏息聆聽,彷彿有股神奇的力量在指使我必須這麼做一般
——











  有位紳士在花店門口停了車,他打算向花店訂一束花,請他們送去給遠在故鄉的母親。

  紳士正要走進店門時,發現有個小女孩坐在路上哭,紳士走到小女孩面前問她說:

  「孩子,為什麼坐在這裡哭?」

  「我想買一朵玫瑰花送給媽媽,可是我的錢不夠……」孩子哽咽地說。紳士聽了感到心疼。

  「這樣啊 …… 」於是紳士牽著小女孩的手走進花店,先訂了要送給母親的花束,
然後給小女孩買了一朵玫瑰花。

  走出花店時紳士向小女孩提議,要開車送她回家。

  「真的要送我回家嗎?」

  「當然啊!」
  
  「那你送我去媽媽那裡好了。可是叔叔,我媽媽住的地方,離這裡很遠。」

  「早知道就不載妳了。」紳士開玩笑地說。

  紳士照小女孩說的一直開了過去,沒想到走出市區大馬路之後,隨著蜿蜒山路前行,竟然來到了墓園。

  小女孩把花放在一座新墳旁邊,她為了給一個月前剛過世的母親,獻上一朵玫瑰花,而走了一大段遠路。
  
  紳士將小女孩送回家中,然後再度折返花店。他取消了要寄給母親的花束,而改買了一大束鮮花。

  直奔離這裡有五小時車程的母親家中,他要親自將花獻給媽媽。











  「媽媽,母親節快樂。」

  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捧著康乃馨,小心翼翼地走向一名女子。

  女子站立在廚房流理台前,一頭長髮披肩,氣質溫柔婉約,穿著幾乎及膝的圍裙,卻仍遮掩不住那曼妙的身材。


  「哎唷!媽媽的小明明怎麼那麼乖!」

  女子聞言,欣喜地飛奔過來,猛地抱住了小男孩,康乃馨無辜地被夾在女子和小男孩之間。


  「媽媽,妳抱太緊了,花會死翹翹……」

  小男孩在女子的懷抱中掙扎,想為康乃馨爭取一些生存空間。


  「媽媽太高興了,對不起啊,有沒有弄痛?」

  女子趕緊鬆開了手,把康乃馨接過擺在一旁。


  「不會痛。」

  小男孩搖了搖頭,回抱住女子,用盡他微薄的力氣。


  「呵呵,小明明怎麼也抱媽媽那麼緊。」

  女子燦笑如花,聲如銀鈴。慈愛的眼神投注在小男孩身上。


  「跟媽媽一樣太高興了才這樣的。」

  小男孩被說得有點害羞,把頭埋進了女子如瀑布的長髮間。


  「是喔!小明明最愛媽媽了對不對啊?」

  憐愛地輕撫著小男孩的後頸,女子忍不住用下巴磨蹭著他的頭頂。


  「嗯……我會代替爸爸保護媽媽一輩子。」

  小男孩抬頭看向女子,黑曜石般的眼眸閃爍,稚嫩的小臉上充滿堅定。


  「你說的喔!說話要算話捏!」

  「打勾勾。」


  大手拉小手,打著勾勾,立下誓約
——








  是甚麼時候開始,眼裡沒有了她?

  是甚麼時候開始,對她不再保持耐心?

  又是甚麼時候開始,忘了這個約定?







  直到被男子呼喚,我才回過神來,赫然發覺自己的臉上多了兩道濕濡的痕跡。

  「啊……」

  男子微微一笑,並不是嘲笑那種的,而是帶著欣慰的、像是長者守護孩子的表情。


  「在我說故事給你的期間,你的媽媽病倒送醫院了。」

  男子不疾不徐地說,語氣沒有任何起伏,彷彿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在普通不過。

  但對我而言,卻是如雷貫耳。

  「你說甚麼……?」我愣了下才意會過來,手忙腳亂地掏出手機。

  屏幕上靜靜地橫躺著一則通知,未接來電十五通。

  來電者是母親
——

  「你為甚麼知道!」我震驚地從手機上抬眼看向男子,質問道。

  「這不重要。」男子勾起嘴角,似是得意地說:「去吧。去找你的母親,這就是你的『工作』。」

  語畢,男子指向不遠處,似乎是一台警用機車正在停紅綠燈。

  我心下一緊,不是因為發現了警察,而是因為自己的疏忽,母親有可能遭遇了甚麼危險卻不能及時趕到。

  在我奔向機車之前,我回頭望向了男子,高聲詢問:

  「你到底是誰
——?」


  男子笑瞇了眼。

  「黑蘇斯。」


  十萬火急的我沒有時間去細想這個名字的怪異之處,一個跨步坐上了機車,戴上安全帽便飛馳而去。








  為了勤儉持家,母親總是把剩菜全納入胃囊。

  為了表現堅強,母親學習大聲說話,把欺善怕惡之人趕走。

  為了扛起家計,母親兼了各樣的差,不論輕重,不論貴賤。


  一直保持纖細的身材,膨脹了起來。

  原本黃鶯出谷的嗓音,低沉了許多。

  細嫩的雙手,本是無憂無慮,而今佈滿了厚繭,柴米油鹽都讓她牽心掛腸……



  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我不再正視她給予的愛?







  像是有甚麼在我的左胸悶燒著,我想,這就叫做心急如焚吧。


  回撥了母親的電話不論多少次都沒有接,我撥通了隔壁鄰居謝阿姨的家電,她的女兒告訴我,她媽媽陪著我母親去了醫院,說我母親突然倒下很痛苦,撥了好幾通我的電話沒人接,才打電話到她們家求助。至於詳細的情況,要到醫院才知道。

  她更說了,我母親強撐著,一直等到救援來了才昏倒。


  母親是何時生了病?生甚麼病?為甚麼我不知道呢?


  驀然回首過去,我從來不曾好好地聽她說話,總是敷衍搪塞。有關她的記憶,幾乎是模糊不清的,只因我錯開了視線,不好好看她……

  車輛在我的兩旁呼嘯而過,街景如快速捲動的膠卷變換著樣貌,就好似人生,轉瞬即逝。

  臉頰上兩道乾涸的淚痕又濕了,不爭氣地鼻子一酸,我一邊催動著油門,一邊祈禱這一切還不算太晚。


  更祈禱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

  給我一個去聽、去看、去愛的機會。




  這次,我一定全力以赴。








  「阿明啊!你來啦!」


  我慌張地推開病房的門,母親在右排正中央的病床,半躺半坐地和旁邊的謝阿姨有說有笑,看見我來了,一副老朋友來抬槓的樣子,那宏亮的嗓子,絲毫沒有半點病人應有的虛弱。


  「怎麼回事……」

  我愣在了病房門口,傻眼看著母親,能把白開水喝得像是在灌啤酒一樣的,也就只有她了。


  「哎唷!誰叫你搬出去了都不回來看媽媽!媽媽想你啊!」

  母親豪邁地大笑著,那渾厚而高亢的音量令人不敢恭維。


  「林媽媽,你兒子來了,那我就走了。」

  謝阿姨起身,稍微點個頭便離去,經過我時拍了拍我的肩膀。

  「謝謝阿姨……」

  我向她低頭行禮,要不是有謝阿姨,否則母親恐怕還在苦苦等著自己。


  待謝阿姨走後,母親朝我揮了揮手,指著一旁剛空出的板凳,示意我趕緊過去坐下。

  我走進病房,並順手帶上了門。


  「今天要喝甚麼?啊可是只有白開水捏?」

  母親在問的同時,一邊倒了白開水給我,從前在居酒屋打工的口頭禪仍舊健在。

  「妳真是嚇死我了……」

  我坐了下來,正要問發生甚麼事時,病房的門被推開。

  「姊姊?」

  我瞇了瞇眼看向來人,一名揹著背包的短髮女子靠向前來,推了推眼鏡哼笑著對我說:

  「這麼快就放棄回家找媽媽喔?」

  「不是好嗎!」

  「嗯哼
——是嗎?」

  姊姊一邊眉毛挑得高高的,那種看嫌疑犯的目光實在令人火大。

  「那妳咧,妳怎麼會在這邊,公司呢?」

  「我請了兩個小時的假。被媽媽奪命連環叩,說一定要拿她的枕頭過來……」

  姊姊無奈地嘆了氣。

  「你喔!不回家還是要關心媽媽啊!有個萬一怎麼辦?」

  「對不起。」

  「你……」

  姊姊還想再唸下去,卻突然停止,跟我大眼瞪小眼。


  「媽,弟弟是不是也要看個醫生,他居然跟我道歉欸!」

  「可能是喔!啊這樣是要看甚麼科?」

  「看腦子吧?」

  「也是吼,喔呵呵
——

  受不了這對母女一直拿我調侃,我不耐煩地說:「好啦!到底為甚麼媽媽要住院?」

  「媽媽吃壞肚子了,急性腸胃炎,醫生說要住院觀察兩三天。」姊姊聳了聳肩。

  「啊不就想說弟弟可能會回來啊,所以媽媽每天都留菜留到晚上再吃掉,誰知道壞掉了……唉!都是天氣太熱的錯啦!對!一定是這樣啦!」感到我疑問的眼神,母親急忙解釋道。

  追根究柢,都是因為自己,但母親仍舊不怪罪他,避重就輕地帶過。


  握緊了拳頭,我下定決心。



  我鼓起勇氣直視著母親,支支吾吾地說。

  「媽……對、對不起……」



  母親望著我怔愣了好一會兒,大顆的淚珠無預警地落下。


  「媽!」

  「沒有啦!媽媽太高興了,這是喜極而泣啦……」


  母親抬手用袖子胡亂地擦去淚水,朝著我笑了。

  依稀之中,我彷彿又見到了當年的母親,那抹笑,揚起的弧度不變。




  而我也終於擁抱了母親,如同當年那個小男孩一般,用盡我微薄的力氣。








  後來和姊姊提到了來醫院之前的遭遇,問她有沒有聽過有人的英文名字取作黑蘇斯,她想了好久才告訴我,在西班牙文中,Jesus的發音不發J的音,而是H的音,唸起來恰好就是黑蘇斯的音。


  Jesus,意為耶穌,亦或是上帝。


  聖經曾描述過,祂被釘在十字架上,雙手雙腳都留下了傷疤,後人稱之為『聖痕』。

  記憶中閃過他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疤,包含雙手手心那對,我不由得將之聯想在一起。

  這個想法令我起了雞皮疙瘩,腦海中不斷地想這是不是個玩笑。


  但如果他不是,又怎麼會知道我失業,甚至是母親病倒了的這件事?偶然?

  不,眾多的偶然皆導向了一個必然的結果。

  我寧可信其有,畢竟在那之後,我很快就找到了飲料店的工作,雖然薪水微薄,但工作環境愉快,生活也逐漸充實,不再像以前一樣渾渾噩噩地過日子。

  這些或許是上帝的庇佑,同時也是警告,提醒我回頭看看身後支持我的家人。

  儘管我仍在外租房,只要有空閒,我一定會回家陪伴家人。

  以前常聽到『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這句諺語,直到今時我才真正意識到這句諺語不僅僅是諺語,是會真實發生在現實的事。

  無論是玫瑰花還是康乃馨,贈與的對象若不在了,又有何用武之地?


  我何其幸運,世界上十幾億的人口中,能夠在有生之年遇到上帝,得到祂的提點。

  想起祂曾經問過我,有錢人和窮人的捐款,誰捐得多?

  我想,祂應該是要告訴我,人富有不在於財產,而是一顆慷慨的心。

  也許祂一直以那個卑微的姿態,垂首等候著慷慨的有緣人出現吧。


  待母親出院後,當天下午我在公園四處徘徊許久,直到天黑都遍尋不著。

  偶爾外送經過時,我的視線也下意識地不時射向那個公園旁的人行道,瞧瞧是否有祂的身影。


  只是經過多年,直到我成家,甚至立業,那裡依舊空蕩無人。

  是我看不見嗎?

  不,我相信祂沒離開過。

  我相信祂一直都存在,存在在每個不起眼的角落,存在在每個你經過的巷口。

  或者我應該這樣說。


  祂存在在每個人心中,從始而終。








  一個陽光煦煦的午後時分,我駕車準備去迎接即將下課的孩子,轉開了廣播,它悠悠唱著:

  「What if God was one of us,just a slob like one of us,just a stranger on the bus trying to make his way home⋯⋯」


  不知怎地,我跟著哼了起來,即使我不懂歌詞的意義。



  沒有多久,前面的路口紅綠燈開始轉為黃燈號誌,我緩緩地踩著剎車,漫不經心地瞄了眼路邊的公車站牌。



  一名西裝筆挺的上班族伸長了脖子,似乎想看清站牌上的路線。



  我怔怔地凝視著那名男子。



  我無法說明為什麼自己會移不開眼。



  直到我看到了那雙異常明亮的眼眸後,我才恍然大悟。









全文完。






---
大家好,不曉得這次這篇會不會太枯燥了XD

文中歌詞的意義如下↓
What if God was one of us,just a slob like one of us,just a stranger on the bus trying to make his way home⋯⋯(若上帝亦凡人,跟我們一樣不修邊幅的凡人,只是公車上的陌生人,正在他回家的路上⋯⋯)
歌名是:One of us. 有興趣的捧油可以去聽聽看唷!
另外<一朵玫瑰花>也是取自網路小故事,這篇算是看完之後的靈感產物。

雖然還沒有到母親節,但孝順媽媽,是沒有分節日的。
如果看了我這篇文章,能讓你抱抱身旁的媽媽,那我就成功了。:.゚ヽ(*´∀`)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91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親情|媽媽|母愛|孝順

留言共 18 篇留言

微笑的白色惡魔
該死的!你又把人家弄哭了啦!!(淚

04-09 21:07

♥熱夏消沉的徐徐♥
欸Σ( ° △ °)我第一次看到你哭說XD04-09 22:29

姊姊寫得很棒XDDDDD

04-09 21:07

♥熱夏消沉的徐徐♥
謝謝洛妹妹唷///04-09 22:2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快哭了,姐姐你要負責啦 QwQ

04-09 21:14

♥熱夏消沉的徐徐♥
阿明你乖04-09 22:31
♥Sin신비♥
姊姊妳又賺到我的眼淚了!
下次要還我喔!(擦

04-09 21:17

♥熱夏消沉的徐徐♥
這樣淚淚相報何時了啊~~~XD04-09 22:38
REXRaguna
眼角泛淚……

04-09 21:29

♥熱夏消沉的徐徐♥
乖 記得抱抱你媽04-09 22:39
佛系夏祤
看到玫瑰花的故事那裡,直覺媽媽一定會出事
長文總是看得很過癮W

04-09 21:33

♥熱夏消沉的徐徐♥
唉我總是會拖得很長>"<04-09 22:39
天無颺
非常感人

04-09 21:33

♥熱夏消沉的徐徐♥
感謝留言唷
感動到您是我的榮幸兒。:.゚ヽ(*´∀`)ノ゚.:。04-09 22:40
REXRaguna
抱了~~

04-09 22:41

♥熱夏消沉的徐徐♥
你最乖了04-09 22:56
REXRaguna
……但她問我你幹嗎?
QAQ

04-09 22:41

♥熱夏消沉的徐徐♥
你就跟她說:「兒子愛你才抱妳啊!」04-09 22:57
八號阿萬
怎麼會枯燥呢……?
雖然是比較常見的題材吧,但徐徐姐真的很厲害,每次點進你的創作十之八九會爆哭………真的真的…………

04-10 00:10

♥熱夏消沉的徐徐♥
謝謝米米可////
每次有你的留言都好開心(轉圈圈)04-10 00:34
多感少女❤玉❤
還我錢啊,耶穌大大!

04-10 00:24

♥熱夏消沉的徐徐♥
你沒說我都沒發現XDDDD
但是牠有幫他找到工作 算是抵過了吧哈哈04-10 00:33
金氧伴(MOSFET)
差點以為是畫神光系列的叔叔寫的XD

04-10 12:47

♥熱夏消沉的徐徐♥
神光系列是甚麼(掩面)
我是姊姊不是叔叔・゜・(PД`q。)・゜・04-10 12:5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4-10 12:47

♥熱夏消沉的徐徐♥
Σ(*゚д゚ノ)ノ呃????
是好的意思嗎!!!?
謝謝・゜・(PД`q。)・゜・04-10 12:50
♥Sin신비♥
特地來道賀姊姊上精選 ((灑花

04-10 17:28

♥熱夏消沉的徐徐♥
謝謝妹妹啊(´///☁///`)04-10 18:42
金氧伴(MOSFET)
畫神光系列的大叔
https://m.gamer.com.tw/home/home.php?owner=lordskyman

04-10 20:17

♥熱夏消沉的徐徐♥
喔原來如此
欸不對!為什麼會誤認啦XD
這才是重點RRRRRR04-10 20:20
小刀
小孩每天和母親在一起。管吃管住管一堆,都不知道做母親的辛苦,這也算是一個溫馨提醒,掘底深根的把母親的重要性讓孩子知道,很不錯的作品。[e19]

04-10 20:44

♥熱夏消沉的徐徐♥
謝謝妳誇獎>"<
我功力還不夠 表達的不夠好>"<04-10 21:07
斬真and詩人
0 ~ 0|||看完我的腦袋出現3個字 「直本善」,0w0!!我錯棚了
孝順要即時,恩恩

04-10 22:16

♥熱夏消沉的徐徐♥
你這樣跑錯棚我很桑心捏。・゚・(つд`゚)・゚・04-10 23:18
月下萱
雖然小弟我是男性但還是被感動到,徐哥這篇劇情伏筆太讚了,從問候老人到插入故事再到住院真的很流暢。話説那個老人説的窮人富人是聖經的一段吧,好像是mark章的(重點錯誤XD)。

09-06 17:50

♥熱夏消沉的徐徐♥
謝謝誇獎[e16]
雖然我不是很在意性別啦……不過我是女生喔XDDD可以的話叫我姊姊(真敢講)
小時候印象中窮人富人有在聖經中讀過,不過不是很確定啦。09-07 12: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mayuna09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很找事的自製書皮... 後一篇:初次公開姊姊的廬山真面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克蘇魯的黎明
遼歌的《克蘇魯的黎明》以後改三五日更新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