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遊戲翻譯】《古色迷宮的輪舞曲》-(A-6-17)

作者:Nu Player│古色迷宮輪舞曲│2017-04-09 02:57:49│贊助:2│人氣:302

(請自行搭配BGM)

寄住的房間內──

サキ:「呼姆,總算回來了嗎,讓人好等阿。」

不知為何、穿著睡衣的サキ坐在我的床上。

行人:「……怎麼了?我以為妳已經睡了呢。」

サキ:「今天過了之後、就只剩兩天了,沒法再悠哉地浪費時間。

サキ站了起來,說的話一針見血。

行人:「我沒打算悠哉,而且……有今天的事情之後,連能不能悠哉都不知道呢。」

今天在鏡之國被真身不明的對手盯上。

那把菜刀的攻擊、如果當時沒有砧板的話サキ已經沒命了吧。

而且──

サキ:「Mad as a March hare-自稱『如同三月兔般瘋狂』的狂人嗎。」

行人:「被這種直接的方式盯上其敵意已經很清楚了。但是理由呢?難不成因為輪的狂亂就不存在理由嗎?」

サキ:「不知道呢,但最要緊的是要如何阻止對方……何況還是個能招待我們到鏡之國、童話般的對手呢。

常識完全行不通、雖然在某些程度上能預測對方的行動,但在鏡中會發生甚麼事都不奇怪。

行人:「但是、繼續被動下去,可連安心睡覺都辦不到喔。

サキ:「的確……但想轉守為攻情報量仍然不夠。

畢竟、對手是鏡之國──普通道理行不通的麻煩存在。

サキ:「呼姆……行人,我接下來隨便說些話,你聽聽就忘了吧。

行人:「甚麼阿這個……?」

無視我的疑問、サキ閉起眼睛,平淡地說道。

サキ:「對方的目標大概不是行人、是我。
   「無論是被推下月台的一葉、還是對我的刺殺。弄不好的話都會免於一死。」
   「那麼究竟為何、要奪取我們的命呢。就算命運之輪已經狂亂了,總和值還是不會變的,那麼答案就出來了。」

行人:「總和……甚麼意思?」

サキ:「輪中某人不幸、另一人就會獲得幸福──這句話初次見面時就說過了吧,就是那個總和。

(回憶)

サキ:「在輪中的人命運會互相影響。簡單的說、某人不幸,另一人就會獲得幸福。」
   「正負相抵,就是這種簡單的系統。」
   「然而在狂亂的命運之輪中就不同了,誰都有遭遇悲劇的可能性。畢竟已經脫序了,這種例外也是理所當然的。」

(回憶終了)

行人:「輪中的人們會互相影響……那個嗎。」

サキ:「──就是那個。

サキ睜開紅瞳,但並未看我。

是因為想說的話只能意會不能言傳、還是仍在思考該如何開口──是哪一個呢。

サキ:「總和是不會變動的,如果某人的命運突然消失的話,那麼剩下的人勢必會上升。
   「用數字來比喻的話,假設我的命運值是7的話,在我死後,7這個數值就會加到剩下的人身上。」

サキ的7會移到其他人身上。

這樣就能讓某些人獲得幸福──不、畢竟是在狂亂的輪中,也不一定能這樣斷定。

但至少、就能從サキ所說的悲劇及不幸中倖免於難了?

サキ:「在得知狂亂的輪存在之後、以此為基準的來猜測行動的目的之後,我想到一個方法。

此時サキ的視線終於移到我身上

サキ:「由我來當誘餌如何──這樣。

行人:「什……」

還真是不得了的提案。

所以才要我聽了就忘嗎。

行人:「這想法……就算想當誘餌但妳性命被盯上了吧。居然對方的目的不是我,那就別想這種多餘的事了。」

サキ:「都說了聽了就忘吧。

行人:「這不是說忘就能忘的內容阿。」

話一頂回去、サキ像心情變差似地用鼻子哼了一聲。

サキ:「……要檢討這個假定的說法只有一個,就是再度被盯上後、和三月兔來個推心置腹地對談。

行人:「首先還不知道對方能不能用語言溝通,再來就是對方帶著殺意前來願不願意溝通也是個問題,希望渺茫阿。」

サキ:「就算是這樣,現在也沒得選擇了,居然對手的情報在我們之上,也只能做最壞打算才行。

行人:「……沒的選阿,但這算是禁止的手段吧。」

某人的性命和情報量,這根本不能放在天秤上相比。

サキ:「全都根據你的判斷吧。如果奪走了我的性命,也許一切就會結束了吧。」

我想起了鏡中的事。

那把深深刺進砧板的菜刀,明確地是為了奪取サキ的性命而來。

怎麼能再讓人暴露在這樣的危險當中呢……?

很遺憾,我做不了這麼殘酷的事。

行人:「……明天再確認一次情報吧,也許有甚麼遺漏的也說不定。」

サキ:「哼、真的這樣就行了嗎?你可是會存活下來的人喔?

行人:「サキ,就算這是能讓輪恢復的方法,我也不會接受妳或一葉的死亡。」

我正面盯著サキ嚴肅地說著,她則念了一句「無聊」後聳了聳肩。

サキ:「……毫不猶豫的回答呢。
   「那好吧,明天就再一次整理一下情報,但別忘記這最差的打算,將犧牲某人的方法放在你的腦中吧。」

行人:「無法答應。」

サキ:「哼──」

兩人的話已經是平行線了,像是想轉換話題,サキ吐了口氣,看了看攤平的手掌。

サキ:「行人,現在幾點了?快到那個腳步聲出現的時間了吧?」

行人:「阿阿、剛好妳就在這房間,如果我記的沒錯……離換日線還剩三十分鐘左右。」

我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到零時前還有一段時間。

サキ:「呼姆……就等一下吧。

サキ這樣說著又坐回床上,雙手環胸。

回想起來、昨天為了男爵也幾乎沒睡。

雖然覺得應該休息一下……但如果倒下後說不定到早上就爬不起來了。

行人:「……打發下時間吧。」

サキ:「呼姆?」

修復男爵的材料還有剩,要來做些甚麼嗎。

針和線、還有布,將這些取出後我坐到サキ的前面。

行人:「來逢些東西吧。」

サキ:「……你打發時間的方式真難理解阿。

行人:「修復男爵時說不定覺醒了一個興趣吧。」

サキ:「你這樣說我也蠻困擾的阿……到底想做甚麼?」

サキ無奈地半瞇著眼看向我。

行人:「想挑戰刺繡,給個題目吧?」

サキ:「……那麼,就用店主買的兔子球當作題目吧。

那個整顆都是兔子的臉和耳朵的橡膠球嗎。

循著記憶腦海中描繪著那形象,我的手已經動了起來。

將針穿過布、拉緊線──靜靜地持續這步驟。

サキ:「哈阿、你做的事情……還真是土氣阿。」

行人:「雖然不太會畫畫,但這頗有趣的。」

邊這麼說、我將縫上的兔子刺繡給サキ看。

雖然只有輪廓,但對方還頗有反映的──

サキ:「不、不錯……挺可愛的嘛。

サキ看著完成一半的刺繡,驚訝地挑眉。

サキ:「而且、做工還真細緻……你真的是新手嗎?」

行人:「多謝稱讚,接下來要縫個男爵嗎?」

サキ:「哼、有辦法再現的話就試試看阿。

行人:「正好。」

面對サキ高壓的挑戰,我揚起了嘴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83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色迷宮輪舞曲|劇情翻譯|日文|試玩|心得|文字冒險|AVG|BGM|魔法少女小圓|故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erry68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七雜八翻譯】《SIN... 後一篇:【漫畫翻譯】擬人化系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畫了鍊金工房系列的Q版托托莉,有興趣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