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Seeds of Stars】福禍之日(夏)

作者:緲月│2017-04-07 20:15:14│贊助:6│人氣:462
 




閱前注意:

    

微閃光,慎入!





 
  「不好意思,您要的蛋糕正好剛剛賣完了。」
  「這位小姐很抱歉,咖啡機正好故障,沒有辦法提供。」
  「剛剛那位客人將最後一分帶走了,真是不好意思。」
  「真的很不好意思,您點的這份飲料剛剛正好售出最後一份,要明天才會進貨。」
 
 
  黎未夏從不覺得自己很幸運,但也不認為自己倒楣到令人望之卻步的地步,縱然過往有些灰暗,但她仍然不覺得。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從公司出來的她,想要買點蛋糕犒賞自己,去了平常喜愛的店家,卻突然的聽到缺貨的消息。
 
  她不禁回想,她記得這家店甚少會缺貨,怎麼今天剛好就這麼巧。
 
  但她也沒有糾結太久,朝店員點點頭便轉身離開,途中經過了便利超商,想說點杯咖啡來喝也不錯,誰知,又好巧不巧地遇到人家機器故障。
 
  她淡淡的挑挑眉,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那間店家。
 
  而超商旁邊有家新開幕的蛋糕店,她沒多想的再度走進去,想買個蛋糕。
 
  而這間店雖然不大,但因為剛開幕,又有打著折扣所以排隊的人不少,但她有的是耐心,也沒什麼關係,前後自己接下來也沒什麼事情,便留下來排隊。
 
  但,當輪到自己時,卻又聽見了售完的消息。
 
  今天是怎樣,所有人都突然想吃巧克力蛋糕嗎?怎麼跑了兩家店都剛好賣光不然就缺貨?
 
  想了一下今天的日期,雖然是愚人節,但店家不至於和錢過不去,搖搖頭把被整的想法拋到腦後,輕嘆口氣,退而求其次的選了提拉米蘇千層蛋糕,便離開了那間蛋糕工坊。
 
  她不信邪的往商店街中間的一間著名咖啡店走去,打算點杯熱巧克力,因為今天氣溫有些低,本想拿來暖手,但,仍舊被打了槍。
 
  她嘴角抽了抽,再度退而求其次的隨意點了杯熱拿鐵,無奈的離開了Starbucks。
 
  她無語的抬頭望著有些灰暗的天氣,無奈的踏著步伐準備走到停車的地方,下意識的往公司的地方看去,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大衣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長條的籤。
 
  那是剛剛出公司時,看見了一個小孩,從他那拿到的籤。
 
  還隱約記得,那是一個寫著兇的籤。
 
  她本來對於這種事不怎麼在意,但,今天接二連三的不順遂,讓她不由得有些好奇那上頭的籤會寫些什麼。
 
  就見那張籤上頭寫著一排字。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她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她是知道這行字的內容,但,怎麼都覺得這排字會出現在這張籤上頭都有些突兀。
 
  不是應該是更直白的寫嗎?又或者,寫得不應該這般籠統吧。
 
  她還記得那時候小孩說的話,以及那時聽見旁人喃喃自語地唸出上頭的字,應該也只會有一件倒楣事,但,她今天這樣下來,也不只一件了。
 
  回想那幾家店家帶著歉意又尷尬的面容,她搖頭,又盯著那籤詩好一會兒,她也知道再怎麼看也改變不了,便將那籤拿在手上,走到自己的車旁邊,就感覺到腳下的高跟鞋似乎被定住了。
 
  她嘴角抽了抽,目光往下移動,其實她不用看也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但總要垂死掙扎一下。
 
  目光所見的,便是她踩著高跟鞋的雙足,其中的左腳,好死不死的卡在水溝蓋的上方。
 
  她重重的嘆了口氣,稍微動了動自己的腳,發現卡的很死,皺起了好看的眉,她又再度動了動腳,被卡死的鞋跟依舊不為所動。
 
  她深深吸了口氣,又看了一眼灰暗的天際,面容依舊冷清,但眼神卻充滿著無奈。
 
  重重的吐了口氣,才剛想要把鞋子脫掉,身後卻傳來了一道熟悉的嗓音,讓她的動作下一刻停了下來。
 
  「夏?」溫和好聽的嗓音,自後方不遠處傳來,她不用回頭就知道這個嗓音的主人是誰。
 
  今天還真的很倒楣。
 
  她在心裡暗暗嘆氣。
 
  「有事嗎?」她回頭,依舊是一臉冷淡,一點也沒有尷尬的樣子,彷彿鞋跟被水溝蓋卡住的人不是她一樣淡定。
 
  詠揹著攝影器材,看著姿勢有些不太自然的未夏,上下研究了會兒,就知道了問題所在,他快速地來到對方身旁,低下頭輕聲詢問。「鞋子卡住了?」沒有調侃也沒有打趣對方,只是單純關心的詢問。
 
  未夏不笨,自然是聽出了他話底下的關心,但因為被直接指出來,讓她有些尷尬,掩飾般的咳了聲,她胡亂點點頭。「嗯。」
 
  看著未夏如櫻花般粉紅的雙頰,他輕笑出聲,將背著的攝影器材遞給未夏。「幫我拿一下。」也不給對方拒絕的時間,就往她懷中推去,剩下的東西隨意擱置在地上,而高大修長的身軀也蹲了下來。
 
  未夏還沒反應過來,懷中就被塞了有重量的東西,她下意識地抱住,就感覺左腳踝被一抹溫熱握住,她愣了一下,不自在以及厭惡感頓時上竄。
 
  「姬江詠,你做什麼!」她尷尬的想要抽回腳,卻發現被握的很緊,雖不至於弄痛她,但她也無法掙脫。
 
  「別動,我幫妳。」溫潤的嗓音阻止她的行動,也沒給她抗拒的時間,他輕輕的將她的鞋子給脫了下來。
 
  「要是沒辦法保持平衡,妳就扶著我。」還不忘抬頭叮嚀,周遭沒有柱子之類可以讓她靠著的存在,深怕未夏因為單腳站立而跌倒。
 
  未夏聞言,咬咬唇,抽回自己的左足。「我沒有那麼蠢。」她別開了臉,拒絕對方的好意,但又想到對方的東西在自己手上,不是對自己的平衡感沒自信,而是深怕一個意外,雜了人家的吃飯工具……
 
  雖然有些不自在,但還是伸出手扶著對方的肩膀,沒穿鞋子的左足懸空著,而另一隻手牢牢地抱著攝影器材──相機。
 
  感受到肩膀上傳來的重量,詠微微一笑,也沒有說什麼,專心一意的幫未夏處理被卡住的鞋子。
 
  時間緩緩流逝,雖然是停車場,但因為是上班時間還沒有什麼人,周遭只剩下詠試圖將鞋跟移出水溝蓋所造成的聲音。
 
  未夏本身話就不多,所以也沒開口閒聊,詠則是因為未夏沒開口,他也沒有想要破壞現在這寧靜氛圍的打算。
 
  寧靜的沉默持續著,兩人卻一點也不感到尷尬,一個是無所謂,一個則是享受。
 
  「妳也去抽籤了?」
 
  突然的,溫雅嗓音傳來,讓神遊太虛的未夏愣了會兒,滿頭霧水的低下頭看著那個幫她處理鞋子的男子,還沒反應過來他是再說些什麼。
 
  沒有聽見回答,姬江詠手上的動作頓住,抬首,朝她微微一笑,就見他眉目清淺溫潤,唇邊掛著的笑容依舊有著從沒褪過的溫和。
 
  「夏?」
  單一個字,讓未夏回過神,她目光向下,眼神清冷,膚白似雪,染著點點嫣紅,似是因為自己的走神而感到些許不自在。
 
  也就放過了他親暱的呼喚。
 
  「什麼籤。」
 
  「你手上拿著的,不是今天在公司抽的,和一個孩子。」他目光落在未夏的手上,然後又調回視線,專心的處理手上的事物。
 
  雖是疑問,卻極為肯定。
 
  未夏這時才會意到對方說什麼,她看著手上的籤,良久,才默默點頭,應了一聲。
 
  「寫些什麼。」
 
  他又問,聲調極為柔和,那柔和的讓人提不起戒心,又帶著讓人放鬆的聲色。
 
  幾乎是下意識的,未夏不假思索。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話才剛說出口,未夏心中一凜,她瞪向那個並未抬起頭的男子。
 
  她不喜歡姬江詠,比起姬江凜來說,她更加無法喜歡這人,要是讓她選,她寧願和姬江凜相處,也不願意和姬江詠獨處。
 
  要說捉弄人,若無其事的調戲,其實姬江凜更為上手,他擅長用著無害笑容,帶著深沉的思緒,引誘目標,誘導對方做出反應,以此來取悅自己,技巧高超,讓他難以招來旁人厭惡,反而會讓人隨之期起舞,何時淪陷在其中都不知道。
 
  但,她覺得,不,她很確認,姬江詠更為可怕。
 
  他的可怕,不是在於他的深沉城府,也不是他的運籌帷幄,而是他的淡然。
 
  他總是旁觀,不曾身歷其境,就算不得已的實處當下,他也會將之掌控在自己可以掌控的範圍內,情緒、情感,都在其範圍內。
 
  他極為理性,理性到,雖不是無情,卻往往比無情更加傷人,就算對自己至親的家人,也難逃如此,不管他隱藏的有多麼隱密。
 
  其實,她不是不曾動搖過,他的外貌是很多女子喜愛的類型,她當然也不例外,他的目光沉靜如水,但當注視著一個人,就會知道,隱在那雙眼睛下的魔力,彷彿會將人的魂魄奪去那般的深沉。
 
  他氣質溫潤,相處時總是可以感覺到其中的寧和怡然,無論身處於何種環境,他總是從容自在,而就是這樣一份氣質,讓人容易卸下心防。
 
  而在卸下心防後的事情,是她不能賭的,這樣一個輕易就能讓人打開心門的人,太過可怕。
 
  所以,她不喜歡姬江詠。
 
  「問這做什麼。」話以出口,她不能收回,只能瞪著那人。
 
  「沒什麼。」他依舊淺笑,就算看不到表情,但,她就是知道。
 
  「……」她被堵的無言,便偏過頭,不去注視著對方的背影。
 
  沉默再度襲來,姬江詠也沒再開口,他依舊持續手上的動作,直到將那鞋根弄離水溝蓋,才再度抬起頭。
 
  「好了,弄開了。」他輕聲說著,也沒有詢問對方,伸手,便握住了對方的腳踝,不給對方反應著時間,將之再度套回腳上。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當自己的腳恢復自由,她立刻拉開距離,淡淡的說了聲謝,便將手上的相機塞回對方懷裡。
 
  下意識的抱住自己的吃飯工具,看著她的臉龐,他笑了聲,也不介意對方的防備,而是抬頭看了眼天空後,像是想起什麼般的開口。
 
  「遇到妳真是太好了,我還想怎麼處理這東西呢。」他不介意對方的防備和冷淡,只是自顧自地開口。「我對甜食向來沒有什麼辦法,若妳不介意,送給妳吃吧。」他拿起了擱置在地上的大型包包上頭的小紙盒,遞了過去。
 
  未夏瞥了一眼,沒有接過,只是揚起眉,用眼神詢問。
 
  看出她的疑惑,他淺笑。
 
  「有人給的,聽說是新開幕的蛋糕店的主打商品,巧克力口味的。」將紙盒遞了出去,但未夏沒有動作,姬江詠也不介意,只是伸出了手,握住對方的,直接將盒子給了她。
 
  未夏有些訝異,眨了眨眼,想抽回手,但對方的力道卻制止了他的動作,只能被迫收下那被塞進手中的紙盒。
 
  她不覺得事情有那麼巧,才正想還給對方,就又聽見他開了口。
 
  「我不吃甜食妳是知道的,凜的話,他也不會主動吃,我身邊也沒什麼人愛吃甜食,妳若不要,我也找不到其他人可以解決這蛋糕,最後也只有壞掉,進了垃圾桶一途。」
 
  他緩緩說著,用言語阻止了未夏即將接續的動作,就見她猶豫了下,敵不過巧克力的誘惑,接受了對方的好意。
 
  見狀,姬江詠微微一笑。
 
  「妳拿的是兇籤吧,看那顏色。」他轉移話題,指著未夏手中的物品,沒有解釋為何自己會知道。「就當是用這蛋糕化解吧,斷了妳和這籤的緣分。」
 
  未夏一頓,又瞟了他一眼。
 
  「遇到你,我覺得和這籤的緣分更深了,所以才這麼倒楣。」她咕噥了句,發自內心的感覺,對於他的話不以為意。
 
  姬江詠耳力沒有非常好,但也沒有差到聽不見這聲咕噥,他偏過頭認真思索片刻,像是想到了什麼,伸手拍了拍對方的髮頂。
 
  「我倒覺得不是這原因。」他笑開,溫潤的笑容如同水面的漣漪,緩緩擴散,「而是因為遇見我,才用光了今天所有的好運。」所以才會諸事不順。
 
  聞言,未夏愣了下,耳根隨即一紅,冰藍雙眸掃向發話者,沒好氣地瞪了那笑的溫和的臉,直想上前撕爛,但,最後卻也沒真的這樣做,只是暗罵了聲自戀,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後記:
  這陣子太灰暗太陰暗太低沉,真心覺得不適合我,為了改善我的好心情只好寫文了!!
  果然,微微泛著甜意的文章寫了就心情舒爽阿(被打

  這篇其實在看見的時候就冒出了些許想法,重點是我只想讓詠講出那句話阿,就只是為了那句話而已(掩面
  其實我是想說,這輩子的,但是根據活動不太適合就算了~
  凜的也會寫,但不是現在,絕對在死線之前阿www

  恩...最近詞窮就讓我到這吧,下次見~

  阿,忘了說,未夏拿到的是兇籤


  超棒的,我就是想拿-////-(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67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之種|Seeds of Stars|黎未夏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泉
我、我的眼睛…! (遮眼
明明是凶籤還這麼閃真的可以嗎QQ

04-07 20:58

緲月
哪有閃哪有閃,只是一點點而已啊-////-
04-08 16:46
淨月
我喜歡這篇wwww感覺詠很腹黑,但我喜歡!
最後那句話看得我都臉紅了,媽阿怎麼可以這樣-////-

04-07 21:11

緲月
詠設定上的確是比凜更加腹黑的存在,要說凜是外露,那詠絕對是內藏,
恩,究竟是誰帶壞誰呢~
04-08 16: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laire918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迷路在,自己的內心... 後一篇:[達人專欄] 【See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0k0r0女性向小說愛好者
雙更 雙更 雙更 你喜歡女性向的輕小說嗎?? 那可以來偶小屋看看 伊甸園還是魔女革命那個YY文合你胃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