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活動】【短篇】喜歡上一個人

作者:阿筆│2017-04-07 16:22:26│贊助:32│人氣:353
  S還很年輕,還總覺得自己是四周中心點的年紀,最適合談一場懵懂無知的戀愛的時候。這裡面沒有什麼太過深奧的道理,也沒有纏綿悱惻的故事,甚至不需要一個合情合理的原因。就是認為對方長得好看、挺有趣的,看著看著,某天突然就驚覺,這世界上大概沒有其他人比那個人更好了吧。
  於是S決定闖入對方的生活。

  「嗨──」

  初秋微冷的空氣中陽光明媚,那人緩緩地抬起頭,黑色的髮絲從鏡框的兩邊慢慢滑向耳朵,像有人為她掀開了一簾長髮,露出底下白皙淡漠的臉龐,邊緣鍍著層柔柔發亮的光,在S的眼中彷彿時間都變得緩慢拉成了一種慢動作的撥放。
  然後她抱緊了懷中的四、五本書,伸出另一隻手的拇指及食指調整眼鏡的位置,既淡定又冷靜,清清冷冷的氣質好像整個空間都要為之動盪。
  那人帶著有些漠然的語氣、平靜地有些疏遠的笑容回頭問向S。
  「什麼事?」
  初秋的暖陽令人目眩神迷,在失去秩序的心跳中,S發現自己喜歡上一個人。

  但她們並沒有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初秋的明媚過後,一二月的盛冬太令人厭煩痛苦,也或許是因為年少時的感情就像冬季的寒流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更或許是比起喜歡的小心思,那個年紀的她們要更在乎旁人的眼光多一點。
  在年齡、髮型、與穿著相同,所受的知識和教育相同,就連思想與行為都被要求相同,每個人都像另一個人的複製體的那個年代中,誰都怕當『不一樣』的那個人。
  誰都怕被當成『異端』肅清,於是只好掩埋著忍耐著壓抑著,連喜歡都不敢說喜歡。
  年少時的戀愛就這麼來得突然,去得也突然,誰也不把誰放心上,至少看起來是誰也不曾惦記在心裡。日子仍然正常的過,寫不完的試卷與考試,唱不完的國歌與軍歌,世界末日到了、過了,世界也仍舊一如既往的運轉著。
  看起來一切都很好,一切都沒有改變。

  後來的S開始與許多人交往,陸陸續的一個換過一個,男女不拘、年長年幼不限,有時同時與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人交往;沒有固定的對象,也不談心,怎麼荒誕淫蕩怎麼來,深深的沉溺在肢體相纏中,既眷戀著來自他人的體溫,又鄙夷著陷在惡性迴圈的自己。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S大學畢業,步入凶險的職場社會。

  帶領她的女上司安安靜靜的,不是非常的多話,只偶爾在她做錯事情時稍微指點一下,還特別有禮貌,打招呼時總是微微地彎腰做了個鞠躬的動作。S本來還有些納悶,明明她才是公司的小菜鳥,怎麼女上司反倒像成了她的下屬似的。過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女上司一直都是這麼的文靜有禮,連清掃的阿姨也被她鞠躬道謝過。
 S在上班的休息時間空檔雙手環胸,默默地半歪著頭看了她很久,越看越認定這個溫和的女上司像極了小小隻的、可憐又可愛的兔子。
  可惜她對那種軟綿綿的生物並沒有太過多餘的好感,她更喜歡挑戰嗆辣口味的,所以對於兔子般的女上司,她也只不過淡淡的旁觀,轉過頭就忘了女上司的名字,只記得是個沉默寡言、容易受驚的小動物般的女人。

  真正記住女上司,是在公司尾牙看見她穿上火辣的服裝以及大膽的舞姿的時候。
  那時的女上司一點也不溫文儒雅,一點也不,和平時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S一時間來了興致,頗有興趣的拿了杯酒便過去交談,女上司沒有拒絕,反倒大大方方地和S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她的臉頰泛著運動後的紅暈,羞澀的彎唇看著S說:「好久沒和你說話了,在公司還適應嗎?」
  這一笑便裂出了兩個小巧可愛的梨渦,讓那張乍看有些平凡、頂多稱得上清秀的臉瞬間就亮了起來,吸引著S的目光,使人忍不住想和她一起微笑。
  女上司認真的問著S的工作事項,說著抱歉事務繁忙沒有時間好好引領S,她有多麼的愧疚;把照顧新人的職責說得好像她份內必須的工作,猶如父母教養孩子一樣,三句不離一聲對不起S。
  聽得S都笑得合不攏嘴。

  女上司和S曾經喜歡過的那個人一點也不相像。

  樣貌不像,個性不像,聲音不像,也就體型看來勉勉強強;雖然認真挑剔還是不像,不過都是屬於在同齡女性中顯得較為清瘦弱小的那種。
  可是女上司笑起來時,卻意外地和S記憶中的那個秋季重合了。明明是不同、完全不像的兩個人,一笑了卻都彷若揉碎了暖陽般的燦爛美好,耀眼炫目的讓人想要獨佔這份溫暖。
  看著或許是因為習慣S的存在,也或許是因為逐漸熟稔的緣故,比起初來乍到公司那時,對著她總算不至於一副撲克臉的模樣,甚至在打開話匣子後不用人發問,自己便將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全抖了出來,說到感到有趣的事情時,雙眼還會微微發亮的女上司,S只是笑著傾聽,有一下沒一下的玩弄女上司的長髮。
  笑著默默地想,女上司笑起來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
  默默地想,自己真不是個人。

  S不是個會委屈自己的人。
  喜歡什麼就試著去獲得,看上什麼人就出手去掠奪。她早已不是那個年幼的、會因為怕喜歡女性而被人投以異樣眼光的孩子。如今的她,已經可以在周圍有人的情況下,或許帶著一點真心、或許只是玩笑地對著另一名同性或異性談論喜歡,說著喜歡,用任誰看了都會誤會的深情眼神訴說鍾情。
  而當女上司如她預想的一步步走進陷阱,漸漸喜歡她到不可自拔時,S想,女上司真可憐阿。然後更加賣力地說著甜蜜情話,綿綿愛情編織成層層蛛網,將女上司緊緊地捆裹在內。

  女上司其實是個可愛的少女心,是在S交往過的那麼多人之中,最令她感到喜歡以及有所成就的一個。
  將乖巧的女人勾引向另一條路的是她,帶領女上司從生澀無措到敏感熱情的那個人是她,開發著S身上每一處秘境,引領並指之瘋狂、耽溺、沉醉的是她,雖然喜愛女上司的笑容卻更喜歡弄哭女上司的也是她──
  盡管眷戀也厭惡著她人的體溫,無法在床伴及交往關係中忠誠守一的S從未想過,自己居然也能對另一個人的身體保持那麼久的興趣。
  居然可以那麼的,喜歡上一個人,並且只有一個人。

  只可惜再喜歡的佳餚,天天吃、餐餐吃而不換味道,久了也會令人感到煩膩。

  交往的第三年,第五次劈腿外遇在床上被抓到時,森白著一張臉的女上司已經不會再哭泣、也不會再大吵大鬧,連撕打怒罵慣性出軌的S都沒有,大概是趕走了這個還有下一個的第三者讓人也沒了力氣。
  女上司只是平靜、死寂著臉的說:「我沒辦法忍受這種事情再一次了。我們分手。」除了相貌以外,再也找不到當年那個女上司樣子的女人沒有哭,只是笑得比哭更加難看。
  「S,饒過我吧。」

  女上司這麼說,於是她變成了前任,S恢復了單身,又過起了今天在這個人的床上醒來、明天在那個人的床上醒來,身邊的人不斷換過又換過,才記住交往對象的臉、連名字都還沒來得及念熟就換人的日子。

  S覺得這才是屬於她的生活,紙醉金迷,荒唐奢淫。
  和女上司在一起時,第一年那個深情專一的人不是自己;第二年那個盡管開始偷吃卻小心翼翼、一被抓到就慌忙安撫女上司,並且在那之後安分一段時間的也不是自己。都不是。
  她覺得自己自由了,像終於呼吸到空氣的魚兒。然而那樣的喜悅卻怎麼也傳不到心底,她始終覺得心裡缺少了一塊,就連另一個人身體的溫度感覺起來都不再溫暖炙熱。
  她認為這不對,這不應該,卻找不出使自己反常的原因究竟為何。

  直到有一天,她新交往的、連名字還不曉得、只要一離開視線片刻時間就想不起來長什麼樣子的床伴吃吃地笑著,說算了、還是分手好了,說她這人真可怕,明明沒有真心,卻有著許多會教人誤以為自己真的被愛著的小習慣。
  S難得是狀況外的那一個。
  她覺得『妳的心中有人』這種話放在自己身上簡直荒謬至極,卻在對方一句句追問擊推測中將一個又一個問題的答案導向女上司,在心底那幅拼圖被逐漸拚上的同時感到膽顫心驚。

  她的新床伴一一分析著她沒留意過的許多事情、許多習慣,又是嘲諷又是質疑地問著,既然喜歡上一個人,幹嘛鬧得分手呢?世界上的人那麼多,能找到一個相互喜歡的人多不容易。有了那樣的對象就該好好珍惜,而不是用第三第四第五者來傷人的心。
  新床伴說她這輩子最討厭的人,就是當別人的感情不是感情、不哭就認為別人不疼、以及心裡明明有人卻自欺欺人,而S剛好全佔了。
  說完就呵呵的笑了幾聲,拎著衣物連正式的分手也不說就走了;反正她們也不算真的交往過。
  獨留S一個人混亂的回想著,越是試著理清就越發現自己比自以為的更想念女上司。想她笑的模樣,想她哭的模樣,想她害羞的模樣,想她生氣的模樣,以及在她說喜歡時、摀臉又哭又笑、一臉覺得自己會幸福到死掉的模樣。

  女上司有個不曉得該不該說是可愛的小習慣。她很喜歡、很喜歡抱著S,從前方用力抱住的那種抱法,緊緊的、牢牢的,差不多是兩個人的胸部貼著胸部黏在一起的程度。
  S覺得那種抱法實在肉麻、也很怪異,感覺身體都不屬於自己了,特別不方便。女上司卻說,這樣她就不會弄丟了,還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心連著心。久而久之,就連她也習慣了,對那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溫度感到依賴及放心。

  因為太過安心,所以遺忘了即使擁抱得在用力,如果一方退了一步,那麼抱得再緊的身體也會分別。

  S發現自己真的就像新床伴所說的,心裡頭還念著、還喜歡上一個人,才會在生活中處處露出與女上司相處時養成的習慣,才會記不得她們的名字及模樣,時常在某個不經意地當下對著她們喊出女上司的名字。
  她終於發現自己就是當局者迷的那個人,終於明白自己喜歡著誰、心裡有著什麼。可是,她卻讓女上司說出了「饒過我吧」這樣的話。

  她弄丟女上司了。

  無論是作為交往對象,或者是純粹的床伴,那之後S沒再找過任何伴侶,就連別人的邀約和告白都一律拒絕得徹底。
  都說世上最值錢的不是金山銀山,而是浪子回頭。她開始找尋女上司,想和女上司道歉,想證明自己對女上司的喜歡是真的,想懇求女上司再給她一次機會。
  可女上司就像從世界上蒸發了一樣,任她怎麼尋找,連一點影子都不曾看見。

  三十歲那年,S終究相信了若是一個人不想見另一個人,即便世界就那麼大、一座城市就那麼大,也能完完全全地消失。

  三十五歲那年,家裡催著S趕緊找個對象結婚,她全都拒絕了,跪在不再年輕的父母面前,說著一生任性,不差這一回,儘管這輩子可能就這麼孤老終生,她也不想再將就,讓誰都來湊合湊合了。

  四十歲那年,她回到原本的公司,碰到早就忘得七七八八的舊同事,只依稀還有點印象的主管,彼此又懷念又唏噓。
  唯獨沒有見到女上司。

  四十五歲那年,友人問她,都過了這麼久,也不是什麼小年輕了,還是這樣的喜歡那個人,喜歡到情願這一生就這麼等著耗著?生病難過的時候,回到家發現屋子裡又冷清又黑的時候,突然有什麼很想跟人分享、轉過頭卻沒有任何人能和自己說話的時候,難道都不會覺得難熬嗎?
  細紋爬上臉龐的S笑著搖了搖頭。
  「我現在已經開始習慣,並且慢慢喜歡上一個人了。」

  五十歲那年,一場延遲治療的癌症徹底拖垮了S的身體。當初仗著年輕而不在意,肆意揮霍的那些,現今一一報應著。在那具殘弱不堪的軀體上以不同的方式痛苦的折磨著她。然而沒有人陪伴在她的身邊。

  五十五歲那年,由S幾個好友替他舉辦的告別式上,有一封白包與其他人的都不同,既不是本人到場、也不是託人帶來,而是由花店外送來的。
  與白包一起送來的,是一朵沾著露水的紅玫瑰,以及一張空白的卡片。


April 7, 2017
梗出自〈三句話總結人的一生〉。
人的一生,分三個階段:
喜歡上一個人
喜歡上一個人
喜歡上一個人

這三句話最能體現中文的博大精深了,同樣的一句話可以解讀出許多種不同的意思。可以讀成三種涵義,喜歡上一個人、喜歡「上」一個人、喜歡「上一個人」。但其實還可以解讀成「喜歡上,一個人(lonely)」的意思)。

順便推陳奕迅的〈白玫瑰〉及〈紅玫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65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Autumn
這篇好美

順便抓錯字xd

"年長年又不限">>幼?
"連命字都還沒來得及念熟就換人的日子。">>名

04-07 18:38

阿筆
謝謝落嘉喜歡,也謝謝找錯字,已經改好了^^04-07 21:57
Tsu Li Gue
喜歡這篇。

04-25 23:58

阿筆
謝謝你^^04-28 07:44
Hikari Yun
很沉的故事,卻相當吸引人繼續閱讀ORZ

一面思考著喜歡上一個人的三個涵義,
一面讀著這篇文,確實很有感覺。

04-26 00:58

阿筆
謝謝你^^ 希望你喜歡我的文字。04-28 07: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Nalanaub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印調】原創小說本《女廁... 後一篇:【工商】原創小說本《女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小智
我們恭喜小智拿冠軍 雖然是里民比賽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