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蛻變之聲】副本番外─地球,充斥回憶的科技之旅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7-04-03 12:27:17│贊助:10│人氣:90

如平常一般,處理完公文的賽拉爾總會到處收集一些冒險的資料。

藉由不同的冒險,總能提升在各種情況下的應對能力,以及收集到來自各地的寶物。

越是參與冒險,越是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是不變的定律。

「……什麼?」

然而看見這次的冒險委託,卻是看到了一個不能忽視的名詞……

黑城研究院徵招人手前往「地球」協助研究。

「院長在想些什麼……為何偏偏是地球……」

地球,與希望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所在,惡劣的環境與荒涼的土地成為常人無法在此地生存的原因。

昔日的自己曾在這個地方自主接受嚴酷的訓練,在如此難以生存的土地上修行、鍛鍊自身,徹底蛻變為一名合格的武士。

但這可是對身為黑色行者……甚至是其中身體健壯的種族「龍之子」才能勉強達成的領域,如果是其他的人們前往那樣的所在,難保會有什麼意外或不測。

更何況還有與希望敵對的恐怖組織「逆光」的爪牙扎根於此,這完全是一次高難度的探索行動啊!

「……非去不可了。」

對他人而言,地球或許是從未接觸過的領域,對新地域的探索可能會讓他們感到興奮……不過地球可絕對不適合那種輕鬆冒險的範疇。

隨時都會出現意外、惡劣的生存環境,若非像自己一般長期在那片土地訓練或生存的人們,只怕會難以應對。

「如果我自己不過去協助,大概也沒有其他更清楚地球的人在了。」

下定決心之後,開啟了一道空間通道,穿梭扭曲的門抵達黑城研究院……


抵達目的地後,幾乎看到的都是有過面緣……甚至是熟人的人。

身為自己弟子的裴爾、西丁吉議長蕾普諾絲、有過面緣的約納斯和威爾斯,還有一個……黑漆漆、帶著怪異面具且打扮怪異的淵曈族呢。

說起淵瞳族,自從上次探索過無限深淵過後,也開始從地底出現在希望上與希望的住民一同生活了,雖然並不會歧視他們的樣貌……

不過這位男子一直在發呆呢,照理而言淵瞳族應當不大清楚地球的情況,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名詞的意味,但為什麼總認為他可能會有「相關知識」在的錯覺呢?

肩上披著破舊的、象徵另一身分的披風「檅翼幻影」,再度為了前往地球的目的而感到懷疑起來。

地球是個近乎沒有資源的破滅之地,科技、資源、環境早已因為人類的過份破壞而僅剩下一片荒蕪,院長到底是為了何種理由打算前往如此貧瘠之地研究呢?而且到底要研究些什麼?

腦海中不斷的進行思考,即便旁邊的人們開始溝通了卻也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們。

反而是自己的未命──沙羅曼達開始為自己主人的情況擔心了起來。

與賽拉爾之間的契約,能夠得知彼此的記憶與心靈。

從主人的記憶之中,可以得知他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在地球上以各種嚴酷的方式活了下來,且將自身鍛鍊到非人的境界。

到底這樣子的時光,這樣在某種方面影響其深遠的地球,對賽拉爾是個懷念的故地呢?還是不願接觸的回憶?這點她不得而知。

她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禱,祈禱自己的主人盡快振作,恢復原本精神的樣子。

「吃點蛋糕?」「啊……我想要。」「謝謝。」

轉身一看,之前拜訪院長時在她身旁看到的藍心正在發送蛋糕呢。

說到蛋糕,本應該是賽拉爾最愛吃的幾個甜食之一。

不過即便看到有人發送蛋糕卻無動於衷的模樣,毫無疑問這症狀不輕啊!

嗯,不過沙羅曼達現在倒也很想吃點甜的。

「小沙,幫我拿一個吧?順便連爸爸的也一起。」

平常冒險總會跟著的艾米輕推沙羅曼達的肩膀,看來她確實有點嘴饞了。

「那個,幫人家拿三個吧,主人跟艾米也需要吃。」

聽到她的要求之後,藍心也點點頭,遞給她三盤蛋糕。

「爸爸的那份先放進空間收著吧,等他想吃再吃。」

接過甜點之後立刻開吃的艾米說到,嘴邊還沾著僅存的鮮奶油……等等妳這就吃完了?!才三秒?!

「妳也吃太快了!」「我肚子餓了嘛,早餐沒吃。」

舔去嘴邊的奶油,又看往埋頭沉思中的賽拉爾。

「對爸爸而言,地球是個是非之地,既是養育自己的故鄉,也是會讓他回想起滅族之痛的傷心地,更是一個他藉由在其中的修練體會其險惡的危險環境,可能現在的他需要一點時間調適要用怎樣的心情面對那裡吧。」

「或許是吧……人家也知道主人對地球的想法非常複雜。」

不過身為他的夥伴,看著他持續不發一語……與平常的冷靜模樣完全不同,沉浸於悲傷回憶中的樣子實在有點心疼。

「沙羅曼達小姐,早啊。」

就在這時,裴爾過來打了聲招呼。

「裴爾大哥早啊。」

沙羅曼達揮揮手,不過明顯受到賽拉爾的影響,她的回應有些有氣無力。

「那個,主人有點……不大對勁呢。」

「沙羅曼達?怎麼了,臉色不大好看喔。」

這個時候,西丁吉的議長本也打算來問候兩句,不過看到籠罩低氣壓的賽拉爾與明顯沒精打采的沙羅曼達,她便知道有什麼不對勁了。

「蕾普諾絲姐姐……那個……」

欲言又止的看著自己的主人,果然還是覺得……不忍心呢。

「主人有點怪怪的,心情波動有點混亂,可以幫人家問看看怎麼回事嗎?」

「賽拉爾先生怎麼了嗎?」

她跟著沙羅曼達的視線看過去,立刻就看到那個宛如被用其他方式雕刻出來的,面色凝重的彩色版「沉思者」雕像。

「師父他……怎麼了嗎?」

說起來,裴爾也注意到自己的師父自剛剛開始都沒與他人搭話呢,這實在有點詭異。

「主人過去的記憶與地球關係很深,或許……有什麼難過的事也不一定?」

她煩惱的按壓太陽穴,看看這樣能不能夠讓自己不那麼煩悶一點。

「大家好,我是兔子船長!在前往地球的路上總共是一個小時,在這艘船上有間娛樂室,可以供你們消磨時間。」

就在還討論的途中,此次旅行的船長──兔子船長跳了出來。

「請記得為兔子船長的粉絲團上按讚喔>w0。」

駕駛著一艘巨大飛艇準備前往地球,不過似乎連他也察覺到這股異樣的空氣了。

「呃,客人您身體不舒服嗎?要是客人沒辦法的話要不要就算了?」

「沒、沒事的!主人他只是低落期!謝謝關心!」

沙羅曼達笑笑的揮揮手,要是止步於前絕對不是賽拉爾樂見的。

「對了,你的粉絲團人家都有追蹤喔!請繼續努力!」

她俏皮的比了大拇指,而兔子船長也對沙羅曼達眨眨眼睛。

等到兔子船長確認所有人都上了船後,艙門關了起來。

「各位乘客歡迎搭乘兔子航空,請在航行的過程中不需要擔心晃動的問題,儘管走動。現在我們要前往目的地,地球。」

立刻回到駕駛艙的兔子船長利用廣播喊道。

「此航程預計一個小時,各位乘客可以在我們的戰艦上抽菸、喝酒。請注意您的人身安全,我們要起飛啦。」

說完,眾人便感受到戰艦緩緩升起的感覺,就像是在拍電影一般。

也在此刻,沙羅曼達對兩位解釋完賽拉爾過去的片段。

「唔……」「原來……」

蕾普諾絲想了想,自己對於他人的身世未曾深度了解過,這時候也不方便說些甚麼。

裴爾也深知自家師父非常少提起過去的部分,就算他想問些什麼,也認為時機未到。

「或許先讓賽拉爾先生靜一靜會比較好?」「或許師父有一天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了……」

「這點人家覺得……」「嘛……想太多也沒用。」

就在沙羅曼達剛要說明時,賽拉爾似乎已經從沉思中尋得解答,伸了一個懶腰,看起來又跟沒事人一樣。

裴爾決定默默為師父做些什麼,於是讓安狄沃釋出一股溫暖的徐風圍繞,讓對方能夠放鬆,精神也相對穩定。

「賽拉爾先生,日安啊。」

蕾普諾絲見賽拉爾總算不再是沉思者了,便出聲打了個招呼。

「喔?蕾普諾絲小姐,又見面了。」

他微微笑著,雖然嘴角有點僵硬,共同作戰許多次的蕾普諾絲立即察覺,那是他非常戒備時有的習慣。

這也不奇怪,賽拉爾長期在地球上自主訓練,深知那是個多麼嚴酷而難以生存的環境。

「賽拉爾先生,您很緊張呢。」

蕾普諾絲看出他表情裡的不自在,略為擔心的問道。

「是不是因為這次前往的是地球的緣故呢?」

「……是啊,地球可不是像希望那樣和平的地方。」

賽拉爾點點頭,繼續隱瞞著似乎也沒有什麼必要了吧。

「還有點時間,稍微告訴妳我之前在這塊土地上的一些事。」

「和平……嗎?」

她並不知道地球發生的一切,蕾普諾絲的資歷尚淺。

「……好的,那麼就洗耳恭聽了。」

賽拉爾便開始從自己的出身娓娓道來,包含武藝世家「斯佩特拉」家族的一夕沒落、自己妹妹的死亡、為了武藝而幾乎入魔的境界、為了屠戮仇視的天使而參與的地球大戰、在地球上橫行的恐怖組織逆光……

以及,賽拉爾在地球上修練的目的,永世無法忘懷的仇人──真名未知的黑天使。

「……辛苦您了。」

她接受到如此龐大的訊息後,思索了許久的時間。

「……或許這麼說顯得我有些無情,不過或許您該嘗試沖淡過去造成的悲傷。」

當然,賽拉爾很清楚。

一味沉浸於復仇之中是一件很愚蠢的事,雖然因為他而讓自己變為執著刀刃的修羅,不過現在的他……肩負著更多東西。

「沒事的,我並不執著於過去了。」

他搖搖頭,甩去以往那種只知復仇的心境。

「我只是對這個地方有難以言喻的感覺,以及警戒心。」

話才剛說完,船突然小小的晃動一下。

「目的地,地球已抵達!請下船的旅客發揮愛心將垃圾丟置垃圾桶,注意隨身行李與物品,兔子船長在此提醒您。」

船艙一打開就傳來了一股異樣的氣味,宛如身在墮落之森一般,卻又帶著某種令人感到孤單的感覺……可以想見這裡的人們是如何生活的。

步下船艙、環顧四周,一切就如同當初自己修練時的那塊荒蕪之地一般,一切都是那樣熟悉。

除了目前還沒看到逆光的人員過來打劫而已……等等,好像平常都是自己打劫他們?

「這裡確實有一種異樣的氣息……十分孤單的。」

蕾普諾絲如此說道,似乎也因為完全不同的環境而感到有些許不適。

「請隨時小心,地球沒有一刻能夠放鬆戒備的。」

可能對熟人而言是極其罕見的現象,賽拉爾的雙眼竟然在非戰鬥時就泛起鮮紅。

「雖然這裡我相當熟悉,也能協助您,但還是小心一點,我不希望看您發生意外。」

這句話是認真的,地球並非這麼友善的地方。

「我會小心一點的。」

稍微將葛薇菈拉往自己身旁,她露出微笑。

「……謝謝您的關心。」「唔……到啦?」

就在這個時候,始終睡死在船艙的院長醒來了。

「是的,該工作了。」

於是隨著藍心一同下船,開始在地球上的探索行動。




這次的旅程雖然在地球,不過對賽拉爾而言卻不如以往那麼友善。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到處都是高科技的東西滿街跑!

不光是穿著機械戰甲,操著一口奇怪英語的男人「Leo」,還是近乎已成為狂戰士的狂暴黑色戰甲,甚至是昔日為黑城元老院的元老「段王爺」,每個都是用各種奇怪的高科技武器的傢伙。

說到科技,賽拉爾唯一能做的就是物理上的讓他爆炸……於是整條路上除了擔任蕾普諾絲的護衛、院長的人肉盾牌以外,就是砍砍砍砍砍,砍到那東西爆掉為止。

不過面對看起來像是最終魔王的段王爺,居然只能面對一堆用物理攻擊破壞不了的數據,讓賽拉爾瞬間從一個輸出型的武士,轉型成為一個幫大夥擋子彈的盾牌兵。

整趟旅程賽拉爾不知有多少次都想吐槽,他是劍客不是坦克……一個劍客玩成盾兵了,這尊嚴何在呢?

若不是有擅長科技的院長與另一個不知名的淵瞳族在,可能一輩子都打不敗那麼難纏的敵人。

不過,總算是能在一個平安無事的情況下落幕吧……

豈知,在準備回到希望的路途上,船艦突然被不明物體攻擊。

這局面對賽拉爾是極度不利的,在太空中沒有重力、氧氣,溫度又極其的低,引以為傲的刀術、大範圍的空間殺陣、燒卻的緋皇之火全都無用武之地。

仔細觀察後,發現是一個全身漆黑的戰甲,背上綁著一桶不知道是什麼奇怪的東西,用看似能量的爪子不斷破壞船艦。

「請各位乘客不需要擔心,我已經通知其他人送其他船艦過來了,還需要約三十分鐘,不過壞消息是我們的引擎被破壞了。」

兔子船長很淡定的說明狀況,難道這隻兔子已經不只一次開太空船被劫了嗎?

「三十分鐘間必須跟這該死的東西拼命嗎?」

賽拉爾咋舌,非常非常不妙,太空戰的情況要頂三十分鐘……自己能用的寶物還有哪些?

純粹放出黑暗能量的村正、能夠放出雷閃的龍魂槍、能夠釋放水之能量的童子切安綱。

「……慘不忍睹。」

明明其他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協助擊退戰甲了,自己卻完全成了廢人了。

「賽拉爾先生,可否開啟一下空間門?」

這時,蕾普諾斯說出了一個大膽的要求,同時取出虛影狙擊。

光是看到她所拿的武器與要求,便立刻了解了她的目的。

操作了空間門,通往「阻擋」空間,同時將出口設置在太空,也就是對著漆黑戰甲的位置。

雖然說太空會將空氣大量吸出造成空間內宛如被超級颱風過境,不過「阻擋」空間內本來就因為要用以擋下他人攻擊而設置為空無一物,只是事後要大掃除很麻煩……

蕾普諾絲藉由賽拉爾的空間門,伸出虛影狙擊的槍口對準黑色戰甲進行定位,扣下扳機,十一道高溫光能同時朝着目標射擊。

「……光能,在宇宙也不會受到影響的。」

也在同時,一個黑色、戴著面具的女性無聲無息地走近賽拉爾,一來就直接開口問:

「閣下能幫一把?」

船上原本沒有這樣的人,這麼突兀的出現個本來不在這地方人……整理一下現況後便能理解了,恐怕是那位淵瞳族的能力吧。

那位淵瞳族在這次旅程中也幫了不少,禮尚往來乃是必須。

「說明一下我能幫忙的地方吧。」「有危險的話就把旁邊那小子給扔到安全地方。」

她指指旁邊那個正在用電腦的小小淵曈族。

果然呢,賽拉爾微微頷首。

同時,虛影狙擊的攻擊準確的命中並破壞了漆黑戰甲身上的桶子,戰甲不斷的以可笑的姿勢在繞圈圈,但是熱射線卻沒有停過,試圖完全破壞船艦。

「果然沒那麼簡單嗎……」「這傢伙有夠堅持的。」

院長走到了賽拉爾的身邊,看了看一直轉圈的對方後嘆口氣。

「你好像有能噴水的新玩具?一直噴那傢伙把他冰起來。」

說完院長回頭看了看少一隻手的藍心。

「等等你要把手接回去,去拿繩子到外面把戰甲綁在船外,你可以借用我裝到船上的噴射器。」「主人終於認真了?」

藍心眨眨眼,找淵瞳族的小男孩要回他借去的手。

利用水能夠在外太空的低溫環境下結冰的概念嗎?這倒是相當不錯的構思呢。

只是,有一點他必須強調。

「那是童子切安綱。」

賽拉爾嚴肅的糾正,他對銘刀的正名非常執著呢。

同時以自己的「鍛造」能力大量做出童子切安綱在船艦外頭,用高壓水柱噴射漆黑戰甲!

戰甲因為身邊的水開始逐漸結冰,但卻是不斷的在掙扎、抵抗,持續的將身上的結冰甩掉。

「別浪費時間在這兒了。」

蕾普諾絲收回槍枝,她伸出手,令手穿過空間門後觸碰戰甲,同時將未來修正為戰甲遭到冰凍。

同時,藍心一隻手抓住議長另一隻手抓住賽拉爾的肩膀。

「這樣就不會被吸出去了。」

戰甲嘴巴張開宛如怒吼一般掙扎,但是卻是被強行給結凍了,成為一個大冰塊。從外面看來可以感覺的到漆黑戰甲像是狂戰士一般,比起給人穿的戰甲更像具有智慧的機器人一般。

確認戰甲被冰凍後,藍心先拿起船上的繩子,再把院長本來翅膀上的噴射器裝到自己身上,接著利用空間門到外面,把戰甲綁到船上。

「就這樣把他冰回研究院吧。」

「死纏爛打真是麻煩呢。」

蕾普諾絲收回手,嗯……因為宇宙的環境,手實在有點冷,不知有沒有凍著就是了。

「我看看。」

賽拉爾讓沙羅曼達施放治療聖火在蕾普諾斯的手上,溫暖的感覺頓時驅散寒冷。

「謝謝。」「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看了一下船上的諸位,似乎在不少人的幫助下,原本毀損的船艦也恢復本來功能的樣子了呢……

「這裡是小黃兔,請告知我們位置。」「哦……請、請領導我們回家,謝謝。」

救援來到,不過兔子船長看著船已經逐漸被修好,也不太好意思請救援就這麼回去,還是意思一下讓對方幫忙帶個路吧!

就這樣,一場有驚無險的地球之旅就這麼落幕了。

雖然沒有想像中的危機重重,不過也明白……除了「逆光」,也有想對希望報復的人利用地球完成那醜陋的願望呢。

「我必須再變得更強……不是為了復仇,而是守護日輪丸……守護希望的人們。」

這顆美麗的星球,影響了自己很深。

如果讓它被惡人破壞,自己是絕對不允許的。

暗自做出決意,沙羅曼達察覺主人的心意,也是笑著守望在身旁。

「太好了呢,主人,你已經脫離過去的束縛,找到一個新的目標了……這樣人家就放心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21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

留言共 2 篇留言

芯玥兒
賽拉爾在太空中戰力幾乎等於0呀[e21]

04-03 12:35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除非拿水噴他(#04-03 12:45
雨兒
彩色的沉思者雕像(##

04-03 13:01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配色跟質感很逼真喔(#04-03 13: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瑪裘亞第一章... 後一篇:【蛻變之聲】鴉羽主線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cky4399123大家
像素畫更新~ 歡迎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