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七龍珠同人》【悟貝】─ 待授權翻譯短篇三篇

作者:水川│2017-04-02 23:27:17│贊助:0│人氣:1054
耽美,再強調一次,這是耽美。原文網址→ 短篇合集
貝吉塔=達爾,以上皆能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Plurals
複數

  悟飯很愛他的父親。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去厭惡那個男人,他非常確定這點,畢竟在面對為了保衛地球不被賽亞人入侵而復活的悟空時,他也沒能因為他的曾經死去而感到一絲一毫的怨恨。

  但最近……他有一些猜疑。

  自從他的父親回到地球之後,他們便開始著手修練,好在兩年後抵擋那個未來少年所說的人造人,而在這期間悟飯注意到了一些……有點奇怪的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察覺的,他就是……發現了,而且這還成了悟飯最近面對母親塞給他的量子物理學教科書冥想時的課題。

  他的父親,孫悟空,是地球的救世主,他身邊環繞著願意為他做任何事的朋友和愛他的人,而每當他提到他們時,他總是說「我和誰誰誰」,將其他人和自己分隔開來,當然這並不是什麼值得深思的大事,只是它確實帶出了一個問題。

  為什麼只有在提到他和貝吉塔時他才會使用「我們」這個複數代名詞?

  他的父親從不說「貝吉塔和我」。過去他從沒聽過悟空用「我們」提及悟飯自己或他的母親,但貝吉塔立刻得到了那個和悟空綁在一塊而非區隔的個體的特權。

  也許這只是悟飯想太多了,畢竟他只有十一歲,在成為大人的道路上還只是一個懵懂的陌生人,但他的直覺告訴他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而悟飯一向相信他的直覺。

  他開始常常留意這點,而現在,悟飯很確定悟空只有在提到貝吉塔和他自己時才會使用複數代名詞。
  當他向朋友聊到自己的家庭時,他會說「我和我的家人」,而當他談起他的朋友時,悟空會說「我和克林」或「布瑪和我」甚至是「我和大伙們」。
悟飯緊繃著自己的耳朵試圖聽到任何跟「我們」相關的詞彙,但在悟空提起其他人時卻總是沒有這樣的單字出現。

  只有在提及貝吉塔和悟空自己時他才會將他們兩個加在一塊,如果悟空說「我們」,他指的是貝吉塔和他,如果他說「咱們」,他指的是他和貝吉塔,最糟糕的是「我們的」這個詞,對悟飯來說這個單字暗示了某種更深沉的東西,他不確定那是什麼,但悟飯的直覺告訴他那絕對比單純的複數代名詞還要複雜。

  悟飯坐在書桌前深思著。對他而言,聽到父親這樣談話,暗示著在悟空心中貝吉塔相較其他他所知道的人還要更重要。也許是因為他們是僅存的純血賽亞人,比起陪著他父親長大的地球人,他們更能瞭解彼此,又或是因為他們是唯一能給對方帶來挑戰的人。
  悟飯很愛他的爸爸,他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悟空隨時都可以輕易地一拳揍上那個王子的臉,但他內心深處的戰士面也固執地表示,悟空必須保持警戒,如果他不夠專注的話,貝吉塔王子同樣能輕易在他臉上來一拳。
  在戰鬥中待在那個男人身邊是不可能有任何鬆懈的,他該明白這點。

  悟飯哼哼著在紙上假裝做了筆記,以防他母親經過。

  他知道他的爸爸很喜歡貝吉塔,就算那個王子嘲笑他,或是每兩三句話就吐出殘酷的言論,一定有什麼比種族更深的原因促使他父親更加靠近貝吉塔。

  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的爸爸愛上了那個比他更年長的男人。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悟飯並不會覺得有那麼多問題。
  貝吉塔,儘管有性格缺陷(但是,嘿、有誰是真的完美的?)他還是一個英俊得不可思議的男人,甚至還擁有一副特別美麗的結實身材,悟飯還記得當琪琪和布瑪吵吵鬧鬧地將他們拖去採購時,可不只是兩三個男男女女對他投來讚賞的目光。如果不知道那個男人有多麼固執和傲慢,他,悟飯,也會為那縈繞在貝吉塔周遭純粹的耀眼光芒而懾服。

  他皺起雙眉。也許這就是吸引他爸爸的原因,很顯然不是下意識地,但他的父親可能看見了其他人所看不見的、更深沉的東西,引導著他將自己和貝吉塔放到相似的一塊,而非他其他的朋友們。

  悟飯某種層面上……可以瞭解為什麼。當悟空在身邊時,貝吉塔似乎總是會有些動搖、遲疑,也許那些嚴苛的態度只是一層保護,是為了他內心柔軟的部分所戴上的鎧甲。畢竟他曾經是個惡毒的宇宙海盜,身邊圍繞著嗜血的外星人,隨時等著利用他鎧甲上的小隙縫來擊潰他。或許他擁有美好的內在,但習慣將它深埋在內心保護著。

  悟飯嘆了口氣搖搖頭。也許他真的想太多了,他的直覺說他的爸爸比起媽媽更喜歡貝吉塔,但他不想相信這點,就算爸爸將自己和他的家人分開來提及也不想相信。

  「在事情結束之後,琪琪和我想要到別的地方去休息,我不知道要去哪裡,琪琪想去一些時髦的地方,雖然我還是不知道那是指哪裡就是了……對了!但是晚一點我們會一起到碎石區那裡!是啊、如果克林你想一起來也沒關係,我們不會介意,那裡幾乎是我們的小對練點了。雖然琪琪覺得和貝吉塔待在一起不安全……但是、我們之間從來沒有出現什麼嚴重的問題啊。」

  悟飯立刻就明白那些「我們」和「我們的」指的是誰和誰,悟空將琪琪和自己分隔開來,但把貝吉塔和他放在一起。

  悟飯又嘆了口氣,推開了面前的教科書將臉埋進自己的手中,他不喜歡這樣,但他也知道他沒辦法改變任何事。很顯然他的爸爸喜歡貝吉塔的程度遠超過夥伴關係,而他們兩人之所以沒有在一起是因為是因為悟空還有未盡的責任。

  某方面來說,悟飯為他們感到難過,也許他們兩人其實是靈魂伴侶?如果他的爸爸無意識地使用「我們」和「我們的」來提及他和貝吉塔,那麼這一定是有意義的。
  他的爸爸也許沒有意識到這回事,但他的直覺引導了他的行為,而如果他的直覺促使他這麼做,那這不會只是僥倖而已。

  也許有一天他的爸爸和貝吉塔會在一起,也許有一天他們能突破橫在兩人之間的藩籬,完整地屬於彼此,但那很可能需要許多年的時間才會發生,對現在的悟飯來說,他的爸爸會繼續使用那些該死的複數代名詞,而他只需要去接受它們。

  再說了,就算悟飯再不想承認,那聽起來確實非常理所當然。



Stockings
聖誕襪
(悟空達爾兩人沒結婚的AU)


  在琪琪家中,聖誕節永遠是一段快樂的時光。
  儘管這裡不像膠囊公司那裡一樣忙碌,那也不代表她沒有事情可以做!琪琪必須要煮飯、打掃、準備禮物還有裝飾聖誕樹。她嘆了口氣,每當這時候她就希望自己和悟空結婚了!他至少能幫一些忙,當然不是說她的爸爸不會幫忙,但如果有個這麼強壯的男人當丈夫總是一件好事。

  他們可以擁有最大的聖誕樹、最盛大的饗宴、更好的禮物……她再次嘆氣。顯然她會促使他去追求更富裕的生活不是嗎?很好,她讓他脫離這樣的生活,而現在他離開了。

  離開到某個曾經試圖殺掉他的外星人王子懷裡!

  琪琪無法理解悟空怎麼有辦法不斷告訴她他不想和她結婚,她!而不是其他人!她是個美人,她知道這點!有著一頭濃密的檀黑長髮、粉色雙唇和深邃黑眸的美麗女人。她甚至沒有強迫他,喔、當然不,她當時相信他只是太不成熟,而最終悟空總有一天會發現她對他而言有多麼完美。

  但,他非但沒有迷上她,反而為賽亞王子神魂顛倒,甚至竭盡一切努力去追求他!琪琪不像布瑪,她不認為那個賽亞小子對悟空做了什麼,她看過他矮小、有著火焰頭的身影到處閃躲悟空,就好像他有瘟疫一樣,她也看過每當悟空為他做了什麼貼心的事情時他臉上狂暴的表情,還有在悟空公開宣示自己真誠的感情時他顯露的不解。
  某方面來說,想到從沒有人對他用心相待或是給與任何善意,使他面對這些情感時表現得難以承受和困惑令琪琪感到心碎。
  每個人都值得擁有愛他的人。

  但是仍然……

  為什麼悟空會迷上他?

  「琪琪!」她聽見一道熟悉的嗓音大叫著,一抬起頭便望見悟空跌跌撞撞地衝進廚房,看起來非常慌亂。

  「悟空!發生什麼事了?」

  「是貝吉塔!」他苦惱地呻吟著:「我不知道該送他什麼聖誕禮物!」

  喔。

  她看著他,在惱怒地翻桌和狠狠地拿平底鍋砸他的臉兩個選項之間掙扎著。但最後,她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從一數到十再從十數到一,深深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

  「你、你不知道要送貝吉塔什麼聖誕禮物?」她緩慢地問,悟空點了點頭,沒注意到她臉上質疑的表情。

  「這是他的第一個聖誕節,我希望它能夠很特別!」他說:「他從來沒有度過聖誕節或是任何節慶!他也沒有收過任何禮物,我很怕我把它搞砸了!」
  對著他的坦承琪琪眨了眨眼,悟空會害怕?好吧,她猜想如果悟空不是因為敵人的強大力量而顫慄,那就是因為其他更瑣碎的小事。

  ……針筒除外的小事。

  「好,」她嘆息著:「你有什麼想法嗎?」

  「嗯?」

  「我是說,你在發現這是他的第一個聖誕節之前總有些想法吧?」

  「喔,當然有,」他贊同道:「我原本想送他一些負重,但後來又想起來他根本不用負重,就算是我的也一樣。然後我想到送他一些玫瑰花和巧克力,但這樣明年情人節我就沒有特別的東西送他了。接著我又想到送給他一件新的賽亞人戰鬥服,但我怕他會想起我們的第一次戰鬥並認為我是在嘲笑他,我不想要他這樣想!」

  她再次深深地嘆氣,看來這絕對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了。

  「好的,你有沒有想過送他一些沐浴用品呢?像是薰衣草精油之類的東西?」

  「但是那不會太女孩子氣嗎?」

  「這只是一個建議,」她有些沒好氣地道:「送他一本書呢?」

  「不,貝吉塔才剛學會看日文而已,」他說:「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喜歡看什麼類型的書。」

  「好……那麼一些禦寒的圍巾和手套怎麼樣呢?」
  聽見這句話讓悟空的臉變得通紅。

  「我……我已經送給他六套了,就在他抱怨天氣很冷之後。」他囁嚅著坦承,隨後又瞬間精神一振:「他最喜歡黑藍色的那個!」
  琪琪緩緩吐了口氣,一面揉了揉鬢角。

  「你有問過其他人意見嗎?」悟空點了點頭。「他們說什麼?」

  「布瑪建議送假陽具。」琪琪發出一聲怒吼。只因為貝吉塔在布瑪穿著她最性感的衣服時沒有看她第二眼,她就認為她有絕對的權力對他刻薄!她必須和那個女人好好談談……

  「不,」她立刻回道:「還有呢?」

  「克林建議我送桌遊,像是戰國風雲之類的東西,但我覺得那有點不夠特別,是個不錯的想法,但只能當作是後備計畫。比克不知道聖誕節是什麼,但他建議我帶貝吉塔出門,一樣是個很好的想法,只是我還是把他當作後備計畫了。龜仙人建議我送性愛光碟……」

  「不!」

  「我沒打算這麼做!」他抵抗性地哀號著:「而飲茶能想到的只有節慶卡片!妳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琪琪得承認替一個第一次過聖誕節的成年人選禮物是一項挑戰,而替一個自己所愛、第一次過聖誕節並且會為了一份下流禮物動用私刑的男人選禮物更是一個艱鉅的挑戰!但她會想破腦袋得到一個答案的。

  「嘿!送他第一個聖誕襪怎麼樣?」

  「嗯?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為什麼不呢?」她興高采烈地道:「這是他擁有的第一隻聖誕襪,以後過節時他都能從裡面得到塞得滿滿的禮物,如果你想的話,你也能把其他人建議的禮物放進去,這會比只是單純地送他一盒禮物還要更好,因為接下來的聖誕節他都能用這隻襪子來裝禮物。」在收到悟空困惑的表情時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想想看,這表示你願意和他一起度過接下來的每一個聖誕節!」

  「對……」他點點頭,總算是明白琪琪的意思:「嘿、沒錯!這個點子真是太聰明了,琪琪!而且它還不會有過多的性暗示會讓他以為我只想要他的翹臀!」

  「呃……是啊。」琪琪有些尷尬地扭動了下身體。

  「一百萬個謝謝!琪琪!」他撲上去給了她一個擁抱:「妳是最棒的!」

  他衝出廚房,往家的方向飛去。琪琪紅著臉站在廚櫃後面,心臟的跳動劇烈得彷彿將從胸腔飛奔而出,幾分鐘後她總算平靜下來,在心中責罵自己的愚蠢,她不該繼續幻想有一天悟空會回到她的懷抱中,這太不切實際了,悟空很愛貝吉塔,而且沒有任何事能改變他。

  但仍然,她搞不懂為什麼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外星人能夠得到像她這樣擁有完美廚藝的女人得不到的愛慕,但如果悟空像這樣慌張地跑來尋求意見,好展現他對那個賽亞小子深沉的愛意,那她也無法影響任何事了。

  她只希望在克林建議的桌遊之後,悟空不打算把布瑪和龜仙人的建議也放進去聖誕襪裡面!



Perfume
香水


  悟空竭力抑制住即將橫越他臉皮的嫌惡皺眉,悟飯顯然沒辦法很好地做到這點,但至少他還只是個孩子,不需要為這種表現負責。如果琪琪轉頭發現自己的丈夫一臉剛吞下一顆毛番茄、即將吐出來的表情一定會鬧彆扭的。可是他沒辦法控制自己。

  她的香水聞起來真的很可怕!

  好吧,其實它也不是真的那麼糟,隔著一段距離之下他可以聞到那淡淡的花草香味,像是金銀花、茴香等等女性化的花香,但當那個味道就在他身邊時,那簡直像是直接把臉埋進薰衣草味的芳香劑裡面一樣!這過重的氣味讓悟空的胃敏感地翻攪著,這不能怪他,他沒有辦法控制他的賽亞基因不排斥它,身為一個賽亞人他的嗅覺可比什麼該死的狗要好多了!

  雖然他嘗試著過要告訴琪琪這點……

  當他們抵達了布瑪家時他真的非常開心,布瑪舉辦了一個派對來慶祝她的新發明獲得市場的青睞,她只打算邀請一些親近的朋友們參加這個私人的派對。
  車外新鮮的空氣和修剪過的青草香味安撫了悟空翻攪的胃,悟飯幾乎是連滾帶爬地來到他身邊,戲劇化地深深吸了口氣,這顯然引來了琪琪的不滿,抱怨著這樣的表現會讓他交不到女朋友。

  而悟空忍不住苦澀地想,如果不用忍受這種味道的話,沒有女朋友說不定更好。

  「悟空!琪琪!」布瑪對他們招呼道:「喔,天啊!琪琪!妳聞起來真棒!」

  「喔,這只是我從米歇爾去年的產品中選的小東西而已,它叫做『雪莉』。」悟空強迫自己保持著笑容,儘管那些氣味又一次不斷地靠近,彷彿他們正待在一個密閉空間一樣。而當它們混合在一塊之後聞起來更糟了。
  「喔喔喔!妳身上的味道是什麼?布瑪?」

  「哦,這個?」她抬起自己的手臂將手腕湊到琪琪面前,那股氣味飄散著衝進悟空的鼻腔,讓他想吐:「這是我的專屬香味!我特別找人訂做的!」

  「哇喔!這聞起來真適合妳!」

  悟空的反胃感顯然有不同的答案。

  「嘿,其他人都在裡面了嗎?」他詢問道,希望能快點遠離這些可怕的氣味。

  「是啊,克林和十八號是在你們之前到的,龜仙人大概和我的爸爸一起到別的地方去了,」她回答,並沒有注意到悟空正嘗試遠離她:「而貝吉塔的話……我想他還在準備吧。」

  「喔、那不要緊的。」他說,揚起嘴角微笑著:「我去和克林打個招呼。」

  扔下了逃離的藉口,悟空很快地便在房子裡的小酒吧附近看見了克林,他和十八號還有布里夫夫人聊得正開心。

  「嘿,克林!」

  「嘿!悟空!」他開朗地回應,走上前給了他一個男人間的擁抱。

  在兩人接觸的瞬間,悟空非常希望這個擁抱沒有發生,克林也用了香水,很明顯是男人的古龍水,但這不代表它會比琪琪或布瑪的味道更好,事實上,那種灼燒鼻腔的感覺讓他立刻痛恨起男用香水!

  「最近過得還好嗎?悟空?」

  好得不能再好了。他哀怨地想著。

  接下來的十分鐘內,他和他最好的朋友一面聊天,一面姿勢微妙地依靠在敞開的窗戶邊,讓那徐徐的微風能吹散大部分的氣味,但布瑪打算加入他們的談話時悟空立刻逃開了。
沒有任何微風能淡化女用香水的味道!

  當他準備到外頭去好好呼吸一把新鮮空氣時,一股淡淡的香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一開始,他以為那又是遠處某個人的香水味,但他瞬間明白會場裡沒有任何人的味道像這樣。
  它聞起來很……舒服。像是檀香和肉桂混雜著某種甜甜的柑橘味,橘子?或是油桃?不管那是什麼,它既清爽又令人沉醉,悟空無法控制地嗅著空氣試圖找到它的源頭。

  他發現自己來到了庭院,幾乎是飄蕩著走了進去,繞過了圓頂狀的建築和草坪。令他訝異的是,貝吉塔和他的兒子正坐在那裡,從悟飯賴在他身上、試圖將臉蹭進他的懷裡的情況來看,顯然貝吉塔正在嘗試安撫他。

  當那個年長的賽亞人抬起頭朝他微微勾起嘴角時,悟空覺得自己的內心因為快樂而無法抑制地發顫著。

  「我正在想你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卡卡羅特。」

  「欸?」他呆然而模糊不清地道:「什、什麼意思?」

  「你和你兒子因為同樣的理由想逃離那個派對,卡卡羅特。」他說,抱著悟飯更靠近自己一點:「逃離那種惡臭。」

  「呃、那個、他們聞起來沒有那麼糟啦……」

  「他們的香水,卡卡羅特,」他皺起眉頭:「如果連你的混血兒子都忍不住逃走還一臉快要把內臟也吐出來的模樣,我完全可以想像你的胃是怎樣『興高采烈』地翻攪著。」

  悟空的臉羞愧地燒紅了,他還以為他在侮辱他的朋友。

  「對、對不起……」他咕噥道。

  「他說得沒錯,爸爸。」悟飯低聲嘟囔著,看起來相當疲憊:「他們的香水讓他們變得很臭。」

  「是啊。」他輕聲說,傾身坐在貝吉塔身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你跑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的原因。」

  「我們都是。」他說,一手溫柔地揉亂了悟飯的頭髮,悟空忍不住驚訝地盯著悟飯舒心地閉上眼睛,甚至感激地發出細小的哼哼聲。他真的只是感到驚訝……也許還有一點嫉妒。「我想我們可以在這裡待上兩個小時左右,等他們在裡頭熱得流汗之後就會開窗了,然後大概再過一個小時那些味道就會從屋裡散開。」

  「哇喔,你怎麼知道?」

  「那個女人常常舉辦派對,」他嘆了口氣:「最開始的三次我根本無法待在裡面超過十分鐘,而她總是吵著要我待得更久一點。那些派對比這個更糟,在這裡大概只有你的老婆、那個女人和其他幾個人有噴香水而已。其他的派對裡至少有五十個以上的人,用各式各樣該死的香水灑滿全身!」

  光是想像那種場面就讓悟空的胃痛苦地絞緊了,就連悟飯都為假想待在一個充滿五十種以上強烈氣味的房間而臉色發青。

  「是啊……我想這就是身為賽亞人必須面對的事,對嗎?」

  「沒錯,」貝吉塔點點頭,支撐著悟飯讓他完全地靠在自己身上:「身為賽亞人我們的嗅覺更靈敏,其他種族聞不到的東西我們都能清楚地分辨。」

  「嗯,我懂你的意思,」他說:「我就是跟著一個好聞的味道來到這邊的。」

  貝吉塔挑起了一邊的眉毛表達質疑。
  「好聞的味道?」

  「嗯,」他微微頷首:「它聞起來很香很舒服。」

  「那可能是邦妮正在準備的紐奧拉烤雞的味道。」一瞬間悟空為了直呼布瑪母親的名字而感到違和,但他又希望能和貝吉塔用來稱呼布瑪的「那個女人」做點區隔。

  「不、那並不是燒烤的香味,那是像油桃一樣的味道!像塗抹在鬆餅上面那樣的香味!」貝吉塔因為悟空離不開食物的形容翻了個白眼。「而且它還帶有柑橘的味道,甜甜的,不像檸檬那樣酸刺,但是一樣清新。」

  當那股氣味再次飄進他的鼻腔時他猛然停下談話。

  「就是這個味道!」

  貝吉塔抬起鼻子輕輕皺了皺。

  「我什麼都沒聞到。」他斂起雙眉。

  「是嗎?可是它真的很好聞……」悟空更仔細地吸嗅著,找尋它的源頭,直到幾乎將臉埋近貝吉塔衣領中他才發現那股氣味是從他身上傳來的!
  「吶,貝吉塔,你用的是哪個牌子的香水啊?」

  他驚訝地看著對方的臉染上紅暈。

  「我沒有用任何香水,笨蛋!」他惱怒地嘶聲道。

  這句話隱含的意思狠狠地撞進悟空的腦袋,就像是布羅利抓著他的臉去撞牆一樣。

  這是貝吉塔的味道?不是香水、不是精油也不是沐浴乳,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形成這種香味,就只是貝吉塔。

  丹迪在上,那真是超凡的香味!他想著。難怪悟飯會像這樣盡可能地貼近這個男人,他一定也覺得他的味道比起房子裡那些刺鼻的氣味要舒服多了,而悟空發自內心地同意這點。他深深吸了口氣,咬著牙吞下險些脫口而出的舒適呻吟,他真好奇有多少人能夠天生地像貝吉塔這樣好聞而不用任何香水輔助。

  貝吉塔牌香水。悟空在心中為此竊笑著。他每天都使用貝吉塔牌香水。

  「讓我猜猜看。」一道凌厲的嗓音劃破了悟空的白日夢:「就像這小鬼一樣,你也覺得我的味道比那些青草還要好聞?」
  他低下頭看著面前的男人,對方的臉頰浮著一輪淡淡的粉紅,顯然正因為被一個成年男人嗅聞而感到尷尬和羞恥。

  「這個……」他厚臉皮地笑了起來:「你真的很好聞嘛。」

  「比那些青草更好?」

  「聞起來更清爽。」他笑道,貝吉塔的臉更紅了,但很快的他的注意力就被不斷往他肩頸處蹭的悟飯轉移了。

  「好,很好!」他抱怨性地說:「你可以……聞我的味道。但是!」貝吉塔抬高了音量,伸出食指正對著悟空:「你只准坐在我的旁邊!只有這個小子可以貼在我身上。」說著,他一面強調性地將悟飯往自己身上拉。

  悟空的臉失望地垮了下來,但他能理解原因,悟飯可以得到這種特權是因為他只是個孩子,而悟空是一個成年男人,如果琪琪或布瑪走進庭院,看到他將臉埋進貝吉塔的脖子裡場面一定會非常尷尬,是悟飯的話至少看起來只像是貝吉塔在安撫一個身體不適的小孩而已。

  「那也沒關係。」他語調中明顯的渴望讓貝吉塔驚訝地眨了眨眼,但很快地便怒哼著轉過頭,視線再次聚焦在燈光明晃的房子上。
  悟空靜靜地往男人的方向靠近了一些,緩慢而堅定地吸近更多屬於他的王子的清爽氣味。

  貝吉塔牌香水,比起任何該死專櫃名牌都還要好聞!



  看歐美同人看一看覺得有幾篇超可愛的就手癢開始翻譯了XD
  之後還會再翻譯,目前都挑比較清水的來翻,重口味的再看看XD
  說好拉蒂茲和達爾的我看著看著就進悟空達爾坑了OuO,這大概是我難得吃到的主流CP了,雖然很舊,但是吃得一本滿足(躺平
  我朋友說我在毀人童年,嘛......因為我很晚才看七龍珠嘛,已經先被汙染得差不多了OuO 而且我也不會強迫推銷的,不想看別點進來,我把警告都寫在最前面了嘛OuO

  雖然這是超級舊坑,但是很萌的,喜歡的人歡迎討論交流喔~(揮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317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悟空|七龍珠|達爾|貝吉塔

留言共 1 篇留言

呆呆
超喜歡第一篇!!!喜好程度大概是1>3>>2(沒人問你
但是真的覺得不自覺的把人劃進「我們」這個詞裡意外的很浪漫
尤其是對於像悟空那種人,雖然都是真心喜愛對待他的親友們,但真正有一個歸屬感能讓他用上那些「該死的複數代名詞」的果然還是只有貝吉塔!
幫悟飯QQ小小年紀就不小心知道的太多了www還好也是個體貼聰明的孩子~感覺未來水到渠成的日子不遠~這種平淡的放閃(?真是萌哭了啊啊

07-21 01:28

水川
我也覺得第一篇很有深度!明明沒什麼直接描寫,但這樣的寫法卻超級甜超級浪漫!從悟飯的角度去看別有一種風味,因為是旁觀者所以看起來客觀,但也更真實!小孩子有時候太聰明知道太多實在不太好XD真的還好他是個體貼的小孩~
這對賽亞人夫夫真的太棒了<3
07-21 21: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zukaw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七龍珠同人》【拉蒂茲&... 後一篇:《LOL》【維克特×奧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ydrasmith9有看到的人
作品《見習聖女的修業之旅》在小屋開張,走過路過的可以進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