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流銀的王冠》Chapter1

作者:Azoth│2017-03-27 16:57:13│贊助:4│人氣:378


第一章 ☫ 亞爾夫海姆



  還記得剛醒來時,男孩被青年用披風緊緊地包著抱在懷裡,他則把自己抱在懷中,兩人有如藏身般蜷曲著躲藏在洞裡。青年的衣服是戰士般的簡裝,自己的衣服則是祭袍般的素面長袍,連簡便的行囊或錢袋一類的東西都沒有,窮酸得程度大概連強盜都不屑搶劫吧?

  他們全身上下最值錢的,大概就是在胸口垂掛的那塊以銀金屬與琥珀切割而成蛇形墜飾。

  包繞在白水晶球體外,呈現為彎曲成球般、咬著自己尾巴的銀蛇。靈活扭轉的身體佈滿細緻分明的鱗片;蛇瞳則是澄澈的金色琥珀,其中有如點綴的瞳孔般呈現翠綠的細長晶體被包覆,精緻細巧得彷彿隨時會鬆開自己的尾巴,對人吐出蛇信似的。

  男孩本身對此毫無記憶,只知道這東西似乎跟了自己很久。

  但又跟了多久——好像也記不清楚了,畢竟他自有意識以來就不斷與青年到處流浪。
  他們曾走過到處都是瀑布、被水環繞的西方水城米德加爾特,在那裡見過壯觀到看不見盡頭的大海,也到過高聳陡峭的南方山城約頓海姆,在那裡看見被雲煙環繞的懸景。他們還曾到過北方那被山壁環繞的城市穆斯貝爾海姆,在那看過接觸到魔力時就會閃閃發光的特殊植物。

  現在,大約要前往最後一站了?迷糊間意識到這片大陸上的四個國度即將被他們兩人走完的事實,男孩不禁懷疑他們兩人的身份。即使他們兩人都是強大的魔法師,但做為一個魔法師,他們又是因著什麼理由才到處旅行?

  符合魔法師價值觀的理由——是尋找優良的寶石嗎?還是尋找優良的素材?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想要研究各個地方的魔力有什麼差距?不,肯定不是這些原因。

  但真正的理由,現在的男孩也完全想不起來。

  「只要再撐一下,我們就能休息了,少爺。」一直陪伴並侍奉著自己的黑髮青年這麼說著,他將以清水洗過與處理的獸肉放在火上,並將甜味的果實擠上汁液細細烤熟。他將最先完成的那塊肉交到自己手上,金珀色的瞳孔專注地注視著自己。

  男孩在那雙堅定的金瞳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使命就在前面了嗎?

  用著彷彿呢喃般的聲音訴說著疑問,男孩小口地咀嚼著熟肉。甜蜜的味道在舌尖瀰漫,肉的香氣也非常濃郁,它們組合起來的味道很完美,比分著吃要好吃多了。

  與青年旅行的這段時間,他總是再三強調著使命兩個字。
  他與青年四處流浪的理由是為了完成使命,而從支離破碎的碎言中,男孩靠自己的力量試圖拼湊起那所謂的使命。

  他們要尋找一個人、兩個人,也可能是更多的人。 
  當他與這些人相遇時,他就會找到自己的使命與定位,而不是像現在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祈望著、懷抱著那在未來某天會降臨的機遇——他討厭這種感覺。

  隨著他們與亞爾夫海姆的距離越來越近,本來限制在自己身上的某種事物正在鬆綁。

  他不再像透過窗子注視這個世界,而是開始能夠以身體感受到光和火的溫度,也開始能感覺到水和風的清涼。腳踏在大地上的觸感,還有鼻尖嬉戲的芬芳,隨著一切的新鮮體驗越發增加,男孩的情緒表現也變得越來越明顯。

  終於有天,他學會了抱怨。

  「佩洛利斯——我說,我們還要走多久?」男孩指著似乎又快落下的太陽,本來清藍的天空又開始渲上看都看膩了的澄紅,薄金的雙眼滿是不快地說道,只差沒遷怒旁邊的植物把它們抓起來踩一踩,「距離最後一次的詢問,已經過了至少半個月了吧!半個月!你確定我們真的走在正確的路上,而不是在這座大得該死的森林裡迷路了嗎?」

  上一次還有碰到應該是從亞爾夫海姆離開的商人,結果問了路的後果就是他們在這裡徘徊了足足半.個.月!這真是夠了!

  聽到男孩最近較於前幾個月沉默的粗暴發言,青年的表情卻是一次比一次欣慰。
  大概在三個月前,男孩開始表現出愉快和驚訝,就像年幼的孩子初次接觸世界那般;之後,他開始展現憤怒、驚恐等情緒,就像孩子初次發現自己討厭的事物一樣。

  「放心吧,今天我們就會離開了。」

  「兩個月前你也這樣說過!」

  「嗯……不如我們再走走看?也許下個轉角就能出去了?」

  「就不要我們繞過去後又再次迷失半個月!」彷彿異常生氣似的踱著腳,男孩抬起腳惡狠狠地往一旁的大樹踹了一腳。粗壯的樹幹即使被他用盡力氣踹下去也沒有反應,頂多樹叢搖了搖後落下幾片樹葉和人——

  人?

  「是誰啊!居然在這種地方搞偷襲!」伴隨著慘叫聲傳來的是一陣巨響,黑髮青年看見從樹上墜落的人影手忙腳亂的爬起來,一手扶著腦袋東晃西晃,顯然撞得不輕還在暈。

  凌亂的金色髮絲短而服貼在肩頸,翠綠色的雙眼與俊秀的五官因為疼痛而變得有些扭曲,穿著適合在森林中奔走的勁裝,年紀可能比青年再小上一些的少年瞪著眼試圖在周圍找出害自己墜樹的犯人。

  然後看到眨著眼睛、顯然還未回過神的黑髮青年,以及痛得齜牙咧嘴的金髮男孩。
  後者還因暴怒爬起來以濃厚成團的風元素往自己臉上扔來。

  真是混帳!彷彿正在無聲尖叫的男孩被這麼一壓,瞬間被引爆了近幾個月來囤積的怒氣。表情猙獰地將元素匯集成魔法,有如因過度憤怒而用力擰著導致元素扭曲,扔在少年臉上的元素嘩啦啦的變成水氣,灑得他滿身是水。

  「啊!有話好好說啊!幹麻用魔法啊!」

  「你這個從樹上掉下來的大猩猩沒資格說這句話!笨拙成這樣你是熊嗎!不會在樹上行動就不要強迫樹跟其他人承受你的重量和失敗好嗎!」

  仰著頭指著少年厲聲控訴,淺金色的瞳孔彷彿都因為憤怒而變得鮮紅了起來。

  「大、大猩猩?我才不是猩猩!也不是熊!」

  「鬼才信你啊!重得比重甲騎士還重,你這一路過來是不是踩斷了好幾棵樹!」

  幼稚到可以說是毀謗的指控接二連三噴出,男孩最後補上憤慨的一句話。

  「還有你這白癡!起來就起來,拉我後領要幹什麼!還不快把我放下來!」

  ——以雞飛狗跳來形容都不為過的初遇,大概就是這樣吧。

  這就是他們與旺靼兄弟的相遇,起始於兩年前的亞爾夫海姆之外,森林的邊緣處。
  那時佩洛利斯還沒去魔法塔考核得環的認證,自己也沒有記得佩洛利斯以外的任何人名。

  只是兩個在森林中迷途的旅行者而已。



  ☫



  現今的亞爾夫海姆的國度呈現一片蒼翠的豔綠。
  高聳的樹木有如巨山般高大,伸展而出的枝枒粗壯得幾乎有如一般樹木的樹幹,即使是分支出去的細樹枝也有一個男人那麼寬厚;猶如翡翠似的樹葉層層交疊,透過日光後顯得有些偏金,變得更像是以金綠寶石研磨成的薄片。

  可以看見無數建築與樹木比鄰而居、相互倚靠,屋簷無需做得太過突出,因為厚實的樹叢半掩在上方,就能為建築物隔去不少可能造成困擾的事物——好比落雨的積水、好比凋落的花瓣,又或者是滑了一跤跌下來的各種生物。

  帶著淡綠色的白牆堆砌成印章般的圓柱體包圍在樹旁,刻意露出的簍空中可以看見樹木的枝幹和細枝——與植物共生,這就是亞爾夫海姆的奇異。

  雖然在這裡至少生活了一兩年,但赫斯珀洛斯也依然無法習慣。
  只因為亞爾夫海姆雖說建立於平地,建築物卻一個比一個高,甚至還有高高掛在樹上的那種,完全無法想像正常人得花上多少功夫才能下來。住在那種地方如果不靠魔法幫忙,肯定會懶得出門吧?至少如果是自己住在那邊,絕對會因此失去外出慾望。

  沒禮貌的暗自思考,赫斯珀洛斯將凝結的銀珠散成魔力,把書本蓋上後拿起一旁的斗篷穿戴上後打開窗,注視著窗外的景緻片刻,在風沒有把屋內東西吹亂的狀況下跳上檯子,順著肉眼可見的綠色光芒向窗外躍下。

  從位於五層樓高的房間內一躍而出,只要向下一望就有可能會因為過高的高度嚇得心神不定、頭皮發麻,也許還會因此分心到連風都掌握不好吧。但是,如果把這種話對少年說,肯定會得來苛薄的發言——像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到,你是連剛出生的嬰兒都不如嗎?」

  當然,如果這話被他的老師聽到,免不了會被嘮叨一頓吧。

  「佩洛利斯甚麼都好,就是太囉嗦了點。」簡直比麵包店的歐貝拉夫人還麻煩。

  撇了撇嘴,在半空中緩速降落的少年因光照而瞇起雙眼,本來就淡到幾乎和銀色沒兩樣的金瞳與髮絲,在光下所折射出的光,更是讓它們完全變成銀色。從樹葉間看見的太陽,也被染上漂亮的綠色,這種景象不論看幾次都讓人心曠神怡——才怪。

  「——欸?又是你啊,赫斯珀洛斯!」

  「這句是我的台詞吧。」在聲音傳來的瞬間就辨識出對方的身份,本來還算親切可愛的臉現在更是臭得可以。

  像頭莽撞的野豬一樣突然從樹梢竄出來,還用像母貓提幼貓的方式一把抓住自己後領,雖然不完全是因為被對方提起來才飄著身體,但是這種懸空感還是讓人心情惡劣。所以,與回應一同扔向對方的,是一把凝聚在手上後被自己用力往對方臉上甩的風元素。

  「旺靼沒有教過你基本禮儀嗎,亞瑟。橫衝直撞又粗魯無禮的行為,簡直比野豬還不如……說吧,其實你根本不是貝瑞爾的信徒,而是什麼不知名的野豬神信徒吧?」

  「你這張嘴真是老樣子的沒禮貌,要不是看在佩洛利斯的份上我早就揍你了!」

  一把把臉上的風元素揮掉,被指名為野豬信徒的高挑少年馬上挑起眉毛狀似嚴肅地回擊——然後得來赫斯珀洛斯嘲諷般的呵呵聲與斜眼。即使對方高於自己許多,連年紀也大很多,但這並不影響赫斯珀托斯嘲諷對方腦袋的行為。

  亞瑟.旺靼,以一張俊美如陽光的臉和湖泊般漂亮的翠綠瞳孔聞名——主要是女性圈,再加上本身的身份關係特殊……畢竟雖說是個空有優雅其表沒有什麼內在的笨蛋,但是在蒼翠之城.亞爾夫海姆中依舊是大受歡迎的名人。

  可那又如何,就算他是亞爾夫海姆的王,赫斯珀托斯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態度。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一見面就吵架啊,小心佩洛利斯生氣哦。」

  隨著爽朗的聲音傳來,赫斯珀托斯瞥眼看見從上方枝幹俐落躍下的男人;與亞瑟相比要稍微沉澱些許的金色短髮,令人想起稍微年代味的骨董金鏡,猶如夜色般呈現灰藍的瞳孔因笑意而微微瞇起時,就像是會發光似的——他知道那只是太陽光帶來的錯覺而已。

  「連你也來了啊,安布羅修司,你又要去找佩洛利斯了?」終於被亞瑟放下來的赫斯珀托斯雙手環胸地詢問著遠高於自己將近超過一顆頭的高壯男性,細長的眉毛挑成打量的弧度,「頻繁成這樣,我都快懷疑你是不是對佩洛利斯有興趣了。先說,他是不可能收你們當學生的。」

  「哎?我可沒有這種想法哦,畢竟比起魔法我更喜歡弓……還有真要數起來的話,我去的次數也沒亞瑟多吧?」

  「也是,畢竟魔法的美好可不是誰都能理解的……嗯?原來你還有在記你家小野熊的闖空門次數嗎?我是不是該給你拍手鼓掌一下。」

  「誰是小野熊啊……!」

  「哈哈哈哈哈,那就不用了。比起這個,我們還是先去找佩洛利斯吧。」

  一手摀住即將跟赫斯珀托斯再戰口舌的兄弟,安布羅修司笑著將亞瑟夾在自己的手上,像是拎著行囊一樣輕鬆,然後就這麼從足足還有三層樓高的枝幹一躍而下。

  他還不是魔法師或魔術師呢。

  「一群野獸。」對著已經跑得沒影的兩人,赫斯珀洛斯不禁翻了個白眼。

  被這麼一攪和也沒了先去別處看看的想法,赫斯珀洛斯隨手一捉再次匯聚起蘊含風元素的魔力,在它們的環繞下向腳下輕輕一蹬,嬌小纖細的身體如鷹隼般飛射出去。在樹枝間偶爾蹬跳加速,被吹得鼓脹起的斗篷看來就像一對巨大翅膀,頭上的貝雷帽在急風中卻是聞風不動。

  與自己的房間相差不遠的建築,以金木樨為中心攀附著的螺旋梯上方為兩層樓高的透明水晶溫室,還沒靠近就能看見透過透明水晶窗映出的溫室植物,還有在溫室一角的木桌抄寫東西的人。

  喀擦一聲,他降落在溫室上方的天窗開口,連用手去轉開門把都不需要的指使元素行動,那扇關得密合的窗子就被揭開了。一手攀著邊框一併向下躍,落地後從所在位置觀察環境,就會發現這所謂的溫室寬得足夠讓一群貴族在這裡辦晚宴舞會。

  大片覆蓋在溫室上方的琉璃水晶無不一乾淨得發亮,還能清楚看見天空的顏色。

  「少爺,這次又是您第一了呢。」暫時停下抄寫的動作,原本正埋首處裡事務的男性抬起頭向著赫斯珀洛斯微笑,線條優美的雙眼與唇瓣分別上揚成柔和的弧度,隱約可以看見燦爛的金色瞳孔正閃爍。

  黑色的長髮收束成低馬尾,掛著一副老式學者的眼鏡也不掩本身樣貌俊美,穿著簡便長袍裝束的男性,就這麼看著穿戴斗篷的男孩往自己的方向走來。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佩洛利斯。」沒好氣地拉開另一張椅子坐下,單手撐著下顎的男孩彷彿想要打盹似地說道,還順便打了個哈欠,「我可是貨真價實的魔法師,要比速度怎麼可能會輸給那兩個人——就算我是魔術師速度也絕對會比他們快。」

  「嗯……這樣啊。」擺手間將鋼筆放下,戴著眼鏡的男子起身走往一旁的木櫃,細長的五指在玻璃窗前點了幾下,從中取出一罐深紅色的圓柱長罐。

  「紅茶——需要牛奶嗎?」

  「當然要,我還要一點蜂蜜或砂糖,不甜的紅茶就算配牛奶也不好喝。」

  「喝太多甜的當心蛀牙哦,少爺。」

  「我怎麼可能會蛀牙,又不是亞瑟那隻笨熊。」看著高挑男子以堪稱藝術的方式泡茶與裝盛牛奶,溫室間本身飄散著一股淡淡的藥草香與花香,在加上攪拌了少許蜂蜜的紅茶味後聞起來更加心曠神怡。

  「你這小子又趁我不在的時候說些甚麼毀謗發言啊!」

  「哦?說起熊,熊就到了呢。」捧起佩洛利斯親手泡製的紅茶並混以黃金比例的牛奶,抿了口甜而芬芳的飲品,如果不聽那些發言,活脫脫就是個可愛的小天使,「沒在半路被安布羅修司扔下?他人還真好,是我的話肯定把你扔在路邊自己過來。」

  白瓷的茶杯上綴著金色的紋路,邊框的翡翠綠裝是看來有如常春藤似的,裝盛著美味的紅茶與牛奶,飄散著甜蜜芬芳的茶飲格外迷人。沒打算多加理會想把自己抓起來搖的亞瑟,赫斯珀洛斯把喝乾的茶杯放回碟上,優雅的舉止連真正的貴族可能都會不住讚嘆。

  如果沒有那張沒禮貌的嘴就更好了。

  「佩洛利斯,這次你在弄些什麼啊?上次看你在擺弄希勒斯黛之淚,下回我們來這裡的時候會不會發現你把其他國的特殊植物都弄來種了啊。」不打算多加糾纏教育小孩,亞瑟自動自發地背著坐到佩洛利斯的位置旁,一手拿著塗滿黃油的甜吐司吃著,一手拿起對方散在桌上的各種紙張起來忽遠忽近的觀望。

  「我是有這個打算,不過有些東西不太好拿,像是約頓海姆的夜石花就相當難纏呢……」自己的東西被擅自挪動也沒什麼反應,只是口吻溫和地為對方倒上八分滿的紅茶,「需要糖或蜂蜜嗎?」

  「嗯……一匙蜂蜜好了,謝謝。」看密麻文字看得有點頭疼的亞瑟馬上把紙張放下——準確來說是被兄弟攔劫走了,單手端起茶香濃郁的紅茶杯時還稍微湊近鼻子深吸口氣,臉上露出的表情看來非常享受地說道:「佩洛利斯,你泡茶的手藝還是這麼棒,如果哪天伺候那小鬼伺候累了想找新工作,亞爾夫海姆歡迎你的到來哦!」

  「夢話回夢裡說吧你,野豬信徒。」剛空下杯子就被佩洛利斯用混以少許蜂蜜的紅茶與牛奶填滿,赫斯珀洛斯挑起眉毛的舉動,以及上揚到有些不懷好意的微笑,彷彿是正在跟誰挑釁的小混混似的——如果背景和手上的茶杯不是那麼貴氣優雅的造型會更有畫面。

  「你——」

  「好了好了,別成天吵架啊你們兩個,尤其是亞瑟你老跟赫斯珀洛斯吵架做什麼,還不是每次都吵不贏。」無可奈何地笑著搖頭,安布羅修司把手上的紙張鋪平攤開;可以看見在雪白的信紙上右下角分別烙有精緻的交叉雙劍、紅玫瑰環與獅首的赤色圖印,以及烙著藍色鳶尾與桂冠圖樣的印章——

  「佩洛利斯,你對泰瑟博里和拉蘇萊特這次的宴會有興趣嗎?」翻來覆去也只看出簡單的邀約詞,畢竟再怎麼說佩洛利斯本身也是在亞爾夫海姆中有名的四環魔術師,小家族的邀請暫且不提,這種排得上名號檔次的宴會怎麼可能會犯下遺忘邀約這種蠢事。

  不過,遠在穆斯貝爾海姆的泰瑟博里,又為甚麼跟約頓海姆的拉蘇萊特扯上關係呢。摸著下巴,安布羅修司同樣選了一個位置坐下,四人呈現圍以一桌的狀態。中間的白石雕刻桌上除了乳白色的茶器、精緻的幾盤茶點、蜂蜜罐與牛奶罐外,更多的是各種文件資料和邀請函。

  「嗯,聽說這次不是往常單純交際往來的舞會,而是形似拍賣會的宴會活動。」重新落坐的佩洛利斯以茶匙細細攪拌杯中物,牛奶與紅茶像是螺旋般逐漸混合呈甜美的奶茶色,「平時拍賣場上如果有泰瑟博里在就會引來不少人去參加,沒想到這次連最大的商會領頭都一起出現了,真不曉得會出現什麼有趣的東西……我有點好奇。」

  「說那麼好聽,還不是要求得穿禮服到場。參加一個簡單的拍賣會還要穿正式服飾……想來就麻煩,為甚麼就沒有魔法師就可以不用特別打扮的規定哪?」拿起茶點喀嚓咬著,咀嚼著沾了點奶茶的香草餅乾,赫斯珀洛斯的表情滿是嫌棄。

  「如果你成為五環的話,就算你穿著喪服也不會有人管你啊。」

  「五環有什麼難的,只是懶得去考啊。」

  「嘿?說得這麼好聽,會不會其實你是那種筆試一蹋糊塗的人吧?」

  「才怪!問佩洛利斯啊!我的成績可遠比你這個肌肉腦袋好!」

  「你才肌肉腦袋!」

  啪嚓。
  剛才還在爭執的兩人頓時收聲,又或者該說是被強制收聲。

  「赫斯珀洛斯少爺,亞瑟,在午茶時間禁止爭執——聽懂了嗎?」

  「『是……』」

  「很好。」輕描淡寫地阻止了即將二度爆發的口舌戰爭,佩洛利斯再次帶上溫和柔軟的微笑,彷彿藝術家般的手指輕輕點下桌子,本來凌亂的紙張和空盤自己飄飛起來。盤子向著旁邊的水槽按部就班飛去,只張則按照類型各自分類了起來。

  「確實,赫斯珀洛斯少爺的魔法水平很好,如果去考試的話……最不濟,也能拿回四環的魔法師認證,但是我並不覺得少爺有那種需要。」更準確來說,給本來就容易和人吵架的他出入魔法塔和表彰魔法師身份的認證徽章,到底會出什麼事呢——連佩洛利斯自己都說不好。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絕對好處比壞處少。

  「是吧,而且我才不需要那種小又廉價鍊金術產品,那麼一個沒半個巴掌大的徽章還好意思拿得出手,把那些材料給我我還可以弄個更好的護符!」比起不滿魔法塔搞出來的分階機制,顯然更加不滿於他們的暴殄天物。

  魔法塔分發出去的徽章分別有五種顏色,魔法師為藍、魔術師為紅,鍊金術師則是翠綠色。以黑耀石作為底座,邊緣則以燙銀拉製出精緻的花藤紋樣,最中央則是象徵階級的環——好比魔法師鑲嵌的是藍寶石,那麼一環中心僅有一顆菱形寶石,而所謂的五環則是如花瓣般綴著五顆菱形寶石。

  基本上除了表彰身份與美觀外,徽章本身還有一定程度的功能,好比緊急求助、豁免一個程度內的傷害,以業餘或尋常魔法師來說,已經算得上是難得的魔法產品了。畢竟鍊金術師永遠是魔法塔中最少的存在,擁有魔力的物件也因此更加罕見。

  不過,對一個有四環魔術師兼鍊金術師做為保護者與導師的魔法師來說,那東西看不上眼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麼,你還想要去嗎?」眼見被諸多魔法師視為聖地的魔法塔快被批評得一文不值,剛才不斷進食的亞瑟終於肯暫時放下手上的點心,將翠綠色的雙眼投向一臉沒禮貌的男孩身上。

  「當然去啊,怎麼有讓佩洛利斯自己去的道理。如果有人敢又把他當女孩子對他毛手毛腳,我絕對一秒用火元素把他的衣服全燒光,然後用風元素魔法把他扔出去掛在城牆上裸.奔.見.客!」

  想起之前曾經撞見的齷齪事件,男孩的表情充滿惡魔般的實質殺意,彷彿可以聽見他的身旁發出激烈的火焰爆裂聲。身為學生卻比老師還具攻擊性,果然不管怎樣看這兩個人都——

  很有趣。
  知道露出破綻的話會大概會被用魔法招呼,安布羅修司輕咳一下後盡力保持平日的微笑。






Chapter0  ☫   Chapter2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50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e091164864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FGO】... 後一篇:[達人專欄] 金雨鷺【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mmerharuko大家
新年快樂!小屋更新繪圖作品~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