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同人短篇】吸血姬 (5)

作者:咖啡未冷卻│2017-03-27 16:36:13│贊助:10│人氣:229
    血花四濺,些許濺到跳跳的臉頰上。

    一隻壯碩的手臂狠狠地將盛滿血花汁液的容器砸爛,而先前還捧著那個容器的女孩被跳跳及時猛地往後拉開。

    「你沒事吧?」

    他看著女孩,發現女孩雙目無神,像是靈魂出竅了一般,直勾勾地看著前方,問她也沒有任何反應。

    取而代之,回答自己的是面前站在樹下的奇怪男人。

    「哦……啊……」

    「你是誰?」

    跳跳毫無避諱地直接發問,但對方並沒有回答,只是站著不動。

    霧氣因為越發接近早晨而變淡,視野逐漸恢復,跳跳趁著這空隙打量眼前的人影,發現染血的粗布衣,有那麼點眼熟。

    這人渾身都是血,皮膚死一般的慘白,跳跳由下至上慢慢地將視線往上移動,就在視線來到了對方的臉龐時,跳跳一怔。

    眼前的人,雙眼翻白,七孔流血,只不過卻仍然可以認出完整的樣貌——就和昨夜跳跳扔在坑裡未埋的男人一模一樣。

    「你沒死,為什麼還不離開?」

    跳跳對男人說。

    原先跳跳想著,要是他中了自己的屍毒甚多卻仍未死,至少也會離開這裡,就算是放過這男人一條生路。

    但是,現在這男人就站在這裡,沒有離開,不過也變得奇怪。

    「呵……啊……」

    「你究竟在說什……」

    就在他不理解男人的語言時,一聲有些刺耳的笛聲傳入他耳中。

    笛聲彷如細細涓流,慢慢地從耳朵流入腦海中,在那瞬間,跳跳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情緒像是從一顆種子,極其緩慢地成長,逐漸擴張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大腦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他的雙手也開始微微顫抖,他用著這顫抖的手扶著額,望向前方,那個男人似乎也有了點動作。

    男人在迷霧之中,左顧右盼,動作十分遲緩,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笛聲所編織的旋律不斷地在這迷霧密佈的亂葬崗之上迴旋,跳跳越發覺得不舒服,感覺就快失去理智一般,他感到心裡的那股情緒正在躁動不安,越發強烈。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了腳步聲。

    抬頭一看,男人已經邁開腳步,他的方向,正是想著自己——的右邊不遠處,剛被自己拉開,眼神渙散,像是丟了魂的女孩的位置。

    男人的腳步節奏從一步,一步,逐漸地加快速度,慢慢的就變成了向著女孩衝了過去。他面孔猙獰,揮動看起來強而有力的粗壯手臂,越來越逼近女孩,雙手也已經做出了抓物的動作。

    在男人即將一把抓住無神的女孩那瞬間,一條兩端被緊緊拉著的鐵索擋住了男人的雙手,然後一個反手,鐵索捆綁在男人的手腕上。

    「呃……啊啊啊……」

    手執鐵索的人影低吼著,眼神正在逐漸地失去光彩,一心想著對抗眼前的奇怪男人。

    「吼啊啊啊啊——!」

    詭異的吼叫聲再度自男人口中傳出,男人蹬腳,使勁試著掙脫鐵索的束缚,不果,轉而一把將被捆住的雙手以及執鐵索的人一股勁甩到後邊的樹幹上,發出了劇烈的響聲。

    不知是搏鬥所致抑或撞擊聲,女孩慢慢地回過神,一臉迷茫,在視線由模糊漸漸回到清晰的時候,他發現有個沒見過的男人,把自己被捆的雙手,連同一個熟悉的身影一起,砸在墓穴旁的樹幹上。

    稍微恢復理智之後,他終於認出了被砸在樹幹上的人,就是跳跳。

    「跳跳!」

    一聲叫聲,在這亂葬崗,格外清晰,四只眼睛往聲音來源看,女孩詫異的發現,沒見過的男人眼珠翻白,而其面前的跳跳也一樣,原先的黑色瞳孔不知到哪去了。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

    跳跳像是聽見了女孩的話,微微張開口,卻說不出半個字。

    男人再一次發現女孩,準備向她走去,跳跳卻一個使勁硬是用鐵索捆著男人的雙手把他給控制住,男人發現自己被阻止,回頭亂吼一聲,一股勁將跳跳往樹身撞。

    「跳跳!」

    看見這一幕,女孩想衝上去幫跳跳,但還沒開始前進,就已經被跳跳阻止。

    「離……開……」

    碰的一聲,男人又是一個猛撞,在男人粗壯的體形下被狠狠地連續撞擊,很快的,跳跳沒了動靜,緊抓鐵索的雙手也鬆開了。

    男人甩開手腕的鐵索,向著女孩走去,女孩想逃,可是看著沒了動作的跳跳……

    「呃……啊啊……」

    男人一把掐在女孩的脖子,頭左搖右擺的看著女孩。

    他慢慢將女孩提至半空,女孩漸漸感受到脖子傳來的力度,呼吸開始困難,所有辛苦的感覺,湧了上來。

    跳……跳……

    儘管已經被神情詭異的男人緊緊掐住自己脖子,她還是看著跳跳的方向,跳跳,始終沒動。

    我……就要死了嗎……?

    對不起……跳跳,母親,我……


    女孩心裡充斥著無數的想法,視野開始充滿了白色。

    漸漸的,白色轉變為灰色,再來是黑色。

    她閉上了眼睛。

    在身體開始變冷,冷的感覺緩緩的蔓延全身時,她感覺到,臉頰傳來些許的溫度。

    與此同時,也感覺到,身體輕輕地,正在往下落。

    脖子的緊勒感逐漸褪去,她重新睜開眼。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無頭的屍體。

    鮮血,正從脖子的接口流出,染紅遍地落葉。

    一瞬間的解脫,讓女孩根本來不及思考,整個人無力地倒了下來,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堆放雜物的院子裡,一個熟悉的男人背影正半蹲著,背對屋子,在忙活著。

    屋裡,一個小女孩聞到了一股香氣,循著這股吸引著自己注意力的氣味來到了這個男人的身邊,他的面前,擺著一個小鍋,鍋裡正烹煮著什麼。

    「爹,您在煮什麼呀?好香啊!」

    男人笑了笑,伸出大手搭在小女孩的頭上撫弄著,「這是你爹最厲害做的一道菜,叫做紫蘇牛肉。」

    「聽起來好好吃,可是,為什麼您以前都不煮這道菜呢?」小女孩問道,「您以前都只是煮一些菜和白粥,這是第一次看見呢。」

    男人笑言:「因為你的娘親不喜歡這道菜,所以以前都不煮啊。」

    「那為什麼現在又煮這道菜呢?」小女孩聽了父親的話,再次提問。

    「這是因為…因為你已經慢慢地長大了,需要多吃點,才能更加的健康啊。」

    男人停下攪拌的動作,拿起一邊放著的小碗,舀了一些,輕吹了一會兒之後,遞給了小女孩。

    「小心燙。」

    在男人的囑咐下,小女孩夾起一塊牛肉,學著剛才男人的樣子,吹了幾下之後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

    「好好吃!」小女孩一臉幸福的模樣,向著男人說著,「爹,您不吃嗎?」

    「等會吧,你先吃。」

    小女孩聽了,揮動筷子夾了一塊牛肉遞給男人,笑著說:「一起吃嘛!」

    男人笑而不語,張開口吃了小女孩小手執著筷子所夾的紫蘇牛肉,然後突然猛地吸氣,大喊一聲燙。

    面對這一幕,小女孩先是被嚇到,再來破口大笑,見自己的女兒因為自己的醜態笑開懷,男人的嘴角也微微上揚。

    吱啦——

    房間的門被拉開,一個女人輕捂住口鼻,臉色有些蒼白,咳了兩聲之後望向這裡,看見小女孩,她硬是擠出一副慈祥的笑容。

    「娘!」小女孩看見了她,捧著小碗,踏著小碎步往女人的方向小跑過去。

    男人站起身,正準備阻止小女孩,女人卻做了個手勢,示意沒關係。

    「怎麼了嗎?」女人蹲下身子,看著小女孩問道。

    「爹煮的紫蘇牛肉好好吃,娘要不要吃?」

    看著小碗裡的紫蘇牛肉,女人在瞬間皺了眉頭,然後很快的又回到方才的笑容,「沒關係,你吃吧。」

    「可是,這很好吃,娘真的不吃嗎?」

    女人笑著搖了搖頭。

    「可是爹也吃了……」

    在女人還沒然後反應之前,男人走了過來,搭著小女孩小小的肩膀,說:「你娘不舒服,沒法吃爹做的紫蘇牛肉,之後你娘病好了,爹再做一次,你來喂你娘吃,好嗎?」

    話說完,男人朝女人打了個眼色。

    「好吧。」

    「小靜,你先吃,娘走開一會兒。」

    女人說完,緩緩朝門口走去。

    男人見狀,也跟了上去,讓小女孩自個兒慢慢吃,說是和女人聊聊,散散心。

    難不成自己做錯了什麼惹得娘生氣了嗎?小女孩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坐著,低頭看著手中那一小碗的紫蘇牛肉如此心想。

    不知過了多久,在女孩小女孩慢慢地將那碗裡的紫蘇牛肉都吃完的時候,男人牽著女人的手,邊和對方聊著,且看起來女人似乎被男人逗得真心地笑了出來。

    這一幕看在小女孩眼裡,心裡流過一絲暖意。

    「小靜,你娘最近不舒服,待會兒和爹一起煮碗粥給你娘吃,好嗎?」

    小女孩聽了這話,微笑著點頭表示同意,「嗯,好的。」

    「小靜真乖,爹先把這紫蘇牛肉放到屋子裡,你先陪陪你娘聊聊天吧。」

    男人讓女人坐在一旁的石椅子上,然後推了推小女孩的背,自個兒拿起裝著紫蘇牛肉的小鍋,往屋子裡走去。

    小女孩走到女人身旁,靠著她的左臂坐下,輕輕倚著她。

    「娘,您這病什麼時候才能好呢?」

    女人看了小女孩一眼,輕輕地笑,說:「這個嘛,娘也說不穩呢。或許,明天就會好起來?也可能,多幾天才能好起來?又或是,多幾年才會好轉?」

    小女孩聽了,抬頭和女人對視,在她眼裡,女人瞳孔中流過的並非是一種絕望的感覺,更貼切地說,應該以隨遇則安之類的感覺更是恰當。

    「那麼,娘康復的時候,可不可以和爹,還有我,一起開開心心的吃頓飯呢?」

    一雙仍在對視的眼神,當中清澈單純的眼神一臉憧憬地向著那始終掛著溫暖微笑的臉龐,說著自己的想法。

    女人看著眼前的小女孩,雖然臉上笑容不變,但心裡百感交集,那麼的一瞬間感到眼眶有些溫暖,點點頭。
  
    「可以啊。」

    聽見了自己最想聽見的答覆,小女孩開心地摟著女人的左臂,不斷做出撒嬌的模樣,而女人也不斷輕撫著小女孩的頭。

    站在屋子門邊的男人看見兩人的互動,也禁不住那股情緒,用手擦了擦有些濕潤的眼角。

    那段時光,是那小女孩最開心,活得最開朗的時光。

    同時,也是她這一生,唯一一段,最值得紀念的時光……

    ……直到那些事發生之前,一切都是多麼的美好。

    意料之外的事情,總是令人措手不及。

    一連串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先是雙親齊齊出門,卻剩下自己的母親擔驚受怕的回到家中緊緊抱著自己,然後做出自己不理解的舉動。

    後來的被追逐,她被藏起來,她的母親獨自面對追逐者。

    結果還是在幾天後,因為過度擔心而意外被發現,輪到自己被一群人追逐。

    最後在無止境的情緒下選擇自盡。

    這,對她而言,根本不應該發生。

    但,她卻看見了一抹光,有隻手伸向自己。

    那隻手,傳來熟悉的溫暖。


    ———————————————————————————————————————

    她赫然睜開眼,一隻手正漸漸伸向自己。

    她認得這隻手屬於誰,蒼白的皮膚,手腕系著鐵鏈。

    「跳跳…?」

    她輕輕地叫了這隻手的主人稱呼。

    原以為他會回應自己的女孩等著,卻沒想到他就像是沒聽見自己正在呼喚,也像是不認得了自己一樣,右手猛地扣著女孩的脖子,左手支撐自己的身體,抵在女孩的上方。

    「咕……」

    他發出奇怪的聲音,和女孩對視的眼神完全沒有一絲情感,猶如失去了靈魂一樣。

    「跳…跳…你這樣…我很…難受……」

    女孩試著以雙手掙開扣住自己脖子的右手,卻絲毫沒有半點作用,只能無力地呻吟。

    「跳…跳……」

    再一次叫了他的名字,雖然眼神仍然沒有感覺,但手的力道稍微地減輕了點。

    就在她以為跳跳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而鬆手,準備掙脫時,一股力量又重重的往脖子壓迫,讓她瞬間呼吸不了。

    她使勁地推開他的手,毫無反應,她拼了命地拍打他的肩,他的手臂,胸膛,依然沒有動靜,反而似乎加重力道。

    呼吸越發困難,在她視野又一次即將全白時——

    啪——!

    她用盡剩下的所有力氣一巴掌打在他的臉頰。

    這一巴掌,讓跳跳鬆開了手,整個人愣住了。

    在瀕臨再一次的昏迷前一剎那,她終於得以掙脫跳跳的扣喉,大口大口的喘氣。

    「咕啊……唔……」

    跳跳雙手抱頭,在女孩的身旁痛苦地低鳴。

    「你……怎麼了?」女孩緩緩地往跳跳挪動身子,伸出手想觸碰看起來正在強忍著熬人痛苦的跳跳,卻被跳跳甩開。

    「別……碰我。」跳跳邊喘著大氣邊斷斷續續地說,「拜託……我拜託你……」

    女孩看著跳跳一臉痛苦,自己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而感到手足無措。

    就在這時,笛聲再一次被輕輕地吹奏起來,傳入了兩人的耳中。

    聽見笛聲,跳跳越發劇烈地掙扎,硬是強忍著內心的躁動,忍著不受笛聲所控製。

    因為他深知若是自己被笛聲控製,肯定會對女孩下手,變得和剛才的男人一樣,像個失去靈魂的怪物,大開殺戒。

    「拜……拜託你……」跳跳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殺了我……」

    「我怎麼可能殺了你?」女孩想都沒想直接回答,「我絕對不會傷害跳跳。」

    「不然……我會……」

    他突然沒了動作,瞳孔迅速泛黑。

   
———————————————————————————————————————

    視線越來越模糊,他開始聽不見女孩的說話聲,映入眼簾的景色變得一片血紅,四周景物如同水面漣漪一樣激盪著。

    那……那個是……

    他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身處在一片廢墟,眼前站著兩個人,個子不高,且有點熟悉。

    「哥哥!」

    沒錯,他此時確認了,眼前的兩個矮小個子就是自己的弟妹,他日思夜念的弟妹,正向他張開雙臂。

    扑哧!

    在他還沒接觸到那兩雙小小的手臂,兩支長槍分別刺穿了這兩人的胸口。

    他愣住了。

    弟妹被高高掛起,身後持槍的人,猙獰地笑著,那張臉,他始終還記得,他開始感到憤怒。

    他猛地向前衝,一股勁撲在那人身上,那人也以雙手撐著自己欲將他碎屍萬段的雙手。

    「為什麼……為什麼一而再地傷害我們?」

    跳跳加重了雙手的力道,對方也使出更多的力氣與之抗衡,他看見對方的臉上並沒有一絲的慌亂,反而正在笑著。

    「是啊,為什麼呢?」

    滄桑的聲音再一次傳入耳中,讓他完完全全的確認這人正是當年一手破壞了他們平凡而幸福的生活的男人。

   ———————————————————————————————————————

    「快醒過來啊……跳跳!」

    女孩被壓在墓上,雙手奮力抵抗著不斷加重力道的雙手,面對著雙眼佈滿血絲的跳跳,她大聲地喊叫,但不管是任何字語他都聽不見,口裡一直在念念有詞。

    她雙手開始無力,跳跳卻一直在越發使勁地壓著自己,她猛地鬆手,然後整個人往下一缩,讓跳跳撲空之後從空隙鑽了出來,和跳跳拉開距離。

    「我……我要……殺了你……報仇……」

    跳跳一拐一拐地回過身,口中說著這句話,看著女孩,眼神充斥著殺意,然後向著女孩衝了過去。

    無數次的掙扎已經讓女孩即便是有「必須逃」的念頭,身體卻已經絲毫使不上勁,無力地緩緩往後退。

    哧!

    一支箭筆直的射了過來,直中跳跳的額頭。

    「妖怪就在那裡!」

    她聽見有人的喊叫聲,就在不遠處。

    遠方,出現了數十人,不少人都是帶著刀槍弓,也有人提著火把,其中一個持弓的是個年輕人,一身輕甲,看那姿勢似乎就是射出那一箭的人。

    「他們就是讓你們村莊生靈塗炭的妖怪?」

    持弓的年輕人向身邊的人問道,然後伸手摸到背著的箭筒裡抽了兩支箭。

    「是……是的,我的兄弟就是被他們給害死的!」被問話的人回答,緊握拳頭,「一定要活抓了那個嗜血成性的妖怪!」

    「活抓?」

    那年輕人感覺到一絲不妥,放低手中大弓,投以懷疑的視線。

    「不,我……我的意思是,一定要抓住她,當著村民們的面處決她。」

    「我不管你究竟是怎麼想的,總之是禍害他人的妖,我就必須除掉,生或死,我想妖怪在我的箭下活著,不可能。」

    他拉開了弓,兩支相較於一般的箭略有不同的黑箭蓄勢待發。

    此時的女孩是坐著的,而這箭卻是對著半空,也就是說,箭所指向的是剛剛已經被一箭射中頭的跳跳。

    年輕人手一個鬆開手,兩支散發著強烈正氣的箭快而準的往跳跳的喉,與心臟射去。

   ———————————————————————————————————————

    「你是殺不死我的。」跳跳眼中的仇人掙脫了自己的壓制,兩個身穿士兵衣服的男人衝了過來抓住了自己的雙臂。

    「你不應該還在世上,若要和你已經死去的家人團聚,我大可送你一程。」

    在那人的身邊,來了不少的人,和抓住自己的人穿著一樣的衣服,有些還騎在馬上,當中有個人將一把弓遞給了那個人。

    「那麼,這一次總該說再見了。」他左手持弓,右手輕夾箭羽拉開弓弦,蓄勢待發之勢,「不,永別了。」

    他使勁掙扎,卻感覺到抓住自己的兩人使足了力氣,根本無法動彈,他撕心裂肺地怒吼著。

    右手手指一放,箭矢飛離弓弦,直往跳跳而去。

    心裡充滿了不甘與絕望,怒吼著的他,這一次,結束了。

    「不行!」

    一聲熟悉的吶喊響起,他看見一個身影不知從何而來,擋在他身前。

    然後,那身影被箭擊中,倒在自己的身上。

    
———————————————————————————————————————
    騎馬的士兵,持弓的男人,抓住自己的兩人,所有上一秒仍存在的人事物全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倒在自己身上,背上插著雙箭的女孩,以及遠方的一群人。

    「這……這是怎麼了……?」

    他驚訝地看著倒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思緒一片混亂地問。

    「為什麼……你這是……」

    「你剛才……不認得我了……」女孩的聲音有氣無力,十分虛弱,「不過……貌似已經回來了……」

    跳跳一臉茫然,有些著急。

    他根本還來不及思考究竟怎麼一回事,亂葬崗什麼時候來了一班人,他們是誰,自己做過了什麼,女孩又為何而為自己擋箭,什麼時候自己中了一箭,這些他都不明白,他的腦子裡一片混亂。

    「跳跳……你快逃……」女孩說,「把我留在這裡吧……在那次之後我……本該就死了……是你救了我……」

    女孩越發虛弱,鮮血不斷地從傷口流出,他知道以血為生的她,再這樣下去,必死無疑,但也因為這樣,女孩才會讓自己放下她離開。

    「很、很遺憾……我沒辦法信守……答應母親要活下去……但、但你一定……一定要活著……」

    女孩的手搭在跳跳身上,嘴唇輕輕地有動作。

    「還有……謝謝你。」

    手滑落,女孩的頭因為失去了力氣的支撐而後仰。

    「不、不,你不會死的,我會再救你一次。」

    跳跳將女孩抱起,快速地逃離,一群人見此狀況,紛紛往跳跳衝去,持弓的年輕人也再一次搭起兩支箭,瞄準,鬆手,箭脫弓而出。

    「這可不行。」

    隨著神秘的聲音貫徹亂葬崗,一陣旋風不知從何而生,席捲著那班人與跳跳之間,並將兩支箭一併捲起。

    旋風越發強烈,所有人開始感覺到風勢之烈甚至可以將人捲起,不得不後退尋找物件遮擋,而跳跳也發現了這個詭異的狀況,但他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趁著這個機會離開這裡。

    不知過了多久,風勢逐漸減弱,最後徹底消失,而跳跳更是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惡,源博雅大人,我們必須往前搜,勢必將那些妖物,以及這阻撓我們的東西給找出來教訓教訓。」先前被問話的人咬牙切齒地說。

    「不,我想這下我無能為力了。」

    「為什麼?」

    名為「源博雅」的年輕人撿起一根落在剛才旋風所在位置的羽毛。

    「心有餘而力不足。」他說,「只能拜託某個人幫忙。」




    (待續)

   ————————————————————————————————————————
    後言:

    這裡是黑貓咖啡☕對於遲遲未更新我的這篇作品我深感抱歉,不只是對於有看過這篇作品的讀者,也是對自己的一聲對不起。

    其實這篇作品一直都有在寫,只是因為改了好幾次劇情的發展,其中也有一些地方查了不少資料,加上每天也只能在半夜三更推動進度,進而造成寫稿的速度慢,到了不久前完成了更新所需,開始著筆接下來的故事,這才整理了這段故事發佈上來。

    就上次所說,這篇故事會再更新約3~4次之後就會結束,直至今天仍未在任何地方宣傳這部作品,主要原因是我還沒完成,待完成之後再來宣傳,這樣一來可以在可保證作品品質的情況下完成作品。

    最後,我會保證這部作品不會成為一個補不完的坑,就算補坑用的材料用完了,我也會把自己填進去(?),所以,就算更新超慢,也會盡最大努力完成它。

    謝謝。


    吸血姬封面原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5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ark17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馬來西亞駕照考試心得分享... 後一篇:稍微吐吐苦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