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評墨邪錄〈下〉

作者:劉四│2017-03-26 22:03:20│巴幣:6│人氣:206

. 墨邪錄之「情」

    寫情一向是金光的強項,不論父子、師徒、同僚、情人、君臣,都能刻劃深入、扣人心弦。墨邪錄中能討論的感情戲不少,但劉四在此僅選了這檔完結的三段愛情來陳述。這三段愛情當然是玄狐與常欣、錦煙霞與一步禪空、勝絃主與西經無缺。這些,在我心目中都是經典。

   感情戲要怎麼營造?現今布袋戲已經發展為電視布袋戲,好的營造,不外乎由劇情、台詞、口白、音樂、影像等要項來建構。尤其是影像的有效運用,不需多餘的旁白,便能清楚傳達故事意涵,甚至增添想像空間。因此,影像不該淪為劇本朗讀的附庸,如何跳脫野台布袋戲模式,不使口白或文字成為觀劇干擾,直接以影像演繹故事,令電視布袋戲之特長發揮,才是今後電視布袋戲該走的方向吧。

   本篇文章嘗試以幾場重要場景與台詞,來說明這三段故事的優與缺。
 
玄狐與常欣

故事:

  玄狐原是隱身於闇盟國試劍石中的千年鐵菁,歷經無數歲月之後,物久成精、幻化為人。由於對劍術的異常執著,欲尋俏如來比試而到人世。因與夢虯孫之約暫住金雷村,後與金雷村巫女常欣朝夕相處,只追求頂尖劍招的空白心靈,逐漸懂得了人類的愛恨及嫉妒。怎奈好景不長,不久,欲星移為將玄狐納為己用,故意放出惡人殺害常欣。常欣亡故之後,心無所寄、百無聊奈的玄狐,基於愛屋及烏心理,全力幫助俏如來平定地門之亂。而在邪皇領軍入侵人世時,分別與西經無缺、俏如來和邪皇展開生死對決。當戰役處於劣勢,九界復始浩劫將臨,在廢蒼生的勸說之下,玄狐為救眾生,自願犧牲性命,毅然投身不滅爐火,與墨狂合而為一。


正跨出人生第一步的玄狐。

   「原是無情物的玄狐,一心追求上乘劍藝,直到認識常欣,才明白了人類感情。」乍看有如神怪般的設定,但隨著細節的細膩刻劃,玄狐成功地跨越了人類經驗藩籬,以帶點童稚的多情,深深擄獲了觀眾的心。與常欣互動的逗趣,對俏如來的嫉妒,常欣遇害時遭受的打擊,乃至常欣死後,玄狐的孤單、落寞,觀眾都感同身受,對這段還未開始便摧折了的愛情,深感遺憾。墨邪錄描述的正是常欣死後,玄狐形單影隻的玄欣戀後段劇情,悲摧的場景很多,多場戲裡瀰漫著玄狐失去常欣的哀傷,觀眾也由此窺知了玄狐的最終結局。儘管如此,玄欣戀卻不是一昧苦情,玄狐這個角色並不厭世,也不消極,連犧牲自我投爐,都是積極作為。編劇深知該悲則悲,但控制得宜,必須讓玄狐充分發揮超強戰鬥力,保持強悍武者的一致形象。他們為玄狐安排了一個獨特解讀:「幫助俏如來,是常欣的願望。」於是,墨邪錄裡的玄狐雖傷心難過,但一直動作頻頻,大力配合正道對抗邪皇。


玄狐的癡情感動你我。

   本篇文章並不是要討論玄狐如何驍勇善戰,而是著眼於劇組怎麼呈現後段玄欣戀的感傷。在此,劉四想嘗試分析一下一個設計巧妙的橋段──玄狐與清伯在常欣墓前的對話。那段對白,很能表現墨邪錄裡玄狐的孤獨感。而在玄狐與清伯對話之後,有兩場沒有任何旁白的玄欣對手戲,一場緊接在清伯離開後,玄狐獨自留下打掃的情景。一場則是玄狐投爐身亡,魂魄來到常欣墓前的重逢戲。這三場戲,是前後相連的一套:與清伯對話時,玄狐想知道常欣是否仍有知覺,自己死後,常欣是否相伴左右。接下來的無對白感情戲,提供了答案,常欣就在眼前,可惜陰陽兩隔,玄狐渾然不知。而第三場戲是玄狐死後,身處寧謐世界的常欣,正等候著玄狐的到來,美麗的畫面,告知了玄狐戀的美好結局──跨越生死鴻溝,玄欣終於重逢!

   以下就讓我們再次欣賞這三場戲的關鍵台詞及優美畫面。

台詞:

   在常欣墓前打掃的清伯,看到玄狐到來,開口沒好話的清伯,質問玄狐不去對抗元邪皇,是否怕死跑回村中躲藏。 〈以下節錄自《東皇戰影》第五集〉

  「我是出來找元邪皇,我找不到他,卻突然想找一個人講話,但是俏如來不在。我找不到,一個可以跟我講話的人。就這樣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來到這了。」
  「你沒有其他的朋友?那名愛搞東搞西的少女,叫什麼...飛淵。」
  「聽說她回到自己的故鄉了。」   
  「故鄉...,你打算回到魔世嗎?」
  「魔世.....................,那邊沒有常欣。」
   「不然,回來村內吧,村長看到你會很高興。他說啊,金雷村已經將你當成是我們的一份子了。」
   「你方才說,你不知死後是否還有知覺,但是卻為常欣打掃墓地,你是相信常欣有知覺嗎?」
   「有時候,我希望有。有的時候啊,又希望沒有。說不定,她在那邊交了新朋友,早就將我們忘記了。」
   「我死了,在那邊誰會陪我?清伯,常欣會陪我嗎?」

影像:

   清伯離開後,去而復返的玄狐,執起掃把,用心打掃落葉,怎料愈掃愈愁苦。這一段一分二十秒的無旁白片段,完全是藉著影像及背景音樂所鋪陳的悲悽,去引動觀眾的感傷情緒,從而憐憫玄狐孤身影隻的苦悶。


獨自打掃的玄狐。

掃著、掃著,不禁傷心落淚。

儘管近在咫尺,無奈陰陽相隔。

常欣想拂去玄狐淚水,玄狐毫無所覺。

    玄狐投爐之後,也有一段一分五十秒的無旁白片段,劇情是常欣墓前,常欣感知玄狐即將到來,安靜地翹首等候。這段畫面很美,有的畫面運用了構圖技巧,如第一張圖,前景的花及中景的樹,呈現出空間深度,常欣的位置,具有引導瀏覽全景的作用。而常欣身上的大量打光,帶給觀眾超自然卻寧靜安詳的感覺。第三張圖,常欣的位置略低,但視線上揚,更增期盼之感。


坐在宛如夢幻仙境中的常欣。

隨風飄散的綠葉,帶來玄狐到來的消息。

常欣翹首等待。

感人一刻:玄欣即將重逢!

    畫面適當地停在第四張圖,朦朧的身影,氣氛到位,不需後續,更顯韻緻。

 
錦煙霞與一步禪空

    接下要談的是到目前為止,我第二喜歡的女角─錦煙霞。不過,在談錦煙霞之前,先聊一下編劇眼中的女角形象。金光的女角,依據年齡可分成兩種:年輕的,以及中年以上阿姨阿嬤級的。年青等級的,有鳳蝶、羽音霜、憶無心、飛淵等,她們幾個的共同特點就是孝順,譬如鳳蝶為了如父、如師的溫皇殺害劍無極,霜因殺父之仇暫時與銀燕分離,憶無心為贏得女暴君歡心苦練控石之術,飛淵曾向罰跪的阿殤講述孝順的道理,這些,劇集裡演得十分清楚、明白。而中年以上的女角特色,就是堅強剛毅:錦煙霞為了所愛,挺身阻擋邪皇入侵海境;櫻吹雪、勝絃主、戀紅梅甚至超越了男女之情,擔負起保家衛國、守護組織的重責大任。這樣的女性形象,完美理想,非我等凡人所能及。所有女角特點綜合起來,就是孝順、懂事、冷靜、堅忍不拔、能撐起一片天,或許這是編劇對女性角色的「高度」期許〈?〉在這樣框架下,金光的愛情故事注定不甜蜜。

   錦煙霞是從《決戰時刻》起,人氣最高的女主角,為了與她的格局相襯,也因一步禪空的化作金身橋段,是金光經典之作的緣故,能夠看出劇組在安排錦煙霞退場上相當慎重,有個想為布版《白蛇傳》做出完美收幕的企圖。錦煙霞的落幕,依然選擇龍涎口做為舞台,與一步禪空的故事再次連結,並且與《白蛇傳》的水淹金山寺呈現對照效果。

故事:

   這一段龍涎口攻防戰,與《墨邪錄》其他幾場大戰相同,劇情一波三折,變數中再有變數,不到最後無法得知結果:戰役一開始是應龍師祭起東雲咒術,驅使死屍為其戰鬥,夢虯孫等人遂為源源不絕的喪屍所牽制,只賴錦煙霞以蛟龍之力,竭力與應龍師纏鬥,當戰況落於頹勢之際,所幸鱗王及時登場救援。 同為水屬性的兩國之主,鱗王技高一籌,空中水氣盡為鱗王所奪,致使無水氣可用的應龍師,無計可施之下宣布退兵。本以為戰事底定,怎奈邪皇親臨戰場,形勢瞬時逆轉。揮舞皇戟鎮海四權的鱗王,終究不敵擁有創世神力的邪皇,逼命之際,皇太子阿殤代父承受致命一掌。當大夥深感無力回天之時,當日落難受海境收留的日魄帶領眾魔兵,為報答鱗王之恩特來為海境眾人開出一條退路。送走夢虯孫等人、獨自留下的錦煙霞,抱著同歸於盡的決心,借用一步禪空之力,加上自身蛟龍之能,綁住龍涎口氣脈,匯聚一股強大力量攻擊邪皇。然而,這股力量超越了凡人身軀極限,白練飛蹤錦煙霞,最後壯烈犧牲,消散於天地。

   這種劇情一再翻轉的編法,往往因故事的意外發展,而令觀眾讚嘆不已,雖不是金光首創,但卻是金光一貫的編寫模式。採用這種寫法,對編劇和拍攝人員都是高度考驗,因為一場戲可能長到橫跨兩集才完結,編劇本身除了必須具有極佳的邏輯能力,還須擁有過人的想像力,而對拍攝的劇組來說,則必須把曲折卻連環相扣的書面故事,拍攝成恰如其分的合宜畫面,且隨著故事一層又一層的推進,影像張力也須營造得越來越強大。

   在這段戲中,除了錦煙霞的最終結局、阿殤的代父受掌之外,日魄的恩義奉還也是一個感人至深的橋段:明知挺身攔阻邪皇,不過螳螂擋車,不堪一擊,但為了償還菩提尊的救命之恩,也為了回報鱗王的收容之情,更為了保護最後故鄉─海境,日魄及眾魔兵情願拋出性命,也要為鱗王等人製造逃生機會。


懺悔,我正在懺悔,阿彌...陀佛...

台詞:

     錦煙霞終究是走到了盡頭,回到了和一步禪空生離死別之處,對著一步禪空的坐化金身,述說著她的感慨、她的請求,以及她的道別。
〈節錄自《墨邪錄》第八集〉

    「到了最後,我們還是在此地結束我們的命運,這人生,就是你念念不忘的因果嗎?」
    「你知曉嗎?元邪皇再現了,他要毀滅龍涎口,所以,我需要你的力量。」
    「百年之前,我們沒人有能力兩全。百年之後,我等到了。所以,一步禪空,將你的力量借我,我能保證不會傷害到海境與其他無辜生靈。」
    「多謝你,一步禪空!」
    「此生,我還是沒有領略佛法。若有來世,你我,........後會有期!」

    為了守護青奚宣的故鄉,百年之前,青奚宣忍痛犧牲錦煙霞。百年之後,同樣為了守護青奚宣的故鄉,這次結合兩人之力,青奚宣、錦煙霞不分離,也將不再有遺憾,這就是錦煙霞的兩全之策。淺白卻感染力十足的台詞,透過大俠深富感情的口白,這場戲帶有一股造化弄人的傷感,細膩地刻劃了這名至情至性的女子,對於愛情的執著專一,而當面對邪皇的武力脅迫,那份寧為玉碎的剛烈,以及選擇誓死抗魔的決心與勇氣,為白練飛蹤錦煙霞這個角色,做了最生動的最後詮釋。

影像:

   如前文所言,由於鱗王的操偶失常,後面後制畫面沒能有效營造磅礡氣勢,個人以為這是這段戲較為可惜之處。


正奮力回天的錦煙霞背影。

以缺舟武功為基,融合錦煙霞、一步禪空之力的龐大氣勁。

    這段戲的亮點,除了台詞、口白之外,特地配合劇情編寫的配樂「白練決江海」及「玉碎倚禪空」,在氣氛製造上發揮了極大作用。尤其是錦煙霞魂魄消散後的那段影像:漫天大雨灑落而下,宛如白雪的雨點,瓢落於常欣幕前。被錦煙霞視為定情信物的長笛,離開了主人,順水漂流而去,隱喻著過往的真情摯愛,將隨流水消逝無蹤。這段一分零五秒的畫面,沒有替角色做下一生註解的旁白,僅以影像與音樂的交互烘托,成功惹動了觀眾的觀劇情緒,令人不禁感到悲傷莫名。  


雨水如雪花點點灑落。

隨身珍藏的定情信物,將隨流水而去。

勝絃主與西經無缺     

   與玄狐、錦煙霞不同,勝絃主與西經無缺這對阿公阿婆情侶檔,並沒有經歷前面劇集的大量鋪陳,是《墨邪錄》才登場的全新角色。由於木偶造型高雅,人設深富魅力,再加上劇組安排了一個橫生亂入的墨雪,整檔《墨邪錄》裡,勝絃主與西經無缺,牢牢抓住眾人目光,可堪稱布袋戲史上最受矚目的高齡情侶組吧〈?〉

故事:

   身為魔世一國之主的勝絃主,屈於邪皇魔威而暫時詐降,並且率領闇盟兵將,追隨邪皇入侵人界。懷著鬼胎的勝絃主,一面對邪皇虛與委蛇,一面聯合以俏如來為首的中苗聯軍,伺機打擊邪皇與應龍師。善於謀略的勝絃主,有個闇盟第一劍術高手─西經無缺,做為她的武力後盾。身懷劍術「無招之招」的西經無缺,雖劍藝超絕,卻有個異於常人的特質:每當戰況慘烈,便需吸納死靈,修補受損魂命。後來應龍師擒拿五百畸眼族民,製造了擊殺邪皇的大好良機,勝絃主與西經無缺深感九界歸始,將為萬千生靈浩劫,遂毅然帶領眾軍與邪皇決一死戰。不敵邪皇的闇盟戰士全數陣亡,西經無缺吸取亡者靈力,將自身戰力提至最高,並配合勝絃主的「無燄斷章」,終令邪皇肉身戰死。其後,西經無缺因傷勢過重,魂身無能再次修補,在勝絃主彈奏的琴音中,盍然而逝。

   「此劍、此念。魂不滅,劍不滅,信念不滅。」久遠之前,西經無缺早已身亡,憑著對勝絃主的執念與承諾,一再借助靈力重生,是犁靈劍?是西經無缺?已經混淆不清。這般情深義重的西經無缺,與凡事大局考量的勝絃主,共同攜手數十寒暑,一起聽琴、品茶、談心、議事、論政,儘管沒有濃烈的愛情故事,可一路走來的相互扶持,始終如一的承諾與保證,更顯得這段感情真摯且彌堅。其實,劇集裡並沒揭示兩人關係,是感情昇華的戀人,或是百年難逢的知己,我們不得而知。不過,所謂人貴相知相惜,雖不知何種因緣,西經遇上了長琴,又是何種緣故,兩人決定攜手一生,只覺有西經的陪伴,長琴無燄此生何其有幸!
 
台詞:

   勝絃主與西經無缺的對話文言優雅,內容卻隱晦不明。觀眾乍聽之下,可能滿頭霧水,不知所云,但這不正凸顯兩人默契絕佳,是一種屬於他們自個的對話模式?尤其是「林中,有一把琴,一杯茶,還有一口劍」這個句子,彷彿是兩人間的暗語,在對話中不斷反覆出現。剛開始倒沒讓人有特別感受,直到決定與邪皇死戰,勝絃主再度唸起,西經回了:「林中,永遠都會有一口劍」時,才恍然明白,原來這是他們相守一生的誓言。
   劇中,倆人的精妙對白不少,在此節選的是與邪皇決戰前在竹林中的一段對話。這場對話細膩地表達了兩人之間的默契與情誼。           
〈節錄自《墨邪錄》第二十一集〉

   西經:「那你去嗎?終究是應龍師撒下的餌食?」
   長琴:「此戰將消失的,不只是那五百畸眼族民,剩餘的闇盟勢力必會再度被消耗。」
    西經:「不管願或不願,西經無缺,皆會與你站在同一陣線。」
    長琴:「縱使勝絃,亦非聖賢。」
    西經:「就算無缺,難免有失。」
    長琴:「失可補,過可改,縱使彌天大錯,也要親眼見證,這一錯能錯出怎樣的局面。」

    鐵鏽求衣前來告知,可趁邪皇營救族民機會狙殺邪皇。在他離去之後,因違背道德良知,又恐造成闇盟士兵傷亡,身為闇盟之主的勝絃主陷於左右兩難,明白勝絃主心思的西經,表示不論抉擇為何都將會支持。對白裡的「縱使勝絃,亦非聖賢」,顯示勝絃主的徬徨,不知決定是否對錯,而西經回以「就算無缺,難免有失」,是一個體貼又溫暖的安慰。

    長琴:「林中,有一把琴,一杯茶,還有一口劍。」
    西經:「林中,永遠都會有一口劍。」
   長琴:「這口劍,受戰數多春秋,摧折幾度寒暑,在無燄眼下,足堪重啟百回,難以計量的一生。」
    西經:「因為留存的只剩執念,意念,想念。劍只是載具,早非原初。」
    長琴:「此劍自始超越形體,念即劍,劍即念。」
    西經:「至終亦同。......然後憑藉著這一念,回到該回去的地方,仍識弦上古調。」
    長琴:「無燄仍記得當初的承諾。」
    西經:「尸亦同。」
    長琴:「與你同樣,不管是何決定,長琴無燄,.....皆會與你站在同一陣線。」

   不須太直白的言語,憑著多年默契,兩人不久便有了共識。彼此心知即將而來的戰役,是場生死存亡之戰,凶險遠勝於過往,為了安撫勝絃主的不安,西經承諾會回到她身邊。與擁有國主身分的勝絃主不同,西經大可不用擔此風險,但西經寧願選擇與勝絃主同上陣線,即使可能不再生還。


互相凝望的兩人。


影像:

    前文提及金光要角的退場戲都是傑作,因此劉四在此邀請大家再次回顧西經這場簡樸而有餘韻的落幕片段。
   討論戰果之後,西經深感大限將至,告知勝絃主告別時刻已至。他們說著最後一次誓言─「林中,有一把琴,一杯茶,還有一口劍」。說完,勝絃主不禁悲從中來,心想再為西經彈奏一曲,於是費力地將斷弦重新繫好。儘管無能再聽無燄彈琴,西經允諾仍會牢記弦上古調,之後緩緩倒落於地。勝絃主隨即起身,欲攙扶起倒地的西經,怎料伸手一觸,西經瞬間灰飛煙滅,化為塵土。

   從勝絃主修補琴弦起,至換幕為止,一共有三分零五秒的時間。這段不短的時間內,只有寥寥幾句台詞,大都是仰賴影像來架構愁緒。當中,勝絃主用力拉扯斷絃的畫面,以及為西經做最後彈奏的影像,採用了大量的特寫鏡頭,清楚地呈現了勝絃主被斷絃割傷的雙手,顯明了感情內斂的她情意濃烈的一面。


弦已斷,情不絕。

縱使鮮血淋漓,也要為君再奏一曲。

西經不支倒地。

攙扶的手,只撈得一手空蕩。

勝絃主傷心欲絕。

空中傳來深情的呼喚。

無燄的悲,明月可知曉?


結語

    這三段感情,各具特色,也各自精彩,或許也可以對應人生幾個戀愛階段:玄欣代表年少時期的單戀,錦宣則代表成年男女之情,而勝絃與西經代表的是老夫老妻的黃昏之戀。不論是否是劉四過度想像,總之,這三段劇情,劉四沒有負評,都給與極高的評價。
 
     《墨邪錄》這套劇集,或許大戰場次過多,有些超乎劇組負荷,以至於部分武戲令人有「還能再好一點」的遺憾。而邪皇形象前後不一,加上有個尚待解釋的「空白七天」,故而降低了這齣戲原有的評價。不過,《墨邪錄》人物鮮明獨特,劇情進展快速,架構縝密細膩,讓人津津樂道的文武戲碼更是不少,整體而言,仍是一部值得反覆細看的佳作。

   以上是劉四的觀劇心得。《評墨邪錄》全文共寫了一萬一千多字,希望劉四還原了大家觀劇當時的深刻感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43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iusi0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評墨邪錄〈上〉... 後一篇:「織田信長」要怎麼演?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臺灣人
已確定巴哈這裡有共匪網軍。共匪手機自傳數據,立陶宛示警別買快丟掉。所以不要輕易相信中國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