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第五章、日常生活。

作者:狂熱者。ASBC血淵│2017-03-25 00:50:23│贊助:8│人氣:360
 
 
  日常生活.
 
 
  回顧歷史,約納斯依舊無法理解他為何仍然存在。
 
  十字軍東征,黑死病,文藝復興,宗教改革,科學革命,啟蒙運動;他的經歷尚有更多,幾近難以細數清楚。永生的好處之一在於可以親自參與歷史,並在許久之後知道是人對之的觀感──雖然他認為不死只是種變相死亡。
 
  無星的夜晚通常會使他憶起某些他急欲摒棄的過去;兄長在耶路撒冷倒下的身影,兩次世界戰爭後遺留的荒涼,他意外害死──或蓄意殺死的人們之名。
 
 
  但明顯地,今天是個例外。
 
 
  佇足於窗外的蒼穹如墨汁般濃黑,厚重的團團雲朵遮蔽所有月亮露臉的可能,亦預告著即將親臨城市的大雨。
 
  約納斯一反往常的陰鬱,手執著鍋鏟而非香菸或一杯美酒,他目前沒有空暇緬懷昔日,眼前攤開的食譜大全彷彿成為他人生最重要的難題。
 
  黑色行者以血液為主食,對普通食物的需求甚低,但在他收到那通簡訊──特別備註她未享用晚餐──後,他理解自己尊敬的姐姐在暗示什麼。
 
  「要我煮飯的話,直說就好了嗎…」喃喃自語,約納斯笑著搖搖頭。他並不自詡為多麼頂尖的廚師,但一般家常菜亦非什麼難事。
 
  問題在於多洛莉絲十分挑嘴,不論是在血或偶爾嚐幾口、其餘種族賴以為生的食物之層面上;她舌尖的味覺肯定是被老家的廚師們寵壞了。
 
  味道清淡的同時要帶點辣,比起全熟或油炸,她更偏好僅略微煎過的肉類,特別是鹿肉;面對蔬菜類時的態度則與他相同,敬謝不敏。
 
  忖度良久,約納斯挫折地將食譜放回書架。內容大部分的品項他都會做,但恐怕不合她胃口,而剩下的少數只是些令人感到困惑異常、宛若本就不是給他這般普通人(不全然正確的說法)製作的餐點。
 
  捏壓鼻梁,他走入廚房,決定將一切交給自己不怎麼可靠的創意處理。
 
  *
 
  當門鈴響起時已約莫是黎明時分,層層積雲未有要散去的跡象,倒是大雨已開始滴答落下。
 
 
  「小──約!」
 
  聞聲,約納斯趕緊將一撮鬧脾氣般翹起的黑髮撩至耳後,匆忙走去應門。
 
  儘管外頭下著雨,多洛莉絲看起來依舊完美無缺;一頭稍過肩的長髮柔順地隨風飄於身後,沒有因濕氣而捲起。米黃色──竟不是平常的深灰或深紫,稀奇──的長裙裝替她肌膚添了幾分生氣,腳踩的褐色長靴亦有襯托的效果。
 
 
  眨著一雙初綻玫瑰般的眸子,她張開兩臂擁抱了他。
 
  「我還以為妳會因為太少出門而忘記怎麼化妝了呢。」他調侃,多洛莉絲因此找到理由賞他一記爆栗。
 
  「我還不希望你被嚇死。」收手,她退後一步,仔細地上下打量他一番:「圍裙不錯看;但怎麼不穿我送的?」
 
  「怕它被弄髒。」約納斯胡謅出一個連他亦覺得荒謬無比的藉口,不過談起那件整體粉紅、衣面繡著幾朵小花且有蕾絲鑲邊的圍裙,他自認如此的臨場反應已算不錯了。
 
  「是喔?」即使能夠一針戳破他的謊言,少女僅是笑著搖搖頭。「我記得你編謊的能力還要再高明一些。」
 
  「妳太高估我了。」約納斯往旁微靠,邀請對方進屋。
 
 
  多洛莉絲沒有急著走向餐廳,反而停步於客廳。她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一張狀似現代裝置藝術的紅色椅子。
 
  「它坐起來很舒服的。」注意到她視線,約納斯笑笑地從廚房那兒喊道,「我猜妳會想親自嘗試看看?」端起差點來不及完成的晚餐,他把其移至客廳。他極清楚那把椅子的魔力。
 
  「當然。」她興匆匆地跳上那椅,下一秒便發出一聲舒暢的嘆息,整個人明顯放鬆。「你從哪裡弄來這東西的?」絲毫沒有要再起身的意思。
 
  「秘密。」他轉轉眼珠。
 
  多洛莉絲自沙發上抓來一個軟枕朝他扔去;他讓枕頭命中他的臉。
 
  「有的時候你真的很討厭。」她開玩笑似地埋怨道。
 
  「我自己也這麼覺得。」把抱枕放回原處,他亦落坐,將其中一只盤子往她那兒推過去些:「放心,我沒有在裡頭偷加磨碎的青菜。」
 
  她拉著椅子靠近矮桌,食物帶著微熱的蒸氣使她身上的丁香味更顯濃郁。「你有加酒。」
 
  她深吸一口氣,思忖半晌,以叉子沾點盤上看似裝飾用的暗紅汁液品嘗:「少許的紅酒,血,胡椒和鹽。」
 
  他點點頭,傾身叉起自己盤內的一塊肉。「何不嚐嚐看?」他勾起嘴角,發出挑戰的邀請。
 
  「嗯哼?」挑眉,多洛莉絲將一頭長髮撩至一側。她沒有動眼前的菜餚,反而是湊向約納斯,咬走他叉子上的肉。
 
  早已習以為常,他舔淨猶存於其上的醬汁,放任自己陷入沙發柔軟的懷抱。「怎麼樣?」他模仿姐姐挑起眉。
 
  「鹿肉…等等。」見他臉上有抹不敢置信的神色在閃爍,多洛莉絲立刻用一根手指堵住他嘴,把方才說出口的答案重新在腦中審慮百遍。「鹿…紅鹿!高地紅鹿肉!」
 
  「我剛剛還在想說妳怎麼可能吃不出來。」暗示對方在這場挑戰中獲勝,約納斯笑著站起身,朝酒櫃走去。「有興趣喝一杯嗎?」
 
  她瞇起眼,大略瀏覽他的儲藏,每個瓶身所貼的標籤多少皆有些斑駁,部分甚至已大致剝落。「如果你的櫃子裡出現1796年的酒精我也不會太訝異。」她哼了聲。
 
  她不像他偏好古老而濃度高的酒,但酒量卻天生出乎意料地好。
 
  「我已經把它喝光了──開玩笑的。」約納斯伸長手往櫃子較深處一探,抓出一瓶嶄新的水果酒。「我只是想要開酒櫃罷了。」關上其,他轉而步向廚房拿酒杯。
 
  「愛現。」她咕噥。若把人比喻為書,她弟弟應是位處書架頂端最遙不可及的那一本,書脊還嵌有不少珠寶做裝飾。
 
 
  「我聽到了。」「就是要說給你聽的。」
 
  他再度坐下,嘴角仍帶笑意,對她給予的評價不慍不火。
 
  「你最後一次生氣是哪個世紀的事了?」就性情而言,鮮有人能夠憑第一印象看出他與她之間的關係(或許外表亦是原因之一)是姐弟,並非兄妹,遑論戀人。
 
  「忘了。」約納斯聳聳肩,鵝黃色的燈光藉機溜過他肩膀,吸引多洛莉絲的視線停駐於他頸側。那兒有塊圓形傷疤,因光線照耀而呈淡淡的銀白。
 
  她將他本欲抬起遮蓋之的手擋開,移身細看。
 
  那疤痕不算新──若和他背上、胸腹上、四肢上的同類相較──大小宛如一根長釘會在牆上留下的洞。
 
  「那個已經好了。」他瞥向一旁地面。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張已重複利用無數多次的羊皮紙,每一個傷痕都是一次複寫過的印記;長時間下來,除非角度正確,否則他人根本無法注意到那些刻烙在他身上的殘酷。
 
  數分鐘後,多洛莉絲瞇著眼睛退開,柔軟的唇繃成一條不甚愉快的直線。「你應該在我發現前跟我說。」
 
  「……」他原本尚天真地認為可瞞過她。「下次我會記得。」
 
  「你不是忘記講,你是不想說。」她搖搖頭。靜默半晌,微蹙的柳眉方逐漸舒展開來。「我要懲罰你,跟我喝交杯酒。」她拿起酒杯。
 
  「是,小的知錯了,下次絕不再犯。」鬆口氣,約納斯亦手執自己鍾愛的水晶杯,兩人互望的眼裡有著相同的默契。
 
  
 
 
  「是說,小約。」
 
  酒足飯飽後,約納斯收拾桌面,端出自製的布丁。
 
  「恩?」
 
  「可以讓我看一下你穿那件粉紅色圍裙的樣子嗎?」
 
  多洛莉絲拿著手機,滑開相機功能,如此笑問。


全文。完



  這樣約納斯的主線就完成啦!這篇字數大概2593# 整個主線的話,應該有破一萬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2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血淵|蛻變|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約納斯|亂寫

留言共 1 篇留言

毛球
血淵的小宇宙都爆發啦#(゚∀。)

03-25 01:06

狂熱者。ASBC血淵
炸光光(゚∀。)(゚∀。)03-25 09: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olin2000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第四章、家族... 後一篇:【蛻變之聲】渣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uttery161all
CWT原創嘉年華的新刊試閱連載中,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