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短篇】鐵匠鋪

作者:懶猴│2017-03-23 12:48:06│贊助:8│人氣:254
  「哐噹!哐噹!」一早鐵匠鋪就傳出了巨大的聲響,眾多鐵匠鋪的師傅在這裡敲打,已經是這裡的一道風景線了。
  「師傅……師傅!」一聲清麗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看她臉紅脖子粗的樣子應該叫了我不少次,不過聽力問題可以說是鐵匠的職業病,聽不到也是無可厚非的。
  「小紅啊……又幫店裡出來買東西囉,這次要什麼呢?」我停止了鍛打,拿起毛巾將臉上的和擦掉,用宏亮的聲音詢問,小紅是附近一間飯館的孩子,時常被叫出來採買食材和用具。
  「我要一個大鍋,深的那一種,記得厚一點,要煮大鍋湯的。」小紅邊說邊揮舞著雙手,比出一個大鍋子的樣子。
  「好的,明天下午來取可以嗎?錢一樣月底結清?」我估算了一下大小,這種大小應該三十分鐘能搞定,若是加厚的話大概多個二十分鐘吧。不是我在自誇,在整條打鐵街上,造鍋我可是最快的。
  「謝謝師傅!你做的鍋子真是又快又好,錢月底媽媽會派人來結清的。」小紅比出了一個大拇指,笑笑的說。這附近的人都與飯館的熟識,也習慣了月底結帳的方式,一向都先記在帳上。
  「師傅,你再不把鬍子刮一刮、頭髮整理一下我以後就叫你大叔囉!」在離開前小紅轉過頭來,露出了一臉壞笑。
  「大叔啊……」我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明明才剛過二十,卻老是被認成三十幾歲的大叔,雖然鐵匠一向顯老,果然還是有些無奈啊。
  完成了幾個平底鍋和炒菜鍋,將架子上空著的地方補滿後便停了下來。隨便吃了吃從飯館拎回來的食物,便抽出放在桌子下的書坐下來休息。

  「小黃,你又在看閒書了?不花點時間練練鍛刀嗎?」這個聲音不用多看,很明顯的是老哈過來了,是我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越來越煩人,不斷的干涉我的生活。
  「你不是想要造出絕世神兵才當鐵匠的嗎?你這樣要什麼時候才能達成目標啊?」我稍微瞄了他一眼,並沒有搭理他的意思,不過很快我便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
  「小黃啊你這樣每天都無所事事的,一輩子子都只會造鍋,不會進步的,你……」他發現我有反應後越講越來勁,讓我無法忍受,只好出聲打斷他。
  「你管很多欸,不要一直來煩我啦。」我無法忍受有人在我耳邊囉嗦,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壞了,我有自己選擇人生的自由,不需要別人干涉我的決定。
  「你以前多麼厲害啊,曾經……」
  「吵死了,還不離開啊?」我有些生氣,一不小心就吼了出來。
  「唉……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先走了。」他嘆了口氣,看了我一眼便離開了。
我坐回位置上,將一旁看到一半的書拿起來,卻感覺心煩意亂,好像一根棍子將平靜的湖水攪得天翻地覆,讓我一個字都看不進去,也沒有看書的心情。
  將躺椅稍微調整了一下,斜斜的躺了下來。究竟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沒有努力的動力,整天都無所事事,像是空心的稻草人,徒有軀體卻無法邁步,什麼都做的到,卻什麼都沒有做。
  看著一旁的鍛造台,突然感覺到一陣煩躁,自己曾經像瘋了一樣精進自己,但是現在呢?除了必要的工作,沒事就在看著閒書、閱讀報紙,將腦袋塞的滿滿,卻沒多少進到腦子裡面,就像深不見底的黑坑,貪婪的吞噬一切,卻無情通通絞碎,不留下一點痕跡。
  「師傅!我要這個鍋子,多少錢?」一名婦人走了過來,仔細的看了看,選了一個中意的。
  「二十五枚銅幣,算您二十枚銅幣就好。」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笑笑的對客人說。
  「好的謝謝,師傅你這麼年輕就出來開業了,這些商品的品質都不差,真厲害啊。」
  「哪裡哪裡。」會這樣說的大概只有新來的客人了,事實上我的手藝已經好幾年沒進步了,靠著以前努力習得的技能可以完成很多事,經營店鋪、人脈、與各家店鋪談合作都自己一手包辦,卻也因此安心了下來,好幾年都在原地踏步。
  送走客人後那股煩躁感更加嚴重了,無論是報紙、小說還是刀劍錄通通看不下去,看了看鍛造台,有些無力的站了起來。
  「哐噹!哐噹!」生起了爐火,開始鍛造明天要交貨的鍋子,做著一些擅長的事情,讓自己看起來有在努力,一直以來都是靠這樣的事情,壓下這股難以言喻的躁動,但是這次好像沒那麼有效了。
  「今天就收攤吧。」現在的心理狀態也不太合適,不如關店去做別的事情,今天就提早休息了。

  「你想要學打獵?」住在城外的老獵人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大家都稱呼他為老獵人,真正的名字已經沒多少人記得了。我和他雖然說不上熟識,但我們也聊過幾句,算是點頭之交吧。驟然間聽到一個鐵匠想要學習打獵,無論是誰都會感到驚訝吧。
  「我們打獵跟貴族那種完全不一樣喔,不是站在路上射殺被趕出來的獵物而已,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老獵人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不悅,認為我小看他的工作了。
  「我沒有小看您工作的意思,算是增廣見聞吧,或者是說市場調查?」我連忙解釋,得罪了這位獵人,不只是這次打獵會告吹,以後舖子的生意也會受到影響吧?
  「你不是只會做鍋子?」老獵人依然皺著眉頭,有些疑惑地瞪視著我,對上了他銳利的眼神,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我的一切都被看穿了。美其名增廣見聞、為以後鋪路,講白了就只是在逃避而已,真正應該做的事情一點都沒碰,也害怕去碰,只想逃到沒有這些煩惱的地方,還給自己找了一個美好的理由。
  「算了,你自己想清楚就好,錢放在那後去後面拿我備用的槍。」老獵人長嘆一聲,讓我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果然是被看穿了嗎?

  「這次打獵你覺得怎麼樣?」回到了老獵人的屋子旁邊,老獵人將插在火堆旁邊肉翻面,隨意的問到。可能是因為帶著我的關係,並沒有走太困難的路,也沒有太過深入,所以收穫並不是很多。
  「還不錯吧……不過火槍有點難用。」回想了剛剛的經歷,追蹤、選路都是由老獵人和獵犬負責的,其他部分並沒有說特別困難,就是火槍用不太習慣。
  「你其實還滿有天份的,有沒有考慮轉行?」老獵人調笑這說,一邊在烤肉灑上香料,咬了一大口。
  「啊……暫時沒有這個打算。」我抓了抓頭,連本業都做不太好了,即使轉行了也是成為一個半調子吧。
  「我想也是。不過啊你還年輕,還有很多選擇,不要太早放棄啊。」老獵人笑笑的對我說,果然在他面前就沒有一點秘密。
  「喔……咦那個鳥籠怎麼回事?」我注意到了一旁的鳥籠,裡面養著一隻黑色的鳥,奇特的是鳥籠的門並沒有關上。
  「一時興起撿回來的,想說養著看看,結果養著養著不小心把籠子的門弄壞了,不過果然還是喜歡有野性一點的,今天牠若是再不飛走可能就烤來吃了。」老獵人不愧是老獵人,對養著一段時間的寵物,表達感情的方式十分特別。
  看著自在的待在籠子裡的飛鳥,我想到了現在的自己,明明沒有了束縛,卻害怕離開安穩的環境,阻擋自己飛向天空的並不是籠子,而是那顆害怕改變的心。
  「老獵人……那隻鳥可以賣給我嗎?」
  「你要牠啊?先跟你說,他並不是什麼值錢的品種,要了也沒什麼用。」
  「我覺得我和牠特別有緣,你開個價吧。」我搖搖頭,我不是因為錢才想要牠的。
  「你開心就好,這鳥就送給你吧,你今天已經給我不少錢了,那壞掉的鳥籠也順便帶走吧。」老獵人不太在意,手一揮就將牠送給我了。

  回到了店裡將鳥籠掛了起來,歪掉的門雖然不是修不好,但是也沒什麼必要,反正鳥也不會飛走,就乾脆把它拆了。過了幾天,沒有門的鳥籠養著的鳥,不知不覺也成為了店裡的一個招牌。
  「師傅!能不能幫我用這個打一把刀?」週一休息日,我坐在店門口的躺椅慵懶地曬著太陽,手邊翻翻閒書,因為是休息日,所以做起這檔事完全沒有心裡壓力。
  「現在是休息日,你還是去找別人,或是明天再來吧。」稍微瞄了一下來人,穿著著獸皮衣裳、赤著雙腳,兩人都十分的年輕,應該是城外的少數民族,身上的裝飾也十分普通,感覺就不是什麼大人物,沒有一定要招待的必要,我也沒什麼應付的興致。
  「師傅拜託,其他師傅都緊閉門窗,甚至還有拿著大錘趕我們出來的,我們明天就要成年禮了,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年輕人不住的跺腳,拿著鐵礦的手出了不少汗,臉色十分緊張的樣子,看來真的十分著急。
  我也不是不明白他們的難處,其他師傅的脾氣怎麼樣我很清楚,每個人都像百鍊的鋼一樣頑固,說休息即使是國王陛下出來恐怕都無法讓他們營業。
  他們的成年禮我也有所耳聞,每個人都要去山頂的火口湖底取一塊鐵礦,並以此為底鍛打成刀,若是沒有完成的話不只會成為族人的笑柄,還傳說會被惡靈附身,有一輩子的厄運。雖然說很同情他們,但……
  「我求您了!」見我遲遲沒有回覆讓他們更緊張了,兩人交換了眼神似乎下定了決心,一咬牙就跪了下來。
  「你們別這樣……算了,傍晚取貨。先說我平常不做刀的,不保證品質。」看著他們的樣子我也於心不忍,一輩子的厄運和笑柄啊……想想就覺得可怕。雖然會遭到鄰居抗議,但偶爾幫下忙也不是不行,不保證品質就是了。
  「謝謝您!」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興高采烈的離開了,不過我已經說了,發生什麼事我可不負責。
  將礦石燒紅後固定好,掄起大錘開始砸,因為沒有學徒,從頭到尾都必須自己來。花了大半天終於將雜質去除了,摻入了一些預先準備好的半成品鋼,在炭火上繼續鍛打。
  經過多次鍛打後,用小錘慢慢修正,最後再經過打磨,終於製成了一把刀,雖然形狀不是很漂亮,至少沒有裂痕與崩刃,刀身也沒有彎曲,應該還算耐用,他們來取貨時還不住道謝。

  過了幾天年輕人特意跑來道謝,說那把刀用起來還挺順手的,雖然在談話間對於外型他始終閉口不談,不過感覺他還是挺滿意的。看來他運氣不錯,即使是第一次鍛刀,也沒有碰到我失敗情況。
  我思考了一會,整理一下出錯的地方,開始嘗試鍛造更多的刀,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其中有幾次失敗,不過最後還是成功做出幾把堪用,形狀也還算正常的刀,正準備著手製作下一把——
  「啊啊……燃燒殆盡了呢!」我看了看已經成為餘燼的爐火,如同洩了氣的氣球,渾身充滿了無力感。無奈的嘆了口氣,笑笑的放下了工具,猶豫了一下將還算成功的作品掛上了架子,整個人癱坐在躺椅上,空虛地曬著太陽,果然要改變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師傅這個小的鍋子多少錢?」一位客人看上了架上的小鍋子。
  「六枚銅幣。」我起身後瞄了一眼便報出了價錢。
  「那我要了。咦師傅你的鳥籠沒有門,不怕牠飛走嗎?」客人拿出了錢,將鍋子收了起來。
  「我倒是希望牠飛走來著,但牠就死賴著不走啊。」我接過了錢,笑著回答。其實我也在等著牠飛走,但是牠就和我一樣,害怕改變。
  「你這樣養當然不會走啊!試著幾天不餵牠試試看。」客人笑著給出了建議。
  「這樣就可以了嗎?」我有些懷疑,困擾我這麼久的事,居然這麼容易解決?
  「就當被我騙了,試試看吧。」客人說完後便離開了。

  我依照他的建議,一連幾天都沒有補充飼料,某天早上那隻黑鳥就這麼消失了,而且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望著空蕩蕩的籠子,一整個早上都在發呆,許多不明就理的客人看到以為我因為鳥不見了感到難過,紛紛出聲安慰。
  我的確是因為牠的離開感到空虛,但理由不太一樣。困擾我多年的問題,居然這麼容易就解決了,面對生存的壓力,無論再怎麼害怕、再怎麼恐懼,都不得不面對改變。
  「這樣的話我該怎麼辦啊!」當初養這隻鳥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想從牠身上找到改變的契面機,沒想到卻是這種結果。
  面對生存的壓力說起來簡單,但誰沒事吃飽撐著給自己找麻煩,尤其是我這種害怕改變的人就更不可能了,我根本沒有勇氣去做這種事情,若是有的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
  望著清澈的藍天靜靜地發呆,那隻小鳥正在某個角落盡情的翱翔吧?嘗到自由滋味的牠會懷念籠中的日子嗎?那除了食物和飲水一無所有的日子。
  忽然市集傳出了喧鬧聲,遠處來者不善的有牌強盜浩浩蕩蕩的前來,結合前幾天即將發動戰爭的小道消息,我苦笑了兩聲,契機居然這麼快就來臨了,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身體不住的顫抖,也不清楚前方等著的是一飛沖天的自由——還是死亡。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我將燒紅的鐵從火爐裡拿了出來。
  「哐當!哐當!」掄起了大錘。

  (全文完)


  雖然說不太擅長寫小說,但長期泡在這個圈子果然還是會有個創作夢啊!沒想太多就拿去投每月之星了,也是圓個夢啊,希望大家會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205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866325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揮灑汗水的女孩—... 後一篇:【心得】三磅重的普通金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haru7318穿越者們
嘛,總之就是更新吧( ᐛ ) 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