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形心理論》

作者:Zarose│2017-03-21 01:04:42│贊助:4│人氣:430


《形心理論》

  我們所知的一切大多來自於事物的表象,此外,便是那些模糊的,似有似無的概念與感覺——而那卻是所有感知的原點。

  看見的,聽見的,不代表它存在;反之,看不見的,聽不見的,也不代表它不存在;或許,轉過一個街角,穿過一個巷子,那些虛幻的,不切實際的,便會取代我們所知的現實,成為另一個世界。

  我的手上出現了一副漆黑的手甲,它的表面光滑,質感堅硬,指梢的部分尖銳如爪,彷若能捏碎所有的物體;我的腰間多了一把收於黑鞘的太刀,它沒有護手,刀身鋒利,彷若能斬開任何的障礙。

  我的臉上多了一張遮住左半臉的面具,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然而,我卻無法在鏡子裡望見它的蹤影,那並不是透明,更像是從未存在。

  我身上的其他東西看起來就和平常差不多,巷子兩旁的建築物也沒有任何明顯的變化,唯一改變的事實,便是我如同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般,走出巷口,一名身穿灰色西裝的上班族穿過了我的身體,想當然耳他沒有看見我。

  那名上班族的臉上戴著一張素色面具,使我望不見他的表情,我對為何會有人戴著面具去上班抱持著疑問,直到一段時間後我才注意到,街上的行人們眨眼間全戴起了差不多的面具,無論大人,青少年,甚至連準備去上幼稚園的小孩也一樣,那副景象看起來就像是某種神祕的宗教團體在街上遊行。

  不過說到底,他們究竟有沒有戴著面具也與我毫無關係,也就沒有去深究了。

  我是在幾天前發現這個有趣的「現象」,這個能讓我消失在「現實」的現象,我在這裡擁有自己的形象;雖然和原本的差不多;沒有人能夠看見我,自然也沒有人能夠干涉我,我在這裡擁有真正的自由。

  不用強迫自己同他人一樣,也不用聆聽那些惱人的說辭;看著那些趕著去學校的高中生們,便會不自覺地為這份悠閒暗自竊喜。

  不過最主要的,是那些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謎樣生物,他們的體型大概有兩三層樓高,有些長著短小無用的翅膀,有些長著顯得多餘的眼睛,他們的外形只能用「阿米巴奇美拉」來概括,完全沒有一個統一的原形,仔細一點描述的話就是破碎的肢體組裝在渾沌的軟泥上。

  他們平時會像這樣遊蕩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穿過巴士站牌前的人群,穿過平交道上駛過的列車,一會兒忘記了自己的方向便又折返回來,記憶力差不多就比金魚強上那麼一些。

  而即便是像我這樣能夠觸及到他們的存在出現,他們也無動於衷;順帶一提,他們的觸感大致上就跟用來封窗框的矽膠一樣。

  然而有一些面貌險惡的個體,他們沒有任何的特徵,顏色也只有漆黑能形容,雖然單調卻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與威脅感;與前者相反,他們似乎能感覺到我的存在,並且會瘋狂地朝我奔來,只為了將我吞噬。

  不過也因此,斬殺他們成了我在這裡的樂趣之一;我將手裡提著的書包扔到一旁的消防栓上,接著抽出腰間的太刀。

  那群怪物張大著嘴想將我淹沒在那看似無底的洞口之中,然而他們的動作對我來說實在是過於緩慢,在這裡,我幾乎感覺不到身體的重量,身體能完全照著自己所想的行動:迅速地穿梭在地面與牆面之間,躲開那些密集卻凌亂的觸手攻擊。

  手甲的利爪輕輕一掃便能撕裂那些怪物的軀體,手中的太刀微微一揮便能將其切得粉碎;這就像玩動作遊戲一樣,只不過前者所帶來的體驗完全不是後者能企及的;我將太刀收回鞘中,看著那些逐漸消散的屍塊,不禁泛起一抹滿意的微笑,街道和建築物上雖然留有方才戰鬥時造成的損傷,但那些似乎在我回到原本的世界時就會自動消失。

  「救……救命啊!」

  我準備動身尋找下一個目標,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樣。

  夾雜著喘氣聲的呼喊從我背後的不遠處傳來,我先是望見那嬌小的身影從巷子中慌張踉蹌地走了出來,接著便是緊追著她的那隻漆黑怪物;那是個穿著類似希臘式長袍的女孩,米白長髮的末端翹起如同天使的翅膀,琥珀色的十字瞳,她的輪廓被聖光圍繞,在通過的空間中留下閃爍的星辰。

  我不知道原來這裡還有和我一樣的人存在,這稍稍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以及表演欲。

  「畢竟英雄救美的機會可不是隨便就能遇到的。」

  我一個箭步躍身到那隻怪物的面前,迅速地抽出腰間的太刀,一記拔刀橫斬朝牠的臉面上揮去,砍開了似乎是牠下顎的地方,這讓那怪物發出刺耳難聽的哀號聲,同時開始朝四周胡亂地攻擊。

  我輕輕一跳回到原本的位置,接著一個蹬腿飛躍到怪物的頭頂上空,幾圈空翻後刀尖朝下往牠的天靈蓋加速落去,怪物的腦袋在一陣清脆的響聲中被貫穿,牠奮力地掙扎個幾下後,便癱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確認怪物已經死透後,我再次將太刀收回鞘中,輕巧地落回地面上,然而正想說些什麼帥氣的台詞時,一輛外送披薩的摩托車就這麼從我的身體穿了過去,真是煞風景,不過這也讓我注意到方才的那名女孩消失了。

  我試著尋找那名女孩的身影,最後在幾十公尺外的電線桿發現偷偷探出頭來的她,從她的眼神來看貌似是在確認我有沒有威脅,判定我不像壞人後她才緩緩地向我走來;我這時才發現她完全沒穿鞋子,一雙赤腳就這麼走在柏油路面上。

  「已經沒事了。」我用親切的笑容對她說道。

  「謝……謝謝你。」她看了看我身後的怪物遺骸,接著微微地低下頭說道。

  她似乎對方才的事還有些餘悸,沒說幾句話便看著地面沉默不語;雖然也不排除是個性使然的可能。

  「請……請你幫幫我。」就在我準備開口問她一些事情時,她突然有些激動地對我說道,表情既認真又焦急地看向我。

  「有人正在抓我。」

  「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如果又被抓到的話……」她的語氣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像是已經逃命了一段時間。

  「好好好,妳先別著急。」我雙手按著她的肩膀,試著安撫她。

  「先告訴我妳的名字吧。」

  「路……路西亞。」

  「那麼路西亞,妳說那些要抓妳的人是誰呢?又為什麼要抓你呢?還有,妳是怎麼發現自己能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畢竟我對這個「現象」也不甚了解,如果能順便問到一些有用情報的話就好了;是說路西亞這名字似乎是外國人的呢。

  「我也不知道……」

  「我是幾個星期前發現自己能變成這個樣子,變成沒有人看得見的樣子。」

  「我從家裡逃出來後……就到處亂晃,結果有一天就被一群人給強行帶走了。」

  「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很暗的地方,完全看不見任何東西。」

  「還問了一堆我聽不懂的事情。」

  「我是趁著他們不注意才跑出來的。」

  「等等,我先問一下,為什麼妳要從家裡『逃』出來呢?」雖然我的心裡大概有個底,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因為我……討厭那裡。」路西亞再次低下頭,表情凝重,凝重得不像是這個年紀該有的情緒;這個反應大致上跟我預想的差不多。

  「呃……好吧,抱歉,就當我沒問吧。」

  「那……抓走妳的那些人,妳還記得他們長什麼樣子嗎?」雖然她說看不見任何東西,但被抓到或問話的時候總會看到一些人影吧,就算只有身形剪影也好。

  「我只記得一個長得像『牙膏』的人。」路西亞說道。

  「牙……牙膏?」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影像是髮型像牙膏的人。

  「長著牛角的牙膏。」路西亞補充道;這讓我腦海中的那個人影頭上又多了兩根尖角物體;如果真是這樣,他的手裡應該還拿著一把牙刷才是。

  「真是沒禮貌!」這時,尖銳的男音從天頂的方向傳來,我抬頭一看,一個穿著長袍的身影就站在一旁透天厝的屋頂上,背著陽光,這讓我無法看清他的外貌。

  「居然說我是牙膏!?完全就是不懂前衛藝術的蠢貨啊!」他話說完便從屋頂一躍而下,故作優雅地降落在我們面前;這下我才總算看清楚他的外表;就像個戴著牙膏頭套的人,那種夾帶青色條紋的白色牙膏,只不過擠牙膏時結尾的地方是朝下的方向,而他頭部兩側也還真的長著一副尖角。

  「就是你嗎?這幾天一直把我放出去的寵物幹掉的傢伙。」他先是看了看那怪物的屍體,接著轉過頭來對我說道,他的頭套上雖然只有一個看起來像眼睛的護目鏡構造,我還是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視線正朝我看來;是說原來那些性情凶暴的阿米巴奇美拉就是你放出來的啊。

  路西亞見到他,立刻躲到我的身後,有些害怕地微微顫抖。

  「嘛,也罷,看你這樣子應該是最近才獲得這股『力量』的吧。」他說道。

  「我叫做墨登尼斯,看你是新人就給你一次機會,現在馬上把你身後的那個女孩交出來。」

  「這樣的話我就讓你加入我的組織,不僅能獲得這個世界的知識,還能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力量喔。」

  先不論墨登尼斯是哪一國人的名字,這個傢伙提出來的條件確實挺誘人的,畢竟我才剛熟悉這個「現象」不久,如果能獲得更進一步的資訊,或許就可以找到更有趣的事也說不一定,況且對方的資歷明顯比我還久,若是真的打起來,我也肯定會趨於劣勢,更不用說對方不只他一個人,而且說到底,我也沒有保護這個女孩的義務。

  不過那也是理論上這麼說。

  「你會想邀請我,我是很高興啦,但是我討厭成群結隊的人。」

  「你想把自己塑造成領袖什麼的是你家的事。」

  「但要想找我來幫忙襯托你就不必了。」

  「蠢牙膏。」我話才剛說完,墨登尼斯的額頭上便直接冒出數條青筋,不禁讓我懷疑那牙膏造型真的只是頭套嗎?我迅速地抱起身後的路西亞,朝反方向全力逃開;我還沒有試過自己在這個狀態下的極速,現在看來時速大概有200那麼快。

  「混帳東西!想逃哪裡去?」然而墨登尼斯卻是輕而易舉地追上了我,他從袍子裡伸出他那有些蒼老泛黑的手,如爪般尖銳的指甲直接扣進我的肩膀,用力一揮便將我甩向一旁店家的櫥窗,擊碎了玻璃,撞倒了裡頭的貨架,我緊抱著路西亞,一路滾到底部的牆壁才停了下來。

  「襯托?哼,像你這樣的傢伙要找幾個有幾個。」

  「難得大發慈悲讓你加入我的計畫,如今就算你跪下來求饒也於事無補了。」

  「哈,就因為我叫你蠢牙膏?」我拍了拍身上的玻璃和瓦礫碎片,從地上站起身子,將路西亞藏在背後,我能感覺到她擔憂的視線,不過這也有可能只是我的錯覺;我動了動手腳,確認沒有大礙後向墨登尼斯嘲諷道。

  「你也就只有現在能笑了,蠢貨。」墨登尼斯說道。

  「這個世界是意志力的世界,也就是說,意志力的多寡決定了一個人在這個世界的強弱。」他伸出的左手掌上開始凝聚起一顆黑色的球體,從棒球的大小開始逐漸壓縮,同時緩緩地向我們走來,貌似是在享受逼近獵物的愉悅感,他雖然戴著頭套,我卻能隱約感覺到那令人不快的嘴臉。

  「而也只有意志力到達一定程度的人能夠獲得進入這個世界的資格。」

  「看你的樣子,大概就是那種在學業或同儕關係上遇到一點挫折就怨天尤人的學生吧。」

  「只不過因為對這個社會的怨恨太深才碰巧能進來這裡罷了。」

  「但是我可不一樣,我可是認真地思考過的。」

  墨登尼斯於是開始說起了他的故事。

  「我曾經是一名努力鑽研技巧的藝術家,為了獲得他人的認同而付出了許多時間和精神。」

  「但是,我最後獲得了什麼?那些傢伙根本就不懂我的努力在哪裡!他們只會嘲笑失敗者,然後拍那些成功者的馬屁!」

  「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發現了自己的『力量』,也就是現在這個姿態。」

  「我開始探索這份力量的奧秘,最後找到了一個令人振奮的答案。」

  說到這裡,墨登尼斯的身上開始纏繞起一股詭異的氣息。

  「無論在這個世界裡有多強,也無法干涉到原本的世界。」

  「然而這個規則其實是有被打破的可能。」

  「而那個可能性……就藏在你身後那個女孩的身上!」

  「我要靠著那個『逆轉點』,讓他們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

  「哈,別開玩笑了好不好。」看著墨登尼斯的樣子,我突然感到有些好笑。

  「我看你這蠢牙膏只是個蘿莉控吧。」墨登尼斯聽了我的挑釁,額頭瞬間被暴起的青筋佔據,他突然以高速移動到我的面前,冷不防地就將手中的黑球往我的腹部砸去;只不過。

  實在是太慢了。

  我連刀都懶得拔出來,赤裸裸的左拳毫不猶豫地往他自己送上門來的下巴揮去,我能聽見骨頭碎裂時沉悶的脆裂聲;下一秒,墨登尼斯整個人就像是急加速的火箭筆直地朝後上的方向飛去,他先是撞破那間商店的自動門,最後砸進對街房子的二樓外牆裡。

  「我才懶得管你究竟有什麼悽慘的背景,想被認同的話就靠自己的力量啊。」

  「嘛,不過說實在那也不干我的事。」

  「我只知道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人實在是很惹人厭啊。」我甩了甩方才揍人的左手,雖然沒有外傷但難免還是會有些疼。

  「解決了喔。」我轉向身後的路西亞,面帶微笑地說道。

  「好……好厲害!」因為方才的那一拳,路西亞現在是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我,她雖然還只是一個小女孩,但是被這樣注視著還是會讓人覺得有些難為情,我試著想出幾句應對得宜又不失帥氣的台詞,然而這時,一個提著購物籃的老太太從我的身體慢悠悠地穿了過去。

  又來了,這些人真的看不見我嗎?

  「剛剛那個騷動是你弄出來的嗎?看來還帶了個好東西啊。」這時,一名年紀看來和我差不多的少年跨過那只剩下半部的殘破櫥窗,走進了商店,從他的衣著來看和我一樣都是學生,他的雙手被銀白的手甲包覆,造型銳利又不失簡潔,他的腰間兩側掛著兩把短刀,臉上則戴著一張遮住右半臉,造型前衛的面具。

  他黑色的短髮有些凌亂,緋紅的雙目傳出一股令人皺眉的氣場。

  我很確定他也是來找碴的。

  「雖然很想叫你滾蛋,不過我想……你也是不會聽話的吧。」他那有些低沉的聲音在這個距離下讓我聽得不是很清楚,而就在我提起戒心的同時,他的身影突然間消失在我的面前。

  幾乎同時,他無表情的面容又忽然間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感覺腹部傳來一陣灼熱的劇痛,下意識地向後一跳拉開了距離,這一動在地上濺出了一攤血痕,他手裡拿著短刀,劃開了我的肚子,所幸我及時躲開而沒有傷及到臟器。

  「又是一個妄想氾濫的傢伙嗎?」我咋了聲嘴,抽出鞘裡的太刀擺出應戰的姿勢,一手壓著腹部的傷口,不悅地看向那名少年;路西亞則是躲到我的身後,一雙嬌小的手正試著幫忙按住我的傷口。

  「隨便你怎麼講。」那名少年甩了甩短刀上的血,冷冷地說道。

  「我的目的雖然和外面那個可悲的傢伙一樣……」他說話的同時看向外頭鑲嵌在牆上,一動也不動的墨登尼斯。

  「但是理由可就沒那麼膚淺了。」

  「你應該也多少能理解吧,『人所見的只是人所想的』這個道理。」

  「換句話說,你是什麼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他人眼中看起來像什麼。」

  「這個世界……不,應該說是這個現象,或許一部分是由意志力產生。」

  「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源自於『想像』。」

  「等等等等等,你給我等一下。」那名少年突然間講了許多似乎很深奧的話,氣氛轉變得過於強硬讓我感到有些不自在,連忙打斷了他的話。

  「先是突然間攻擊過來,現在又沒來由地講這些,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啊?」

  不過我這句話似乎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了。

  「簡單來說,把那個女的交給我就是了。」

  「我拒絕。」我沒多做思考便開口答道,幾乎是在少年說完話的同時。

  「你說『人所見的只是人所想的』,我是沒什麼意見啦,畢竟我也稍稍了解過像是『自證預言』之類的心理學理論。」

  「不過那是兩回事吧?」

  「如果那個蠢牙膏說的話是真的,你這傢伙八成也是想利用這個現象對現實進行干涉。」

  「而從你方才的說辭來看,無非就是想證明自己的存在,進而否定其他人施加在你身上的枷鎖和標籤,簡單來說……」

  「就是報復……跟那個蠢牙膏相比也只是半斤八兩。」

  「你不懂。」他的語氣依然冷漠,他握緊手中的短刀,同時抽出了另一把;我見情況不對,用眼神示意身後的路西亞到一旁躲起來。

  「不過……算了,跟不了解的人解釋也只是浪費時間,既然你拒絕,那就沒有其他好講的了。」語音落下的同時,他身上的殺氣化為實際的旋風向四周席捲,強勁的踏步伴隨震耳的聲響,他再次消失於我的面前,不過,有了防備的我這次沒有吃下相同的招數,舉起太刀勉勉強強地擋下兩把短刀的凌厲攻擊。

  「這就放棄溝通了嗎?看來你也知道自己理虧啊。」我順著他攻擊的力道向後一跳,拉開了距離,右腳觸地的同時用力一蹬,上半身一旋將太刀往他的身上揮去。

  「才不是。」他左腳一踏,向後跳躍躲開了我的斬擊,抓緊我揮空的空隙又一個踏步朝我衝來,右手短刀的刀尖就指向我胸口的方向。

  「我真的不懂……這個虛偽的世界到底有什麼值得珍惜的地方?」

  「虛偽?」我將右手的太刀旋回到身前,及時架開了襲來的刀鋒,左手則是一把架住了他準備發動奇襲的另一隻手,接著將手裡滑進內側的太刀朝他的脖子揮去。

  「是啊……虛偽。」

  「讚揚努力卻又只看結果,鼓勵奉獻卻又自私無比。」他不慌不忙地蹲下身子,同時掃出右腳想將我踢倒在地,我向後一個空翻躲開,再次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就只是這樣?」

  「我看你還是清醒點吧,如果你真的想做些什麼,這種事根本一點都不重要。」

  「我看你最好閉上嘴。」少年的眼神變得比方才尖銳,話語中令人不悅的氣場也變得更加強烈,下一個瞬間,他移動我的面前,開始凌亂地揮舞起手中的兩把短刀,揮舞的速度及力道之大,在四周捲起了一陣狂風和呼嘯聲,以及與我手中太刀碰撞時的金屬聲及蒼藍的火花。

  「不然我能怎麼做?如果不用這種方式……」

  「就只能隨波逐流了啊!」

  「人沒有力量,說什麼都是空話。」

  「我不需要那些空泛的話語,我需要的是這股力量。」

  「我要通過這股力量……來揭開這個世界的虛偽面啊!」

  「所以呢?」他那兩把短刀不知何時被斬斷了刀身,刀尖在空中飛旋了幾圈後,一個插進了旁邊的收銀機,另一個則是飛到商店的外頭;我收刀的同時朝他的身軀揮出一道從左肩至右腰的裂口,噴湧的鮮紅頓時濺滿了我的半身,他的雙手無力地落下了殘餘的刀柄,人朝後一傾倒臥在血泊之中。

  「有力量之後呢?你能夠證明什麼?」

  我無論做什麼,只要稍稍努力就能獲得極大的成功。

  「你所謂的虛偽能夠因此而改變嗎?」

  一開始,我認為身旁人的崇敬是理所當然。

  「不能,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然而我漸漸發地現,他們眼裡所看到的,並不是我。

  「因為那就是現實。」

  他們只看得到他們想看到的我。

  那名少年並沒有失去意識,他摀著傷口慢慢地從地上爬起身子,嘴角泛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改變想法嗎?」

  「別笑死人了!」

  「像你這樣自以為面向陽光就能指引別人的傢伙……就算今天不行,總有一天,我也會……」我沒有讓他把話講完,一個箭步上前直接給他吃了一記上鉤拳,他的身子在空中飛騰了數秒,如彎月一般落到更遠的地方,又濺了幾抹鮮紅在地上;這次他總算是暈了過去。

  我有刻意將傷害壓到最低,他應該不至於因此而喪命;我轉身準備去尋找路西亞的身影,不過在那之前她就先自己跑出來了,我將刀收回鞘裡後,張開雙手表示自己沒事,對她微微一笑,我這時才察覺到腹部一開始的傷口不知道什麼時後自行癒合了起來,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疤痕。

  現在仔細一想不免讓我有些好奇,眼前的這名女孩究竟是藏著什麼祕密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被這麼多人追著跑,另外照這樣看不排除還有其他懷著相同目的的人或組織存在,如果就這樣放著她不管,遲早又會被人給抓住。

  「路西亞。」

  「如果你不排斥的話,要不要先到我家裡躲著呢?」路西亞立刻就點了點頭,這樣的反應某方面也在我的預料之中,看她似乎還很高興的樣子;雖然我有想過把她送回她的家裡,但想想路西亞之前說自己是逃家出來的,似乎又不太妥當;先說我絕對沒有在想什麼奇怪的事。

  反正我現在自己住的那棟房子還有很多空房間,要是別人問起說是親戚就行了。

  我們兩人走出商店進到一旁無人的巷子裡,畢竟突然出現在街上會引起騷動;雖然說是變回來,但除了我的手甲和太刀消失之外,便沒有其他明顯的跡象,還有那有些神奇的感覺:就像是突然穿起了重量衣一樣。

  我走出巷子,看向方才發生戰鬥的那間商店: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這時我的身後傳來路西亞的聲音問道:「是說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青月,群青的青,皓月的月。」

  「那……那就請……多多指教囉。」一名有著烏黑長髮的少女走到我的面前說道,她的年紀看來也和我差不多,但是我完全不認識她是誰;是說今天還真容易遇到同年齡的人啊。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哪位啊?」

  「我?我是路西亞啊?」

  「喔,原來是路西亞啊……」

  「咦……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184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形心理論

留言共 1 篇留言

浩仔
頭香!

03-21 11:55

Zarose
雖然我的頭香超好搶的,但還是要說聲感謝來訪owo

另外就是我有修改已發布作品的特性(?),像這一篇在我回覆的同時已經被稍稍地改過了,可以重新再看一遍(在墨登尼斯剛登場的那一段)03-22 01: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aro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黏土人計畫】01:以賽... 後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訂閱

作品資料夾

badaopeter各位大大們
2017/03/26 本週作品:手繪無題36更新,正式發布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