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四個頭的聖武士(DND故事RP)

作者:柏夫│2017-03-14 04:27:32│贊助:10│人氣:412
  繁榮了百年的人類帝國,戰鬥的技藝逐漸轉為表演與競技,此時紅龍從沉眠中甦醒,帶領各種類人生物組成的軍團進犯人類的領土,掠奪金銀財寶不計其數,之後雖然攻勢漸緩,被壓迫的人類帝國滅亡之日仍然迫在眉睫。

  由榮耀的聖武士王子率領的最後一支人類方的軍隊被團團包圍,儘管每位倒下的戰士都拉了數個墊背的,但是還是被狗頭人大軍的數量優勢所淹沒,固守最後一個據點無法突圍,等待滅亡的時刻來臨。
===================================================================
第一章
營帳之中--
聖武士將滿是崩口的長劍抱在胸前,握緊著一串頭髮飾品禱告著,這是每個曾經一同作戰過的弟兄的頭髮,如今成為僅存的遺物,弟兄們都是懷抱榮譽而逝去,而這卻沒法一直對勝利有所幫助。

另一個營火旁的三人組中,一位身材粗獷的戰士正把食材丟入鍋內,自言自語:
「可惜阿,我還想要更多的挑戰。」
牧師緊握著聖徽,喃喃自語。
法師靜靜沉思,一開始眾多戰略戰術都被"榮耀"兩字所否決,到了這步田地,即使有法子也無人可用,僅存的一計,也是賭博。
「如果順利,我們能活下來。」
法師悄悄走到王子身旁,聽到王子的禱告詞中滿是對自己的自責,以及在榮譽赴死與謀略護國之間的後悔。
「軍師,」王子的聲音聽起來像打了自己一巴掌,頭抬也不抬:「有計嗎?」
「很遺憾,這物量的差距並不是能用軍略所彌補。」
「也罷,我醒得太晚了,」王子緊握遺髮。「即使身死,沒保護好弟兄們的妻兒家園,我有愧......」
「王子有必死之心,僅存一計。」法師聲音慎重嚴肅。
王子雙眼一亮,注視法師:「如能救國,不計代價!」
「願借人頭一用。」
王子皺眉,顯然不解此話用意。
法師垂首低吟:「宮殿儲有你的後備身體,請信任並等待再見之時。」

一旁的戰士聽得摸不著頭腦,詢問牧師:「借啥頭?」
牧師解釋道:「這是黑暗兵法,叫做公子獻頭。」
「公子獻頭?」
「就是趁對方達成目的而大意的時候偷襲。」
「怎麼會大意?」
「用王子的人頭取得對方的信任,滲透敵軍搞破壞。」
「蛤?」
牧師不耐煩了:「砍王子頭,升官,懂?」
「喔喔!懂!簡單!」

王子正襟危坐,神情凜然覺悟,意會法師一眼便不再多說,咬住飾品,挺出脖子。
「讓你背棄榮譽了。」
「為了榮譽,」法師苦笑,手起刀落,王子人頭落地。
「與生存。」
===================================================================
第二章
狗頭人,體型小,數量多,認為自己是龍的後裔,等待著真龍支配世界的時刻,也就是這個時代。
在黎明時刻,法師一行人悄聲離開營帳,到了狗頭人大軍的陣營附近,僅僅觸發一個警報陷阱,狗頭人立即團團包圍住三人,卻也不發動攻擊,鬧鬧哄哄著警戒著,直到有個白色鱗片的狗頭人將軍從人群中踏出一步,接著威嚇著喊話:
「我們乃高貴血統的繼承者,汝等孤身來到這裡,勇氣可嘉,基於遠古祖先的寬容,特准你們留下遺言。」
「我們背棄了誓言,」法師將王子的頭顱高舉:「對於避免讓你們流下高貴血液的僕人,請給予獎賞。」
雖然狗頭人自認是龍的後裔,但其他種族可一個都不這麼覺得,第一次聽到這麼尊敬的說詞,狗頭人將軍腦袋即使急轉也不知如何應對這種情況,但一看到狗頭人軍團似乎不太懂法師一行人再說什麼,將軍認為這是彰顯自己的智慧與威嚴的好機會,大喊道:
「人類,幹得好,你們會得到應有的報酬--加入我們強大的軍隊!」
狗頭人一陣騷動。
「為我們調理食材,」將軍邪惡地笑道:「伙房兵。」

一行人被帶領到髒亂的臨時洞穴,一路上的狗頭人們正歡呼著勝利,被飼養的狗似乎也被感染了興奮的情緒,不停亂叫,也作勢追咬著法師一行人。
到了廚房,只見一箱箱腐臭的肉隨意堆積著,調理也只是大略切割就端上桌,唯一有過廚師經驗的戰士聞到味道,覺得很不對而皺起鼻頭,法師跟牧師則是從頭到尾都捏住鼻子,似乎很受不了這味道。
「淨化食糧?」牧師詢問。
「我不想吃人肉。」三人都不約而同做了噁心的表情。
周圍的狗興奮地嗅著箱子,直到發覺自己似乎被注視著。
「汪嗚?」

「好喝嗎?」戰士不知從哪弄到個大鍋,加入四周採集到的蘑菇,用力攪拌。
即使香味濃厚,法師仍然掩著口鼻,一言不發。
「加了香料都差不多。」牧師將一份份熱騰騰的食物送到狗頭人的餐桌上。
在餐廳的狗頭人驚訝於人類的調理技術,不時發出讚嘆聲,並痛罵之前吃得根本不是東西,喧鬧聲像是將這炸了一樣。
「不合牠們胃口嗎?」戰士繼續加入蘑菇,用力攪拌。「這是我家鄉料理......」
「牠們說再來一盤。」
忽爾,喧鬧聲轉為強烈的叫囂聲,牧師急忙奔跑回來,焦躁地說:「牠們忽然超生氣!」
跟隨在牧師後頭的狗頭人們團團包圍廚房,一隻憤怒的狗頭人惡狠狠看得正在攪著鍋子的戰士,一腳踢翻!
掉出數個狗頭,周圍的狗頭人發生一陣悲鳴聲之後即轉為憤怒的吠叫聲。
法師一邊對戰士擠眉弄眼,一邊急忙解釋:「這是傳說中的佛跳牆,路過不小心的生物都會被香味引誘到摔進去被煮成湯,這是一場意外......」
戰士歪頭回答:「佛什麼牆?這叫香肉鍋,香肉就是狗肉,你也有不知道的東西阿,哈哈哈!」
這話更激起了狗頭人的憤怒,不少隻已經轉身去拿武器了,更多的則是打算將餐具當武器,或直接用自己的牙齒撕咬這幾個人類,法師哀嚎著。
「你們不是龍嗎?吃狗怎了嗎?」戰士理直氣壯的提問。
狗頭人們面面相覷,認為牠們是龍的往往只有牠們自己,如今在一個外人口中說出,不知該作何反應。
牧師的解說癖要犯了,被法師連忙堵上嘴巴。
在騷動的狗頭人中,狗頭人將軍推開人群,大步踏出,似乎又找到一個好舞台。
「沒錯!」狗頭人將軍舀起一碗湯,一口喝下:「我們是龍!我們是偉大血脈的繼承者!」
其餘的狗頭人愣住一會,發出歡呼:「我們是龍!」接著爭先恐後喝著剩餘的湯。
戰士又試了口味道,讚嘆著:「美食果然是無國界種族之分啊!」
===================================================================
第三章
狗頭人將軍對於戰士的行為非常滿意,打算借助三人的智慧來提高狗頭人的自覺意識,進而彰顯自己的寬容與鞏固自己的地位,加上聖武士王子復活,有別於先前的榮譽赴死,開始運用兵法,打退了獸人軍團與巨魔軍團,使得人類又獲希望。
狗頭人軍團則是將軍採用了法師的一些計略回應,將勝負拉致有勝有負,因此三人很快就攀升到可以參與軍議的位階。
戰場中--
牧師在後勤協助醫療,辯解著自己的法術對信仰不同的人是無法作用的;戰士與法師在一個孤立的山丘上,看著戰況進行。
「我要幹架!」
「那些可是人類。」
「我會用刀背啦!或許我可以偷砍一些獸人啊!」戰士準備甩賴。
「快去快回。」
「喔耶~」戰士拔出巨劍,策馬奔向戰場。
「等下那劍哪來的刀背......」

剩下法師孤身在山丘上,一支小隊也上了高地。
一位騎馬武者往法師衝鋒,法師用手杖抵住攻擊,武器相交。
「法師。」武器交擊的音量蓋過說話聲。
「傳訊效果有限,只好請王子以身犯險來此......」
「以後再敘舊吧。」
法師點點頭,表面在施放法術,其實將軍團部隊的配置都展現給王子看。
「委屈你了。」王子策馬回到小隊,成員得到指令後四散回到自己戰場中的隊伍。
「你們這裡得輸。」
王子與法師相視而笑,即使王子並不知道這話的用意。

忽爾,一道陰影出現在王子身後。
接著是一道森寒的紅光,巨劍就這樣往王子頸上一抹。
「砍頭!升官!」陰影發出宏亮的聲音,在王子頭身還沒分離時順手一撈,並跑到法師面前展示。
「公子獻頭!」戰士與王子頭顱都露出微笑。
法師帶著笑容昏厥。
===================================================================
第四章
大戰暫時結束,相較於大敗的其他軍團,狗頭人軍團仍舊取得不錯的戰果,狗頭人將軍意氣風發地進入前殿,好不威風,隨行的三人提著戰利品由後尾隨。
殿內堆滿金銀財寶,一點微光就可以經由折射而照亮整個殿堂。
越向內靠近,氣溫隨著龐然巨龍噴出的鼻息逐漸升高。
一頭巨龍,暗紅色的鱗片佈滿全身,隨著呼吸而變成亮紅色閃爍,正舒適地趴臥在金幣所堆成的小山上。
無感情的蜥蜴眼微微一撇,盯著狗頭人一行,牧師承受不了威壓,渾身發抖,只差沒轉身逃跑。
因為連逃跑的餘力都使不出,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只希望求得解脫。
即便是用性命來換。

「快呈上!」狗頭人將軍催促著,牧師將王子的頭顱從甕中取出,笑容還掛在王子的臉上。
「哦?這是第幾顆了?」不知紅龍從哪發的音,重低音震得一座小金山垮了。
魔法靈光罩在頭顱上,頭顱乾枯的嘴唇似乎微微一動,法師看出是屍體交談得這項法術,臉色微變,接著紅龍對頭顱提出問題:
「那些人類是你的同伴嗎?」
「是也不是。」
「因為我們用計騙-」法師連忙補充,但是語音未落就被紅龍狠狠一瞪,再不敢說話。
「那些人類是你們的內間嗎?」
「是也不是。」
「你這次死掉的目的是為何?」
「不知。」
紅龍興味盎然地看著人類一行,通常地位低的手腳是不會知道計畫全貌的,但到王子兼司令官這位階卻是一問三不知,非常不合理。
「你怎麼得知獸人與巨魔軍團的資訊?」
「法師提供。」
紅龍噴了口氣,轉動眼珠,詢問法師:
「辯解?」
「大局差不多抵定,我們要為狗頭人爭取更多發言權,這樣我們的待遇也會提高。」
欺瞞紅龍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用事實。
對於紅龍來說,這些下等種族不過只是工蟻,只是為了省去自己出手的麻煩,種族的勾心鬥角反而可以提供他更多娛樂。
法師臉色蒼白地望著紅龍,像是要表達自己有多誠懇,戰士一臉"發生甚麼事"的樣子看著法師,牧師還是在顫抖著。
紅龍享受著這一刻。
「很好,我喜歡這樣貪婪的想法,作為賞賜,這些財寶,能拿走多少,就給你們多少。」
一行人看著各個金幣堆成的小山,狗頭人將軍歡天喜地,正在叩謝時被桶冷水當頭潑下:「不是你,是那幾個人類。」
狗頭人將軍表情僵硬,憤恨地看著三個人類。
法師明白,只要接受了這賞賜,可以說是將一行人地位提到狗頭人將軍之上,那這下還能活著回去嗎?指望狗頭人甚麼是大局,不如期望戰士的腦袋變聰明。
牧師開口:「我我我手在抖抖抖希望可可可以下次次不抖的時候候再拿拿拿」接著便攤倒在地上,紅龍又噴口氣,似乎在笑,但灼熱的氣息讓人難受。
「可,退下吧。」

一行人悻悻然退出殿內,法師立刻與狗頭人將軍說:
「下次請將軍來拿吧,我們寄人籬下,將軍的恩惠重如山,希望能留下一些賞賜給我們就好了。」
狗頭人將軍對此告白頗為受用,點點頭,不讓歡喜的表情表露出來。
===================================================================
第五章
雖然法師將取金幣的權力讓給了狗頭人將軍,但將軍可真不敢自己去取,將軍打算立下功勞,至少在紅龍眼中跟這些人類是平起平坐,一同領賞就夠了,魔族軍團繼續推進,人類王國只能努力緩慢他們的腳步。

又是一場關鍵性戰役,法師依舊在高地上等候。
等候王子的到來。
戰士又跑去戰場胡鬧了,這次有跟他說不可任意動手。
牧師從那天開始似乎覺得有人在監視他,心理陰影蠻大的。
「紅龍應該是默許了這行為吧...」法師這樣安慰自己。
從陰影中,一行戴著兜帽的黑衣人出現,直指法師。
靠近時,腳步有些猶豫,但還是堅定地踏出。
兜帽下是王子的面容,臉色複雜,手中緊握的毛髮裝飾品又更茂密了些。
雖然局部性贏了戰爭,但是自己又死了一次的懷疑仍然壓在心頭,難以抹滅。
法師跟先前一樣,將行軍佈陣隱藏在戰鬥之中,只要王子保持懷疑,那麼即使出了甚麼意外,紅龍還是不能根據這個來定罪。

雖然紅龍也根本不需要證據。

戰鬥結束,跟上次一樣,但是戰士沒有再出來攪局了。
最後王子似乎下定決心,也知道體諒法師的用意,但有這種想法的話反而對法師一行可能會有壞處。
「最後我把這個帶給你...」王子還未說完,忽然一道強力的魔法靈光猛然靠近,一邊叫著:「我來收領王子的靈魂給我王啦!」
囚魂魔,被他所收割的靈魂是無法重生的。
如果放走王子,叛亂。
打倒囚魂魔,叛亂。
打倒王子,王子不能復活,滅亡也只是時日問題。
牧師似乎早已料到這個情況,一個閃身就到王子身後,一棒子就把王子的頭顱打碎,接著對屍體施展死亡喪鐘,雖然大喊的是錮魂術。並準備用命令不死生物控制囚魂魔。
法師又昏了。
戰士這時從戰場回來,看見囚魂魔,想也沒想就從背後一劍過去,取下囚魂魔的頭顱。
「死吧魔物!阿我有沒有殺錯人阿?看起來不像王子應該沒問題吧。」
王子的身軀緩緩倒下,匣籠從王子懷中掉下,並從中滾出一個頭顱。
王子的頭顱。

戰役結束,囚魂魔的頭跟王子的全屍同時被呈上,旁邊還有一顆寶石。
紅龍一樣使用屍體交談,從囚魂魔口中得知,牧師將王子打倒,並囚禁了他的靈魂。
王子的頭顱則是一問三不知。
紅龍對這種異常情況蠻享受,難道人類開發出甚麼可以抵抗的法術嗎?
法師對此心知肚明,這是用複製後備製作出來的,甚麼都不知道也是正常。
紅龍的耐心似乎沒像年齡這麼長,哼的一聲將囚魂魔給焚毀了。
並吩咐說將王子頭顱貼上金箔做成酒杯,裝飾在這財寶山內。
===================================================================
終章
雖然人類王國取得了一時勝利,但王子似乎不再出現在陣營中,因此人類王國節節敗退,只剩下最後的壁壘,魔族聯軍則是像玩敵一樣開起宴會,各個領頭人都到殿內祝賀紅龍。
各個領頭人被賞賜了大量的財寶。
「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紅龍對每個人都這麼說,然而在怎麼強壯的魔物所取走的財寶也只是九牛一毛。

紅龍很大方嗎?不,他只要想拿回來就能拿回來。
享受崇敬讓紅龍上癮。

王子的無頭屍掛在旁邊,像是紅龍威權的展現,王子頭酒杯一直都是滿的。
最後,輪到法師一行人領賞。
紅龍譏諷著:「用你們的同胞的血肉換來的財寶,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吧!」
法師沉默不語,彷彿是計策失敗所導致沮喪不已。
戰士低著頭,金幣一直都不是他所愛。
牧師這時卻精神奕奕,說道:「謝大王,既然大王說能拿多少就拿多少,那我就不客氣了!」
牧師取出卷軸,快速地施展法術:
「我在此祈求奇蹟!
 我獻出所有金幣,將王子與其同伴復活一段時間吧!
 給我們最精良的屠龍裝備一段時間吧!
 為了榮譽、正義、人類的未來!」

本來閃耀著的財寶山一座一座地消失,變成死灰黯然的廢鐵。
紅龍對此異變一時無法反應,近乎窒息,眼睜睜看著。
「不不不不不!!!!!!啊啊啊啊!!!!!」
財寶對於紅龍來說就是心頭肉,拿走紅龍的財寶的傷害甚至比肉體上的傷害還高。
與其相對的,王子身上的毛髮飾品,一根頭髮就代表著一個勇士。
勇士越來越多,都裝備著屠龍的裝備。
王子,復活。
紅龍,瘋狂。

戰鬥結束,這場戰鬥毀滅了宮殿,紅龍跟首領級的魔物都在這次戰鬥中被消滅。
剩餘的魔物失去了領導,開始互相爭鬥。
王子在王國內被復活,領軍收復失土,魔物鳥獸散。
最後人類王國恢復以往的繁榮,王子最後臨終時,其餘的三個頭顱也一起置入棺中。

對考古者來說,四個頭的聖武士是一個不解之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109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bofkim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CS回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ild6130沒貓吸很痛苦
想C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