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麵包與灰媒

作者:獨角魟魚│2017-03-13 23:32:25│巴幣:2│人氣:167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相信幸福快樂。
那時的我還小,還傻,還太天真。我太不滿足,因而放棄了明擺在眼前的幸福。
在離開你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想著我們曾有的一切,想著我們曾有的千千萬萬種可能。
可能性很多,但一個都不可能實現了。
我後悔了,但卻來不及了。


剛搬到城中時,與他相依為命的姊姊塞給他一大籃熱騰騰的麵包,不容反抗的要他去分送給新鄰居,作為招呼,以及他們麵包店的廣告。
少年早就習慣她的蠻橫無理,因此也沒有多做反抗,只是稍微問了一下大致流程就提著麵包出門了。
這份任務不難,敲門、問候、遞出麵包,他拜訪了一間又一間的房屋,籃子裡的麵包也一個個的減少。
然後,徘徊在大街小巷間的他突然看見了,那名少女。
淡金色的頭髮不太整齊的盤起,身上的長裙一片漆黑,不像是她那個年紀該有的打扮,微微下垂的眼睫掩住了一半的瞳,卻掩不住那驚人的湛藍,以及若有似無的惆悵。
他看傻了眼,本來大步跨著的步伐不知何時已經停下,眼神追隨著少女,直到她不見蹤影,也依然直拗拗死盯著她離去的方向。
後來呢?他在那裡站到被冷風吹得發涼,才注意到籃子裡的麵包全涼掉了,那自然是不能送出的,所以他拿著還保有多餘重量的籃子回家,被他姐姐念了一大頓。
從那天開始,他感受到了以往不曾感覺到的心情,腦中無時無刻浮現的,都是那天看到的身影──
那名穿著下人服飾的少女,徹底盪漾了他的心神。


在父母過世之後,他的姊姊一肩擔下了父親遺留下來的麵包店,當時年紀尚小的他沒辦法做什麼,每天都是看著自己的姊姊從早忙到晚,偶爾幫點無關緊要的小忙,長大以後,他非常佩服自己的姊姊,當時一個十八歲的少女能夠獨自將弟弟撫養長大,甚至撐起整間麵包店,著實非常了不起。
一直待在自己姊姊的身旁,少年最是知道她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所以當姊姊向他提出想搬到皇城,試著擴大經營時,他毫不猶豫的說了好。
日子一天天過去,他也逐漸習慣了城中的生活,本來炙熱的季節也像是從來不存在般,轉為需要穿上厚衣的冷天。
幾個月的日子以來,少年也在城內聽到了不少關於那名少女的傳聞。
親生母親過世,她的父親改取了已有兩名孩子的繼母,本來都相安無事,但在少女的生父離世之後,她的繼母便開始對她不善起來──少女沒有自己的房間,只能睡在倉庫、沒有自己的自由,出入都只能看她繼母的臉色、她甚至沒有身為「女兒」的權力,她的家人待她就如同對真正的下人一般,任何家事雜事都推在她的身上。
沒有人想去處理或是幫忙,少女的繼母繼承了她父親所擁有的金錢及權力,沒人想惹上麻煩。
「沒有辦法吧,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啊。」
少年有些消沉的和姊姊提到這件事情時,他的姊姊愛莫能助地聳聳肩。「就算覺得她可憐,她媽媽沒有做出太過份的事情,我們也沒辦法幫她做些什麼吧,你還不如好好揉你的麵包增進技巧,幫我們的麵包坊多賺點錢。」
少年有些挫敗地回到整日飄盪溫和香氣的廚房,畢竟他姊姊說的沒有錯,不管他甘不甘願,他現下能做的事情似乎也只有這一件──不、不對,或許不只。
少年的眼神突然一亮。
麵包店打烊以後,少年偷偷從後門溜了出去,手上提著用白布蓋好、飄散熱氣的籃子。
在平常的日子裡,若是有閒暇時間,他最常做的休閒活動就是待在窗邊發呆,搬家前是這樣,搬到皇城後更是如此,畢竟皇城並非像鄉村那樣能夠隨地玩樂,有趣的事情少了很多。
另外……並非是意圖不軌,但自從少年發現少女在採買家物的路線上會經過他們窗邊後,更是時常巴著窗台不放,就怕少看了少女一眼。
再重申一次,他只是想看看美麗的事物,絕非意圖不軌。
久而久之,他也逐漸摸清少女的採買時間,像是每過幾天會來一次、何時會經過他們窗前,就連她大概都買了什麼也略知一二。
他從來都只敢在窗前瞧她幾眼,沒有出去打過招呼……但今天,他可以嘗試不同的行動。
他看見了他想找的人,因而緩步跟了上去。
這樣的行為簡直和跟蹤狂沒什麼兩樣,但少年不想讓自家姊姊發現他的行動,所以最好是先離麵包店遠一些。
少年一路跟隨,一面小心翼翼的確認他們附近沒人,直到他們離開鬧區一段距離以後,他才下定決心出聲:「那個!」
少女停下腳步、四處張望,接著她回過頭,這才發現少年的存在。
少年發現那雙藍眸映著驚慌與害怕,他才驚覺現下的狀況似乎有點不妙──在人煙稀少的地方被一名陌生男性叫住,普通人或多或少都會有警戒心的──他頓時慌張起來,連忙解釋:
「抱、抱歉,突然叫住妳……我,呃、我只是……」
他越是想解釋清楚,腦袋越是混亂,連話語都模糊不清,他簡直想揍自己一拳來讓自己冷靜,但想法還沒付諸實現,聲音便打斷了他的思考。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少年愣了愣,這才發現話語是出自少女口中。
漂亮的藍瞳中仍帶著一絲警戒,或許是因為看他慌亂成這樣,也沒有要攻擊自己的意圖,所以才沒有先跑,而是發出詢問吧。
他深呼吸,然後吐氣。確定自己已經冷靜下來。
「……這個。」少年遞出手上的籃子,麵包剛烤好的溫暖香氣飄散在空氣中,將寒冷的空氣驅散了不少。
少女眨眨眼睛,呆滯地望著籃子,半昫後才抬起頭:「……這是……要給我的意思?」
他怕自己因為緊張而咬到自己舌頭,所以只是慎重的點點頭,一面注意不要讓自己的面部表情因為害羞而扭曲。
似乎又被弄的懵了,少女呆愣地伸手捧著籃子底部接過,直到雙手被那個溫度弄得有些發燙才回過神,連忙改抓住籃子的把手,慌亂的答謝。
少年依然沒有露出任何表情,簡短的回應幾句,他轉過身離去,在確定少女應該看不見他的身形之後,開始奔跑。
他沒去算自己跑了多遠、跑了多久,他只顧著跑,直到心跳的鼓動劇烈發燙到像是要將胸口撕裂後才停下來。
他扶著樹幹,大口喘著氣,直到剛才還沒有什麼表情的臉紅得像是要滴出血,嘴角扯出不知該說是害羞還是愉快的詭異笑顏。
直到呼吸平順後,他才靠著樹幹緩緩滑坐下來,笑意未減半分。
「搞什麼,也太可愛了吧……」
少女懵然的臉。因為驚慌而睜大的杏瞳。慌張並害羞道謝的樣子。
他摸摸臉,感覺臉上的紅潮尚未退去。


從那天之後,他跟少女間有了連結。
當少年看見少女時,他不再依偎在窗口畏畏縮縮,而是會自然地出去和她打招呼,雖然一開始還有些生疏,但隨著日子過去,兩人也逐漸開始交談自如。少年發現少女的表情比往常開朗了些,他相信那是他造成的改變,因而為此雀躍不已。
他們之間有許多共通點,像是少女也喜歡待在窗台發呆、喜歡林間安靜的氣氛更勝於熱鬧的城區。
「不過,雖然我家在森林裡,但我卻沒辦法享受多少寧靜。」少女苦笑著說。「所以我還是寧願待在城裡,至少不會太過心煩。」
從少女的語氣中能夠聽出她究竟吃了多少苦,少年覺得心疼,卻又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不管怎麼想,他能做的最多,就只有在少女來到城中時給予陪伴而已。
與少女一起的日子越久,少年越能感覺到自己心中情感的增長……一開始只是對於少女外表的傾心而已,但隨著一天天的相處,那份感情逐漸轉為對少女內在的戀慕。
而他也隱隱感覺到,少女對自己漸生的情愫。
兩人似乎對彼此的情感互有所覺,但他們什麼都沒有表示,只是這樣平淡的過著每一天。


「請問有誰願意試穿這雙玻璃鞋嗎?」
王城大使拿著一雙精緻的玻璃鞋出現在門口時,麵包店傳出了騷動。正好在採購麵包的女孩子先是一陣尖叫,個個把手中的麵包扔掉,爭先恐後的搶著去試穿。
「……為甚麼要來我們店裡……」
少年對眼前的景象傻了眼,一大群人從門口開始排隊,一道長龍幾乎塞滿了整個店內空間,不僅麵包店外的客人進不來,店內的也出不去。
對生意造成的影響怎麼辦?王室賠嗎?
「跟我們這種平民的生意比起來,當然是王子的妃子重要的多啊。」他的姊姊一手搭上他的肩膀,挑起眉。「先不說那些想嫁入豪門的小姐,王子也很誇張,用鞋子來認人,他不記得對方的臉嗎?」
「搞不好……他記憶力不好嘛……?」
「嘖,感覺嫁給他也不會幸福啊。」
瞧他姊姊把人家講的很糟糕似的,少年一陣苦笑,但也想不出什麼來幫王子說話。
前一陣子在王城舉辦的舞會上,王子似乎是對某位女子一見鍾情,舞會的隔天立刻宣布要尋找那名神秘女子,沒有名字等等最基本的線索,只有她在舞會上一留下的一隻玻璃鞋,就這樣讓大臣挨家挨戶的去尋找能穿下玻璃鞋的人。
「不過,有閒暇時間讓大臣出來做這種事,也代表國家很和平吧。」少年笑笑的說。
「嗯,說的也是。」他姊姊點了點頭,接著掄起袖子,一副要衝進戰場的姿態。「好啦,趁現在隊伍變短了,我也要上了!」
剛才還在說嫁給王子不怎麼好,現在卻突然說要試了。少年愣了愣,不可置信的問:「姐,妳要試?但是那雙鞋又不是妳的……妳想嫁給王子?」
「當然要試,你想想,如果我穿上了,王子就必須娶我,我們就有錢了!我們就不用像這樣沒日沒夜的工作,不用那麼辛苦的生活,這樣也不錯不是嗎?」
「啊……嗯……?可是如果穿不上呢?」
「穿不上就認命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
少年對自己姐姐的豁達投與不知該如何說的笑容,只能說這回答非常有她的風格。
到最後理所當然的,他姐姐的腳無法塞入那雙小得過分的鞋,她嘆口氣,嘴裡念著果然還是得腳踏實地的生活才行啊,毫不留戀的將自己的腳放回寬鬆的布袋靴裡。
他的姊姊不再對她穿不上的玻璃鞋留戀任何一眼,但當大臣打算離開的時候,少年的視線卻一直無法離開那雙乾淨無瑕的玻璃鞋。
不知為何,他突然覺得那雙鞋若是給少女穿上,一定會非常、非常合適。


彷彿要驗證少年的想法一般,過了幾天,王室宣佈已經找到了人,而她竟然就是那個總是飽受凌虐、卻依然努力工作的少女。
在舞會前少女明明一臉惋惜的說著要是能去該有多好……那真的是少女的鞋嗎?雖然曾有這樣的想法,但少年寧願相信她真的參加了舞會,也不想去懷疑她。
他不知道她是用什麼方法去參加舞會的,或許就有人跟他一樣,一直關注著少女,所以趁著她家人不在時,用他沒辦法的方法幫助了她,然後就這麼誤打誤撞地讓她遇見了命中注定的人。
婚禮非常的盛大,城中的主要道路都被擠滿,全城的人都想親自瞧瞧那名神秘少女的面貌。
他那天難得的沒有去幫姊姊的忙,他擠在他並不喜歡的人群中,奮力的踮起腳,就為了看那穿白紗的身影一眼。
少年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甚至看到了更多,他沒想到馬車會離他那麼近,他能清楚看見少女的臉龐。
與他交上朋友以後,少女臉上的陰影已經褪去了不少,但現下這一刻,她臉上的陰霾可說是一掃而空,少女的笑靨如花,優雅地對路邊的人一一點頭致意。
然後──他們的視線對上。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抱著什麼樣的期待,但他知道少女像是不認得他一般,僅僅瞥了他一眼就別過視線。
馬車疾駛而過。
少年呆滯的佇立在原地。他突然明白,少女並不是不知道自己是誰,而是不在乎,即便在她去舞會之前,他們曾見過不只一次的面、聊過不下一句的天。
縱使在那之前他們之間似乎漸生情愫,但那也是之前,在遇見王子之後、在遇見逃離現下生活的機會後,那些若有似無的感情,便再也不算什麼。
他不會怪她,換作是他,應該也會這樣的,若是能走上一條比任何人都還幸福的道路,誰也不會選擇樸實而不一定平穩的生活。
隨著馬車離去,大道上的人潮也逐漸減少,直到剩下三三兩兩的人,他才拖著腳步回到他熟悉的麵包坊。
他姐姐在看到他的時候,難得沒有馬上指使他去做牛做馬,只是隨口說了要他回房間去休息。
少年沒有多想,又或者該說他的腦中根本一片空白,回到房間以後他鎖上房門,背靠著木門緩緩滑坐下。
他想著今天的一切、昨天的一切、在這之前的一切,他想著很久以前他看到少女的那一瞬間,以及今日,少女那毫無留戀的一眼。
啪搭、啪搭。
水珠打在木製的地板上,發出了低低的聲響。
少年咬住牙,像是要阻止水珠流下般用手蓋住了自己的眼睛,但那只是徒勞,水珠逐漸匯聚成流,像是不會停止一般滑落而下。
從此以後,少女跟著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


時光流逝,轉眼間過了三年。
他們的麵包坊聲名遠播,他的姐姐嫁給一個深愛她的丈夫,兩人一同將麵包坊經營的有聲有色。
至於少年,則是進了皇宮,擔任宮庭見習麵包師。
他終究忘不了少女,終究忍不住追隨了她的身影,他想就這樣遠遠的看著,應該也不是一種錯,只要他不要跟她交談,就好像他們確確實實只是陌生人那樣。
但那很難,不是嗎?
尤其是當他看見衣著華貴的少女躲在掃除間哭泣的時候,要裝做沒看見更是難上加難,畢竟他得拿掃具,而就這樣拿走掃具不管少女似乎又不太道德。
「那個……您想吃麵包嗎?」
他吐出兩個字眼,那雙泛紅的藍眼瞧向他,而他的心跳劇烈地像是要跳出心口一般。「如果您不嫌棄,我能拿給您吃,但做為交換,希望您能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呃,這裡很髒。」
「……」
雖然有些哭紅,那雙藍眼卻依舊美麗動人,少年被盯得渾身不自在,不知道究竟該不該再說些什麼。
「……好。」
「咦?」
突如其來的回應讓少年一愣,少女站起身,姿態優雅地拍掉身上的塵埃,藍瞳雖然帶著哀愁,卻閃閃發光。
「你是……宮廷麵包師?」少女偏頭詢問,聲音仍帶著點哭腔。
「見習。」少年糾正。「您願意離開了嗎?」
少女點點頭。
「那……我等等就把麵包拿去您的房間?」少年詢問,他想少女應該也沒別的地方可去,但她卻是搖頭。
「我跟你一起去廚房。」少女說。「我在那裡吃。」
少女現在的身份是王妃,少年不好拒絕,只好依言帶著她回到廚房,所幸廚師們都下班了,少年身為菜鳥,除了學習做麵包還身兼打雜,因此才留在最後。
如果讓人看見他把王妃帶回廚房,肯定會引發不小的騷動。
讓少女坐在他們用餐用的桌子旁,少年稍微打點,除了麵包之外,也準備了茶。
少女吃著麵包,一語不發,少年則是站在一旁坐立難安,氣氛尷尬到極點。
直到少女將茶喝盡,少年才勉強開口:「請問……合您的口味嗎?」
身為一名麵包師,少年認為這個問題算是在他的義務範圍,所以問了應該也不要緊。
少女看向他,悵然一笑。「非常好吃。」
少年吁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十分緊張,手也因為緊握著而冒出冷汗,他隨意將汗水抹在褲子上,少女卻在這時出聲。
「請問……」
「啊、是!」
本來已經鬆懈下來的身體重新繃緊,少年不自覺站好,身姿也挺直了幾分。
看著這樣的少年,少女微笑著。「如果我有空的話,我能夠再來嗎?」
「咦?」


他們兩個人似乎又變回從前,少女進宮前的那段日子。
少年在廚房中資歷最淺,善後工作沒人頂替,總是得留到最後,少女就抓準這個時間來找他聊天,一陣日子下來,他們又從本來的生疏變得熟稔。
少女記得他是誰嗎?記得在進宮前曾與他是朋友嗎?少年雖然疑惑,但又覺得這樣執著於過去似乎有些可笑,少女現在又與他是朋友了,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只是少女來找他聊天時,已經不會像之前一樣面帶喜色,她總是一臉愁容,與他聊天的話題除了興趣,便脫離不了王子──王子已經不像當初那般疼愛她了,他忽視少女,即使好幾天沒見也毫無所覺、甚至會對她惡言相向。
似乎在熱戀期過後,兩人開始偶有摩擦,久而久之,便造成了無可挽回的裂痕。
「我現在也……不喜歡他了。」少女低低地說,然後,她將臉埋進手心裡。
看著少女訴說著的臉龐,少年不知道自己該對此抱有什麼樣的心情。
當時王子說要找出玻璃鞋主人並娶她為妻,動員了整個皇城。那件事在民間已然被視為一個浪漫故事,一個偶然造就了真愛,這難道不浪漫嗎?
不。
因為那終究只是被氣氛所牽連的情感、一時的意亂情迷。
這很諷刺,不是嗎?明明有著全世界的人都想要的地位,卻仍然無法感到幸福。


「你有喜歡的人嗎?」
聽到這個問題,少年手一滑,差點把鍋子摔到地上。
「抱抱抱抱歉,妳、妳說什麼?」少年極力想維持冷靜,但結巴的聲音還是出賣了他。
少女像是被逗樂般輕笑幾聲,杏眼彎成新月的形狀。「這個反應,到底該解釋成有還是沒有呢?」
怕少女再講出什麼驚人之言,少年將鍋子放下,抹了把臉,像是要用這動作平復自己的心情。「……王妃也喜歡八卦嗎?」
自從兩人熟稔起來,少年便不用敬語來與少女對話,講話也不客氣許多。
「只是有點好奇。」少女的藍眼閃閃發亮。「皇宮裡八卦不少,但都有點太過於……沒什麼。那先不問喜歡的人,有人追求嗎?」
「……」
「這個反應,我可以當成有嗎?」
「拜託妳放過我……」
少年頭都要痛起來了,自從他進宮後,若是到處走動,不知為何總有人會偷塞情書到他的口袋,搞得他除非必要,都不想到走廊上去找自己麻煩。
聽說別人對他的感覺是看起來不帥但很溫柔、很會照顧人、站在身旁會覺得很安心,可能是曾到過廚房的宮女對他有所誤解,接著這類謠言就在宮中傳開了吧。
「其實我有聽說你很搶手,但是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告白成功過──」
「我們可以換個話題嗎?拜託?」
少年語帶痛苦,可能是理解到這個話題不太適合談,少女有些可惜地嘆口氣,這才換了話題。
「昨天北方領地進貢的……」
少年一面聽著,一面回想方才的問題。
不可否認,即使少女已成妃的事實就擺在眼前,他心中仍然戀慕著少女。
如果少女知道這件事的話,她會怎麼想呢?
少年煩惱著,沒發現那雙藍瞳內,微微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少女又來找他了,透明的淚水不停滑落臉頰,那彷彿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她告訴他,王子另尋愛人了,近期就會訂下婚約、舉行婚禮。
少女仍然保有正妃的地位,只是本來已經冷落她許久的王子現在有了真正的愛人,恐怕冷落的情況會更變本加厲。
少年不捨的看著,卻又覺得那幅光景刺眼地令人感到諷刺、好笑,但他又完全笑不出。
明明說了對王子似乎不再感到愛戀,卻仍然這樣哭泣著。
少年將剛製好的麵包送進烤爐,替少女倒了杯水,看到少女紅腫的眼睛覺得心疼,便找來乾淨的手帕,用溫水沾濕後溫柔地敷上少女的眼。
等到少女稍微冷靜下來後,他才離開少女身邊,打算趁著作業空檔先將碗盤洗淨。
少女看著少年的背影,嘴角突然綻出了小小的笑花。
「你總是這樣,那麼體貼。」
少年的手頓了頓,然後他又繼續洗碗的動作。「怎麼說?」
「……你還記得嗎?那時候……我還沒進宮的時候,你送過我麵包。那個時候,你說要把麵包給我的瞬間,天氣明明很冷,我卻打從心底覺得溫暖。因為我從來沒有在毫無關係的人身上得到那樣的關懷。」
她還記得自己送過她麵包的事、還記得自己的事。
少女低下頭,握著自己的手腕,輕聲的說著。
「入宮以後,事情總是不如我想的那麼順利,我很後悔,因為一時的衝動就這樣下了決定,在你入宮前,我常常在想真正的戀愛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常常……想起你。」
「後來你入宮了,我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真的很開心,但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所以我只好一直忍著,不跟你見面……那個時候,我有躲到掃具間真是太好了,要不然的話,我現在應該沒辦法像這樣面對你,像這樣輕鬆地跟你聊天吧。」
她甚至一直關注著自己的事。
少年突然分心的想,雖然王子對少女已經沒有情感,但由於不想讓自身的立場難堪,想必仍然會把少女放在自己身邊,所以她沒辦法離開皇宮。
那如果說,自己把她帶離這個地方呢?兩個人就這樣遠走高飛,到沒人認識他們的地方生活。自己的姊姊已經有所歸屬了,少女的家人更是不會擔心她,所以……他確實可以這麼做吧?
那種感覺又回來了,心跳劇烈加速的感覺。他更加奮力的刷碗,想藉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少女的話語停頓了好一陣子,正當少年想回頭看她是否還在時,聲音又再度傳來。
「如果我要你帶我走,你會這麼做嗎?」
多麼夢幻又浪漫的一句話。
少女帶有卑微期待的嗓音像是在進行邀請,邀請他一起離開這塊傷心之地,就像過去很多的故事裡,兩位意中人一同遠走高飛──而她相信他一定會答應。
那明明是他剛才才想過的事情。
但聽少女這麼問的當下,少年卻是一愣,停下清洗碗盤的動作,就這樣放任水柱流下。
他停頓的動作太久,少女似乎認為他沒聽清楚,於是口齒清晰的重複了一遍。「如果我要你帶我走,你會這麼做嗎?」
那重複一次的問題讓少年回過神,同時,也讓他釐清了什麼。
是了,是這樣的,所以那時候,少女才會選擇了王子,而非自己。
他伸手將水龍頭關上,以防自己的回答被水聲蓋過,因為他只會說一次,也絕對不可能再說第二次。
「不會。」
他沒有回頭去看少女的表情,而是低下頭,看著自己因為長期勞動而乾裂的手。
「如果我說要帶妳走,妳會跟我走嗎?」
然後,拋回了那聽來相似的問題。
帶走一國公主無疑是一個重大罪過,他們勢必會受到追捕,在這之後的一切,他們都必須要小心翼翼的應對,否則一不小心可能就會丟了性命。他們必須如此,隱匿躲藏著過一輩子。
他突然發現他辦不到,為了那飄渺無形的愛戀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他辦不到,就如同少女當初辦不到為了漸生的情愫放棄一舉翻身的機會一樣。
少年沒聽到少女的回應,但在投出問題之前,他早已知曉了答案。
他沒有不顧一切帶走她的勇氣,如同她沒有跟隨自己離去的決心。
所以他們兩人的關係就只能維持這樣,若有似無、若即若離,就只能這樣,沒有半點改變的可能。
後來少女說她要走了,她離開的比以往都還要快速,像是不想在這裡多待任何一秒。
少年在少女離去後打開了烤爐,取出烤得焦黑的麵包,他剝了一小塊放進嘴裡,仰望被油煙燻黃的天井,緩慢咀嚼著。
苦澀的味道逐漸散開,在味蕾間徘徊,散不去。



在很久很久以後,我仍然相信幸福快樂。
在妳離開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想著我們曾有的一切,想著我們曾有的千千萬萬種可能。
可能性很多,但一個都不可能實現。
而至今我仍然戀慕著妳,從來不曾後悔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107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童話故事改編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siao87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2017 北藝大動畫系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