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蛻變之聲】第四章、家族(下)。

作者:狂熱者。ASBC血淵│2017-03-12 22:05:57│贊助:22│人氣:73
少許番茄醬注意(?


 
  家族(下).
 

  聽覺是最先恢復的感官,剩下的則隨分秒逐漸重新啟動。
 
  耳鳴持續著,摻伴模糊的交談聲,他緩緩睜開眼,瞳孔因畏光而瑟縮。在他連連眨眼嘗試清除視線內的黑斑時,周遭的雜音一齊默契的回歸沉寂。
 
  當他得以看清眼前事物時,一股常人無法想像的劇痛亦自雙手手腕傳來襲來,宛若有什麼東西──燒紅的鐵製長釘──貫穿、粉碎,重傷了那裡的皮肉和骨。
 
  瞪著暗紅逐見濡濕衣袖、滴落桌面,約納斯感覺得到疼痛,但佔據他思緒更多的是不解。家族聚會每次都會見血,每次都會是他帶傷返家,但是安祖菈未曾對他這麼做過。
 
  「…安祖菈?」他不知自己昏迷多久,聲音有些沙啞。他盼顧四周,卻只看到數張微笑的臉,沒有他尋找的目標。
 
  「勸你先閉嘴。」麥爾迪雅移動身子坐到會議桌上,她匍匐向前靠近他,語調依舊歡快:「另外,你現在是個醫生對吧?」
 
  「是…唔!」約納斯咬牙;迪雅笑看他的反應,繼續施力推壓鐵釘,擴大它造成的傷害。
 
  「麥爾迪雅,我建議妳下手輕一點。」聲音出自長桌另一端,一名外表看似二十歲上下的青年正將他昂貴的皮鞋蹺上桌,「別剝奪安的樂趣。」
 
  「如果今天是你老婆被別人幹掉的話,就不信你還會這麼說。」她停手,不屑地哼道。
 
  奇杜瓦忍俊不禁:「當然還是會呀,畢竟我不想那麼快就把他弄死。」一邊以手指纏繞自己銀中挑染紫的長髮,他瞇眼笑道。
 
  「齁,最好…」「既然眼前尚有一齣未完結的戲,兩位能否將爭辯延後呢?
 
  兩人立刻噤聲。約納斯垂著頭,靜靜地聽著漸逼的跫音,恍若即將殆去的懷錶,倒數著死亡的分秒。
 
  「首先,讓我們為馬卡文默哀。」安祖菈佇足於他身旁,左手輕搭他的肩──無名指上戴著一只樸素的銀戒。他更加困惑;安祖菈結婚了?他完全沒得到這方面的消息──「一分鐘;願他的靈魂安息。」
 
  在這片刻的沉默中,他稍抬首,嘗試以不移動脖子以下部位為前提,尋覓他方才沒看見的失蹤人影:白德嘉。
 
  半晌不到,他便聽到一聲淡如風的「噓」,肩膀上的力道同時加重,他能想像她一向尖銳的指甲壓著布料嵌入皮肉。
 
  
 「…她呢?」待一分鐘過去,約納斯方開口。他敬重馬卡文,他逝去的兄長,縱然之間的血緣並非完全相同,他懷念他。
 
  安祖菈沒有回應。
 
  「白德嘉──」「醫生的本業是救贖蒼生,對吧?」她打斷他,一雙笑似非笑的暗紅瞳底宛若遭火焚盡的廢墟,怨恨像抹執著的幽魂在其中徘徊。「還是我理解有誤?」
 
  他瞥向一旁;她說得正確,但那句話放在缺乏醫德的他身上僅算是種諷刺。「…當然沒錯。」手腕傳來的痛不間斷,他咬緊牙關忍耐。
 
  「你記得每個患者的名字嗎?」「大部分。妳想問…」「席恩˙佩爾克。」
 
 
  她讓那五字在他心頭沉澱。
 
  席恩˙佩爾克。約納斯知道自己永遠都無法忘記的眾多名字之一。
 
  席恩是名光精靈,屬於那種令人一看到便想與之為友的光精靈,與他交談不過短短幾分鐘,約納斯已對他深感尊敬──因為他聖母般的好個性。
 
  「想起來了?」她彎下身。答案很明顯,某個可怕的真相正掙扎著將自己暴露出來。
 
  席恩˙佩爾克沒有從新藥強大的副作用中痊癒,他死了,他喪失的另一名病人
 
  安祖菈微笑。她把左無名指戴著的婚戒取下,放於桌面。
 
  「『予吾此生摯愛』,」早已將戒指內側鑿刻的誓言謹記,她柔聲道:「『安祖菈˙佩爾克』。」
 
 
  他不會承認那是個意外,但說成蓄意謀殺又過於偏激──雖在安祖菈的認知裡,那即為真相,她同父異母的哥哥謀殺了她親愛的丈夫──天殺的,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婚事。這不能全盤歸罪他,但他是目前唯一一個可被責怪的。
 
  「我很抱歉,安祖菈。」良久,約納斯小聲說,「我很抱歉。」這麼說並無法喚回已死之人,他很清楚。
 
  「我接受你無濟於事的道歉,哥哥。」她輕輕壓住他左手,獨立固定食指與中指。「但你確實用這雙手殺了我先生。」舉起另一手,她臉上笑容扭曲。
 
  他的思路隨著鐵槌擊中指關節而中斷。
 
  奇杜瓦吹聲口哨,「看吧,麥爾迪雅!就跟妳說過安不會讓他死得太快。」
 
  又一記重擊,堅硬毫不留情地將鋪普通骨折加劇為粉碎性。約納斯反射性地欲抽手閃避,卻只導致疼痛擴大數倍,逼他停下動作。
 
  安祖菈笑瞇了眼,再對他右手每一根手指施以同樣酷刑。
 
  「喔,閉嘴啦。」迪雅不甚愉快地朝奇杜瓦丟團紙球:「大白癡。」小她百歲的弟弟輕而易舉地躲過攻擊。
 
  不理會一旁的雜鬧,安祖菈放下槌子,轉而開始像名心急且粗魯的裁縫般徒手撕開他的襯衫衣領與縫線,露出他大片脖頸和一側肩膀。
 
  約納斯深呼吸幾次壓抑痛楚,沒有多耗體力過問對方打算拿那把鋼刀做什麼──依安祖菈的個性來看,他確信不會是用來切蛋糕。
 
  「我倆本可好好敘舊的。」她惋惜地嘆道,鋒利的刀刃刻意緩慢地刺入他鎖骨附近的皮膚,往旁劃去形成一道驚悚且極深的血色裂口,鮮紅爭先恐後地離開它們應屬之地。
 
  隨分秒迅速增加的失血亮一點一滴鏽蝕掉他的理智,約納斯閉上眼,徒勞地嘗試忽略腦中咆哮怒吼的嗜血欲望。腥紅溢出傷口,擴散濡濕他雪白的襯衫,將其渲染成近紫的暗色。
 
  「張開眼睛,我的好哥哥。」在他昏沉的思緒尚未理解那短短幾字代表的意思前,一硬物帶著濕熱的氣息撞上他緊閉的眼瞼。
 
  有誰──憑一股濃郁得化不開的消毒水味判斷,應該是馬卡文──以牙齒咬住他眼前脆弱的防護,使勁撕扯。
 
  當那層薄弱分離時,他沒有感受到過多疼痛,最後留下的只有順頰滑落的濕潤感。
 
  奇杜瓦用手帕拭去嘴角的紅,滿足地笑著走回自己的高背椅。看來,與安祖菈相處許久的他也學到對方某些令人髮指的興趣。
 
  使盡全身力氣硬撐著身子,約納斯已經無法辨識眼前為幻覺抑或真實,兩者間的界線隨失血量增加而模糊。
 
  他別開視線欲躲避頭頂那熾熱的光源,但連如此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做到,他受損的身體做不到。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對吧?」安祖菈再度晃回他身旁,微蹲著,打量他半晌,她張開雙臂擁抱他。充滿親情溫暖的舉動,他卻僅能顫抖著承受因扯動而更加鮮明的痛。
 
 
  「可惜你沒有預知的能力,不然我應該會更喜歡你。」
 
  幾秒鐘後,她再度拿起槌子,嘆息道。
 
  *
 
  當安祖菈和其餘家族成員離開時,費南多正盡自己所能安慰著白德嘉。
 
  「費南多,辛苦你了。」安祖菈笑著,此舉讓白德嘉抬起頭,濕潤微紅的眼緊盯著對方,將她衣上紅褐相雜的血漬盡收眼底。
 
  她倒抽口氣,抓著闇精靈手的力道亦加重,讓後者的臉垮了下來。
 
  「當然,妳可以請費南多送妳回家。」對女孩眼裡的情緒置之不理,她點點頭,領著其他人走入舞動的人群,身影很快便消失於中。
 
 
  抹把臉,費南多拿起少爺的背包,並在白德嘉小聲要求跟隨時、請對方閉上眼睛。
 
  但他相信不用雙眼,她亦能理解空氣中的鐵鏽味為何如此濃厚。
 
 
 
  「約納斯少爺,請問…」「幫我…打給父親…」
 
  他說出的字句間摻著令人擔憂的喘息聲,斷斷續續且時輕時重。
 
  「你知道,就跟、以前一樣…」
 
  「是,少爺。」
 
  會議室的燈亮著,費南多由衷希望身旁的女孩沒有睜開眼睛。


全文。完



  字數爆炸啦#寫到6158字##
  原本只是想說加點番茄醬而已#結果(被拍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9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血淵|蛻變|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血淵又虐孩子了

留言共 2 篇留言

追逐夢想的雲樹
血淵淵的蕃茄醬哪是一點點!!!(敲碗(###

03-12 22:30

狂熱者。ASBC血淵
真的只有一點點!(對血淵來說(ㄍ#03-12 22:48
Rubik
這番茄⋯⋯不錯,好新鮮的一灘番茄醬

03-13 05:53

狂熱者。ASBC血淵
番茄要新鮮的才好吃(ㄍ03-13 07: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Jolin2000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單張塗鴉...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na65可愛的勇者
小屋圖串更新~~=≡Σ((( b・∀・)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