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7-03-12 02:35:21│贊助:24│人氣:1010
啊,上次跟人說想撈齊柏林,可是前陣子的冬活偏偏沒開放齊柏林掉落,在下的德艦連何時才能湊滿1隊……T_T

還有,伊13、伊14姊妹都演習到隨時可以改了,藤波還是沒有來……

真的是心裡邪念太重嗎?可是比利‧海靈頓從森林裡跑出來打屁屁那段真的、真的很經典啊……

好啦,作為嚇到藤波不敢來的賠罪,在下翻譯了一封美國大兵寫給藤波的信。

翻譯途中,也重溫了艦收精華區裡,『PATIBAUL(叉燒龍貓)』寫的精華文章【閒聊】薩瑪島的輕騎兵-塔菲三號的驅逐艦們……赫然發現,裡面對於本文主角『甘比爾灣』僅一筆帶過。

……也是啦,畢竟那篇的主角是驅逐艦。

然後在下聽說《戰艦少女R》2016年冬活有實裝塔菲3號的幾位,發現實裝的也僅有『PATIBAUL(叉燒龍貓)』前輩介紹的那3位。

有鑑於此,在下遂在翻完這封信以後,又找來『甘比爾灣』的資料補充進去,讓各路提督明瞭,這艘滿載排水量僅10400噸,搭載僅28的小小護航空母,當時是如何拼上性命,為同伴爭取一線生機的!

※      ※      ※      ※

出處:
http://www.ouroldnavy.com/fujinami.htm

作者:托尼‧波特庫尼克(Tony Potochniak,以下簡稱:托尼)
翻譯:道魔幽影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Gambier Bay,CVE-73)』

『Sekiumi(黑色之眼(本命桃樂絲))』補充:擊沉『甘比爾灣』的艦艇美日也各有出入(日:大和、美:金剛),不過根據砲擊記錄,是『筑摩』的水中彈打沉她的


托尼,護航空母『甘比爾灣』乘員,攝於1943年10月



向日本驅逐艦『藤波』艦長暨麾下乘員,致上最高的敬意

大日本帝國海軍(IJN)驅逐艦『藤波』與可敬的指揮官『松崎辰治』,受命跟在失去行動能力的重巡『鳥海』身邊,在空襲中保護她,並搭救其乘員。此時,外號『公牛(Bull)』之海爾賽暨麾下艦隊,仍在趕回來的路上。

譯註:關於海爾賽中計離開本應鎮守的『聖貝納迪諾海峽』一事,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漂流在海上,從這絕佳位置(美式幽默),我看見2架TBF復仇者,其中1架遭防空砲擊中,在空中爆炸,另1架拖著黑煙飛出我的視野,消失在水平線底端。

譯註:根據第27混合中隊(VC-27)報告,那架在空中爆炸的TBF復仇者,駕駛員應為『Ens Harold B. Harms』。配屬在『甘比爾灣』的是VC-10,後面也會補充關於混合中隊的資料

片刻過後,美國飛機停止攻擊失去戰鬥力的『鳥海』,向北飛去追擊更大的目標……『栗田健男』的主力,包含戰艦、巡洋艦與驅逐艦的艦隊。日軍艦隊追擊我們的艦隊……且戰且走的『塔菲3號』當下,包括『大和』『金剛』在內的4艘戰艦,全速前進時錯過了我們這706名載浮載沉的倖存者。艦隊通過時,我們聽得見輪機的躁動。也能見到甲板上空蕩無人,因為戰艦開砲時,會事先將人員撤離甲板。

10月25日上午,栗田艦隊的主力持續遭受空襲。保護『鳥海』的『藤波』,旋回時經過我們這些游泳中的倖存者。

以『路‧賴斯(Lou Rice)』為首,包括我們的長官『弗恩‧科爾森(Vern Carlsen)』與執行官『巴林格(Ballinger)』在內,許多乘員都可以作證,『藤波』經過我們這些游泳中的傢伙當下,她的乘員們靠在欄杆上,向我們揮手、敬禮與拍照。我們曾預想會遭擊斃,卻並未受到迫害。

當日晚間,『鳥海』沉沒(由『藤波』雷擊處分)。浮沉海面的我們感受得到,從水下傳來的爆炸波。

10月26日上午,薩瑪島沿海已無敵日軍艦艇,其主力艦隊已撤回菲律賓群島之西方海域。

10月27日,海爾賽艦隊的航空部隊終於返回戰場,然而這已遲到了2天……

1944年10月27日,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後,史詩般的這場大海戰之『松崎辰治』暨麾下乘員,在『藤波』通過聖貝納迪諾海峽返航途中,因搭乘艦遭擊沉而淪為波臣,時間剛好是栗田艦隊通過這道海峽撤退的1天後。

『松崎辰治』中佐戰死後追贈為大佐。1904年10月15日,他出生於鹿兒島縣。1921年8月26日就讀伊豆海軍學院,1924年7月24日畢業。海軍記錄顯示,他與其搭乘艦未參加『珍珠港事件』。

譯註:受命為『藤波』艦長前,松崎擔任過『皐月』艦長

我想讓全世界……特別是日本人知道,關於驅逐艦『藤波』這些值得尊敬的乘員們的事蹟。他們都死於1944年10月27日,就在同一天,來自4艘戰歿艦(甘比爾灣、霍爾、約翰斯頓、塞繆爾‧B‧羅伯茨)的我們……共計1140名倖存者,在距離沉船約45英里處獲救。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雪風』向『約翰斯頓』敬禮

※右上角『空母ヲ級』就是捏他『甘比爾灣』……之所以畫在一起,大概是因為『約翰斯頓』當時在試圖救援『甘比爾灣』途中遭擊沉

1944年底,大伙安然返鄉,與家人一起過聖誕節,可是『藤波』全體乘員(連同搭救的『鳥海』乘員)卻再也回不了家。此後每個聖誕節,我的心頭都會湧上這份沉甸甸的回憶,並在同時為他們的在天之靈禱告。

我可以支付多達幾百美金的款項,將這封信刊登在某份日本一流報章雜誌上。若這位可敬的艦長與其麾下,這些高潔武士們的事蹟,沒有讓日本人……特別是『藤波』乘員家屬知道,那麼這段故事將隨著我的辭世而遭埋沒。

讀者,你/妳們可以幫助我嗎?各位可以在網路上搜索查證,以確認這句句屬實。

譯註:經在下查證,托尼爺爺的這封信後來由美利堅合眾國海軍協會會員『西村克哉』翻譯為日文並加筆補充後,以『日本の武士道の実践・松崎辰治艦長 駆逐艦「藤波」のご遺族を捜しています』為題,刊載於《やすくに》(平成22年11月1日)

※やすくに(漢字:靖国),全名應為《靖国偕行文庫》,也算日本軍史界一流的刊物,發行官方似乎就是那座家喻戶曉的神社


『甘比爾灣』徽章

===================================

譯者補充:



《戰艦少女R》2016年冬活E5原型,便是『薩瑪島海戰』。



出處:
http://seiga.nicovideo.jp/seiga/im4236144

混合中隊(Composite Squadron,VC),配屬於護航空母,多用於後勤支援的飛行隊,有時也負責運送艦載機給空母機動部隊使用。

1944年2月7日~26日,本文主角『甘比爾灣』與麾下VC-10在珍珠港與馬紹爾群島之間來回奔波,為『企業(CV-6)』補給艦載機……看到前面的日期,各位會想到什麼呢?


SBD無畏從『企業』出擊,攝於特魯克空襲(1944年2月17日)

對,這是『特魯克空襲』的事前準備與事後補給!《艦これ》現有補給艦『速吸』僅能補給燃彈,日後若實裝護航空母,是否會給她補給艦載機的特殊功能?

巧合的是,『企業』麾下飛行隊的番號也是『10』;『企業』艦載第10爆擊隊(VB-10)指揮官,拉梅奇亦參加了『特魯克空襲』!


拉梅奇當年駕駛的SBD無畏,展示於夏威夷珍珠港,戰艦『亞利桑那(BB-39)』紀念館

※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按前所述,『甘比爾灣』實裝的話,或可如此設定:親眼目睹『特魯克空襲』當中,『企業』的英姿後,她在深深仰慕之餘,以『企業』為目標不斷努力,最終也留下載入史冊的英勇事蹟!

※      ※      ※      ※

『高超的技藝、堅決的勇氣、奮戰到底的決心,我麾下的官兵,可稱讚之處僅是如此』
(The high degree of skill, the unflinching courage, the inspired determination to go down fighting, of the officers and men under my command cannot be too highly praised.)


--塔菲3號指揮官『席基‧史普勒格(Ziggy Sprague)』


『席基‧史普勒格』紀念碑

※全名:克利夫頓‧阿爾伯特‧腓特烈‧史普勒格(Clifton Albert Frederick "Ziggy" Sprague,1896年1月8日~1955年4月11日),紀念碑背景是『中途島(CV-41)』

譯註:跟『阿萊‧伯克』(外號:31節伯克)的吉祥物『小海狸』一樣,『席基』這個外號出自當時的美國漫畫


雷伊泰灣海戰/薩瑪島海戰

第26護航空母群(ComCarDiv 26),這是一支僅有護航空母2、護航驅逐艦2的小艦隊,指揮官為『拉夫‧A‧奧夫斯特(Ralph A. Ofstie)』。這場戰役中,他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護送運輸船團與兩棲登陸艦抵達雷伊泰島。

10月17日,第26護航空母群抵達後,與史普勒格率領的第25護航空母群(ComCarDiv 25)會合,一同編成第77.4.3特遣艦隊,無線電代號:塔菲3號(Taffy 3),史普勒格負責指揮這支艦隊。

陣容如下:

第25護航空母群

護航空母『方肖灣(CVE-70)』&VC-68
護航空母群旗艦、第25護航空母群旗艦

護航空母『聖羅(CVE-63)』&VC-65
護航空母『白平原(CVE-66)』&VC-4
護航空母『加里寧灣(CVE-68)』&VC-3

驅逐艦『希爾曼(DD-532)』
驅逐艦『霍爾(DD-533)』驅逐群旗艦
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

護航驅逐艦『雷蒙德(DE-341)』
護航驅逐艦『塞繆爾‧B‧羅伯茨(DE-413)』

第26護航空母群

護航空母『基特昆灣(CVE-71)』&VC-5
奧夫斯特搭乘艦、第26護航空母群旗艦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CVE-73)』&VC-10

護航驅逐艦『約翰‧C‧巴特勒(DE-339)』
護航驅逐艦『丹尼斯(DE-405)』

※      ※      ※      ※

『放眼整部美國海軍史,薩瑪島那天早晨0730到0930這2個小時的戰鬥中,諸位的豪勇、膽識與氣魄,可謂無人能出其右』
(In no engagement of its entire history has the United States Navy shown more gallantry, guts and gumption than in those two morning hours between 0730 and 0930 off Samar.)


--美國軍史學家『塞繆爾‧莫里森(Samuel Eliot Morison)』


左:塔菲3號
右:栗田艦隊

『甘比爾灣』執行任務時基本風平浪靜,直到那命運的時刻……10月25日早晨。

0700稍前,日軍主力艦隊向塔菲3號開火。『甘比爾灣』當下立即採取行動:VC-10全體出擊!

FM-2野貓的飛行員『迪克‧羅比(Dick Roby)』回憶道:

※FM-2野貓,通用汽車以XF4F-8原型機為基礎的量產型號

全艦戰備部署(General Quarters)過後,廣播『吉恩‧賽茨(Gene Seitz)』跟我是『準備完成』的艦戰飛行員;0655當下,艦攻飛行員還沒準備好。『埃爾莫‧華林(Elmo Waring)』提醒包括我們在內的所有飛行員:日本艦隊就在約24英里外。

我在對講機花了點時間,要對面把軍官室的所有飛行員叫出來。此時我來到飛行甲板,發現『杜根(Dugan)』在#2,我是#3,『洛奇‧菲利普斯(Rocky Phillips)』在#4。大伙駕機迎風而起,按照航向指示,飛往特遣艦隊西北方向,攔截2艘驅逐艦。

譯註:『甘比爾灣』剛開始想必認錯軍艦了,根據日方記錄,首先接近塔菲3號的是『利根』『筑摩』『鳥海』『熊野』

我們兩度向她們施以飛掠掃射(Strafing runs),隨後穿過一片薄薄的雲層。對方顯然沒有雷達火控的對空射擊,因為我機遭遇的防空火力奇弱,在第二次飛掠後,她們轉向約350度的航路……

譯註:栗田艦隊的防空要員,重巡『摩耶』不久前在巴拉望水道遭美軍潛水艦伏擊而戰歿,倖存的幾艘重巡皆不以防空見長


『甘比爾灣』待麾下VC-10安全升空後,立即駛入雨雲下方。對於速度更快的日艦來說,想要轟殺她這極速不到18節的護航空母,只是小菜一碟。

譯註:英文Wiki寫極速19節;『基座行動』中大放異彩的美國油輪『俄亥俄』極速19節……各位從這裡就能明白,護航空母的航速只有補給艦等級了吧(若將運兵船也算補給艦,那麼二戰期間世界最大最快的補給艦,自然就是英國那2艘原型為八萬噸級巨輪,平均航速30~31節的『瑪麗皇后』『伊莉莎白皇后』)


《戰艦少女R》『蘇赫巴托爾』

※以後會實裝(當時)世界第一大油輪『俄亥俄』、巨型高速運兵船『瑪麗皇后』『伊莉莎白皇后』這些補給艦中的豪傑嗎?

0730左右,隨著艦隊駛出雨雲,速度的差距頓時更為明顯。『甘比爾灣』從退出雨雲到第一次中彈……約莫30分鐘,期間她不得不以劇烈動作緊急規避,以免遭大口徑砲彈命中。

『W‧V‧R‧菲偉格(W.V.R. Vieweg)』艦長解釋說:

我可以看到,敵日軍之齊射落在海面,並且距離越來越近!

我當下明白,要是不做點什麼,下一輪砲擊就會砸到我們頭上!

本艦必須轉向(脫離隊列),離開對方『逐次接近射擊(Creeping adjustment)』的方位,並充分確認下一輪齊射會打在海面……那將是如果沒有轉向的話,本艦所在的位置。

接下來數次齊射,對方持續剛才的射擊模式,並多次跨射。信不信由你,接下來1個半小時,本艦就這樣與不停逼近的日艦周旋……


譯註:『甘比爾灣』當時在塔菲3號最尾端,也就是最靠近栗田艦隊的位置……她知道自己大概想逃都逃不掉,於是用這種方式幫隊友爭取一線生機

艦長的行動報告中,也概述了『約翰斯頓』試圖救援『甘比爾灣』的勇敢行為:

『約翰斯頓』試圖以對敵開火的方式,將敵日軍重巡的砲火,從『甘比爾灣』處引開。她接近到約6000碼,並且盡最大努力向重巡開火。如預期地,儘管我能觀察到,她命中了對方幾發,但這項嘗試並未成功……

VC-10無線電員,『小路易斯‧菲爾默(Louis Vilmer Jr.)』回憶道:

『恩賽因‧許洛耶爾(Ensign Shroyer)』『約翰‧布里特(John Britt)』與我,是接到出擊命令當下,第一批上飛行甲板的。許洛耶爾第一次飛臨日艦上空,隨即發射火箭彈並以點50機槍掃射,布里特也同樣以點50機槍開火。

譯註:二戰末期,USN已開發出更勝德國WG42潛載火箭彈的兵器……機載火箭彈!1945年5月11日,美軍炸毀嘉義化學工廠時,便使用了機載火箭彈……《艦これ》若實裝『甘比爾灣』,或許會送搭載火箭彈的高爆裝飛機?

※潛載火箭彈→機載火箭彈……這條科技樹繼續點下去會出艦載導彈,導彈驅逐艦的招牌裝備,不過這已經是戰後了

穿過雲層後,我們降得太低,沒有足夠力量爬升……最後我們還是成功拉開距離並爬升。許洛耶爾透過對講機告訴我,他無法用駕駛艙的控制裝置打開彈艙,並指示我試著從射手艙幫他解決這個狀況。許洛耶爾飛近1艘利根級重巡,並以點50機槍掃射。

我按指示打開彈艙後,許洛耶爾就能控制艙門開閉了。在我們爬升時,換布里特接近掃射。我馬上湊近機尾窗口,觀察是否命中。這枚炸彈並未命中那艘巡洋艦,而是落在幾英尺後方的水面,並在水下爆炸。不過跟在我們後面的飛機回報說,該日艦靜止不動了……


譯註:根據美方記錄,0857,『筑摩』(可能因魚雷遭誘爆)失去行動能力……這有可能是許洛耶爾爺爺的戰果。『glen0822(性格扭曲嚴重)』補充:日方那邊似乎認為『筑摩』是因為TBF的魚雷攻擊而減速的(舵機故障)

菲偉格艦長接著說:

第一次中彈,約莫0820,直到本艦戰歿,大概0910,期間差不多每隔1分鐘就要挨1砲。

譯註:也因為日軍圍攻『甘比爾灣』,史普勒格才保住其他護航空母

0850左右,本艦失去行動能力,日軍巡洋艦隊靠過來,走在後面的驅逐艦從另一邊包抄,並從各方位朝本艦集火,於是我下令棄艦。當我們撤離時,日艦們還在射擊……


『甘比爾灣』之『S』部門的『諾曼‧洛亞特斯(Norman Loats)』講了這則故事:

離艦前,我們先放下救生筏。大伙往下跳時,『甘比爾灣』已開始向右舷傾斜,因此棧道與水面的距離多了些,落水當下,感覺自己不停沉、沉、沉。但很快地,我開始上浮。

感謝上帝,我鬆開頭盔的帶子,以免浮出水面時傷了脖子。我和工程長都游泳到救生筏上,2人都僅受輕傷。大家試圖在『甘比爾灣』沉沒前遠離,以免被渦流捲下去。但這工作毫無進展,經過好幾分鐘的原地踏步,這才發現救生筏還栓在艦體上。所幸沒有花太多時間,大伙就弄斷纜繩,展開逃生之旅……


雖然這些經驗豐富的乘員已盡了力,但『甘比爾灣』當真時運不濟。她在塔菲3號隊列最尾端,遭戰艦與重巡的砲彈猛砸。在日軍艦隊絕對優勢的火力下,慘遭擊沉。

0907,『甘比爾灣』傾覆時,軍艦旗仍在桅杆上飄揚。第77.4.3特遣艦隊的行動報告指出:

該艦遭砲火擊中,失去動力。6艘日軍重巡靠近到2000碼內,該艦於1944年10月25日0900,葬身北緯12度30分、東經126度30分,這是8吋砲彈約20次命中的結果……

『甘比爾灣』在二戰中獲得4枚戰鬥之星,並與第77.4.3特遣艦隊的夥伴們共享總統特別表揚。


『甘比爾灣』&VC-10戰歿者忠魂碑

※找到上面照片的網站裡有這段話:

『除非美國已遭世人遺忘,否則我們必將永遠記得這些保家衛國的戰士們』
(The nation which forgets its defenders will be itself be forgotten.)


--美國第30任總統,『卡爾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

※      ※      ※      ※


Taffy 3: The Dragons of Samar


第77.4.3特遣艦隊全體獲頒總統特別表揚

授勳頌詞:

獎勵1944年10月25日,菲律賓薩瑪島海戰期間,這支艦隊向敵日軍艦隊之主力,採取之英勇非凡的行動。

黎明時分,敵日軍主力艦隊(栗田艦隊)通過聖貝納迪諾海峽,直撲雷伊泰灣當下,第77.4.3特遣艦隊從敵日軍巡洋艦群之左舷發動突襲,驅逐艦群則從右舷與戰艦群後方突入。

驅逐艦群火速拉起煙幕,特遣艦隊英勇地對抗速度與火力更勝我軍之敵日軍艦隊,迅速讓飛機出擊並再次整備,在穿甲彈、殺傷彈與神風機的猛烈攻擊中,力求自保。其中1艘護航空母(甘比爾灣)戰歿,餘者身負重傷,飛行隊用盡彈藥後,拼上性命以假俯衝、假投彈牽制。

敵日軍艦隊持續約2個半小時的齊射達到最高潮之際,2艘悍勇的驅逐艦(霍爾、約翰斯頓)與1艘護航驅逐艦(塞繆爾‧B‧羅伯茨)迎著無情的砲火,突入敵戰艦之咫尺,背水一戰地怒射出最後的魚雷。

憑著勇敢的決心與全體官兵高超的團隊合作,第77.4.3特遣艦隊成功擊退一支威脅我軍進攻雷伊泰島行動之敵日軍勢力,亦符合了美國海軍最高的傳統。

===================================

相關文章:


【翻譯】軍艦金剛航海記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

參考資料:

HIJMS Fujinami(原文)

USS GAMBIER BAY (CVE 73)(原文)

USS GAMBIER BAY (CVE-73)

VC-27 "The Saints" 3. The Battle Off Samar (Oct 25 1944)

MEMORIAL TO ADMIRAL SPRAGUE AND TASK UNIT 77.4.3 (Taffy 3)

CVE-73 & VC-10 Remembering our Killed and Missing in Action

日本の武士道の実践・松崎辰治艦長 駆逐艦「藤波」のご遺族を捜しています

日本の武士道の実践・松崎辰治艦長 駆逐艦「藤波」のご遺族を捜しています(続)

Battle of Leyte Gulf,Wiki

Battle off Samar,Wiki

USS Gambier Bay (CVE-73),Wiki

Clifton Sprague,Wiki

藤波 (駆逐艦),Wiki

美國海軍護航航空母艦列表,Wiki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85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雪風|戰艦少女 R|企業|大和|藤波|甘比亞灣

留言共 1 篇留言

glen0822(性格扭曲提督)
日方那邊似乎認為筑摩是因為TBF的魚雷攻擊而減速的(舵機故障)

03-12 10:51

婚後幽影
嗯,這本來就眾說紛紜,在下也補充進去吧03-12 2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17年冬... 後一篇:【推廣】《超棒小說這樣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達人專欄] 《鷹之道:世界》--第三章-05-火燒建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