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洛茲妲雅的葬禮-22-漫無止盡的等待

作者:水冥音│2017-03-10 03:54:18│巴幣:64│人氣:602
    很冷、很悶、很暗,空氣裡還透著濕氣。
    
    「……緹娜,妳不講點話嗎?」祈樂終究受不了緹娜一路的陰沉不語,她走在緹娜身後按捺不住地開口,順手把因空間狹小收起的斬馬刀往腰間帶去。
    
    從揮別菲爾她們直到現在,緹娜一句話都沒講。
    
    「緹娜──」
    「抱歉,妳剛剛有說話?」緹娜一甩紫色長髮回過頭瞥了祈樂一眼,「我在想事情……」
    「喔……也沒說什麼,我只是想說妳怎麼都不講話……」
    「我只是在發呆,還是妳想講什麼?」緹娜的聲音不溫不火,她對祈樂的個人品行還算欣賞,但也沒到很熟稔的程度,一時要談些什麼排解時間有點摸不著頭緒。
    「講什麼喔……」祈樂彈舌沉思,「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們好像也沒那麼熟?」
    「這裡誰又跟誰熟了。」
    
    緹娜望向前方,呼吸著愈漸乾燥的空氣。
    「可是突然安靜下來就是有點奇怪……還是我來講講我遇到洛茲妲雅的故事?」祈樂抓了抓頭髮,靈光一閃。
    「……為什麼要講那個,我以為我們就是來悼念洛茲妲雅的?」
    「這個悼念方式有點特別,我差點死掉。」
    「那大概是來陪葬的吧。」
    
    「緹娜妳怎麼可以如此冷靜……」祈樂汗顏,「是說,剛剛聽菲爾跟依絲莉講,這裡不是迷宮嗎?為什麼我沒有迷路的感覺?」
    緹娜奇怪的看了祈樂一眼。
    「因為我走在前面,選路的人是我。」
    「妳怎麼知道要往哪走?」
    「我不知道啊,但不趕快選邊走難道要站在原地嗎?」
    
    「……」
    祈樂覺得再跟緹娜對話下去,她遲早會把自己笨死。
    「妳那麼無聊,不然我跟妳說說故事吧?
    「什麼?」
    
    輕踏堅硬的泥地,腳步聲回音裊裊,伴隨緹娜輕如鵝毛的語調。
    
    「不是要聊天嗎?我就姑且講講,妳隨意聽聽。」
    
    ※
    
    我不喜歡洛茲妲雅。
    
    但我的內心無比清晰,我知道造成悲劇的是我自己。
    
    身為半精靈,我一直活在肉弱強食的世界裡拚盡全力證明自己。
    
    可原本……至少還有個人陪著我,帶著我一同闖蕩世界。
    
    「我叫黎特。」燦金色的柔順頭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我瞇起眼仰望著那名露出開朗笑容的男子。
    他的眸色是漂亮的淺黃,淚痣點落眼角,他一身銀色輕鎧,看起來好猖狂。
    「你好。」我坐在冰涼的閃綠岩上,輕輕點頭。
    
    東方沙漠的邊境──這裡我極為不熟悉的地方。
    放眼望去是一望無際的枯綠草原,碧藍的天空映著白雲,隨著炎風空氣滿是黃沙,灼熱的溫度一波波襲來,逼得我只能依靠草原間零星散佈的灰白色閃綠岩降溫,等待委託人的到來。
    
    結果來的人不僅與委託人自身形容的長相相差甚遠,還一臉猖狂的衝到我身邊盯著我瞧。
    
    「你是半精靈。」他的聲音帶有某種陽光的屬性,健氣而充滿自信。
    「所以?」
    「沒什麼。」黎特退後幾步,讓出烈陽,強烈的光線瞬間刺痛我的眼眶,「妳的委託人出了點事,這次委託就暫緩了,但勞煩妳走這趟他還是有給錢。」
    黎特從腰際掏出一個棕色布包,扔給我,我稍稍用手掂了掂,還蠻重的。
    「嗯……妳知道洛茲妲雅嗎?」
    「這次的委託人,不是嗎?」
    「對。」黎特尷尬一笑,「我是她朋友,這個嘛……她希望等事情結束後,有機會再跟妳商量委託的事情。」
    「隨時歡迎,其實這份委託我能自己辦好,到時跟她見面再談實際委託金就沒問題。」我聳肩,「只是她堅持要談完再辦的話,我也沒意見。」
    黎特哈哈大笑。
    「妳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留個聯絡方式吧?待我回去跟她報備後再看看回應。」
    
    於是我們互留了聯絡方式。
    黎特是個很有趣的人,他不僅為我帶來洛茲妲雅回覆的訊息,時常跟我聊到那些我不曾到過的地方,更常以活動筋骨為理由無償幫我做委託。
    等到我發現他根本是直接待在我身邊沒要離開時,已經是好幾天後的事情了。
    
    透過篝火,我無奈的看著他,而他一臉無辜的回望。
    「你不回去?」
    「不要。」
    「為什麼不回去?」
    「洛茲妲雅讓我在這邊待命的嘛。」
    「是喔。」我挑了眉,如果是朋友的話沒什麼好待不待命的吧?
    
    而我後來才知道,原來洛茲妲雅是東方沙漠的女皇。
    不是我情報網的問題,而是太少人知道東方沙漠女皇的本名,我途經的一些地區,大家都直呼她沙漠的女皇,她很強大、很優雅,前陣子才率領軍隊征戰草原盡頭的一個小國家。
    黎特似乎是洛茲妲雅的手下,但他不用跟著洛茲妲雅到處跑,根據他的說法,他平時待在沙漠的宮殿裡也沒什麼事,與其無聊不如跟著我一起走。
    他很擅長運用些小技巧砍殺魔物,實際上他身上只配帶一把普通的彎刀,但他靠著對魔物的了解做了很多陷阱,這方面他不藏私的全教給我。甚至在他知道我具有使用防護力場的特殊能力後,興高采烈的拉著我做延伸運用的測試。
    「不覺得很棒嗎?這可不僅僅是拿來保護自己!還可以──」
    「當帳篷嗎?」
    「這笑話很好笑,但我不是那個意思……」
    
    後來我不僅僅使用防護力場殺怪,還很常拿來耍他。
    
    我一直以為有他的陪伴,我們能依賴彼此生活下去。
    我們是朋友。
    
    直到我們身陷魔狼巢穴,砍殺到筋疲力盡。
    我喘著氣努力調勻氣息,黑夜裡的血月高掛,而我感覺不到風的吹拂。
    黎特靠在我的背後,他的肩膀被魔狼咬出不小的傷口,這讓他更難維持平順的呼吸。我瞥向藍色的防護力場外,那群虎視眈眈的紫色魔狼,一隻又一隻吞吐濕熱的狂暴鼻氣,張牙舞爪對著我們發出嚎叫聲。
    「真誇張……我沒預料這邊有這麼多隻……」黎特苦笑一聲,「讓妳身處險境了,緹娜。」
    「沒事,逃出去要緊,你的傷口還好嗎?」我確認似的發問,絞盡腦汁想找出任何可行的逃脫方法。
    「還可以吧?緹娜,妳這防護力場撐得起幾次攻擊?」
    「不確定,剛剛跳出一隻應該是這邊的狼王,牠現在又躲起來……我擔心牠再衝過來,可能沒幾次就……」
    「呼、呼,我還真沒遇過這麼可怕的狼王……」靠著我的力量倏然消失,我趕忙回頭,看見他的彎刀出鞘,在夜空下閃閃發亮。
    一如他那映出澄光的金髮。
    「黎特?」我開口叫他,摸不清他的打算。
    他沒有回頭看我,只是逕自走到防護力場的邊緣。
    「緹娜,照這樣下去就算妳把防護力場推出巢穴,狼王還是會攻擊過來。」
    「是這樣沒錯,牠是我們目前最大的敵人。」
    
    他回首,嘴角微勾,淺黃的眼眸閃著莫名的光芒。
    
    「考驗一下我們的跳躍能力吧?等等妳把防護力場解開,我們用力往上跳,至少要製造出相當的高低差讓妳可以再弄一個把我們撐起來的力場。」
    「魔狼跳上來我們不就死定了?」
    「我還沒說完……」黎特道,「是該讓妳看看我的特殊能力了,我會在妳開防護力場之後使用技能,到時妳只要確保妳能全身而退就好,我負責引開狼王,妳先殺一條血路出去。」
    「那你──」這算哪門子的戰術?
    「我不會有事,放心,都說好要表演技能給妳看了。」
    
    黎特伸手拍上我的肩,眼神堅定的望著我,「緹娜,妳做得到,請妳相信妳自己,也務必相信我。」
    
    我輕輕點頭,在他放下手的剎那,解除防護力場。
    那個瞬間,幾乎是刻不容緩的生死交關,我用力往上一跳,我對我的身體強度頗有自信,頃刻之間架好的防護力場讓我順利落地,放眼望去大概離地面有近兩公尺的高度。
    而就是那樣的高度,讓我看清這個魔狼巢穴裡的地形分布跟魔狼數量,以及萬紫中裹著血紅色毛皮、身型巨大的狼王。
    牠的尖牙沾黏著口水,塞滿瘴氣的雙眼散發野獸的狂暴,四肢趴伏在地面似乎要跳到我這邊來,就在我想架起第二個防護力場前,黎特竄了出去,他跳離我架起的平台,飛越到空中──
    
    頓時,強光四射。
    
    「黎特!」我勉強瞇著眼,朝他離去的方向大吼。
    「快一點!趁著狼群短暫失明時趕緊殺出去!我負責拖延狼王的追擊!」
    
    沒時間了,我劇烈跳動的心臟提醒著自己,逼得我遵從他的指示,朝著反方向逃離。
    
    接著,就沒有然後了。
    
    黎特沒有回來。
    
    就在那個夜晚,他彷若徹底消失我眼前,連屍體都找不到。
    
    「妳說黎特?」
    過了幾週,我才收到洛茲妲雅的正式邀請,甫一到她那座美麗的金字塔宮殿,我二話不說向她提起這個人。
    洛茲妲雅長得很美,她優雅的坐在黃金色王座上,薄紗遮蓋住她那頭垂地的藍綠色秀髮,清亮的雙眼打量著我。
    「放心,黎特不會有事。」
    「他在哪裡?」我茫然的開口詢問。
    
    不知為何,我有些著急。
    
    只見洛茲妲雅露出意有所指的微笑,一手撐著頭,歪著脖子。
    
    「他在我這裡。」洛茲妲雅輕緩的開口,「但是還不能讓妳見他。」
    「那是什麼意思?他傷得很重還是──」
    「現在,」洛茲妲雅猛然打斷我的話,猶如無法違抗的命令,「讓我們談談委託──有關我想請妳找的那個人。」
    
    ※
    
    「那個人?」祈樂先是困惑的抓了抓頭,腦袋一轉突然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問,「所以委託是什麼?」
    「不重要,我後來也沒完成洛茲妲雅的委託,說來真的是有點抱歉。」緹娜平靜的回覆她,在講故事的時候她的腳步依然沒慢下來。
    「喔……所以妳不喜歡洛茲妲雅。」
    「不怎麼喜歡,但還是尊敬的,畢竟一國之王不容易。」緹娜嘆口氣,「我只是不能諒解她為何不給我機會見見黎特。」
    「喔,洛茲妲雅這麼做肯定有她的理由啊,比如說其實黎特根本沒回去……」
    「有可能,但洛茲妲雅沒必要說這個謊吧?我倒是寧可相信黎特已經死了,那也沒關係,但做為他的夥伴,讓他落入險境我也有過失,我想至少為他在他的墳前哀悼也好。」緹娜的聲音沉重而空虛,伴著腳步聲竟有些落寞之感。
    
    突然間,她停了下來,害得後面的祈樂猝不及防直接撞上緹娜的背。
    「對、對不起。」
    
    「前面有人。」
    「妳說前面有……有人?」祈樂睜圓雙眼,「我們這樣走居然會走對路啊!緹娜妳太厲害了!」
    
    緹娜反而沒那麼開心,她突然有點不敢前進。
    
    靠著方才偷偷開啟的透明感知型防護力場,她很清楚前方等著她的是什麼──
    
    狹小的穴道之後便是一個極大的空洞。
    
    他的聲音帶有某種陽光的屬性,健氣而充滿自信……
    
    裊裊回音,透過彷彿要吸收一切黑暗的洞穴裡傳來,如死神的喪鐘。

    「過來吧,緹娜。我很想妳。」


放棄了什麼其實都很好寫(癱倒)
當我在胡言亂語吧哈哈

緹娜
繪師修龍



這位繪師說他只想畫緹娜當練習。

嗯,然後設定的部分因為我找不到本來的對話檔有些部分改掉了,還請飄飄看到時確認一下這樣可不可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65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茲妲雅的葬禮

留言共 5 篇留言

楚門
三更半夜發文,真是拼命啊(汗

03-10 08:17

水冥音
還好啦,是該好好的更新連載了03-10 11:09
小羊,喪失一半ed
是啊,我剛剛在rc看到,大姊妳熬夜完要直接去上課!

這樣對身體不太好吧?

03-10 08:52

水冥音
因為我睡到晚上十點才起床(掩臉)03-10 11:10
飄飄小宅
基本上沒問題,雖然黎特是女皇的手下讓我有點意外......不過我的確沒設定他的背景。
緹娜和黎特的互動挺符合我的想像,不過最後我很在意為何繪師只畫張草稿練習啊(哭

03-10 16:00

飄飄小宅
喔對了,緹娜對同伴搞怪這件事有寫出來呢,包括半精靈的事情也有提到,水冥音大姐對角色設定考察很用心呢

03-10 16:05

水冥音
啊,有盡量符合到就好,至於繪師那個我也沒辦法wwww03-12 23:44
雪原雪
找機會慢慢看水冥音您的文章
文筆細膩看起來很舒服呢[e24]

03-13 22:35

水冥音
感謝~但劇情結構真的是各種有待加強哈哈03-14 02: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vmvm2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洛茲妲雅的葬禮 徵角角... 後一篇:【活動】你被退稿了-重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ZTQ4R-fv2hs 小p的新影片:FGO 術傻176連抽 +福袋抽卡影片 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