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達人專欄] 【飛鳥】八角館(完)

作者:飛鳥│2017-03-08 18:41:21│贊助:82│人氣:969


  #

  因為沙織的話語,我真的感到欣慰不少。我振作地看向門廊,在與沙織互相確認了傷勢後,我不動聲色的走到入口處,是該行動了。

  、嘶、嘶。

  一來到門邊,我就又聽見了外頭規律的「嘶嘶」聲,那些蜘蛛還在,只是很奇怪的不會進到這裡。牠們真是群令人匪夷所思的存在。

  如果說這裡是罪人的墓地,這些蜘蛛又是扮演著什麼角色呢?

  「管他是什麼。」

  探尋回憶、跌跌撞撞摸索至今,我才終於弄明白了,老天爺安排我回到故鄉,或許就是為了要我終結這一切吧。心念一定,我昂首踏出廳堂,沙織也隨後跟上。耳聞周遭再次聒噪的響聲,我咬牙怒吼:「我今天拚了老命也要把事情結束!」

  「嘶——」

  彷彿回應我的宣戰,最大隻的巨蜘蛛朝我飛撲襲來,可是我卻不躲也不閃,僅是攤開雙臂與之纏鬥。沙織見我這般勇猛,也鼓起勇氣替我搥打著大蜘蛛。耳聞蜘蛛掙扎的鳴叫聲,我將他抓得更緊了。

  「沙……織,妳放心吧!我高中是興趣使然的搖滾樂團!」

  「咦!?那那那那……搖滾樂團能做什麼!?」

  「能搖滾啊!」

  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將大蜘蛛高舉起來。牠的體積雖然龐大,卻沒有想像中那般重。我將之視作社團活動的電吉他,在演唱會達到最高峰時將他狠狠砸爛,大蜘蛛因撞擊而扭動掙扎,看起來痛苦萬分。

  「我是矢島悟!矢島由紀的哥哥!」

  我卻沒給牠時間喘息,我是邊怒吼著,邊重重踩向大蜘蛛腹部!

  噗哧!這一腳著實奏效,大蜘蛛最後又掙扎了陣,便不再動了。

  沙沙沙沙!然而,就像大蜘蛛的死激怒了其餘徒眾般,蜘蛛群開始激烈地朝我們猛進。我牽起沙織的手,朝敵襲的反方向逃。八角館的二樓圍繞著中央廳堂,似乎是一個迴廊空間,我們用比蜘蛛還要迅速的腳程,搶先跑完了一整圈,剎那間,來時的樓梯已出現在面前。

  「沙織,妳先下去!」

  我掩護沙織,一人阻擋在樓梯口。沙織見我這般照顧,感到擔憂地看了我一眼,但為了不拖慢相互進度,她還是照我所說開始攀爬被大蜘蛛壓垮的樓梯。我回望她緩慢下去的身影,忽然覺得再無後顧之憂了:「我知道你們是什麼了!你們就是我的『罪惡感』!」

  朝著成千上萬的蜘蛛黑海,我大吼冰釋了數十年來的芥蒂:「但是現在!我已經不會再為此自責了!我不會跟其他人一樣死在罪惡感的牢籠中!因為由紀她也不會希望我這樣!對她來說——」

  我高舉木棒,用盡畢生氣力,重重砸向奔襲而來的黑色浪潮!

  「對她來說——」

  在甘美的回憶中,由紀奔跑於青青浪草之間,璀璨的朝陽灑落在她身上,為她甜美的回眸打上了最適合的彩妝:「吶!悟哥哥……」

  砰!棍棒敲擊老舊的木質地板,竟使整座八角館開始搖晃起來。

  「我最喜歡哥哥你跟爸爸了!」

  剎那間,記憶它紛飛如雪,就如同八角館內飛散的塵埃。

  二樓的地面因晃動而崩塌,蜘蛛們飛灑如雨點,隨著我的身體不斷下降。一層樓的高度,卻像過了永遠般。我最先感受到的,是膝蓋撞擊地面的疼痛,再來便是無數碎塊敲打身體,而不斷刺激的痠麻。

  我,終於從八角館的童年陰影中,獲得了解放。

  「矢島君……矢島君……」

  強烈的耳鳴,促使我的聽覺受損,我僅能模糊地聽見沙織的吶喊聲。暈眩感再次攀附而上,我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抬頭看向裂出一個大洞的二樓。我赫然見到了一雙雪白的雙腿,然後是兩雙、三雙……

  最後,無數孩童的身影豎立於二樓之上,他們靜靜地盯著我瞧。

  我不知道他們是靈魂、還是父母們思念所構成的幻覺,我唯一得知的,是他們所嶄露的平淡悲傷。才這麼意識著,那些孩子便一個接一個從我眼中消失,最後僅剩下的,是八角館內無邊的黑暗與崩潰。

  「矢島君!」

  這一次,沙織的喊聲近在耳畔。她果斷地牽起我的手,將茫然的我向前拖行著。我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也趕忙奔跑起來,我們一起朝八角館的出口處猛衝。或許是八角館早已老舊不堪、也或許是這座建築物再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它選擇因我的一擊而化作歷史。

  二十年前,由孩子們掀起的波瀾,也將在長大的孩子手中平息。

  八角館如是說。它激昂地為自己生命盡頭,高唱出毀滅的旋律。

  沒有了蜘蛛的阻攔,我跟沙織得以迅速推進。我們很快奔到了牆邊,急忙動手推擠原本暗門的位置,然而我們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只知道如何進來而不知要怎麼出去。剎時,強烈的恐慌感湧上心頭。

  都到了這一步,我竟然還要跟這棟建築物一起陪葬嗎?

  我不要!混帳!我怎能死在這裡……我不能死在這裡!

  因為……我還要出去尋找由紀啊!

  「悟哥哥。」

  轉瞬間,我依稀聽見了由紀的聲音,於是我驚訝地左顧右盼,卻什麼也沒有見著。就在我恍神之餘,八角館的暗門忽然轉動了。沙織見狀興奮地歡呼著,同時也緊張地環視越來越崩潰的八角館,最後在暗門才開出一個小縫之際,沙織便推著我跌出了八角館的空間。

  轟隆——

  說時遲那時快,乳白色的八角館從頂部開始塌陷,我們小時候所恐懼的對象,終於在我們面前倒下了。然而,我跟沙織卻連什麼感慨啊、歡呼啊都無法說出個半句,只是茫然地看著八角館崩毀的過程。

  終於結束了。

  在爆裂的巨響與漫天塵霧飄散間,八角館漸漸夷為平地。它終究被時間給吞沒,化為一座以碎塊堆砌而成的廢墟。過往的秘密也跟著被掩埋於土壤之中,至此,這繚繞二十多年的故事,終於宣告完結。

  「……」

  我和沙織沉默地癱坐在廢墟前,久久沒有再對談。

  到了此時,我才發現,現在已是隔日清晨。我們在八角館中昏迷了一個晚上,才終於迎來次日的曙光。或許這就是人生所必經的過程吧。先遇上令人恐慌、不安、絕望的夜晚,才有次日賦予目標的陽光。

  我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標,那便是尋找被販賣到遙遠國度的她。

  而沙織或許也有了嶄新的人生。她平靜地看著我許久,終於微笑道出她所隱瞞、並且被她給遺忘的事實:「要讓矢島君失望了呢,果然是我……就如其他人所說,是我間接殺死了自己的丈夫。」

  「……是嗎。」

  我倒是不怎麼意外,從在八角館內甦醒的那刻起,我就隱約有這種感覺。因為沙織在那一瞬間,變得能夠釋懷了,也不再躊躇不前。

  「阿樹他,知道這次水庫工程,給了我家一大筆錢。」

  仰望著朝陽,沙織娓娓道出令人難過的事實。原來,在他們失蹤的那天,他們的確去了八角館,但是卻沒有進去。八角館旁邊還有個小型湖泊,他們就在那邊休息。當時,沙織慶幸不用進入八角館,然而她卻沒意識到……她一直以來深愛的丈夫,卻不是那麼愛她。

  「等妳媽媽死後,那筆錢我們就拿來創業吧!」

  沙織的丈夫向她如此提及,對丈夫百依百順的她,雖然心中有所疙瘩,還是勉強地點頭同意。可是她卻沒發現,丈夫誘騙她做出決定的同時,已經將她給推入湖水之中。沙織感覺自己渾身冰涼,漸漸的五官都被冰水所灌滿,她掙扎著向丈夫呼救,只換來丈夫的苦笑。

  「其實啊,那筆錢離夢想還有點遠,所以……」

  立足湖岸邊,沙織的丈夫忽然將沙織的頭死死按入水面。

  「所以……在來霧井之前,我還為妳保了意外險啊,沙織。」

  或許,就是她丈夫那時所嶄露的笑容,迫使沙織遺忘了一切吧。

  因為,冰涼的不只是湖水,也是沙織逐漸黯淡的內心。她已經分不清楚淚水與湖水的差別,她在水中絕望地凝視著丈夫,最後靜靜閉上雙眼。卻在此時,她聽得一聲巨響,就見丈夫莫名地跌入了水中。

  那是突然間發生的事情,誰也不知道究竟為何會演變成如此。

  「怎、怎麼了!?是——是誰推我——!?」

  那男人驚恐地吼叫著,方才對沙織的施壓也就此瓦解。沙織輕而易舉地爬上岸邊,說來也奇怪,那湖水明明不深,她丈夫卻怎麼也游不上岸。她在沙織的目視之下不斷掙扎,手腳胡亂地拍打著水面。

  「救我!救我啊!沙織!」

  終於,他厚著臉皮向方才自己想殺害的女人求救了。

  為此,沙織下意識地伸出手,男人也同時抓住了她。

  有一瞬間,沙織感到心軟,卻又有一瞬間,沙織回想起過往的種種畫面。有常常找自己要錢的丈夫身影,有背地裡跟別的女人私通的丈夫身影。直至此時,沙織才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不曾愛過自己。

  於是,沙織終究鬆開了手。

  「沙織!?我、我的腿!別鬧了!這樣真的會——」

  沙織沒有回應、也沒再給予任何救助。她只是茫然看著丈夫越陷越深,掙扎的雙臂也越來越虛弱。她耳內迴盪的,是丈夫的哀求漸漸轉為咒罵、轉為慘叫的現實,最後,周遭寂靜無聲,再無任何動靜。

  她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丈夫陷入死亡深淵,心中毫無任何想法。

  凝視丈夫沉下的水面,沙織的目光隨點點氣泡而黯淡下來。她跪坐在原地許久——或許有足足幾天,腦袋裡都是一片空白。直到饑餓感促使她行動,她這才緩慢站起身來,望向身後高聳的八角之館。

  八角館靜靜立著,就像慘劇的見證人般,它選擇緘默不語。

  一直以來,它都不曾改變,改變的只有圍繞在它周邊的人。沙織看著那棟乳白色的建築物許久,最後,她忽然恍然大悟地驚呼出聲。

  啊……

  對了,那棟八角館會吃人呢。

  迷茫之下,沙織想起了兒時所被灌輸的。

  「那,阿樹的死……就不是我的錯吧……?」

  沙織強迫催眠著自己,搖搖晃晃地走回故鄉之路。

  「結果,我跟矢島君一樣,也將過錯推給了八角館。」

  回憶至此,沙織看向面前的廢墟。她跟我一樣,因為從小就被灌輸八角館吃人的概念,於是便將自己的過錯,潛意識都推給了如怪物般的它。這是人類牽拖的弊病,從古至今,從大人至小孩……八角館總是被當作人類的代罪羔羊。

  這樣的它,到底吸收了多少惡念呢?

  「……我在想,八角館是不是因為以訛傳訛,而漸漸變成真正的妖怪了?」小時候,大人曾因為要隱瞞汙穢的交易,而捏造出八角館會吃人的故事。長大後的我和沙織受到影響,也將過錯推給了它。

  在累積了那麼多人類的惡意後,八角館逐漸成為了人們所形容的那樣——充斥著蜘蛛怪、充斥著吃人的意念,所以,大人才因罪惡感而作繭自縛,最後真的被他們所捏造的故事給吃掉,真是諷刺啊。

  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人們的逃避而產生的。

  「我們都像個孩子一樣,逃避了很多事情呢。」

  微風拂動沙織烏黑的秀髮,她皺眉苦笑著,望向遙遠的山巒。而我凝視她的背影,大概已能猜到她接下來會怎麼做了。對於沙織的遭遇,我深深感到遺憾,卻不能干涉她的想法,因為這是她的決定。

  「矢島君,回去後,我想向警方自首。」

  「……嗯,我會盡全力幫助妳的。」

  沙織微微泛紅的眼角充滿感激,我一如往常摸了摸她的頭,就像兒時那般。是啊,我們依偎的身影,就像回到了孩提時代,在秋風擾動的草原上,我安慰著哭泣的小沙織,然後再一起踏上歸鄉之途。

  「回家吧。」

  「嗯。」

  沙織選擇勇於向前,那我也不能再停駐於此。我的每一步都是為了走出兒時陰霾,我決定之後要盡全力去尋找由紀的下落,即使最後我還是找不到她、即使最後我知道她已經不在了,我也不必再抱持遺憾……因為,我已走出了八角館的罪惡感,並且抬頭挺胸地前進了。

  人類不能永遠停在某個地方,正因為會不斷進步……

  人類……才能被稱為人類吧?

  我,矢島悟,止步了二十年——

  終於在今天,走出了嶄新的一日。





  「木下小姐的事真令人遺憾呢。」

  暖陽灑落不足十坪的小雜貨舖,是個適合說故事的好天氣。小杏在聽完我們的遭遇後,輕語出一聲感嘆。我將八角館離奇的故事給刪去不少,僅留下常人能夠接受的事實,這樣對我或是沙織都比較好。

  「雖然遺憾,但是卻也有所收穫啊。」

  「哼,也對啦,但是她前夫真的是……」

  看著仍為沙織打抱不平的小杏,我微微一笑。

  不知不覺,八角館事件落幕已經過了一年之久,我也正式邁入三十而立的歲數。時光匆匆飛逝,這一年之間實在發生了好多事情。

  沙織在向警方自首後,重回霧井小湖面對現實,那些被她深埋的記憶在打撈之下終於重見光明。沙織當場被以殺人罪嫌起訴,這件事在外界掀起了軒然大波,新聞媒體不斷誇大報導這起怪異的案件。

  而最可憐的莫過於沙織本人吧。沙織她一度被外界抨擊為「黑寡婦」這類的惡女,過著非常難熬的日子,幾乎是一出門就有記者相伴。

  但我竭盡所能替她請了不錯的律師,並一路陪伴她跑完全程。沙織在法院上誠實交代自己與丈夫間的糾葛,後來,測謊與模擬也都證實了她的說法,法官因此判定她是在精神恍惚下失去了行為能力。

  「被告木下沙織小姐,本庭宣判撤銷妳的殺人罪嫌。」

  沙織最後以過失致死罪獲得緩刑,現在仍被限制出境中。

  至今,我跟沙織仍有密集往來,並誓言要攜手向前邁進。

  「不過對矢島哥可真是好機會啊!木下小姐那麼漂亮是不是!」

  「……不勞妳費心。」眼望小杏賊賊的笑意,我苦笑著回嘴。在那之後,我也獲得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工作,我成為了一名作家,寫得是一些光怪離奇的鄉野怪談。我的作品意外地火紅起來,收入也遠超我先前所擁有的。畢竟……我是親身經歷,寫得可是繪聲繪影呢。

  我的人生因此而重回軌道,更可以說我在心態上也改變許多。

  我總覺得……那天,我與沙織能鼓起勇氣去面對,真是太好了。

  還如此慶幸著,我發現小杏正朝發呆的我,微微勾動溫柔笑靨。

  「不能不為矢島哥費心啊,因為矢島哥就像我親哥一樣哩。」

  「聽妳這麼說,我還真有些高興。」耳聞小杏的貼心話語,我突然感到溫馨萬分,因為我知道小杏不是個會講場面話的傢伙,她說出口的一定都是真心之語,為此我還曾把她當成是由紀的替代品呢。

  但果然——小杏就是小杏,由紀就是由紀,我的想法差勁透了。

  沒有誰能是誰的替代品,就像八角館也不該是人們推卸罪惡感的所在般。如果當初大人們沒有逃避這件事,相信最後也不會招致這種下場吧……邊如此感嘆,我的視線邊停滯於角落的一張蜘蛛網上。

  我發現,它僅僅盤踞店內的一小角,卻能捕獲到無數的蟲子。

  「小杏啊。」

  「嗯?又怎麼啦?」

  「……說來也真奇怪,明明是世界那麼廣大,為何蟲子總會落入小小的一張蜘蛛網中呢?」是啊,就好似那八角館,它也只是利用人心的一小塊罪惡感罷了,而最後選擇走進去的,終究是人們自己。

  那些已經逃避的人們,為何還是逃不出心中的八角館呢?

  為我的疑問,小杏也陷入沉思,許久後,她忽然開懷一笑。

  「喔!那一定是因為,蟲子跟人類一樣,都不懂得變通啊。」

  我茫然咀嚼著小杏的話,最後,我看著她的笑容,也跟著笑了。



八角館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48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恐怖|鬼故事|怪談

留言共 5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萬像皆因果。

03-08 19:02

飛鳥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八角館03-09 20:30
艾咪
認真說 這篇給人感觸好深

03-08 22:48

飛鳥
謝謝03-09 20:30
夏夜凜風
。。。。。。綁住自己的,永遠都是自己

03-09 12:41

飛鳥
快掙脫!03-09 20:30
Aria
讀後感:

簡潔犀利的文風,看起來幾乎是由悟和沙織來推動故事
但其實角色的登場細數上蠻多ㄉ,從實際出現的小杏與民宿的老婆婆,僅在記憶與描述裡的妹妹由紀、沙織的丈夫、還有老爺,甚至於蜘蛛、主軸的八角館

但不論是出現的、沒實際出現的人,還有那幢起初神秘的八角建築
都擁有自己的定位,帶出故事發展抑或作為意象

每隻人物在故事裡各有明確定位,沒有做太多描寫,因此重點相當ㄉ清晰

故事開始就如同整篇文章的流利扼要筆風,以夢境和新聞直接將主角帶到故事的主舞台,而途中則在民宿老婆婆話語間埋下的伏筆帶出女主角沙織,接著也不拖沓,在敘舊的談話後順勢進入八角建築

由於前面的主角心思、還有情節中出現的流言、與沙織的對話,已經營造出八角館的神秘顫慄氛圍

在冒險至於真相的呈現也很乾淨利落,最終在主角的體悟下轉折
以先前著墨恐怖ㄉ八角館,點出故事的核心,蘊含著人性的反思

顛覆蜘蛛和蛛網的惡毒形象,用以作為自業自得和愧疚的意喻
在故事尾聲更以陷入蛛絲的蟲子比喻人類的87,一個事物包藏多種意境

犧牲孩子們的村民、被內疚引導而回歸那自己罪惡象徵般的八角建築、各因其故而長年陷入罪惡感中的悟和沙織,在故事最終的擺脫與前進,一棟建築,刻劃人性的正反面

整篇故事的氛圍就如同沉靜的夜裡,最終見到那漆幕綻開的星芒般,黑暗中的光明
八角館就是這樣的角色ㄅ

不過我本來以為,前面水庫工程進行不順的那些傳言是什麼伏筆
還是說,那也是一種意境,是跟後面的主角覺得八角館吸收人性罪念做呼應
表現出霧井村和八角館,建築物本身擁有自我意識般的神秘擬人ㄋ

03-09 19:45

飛鳥

水庫工程只是煙霧彈,讓人誤以為真有什麼作祟。
但建築物的意念也是本故事一個謎點,或許有、也或許沒有
這故事其實留給讀者很多想像空間,八角館內的一切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

就留給讀者自己想像了。03-09 20:32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期實這篇故事有點克蘇魯神話的氛圍呢。

而恐懼來自未知,更是來自過往的心魔

飛鳥的恐怖小說仍然很棒ˋWˊ

03-09 2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八... 後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iuyp2000米那桑
小屋新圖圖來瞧瞧豪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