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Re:從零開始反覆的異世界生活 EP1

作者:異域獾(石棉我婆模式)│2017-03-07 21:47:40│贊助:100│人氣:6718
  嗨嗨  我漢了這東西www
  內容是昴同意多娜的提議後所發生的IF篇  老實說  有點陰沉。。。。   不過  因為很多人沒看過  所以就漢了ww
  啊啊  另外,我需要一張多娜的圖片來當標題圖  有人有好的照片ㄇ  請給我ww(還有GP也順便w
  好啦  接下來就是正文
★★★★★★★★★★★★★★★★★★★★
web第四章74的分歧點 リゼロEX 『ゼロカラカサネルイセカイセイカツ』

夢。我見到了夢境。

那若有若無,來回反複、沒有終結、也無法終結的夢境。
不知道重疊了了多少次,重複了多少次,犯了多少次的錯誤,還是多少次去改正了呢。
編織了千回。連接了萬次。超過了億回。不知不覺地,已經忘記了去數了。
有著苦痛,也有著驚愕的感情,有意識模糊不清的時候,也有著破壞和毀滅,有著憎惡的感情,也有著狂亂的時候。
盡管如此,也有想要達到的地方。
盡管如此,也有想要保護的心願。

不斷反複,即使是誰也不知道那被重疊的悲劇的形式也好,也是為了不被忘記。
即使是誰也沒有察覺到也好,只要自己一個人不忘記就好。


——即使是,想要救助的那個人哭泣了也好,想要救她。

所以呢,對握住她的手的這件事,到現在都沒有後悔。
若是說有什麽悔意的話,是自己握住手那時,自己抱著迷惑的心情,自己的怯懦和脆弱,那鋼鐵也無法企及的心,讓人懊悔了。
★★★★★★★★★★★★★★★★★★★★

——在空虛的夢境中醒來的時候,最初感覺到的是一如以往的腦袋的鈍痛。
“————”
邊抗拒著睡魔的指尖,一邊睜開眼睛,眨眼數次意識才浮現出來。
模模糊糊地,意識的曖昧依舊仿佛罩著一片霧氣一般,血液循壞的惡劣只是花了數秒。立刻意識從睡眠中剝離,覺醒給肉體帶來了活動力。
“啊,啊——”
接著與那肉體的醒來相反地,那口中響起了緩慢的聲音。
乍一看,會讓人以為是睡迷糊了的行為,但這也是早上的重要儀式的一項。
反仰著身體依舊躺下,作出這樣的聲音就有幾項情報流入腦中。
聲音的狀態,自我意識的確立,手腳沒事,記憶的整理,每日習慣運動的運行狀況,性命的有無——。
絕對會每天早晨都確定一次,一定會通過這些,將這些項目確認完畢。
而這才是,菜月昴每天沒有嚴重失誤地迎接早晨的證明。
“呼啊”
邊打著哈欠的同時將被子挪開,通過將擡起的腳放下的方式將上身支起。
粗暴地撓著腦袋看著周圍,那是自己看慣了的一間房間——撲面而來的是相應的奢華的日用器具,以及帶頂蓋的床在自己房內的裝修。
只不過,昴所醒來的地方並非那帶著頂蓋的床上,而是在房間深處放置的沙發上。在那里用被子裹起,蜷起身子過夜,那是這個時候的——不,是這幾年來菜月昴的就寢習慣。
即使這樣說,在臥鋪上無法睡眠也不算什麽大不了的理由。
只是稍稍也好,在預備所需睡得舒服的環境的時候比較費心了而已。因為嘗試錯誤法的結果,所以比起床而來,學到的是,在沙發上睡覺更給人安心感。
自此之後,就這樣做了。僅僅是這樣而已。

“————”
一邊擦著雙眼,從那作為睡床的沙發那里走下,昴為了準備行裝而走去了洗手臺。在臥室比鄰的洗手臺處洗了臉,將沾濕的臉對著鏡子,仔細觀察了自己的臉頰。
依舊殘留著疲勞感的面孔,和總讓人感到有些虛脫感的眼神。不像樣地殘留著疲勞感的面孔,和會被人當做虛脫感的眼神。不檢點而無精打彩的臉頰也是配合良好,造成了這缺乏三種元素的窩囊廢。
為了振作起那個面貌,昴盡量用雙手拍打著自己的臉頰。
對幹涸的聲音與麻木的疼痛,浮現出的眼淚,為了沖掉這些將冷水澆在了臉上。然後再次將濕潤了的臉映入鏡子里,將表情,眼神與面容都細心地捏了捏,然後念道。
“笑一笑吧,我。如果做不到的話,就去死吧。”
詠唱著魔法的咒語,接著昴嘴角一斜,露出惡人一般的笑容。
露出白色的牙齒,瞇細了三白眼的笑容,與自己相處了十八年以上的自己的惡人面孔。眼睛、表情、臉色都是,毋庸置疑的“擬態”。
“好,好的,要KEEP。”
要確認那張笑容,昴用毛巾擦拭臉後,趕緊換起了衣服。
在宅院里度過的時候,昴的裝束並非傭人的制服——而是相應的高格調,顯貴的禮服。即使是這樣,脫下那拘束死板的上衣,包裹著白色襯衫的袖子有類似於輪狀領子的式樣特意設計為亂了的模樣。但是,這對外相配的服裝,如今已經理所當然地需要。
那是極為煩悶,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陪襯著立場的服裝雖是義務,因為那就是昴自身所希望獲得的立場。
“也差不多,要到一直以往的時間了呢”
更換服裝結束了,往上看著房間門上配備著的魔刻結晶,小聲嘟噥道。
在深綠色的時候發出的色彩代表著早晨的到來,接著就是靠近了預定的起床時間了。好像是,今天在笑容的成形上面花了些時間的樣子。
如果還有幾分鐘的話,對時間一絲不茍的少女會準時地來敲房間的門的吧。
在那之前,必須將要解決的問題先解決不可。
“————”
切換了意識,昴將自己的襯衫的胸部袒露出來。在那處,有著在就寢中也不被取下,將“黑色的結晶”與纖細的鏈子連接著的項鏈垂了下來。
妖艷的閃著光芒的黑色水晶,將那個在掌中握緊,昴閉上了眼睛。
冰冷而堅硬的結晶石的觸感——那個一旦將昴的手掌包裹起來,立刻就仿佛有著溫度一般地增加著存在感,仿佛生物一般開始跳動著脈搏。
自然地,對在手掌之中發生的奇妙的鼓動,不覺地數起那節奏和次數。
比全力地奔跑過後的心臟脈搏跳得更快,更大聲地不停跳動的結晶石。那個脈動不知不覺地與昴自身的心臟聲音重合起來,心臟的鼓動與結晶石的脈動同等了。
在腦袋理解的那時,昴的意識從肉體的鐐銬中解放出來,被吸引入了現實並不存在的空間中去。


在那瞬間,世界上的聲音都消失了形跡,代替的炫目的光芒包裹住了意識。

“————”
光芒塗滿了意識,將它緩緩地指引著覺醒的方向。
打開閉著的眼瞼,仿佛是滲入 了眼中般傾斜著的陽光。接著,在眨著眼的眼前展開的是,有風吹過的壯大的草原。
廣闊的,無論何處都是延伸著綠色的草原。
一望無際地,草地的海洋持續下去,較低的草地正安穩地隨風飄動。頭頂處,是沒有一朵烏雲的晴天,註入進來的陽光仿佛是寶石一般地閃爍著。
天空的青色與大地的綠色不斷地持續,它們在遙遠的地平線的遠方稍稍交接。與缺乏現實感的夢幻世界相稱,讓人覺得悠久的寂靜就在那里。
壯大的,晴朗的,毫無一物的空間。——在這個世界中,有一部分異質的存在。

“————”
草原的中心,站在那里的昴回頭望去,緊接著背後的是平穩的山坡,那里可以走去稍微高起的山丘。
丘陵上有個小小的花園,那邊有些可愛動人的花朵的一旁,存在著的,是接受著陽光的遮光傘和白色的桌子。


“————”
默默地,昴走上那座山丘,進入了遮陽傘的下面。
白色的桌子上放著冒出熱氣的被子,陶瓷器中充滿了溫暖的琥珀色液體。
配以飯菜的兩個杯子和,嵌入桌子的,放置著的白色的椅子。
一邊是不是給自己準備的東西,昴毫不確認就坐上椅子,把讓人以為才剛沏好的杯子觸碰著嘴唇,茶水潤著喉嚨。
——依舊是,讓人不覺得好喝也不覺難喝的,奇怪的茶呢。
只是,這茶最初一定是要喝的。
這是與這個地方的主人交換的約定,也是奇妙的關系間,代替問候的方式。

只是——,

“啊啊,喝了喝了,辛苦了”。那麽,快點進入正題吧!”
“——確實,最初的一口跟打招呼一樣,我說的是事實。但是,這絕對不是不打招呼也沒關系,這樣的意思呢。”
將茶水喝幹,將杯子拋在桌上的昴說道。對那個內容,桌子那側正面對著的人物一邊微笑著一邊提出了意見來。

對那勸告,昴用手指撓著鼻子前方,
“……寒暄之類的話不是沒有必要嗎?對一天到晚,在觀察著我的腦子的你來說的話,是碰面還是分手也好,都沒什麽意義的吧”
“這和那個是兩回事哦。首先,一天到晚,在窺視著你,這樣不中聽的話請別再說呢。即使那個是事實也好,我好歹也是閉月羞花的少女的年紀哦。我一直窺視著心中的男子的事情,讓外面知道了可是要講點分寸的”
“有羞花之貌的少女,不知不覺,怎麽你說話方式的概念都變了呢?”
“真是尖酸刻薄。算了,要堅持說是少女,年齡角度可能是有點勉強吧”
那樣說著,對方與抱怨的內容相反地,開心地放緩了嘴角。
與完全習慣了的詼諧話語的交換,對方對昴的不懂禮貌也相當寬容。——不如說是,對應對這樣的話語也相當享受的,那樣的模樣。
對收到這樣的微笑,昴的心中扭曲的罪惡感越發積攢起來。



話說回來,到底如何接觸她才是正解,連這個也不明白。只是對眼前的對方,追究那個最合適的解答的手段是完全無法通用了。
“果然,你是讓人討厭的女人啊”
“還真是高興呢。對溫柔而貪婪的你而言,比起種種的喜歡的某個人來說,比起你伸出援助之手卻無法見到價值的冷漠的某個人也好,殘酷地傷害你的內心,將無法拔出的楔子刺入的那個可憎的某個人也好,我要高興地多呢。”
對完全消化了的人,全都不通用的諷刺挖苦。
對這個回答昴露出討厭的表情,用鼻子哼了一聲,不過,那就是讓對方越發高興的結果而已。
“那麽,在那之後,因為受到了你的反感而被討厭,心中很傷心。差不多,今天幽會目的已經達成了吧”
“被討厭不是你的真心願望嗎?”
“是女孩子可愛的逞強話哦。起碼這一點,你要能看穿才行”
“可愛………?”
對從心里懷疑著,覺得奇怪的昴,對方微微苦笑著。
然後—,
“真的,你真是一點也不知道恐懼的人類呢。作為『貪婪的魔女』,我很中意那樣的地方喲。——菜月·昴”
以契約者的名義與自己相應的是,『強欲的魔女』。
愛姬多娜是嫣然地瞇起眼睛,衷心高興地微笑著。
★★★★★★★★★★★★★★★★★★★★
“今天是奇斯達姆月,十四日。……並沒有錯吧?”
“你放心就好。你昨天晚上,什麽也沒有發生地睡了,盡早什麽也沒發生地醒來了。一晚之內並沒有發生最糟糕的事態。不用擔心這個也不要緊哦。”
“別開玩笑了。就這樣什麽也沒做地睡醒,早上醒來的事情也是有過的。無論何時在何地死掉也好,要多努力才能夠啊。”
為魔女的樂觀砸起嘴,昴想起了所嘗過的,等同絕望,喪失感的“死亡”。
只是漫不經心,毫無懷疑的一定會到訪的明天——在無法觸碰的情況下被奪走,唐突地“死掉”的事實與被親近地相處過的人們忘記的現實,那個能帶來多大的恐怖與失望,根本不可能會忘記。
“是這樣啊。現在的我太過輕率了。抱歉。”
“……意外的坦率呢?”
“我覺得不對便會道歉。我可不是一個理解力差勁的女人,那個一定要讓你好好地看到才行。”
對露出過度的反應,讓空氣變得惡劣的昴,眨著眼睛的黑服少女。
在與那個少女開始對話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將視線奪走,可以掠奪心臟的魔性美貌,與這樣的美麗僅用了兩種顏色表現出的讓人驚愕的事實。
長長的,仿佛雪一般美麗的白發延伸到了腰部,纖細的肢體包裹著黑色的仿佛喪服一般的裙子。坐在椅子上,將修長的雙腳交疊起來的姿態總有漂浮著頹廢的色氣的感覺,那單薄的嘴唇將杯中的液體咽下的姿態顯示出異常的妖艷感。
那個是,讓人有直覺如果勉強碰觸就無法避免被毀滅的倒錯一般的魔女相貌——並不在意這個,留下想要接觸和想要挑戰的人們絡繹不絕的逸聞,帶來終焉的災難的魔女。
那就是和昴交換了契約的,白色,黑色的少女的真面目。
“——盯”
“——?怎麽了?。凝視著我的臉。有什麽事嗎?”
“啊,看著眼睛和鼻子和耳朵和毛之類的。”
“……為什麽呢?。雖然說是理所當然的事,反而有被侮辱的感覺。”
對昴的回答皺起了眉,露出不滿表情的愛姬多娜。對那個女性,昴喊著“等等”地舉起手來,
“並不是有侮辱你的意思。但是不知不覺,說是魔女的判斷之前,意外地是並沒有讓人這麽驚訝的人類呢,只是這樣想的。”
之前雖然又說是頹廢的、顛倒的、各種各樣的表現,但這樣實際說起,雖然是有些有毛病的地方,坦率地說來就是普通的少女。
當然,也不否定魔女的扭曲的部分。
“呵呵,那真是非常罕見的意見呢。”
接著,對昴這般感想,愛姬多娜總覺得是愉快地和緩了嘴角。
她將杯子放上桌上後,將自己修長的腳重新交疊,將自己的白發撩了上去。
“即使這樣,我也是四百年前在各色各處留下逸聞的魔女的其中之一。抓住了我的話,可不能簡單地置若罔聞呢。”
“你真是說出那些對特別對待的憧憬對象,中學生一般的感情呢。”
“和你打交道,我的心情也慢慢也接近你的了。但是,並不是僅僅這樣。這件事,在和你初次見面的時候就應該說過了。”
“啊——是什麽呢。確實,是沒有耐性的人初次見面就會吐出來的外表吧?”
“如果斷章取義那一塊的話,我的人物形象都會被誤解的感覺啊。”
威嚴的魔女的風格一轉,昴的應答讓愛姬多娜鬧起別扭來。
對這個反應,昴“好吧好吧”地適當地回應道,將懸起的話題修正著。但是,說話內容作為早晨的每日事務來說已經夠了。
“說大話,無論始終也沒有可以說的地方。我總是要回到現實去的吧。”
“已經要走了嗎?再稍微,在這里消磨點時間的話,誰也不會抱怨你。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樣,在這里度過的時間並不影響事實。如果這能成為安慰的話……我也是,期待著那樣。”
從椅子上站起,對踮起腳的昴,愛姬多娜這樣說著挽留著他。
魔女的花言巧語讓昴的腦袋的骨骼發出響聲,
“對了。說實話,我也是知道在這里長久待下去會是能幫助到我……”
在這里中斷了話語,以俯視著的模樣,昴望著愛姬多娜。
魔女的黑色眼瞳,與昴的黑色眼瞳直直地對視,纏繞著對方。
但是——,
“我並不打算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你撒嬌。你應該明白,我並不是為了這樣才做下的契約。”
“還真是,一點也不坦率呢。我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對你的痛苦和悲傷都能共享的共犯者。”
“——我無論是痛苦還是悲傷也好,也不打算寄放在誰那里。那只是我的東西,只是讓我一人處理的,這是我和你契約的理由。是這樣的吧。”
對露出鬧別扭的表情抱著肩膀的愛姬多娜,昴低聲地這樣斷言道。對這個回答,愛姬多娜將低頭朝下看去,無言地用口覆上自己的杯子。
那是因為沒有什麽可以反駁的話,也是沒有繼續對話理由的意思的表示。
親眼見到了之後,昴背向女性,向山丘的下方踏出步子。但是,在那前方止下步,是魔女回過頭來。

“說到底,你啊,完全不否定你二十四個小時,都在監視我的事情嗎?”
“……假如是這樣,這樣說,會怎麽認為呢?”
“假如這個是事實也好,這樣說言外之意也就是承認那是事實的文理,我的國語能力是這樣認為的”
“————”
“————”
對昴的追究,愛姬多娜稍稍嘆息著。然後再次飲茶。那是表示對話沒有繼續持續的意思——,
“你啊,別以為如果這樣做的話我就會讓步了。如果有考慮倫理上的問題的場合,你能在那停止監視的事嗎?吶,你可以做吧?”
“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也是覺得,窺視到你入浴和如廁的場面什麽的,簡直是下流。但是,如果無法確信這樣沒有防備的場面中會發生什麽,作為你的契約者是無法移開視線的。那只不過是,為了遵守約定的,作為“強欲的魔女”的義務感的行動……”
“從今天開始,洗澡和上廁所的時候我都會把項鏈脫下來。”
對快速辯解著的魔女的說法,昴抑制著羞恥心,走下了山丘。
山丘下,在昴最初出現在草原上的地點,不知不覺地出現了門。獨立出來的一扇門扉,那是唯一能與外面的世界出入的門。
“————”
到達門前,將手蓋住門把的昴不由自主地回頭看去。
於是,山丘上的風帶得發絲隨風飄動,無聊地站著的愛姬多娜正俯視著這邊的背影。
察覺到望著上邊的昴的視線之後,她有點猶豫,立刻向昴揮動著小小的手。對那並未回禮地,只有嘆息著的昴潛入了門之中。
緊接之後,被夢的世界所囚禁的意識被解放,回歸到現實之中。
“————”
意識返回了現實之後,昴保持著握緊著黑色結晶石的姿勢,在自己房間的中央呆立不動。
吐出長長的呼吸,向門上的魔刻結晶看去。顏色是綠色,光輝並未變化。
在夢境的世界度過的時間,在現實時間里只是數秒,這就是證據。
“但是,沒法習慣呢……”
前往夢境的世界,在愛姬多娜的茶會度過的每天的必經事務。
★★★★★★★★★★★★★★★★★★★★
下集待續●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41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0|從零開始||拉姆|雷姆|愛蜜莉亞|艾姬多娜

留言共 3 篇留言

NightCrow
真-真的翻了...!大大加油!!

03-08 03:20

異域獾(石棉我婆模式)
廢話 我說到做到n_n03-08 19:04
異域獾(石棉我婆模式)
而且其實已經漢好3/4了 這篇沒有很長03-08 19:05
ee
YA 無限期支持!!!

03-10 00:29

GGmaster
GP接好!!!

03-11 20:26

異域獾(石棉我婆模式)
(catch03-14 0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AmazindJ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有人想看多娜IF篇嗎... 後一篇:創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要買椅子的人
請小心未來實驗室: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076&snA=6280879&tnum=55&subbsn=1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