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序章

作者:石川大魚│2010-05-19 00:31:18│贊助:0│人氣:265
  深夜,天空中沒有雲也沒有光,那裏甚麼都沒有。
 
  在綿延不絕的山脈中,一名魔法師走進了山谷裡。這是一個無風的夜晚,山間只有貓頭鷹嗚嗚的叫聲。
 
  山谷中沒有路也沒有風,魔法師拿著一根手杖,行走在樹根與青草之間,他的步伐不快,偶爾會扶上一旁的樹幹。樹木因為他的撫觸而顫抖著,掉落的樹葉躲開他的斗篷,青草伏倒在他的腳邊,它們不敢抬頭。
  
  魔法師走著,一直走到山谷的深處,連獵人都不願踏足的地方。他的腳步不快也不慢,看起來他並不在乎他所前進的方向,彷彿這只是一次沒有目標的閒逛。
 
  魔法師突然停了下來,在他停步的瞬間,他的衣袍沒有因為慣性向前擺動,就好像他在這裡已經站了幾個小時。一切都靜了下來,在魔法師前進的過程中,禽鳥振翅飛遠、走獸無聲逃離,甚至連微小的蟲蚋都不見蹤影,只剩下無邊無際的森林。
 
  在這樣的寂靜中,魔法師將他的手杖對著地上輕輕一點,木質手杖和地面的撞擊聲劃破了夜空,隨之而來的是無聲的悲號。
 
  這悲號來自於那些不能移動的生靈,如果你也在場,你一定也能感受到那種撲面而來的恐怖氛圍,即使在這無光的夜晚,即使你甚麼都看不見也聽不見,你也會馬上知道,有悲慘的事正在發生,有邪惡的事正在發生。
 
  大片的樹林枯萎了,魔法師一定聽得見它們無聲的悲號,他一定知道自己正在進行著怎樣的邪惡,但他並未受到任何影響,只是無情的用他的手杖再次點在同一個位置,「噗」的一聲,枯萎的森林就散落成灰。
 
  魔法師把他的手杖第三次點在地上,一地的飛灰就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沉澱化為土壤。
在山谷中清出一片空地之後,魔法師用他的手杖從森林中敲下幾根樹枝,斷口鋒利如刃。他把樹枝插在空地的一角,用魔法作成一根火把。
 
  魔法師把手杖插在火把的旁邊,掀開了兜帽,在火光下顯露出他的面容,他擁有一副和他的能力不相稱的臉龐,怎麼看他都不應該超過二十五歲,棕色的短髮和灰色的瞳孔、挺直的鼻樑和薄嫩的嘴唇,他的眼神彷彿嬰孩一般純淨,嘴邊有著禮貌的微笑。不管是誰,都不會認為這個年輕人會去進行像剛剛的摧毀樹林一般的邪惡舉動,他不只弄垮了一片森林,他奪走了那些樹的生命還有靈魂。
 
  這名年輕的魔法師從袍袖中掏出許多施法材料,布置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用兩個重合於中心的無限符號作為陣基,在四個圓弧當中刻劃屬於四大的符號,用神秘的文字連接符號,以幾何線條的方式導引魔力的道路。
 
  布置好魔法陣,年輕的法師回到火把旁邊,提起他的手杖,然後走到法陣的中心,把手杖插到四個弧線交錯的中點,左手扶著手杖的頂端。
 
  他低聲念頌咒語,像樹葉沙沙的聲音,這聲音是有形的,像水一樣逐漸瀰漫於整座山谷。隨著魔力的流動,魔法陣的線條逐漸發出光亮,當這光亮流至節點上的施法材料,從節點中就冒出更多的線條在空中連結。
 
  魔法師一邊念咒,一邊將更多的施法材料灑向空中,這些鮮血、骨粉、金屬和汁液在他的控制之下吸附到節點衍生出來的線條,四大的符號從地面浮起,在空中爆散化為一陣風、一團火、一球水和一搓土。
 
  奇異的能量圍繞在這年輕法師的四周,他在咒語告一段落時從懷中掏出一個水晶球,用雙手捧到頭上,水晶球在這名法師的魔力之下開始發亮。就在他念出第二段咒語的一瞬間,從水晶球中飄出了大量的影子。
 
  那是本來應該無形無象,一般人看不見摸不著的靈魂,在魔力的作用下,這些靈魂都顯現出他們生前乃至於死後的樣子。
 
  有久病纏身潦倒死去的乞丐、兒孫滿堂壽終正寢的老人;有死於情殺的妓女、殺死妓女被處刑的詩人;死於傳染病的兒童、被傳染的母親;決鬥落敗的貴族、和貴族決鬥的另一名貴族、作決鬥見證者的第三名貴族;還有死於虎口的兔子以及那隻老虎。
 
  然而其中最多的是軍人,有和愛人分離的帥哥、為了支持家計加入軍隊的貧民、腦袋裡面長肌肉的野蠻人、喪父剋母孤苦無依的可憐人;愣頭傻腦的小兵、歷經滄桑的士官、英姿煥發的軍官、指揮若定的將軍;拿劍的劍士、拿刀的戰士、拉弓的弓箭手、握杖的法師;有人類、有精靈、有矮人、有地精,各種不同種族、職位、能力、陣營,大大小小高矮胖瘦男男女女老少青壯的軍人。
 
  他們死前的最後回憶都是這名年輕法師的娃娃臉,以及魔法產生的各種火焰閃光。
 
  從水晶球飄出來的這些靈魂,在魔法陣的上空聚集,慢慢的形成另外一個由幾何圖形產生的魔法陣:一個大圓,中間由弧線分成了兩半,在弧線與大圓連接的一點作為頂點形成一個三點在圓上的正三角形。
 
  幾何線條隨加入其中的靈魂增多顯得越來越清晰,最後,當一群灰黑枯死的樹加入其中之後,整個複雜的立體魔法陣才終告完成。
 
  魔法師將那個已經完成使命的水晶球隨手丟出魔法陣,然後檢視著魔法陣的每一個部位,確認沒有任何偏差的地方,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個魔法陣。
 
  確認節點與魔力通道構造無誤、魔力的傳導通暢、靈魂奉獻量滿足魔法陣需求,一切細節都完美無確,年輕的法師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樹林中的氣氛隨著魔法師的鬆懈而轉變,在這邪惡儀式的間奏中,天空和大地之間的生靈得到喘息的機會,然而這個空檔並沒有持續太久。
 
  「嗯,咳咳-」魔法師清了清他的嗓子,對著整座山谷的樹木說:「歡迎!歡迎各位參與我的重生,很抱歉剛剛幹掉了你們的一些兄弟、姊妹、父母、子女,哦…或者還有表親或是祖先之類的,無所謂。他們很榮幸的會成為我重生的材料之一。」
 
  樹林不安的騷動著,或許也有憤怒,但是他們沒有辦法、也不敢對這名魔法師採取任何反擊。
「表演的時間到了,就在現在,此時此刻!」雖然聽起來很像在作秀,但其實這名年輕的魔法師已經開始啟動這個必須召喚四大,以無數生靈作為犧牲才能使用的魔法陣:「我,泰納之子艾多雅達莫、斯圖亞特與遠哈拉德的血脈、泰爾康泰神宮首席神官、宗教裁判所掌控者、『北方王朝的黑色神官』、『雪山戰爭的死神』在此宣告,我的生命即將終結!」
 
  隨著魔力的傳導,在魔法師頭上的幾何陣圖有節奏的發出光芒,咚咚、咚咚,像是鼓聲,又像是心臟的跳動。
 
  「四大者,歸於四大;血脈者,歸於血脈;榮譽者,歸於榮譽;魂魄者,歸於虛無,生命歸於萬物,惟有意志不滅!惟我意志不滅!」
 
  魔法師的身體在法陣的力量之下開始分解,從四大的能量和施法者產生連結,血液向水歸去、骨肉向土歸去、氣息向風歸去、能量向火歸去。歸於四大者,在魔法的力量之下供給頂端的幾何圖形能量,匯集成一個人型。
 
  「用我的生命創造你,貢獻六十六萬七千四百五十五條生靈喚醒你,在我的意志之下召喚你,法魔‧艾格尼赫發斯特,世界萬物的未來王、無法想像的自由人、混沌深淵的邪惡之子!」
 
  陣圖匯聚的人型飄落到即將煙消雲散的魔法師面前,他的五官和型體逐漸清晰,除去紫色的頭髮和眼珠之外,他和魔法師擁有相同的外貌。法魔‧艾格尼赫發斯特睜開雙眼,張開雙唇,兩個一模一樣的聲音念頌的咒語形成奇異的合聲。
 
  「從今往後,我的意志就是你的意志,我的生命成就你的生命,我們共同的敵人將被打倒,我們面前的阻礙將被摧毀,在我們的面前,這世界將會顫慄!」
 
  魔法師的形體在法陣的力量之下徹底消散,整個法陣的力量在此時全數灌注到法魔身上,魔法陣隨著使命的終結消失,只剩下地上還留有曾經使用過魔法陣的痕跡,還有一名紫髮紫眼,全身赤裸的惡魔。
 
  他撿起地上魔法師散落的袍子披到身上,將獨立在地上的手杖抓到手中,輕輕一揮喚來狂風,將地上的痕跡吹散。他大聲的對著夜空宣告:
 
  「從今往後,魔法師‧艾多雅達莫.斯圖亞特.遠哈拉德不復存於世上,就算運用泰爾康泰和迪爾斯的神力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而我,法魔‧艾格尼赫發斯特在此後將於大地行使我的意志,讓整個世界在我的面前顫慄!」
 
  整座山谷的樹木彷彿應和著他的宣言,在年輕惡魔歡快的笑聲中顫抖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1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雷姆大人
嗨!你還記得我嗎? 我之前我帳號半年沒登被刪除了 所以又重新註冊 最近我有想玩天堂m 你要和我一起玩嗎 網址是:http://lineage-m.gq

12-12 04:17

b121215
嗨!你還記得我嗎? 我之前我帳號半年沒登被刪除了 所以又重新註冊 最近我有想玩天堂m 你要和我一起玩嗎 網址是:http://lineage-m.gq

12-15 2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198704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想這會是最後一次改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hysoangus同人文愛好者
全新守護甜心同人系列 [守護甜心:Utopia], 求各位大大支持支持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