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7-4:在我手中的未來

作者:Luis│2017-03-05 02:44:38│贊助:90│人氣:1167
  爆炸的烈焰在城市的夜空上喧騰著,為這場戰鬥更添一絲灼熱的氣氛。
 
  項羽默默看著漫天飛舞的銀色灰燼,即使張恆的存在已經隨著剛才的爆炸隨風而逝了,但這個青年最後的姿態仍然深深烙印在項羽的腦海裡,久久無法忘懷。
 
  項羽一方面震撼於張恆那一箭射下直升機的恐怖實力,要知道,即使在現實世界,也只有像反器材步槍這樣的大口徑武器,才具有一槍破壞掉直升機的威力,而且那還是在目標處於靜止狀態的前提下。但張恆用的卻只是弓箭而已,在沒有任何輔助裝備的情況下,僅僅一箭就射下了高速移動中的直升機,這樣的實力,也未免太過駭人了。
 
  張恆的實力強大是一回事,但更令項羽震撼的卻是這個青年剛才的眼神,那種將所有希望都貫注在一擊上的神情,那種彷彿射出了這一箭後就在沒有射出下一箭機會的覺悟,毫無疑問是只有在經歷過多次的生死存亡關頭才會淬鍊出來的。
 
  是的,如果剛才張恆選擇的目標是自己的話,那麼這場戰鬥肯定早就結束了,項羽暗暗想著,他本來還打算要是這一箭躲不了的話,還能用身體硬碰硬擋下來試試看,可見識了那風之矢的可怕破壞力之後,他卻是一點想擋下來的念頭也沒有了,就連全金屬的武裝直升機在張恆的箭下都像是紙紮的玩具一樣,項羽可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會比鋼鐵堅硬,這一箭要是射來,他的下場絕對是連一點渣渣也不剩,直接當場灰飛煙滅了。
 
  「為什麼不讓他攻擊我,鄭吒?你我都知道,這一箭射來我是根本無處可躲的。」項羽咬牙問道,看著默默站在他面前的鄭吒。
 
  「因為他相信我,項羽,雖然我們都是被主神複製出來的,但我們仍然保有還在中洲隊時的記憶與個性,張恆那傢伙相信我的判斷與選擇,他相信即使這一箭不是瞄準你,我也絕對不會輸掉這場戰鬥,就是這麼簡單而已。」鄭吒淡淡說道,他的語氣雖然平靜,可從鄭吒緊繃的臉色來看,他的心裡肯定也不好受。
 
  項羽當然不會知道,若是顛峰狀態的張恆,即使連續使用風之矢數次也不會有生命危險,可被複製出來的張恆身體素質遠不如以往,風之矢又是會對身體造成極大負擔的雙面刃,當初張恆即使是在解開了基因鎖的狀態下使出這一招,他的身體也會在那之後陷入短暫的虛弱狀態,這風之矢的反噬效果也就可見一斑了。
 
  可以說,這風之矢就是張恆的壓箱寶了,而且還是不到最後關頭不能輕易使出的絕招,而一旦使用了這一招,不是敵死,就是他亡。
 
  「別了,我的朋友,謝謝你…這場你沒能參與的戰鬥,就讓我來做個了斷吧!」鄭吒深吸了一口氣,那血色的火焰忽然再度湧現,一瞬間就將他全身包裹了起來。
 
  「你還剩下八分鐘。」鄭吒冷冷說道,一雙茫然的眼睛緊緊盯著項羽看。
 
  「你這傢伙…難道你就這麼鐵石心腸嗎?自己的同伴死在了眼前,你這傢伙難道一點感傷也沒有嗎?」項羽一愣,隨即狠狠咬緊了牙來,鄭吒這傢伙,即使目睹了同伴戰死,也依然在心裡倒數著炸彈的讀秒。
 
  「做為一個隊長,有時候你就是得必須鐵石心腸,否則過多的優柔寡斷,只會使你的同伴陷入更大的危機裡而已;同樣的,今天我是以考驗者的身分被複製出來的,自然是不可能會有仁慈這種選擇的。」鄭吒冷冷說道「而且你確定還要花時間繼續跟我閒聊嗎?我先提醒你好了,一旦直升機上的炸彈爆炸了,那麼上面所有的人是不可能有機會生還的,就算他們僥倖沒被炸死好了,你覺在這種高度下,沒有降落傘的他們,有可能活得下去嗎?還剩下七分…」
 
  鄭吒語音未落,在他面前的項羽瞬間消失了身影,而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經狠狠一拳揍向了鄭吒,這一拳的速度極快,即使是鄭吒也來不及反應過來,而且項羽的力氣比起剛才簡直強上一倍不止,居然一拳就把鄭吒揍得向後摔飛了出去,頓時一陣肉體碰撞的巨響迴盪在了空曠的樓頂上。
 
  「我說過你不該提他們的!鄭吒!」項羽大吼道,他猛一踏地就朝還在半空中飛呀飛的鄭吒追了上去,隨著項羽跑動間,他腳下的水泥紛紛爆碎了開來,幾乎是一眨眼,他已經來到了鄭吒的上方,接著抬起腳狠狠朝鄭吒的肚子踢去。
 
  只聽見一陣巨響,鄭吒頓時被項羽一腳蹬在了地上,這一擊的威力也是極大,當鄭吒撞在了地面上時,甚至在那裡形成了一個小坑洞來,無數的煙塵隨著水泥的碎屑飄散在了四周。
 
  「力度是夠了,不過準度還差點。」然而當塵埃落定時項羽卻瞪大了眼睛,只見鄭吒雖然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可這個男人的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微笑,而項羽剛才踢出的那一腳正被他舉臂擋了下來。
 
  「不過我得承認,確實很疼啊!」鄭吒低吼道,下一刻他整個人霍地彈坐了起來,接著便揮舞著一對燃著血焰的拳頭往項羽招呼過來。
 
  有過一次經驗,項羽知道那紅炎可不是好惹的東西,於是當即便矮身躲了開來,接著一腳飛快掃向了鄭吒的腰際。
 
  項羽這一腳踢來虎虎生風,而且在變身成超級賽亞人後,項羽的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顯著的提升,這一腳還沒及中鄭吒,那腿風所颳起的風勢居然劃開了鄭吒的衣服,甚至連那包裹著他全身的紅炎也隱隱有被吹開的趨勢。
 
  「喔?光是風壓就能破開紅炎的防護嗎?不簡單哪,不過光是這樣可還不夠!」鄭吒大吼道,身子一扭硬是接下了項羽這一腳,頓時一陣爆響傳來,項羽感覺自己的腳跟彷彿蹬在了一塊鐵板上疼痛,而鄭吒的雙手也冒起了血煙來。
 
  「還不夠,還不夠!如果只有這點本事的話,那麼你就死在這吧,省得和其他小隊團戰時丟了中洲隊的臉!」鄭吒大吼道,抓住了項羽的腳後一個扭腰回身一甩,就要將項羽貫向地面。
 
  「啊!!」項羽也跟著大吼了起來,只見他在即將被摔向地上時忽然伸出雙手一撐地,只聽見一陣土石爆碎聲,那處被他按著的地面頓時碎裂了開來,而他也藉此硬是停了下來,還趁著這個瞬間抬起另一支腳側面踢向了鄭吒的腦袋,逼得他不得不鬆開手來防禦。
 
  不得不承認,鄭吒的確是項羽碰上的所有敵人中,最難纏的那一個了,即使他現在有了基因所二階的力量,外加變身成超級賽亞人的狀態,項羽的速度和力量也就只能算是和鄭吒打成平手而已,甚至還略遜於鄭吒一籌。
 
  「一直中洲隊來、中洲隊去的,你煩不煩啊!」項羽大吼道,他一掙脫了鄭吒的手腕便彈地而起,接著彷彿砲彈般朝鄭吒直衝而來,同時捏緊了一隻拳頭狠狠打去。
 
  鄭吒剛被項羽那回馬一腳踢得倒退了幾步,他就項羽復又衝了上來居然也不閃避,而是跟著握緊了拳頭就轟了過來,兩隻分別燃燒著紅炎與氣燄的拳頭對撞在一起,頓時在空中爆開了一陣巨響來。
 
  「還有六分鐘,怎麼?難道你就這麼不重視你的同伴嗎?難道他們的生命安為就只能讓你發揮出這種實力而已嗎?還真是令我失望啊,虧他們還這麼相信你的。」鄭吒低吼道,一雙拳頭彷彿機關槍般不斷轟來,而項羽也一邊大吼著,同時毫不退讓的將每一拳硬擋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紅炎雖然只是個C級的技能,但它的效果卻遠比其他的技能還要強得多,強大的腐蝕性不只能拿來進攻,在攻擊的同時它也是最好的防禦,即使是纏繞在項羽身上的金色氣燄也抵擋不了紅炎的威力,頂多只能稍稍減低它的攻勢而已,兩人的拳頭幾次正面對轟了下來,項羽不只打得拳骨生疼,甚至連他的手指表面也開始出現燒傷的痕跡了。
 
  「你難道不想保護你的伙伴嗎?那些和你生死與共,一起度過了無數場恐怖片活到現在的同伴們,難道你就想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炸死嗎?」鄭吒大吼道,雙手忽然一握和項羽角力起來,頓時一股巨力朝項羽迎面直撲而來,同時那紅炎的恐怕腐蝕性也徹底發揮了出來,隨著鄭吒抓著項羽一路向前衝去,項羽的兩手也跟著燃燒了起來,幾個眨眼間,他從手掌到手腕已是焦黑一片了。
 
  「啊!!」即使是項羽也抵擋不了紅炎燃燒時的劇痛,他當即就慘嚎了起來,接著只聽見碰的一聲巨響,他整個人頓時被鄭吒抓著狠狠撞在了牆上,那纏繞在項羽身上的金色氣燄也猛地黯淡了許多。
 
  「你知道我們第一場恐怖片團戰的情況嗎?我們遇上的另一隻小隊來自古印州,也就是現在的印度和阿拉伯一帶,那一戰中主神評斷對方比我們強,所以讓我們先進入到戰場裡,而在之後的幾次戰鬥中,我的夥伴們也接連被殺了,因為我們太弱了,在對方的眼裡,我們就跟猴子沒兩樣,只能被他們戲耍著殺掉!」鄭吒低吼道,他忽然抬腳猛力一蹬,巨大的威力轟在了項羽的肚子上,頓時就將他踢得整個人印在了牆壁上。
 
  「哇!!」項羽猛地吐了好大一口血出來,抓著鄭吒拳頭的雙手也跟著沒了力氣垂軟了下來。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理,你沒有力量,那麼什麼都只是空談,項羽,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殘酷之處,站起來,我可還沒下殺手,若是我想殺你,以你剛才的表現早就死了,你還剩五分鐘。」鄭吒忽然鬆開了手,項羽一失去了支撐,整個人頓時摔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項羽趴倒在地上不停咳著血,鄭吒剛才的那一記膝撞威力之大,就彷彿是一枚時速超過八十公里的鐵球直接砸在他肚子上一樣,巨大的威力不只打得項羽連連吐血,彷彿就連五臟六腑也移了位似的。
 
  「這就是...曾經最強的男人的力量嗎?好強大啊…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項羽意識模糊的瞪著鄭吒,他咬著牙使勁想撐起身子來,可無奈剛才的那一擊幾乎要把他的身體都給打穿,而且鄭吒他肯定用上了內力,這一擊下來項羽只覺得一股說不出的沉悶不斷在他體內流竄著,就彷彿有人正用鐵鍊將他的五臟六腑不斷往下拉沉一樣,那種感覺簡直比死還要難受。
 
  鄭吒蹬著倒在地上的項羽,他忽然一腳狠狠踢了過去,頓時將項羽整個人踢得撞在了牆上,隨著一陣慘叫聲響起,幾顆斷牙頓時如同骰子般滾落在他腳邊。
 
  「太弱了,你這傢伙實在太軟弱了,虧你這樣子還有辦法成為他們的隊長?真是令我失望啊項羽,你的隊員們究竟是看上你哪一點才會選擇讓你領導他們的?」鄭吒忍不住搖頭說道,他伸出手一把卡著項羽的喉嚨將他舉了起來,此刻的鄭吒已經滿臉是血,那纏繞在他身上的金色氣燄彷彿風中的殘燭般隨時都會熄滅。
 
  「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了嗎?也罷,對你這樣的傢伙來說,死在這裡或許是種幸福吧?再見了,我的後人,和這個世界、你的同伴們,還有你所愛的人道別吧!要怪的話,就怪你自己好了,因為你太弱了,弱到連所愛的人都保護不了!」鄭吒瞪著項羽說道,他的話彷彿觸動到了項羽似的,讓這個青年原本就要閉上的眼皮緩緩睜了開來。
 
  「別了,我的後人,去死吧!」鄭吒冷冷說道,他忽然一把將項羽狠狠按在了地上,巨大的力道不只將項羽的臉整個按進了地板裡,甚至還從撞擊的地方向四周裂開了好幾條裂縫來。
 
  這還沒完,鄭吒忽然大吼著一邊按著項羽的腦袋,一邊不停向前跑去,隨著他不斷奔跑,頓時在地上裂開了一條巨大的裂縫來,而項羽就被按在這條裂縫裡一路不停向前跑去,而在他的身後,已經是一片血跡斑斑……
 
  鄭吒跑著跑著,忽然猛力舉臂一揮,一直被他抓著的項羽頓時像個破麻布袋般飛向了對面的牆壁上,接著只聽見一陣巨響,項羽整個人頓時卡進了牆壁裡。
 
  「三…二…」鄭吒一將項羽扔在牆上,他忽然一把將手臂對向了項羽,在他的手掌處不知何時套上了一個圓筒狀的東西,那模樣看起來像是手砲,但卻在上頭看不到任何類似彈艙的東西,只有一個黑漆漆的砲口而已。
 
  只見鄭吒單臂舉著手砲,隨著他口中的倒數到一時,忽然一股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猛地從砲口迸發而出,那股巨力出膛時的後座力不只將地上的石屑吹得四處飄散,就連鄭吒也彷彿無法完全控制這股後座力般,身子微微往後倒退了幾步。
 
  然而項羽可就慘了,他剛才被鄭吒按在地上一路拖行下來,半張臉都已經是血肉模糊,接著又被鄭吒一把摔在了牆上,那股撞破水泥的巨力沒有直接讓他摔個粉身碎骨已經是奇蹟了,不過也多虧這一撞,讓項羽本來昏沉沉的意識瞬間清醒了過來。
 
  可項羽才剛猛地睜開眼睛,頓就看傻了眼,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朝他猛然襲來,那股衝擊波甚至在地上裂開一道可見的縫口來,要是正面被擊中的話,他絕對不會像剛才那樣只是吐個幾口血就能了事的,頓時項羽就瘋狂掙扎了起來,可無奈他此刻整個人幾乎都卡在牆裡,別說是掙脫了,就連給他動一根手指的空間也沒有。
 
  「媽的…」項羽只來得及發出一陣碎念,接著那股衝擊波就狠狠撞在了他身上,連頭項羽身後的牆壁也跟著被轟成了碎片,接著在一陣崩塌聲中,項羽整個人頓時被壓在了無數水泥碎塊底下……
 
  ○
 
  要死了嗎?我就要死了嗎?

  項羽意識模糊的想著,他可以感覺到身體逐漸變得冰冷,四肢逐漸失去力氣,即使他努力想睜開眼睛,但所能看到的世界依然是漆黑一片,估計是被那些崩落的水泥給壓住了吧?

  所以…我就要死在這了嗎?可惡...我不甘心啊,大家,真對不起…我可能…沒有辦法和你們繼續戰鬥下去了…項羽絕望的想著,他曾經聽過有人說過,當一個人即將死去時會看到過去生活的種種在眼前一一掠過,但此刻的項羽並沒有看到過去的日子如老式電影的膠卷般一一重播,在他的眼前依然是一片的黑暗,看不到盡頭的、絕望的黑暗。
 
  「你…是…個…小孬腫……」

  正當項羽即將失去意識時,忽然一道奇特的聲音在他腦海裡響了起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個奇怪的畫面,畫面裡的他穿著髒兮兮的衣服,正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不停哭著,站在他面前的則是一個和他神情有些類似的男人。
  
  「呵呵,那是我老爸以前常叫我的方式,就好像那是我的名字一樣,很好笑,對吧?」男子對著項羽說道,項羽則默默看著男子,眼眶裡充滿著打轉的淚珠。
 
  這個畫面...對了,是我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我被一群惡霸欺負,我躲到了公園去,然後…項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他也不曉得為什麼會看到這個畫面,但如果這是他臨死前看到的最後景象的話,或許也不錯,至少比一片漆黑什麼的好多了。
 
  「我很愛你,項羽,比任何人都還愛你,但你必須作出選擇了,我的孩子。」男子看著項羽說道,他的眼神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但那時的項羽還太年輕,看不出男子眼神裡的意思。
 
  「當你最重要的東西被人踐踏時,你是要躺在那,默默把血咽進嘴裡,或者…」男子說道,他的身影忽然變得模糊,就好像透過髒汙的眼鏡看出去的視界一樣。
 
  「你要抬頭挺胸站起來,把嘴裡的血吐掉,去讓他們流血?
 
  ○
 
  「媽的,該死的!」鄭吒瞪著眼前崩塌的水泥塊小山,他忽然猛地咒罵了起來,接著一把將手中的空氣砲取了下來。
 
  「靠,這傢伙的拳頭是什麼做的?難道他的骨頭是鐵打嗎?該死的…」鄭吒按著不停抽痛的手骨罵道,仔細看的話,還會發現他的手掌此刻全是鮮血,指節處更是充滿了漆黑的淤血,就好像剛才被他痛毆的不是項羽,而是一面鈦合金的鋼板一樣。
 
  「媽的,好痛…不過這樣一來都結束了,挨了我那麼多拳腳,外加上空氣砲的威力,那小子是不可能站得起來了,可惜了,中洲隊的稱號,看來是無法傳承下去了。」鄭吒嘆息了聲道,他最後又看了那堆廢墟一眼,接著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走了開來。
 
  地面隱隱一震。
 
  「!」鄭吒走著走著,忽然他像是被電到了般停了下來,那跨在半空的腳就這麼懸在那,一時半刻竟然踏不下去。因為他感覺到了危險,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險預感正在他的身後蠢蠢欲動著,就好像一頭正在甦醒的史前巨獸似的。
 
  「有這樣的事?」鄭吒喃喃自語道,他緩緩的扭過頭來,瞪大了的眼珠裡,逐漸被一道道不可逼視的金色光芒給填滿。
 
  「碰轟!」一陣巨響,伴隨著無數逆衝上天的土石碎塊,一道渾身燃燒著金色氣燄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了鄭吒面前。
 
  「姓鄭的,我們的架…可還沒完。」那道身影冷冷說道,赫然是半張臉都被毀了的項羽!
 
  「……」鄭吒默默打量著這個青年,即使他此刻看起來渾身是傷,甚至連身上的骨頭都不曉得斷了幾根了,但項羽依然毅力不搖的站在鄭吒面前,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的金色氣燄似乎比剛才更耀眼了許多。
 
  力量又提升了?是死前的迴光返照嗎?鄭吒冷靜的想著,體內的血族能量一陣鼓動,那赤熱的紅炎迅速被他召喚了出來附蓋住了全身。
 
  「剛才我還不明白的,為什麼我會看到那樣的畫面,不過現在我終於懂了,那個問題的答案…」項羽喃喃自語道,他頓了頓,低頭看向了自己焦黑的雙手「不,其實這個答案我早就已經知道了,只是…我的覺悟還不夠而已。」
 
  「這小子在胡言亂語什麼?是剛才的衝擊波傷到腦袋,精神不正常了嗎?」鄭吒暗暗想著,滴血的雙手微微緊握了起來。
 
  「還剩下多少時間?」項羽冷冷問道。
 
  「蛤?」
 
  「我問你還剩多少時間炸彈會引爆!」項羽大吼道,那股吼聲之大,彷彿直達天際一般,就連天上的烏雲也被項羽的大吼給沖散了。
 
  「還想來是吧?有意思,我想看到的就是這種眼神。」鄭吒點了點頭說道。
 
  「……」
 
  「還剩下三分鐘。」鄭吒沉聲說道「三分鐘內,你如果不打倒我,就等著為你的伙伴們收屍吧!」
 
  「不會有那樣的機會的。」然而令鄭吒訝異的是,項羽在聽了他的話後居然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冷淡的說道。
 
  「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我說的是三分鐘啊!扣掉我們剛才談話的時間,你只剩下……」鄭吒說著說著,他後面的話忽然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再也說不下去。
 
  因為一枚高速擲出的鉛球忽然彷彿從大砲裡出膛一般,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肚子上!
 
  「不用三分鐘!一分鐘內就解決你!」項羽大吼道,一拳狠狠打在了鄭吒的肚子上,這一擊的威力之大,不只是穿過了紅炎直接轟在他的肚子上,巨大的力道更是將鄭吒整個人轟得雙腳飛離了地面,而鄭吒卻連項羽是何時移動與出拳的都沒能看清楚!
 
  「只要是敢傷害我所重視的東西的傢伙!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項羽狂吼著,他的雙眼裡已經完全看不到一絲理性,只剩下了純粹的瘋狂與憤怒。
 
  「嘔!」鄭吒瞪大了眼睛,這一拳的威力之大,完全超過了項羽之前所揮出的每一拳,他甚至可以聽到體內的骨頭斷折時發出的脆響,聽到肌肉被扯斷時發出的悲鳴聲。
 
  「啊!!」項羽這一擊打出還沒完,趁著鄭吒微微一晃神的瞬間,項羽一把抓住了鄭吒的手腕,接著一轉身,一記豪邁的過肩摔就將鄭吒狠狠摔在了地上,頓時又是一陣巨響傳來,當鄭吒被摔在了地上的同時,在他身下的水泥地板也紛紛綻出了無數條蜘蛛網狀的裂縫來。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項羽大吼道,他縱身一跳撲到了鄭吒的身上,也不管那腐蝕性極強的紅炎燒上自己的身體,項羽大吼著高舉著雙拳就往鄭吒臉上一陣亂打,頓時無數的拳頭彷彿暴雨般驟然落下,幾個眨眼間,鄭吒已經被打的頭破血流了。
 
  「臭小子!別得意忘形了!」鄭吒好歹也是經歷了無數場恐怖片的強者,即使現在的他遠遠不如過去的鄭吒強大,但那股對於危險的預感和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的欲望卻是同樣強大的。
 
  生死之際,鄭吒也顧不得什麼了,解開基因鎖第二階段的力量全力爆發,他忽然一把抓住了項羽的拳頭,此刻的他雙手已經膨脹成了普通的兩倍粗,接著鄭吒便扣著項羽的拳頭咬牙站了起來,而項羽也死抓著鄭吒的雙拳不放,兩人彷彿公牛般再度角力了起來。
 
  「沒用的、沒用的,我說過光憑這樣是打不過…」鄭吒滿臉是血的低吼道,可他的話還沒說完,項羽忽然一個頭錘硬碰硬的撞了過來。
 
  只聽見又是一陣巨響,鄭吒忽然哀嚎了聲,項羽這一擊的力道可不是開玩笑的,那記頭槌差點就將鄭吒的腦殼給撞碎了,但他自己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好受,額頭凹陷了一塊不說,項羽的眼窩甚至開始滲出血來,茫然的雙眼裡也佈滿了血絲。
 
  「啊!!」但項羽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般,只見他一記頭槌撞暈鄭吒後,趁著鄭吒失神的短暫瞬間,項羽的手臂忽然再度膨脹了起來,原本就佈滿肌肉的雙手此刻彷彿打了禁藥般開始蠕動起來,一瞬間,他的雙臂就變得比普通人還要粗上三倍不止,接著他握著鄭吒的雙手使勁一扭,只聽見一陣分筋錯骨聲,鄭吒甚至還來不及感到疼痛,他的雙手已經被項羽扭得骨折了。
 
  「啊!!」項羽發了瘋似的狂吼了起來,不知為何,此刻的他滿腦子只想破壞東西,破壞什麼都好!只要是眼前所見的東西,他都想要通通破壞掉!
 
  項羽一扭斷鄭吒的雙手便閃身繞到了他身後,只見他抬腳對著鄭吒的膝窩猛力一蹬,一聲脆響,鄭吒的一隻腳頓時不自然的往前彎折了起來,他居然一腳將身體素質在自己好幾倍以上的鄭吒的雙腳給蹬碎了。
 
  趁著鄭吒失去平衡跪下的瞬間,項羽忽然一肩撞在了鄭吒身上,他也不去看路了,就這麼抓著鄭吒一路朝著眼前的牆壁撞了上去,撞碎了那面厚實的水泥牆後還不停,然後是在那之後的第二面、第三面…幾個呼吸間,整棟大樓的樓頂已經被他破壞得七七八八了。
 
  也不知在撞破了幾道水泥牆後,鄭吒忽然回過了神般大吼一聲,接著他居然一張嘴,狠狠一口咬在了項羽的肩膀上,一陣撕扯間,項羽肩上的好大一塊肌肉連著神經就這麼被鄭吒給咬了下來,他當即發出一陣痛吼聲,腳步跟著一陣踉蹌往前跌飛了出去,連帶的被他抓著的鄭吒也跟著一起滾了出去。
 
  項羽在地上滾了一圈後忽然四肢一撐地硬是停了下來,接著他便轉頭瞪向了還在不遠處翻滾的鄭吒,下一刻項羽忽然仰天發出一陣大吼後,就朝著鄭吒全速奔跑了過去,像是野獸般四肢著地著奔跑!
 
  鄭吒還在地上翻滾著,可還沒等他停下來,項羽已經像是豹子般又撲了上來,兩人又是在地上一陣扭倒,扭打間,鄭吒的一隻眼睛給項羽抓瞎了,可鄭吒也逮著了項羽的空檔,他一掌按在了項羽的肩上,運起紅炎猛力一燃,眨眼間項羽的半邊肩膀就被燒得一點不剩了,連帶的連那條摔落在地上的手臂也跟著灰飛煙滅。
 
  但即使只剩一條手臂,項羽依然彷彿不要命般大吼著,一拳一拳狠狠往鄭吒身上打去,一陣惡鬥下來,鄭吒身上的紅炎居然彷彿有種蠟燭燒到了盡頭的頹勢。
 
  「這小子…到底是哪來的這種力量?」鄭吒不敢置信的想著,只見項羽大吼著一拳狠狠往鄭吒腦袋揮下,嚇得他連忙扭頭一避,只聽見一陣崩裂聲,項羽的拳頭落點居然在地上狠狠打出了一個破洞來,不只如此,項羽更是半條手臂都末入了地板裡,沒有紅炎那種恐怖的腐蝕性,也沒有血族特異的體質,項羽靠的是純粹的力量與…憤怒!
 
  這一擊要是打在了鄭吒腦袋上,那麼他絕對會被當場爆頭而死,這股力道實在是太過駭人了,即使鄭吒的復原力再怎麼強大,一旦腦袋被打碎那麼他也不用完了,意識這一點後鄭吒也想不想,抬起腳就猛力一踹,硬是將項羽給蹬飛出了老遠。
 
  「咳!咳…去死吧!」鄭吒吐著血爬了起身,接著他一把將那柄空氣砲取了出來,隨著內力與血族能量不停輸入,空氣砲也迅速完成了充能。
 
  「三!」鄭吒咬著牙將空氣砲對向了項羽,他剛才踢在項羽胸口上的那一腳威力也是極大,直接將項羽踢出了五、六米開外,這段距離,已經足夠讓他完成充能了。
 
  「二!」然而項羽才剛被踢飛出去,他卻忽然單臂猛一抓地,在地上抓出一條裂縫後硬生生將自己停了下來,接著項羽便大吼著朝鄭吒撲了上來,看似很遠的距離卻在一瞬間項羽就撲了上前,眼看著就要一拳往鄭吒的腦袋轟去。
 
  「一!」眼看空氣砲終於完成了充能,正當鄭吒準備將項羽轟成碎片時,項羽卻一把抓住了鄭吒套著空氣砲的手臂指向了空中,而此刻他卻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只聽見一陣轟然巨響,空氣砲擊發的那一瞬間,巨大的後座力頓時陡然襲來,那股力道實在是太過強大,不只將兩人壓得跪倒了下去,就連他們腳下的地板也像是終於承受不了連番的惡鬥,跟著塌陷了下去。
 
  隨著地板被轟塌,頓時無數的水泥碎塊和鋼筋也跟著倒塌掉落了下來,連帶的,將還在不停往下墜落的鄭吒和項羽兩人給牢牢掩埋住了……
 
  ○
 
  大樓的倒塌持續了數十秒,幸運的是這棟樓的構造還算結實,崩塌的情況只持續了幾層樓就結束了,但倒塌的慘況也是極慘,從頂樓往下算起,幾乎有三層樓的高度都徹底消失了,只剩下一地的斷垣殘壁,還勉強能看出像是辦公室的模樣。
 
  項羽呈大字型癱倒在地上,此刻的他真的是累斃了,體力、內力還有其他什麼鬼的全都消耗一空,此刻即使是一把尋常的手槍,也能夠輕易了結他的性命。
 
  但項羽卻沒有倒下,他只是靠著僅剩的兩條腿和一隻手,努力的朝同樣倒在不遠處的鄭吒爬了過去。
 
  「快點…把炸彈的倒數計時關掉,我還可以考慮…咳!放你一馬。」項羽邊爬邊說道,看著靠在牆邊奄奄一息的鄭吒說道。
 
  「根本就沒有什麼定時炸彈,我是騙你的,你的伙伴很安全。」鄭吒半睜著眼說道,這個強壯無比的男人此刻只剩下了一口氣,即使項羽不動手,再過不久他也會死去的。
 
  「你他媽的…為什麼不早點說?」項羽聞言忍不住幹罵了聲,這才像是力氣放盡般癱坐了下來。
 
  「因為我怕你沒有拼死一戰的覺悟…要知道,這裡可是恐怖片世界,敵人和怪物是不會同情或是憐憫你的,所以我才拿你的夥伴來威脅你,目的…咳,就是引出你的戰鬥本能…」鄭吒氣若游絲的說著,他頓了頓,接著繼續說下去「而且,我擔心你沒有殺死一個人的覺悟,殺掉恐怖片裡的怪物是一回事,但殺掉別的輪迴小隊成員又是一回事,我怕你還被現實世界的道德感什麼的束縛著,不過…咳咳!看來是我多慮了啊!你的這股狠勁,和我有八十七分像呢。」
 
  「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明一開始就殺了我就行了,為什麼還大費周章的要告訴我關於這個世界的資訊,恐怖片世界、支線劇情,還有基因索的秘密,難道這些都只是為了要讓我們繼承你們的名號嗎?那中洲隊的稱號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項羽沉默了一會兒後問道。
 
  「呵呵,不,我並不奢求你們一定要繼承我們的稱號什麼的,即使你們拒絕了,在這部恐怖片結束後,主神依然會將這個稱號送給你們,這是一份榮耀,也是一份責任,假如你們能活著出去的話,就代表著你們有著改變世界的能力,我不希望我們的下一代變成只會殺戮的怪物,雖然我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了…但繼承了稱號,也就代表著你們正式踏入這個世界了,未來的隊長啊,你懂我的意思了嗎?」鄭吒虛弱的笑了聲後說道,他顫抖著伸出手往口袋裡一掏,接著便從那摸出了一根壓扁的香菸送到口中。
 
  「第二個原因,我會告訴你這些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很像,你和我…我的本體,有著相似的特質,所以我才告訴你這些的,那些特質有些會幫助你,但有些卻會害了你,自己試著分辨吧,你也是當隊長的人了,這點道裡應該明白吧?」鄭吒說道,運起最後一絲紅炎一燃,那根香菸頓時燃燒了起來。
 
  「呼,好味道的,在外面可買不到啊。」鄭吒笑了笑道,伸出手顫抖的將菸遞給了項羽,後者看著鄭吒接著默默接了過來。
 
  「媽的…」項羽笑著罵了聲道,這才叼著菸抽了一口,頓時一股辛辣的感覺充塞在了肺裡。
 
  「我的後人啊,這場戰鬥,是你贏了,未來…就交給你了,好好帶領你的伙伴們活下去吧,別忘記了,你是隊長…很多時候是要殺伐果斷的,誰能活、誰該活,誰又會被捨棄,這些都是你要考慮的…都是一個隊長該要考慮的。」鄭吒正色說道。
 
  「別一直隊長來隊長去的,我也不過只是他們推舉出來的而已,反正在這個世界隨時都有可能會死,隊長什麼的也不過只是個虛銜方便我指揮罷了。」向與無奈的說道,鄭吒聞言卻忽然露出奇怪的表情。
 
  「什麼意思?你是說你還不是隊長?看你已經解開了第二階的基因鎖,難道不是透過隊長的繼承獲得的麼?」鄭吒連忙問道。
 
  「隊長的繼承?什麼意思?難道說隊長不是只是一個虛稱而已嗎?喂!你說清楚一點!」項羽聽出了鄭吒的話中似乎有什麼蹊蹺,連忙追問了起來。
 
  「是嗎?這麼說你還不知道了?原來如此…難怪你們會好像什麼準備都沒有就來到這裡…咳咳!聽好了,項羽!在你們隊上有一個傢伙的存在,這傢伙和別人不一樣,他就是……」鄭吒一把抓住了項羽的手腕,他正說到一半時,忽然一股危險的感覺猛地閃過項羽腦海,他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只見在遠方的大樓上忽然閃過了一道紅光,下一刻一道赤紅色的彈道猛地朝項羽襲來。
 
  經歷過了無數次戰鬥,項羽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道彈道是什麼,但以他此刻的身體狀況要躲肯定是躲不過了,而且那彈道襲來的速度極快,至少比他曾經見識過的黃鵲的狙擊槍要快上許多,當即項羽便下意識的咬牙閉上眼來,預備著等等的槍擊。
 
  一陣肉體穿透聲,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響。
 
  「!」項羽猛地睜開了眼睛,只見原本氣若游絲的鄭吒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胸口上裂開的大洞,接著緩緩向一旁軟倒了下去,而他一直抓著項羽的手也漸漸失去了力道。
 
  「原來…如此,那傢伙…不想讓你知道他的…身份……」鄭吒喃喃自語著說道,看著項羽的雙眼緩緩失焦,而與此同時項羽只感覺到腦門瞬間一熱,接著他整個人便進入到了一陣半夢半醒的感覺裡……
 
  「模擬測驗完成,中洲隊稱號已獲得,開啟主神空間內部分權限,可查詢中洲隊過去成員之記憶、技能與強化,由於權限不足,無法查詢中洲隊過去所經歷之恐怖片…本場恐怖片結束,第二代中洲小隊建構完畢!」

  下回預告:一場戰鬥的結束,代表著另一場戰鬥的開始,過去的強者所交付的未來,究竟是通往希望的階梯?抑或是墜落絕望的深淵?
 
  「就我來看?我認為我們的隊伍還缺少了一個關鍵的核心角色,這個核心…姑且就稱他為隊長吧!」
 
  「項羽,我告訴過你了,這個傢伙不能信任,你不知道在他的笑臉背後,究竟暗藏了多少把淬毒的刀啊!」
 
  「從一開始,我就一直活在你的陰影之下,你知道嗎?當他們愈是稱讚你、讚美你,那些掌聲和鼓勵聲就像是一把刀般割在我的心口上!所以我拼了命的鍛煉,拼了命的想要超越你…我這麼做只是希望她能多看我一眼而已!我只是想要站上舞臺而已啊!」
 
  「我真的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但是…再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12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7 篇留言

梅特羅
神崎
槍火→小白or?
廖哥
芷芸

我猜啦

03-05 03:03

Luis
說最下面的對話嗎03-05 03:14
梅特羅
對啊,話說奉上gp,感謝有好小說可看

03-05 03:15

Luis
謝大哥[e29] 不過有三個猜錯了喔03-05 03:23
Luis
而且怎麼會有死掉的人啊! 還有一個穿越了是怎麼回事XD03-05 03:24
梅特羅
穿越?是指→嗎?那是指那"淬毒的刀"。好啦,晚安,我都開始說胡話了。

03-05 03:28

Luis
我也覺得我該睡了[e28]03-05 03:33
百思不得騎姐
一瞬間,他的雙臂就變得比普禿人還要粗上三倍不止 (普通人 大大您手速跟不上腦速XD

03-05 04:03

Luis
這故事告訴我們不要邊抽煙邊打字…03-05 10:57
XDJason
廖哥和槍火最有可能?

03-05 04:30

Luis
推理模式開啟 誰是兇手呢03-05 10:59
XDJason
槍火在上一集有些奇怪。但最下面對話的心境又很像廖哥,還有“隊長”好像是一個“他”。 btw,項羽會把神崎copy出來嗎?

03-05 04:42

Luis
主神:下一版將會開放3D列印喔03-05 11:02
slenderman
隊伍裡會狙擊的只有兩個人,不是黃雀就是槍火。
不過就算開槍的是其他人,我想項羽還是會平等的愛著大家的(?

03-05 07:17

Luis
眾人表示:人不是我殺的啊 別看我03-05 11:03
slenderman
結果鄭吒沒講到復活的事啊!!!!

03-05 07:18

Luis
鄭:欸欸欸 跟你說一個不能說的給軌啊喔03-05 11:04
乂狂嵐乂
結果項羽的故事沒聽完
“我不依我不依”項羽表示…

03-05 10:05

Luis
主神:按讚繼續閱讀內文03-05 11:05
初戀的悸動
結果最重要的復活沒講到

03-05 10:25

Luis
某人:計略通03-05 11:05
小黃瓜小馬EX
等等 項羽只剩一隻手臂的話就沒辦法大字型躺著啦

03-05 10:45

Luis
那樣的話應該會變成…我也不知道是啥字形了…03-05 11:06
小明小明
這圖東京口食種啊

03-05 11:51

Luis
[e24]03-05 12:06
蒼雷
案情越來越不單純了

03-05 13:48

Luis
李組長眉頭一皺 發現他沒有眉毛了[e4]03-05 13:59
小率子
鄭吒說項羽跟他有八十七分像......

是指他們兩都是白癡嗎...等等ㄅ一ㄝ(順間被兩人瞬殺)

03-05 21:38

Luis
放心吧 他們會先把我的臉按在鍵盤ㄕjowejwerjwrsfjlkdfjsld03-05 21:58
Niceguy
快給便當所有人都來一份
劇終The End

03-06 18:56

Luis
嚼嚼[e29]03-06 19:16
可以叫我小卓
不多不少
剛剛好87分相似

03-10 12:31

Luis
不能再高了03-10 12:47
毛巾齁
「項羽」呈大字型癱倒在地上,此刻的他真的是累斃了,體力、內力還有其他什麼鬼的全都。人名錯誤是「鄭吒」吧

08-19 11:46

Luis
並沒有08-19 12: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的巴友
今天更新了短文,就這樣,我要去看彩虹小馬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