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滅國的死亡騎士來源考據

作者:太陽│2017-03-04 23:39:27│贊助:0│人氣:82
這是拿來投第三屆塔塔夏的作品
人家說截稿日後就可以公開我就發表囉



#1
起先,只是微弱的黃暈。
隨著細微的腳步聲,微弱的黃暈逐漸轉為火紅的光芒。
一名黑髮男子走出通道,他手上的火把也照亮了漆黑的大廳。
男子背著一把長弓、身穿便於活動的皮鎧、腰間掛著一把短劍以及匕首,是擔任斥侯的人常見的裝扮。
他確認這裡安全無虞後,用空著的手對著黑暗的通道比了手勢,接著從通道中魚貫地走出三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穿鑲著白色蕾絲的黑色洋裝的黑髮幼女,讓人不禁懷疑領頭的黑髮男子似乎沒必要全副武裝,然而只要是經驗老道的魔術師都不會看露,幼女施放在自己身上強度堪比城牆的防禦魔術。
跟在幼女後方走入大廳的是名少女。
頂著一頭微捲金髮的少女套著長度只到上臂的白色斗篷,斗篷底下則是穿著代表神官、繡有所信仰之神標誌的長袍,沒有攜帶錫杖而是在腰間配帶了一把細長劍,自然而然地散發出高貴的氣息。
擔任殿後的是名身穿半身鎧甲的女性,她將在通道中不便使用的大盾與長劍背在身後,左手臂上綁著小圓盾、右手則是握住腰上的短劍劍柄,保持著警戒的狀態。
四人小隊在大廳內稍作休息後,黑髮男子選定了另一條通道,一行人就這樣隨著火光再次步入黑暗之中。

#2
「喂!這條路真的沒錯嗎?」
金髮少女習慣性地用手指捲起頭髮,然後一臉厭煩地向走在前方拿著火把的黑髮男子抱怨。
「伊莉,妳真該跟小茵學學。妳看她非常放心的交給我帶路,信任我這個隊長。」
黑髮男子放慢腳步回頭露出微笑以擅自取的暱稱稱呼隊友,並且照慣例自稱為隊長。

儘管對自己的名字——伊莉莎白被簡稱為伊莉這件事感到不滿,但是自從一起旅行之後對方一直都是這樣稱呼自己,伊莉莎白已經放棄去計較這件事情。

伊莉莎白撇了一眼走在自己前方被稱做小茵的幼女,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事主似乎完全不在意。只看到她雙眼透露出慵懶,直直地盯著前方瞧,在旁人眼中就是什麼都沒在想地跟著前面腳步走,然而有對自己施放夜視魔術的伊莉莎白沒有看漏幼女姣好面孔上只微微揚起一瞬間的嘴角。

她只是覺得有趣才不出聲而已。

儘管伊莉莎白想吐槽,卻因為不想暴露有使用夜視魔術而作罷。因此她選了個最恰當,但是沒什麼好接續的話回答。

「專心看路。」
「明明是妳起頭的。」黑髮男子像覺得伊莉莎白厭煩對話似的聳了聳肩,並重新專注於領路以及探路上。

伴隨著輕微的腳步聲,伊莉莎白將視線集中幼女的黑色髮旋上,她確信眼前這位隊上的魔術師一定有對自身施放夜視的魔術,而且肯定知道前方有什麼。
伊莉莎白心中湧起不安,她看向前方盯著火光所不能及的遺跡深處,卻什麼都沒發現。

「茵墨兒,前面有什麼?」伊莉莎白因為自己的夜視範圍比對方小而不甘心地發問。
「嗯?汝在說什麼傻話吶,就是不知道才要探索。」
茵墨兒回過頭用聽慣的怪異腔調與用詞回話,並且露出只有伊莉莎白能看見的一抹邪笑。
「汝這神官腦袋是不是跟著教條一起硬化吶?」
對方似乎非常享受這趟魔術師與神官的角色扮演之旅,用非常老套的方式揶揄了選擇扮演神官的自己。
知道雙方真實身分與實力的伊莉莎白皺起眉頭,正想要反唇相譏時,擔任殿後女性騎士開口插了話。
「雖然深知兩位實力堅強,不過是否該慎重點注意四周呢?畢竟這次是來調查……」
「哎呀唉呀,艾葛妮絲呦。汝這時候應該要像書中那些精靈一樣才對吶,要加進來說出瞧不起所有東西的話來才是。」
「茵墨兒閣下,我已經不配被稱為精靈。再者,那只是人類所撰寫的故事,請不要認為所有的精靈都是高傲的。」

儘管茵墨兒的語氣配上外貌會讓人覺得這人沒大沒小,但是艾葛妮絲始終以恭敬的態度對應。除了因為茵墨兒是名實力高超的魔術師外,艾葛妮絲自身的際遇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她除了配合隊伍使用人語外,還不堅持用精靈語稱呼自己的種族,可見她是打從心底認為自己不該自稱為精靈。

「艾葛妮絲小姐!!」伊莉莎白轉頭看向自己後方,在黑暗中與艾葛妮絲對上眼,正想要繼續說話時被艾葛妮絲打斷了。

「伊莉莎白閣下,請讓我堅持這件事情。此身已是不潔之物,還自稱為精靈一族就是對伊芙以及母親的褻瀆。」
與有施放夜視魔術的兩人不同,精靈本身就具有夜視能力,因此墊後的艾葛妮絲並沒有拿著火把。她一手握緊插在劍鞘中的短劍,一手摸著象徵精靈的長耳朵,並且露出十分悲痛的表情。
「要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早已割去雙耳成為無耳。」
「艾絲,我應該說過不准有這種想法。」
前方傳來黑髮男子冰冷的聲音,旅行中偶爾會聽到他用這種聲音講話,而且大多是跟艾葛妮絲有關的話題上,因此伊莉莎白並不顯得驚訝。
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盯著男子的背影,試著去想像平常玩世不恭的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十分抱歉,主人。」
艾葛妮絲十分惶恐地回應並且單膝跪下,隊伍也因此停頓了下來。
「怎麼老是說不聽呢?妳那硬梆梆的對應方式。」
男子邊搔著一頭亂髮一邊回過頭來,然後用驚訝的語氣說道。
「哎呀,後面超級黑的。妳們這樣沒問題嗎?」

「精靈擁有夜視能力,因此不需要光源。」
「余跟著汝走罷了吶。」
「我請茵墨兒幫我施放了夜視魔術。」

「喂!竟然有夜視魔術,為什麼我還要冒著被當靶子的危險拿火把?」

「我以為主人是想藉機鍛鍊……」
「余不想浪費魔力吶。」
「她說她不想浪費魔力。」

「竟然不想浪費魔力,那為什麼幫伊莉施放?而且伊莉,妳只是照著小茵的答案回答吧!」
「哼!要不是余禁不起苦苦哀求……」
「我答應請她吃蛋糕。」

一陣短暫的沉默襲來,只有火把霹啪霹啪地燃燒著。

「奧德里奇呦,就別這麼計較了。要是讓人知道這支後宮小隊唯一的男性竟然這麼斤斤計較,那成何體統吶?」仿佛受不了男子憐憫的視線,茵墨兒首先開口說道。
「小茵,妳這麼說不太對啊。剛剛我可是平白無故曝露在危險之中耶?還有,你可以叫我瑞奇喔。」
「余不要。感覺好像跟汝很親密似的,讓人不悅。」茵墨兒果斷地拒絕並且吐了吐舌頭。
「嗚……。」奧德里奇猶如受到打擊似的腳步不穩,不過因為是演戲所以他很快就恢復正常站姿。「小茵,妳可千萬不要對外人這樣喔。妳現在沒事是因為妳不在我的守備範圍,但是外面的怪叔叔可是有各式各樣的奇怪癖好。妳這樣可是很危險的。」
「哦?無所謂,到時候就有勞汝驅趕下蒼蠅即可。」
「哈哈哈!我果然深受信任呢,伊莉。」奧德里奇摸著長有鬍渣的下巴爽朗地笑道。
「隨便你怎麼想。」
在得不到伊莉莎白的正面回應後,奧德里奇將視線移到依然跪在地上的艾葛妮絲身上。
「妳先起來。」
「是。」

奧德里奇想起四人組隊的日子很快就會迎來終結,因此儘管艾葛妮絲的應對一如往常,他還是深深地皺起眉頭。

至少,在離開前讓艾絲能不依靠我。另外兩位看起來是不需要我擔心,她們都還算是能與他人配合,就算這隻隊伍解散也能找到新隊友。

這麼想著的奧德里奇看向其中一人的茵墨兒,她已經因為沒有引起興趣的事情而露出死魚眼,進入了原地發呆的境界。伊莉莎白則是稍有不安地來回看向艾葛妮絲以及奧德里奇一下子,接著或許是覺得事情的發展又會如過去一樣進入往常的說教模式,她開始玩起自己分岔的髮梢。

這兩個傢伙竟然閒著也不幫忙警戒四周!
奧德里奇在心中嘆了口氣,接著他開口對著所有人說道。
「各位,回去之後我有事情要說。還有,我得跟妳單獨談談,艾絲。」
「遵命。」
「在這邊不順便說一說嗎?」
「現在好歹在委託任務中耶,我要講的事情不是可以隨口談起的,伊莉。」
奧德里奇雖然在閒談,但他仍然一直有分神在注意週遭,空著的手也一直放在腰間的匕首上。
相較之下,茵墨兒與伊莉莎白兩人簡直散漫到不行。
其中的原因便是她們知曉另外兩人所不知的情報,公會突然對這個已經列為安全地區的遺跡發佈緊急調查任務的原因,甚至可以說其中一個人就是主因。
「回去啦,從進來就沒發現有龍的跡象。肯定是搞錯了。」
「雖然我也這樣覺得。」
奧德里奇邊附和伊莉莎白邊重新踏出腳步。
「但也可能是懂得隱密的中階龍種,萬一有人因為我們不確實的調查而喪命,我可是會無法安心入眠。」
「呵呵呵呵,中階龍種。」
「放心吧,如果真的是中階龍種。我們就馬上撤退,那種對手可不是準備不全就能對付的。」
誤以為伊莉莎白死氣沉沉的聲音是對麻煩事的抱怨,奧德里奇自認為很合宜的補上想好的對策。
「穩健的冒險固然不錯,但余覺得偶爾刺激一下也是不錯的吶。」
「我也贊同妳說的喔,小茵。不過沒做準備就去挑戰龍,那叫做自殺不叫做冒險。」
隊伍中沒有人發現伊莉莎白因為酸人沒成功而臭著臉,也沒有人發現茵墨兒露出勝利的微笑。

一行人穿過通道進入了滿是巨大石柱的大廳,他們走在從通道延伸而出、貫穿大廳的寬闊大道,向著另一端的巨大拱門前進。
最後,以奧德里奇為首的隊伍在巨大拱門前停下腳步。
「終於到這邊了,我上次來時是公會分級檢定考的時候吧?穿過這裡就會到達大殿,接著只要把裡面調查完就可以回去囉。」奧德里奇感慨地拍了拍經歷過漫長歲月的巨大拱門。
「其實一開始來調查大殿就好了吧?這裡的大殿被設計成會自然匯聚魔力,高魔力的環境對龍來說可是很棒的棲息地。」
「不過伊莉,公會有針對這點做過對策,不是嗎?」
「那些傢伙想必是對自己的術法沒有自信吧!那群半吊子根本看不出來術式到底有沒有被竄改,哼!」
「就跟茵墨兒說的一樣。」因為要說的話被茵墨兒搶去,伊莉莎白只能附和並且瞪向席地而坐的茵墨兒。
「奧德里奇呦。余累了,余在這等就好。」
「也罷,要偵查的話我單獨前往會比較好。幫我在火把上用消光術吧。」
消光術能使光源具有不會發出光芒卻可以照亮持有者視野的特性,是在黑暗中隱密行動十分便利的魔術。
奧德里奇確認魔術確實發動後,就獨自穿過拱門前進。

「奧德里奇回去要說什麼事情呢?艾葛妮絲小姐,妳有什麼頭緒嗎?」
做為打發時間用,伊莉莎白拋出了話題。
「不,我不清楚。關於這點,我與閣下一樣困惑。」
「那小子,前幾天收到了一封信。」
「茵墨兒閣下?」
「汝該不會以為余偷看了那小子的信吧?」

「不不!就算是閣下,我想也不會做這種事。」
「妳看了吧!」

面對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茵墨兒只是冷笑了一下,便繼續低頭看著前幾天買來的通俗小說。

「別不回答啦!到底是怎樣?」
伊莉莎白正打算伸手抽走茵墨兒的書來強迫她講話時,奧德里奇慌張的腳步聲從通道內傳來。

「怎麼這麼慌……」
話說到一半的伊莉莎白先是瞪大眼睛,接著根據經驗她毫不遲疑地開始念禱文,祈求神明的加護降臨。
在此同時,艾葛妮絲已經衝到拱門前。等奧德里奇一衝出來,她便立起大盾並躲在後方。

轟隆!
伴隨著巨大聲響,鮮紅的火舌自通道與盾牌間竄出。要不是有艾葛妮絲的盾牌擋著,伊莉莎白等人的所在地此時就已經被烈焰所吞噬。
「奧德里奇喲,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嗎?」
茵墨兒看了一眼用盾牌抵擋住烈焰的艾葛妮絲,然後將視線轉到剛好飛撲到自己面前的奧德里奇。
「小茵,妳還能用幾次魔術?」
「防禦魔術、兩次夜視、一次消光術,要余用攻擊用的魔術的話,大概還剩三次普通的或者是一次大的。」茵墨兒闔上書本豎起手指頭邊算邊回答。
「等等!為什麼多一次夜視?」
「嗯?汝是傻子嗎?不用夜視,余要怎麼看書?」
「總之,妳準備一下。這次要靠妳了。」
「汝在說什麼啊?不撤退嗎?」
「萬一被那東西跑到遺跡外面會很麻煩。可以的話,確定解決不了在撤退。」
奧德里奇一邊回答一邊摸索腰間的包包,在此期間他也不忘抬頭看向通道口觀察狀況。
伊莉莎白這時候已經吟詠完畢並施放出光之障壁抵擋火焰,艾葛妮絲則退到離拱門幾步距離的地方確認盾牌狀況跟休息。
「我到底塞去哪了?啊!有了!艾絲,先過來把武器上油!伊莉的障壁應該能撐一陣子。」
艾葛妮絲迅速地來到奧德里奇旁邊,她接過裝有鍊金術油的瓶子,將能短暫地為武器附魔的溶液滴在長劍上,只看到長劍開始散發出陣陣寒氣。
「艾絲,我需要妳吸引那東西的注意。妳盡量引誘它多攻擊幾次,小茵會準備對策。沒問題吧?」
「嗯,剛剛確認過。防火結界能承受住。」
艾葛妮絲邊說邊拿起盾牌,理應承受不住火焰的木製盾牌就算經歷過剛剛的高溫也沒有燒成焦黑,這都要歸功於精靈族工匠在製作裝備時總是會加上的防火結界。
「真是個好消息,看來並不是多高等的……」
「奧德里奇!障壁要破了!」
仿佛以伊莉莎白的吶喊為信號,金色的光之障壁開始龜裂,並從龜裂之處綻發出火焰,最後整個障壁碎裂化為光粒。

失去了阻擋之物,火焰就這麼從通道湧出,接著火焰仿佛遵循某種意志般地開始變化,最終一名火焰形成的巨人站在四人面前。
「哎呀,奧德里奇喲。汝是如何在這種地方招惹出火焰元素?」
見到那走出通道的異常之物,茵墨兒只是起身用平靜的口吻問道。
「我才想知道咧!而且它就好像知道我會過去一樣,事先埋伏在出口附近。」
「純粹的能量並不會自然存在,汝可有看見什麼儀式痕跡?」
「我沒…不,可能有。」
「哦?」
「這件事情等處理掉它再去調查也不遲吧?伊莉,退回來。艾絲,交給妳了。」
「好。」「是。」

火焰元素看似頭部的部分環視眾人,雖然不確定它到底有沒有視覺,但奧德里奇感覺它的視線停留在伊莉莎白身上。
正當奧德里奇等人打算不驚動對方緩慢移動調整隊形時,火焰元素發狂似地發出沙啞的嘶吼,它的手部也化成鞭狀火焰朝著伊莉莎白揮了過去。

「EeeeeeLIiiiiiiiiiiiiiiiiiZA!!!BEeeeeeeeeeeeeeeTHhhhhhhhhhhhhhh!!!」

「咦?等等!!為什麼?」
「退後!」
突然的事態讓還未退到後衛位置的伊莉莎白措手不及,在火焰即將吞噬伊莉莎白之際,艾葛妮絲衝到伊莉莎白前方舉盾擋下火鞭。
「艾葛妮絲小姐,我馬上……」
「閣下去跟主人會合,不要浪費神蹟。目前我一個人沒問題。」
一如往常地阻止打算對自己施放神蹟的伊莉莎白,艾葛妮絲躲在盾後用劍敲打盾牌吸引火焰元素的注意。
「好!艾葛妮絲小姐,妳小心點喔。」語畢,伊莉莎白便頭也不回地往後方的奧德里奇跑去。

「雖然戴著頭盔真的很悶熱,但是不小心吸進餘燼讓肺部受傷更划不來。」
半身鎧有如呼應艾葛妮絲的意志一般,肩甲與脖子附近看起來像裝飾的部件迅速地組合。組合而成的頭盔將艾葛妮絲的頭部整個包覆住,包括那象徵著種族的長耳朵。
「那麼,就陪我幾分鐘吧,魔物!」艾葛妮絲拉下仿造惡鬼樣貌所做成的面甲瞇起雙眼說道。

「EeeeeLiiiiiiiiiiiiii!」
「很好很好,乖孩子。就是這樣。」
火焰元素看上去似乎受到艾葛妮絲敲擊盾牌的舉動影響,意義不明地嘶吼著並揮舞化為鞭子的雙手。
一條火鞭從艾葛妮絲的左側襲來,右手持盾的她毫不猶豫將左手握著的長劍插入地板,用綁在左手臂上的小圓盾阻止火鞭直接擊中身體。
艾葛妮絲雖然擋下了這一擊,但也被迫離開原本站的位子。火焰元素仿佛看準時機一般,另一條火鞭就這麼甩向正在向後退的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閣下!」
「趴下,汝這笨蛋神官。」
如此呼喊的同時,茵墨兒向前拋出事先封入魔術的水晶。伊莉莎白迅速地雙手抱頭趴倒在地,水晶則在飛過伊莉莎白頭頂後將魔術釋出。
只看到火焰長鞭迅速地從末端開始消失,火焰元素則是馬上就切斷與長鞭的連結。失去主人的武器很快地便消失無蹤,只在地上留下焦黑的痕跡。
「嘖,要是就這樣乖乖消亡該多好。」茵墨兒見到這種狀況,不悅地瞇起眼睛瞪向火焰元素。
「沒事吧,伊莉。」
「沒事。」
伊莉莎白站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接著回頭看向火焰元素。
「停下來了呢。」
「感覺上它在看著小茵耶,這不是我的錯覺吧,伊莉?」
「我也這樣覺得。」
「有時間在那邊胡思亂想,不如想想該怎麼消滅它吧?余可沒多帶什麼封印水晶,剛剛那個是唯一一個。」
「老樣子,找出招喚憑依、破壞掉。在我跟艾絲爭取時間時,妳們兩個想個辦法搞定。」
「就這樣?」
「就這樣。」
就在伊莉莎白想要抗議時,火焰元素有了動作,它平舉起一隻手向著伊莉莎白一行人。

「EeeeeeLIiiiiiiiiiiiiiiiiiZA!!!BEeeeeeeeeeeeeeeTHhhhhhhhhhhhhhh!!!」

巨大的火球隨著火焰元素的嘶吼發出,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的是艾葛妮絲,她運用技巧擲出盾牌強行將火球打散。
「謝了,艾絲。」
奧德里奇對著接住飛回的盾牌的艾葛妮絲道謝,然後轉頭對伊莉莎白以及茵墨兒說道。
「散開!躲到柱子後面!」
一行人迅速地分為兩組躲到兩邊的柱子後,在對面的奧德里奇用手勢表示開始行動後就潛藏到柱子群的陰影中。

「怎麼突然開始用起火球?」伊莉莎白想稍微探出頭觀察卻馬上縮了回來,一顆艾葛妮絲沒有擋下的火球在這時擊中她背後的巨大石柱。
火球擊中石柱後隨即消散,並未在石柱上造成裂痕,只留下些許的焦黑痕跡。
「大概發現余能令它死亡了吧,所以用這種本體不會受到影響的攻擊。」
「那要怎麼辦?妳要直接解除招喚嗎,茵墨兒?」
「啥?這東西可不是我搞出來的,我只是放個沙羅曼達,變成這樣子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就算是亂搞也是非常有原則的喔。」
「亂搞講不講原則根本沒差!還有妳講話變回來了。」
「沒有關係,我施了魔術讓那精靈也沒法聽到我們的對話。」
「看它剛剛追著我打,妳又可以直接消去它的火焰,我還以為是妳搞的耶。難不成……」伊莉莎白皺起眉頭,一個討厭的念頭從腦中掠過。
「就是妳想的那樣,好熱情的弟弟啊。」
黑髮幼女露出與稚嫩臉龐不符的賊笑,說出仿佛看透伊莉莎白心思的話語。
「麻煩妳不要擅自偷窺別人的想法。妳也知道他只是害怕預言,想把我軟禁起來而已。」
「我光明正大地看呢。他可是真心地想娶妳當皇后耶,妳這樣他會不會太可憐了,公主大人?」
「說過別這樣叫我。」原本輕鬆閒談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伊莉莎白面無表情地盯著茵墨兒。
「唉呦唉呦,好可怕好可怕。順帶一提,因為妳太難活捉,所以命令才會變成殺死也無所謂,他似乎有屍體也好。」

對話忽然就這樣中斷,短暫地沉默降臨在兩人之間,最後是茵墨兒先開口說話。

「我……我看這話題到這邊就好了,雖然是我起頭的,但感覺真得很不舒服。」
「也……也是,屍體也行什麼的這種事情……」
兩個人尷尬地移開視線,分別看向兩旁。
「話說回來,這麼悠哉好嗎?那東西妳能搞定?」
「當然是沒問題啊!可是這樣會假裝不下去,我不小心亂掰,結果我現在只能使用三次普通魔術或一次大型的。」
「現在是要我一起幫妳想辦法蒙混過去嗎?」
「當然!剛剛為了掩護妳把封印水晶用掉了,我本來是要拿那個當作偽裝的。」
「那妳幹嘛又自己說只剩一個水晶啊!」
「因為這樣比較好玩的樣子嘛。」
「妳……」
轟!!
這時仿佛是要宣告閒聊時間結束似的,爆炸聲之後對面傳來奧德里奇的大喊。
「伊莉、小茵,還沒好嗎?」

#3
與伊莉莎白和茵墨兒分開後,奧德里奇抽出一支箭架上長弓,箭頭當然浸過鍊金術油。
「首先就先試試這油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吧。」
奧德里奇躲在暗處瞇起一隻眼瞄準,他拉滿弓朝著火焰元素射出實驗性質的第一箭。
火焰元素並未因為艾葛妮絲的擾亂而忽略這一箭,它伸出手心打算靠著自身的火焰直接將箭矢燒得一乾二淨,然而火焰只將箭頭之外的部分燒掉而已。
箭頭隨著一陣碎裂聲刺入火焰之中,火焰元素的手掌瞬間結冰並且碎裂。
「這效果也太好了吧?」
為了確認鍊金術油的效果,奧德里奇並未在射箭後馬上移動。當他看到火焰元素那由魔力構成的軀體也凍結時,這才回想起出發前將瓶子交給自己的黑髮幼女,那時候臉上掛著在惡作劇時才有的笑容。
「小茵還說只是稍微帶點凍結效果而已,這跟本就是連魔力都能凍結的超高級道具啊!」
說不定能贏的意外簡單。
抱持著這個想法的奧德里奇朝火焰元素的頭部射出掩護用的第二發箭,火焰元素卻在箭頭即將接觸到自身的瞬間讓頭部消散,箭矢就這樣穿過火焰元素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這麼快就想辦法應對了?這個火焰元素也太異常了吧。」
奧德里奇見到這個狀況後感到十分驚訝但並未停止移動,他快步離開原本的位子時聽到後方傳來聲響,回頭一看只見到一柱火焰從他剛才待的地方衝起。
「可惡,這樣子就不能隨便出手了。」

見到火焰元素復原手部後想對奧德里奇的方向攻擊,艾葛妮絲原本想要揮舞長劍阻止它,但在開始動作前的一瞬間她猶豫了。

我該隨便出手嗎?

兩人在遇見伊莉莎白她們之前就一起闖過許多冒險、度過不少生死關頭,這樣的經歷使得艾葛妮絲做出與奧德里奇一樣的判斷。

不,不該出手。
這傢伙會根據對手的攻擊改變手法,不能再繼續曝光自己手上的籌碼。要運用已經打出的牌與它交鋒,在確保自身的安全的同時刺探它還有什麼花招。

「拖越久越不利啊。」
艾葛妮絲用大盾擋住來自側邊的一拳,接著翻滾閃過火焰長鞭。
火焰元素這時朝著艾葛妮絲發射了兩顆火球,才剛從地上起身的艾葛妮絲趕緊立起盾將火球擋下。就在火球才剛消散的時候,兩條火焰鞭便從左右兩側一起襲來。
乍看之下艾葛妮絲似乎無路可退,她將大盾立於一側似乎打算直接承受一邊的攻擊。然而在艾葛妮絲將被火焰擊中時,數根箭矢命中了火焰元素的手部,與中箭的部位一同化為冰雕的長鞭輕易地就被艾葛妮絲的長劍敲碎。

奧德里奇支援艾葛妮絲後迅速地換了躲藏地點,果不其然,剛才站的位子很快地就衝起一柱火焰。
「比上一次還快,真是有夠麻煩的。得小心一點,不能讓它認為要優先排除我。」
他一邊移動躲避火柱,一邊思考著有關這個異常的火焰元素。

根據他自身過去的冒險經驗,火焰元素在物質世界降臨後,必定會實行自己存在的意義,那就是在從物質世界消散前將一切燒盡。
然而眼前的火焰元素竟然將艾葛妮絲視為障礙排除,而去攻擊離它稍遠的伊莉莎白。
奧德里奇對此感到十分介意,除此之外火焰元素在戰鬥中的應對也快到可疑。
最初的改變是因為茵墨兒的魔術,火焰元素為了防範自己受到魔術影響而捨棄火鞭改用火球。但這只限於最初對付茵墨兒的時候,在與艾葛妮絲的戰鬥中火焰元素並沒有顧慮地使用長鞭。

就好像有人在背後操控一般。

「嘖!完全找不到。」
在這地方要如此靈活地操控元素,施術者能躲的地方並沒有多少,但不論身為斥侯的奧德里奇怎麼找,就是沒有發現任何痕跡。
奧德里奇來到火焰元素的側面,當他準備將箭射出時不經意瞄了一眼拱門。
「這火是怎麼回事?」
順應著這個疑問,奧德里奇萌生出一個假設,因此他改將箭射向從通道內蔓延而出的火焰。
「喔喔,中獎了?」見到火焰元素伸出手臂阻擋箭矢,奧德里奇確信用來招喚火焰元素的憑依在通道內。
艾葛妮絲見到這一幕,也同樣地理解了狀況。當她從另一個方向朝著拱門衝鋒時,火焰元素已經朝著她揮去如巨岩大小的拳頭。
火焰與大盾相撞的瞬間,火焰元素變化了手部。它抓住大盾將艾葛妮絲丟向一旁的石柱,並不忘補上數顆火球。艾格妮絲在空中調整姿勢,勉強用大盾避免被火球吞噬,背部卻狠狠地撞上了石柱。
「噗哈!」
強烈的撞擊令艾葛妮絲吐出肺部的空氣,短暫的窒息感讓她頭昏眼花,即使如此她仍然不忘立起大盾防範對方後續的攻擊。
「咦?為什麼?」
火焰元素並未追擊而是讓人形潰散成一團火焰,在艾葛妮絲感到困惑後不到一秒之內,火焰所形成的巨浪便朝著奧德里奇所躲藏的石柱群襲去。
「主人!!」
在艾葛妮絲不顧胸口的疼痛的吶喊中,火焰巨浪席捲了整個區域將其染為一遍焦黑。然而火焰元素似乎認為這樣還不夠似的,一陣光亮從石柱群的中心發出後產生了爆炸。
轟!
與碎石塊一同飛出的奧德里奇保護著頭部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他隨即起身抽出短劍與匕首並且對著身後大喊。

「伊莉、小茵,還沒好嗎?」

「沒事吧,主人?」
「沒事,用上了道具。之後可不能仰賴它了。」奧德里奇秀出戴在左手上有些裂痕的戒指後露出苦笑。「比起這個,我的弓毀了。沒想到它的反應會激烈成這樣。」
「奧德里奇呦,汝這次可搞得真是狼狽啊!」
「是啊!連一天一次,只能使用五次的保命道具都用上了。拜託妳就快點把它解決吧,小茵。」
在兩人以輕鬆語氣交談的同時,火焰元素也緩慢地從半毀的石柱群中走出,看上去剛剛那個爆炸使它消耗了不少魔力,然而它一看到茵墨兒就馬上發射出一顆火球。
「雖然很想說交給余吧,但無奈剩餘的魔力量並不能讓余說這種話呢。」
「怎麼會,茵墨兒閣下。要是再來一次火浪或爆炸,肯定會全滅的。」
艾葛妮絲盡責地用大盾將火球擋住,保護了奧德里奇與茵墨兒。
「艾葛妮絲呦,汝的防火結界差不多要撐不住了吧?」
「咦?」
發出困惑聲的是奧德里奇,艾葛妮絲則是面對著敵人保持沉默。
「余就當汝默認了。」
茵墨兒嘴角向上揚起,接著她豎起手指似乎在數著什麼,直到艾葛妮絲又擋掉第二發火球。
「很好,大概還要三分鐘才能再用類似爆炸的招式。還有,艾葛妮絲呦。余這次特別告訴汝,超過極限的頂多在擋一次,之後就不可挽回了。」
相較於冷靜地點頭回應的艾葛妮絲,奧德里奇似乎感到十分緊張。
「喂喂喂,這……這樣沒問題吧?」
「因為余在這兒,估計那傢伙是不會用什麼需要近身的方法。而且還要一邊從大氣中積攢魔力,三分鐘內汝等是可以喘口氣喔!就躲在盾後面放輕鬆吧!」
「不不不,最好能放輕鬆啦!妳這樣不就是在說我們剩三分鐘可以活嘛!」
「那麼捲起尾巴逃跑如何?」
「跑得掉嗎?」
聽到茵墨兒的提案,奧德里奇便開始在腦中思考各種實行方法,然而茵墨兒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否定了撤退的提案。
「以余現在的魔力量以及這隻元素的能耐來考量,余認為必須要有個棄子,否則余想是撤退不了的。」
「那就算了,我的方針可是要大家活著回去。」
「也是,那就只能祈禱笨蛋神官可以達成任務了。」
「伊莉?說到她,她怎沒有跟妳一起出現?」
「三秒之後這邊會有火柱。」
在茵墨兒的警告下一行人快速地離開原地,艾葛妮絲向右而奧德里奇以及茵墨兒則是向左。
三秒之後,他們之前的位置便衝起一柱火柱。
見到茵墨兒一行人分成兩邊行動,火焰元素也一分為二,準備分兩邊對付他們。
見到這個情況,艾葛妮絲原本想過來會合,卻遭到茵墨兒制止。
「艾葛妮絲呦,不用過來。這邊余會自己想辦法,汝準備好支援咱們的笨蛋神官就行。」
「我們竟然要靠神官解決隊伍危機啊,正常來說不應該是帥氣的戰士或者是魔術師俐落地解決掉嗎?」
「誰叫汝不成材呢?」
「那小茵妳也是不成材囉,哈哈哈。」
「余只是怕麻煩罷了。擦亮汝的狗眼,好好見識余的偉大!」
茵墨兒單手舉起看似路邊隨便撿來的木杖,並且開始快速地吟詠帶有力量的語言。隨著詠唱的進行,黑髮幼女的四周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現象,因火焰而炎熱的大廳竟然出現了讓人感到寒冷的霧氣。
詠唱完畢的茵墨兒取出水壺,她將水灑在木杖的前端後向前一揮,以冰製成的巨大騎士槍就朝著火焰元素刺去。
「哼,愚蠢!」
茵墨兒冷眼看著被釘在石柱上的火焰元素,對方正全身冒火試圖將冰騎士槍融化。
「化了一支,余就補上一支。化了兩支,余就補上兩支。汝就盡情掙扎吧!」
這麼說著的同時,茵墨兒輕輕揮動木杖,數枚全新的冰騎士槍便又插入火焰元素的軀體。
「嗚,好冷。」奧德里奇走近茵墨兒與她一同盯著掙扎的火焰元素。「小茵,妳有這種魔術幹嘛不一開始就用?」
「蠢貨!要壓制原本那種完全體,汝知道要耗費多少魔力嗎?」
「啊哈哈哈哈,我要是知道就不會搞得這麼狼狽了。」
「汝無法察覺魔力,這種結果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過汝活下來了,是不是該針對這點給汝點獎勵呢?」
「小茵,妳可千萬別隨便說要給人獎勵喔。妳現在沒事是因為妳不在我的守備範圍,但是外面的怪叔叔可是有各式各樣的奇怪癖好。妳這樣可是很危險的。」
「總感覺汝最近這句話講得很頻繁啊!莫非汝是覺醒了?」
「咦?我可不是蘿莉控,我只是懂得守護人類至寶的紳士而已喔!」
「余可沒說汝覺醒了什麼。」茵墨兒邊適時地揮舞木杖邊用死魚眼看向奧德里奇。「汝可別把什麼超過十二歲就出局這種事情掛在嘴邊,這樣那邊那位三千歲的人兒可就太可憐囉。」
「妳難道會讀心!?」
「汝可別說汝都沒注意到,這樣也未免太過份了。」
「沒想到我會有被幼女教訓的時候。」
奧德里奇將短劍與匕首收回鞘內,然後看向正在和另一隻火焰元素纏鬥的艾葛妮絲。不知為何,艾葛妮絲發生了幾次無關生命危險的失誤。
「先別討論這話題,免得艾葛妮絲一直失誤。嘻嘻嘻。」
茵墨兒同樣也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她揚起一邊的嘴角發出陣陣竊笑聲。
「汝不去幫忙嗎?」
「我找過很多次了,都沒有發現招喚者的蹤跡,似乎是無人操控的類型。既然是這樣,無法察覺魔力又失去弓的我就只是累贅。」
「是嗎?」
聽到茵墨兒以沒什麼興趣的口吻回話,奧德里奇聳了聳肩讓對話就此中斷。

相較於另一邊輕鬆地壓制住火焰元素,獨自一人奮戰的艾葛妮絲因為自身的失誤稍微有一些陷入苦戰。
艾葛妮絲有生以來第一次討厭自己天生的敏銳聽覺,自以為隱藏的十分好的感情就這樣大喇喇地被兩個人拿來討論,而且其中一位還是當事人,這讓她羞愧地想找個樹洞躲起來。

茵墨兒閣下心眼也真是太壞了。

艾葛妮絲並未看漏茵墨兒那猶如在調侃自己的表情,因此她很確定茵墨兒是知道她聽得見才故意這麼做的。

這下該怎麼辦,之後我該用什麼臉面對主人啊?
不行不行!戰鬥中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艾葛妮絲小姐,聽的到的話就敲一下盾牌。」
在艾葛妮絲在心中默默告誡自己的時候,伊莉莎白的聲音傳入耳中,她依指示用劍敲了下盾牌。
「接下來的對話,是的話就敲一下,不是的話就敲兩下。可以嗎?」
咚!
「等下不管發生甚麼事情,妳可以保護我至少三十秒嗎?」
咚!
「那就請妳十五秒後阻擋它往拱門的路。」
語畢,伊莉莎白向著女神祈禱的聲音已經傳來,而艾葛妮絲也繃緊神經進入全面備戰的狀態。

十五秒,這是一段用來向神明祈求神蹟來說算短的時間,但以近身戰來說卻是長到足以讓人死上好幾回的時間。
兩人都明白這時間對雙方來說有多不足、多致命,因此她們都沒多說只是信任對方。

艾葛妮絲揮舞手上的長劍,確認劍刃上的鍊金術油依然有效果,她判斷等會已經不需要再隱藏這張牌。
將腳步站好、握緊盾牌,在面甲後的雙眼展現出守護的意志,或許是感覺到艾葛妮絲散發出來的鬥志,火焰元素的攻擊出現了些許的遲疑。
沒有放過對方猶豫的瞬間,艾葛妮絲持盾往前跨了一大步,逼得火焰元素向後退,宛如一道城牆將火向後推擠。

伊莉莎白壓縮帶有力量的言語,並且像過去一樣將其偽裝成禱文。她抽出掛在腰間的長劍,在詠唱的完成時將短暫地獲得的力量纏繞在細長的劍刃上。
那是一介神官不應該擁有的力量,只要有相關知識就會遭到放逐、能使用就會被處死,那是直接賜予萬物死亡的禁忌力量。

施法完成的伊莉莎白從石柱的陰影下走出,見到其身影的火焰元素則是在瞬間陷入狂亂。

「EeeeeeLIiiiiiiiiiiiiiiiiiZA!!!BEeeeeeeeeeeeeeeTHhhhhhhhhhhhhhh!!!」
「EeeeeeLIiiiiiiiiiiiiiiiiiZA!!!BEeeeeeeeeeeeeeeTHhhhhhhhhhhhhhh!!!」

「果然是這樣呢。放心吧,我會結束這一切的。」
似乎早已預見火焰元素的反應,伊莉莎白的語氣十分平淡,但奧德里奇卻從她的表情看到一絲哀傷。

伊莉莎白轉身往拱門邁步前進,接著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

奧德里奇也不清楚原因,但他覺得這時候應該要叫住伊莉莎白而正要開口。
茵墨兒一點都不驚訝地看著火焰元素瞬間掙脫束縛。
艾葛妮絲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兩隻火焰元素融合膨脹。

轟隆!!

「嗚……咳咳!!」
伊莉莎白忍著強烈的頭痛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景象是許多微弱的火苗以及一團火焰。
她瞪大雙眼盯著那團火焰,然後忍著偏佈全身的疼痛從坐姿站起來,強烈的疼痛甚至讓她起身時沒有查覺到從後方抱住自己的雙手。
緊握住依然還殘留有力量的細長劍,她緩慢地一步一步走向那團火焰。
「再等……再等一會兒就好,我馬上讓你解脫。」

「伊莉……莎白閣下……」
話語並未傳達到步伐闌珊的金髮神官耳中,聲音的主人試著想要撐起身子卻做不到,只能用下巴頂著地面看向越走越遠的同伴。
在黑暗之中依然可以清楚視物的雙眼緊盯著那嬌小疲憊的背影,接著視線轉到高度只有伊莉莎白一半的火團。
火團內的物體讓艾葛妮絲不禁倒抽一口氣,卻讓她因此吐出一大口鮮血。在心中瘋狂咒罵實行招喚術之人的同時,艾葛妮絲忽然意識到伊莉莎白的長劍有著什麼魔術,而她將做出什麼事情。

來到火團面前,伊莉莎白沒有任何猶豫地將長劍刺入招喚憑依。
「對不起…」
伴隨著道歉的話語,伊莉莎白也不管自己是否會燙傷,她將曾經被稱作孩童的招喚憑依抱入懷中。
在火焰中不斷復原與毀壞後,如今已無法得知孩童原來的性別與面貌。
他的雙手被縫在身體上、雙腿也被縫在一起,眼與嘴也因為儀式需要而被縫起,額頭上被插入一個用來取代腦袋思考的魔術礦石。
「伊……莉……莎……白……伊……」
從孩童枯竭的喉嚨中斷斷續續地傳出單個字音,伊莉莎白並未去理會只是一直抱著他,直到他的軀體因為魔術完全粉碎消滅。
當她起身回頭想視察大廳狀況時卻發現拱門已經崩塌,許多巨大的落石將入口整個掩埋住。
「還好夜視的效果還在…,艾…艾葛妮絲小姐?」
伊莉莎白這才發現艾葛妮絲,她丟下長劍以飛快的速度直奔艾葛妮絲身旁。
「怎麼會這樣!那個……」
「別這麼慌張。」
相較於驚慌失措的伊莉莎白,艾葛妮絲則顯得十分冷靜,不僅如此艾葛妮絲還進一步自行將半毀的頭盔脫下。
「涼快多了。」
艾葛妮絲鬆了口氣後將臉頰貼在冰涼的石板上。
「能幫我轉身?」
「艾葛妮絲小姐,這個狀況我無法……」伊莉莎白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回應用著簡短字句的艾葛妮絲。
「我想看著閣下的臉。」
最終伊莉莎白因為這句話而將艾葛妮絲的上半身翻轉過來,並且讓她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啊,我聽過主人講過。這叫做膝枕吧?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艾葛妮絲小姐!」
「啊,我都忘記閣下並不知道這回事。請別這樣僵著臉。」
艾葛妮絲舉起剩下的左手輕輕地揮舞並且露出帶著無奈的笑容。
「雖然並不算沒事,但我其實已經死過一次了喔。所以這對我來根本沒什麼。」
「艾葛妮絲小姐,妳一直說自己是不潔之身,難不成是因為妳是……」
「嗯,我是位死者,是褻瀆生命的高貴的存在。很抱歉,伊莉莎白閣下,我一直都沒有勇氣跟妳以及茵墨兒說明這件事。」
「不用道歉啊!我也一直有事瞞著你們。我其實……」
「閣下想必有重要的理由吧!」
艾葛妮絲伸出食指按住了伊莉莎白的嘴唇,她直直地盯著伊莉莎白淚眼婆娑的雙眼溫柔地說道。
「在看見剛才的魔術之後,我至少知道閣下除了神官之外還有另一個身份。我是不會看錯的呦,畢竟那是轉化我的人殺死我時用的魔術。」
在最後想用俏皮的語氣輕巧地帶過,艾葛妮絲卻因為不習慣這樣而害羞地移開視線。
「哈哈哈,好害羞啊!」
「是奧德里奇殺死妳的嗎?」
「不不不!伊莉莎白閣下,妳冷靜點!」
見到伊莉莎白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艾葛妮絲趕緊慌張地澄清。
「主人是幫助我脫離那人的控制的恩人,他協助我切斷與那人的魔力連繫並且合力重創了那人。」
「那人是誰?」
「是最高機密喔!因為光是知道名字,閣下可能就會捲入那邊的紛爭中。」艾葛妮絲講到這邊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歪著頭。「可是閣下早就是那邊的一份子了,那這樣的話又是怎樣?」
「總覺得艾葛妮絲小姐妳忽然變得很平近易人呢。」見到艾葛妮絲可愛的反應,伊莉莎白不自覺放鬆臉頰揚起嘴角。
「嗯?大概是不需要再隱瞞什麼秘密了,所以一下子就放鬆了吧。妳可以像主人那樣叫我艾絲喔,伊莉莎白閣下。」
「我知道了,艾絲。那妳也別用什麼閣下稱呼我了,叫我伊莉就好。」
「可是妳不是很討厭主人這樣叫嗎?」
「這當然是看是誰叫囉!」
「這可真是苦了主人。」
少女與女屍相視而笑,形成一個讓人感到詭譎的畫面。
「艾絲,趕緊把下半身復原吧!然後一起去讓奧德里奇羨慕。」
「抱歉,伊莉。」
「咦?」
伊莉莎白先是困惑了一下,接著馬上從自己擁有的知識中推斷出艾葛妮絲目前的狀況。
艾葛妮絲沒有足夠的魔力再生,因此只能維持這副身體直到魔力用盡並回歸塵土。
「艾絲,妳……在切斷與那人的連繫之後魔力一直沒有補充?」
「畢竟只有主人知道我是死者,但他又……,啊哈哈哈。」
艾葛妮絲尷尬地別過雙眼,伊莉莎白慢一步才想起不殺害對方也能補充魔力的方法——攝取體液,因此她也害羞地捲起自己的金髮。
「反正就算靠他補魔,也補不了多少吧!」
像是想要化解尷尬似的,伊莉莎白做出了沒什麼用的補充。
少女與女屍一點都沒注意到自己將體液的範圍侷限了。

「那殺害魔物奪取靈魂呢?」
「我基本上就是靠這個在苦撐的,但是效率實在是不怎麼樣,高階魔物又不是很常遇到。」
這時候伊莉莎白注意到了,艾葛妮絲刻意跳過的某個部分。
「人種,亞人種呢?」
「伊莉莎白,妳這是把我當成魔物了嗎?」
「抱歉。」
面對從大腿上投來的責難視線,伊莉莎白選擇老實地道歉。
「殺害人種以及亞人種的效率雖然比攝取體液……,還高!!但是我如果這樣做,那我跟魔物就沒有差別。」
艾葛妮絲因為在小聲地提起某行為後刻意拉高聲音而破音,不過這並沒有妨礙到她的表達。
「這樣聽起來妳似乎有……」
「之前與主人被山賊襲擊過,在主人的慫恿下我就……」

「果然必須要制裁奧德里奇。」
短暫地陷入沉默之後,伊莉莎白露出堅毅的眼神說道。
「不過在這之前,艾絲妳就使用我的魔力吧!」
「咦?伊莉妳是要我攝取妳的……」
「當然不是!!」
伊莉莎白臉紅地用雙手壓住艾葛妮絲的嘴,使得艾葛妮絲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直到艾葛妮絲用左手拍打她的手臂才鬆手。
「噗哈!雖然我不會窒息死,但這樣真的很不好喔!」
「誰叫艾絲妳要講這話!」
「是……是我不對,妳快把手放下。」艾葛妮絲有些惶恐地挪動身體想要遠離伊莉莎白,見到伊莉莎白放下雙手後她嘆了口氣問道。
「伊莉,難不成妳要說與我締結主從契約?」
「有什麼問題嗎?」
「與其說是問題,不如說是妳想放棄當個人了嗎?」艾葛妮絲的口氣有些嚴厲,她清楚記得那人在與第一隻不死生物共享魔力後開始慢慢走上歪路的過程。那是一個猶如在對抗毒癮般,在甜美的誘惑以及痛苦的掙扎中不斷來回、沒有盡頭的螺旋。
「妳知道生者與死者的魔力如果連繫起來會產生什麼事嗎?」
「我知道,這書上都有寫。」
「妳不懂,光靠書本是無法想像的。我可是親眼看著那人……然後被殺害……」艾葛妮絲講到這裡垂下了眼簾,那段回憶實在過於苦澀,讓她本能地產生避免想起的舉動。
「但我不想失去朋友。」
這句話讓艾葛妮絲瞪大了雙眼,她重新睜開雙眼看向伊莉莎白,並在她眼中見到閃爍著意志的光輝。
她明白如果伊莉莎白想締結契約並不用這樣與自己溝通,在生者的魔力誘惑之下,死者的意志根本薄弱到令人發笑的地步,伊莉莎白大可直接強制作成契約逼自己服從。

想信任她。只是心中某一部份依然在掙扎。

而伊莉莎白下一句話輕易地將那部份給拔除了。
「況且,妳要還沒與奧德里奇開口就死去嗎?」

「好吧,伊莉。但我發現妳怎上歪路時,我可是會殺了妳喔,為了不讓妳跟那人一樣。」
「沒問題,艾絲!」

艾葛妮絲被放置在伊莉莎白用自己的鮮血所畫成的魔法陣中央,臉色因失血而蒼白的伊莉莎白此時正低聲喃喃自語著。艾葛妮絲不懂死靈魔術的系統到底是如何運作,也不清楚傳入耳中的艱澀單字到底有何意義,她只是感覺到伊莉莎白那甜美而溫暖的魔力正緩緩地向自己招手,而自己則有如飢餓的孩童跑向餐桌一般迅速地對此回應。

吾名為 伊莉莎白‧艾拉‧馮‧米契爾——

令人在意的單字傳入精靈族敏銳的耳中。
米契爾?
為何伊莉擁有人類最大王國的皇族姓氏?

在想起某個非常有名的傳言後,艾葛妮絲忽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出生時就被預言將毀滅國家的第一公主,她的十歲生日派對成了瘋狂的屠殺現場,公主的屍體因為與上萬的屍塊混在一起而無法分辨,傳言中是年僅八歲的第一王子因害怕預言而幹的。
沉浸在甜蜜的魔力之中,艾葛妮絲不禁胡思亂想著,自己是否成為了實現預言的某個齒輪。

我相信她,她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即使她不小心犯錯,我也會導正她的!

艾葛妮絲在陷入回復時的睡眠前對自己如此期許。

#4
「喂,我說艾默爾啊。」
黑髮黃膚的少年將手上的厚重精裝書闔起丟到桌上,他一臉不悅地瞪向眼前一臉愉悅地讀著通俗小說的黑髮青年。
青年有著被誤認為是女性也不為過的中性面容,身穿長袖襯衫以及西裝背心,給人的形象完完全全就是一個超級美型的貴族或者是管家。
「這書作者是妳吧?」
「沒錯。」
「茵墨兒也是妳吧?」
「沒錯。」
「那個奧德里奇呢?」
「你是想問到最後艾葛妮絲有沒有跟他“攝取魔力”嗎?」
「噗哧!」
原本坐在一旁面無表情地喝著熱茶的女性精靈騎士突然將口中茶水噴出,而坐在她身旁面容姣好的金髮美女則是顫抖著傲人的雙峰笑個不停。
少年無視那兩人的反應,依然向艾默爾問話。
「我只是想問他最後怎麼了。」
「還問怎麼了,你不是每天都會看到他嗎?」
「咦?」
困惑只持續了一瞬間,少年隨即想到在廣場上在三百年前建立起這個國家的皇帝雕像。
「他不會就是奧德里奇‧約翰‧德‧格雷蓋特吧?」
「你答對囉!」
少年嘆了口氣不再理會艾默爾,他將視線轉向同桌的另外兩位同伴。
「妳們為什麼最後還是滅國了?」
金髮美女依然笑個不停,回答少年的是刻意面無表情的精靈族騎士。
「因為……,那個弟弟真的很過份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009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g2001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緣 物語 #1... 後一篇:代行者 序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已更新至第一百三十八章,歡迎觀閱評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