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Infinity Moon】合作短記◆落玨歌.夢

作者:泥花病森林のVic.│2017-02-28 21:49:16│贊助:12│人氣:279

----------------------------------
合作對象

唐 瓛  子揚
唐釗珩  逢世

討論串
----------------------------------
作品
艾茵(逢世)
巴洛(子揚)
----------------------------------
----------------------------------

  他又驚醒了,好像經歷了一場異常險惡的夢境。

  枕邊依舊是故人;熟悉的睡顏、熟悉的呼吸起伏——正是他看了無數個晝夜的那張臉龐,但卻讓他莫名的驚起一身冷汗,那可是他的皇兄啊。

  這不正常,他暗自的告訴著自己,然而那夢境太過長久,久的讓他已深陷其中,久的更是讓他深信不疑,他輕輕的撫過自己的胸口,然後驚覺一切似乎都只是一場太過真實的幻夢。

  只是他已記不清究竟是為何夢中的情感會深刻的如此入骨,僅僅是在夢魘之後望向身旁的那張與自己相差無幾、同樣童稚的睡顏;心中滿溢著說不出的滋味:他有些困惑,不曉得自己究竟是為何會有如斯夢境、更不明白那如同撕裂胸膛一般的壓迫與劇痛究竟是為何;紅顏年少,對於他而言,深宮與他的太子哥哥幾乎已是一切。

  「可又是被夢魘驚醒了?」枕邊傳來的是睡意朦朧的詢問,接著是隻給錦被捂熱的纖手緩緩的探了過來,最後給輕輕地壓在髮上,化作安撫的溫度。

  「無事,興許是給熱著了,一會兒便好,皇兄還是早些就寢吧,明日尚有早課,切莫遲了。」他輕聲的應答,接著聽著身旁的呼吸聲再次的趨於平緩,斜映著淺銀色的月輝,他望著那張睡顏,一夜無眠。


  賢妃產子那夜,北衡星燦;直至朝曦微顯,天現紫氣漫日,是大吉之相也,而隔日,欽天監更是向著內宮傳去了此乃天下太平徵兆的推算,與當今的大皇子誕生時輝耀的中天紫刑恰好成了最明顯的對比。

  大皇子早慧,舉世皆知,而內宮如今關注的焦點同時也放在了這個甫誕生的皇室貴冑,在這孩子誕生前,對於未來皇儲的押注不外乎是押在那個亦仍是繞在西宮母君身旁的稚子上,如今又來了一個六皇子,雖一切都還未定局,再加上賢妃並非出自八姓貴族、更是來自塞外,可說是地位低微,但檯面下已是開始了一番波濤。只是如今尚襁褓中的嬰孩自不會曉得這些,僅只是在皇后攜著年不過三四歲的唐釗珩來探望時,用著小小的雙手緊緊握住那伸出的指頭罷了。

  在那之後沒幾年,後宮都知道,大皇子唐釗珩與六皇子唐瓛的感情特別的好。


  唐瓛第一次體會世事無常,是在會說話後沒多久。

  那是一個初春的午間,母妃帶著自己進了皇后的寢宮請安敘話,席間,眾皇子都去了外邊的花園鬧騰,只有當時還不太愛說話又文靜的他,在被皇兄們領了出去後又悄悄的回到了亭子外邊,小小的手攢著漆木欄杆,張著水汪汪的眼望向裡面的眾嬪妃們,他聽不懂她們所談論的話題,可是也就這樣靜靜地聽著、看著,甚至不回亭內偎在母妃的身旁撒嬌。

  然後他也看見了,皇后在言談甚歡時,猛然地一陣乾嘔,黑艷的紅渲染了素色的方巾,甚至在白色的石材上也綻出了一朵妖冶的石蒜花。

  數月後,皇后薨逝,於是他見著了,他那個總是笑得開懷地皇兄呆呆的聽著四周的哀哭聲,無喜無悲。

  古制皇后薨逝,諸皇子於靈前守靈三日,按例,年未過始齔可酌情免去全程跪禮,只是唐釗珩似是從未聽聞過一樣,在其餘的皇子都起身時,他依然只是靜靜地維持著跪禮,一動不動。

  三日罷,隨著儀官的號令,他的皇兄總算動了,卻也只是強撐著踏出了靈堂,接著隨即晃了一晃倒下,幸是一直默默跟在後面的六皇子發現的早,小小的身子團身撲了上去跟唐釗珩撞成一團,硬是沒給他真的摔著了哪處。

  喪期後,天子諭旨,大皇子唐釗珩交由賢妃抱養,同時賜賢妃東宮皇貴君尊號,位同帝后、代掌六宮,那日後,大隆十年無后。

  自此,新進宮的宮人都只知道大皇子唐釗珩性子穩重且不苟言笑,而六皇子唐瓛喜愛四處晃蕩遊樂。


  他坐在軟墊上撐著臉頰,看著皇兄就著今日的命題治國方略與太傅一來一往的激辯,太傅說守成為上,基業得來不易,不可躁進;但唐釗珩主張明法理、勵精圖治,力求再擴疆土、治下廣宇昇平。

  他倆的命題是一樣的,興許是因著誕生時同樣天現異相,使得這座宮裡的人都認為未來的帝位非他們兩人莫屬,加上大皇子自小早慧,他們倒似乎也就這樣默認了他必定與他的皇兄一般的聰明才智。

  他一手執著狼毫,將視線轉回了鋪平在面前的宣紙沉吟良久,最後方信筆撇下了寥寥數字,接著馬上折了幾折將其投入火盆,令隨侍的書僮重新再上了一張紙。

  而當天他功課只給了太傅一張白紙,如同往常一樣。


  聖上壽誕,原先往例都只是巳時後與朝臣擺宴歡飲、而夜間則是帝皇家宴,只是恰逢旬壽,自然是要盛大一些,壽宴一路擺到了宮城之外,君民同歡。

  宮內來了一團戲班賀壽,就是久居深宮的唐瓛都知道這梨園的名號;梨園子弟們無一不是萬中選一的良才,又是給當今聖上賀壽的曲子,只見他們唱的更是分外的賣力,不單單只是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就連一直很少笑的唐釗珩面龐上都難得的出現一點真正的笑意。

  席間,他順著皇兄的視線看了過去,見到了他視線稍稍駐足的地方,那是一個與自己年紀相差無幾的少年,一襲淡粉舞衣恰好合身,但卻抹不去少年人的英氣,就是見慣奇物的他也因著新奇被吸引了一瞬的注意力。

  「皇兄若喜歡,六弟回頭讓人備一套換給皇兄看可好?」看著面前的背影,他靜靜壓低了聲音傾身向前,若是能偷得那人片刻歡欣;不過舉手之勞罷了,又有何難?到底他是出了名的愛玩慣了,不會因為這點小事鬧出多大風波。

  「胡鬧。」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頭頂已不輕不重的挨了一下,他抬起了眼,見到了他的皇兄又重新展露了那日前的笑顏,便只是嘻嘻一笑、不置可否的帶了過去。

  那之後,他卻也真的派了隨身的書僮去向他們要了衣料的模板,只是一直讓人給收了起來,未曾給外邊的人看見,自然也從未真的換給唐釗珩看看。


----------------------------------

落玨歌.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962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偽古風|InfinityMoon|子揚|合作文|逢世|Ivan Friedrich

留言共 2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三個都要踩踩頭香啦!

02-28 22:25

泥花病森林のVic.
香民艾茵(?02-28 22:27
虛無
吃到玻璃渣的預感......

02-28 22:41

泥花病森林のVic.
我怎麼忍心讓你吃玻璃渣呢



這邊有一整塊的落地玻璃窗,你直接吞吧[e29](塞02-28 22: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r1936116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偽古風行文】短篇◆少年... 後一篇:[達人專欄] 【Inf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星空那麼大卻那麼和平,而我們小小的世界卻紛亂糾結。」 by莫依-洛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