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7-2:世代的交替與...中洲隊(上)

作者:Luis│2017-02-26 14:16:16│贊助:64│人氣:1113
  五分鐘後,項羽等人終於抵達了芷芸所在的那條走廊。
 
  「這是…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項羽一看見走廊上滿目瘡痍的慘況後便瞪大了眼睛,尤其當他看見白揚面目全非的屍體後更是渾身一震說不出話來,過了好半天後才艱澀的問道。
 
  「我們被中洲隊的人埋伏,槍火中了他們的地雷陷阱受傷,就連我也對方被挾持,本來我們應該都是死定了,可白揚卻在危急關頭救了我們,只是他……」芷芸深吸了一口氣後回答道,但後面的話她卻是再也說不下去了,只能眼眶泛紅的看著項羽。
 
  項羽神色複雜的看著芷芸,其實他早就已經揣測出大概發生了什麼事了,可或許在心裡,項羽仍然拒絕接受這樣的事實,但眼前的一切卻又狠狠的打了項羽一巴掌,他那不好的預感果然成真了。
 
  「那小子是個蠢蛋,但也是條好漢,他知道如果最後一刻用盾牌擋下爆炸的話,最大的可能不只是他會死,連小冷也會因為承受不住爆炸的傷害跟著死掉,所以他選擇用自己的肉身接下這一記自爆,有種,那小子真的很有種啊!」槍火叼著菸輕聲說道,多虧了黃鵲及時在遠處使用了醫療彈射擊,這才讓這個女孩保住一命,但此刻的槍火模樣看起來也是挺慘的。
 
  那根鋼筋依然卡在槍火的胸口上,畢竟這麼大的異物卡在體內,要是胡亂拔出來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瞬間的大量出血而死亡,所以芷芸只敢在她的傷口四周用止血噴霧和繃帶緊急包紮了一下而已。
 
  命是暫時保住了,只是槍火短時間內也喪失了戰鬥的能力,而且她一直覺得呼吸進肺裡的空氣不停再漏,那種感覺真是難受至極了。
 
  同樣看起來慘兮兮的還有千鶴跟廖哥,他們兩人也都是渾身掛彩,廖哥甚至還是靠著艾莉絲一路攙扶才走過來的,千鶴就更不用說了,受了那麼重的傷還能撐到現在不死已經是最大的奇蹟了,估計這兩人也是沒有多少戰力了。
 
  結果眼下來看,戰鬥力最強的就只剩下項羽了,或許這就是神崎的目的吧?她刻意給項羽指了一條遙遠但是卻相對安全的路線,一路上除了遭遇幾隻殭屍還有一頭不長眼的舔食者外,項羽基本上根本連場戰鬥也沒碰上,就這樣一路順遂的攻進了大樓裡。
 
  「就像神崎說的一樣啊,這就是她的兵對兵,王對王的計畫了,為了要讓進行決戰的王保有實力,就不能讓他在戰鬥還沒開始前受到損傷,所以這些攔路的兵就只能交給我們解決了,即使我們最後的下場很有可能是全軍覆沒,也不能讓王受到一絲的傷害。」芷芸嘆了一口氣後說道,說的白一點,他們就像是棋盤上的兵卒一樣,存在的目的只是為了讓項羽這張王牌能夠以最完美的狀態挑戰鄭吒而已,就只是為了讓神崎能夠完成自己的佈局而已。
 
  甚至就連神崎她自己,也是這個局裡的一枚棋。
 
  「既然提到了神崎,黃鵲,妳說神崎她死了,是真的嗎?」項羽沉聲問道。
 
  「是的,神崎給我的命令是,要我在她和楚軒戰鬥時,找準機會狙擊楚軒,不過這個機會只有一次,那就是在她倒下的時候。」黃鵲點了點頭,面色沉重的說道。
 
  「但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以黃鵲的狙擊能力,即使是在高速移動中的物體也能夠輕易擊中吧?神崎為什麼非要選擇這種危險的辦法不可?」芷芸不解的問道。
 
  「沒錯,黃鵲的狙擊確實可以精準打中移動中的物體,但問題在於,解開基因鎖的人對於危險的預感會來到一個非常靈敏的程度,事實上,對於一些高度解開基因鎖的人來說,他們即使在平常就有著超越常人靈敏的第六感了,而一旦進入解開基因鎖的狀態後,那種預感只會更加強烈而已。」槍火喘著氣說道,她頓了頓接著繼續說下去「楚軒那傢伙也是解開了基因鎖的人,神崎肯定知道這一點,所以故意用自己當作誘餌,一方面消耗掉楚軒的體力,一方面且戰且退把他引到預先設定的狙擊點,而當神崎倒下的瞬間,肯定就是楚軒最鬆懈的時候了,也是他最有可能會從那種狀態裡退出來的時候。」
 
  「這麼說的話,那時候的信號彈是…?」項羽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的說道。
 
  「是的,那個信號彈的用途有兩個,第一個就是標示出神崎所在的位置,畢竟這裡一片黑壓壓的伸手不見五指,即使是我,看不見那裡有什麼東西的情況下也不可能進行狙擊,信號彈的照明正好提供了一瞬間的光源。」黃鵲嘆息了聲後說道「而第二個用途,就是開槍的信號了。」
 
  「按照神崎給的情報,楚軒那傢伙是個極為小心的人,即使對手是個手無寸鐵的人,他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或是大意的,更不可能會放下警戒…」黃鵲喃喃自語著說道,回想起了神崎當時在連絡器裡告訴她的話…
 
  ○
 
  「妳…妳瘋了嗎?要是這麼做的話,連妳也會死的啊。」黃鵲冒著冷汗說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想要打倒楚軒,就只剩下這個方法了。」神崎的聲音說道,語氣裡既聽不出憤怒也聽不出害怕「我會按照計畫把他引到這條巷子裡來,那裡的寬度狹窄相當適合狙擊,一旦妳看到我發出的信號後,不要猶豫,立刻開槍。」

  「但…神崎妳應該也知道吧?從那個角度開槍的話,射出去的子彈會直接穿透目標的頭顱,接著…」黃鵲皺眉說道。

  「我知道,沒意外的話應該會射穿我的心臟吧?這樣正好幫了我一個大忙,可以讓我少受一點痛苦,畢竟雖然基因被變異了,可我還是感覺得到疼痛的…」

  「神崎!」黃鵲忍不住低吼了起來,但她還來不及繼續說,神崎的聲音已經先一步打斷了她。
  
  「聽著,黃鵲,我並不是要去自殺,雖然說我的目的確實也差不多了,但…這個任務只有我才能完成,也必須由我完成。」

  「現在能威脅到楚軒的人,就只剩下我而已了,要是我死了,那麼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進行佈局,接著把我們一個接一個算計掉,我們甚至連怎麼死的都不會曉得,那個男人就是有著這麼恐怖智慧的傢伙…」

  「但要是我還活著,那麼楚軒為了要確保計畫的順利,一定也會顧忌到我的存在,而且為了要保證殺得死我,那傢伙這次鐵定會親自出馬,所以這個誘餌,無論如何都必須由我去擔任,只是這樣一來可能有點對不住妳了,黃鵲,畢竟殺了我,可是會害妳被扣分的…」

  「我的意思不是這個!神崎,難道除了同歸於盡之外,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黃鵲大吼道,聽著無線電另一端傳來的一陣寂靜。

  「沒有,我說過了,這場恐怖片的結局,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只是我沒想到兩個會同時發生就是了,呵呵,還真是諷刺啊,我本來還以為,能夠在跟大家相處久一點的…」

  「只是…我真的累了,就讓我稍微休息一下吧?一直不斷在恐怖與死亡邊緣掙扎,一直不斷靠著仇恨逼使自己成長,這樣的我,真的好累了,現在我只想靜靜的休息一陣子,就這樣靜靜的睡去,什麼也不用思考,什麼也不用計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裡實在太黑了,如果能看一眼夜空中的星星的話…該有多好…」

  「神崎,妳…」黃鵲喃喃自語道,就在她還在思考應該說些什麼時,無線電的另一端忽然傳來了一陣吵嘈聲。

  「他們來了,聽好,一會兒我會把無線電設在發送的模式下,善用妳對於狙擊方面的專長吧,等等聽到我的暗號的時候就立刻開槍,記住,機會只有一次,千萬不要打偏了。」

  「我…我知道了。」黃鵲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咬牙將生化狙擊步槍的子送上膛裡。

  「萬事拜託了,黃鵲,祝妳好運,另外也替我跟項羽他們說一聲。」

  無線電喀的一聲切斷了通訊。
 
  ○
 
  「這就是神崎告訴我的計畫了,這個計畫只有我跟她知道而已,而且她千交代萬交代,絕對不能讓你們幾個人知道。」黃鵲淡淡說道,她的語氣雖然平靜,只是這過程中的糾結與掙扎豈是一兩句話就能道盡的?一時間眾人也只能靜靜的聽著。
 
  「是嗎?所以神崎她…真的死了。」項羽呢喃道,那個神崎啊,那個聰明冷酷、凡事都以最大利益為優先的神崎,居然真的死了。
 
  項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就像他不知道該怎麼看待神崎這個人一樣,有時她給項羽一種極為可靠的感覺,但有時項羽卻又恨不得想掐死她,正是這種矛盾的感覺,讓項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但毫無疑問的一點是,神崎絕對是他們的戰友,即使她有時冷酷到令項羽無法接受,甚至是將他們當作自己計畫中的棋子,但正因為神崎這種為達目的,不則手段到連自己都可以犧牲的做法,他們才能夠一次次在死亡關頭中掙扎過來。
 
  神崎是他們的戰友,這點絕對是不容置喙的。
 
  「別了,神崎,該說謝謝的人是我才對,我不會忘記妳告訴過我們事情的。」項羽輕輕嘆息了聲說道,接著忽然猛地站了起來,毅然決然朝著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裡,項羽?」槍火連忙問道,看著項羽逐漸走遠的背影。
 
  「去哪裡?那還用問嗎!當然是把這部恐怖片結束掉了!」項羽咬牙低吼道,他的雙拳一陣緊握,一縷金黃色的焰氣緩緩從腳底燃起。
 
  「大家,真的很對不起,從這部恐怖片開始,我就一直不停猶豫著,而且正是因為我的猶豫,才導致了身邊的夥伴一個接一個的倒下,鬼塚、神崎、白楊,都是因為我太軟弱了,我太害怕那有著曾經最強稱號的小隊,所以一直刻意躲著他們,如果我可以更果斷一點的話,那麼他們說不定都不會死了…」項羽緩緩說道,肩膀因為懊悔而不住的發抖著。
 
  「我覺得你也未免想太多了,這裡可不是一般的戰場,這裡是恐怖片的戰場,既然已經上了戰場,那麼就沒有任何地方、任何人是絕對安全的,我們所有人都有可能會死,這點即使是你也不例外,項羽。」千鶴淡淡說道,隨手接過了芷芸遞給她的外套,畢竟她的衣服都已經被割得破破爛爛的了,有件外套披著總比沒有好。
 
  「神崎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楚軒的對手,但她仍然以自己的性命換掉了楚軒;白楊深知自己對付不了中洲隊的成員,但為了要保護李昂的安全,他依然站出來拼死反抗,甚至當面臨敵人使用了自爆這種技能時,他也選擇了以自己的肉身擋下爆炸讓小冷活下來,而不是害怕死亡而用盾牌保護自己。」
 
  「項羽,我想說的是,神崎跟白楊雖然死了,但他們即使是臨死前,也依然拼了命完成自己的任務,或許你在這場恐怖片中出現過失誤,但你該做的不是去哀嘆那些同伴的死,而是想辦法不要讓他們的死白費了,我們都有任務在身,而我們也都拼了性命去完成了,現在該是你完成自己的任務的時候了。」千鶴靜靜說道,伸手輕輕放在小冷的頭髮上,後者回忘了她一眼,感激的對她點了點頭。
 
  是啊,神崎給他的任務,還有最後一項還沒完成。
 
  「謝謝,那麼大家,再撐一下會兒吧,最後的敵人就在前面了,不論結果是死是活,至少讓我們一起看下去吧。」項羽點了點頭道,接著轉身一腳將通往頂樓的安全門給踹開。
 
  是的,如果說鬼塚跟白楊的死,讓項羽體會到了失去同伴的痛苦的話;那麼神崎的死,就是讓項羽有了絕對不想再失去同伴的覺悟。
 
  即使那意味著,他有可能會因此而失去性命。
 
  ○
 
  出乎項羽意料的是,在頂樓並沒有像他們一開始以為的那樣部屬了重兵,在那裡除了鄭吒之外,就只剩下另外兩個人了,一個是穿著拉昆市中學校服的白人小女孩,另一個則是背上揹著把古樸長弓的青年。
 
  當然,在電影劇情裡保護傘公司可是在這裡安排了大量的傭兵,只是如今,他們都已經成了倒在地上的屍體了,而造成這一切的主人,此刻正盤腿坐在地上,饒有興味的看著項羽等人走近。
 
  「終於來了嗎,項羽?我還以為你們會選擇逃走呢,不錯,看來你和你的伙伴,確實有著足以繼承中洲隊稱號的潛力。」鄭吒點了點頭說道,臉上露出肯定的神色。
 
  「沒錯,我按照約定來了,我的夥伴們也都通過了他們的考驗,現在別再耍什麼鬼計或是花招了,要接受考驗的人只剩下我而已,放他們安全離開,鄭吒。」項羽沉聲喝道,握著拳緩緩朝鄭吒走去,那個揹著長弓的青年一見項羽走近,立刻彎弓搭上一支箭矢,頓時一股危險的預感猛地閃過了項羽的腦海。
 
  「別插手,張恆,這場架是我跟他之間的。」鄭吒一臉嚴肅的說道,頓時一陣肅殺的氣息彷彿海浪般從他的身上湧出,那股殺意是如此的強烈,別說是已經解開了基因鎖的廖哥和千鶴渾身隨之一陣,就連一旁的幾個劇情角色也像是感受到了這股死亡的危險般,眉頭跟著凝重了起來。
 
  「太…太強了,這個男人的實力,跟我們完全是不同的檔次。」廖哥咬著牙說道,緊握著的掌心全是冷汗。
 
  「難道說之前和他交手時,這個傢伙完全沒有拿出真本事嗎?」千鶴暗暗想道,握著刀鞘的手指用力到指關節都發麻了。
 
  「你們幾個也是,基本上你們已經完成了這場恐怖片的個人任務了,如果想留下來我不會阻止,但如果有誰膽敢插手這場架的話,我不介意把他的手腳打斷然後從這裡扔下去。」鄭吒淡淡說道,雖然他的臉上毫無狠樣,但那毫不保留的殺意已經隨著話語刺進了眾人的靈魂裡,讓原本悄悄握住了武器的幾人忍不住硬生生停下了動作。
 
  「千鶴,帶著李昂跟那個女孩進到直升機裡去,其他人也是,接下來的戰鬥不是你們能夠插手的。」項羽沉聲說道,雙手十指一陣緊握。
 
  千鶴聞言也不多話,只是淡淡說了句小心點後,便帶著眾人往機艙走去,而鄭吒見他們走近也不阻止,只是向那個小女孩使了個眼色,接著她便飛也似的朝艾莉絲等人跑去。
 
  「妳們終於來了!是我爸爸請你們來救我的嗎?」小女孩激動的問道,雖然她的表情試圖保持陣定,可她的語調已經曝露出了心中的慌亂。
 
  「沒錯,放心吧,已經沒事了,我們馬上就能離開這裡了。」艾利斯安撫著小女孩說道,她轉過頭又朝項羽望了一眼,兩人的眼神交會的同時彼此都是在心裡輕嘆了一聲,或許這一別,將再無見面的機會了。
 
  他們畢竟一個是電影劇情人物,一個則是輪迴小隊的成員,當這場恐怖片結束後就會回到各自的世界去,他們會繼續按照電影劇情的發展走下去,而項羽等人也會再回到主神空間後繼續面臨其他恐怖片的挑戰,即使在未來彼此再度相遇了,說不定那時,熟悉的人也都不在了。
 
  項羽的心裡一陣五味雜陳,他雖然一方面想藉著劇情角色的幫助來度過恐怖片,但隨著和這些人的相處與並肩作戰,項羽已經漸漸把恐怖片中的角色當作是自己的夥伴了,只是他卻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到底是好還是壞。
 
  和劇情角色成為夥伴還說得過去,但若是超過了夥伴的界限什麼的話,那可就難辦了,項羽忍不住想著,看著千鶴等人從鄭吒身旁走過。
 
  「艾莉絲。」正當幾人和鄭吒錯身而過的同時,他卻忽然猛地叫住了她,嚇得眾人連忙停下了腳步,千鶴甚至一手按在了刀柄上,血紅色的刀身隱隱出鞘了幾許。
 
  「你想幹什麼?果然…你打算阻止我們離開嗎?」艾莉絲冷冷問道,一雙眼睛猛地變成了一片茫然,她的雙手一揮,兩把手槍頓時指向了鄭吒的腦袋。
 
  「不…沒什麼,妳走吧,我只是覺得能再見到你們很幸運而已,不過看來你們已經完全不記得我了啊。」鄭吒說著說著,忽然感嘆的說道,臉上不知怎地露出一種惆悵的表情。
 
  「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任何跟保護傘公司有勾結的垃圾!」艾莉絲咬著牙說道,手握著槍一邊指著鄭吒,一邊摟著小女孩緩緩向後退去。
 
  「呵呵,果然呢,張恆,他們果然不記得我們了,結果到最後,我們甚至連個名字也沒能留下。」鄭吒苦笑的搖了搖頭道。
 
  「會記得才奇怪吧?畢竟我們的輪迴早已經結束了,主神既然要開啟新一輪的輪迴,肯定會把我們存在過的痕跡削除的,別想太多了,鄭吒,完成你該做的事吧,至少你還有個可以一戰的對手,我啊,可是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呢!」張恆哈哈笑了聲說道,看著直升機逐漸升空遠去。
 
  「什麼意思?鄭吒,你說他們不記得你了?你們也經歷過惡靈古堡這部恐怖片嗎?」項羽忽然奇怪的問道。
 
  「呵呵,何止是經歷而已?這部恐怖片,可是大大改變了我們的命運啊,你大概還不曉得吧?這個世界、恐怖片、還有基因鎖的秘密,來吧,我的後人!打倒我,我就會把知道的一切告訴你了!」鄭吒忽然吼道,他的雙拳一握,眼神猛地變成了一片茫然。
 
  「那是當然!我一定會打倒你的,這是我和夥伴們的承諾!我一定會帶著他們活下去,直到離開這個恐怖片世界為止!」項羽吼道,隨著一陣危險的預感襲來,他的雙眼也隨之變成一片茫然,接著項羽腳下一點便一手持著騎兵式突擊步槍,一手握著破蝴蝶,朝著鄭吒猛地衝了過去。
 
  最後的戰鬥,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932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梅特羅
世代之替,新舊之輪,慘悲之戰。故奉上gp以支持

02-26 14:32

Luis
世代的交替 人們的夢想…等等怎麼好像怪怪的?02-26 14:47
slenderman
不只是鄭吒,恐怕連項羽一行人也會受惡靈古堡的影響很深吧…

02-26 15:35

Luis
哪方面的影響?02-26 16:03
gs2202
上一個說打倒我就告訴你的人已經被一擊秒掉什麼都來不及說

02-26 16:22

Luis
千鶴表示:我就不說是誰了(笑02-26 17:00
千月の辰
項羽:我要比你還快!!!

02-26 16:57

Luis
鄭吒:我已經懶得噓了...02-26 17:00
Kito
鄭吒:爆炸!!結束(X

02-26 18:57

Luis
項羽 卒02-26 19:19
乂狂嵐乂
張恆:這裡需要一碗爆米花謝謝哦!

02-26 19:43

Luis
準備看戲了(嚼嚼02-26 19:51
蒼雷
開掛時間

02-26 22:06

Luis
前任主角VS現任主角02-27 02:00
小黃瓜小馬EX
我比較擔心那棟大樓的安危OAO

02-26 23:24

Luis
放心 有投保了[e24]02-27 02:00
千朋
「我…我知道了。」神崎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咬牙將生化狙擊步槍的子送上膛裡。 這邊是否寫錯人物呢?

感覺應該是黃鶴

03-03 19:14

Luis
抱歉 筆誤了03-03 19:29
DN
鄭吒:潛龍變!!
項羽:超級賽亞人!!
嘖嘖到底誰會贏啊

01-11 01:58

Luis
看誰的外掛開得大01-11 06: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