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短篇』夢旗

作者:白化症棕熊-持信│2017-02-25 14:56:28│贊助:266│人氣:163


  當大家都被白晝吸引時,我卻投奔夜晚,就算月光朦朧得照不出我的身影
,我也想揮舞被黑暗蒙蔽的旗幟,自在的向前走。
 
 
  我高舉著旗幟,跟隨著王與后遊走。
 
  眼前是遙遠的曙光,我們就像飛蛾一樣踏著緊湊的步伐向它靠近。
 
 
  我抬起頭,疲倦的遙望遠處渺茫的光輝。
 
  在那後方,是我們的歸屬。
 
 
  大家都相信,只要穿越了枯寂的荒漠,就能到達更榮華的世界。
 
 
  但為什麼,我卻開心不起來呢?
 
  越往光邁進,大家臉上的表情就越是振奮,可我除了長途的疲乏,竟然就沒有了其
他感觸。
 
  有時候,好想停下腳步,但隊伍卻不容許我這麼做,只要我稍有怠慢,與我同行的
士兵就會用肩頭推著我,不一會又將我推回了原處。
 
 
  並沒有扶持的意思,他們只是走著自己的路,然後再我疲倦得卻步的時候,逼迫我
繼續前進而已。
 
  我連休息的餘裕都沒有,就算雙腿酸麻得就快要癱下,多邁出一步都是痛苦,我也
只能夠繼續前進。
 
 
  只能這樣而已。
 
  而這,由不得我選擇。
 
 
  我收回目光,轉而望向在最前方,騎著秀麗白馬的王。
 
  注視著在他肩上飄逸的紅色披風,我隱約能從裡面見到筆墨的痕跡,那上面書寫的
,是所有將士的署名。
 
 
  王曾給過承諾,當這件披風到達樂園時,我們的名號也將被榮光照耀。
 
  起初,我就是景仰王和后的意志,才會跟隨前往樂園的。
 
 
  可在旅行途中,我卻不只一次見到被光包裹的樂園裡,潛藏著飄渺的黑暗
 
 
  在身邊將士的眼中,它總是明亮的,就像是見到了淨土,無時都在期待能夠觸及無
暇國度。
 
  但是,我卻開始懷疑了,我們所憧憬的光,真的是一樣的嗎?
 
 
  遠方的太陽升起,稀薄的光芒壟罩在大家身周逐漸變得燦爛。
 
  但他們的陰影,卻淹沒了我……
 
 
  入夜,我坐在石塊上,盯著搖曳的柴火守夜。
    
  往火裡丟進一塊木頭,我倚著肩上的旗幟,抬頭仰望高掛於夜幕的月。
 
 
  朦朧的月光沒有陽光毒辣,更能讓我看清夜空的樣貌,天上星削配合著皎潔的月閃
爍,我迎著微風,看著這番優美的景致,舒心的鬆了口氣。
 
  只有這時候,才能讓我覺得放鬆,就像身心都得到療癒,整日的疲勞都能隨著星輝
散去。
 
 
  如果,能夠永遠沐浴在這道光芒下就好了。
 
  可惜,日夜總會交替,夜晚總有退去的時候,下一次日出,夜晚又將被黎明隱蔽。
 
  我所期盼的,永遠都只是短暫的一束微芒。
 
 
  清晨的號角響起,大家都從酣睡中甦醒,背起了行囊,又繼續提起旗幟前進。
 
 
  天空才剛破曉,夜空還沒完全褪去,還殘存著我所欽慕的月。
 
  但我已不能再為它停留,只能背對自己的期待,向著明媚的朝陽前進。
 
 
  在前方,是國王與王后期待,屬於大家的舒適國度。
 
  所以,也應該是我所盼望的……
 
  
  已經,逐漸看得到城市了。
 
  旅途的終點就在眼前,似乎再跨出幾步,就能到達眾所期待的樂園。
 
 
  大家都難掩亢奮,簡直就像看到了救贖,有的開懷大笑,有些甚至誇張的哭了出來
 
  只有我,絲毫不覺得愉快。
 
 
  即使在這咫尺間的距離,也沒有半分能讓我痛哭流涕的感動。

  越接近光芒,我就越是茫然,心裡也更加疲倦。

 
  我始終都只是待在隊伍當中,承載著大家的歡喜,然後拖著疲憊的身體,強迫邁出
與他們同樣輕快的步伐。
 
 
  難道就非得進去嗎?
 
  看著樂園的鐵柵門,我突然產生了疑惑。 
 
 
  我對這裡,沒有寄望,也毫無感慨,就算進到樂園,也不會與別人一般狂喜,有的
只有深植人心,將靈魂纏得喘不過氣的倦怠。
 
  別人眼中無瑕的樂園,在我眼中,就只是恐怖的地獄,多待一秒,都是難忍的煎熬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真正理解,我渴望的從來都不是明媚光亮的國度,而是一塊屬
於自己,寂靜舒適的天地。
 
 
  我突然懷念夜晚了,想念銀月與星辰的光芒,思念曾閉起雙眼,用心感受的沁涼夜
風。
 
  我總算停下腳步,我很明白,我的天地並不在這裡!
 
  
  我要回去……回去那屬於自己的夜晚!
 
  於是我鬆開一直緊握的旗,想要回歸幽暗的黑夜。
 
 
  但在回身的剎那,我卻又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群包圍,失去了任何的退路。
 
  環顧身週,所有人都舉著與我不同的旗幟,用著奇怪的眼神盯著我。
 
 
  各種不同的目光交疊,銳利的朝我投射而來,曾經互稱同伴的將士,此刻都變成了
我的阻礙,妨礙著我的道路。
  
  我伸出手,嘗試叫喚他們,但他們卻無情的將我推開,厭惡的瞪了一眼跌坐在地的
我後就逕自離開。
 
  沒有人願意聽我訴說,所有經過身邊的人都像是見到了愚蠢的小丑,全都帶著輕蔑
的目光看著我。
 
  我想,我肯定被認定是褻瀆聖地的雜碎,身心都汙穢得沒有資格與他們同行,就連
交談,也是對他們的一種侮辱。
 
  城市的燈火隱沒了將士的身影,我遙望著他們,孤寂的被月光壟罩。
 
 
  已經沒辦法回頭了,我與他們的目標,打從最開始就不一樣。
 
  站起身,我拍拍身上的塵土,落寞的轉身離去。
 
 
  我向著銀月,信步走著,沿途看到了一支折損的軍旗,狼狽的躺在沙堆,飄蕩著喪
失意義的旗幟。
 
  我只看了它一眼,就將它拾起,從這一刻起,我就是這隻旗幟的靈魂了。
 
  旅途中,王與后曾帶著隨從來找過我,希望我能回歸他們的隊伍,我毫不猶豫的拒
絕了他們。
 
 
  就算我仍不清楚該往哪裡走,但最起碼,我知道自己並不屬於那裡。
 
 
  國王非常惱火,激動的將肩上的披風甩落地面,接著便上馬揚長而去。
 
  皇后雖然難過,但卻撿起披風,溫柔的將它披到我身上,臉上雖難掩悲傷,卻仍笑
著從我面前離開。
 
 
  我站在原處,在其他將士的鄙夷下,目送他們離去。
 
  我必須感謝他們,就算根本不想讓我離開,卻也沒有將我綑綁,反而賜予我溫暖,
使我不用受凍。
 
  但這份溫暖,似乎太沈重了點……輕風吹過,揚起了鮮紅的披風,我托住了衣領,
隱蔽了潛藏其中的字跡。
 
 
  我輕嘆了口氣。
 
  或許,我的這趟旅行,也就必須背負旁人的意念,隱忍他們的目光前進吧?
 
 
  我仰望夜空,在寒風中呼出了一口白霧。
 
  未來的路該往何處,要去哪裡,我完全無法知道,也沒辦法了解,這段旅途或許茫
然,可能終生都沒有終點,可我仍舊投奔黑暗,向著星月前進。
 
  那怕,月光朦朧得照不出我的身影,我也想揮舞被黑暗蒙蔽的旗幟,自在的向前走
 
  然後,也許在某一天,我也會率領一隻軍隊,向著某處前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921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Loli♥
WWWW頭香

02-25 15:00

白化症棕熊-持信
02-25 21:35
煙薰鮭魚
欸欸欸!!一定是小薰組一支大叔軍團前往大叔樂園被嫌棄了!?((X

02-25 22:14

白化症棕熊-持信
來人阿,把嫌棄小薰的傢伙拖出去斬了,其他人從現在開始信仰大叔,跟著小薰前進02-26 02:22
英雄
聽說你缺錢

02-26 22:13

白化症棕熊-持信
超缺02-27 00:23
CC
收下我的50幣

02-28 03:35

白化症棕熊-持信
豪喔謝謝02-28 1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km9341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即興短篇】人們的救世主... 後一篇:大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uoki米納桑
小屋內繪圖更新,有閒有緣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