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5 GP

[達人專欄] 【短篇】雨中殘影

作者:湛藍琴海│2017-02-24 19:40:38│贊助:90│人氣:861

【短篇】雨中殘影



  滴答、滴答。

  秒針正在挪移,朝分針的方向前進。

  而分針正貼近十二點鐘的方向。

  滴答、滴答、滴答。

  秒針持續挪移,一跳又一跳地。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秒針,跳至十一點鐘的方向。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秒針,跳至十二點鐘的方向,與分針重疊了──

  鈴──

  響亮刺耳的鬧鐘鈴響,劃破幽暗房間的,沉寂。

  啪噹──

  鬧鐘上方的巨大按鈕,迅速被床上的主人按下。

  再度靜寂。

  秒針持續遊走,但時針與分針,大體依舊維持一百八十度,分別朝正南與正北。

  床上的主人,翻來覆去──

  ──又是徹夜未眠呢。

  從棉被中,似乎隱約傳來了這般低喃。

  嘩沙。

  棉被翻開,一名黑髮青年起身,他甩動一頭亂髮,隨後扶額。

  他下床,翻開簾幕,滿天銀絲,映入他的眼簾──

  「……又是下雨天呢。沒關係,至少今天,又可以見到她了。」

  他摀住臉,久久不發一語……






  ──至少今天,又可以見到她了。

  這是我今晨一下床,就脫口而出的話──

  而這句話,並不是起來後才想到的,其實早在起床前,我就已在心中默念無數遍了。

  無數遍了。

  因為正如離開棉被前說的,我又徹夜未眠了。而在輾轉難眠的時光裡,「終於又可以見到她」的念頭,徹底盤據我的腦海。

  為什麼那麼想見到她?

  那是因為,她救贖了我──我曾經因為種種悲慘遭遇,而失去愛人的能力。我原本以為就要這樣,孤身一人、行屍走肉般地度過一生,對於人生,早已不抱任何展望。

  而我究竟是因為遭遇過什麼,才會灰心喪志到這般地步呢?

  這就要從,我的家庭背景說起……






  打從我懂事以來,就不曾見過母親。

  一直以來,我與父親相依為命,父親很早就告訴我,我原本是有母親的,只是因為生下我不久後,就出軌了。於是父親憤而提出離婚,而母親也爽快答應了,而且還不想養我,直接將我丟給父親,就這樣與情郎跑了。

  我問父親為何她不想養我,父親只說「因為養小孩很麻煩,而且那個人也不喜歡我帶著跟別的男人生的孩子。」

  就這麼簡單。

  父親總是告誡我,要小心女人,很多女人看似心地純潔,其實虛偽狡猾得要命,而且完全不負責任。母親就是這樣的人,而父親自認對她忠貞不二,然而還是被她狠狠背叛了。

  正因如此,父親內心深受傷害,也不再相信天長地久的愛情,認為無論曾經愛得多深、為此付出多少代價,終究難保愛情不會變質。

  ──曾經執著的人事物,最後回過頭看,可能只剩下諷刺。

  這是父親的名言之一,我將此做為箴言,牢記在心。

  因此,打從孩提時代,我就視「相愛終身」為遙不可及的神話。不像其他同儕,對於戀愛,還能產生憧憬,甚至為此產生粉紅泡泡。

  但我不能。

  我一直,都不能。

  直到升上高中,與一名紅棕捲髮少女,在補習班相識為止──

  那名紅棕捲髮少女,我至今仍無法忘卻。

  她主動接近了我,時常與我攀談。原本以為只是因為常坐在隔壁,而她本身性格活潑開朗、熱情奔放,因此才會連沉默寡言,而不起眼的我都接觸。

  但不久後我察覺,似乎並非如此。

  她會送我飲料、甜點,或是補習班下課後,一起搭公車回家,而我總是先到站,因此她能夠陪伴我一整路。

  那段時光,我真的很開心,覺得人生第一次,有人這樣親近我,給予我前所未有的溫暖……

  於是,我那曾經鄙視的粉紅泡泡,便在我的心頭,滋生了。

  恍若要被粉紅泡泡包覆了一般。

  此後,我以「回饋」為名義,開始常送她各種食物,並且跟她要了聯絡方式。因此分開後,還是能夠聊個沒完,甚至聊到三更半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只剩下手機螢幕的亮光。

  以及傻笑。

  不久後,我刻意引導話題,來詢問她是否有對象。當她說沒有後,我欣喜若狂。數天後,我以找不到人跟我一起看電影為由來約她,而她爽快答應了。

  此後,我們開始常單獨約會,約會過程總是十分愉快,這讓我恍然置身於甜美幸福的夢境之中。

  雖然她很喜歡吃大餐,但我為了討她歡心,因此還是常主動請客。而她也很喜歡購物,有時候她身上的錢不夠,我就會幫她付,就說當作是我送妳的。

  於是我為數不多的零用錢,就這樣幾乎用罄。

  但我咬牙承擔了,因為這一切,都是要讓她開心。

  然而,即便我付出了這麼多,但由於我缺乏勇氣,因此仍遲遲不敢跟她告白。

  遲遲,不敢跟她告白。

  一段時日後,我想這樣一直踟躕不前是不行的,也覺得為她做夠多了,時機應該成熟了,於是就在某次約會結束前,我決定告白──

  然而,正當我還在吞吞吐吐之際,她就忽然開口了──

  『你要跟我告白對吧?』她瞪大雙眸。

  『啊、嗚、嗯……』

  我視線飄移,囁嚅不已,整張臉為之漲紅。

  『不會吧,你認真的?我可是有男朋友了喔。』

  『啊?』

  我瞠目咋舌,懷疑自己聽錯了。

  『怎麼那麼驚訝?我沒說過嗎?』

  『沒、沒有啊,絕對沒有啊!妳何時有男朋友的?之前不是還跟我說沒對象嗎?』

  『啊,是啦,但當時我就有一個有好感的對象了,當時我們就已經來往一段時間了,我只是沒說而已。』她雙手交抱:

  『然後我跟他來往一段時間後,我們就交往了。只是我以為我跟你說過了,原來沒有啊……不過沒差啦。』她雙手一攤:

  『畢竟我沒必要把自己的狀況都告訴你吧?更何況我一直只是把你當作朋友,壓根沒想到你在追我……』

  『等等!我那麼常主動單獨約妳,而且還常請客送妳東西,難道這樣還不夠明顯嗎?』我握緊雙拳,激動解釋:

  『哪個普通異性朋友會對人這樣?何況妳既然已經有男朋友了,那為什麼還要常答應我的邀約,還這樣接受我的心意呢?』

  『沒差啊,我覺得那是你主動的,有時候我推辭,你還硬要呢。我就想說無所謂啦,反正是你甘願承擔,那就給你做吧。』她勾起唇角:

  『其實你這點就是比我男友好,你很老實慷慨。他啊,常常都不肯幫我付錢呢……』

  紅棕捲髮少女手指頂住下顎。

  我心頭冒出一股無名火,原來我徹底被利用了嗎──而且她對此完全不感內疚,還這樣大喇喇地說出來……

  而她為什麼要利用我?莫非──

  『難道說,妳當初會找我攀談,只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好利用嗎?』

  我雙拳發顫,緊咬牙關。

  『別那麼說嘛,只是覺得你很老實啦,稍微跟你講點話,就會開心得不得了,還會臉紅。我覺得很可愛,就跟你來往了。』

  『妳……』

  當時我腦海一片空白,快連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原來只是覺得我老實可愛,又看到我這樣一廂情願,就乾脆把我當作工具人了……

  這是在,開玩笑吧……

  喂……

  原來,我付出的金錢、時間、心力,就這樣徹底化為泡沫了──只是從粉紅色轉為透明、破裂、消失。

  我的腦海,更加泛白;我的視野,驟轉黑暗。

  『好啦,還有話要說嗎?沒有的話,我就先走了,待會我跟男友還有約呢。』

  她語畢,便轉身離去。

  『妳……等等、等等!』

  我放聲吶喊,企圖追上前,但她已經走進人群之中。我雖然穿梭而行,但一晃眼,仍不見蹤影了。

  留下悵然若失的我。

  此後,我去補習班,就再也不坐她附近了──

  而且還覺得去補習,簡直是煉獄中的煉獄。






  由於那次經驗,徹底印證父親的忠告,因此我就更不相信愛情了。

  不久,也因為拚升學,因此埋首書堆中,青春恢復空白。

  升上大學後,我依舊不善交際,性格也愈形封閉。因此我不玩社團,更不談戀愛,除了讀書外,幾乎一無所有。

  升上大二後,某日在圖書館,偶然翻到某本小說,深刻感受到閱讀的樂趣──過去的我雖然就讀過一些大眾小說,但因為一直沒讀到特別合胃口的,因此對閱讀的興趣一直不大。直至讀到了那本小說,才改變我讀閱讀的看法。不僅如此,當時我也覺得人生越來越空虛,因此正在思考是否要培養興趣。而當時恰巧發掘了閱讀樂趣,於是就決定開始培養閱讀嗜好了。

  不久後,我成為了書蟲。伴隨書越讀越多,腦袋也開始有了想法,對寫作躍躍欲試。

  於是,我開始寫作。

  到了大三,我累積了一些作品,也打算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於是找了一個知名的寫作平台,開始發表作品。逐漸地,我開始認識許多寫手朋友,生活開始豐富多彩起來。

  身邊似乎開始冒出晶瑩剔透的浮泡。

  然而,寫作固然逐漸豐富了我枯燥乏味的生活,但總是少了什麼、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

  當時的我也說不上來。

  只是覺得,這樣就好嗎?這樣我就滿足了嗎?我是不是還逃避了什麼?

  然而,我卻不願深入思考下去,似乎唯恐會揭開什麼瘡疤。

  於是我持續逃避。

  直至大學畢業,開始找工作後不久,遇見了「她」,亦即今日將見之人──






  「她」跟我是在那個寫作平台上認識的。

  她是在那個平台上,經營多年的老到寫手,筆名是「落羽」。雖然我很早就認識她,但因為對她寫的題材不感興趣,抑或是不願接觸,因此遲遲沒有搭上線。

  她的作品以情感題材為主,尤以男女愛情居多。

  但她的風格,與一般的言情小說不同,不落俗套。即便如此,我還是會下意識逃避她的作品。

  然而,就在我正在為求職苦惱之際,她居然來看我的極短篇小說,並留下了感想。於是我開始跟她交流,並詢問她寫作問題,而她總是十分有耐心地為我解答。

  這讓我受益良多,而為了更深入地交流,於是我開始用私信跟她聊寫作。原本只是純粹聊寫作,但不知覺間,開始聊到了私人生活。由於我跟她同齡,因此我會跟她討論求職問題。

  在此過程中,我逐漸敞開心房,將內心的種種苦惱,都向她傾訴──而她也會極其溫柔地安慰我,還會給予我良好的建議,這使我無法自拔,也將不堪回首的過去,向她揭露。如同一層層剝開傷疤,赤裸裸地揭給她看──縱使皮開肉綻、血流如注。

  然而,她會溫柔地,為我療傷。不斷地安慰我、支持我,幫我想辦法。這讓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救贖──我不再只是壓抑自我、藏匿傷口,而是真的獲得了未曾擁有的能量,溫暖了血脈,乃至全身。

  因為,她就如春日暖陽般,只要接近她,我就為之渙然融化,成為一股暖流,追逐她的腳步。

  不斷地,追逐。

  而我為了追逐她寫作的步伐,並且回饋,因此我緊咬牙根,去讀她的小說了。說來神奇,發現自己其實也不排斥她的愛情小說,甚至會開始產生共鳴感了。

  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沒深入思考,只知道,某份抑藏已久的情感,似乎逐漸萌發了。

  或許,又有什麼東西,又開始浮升了也不一定──

  但願只是錯覺。






  不久後,我們都找到了工作,為了「慶祝」,因此我約她出來吃飯。

  那次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第一次見到她,發現她留有一頭烏黑長髮,打扮樸素,也沒化妝,但氣質就如文風,溫柔優雅、含蓄內斂,總是輕聲細語。但舉止落落大方,偶爾也會流露溫雅含蓄的微笑。

  當時我深深被吸引住了,為之心醉神迷。

  雖然只是吃一頓飯,但卻讓我印象深刻。

  結束飯局後,我們走出餐廳,由於是雨天,因此我們撐各自的傘,一同前往車站。

  那一天,我撐的是藍傘,她是白傘。

  兩把傘就在雨中,一同承受雨的重量。

  抵達車站後,我們就道別了,我目送她手持白傘離去。

  我迄今仍未忘記,她與白傘是何其相配。

  而且,就這樣輕踏優雅的步伐上車,向我揮手的倩影──

  是何其美麗。



   ■



  此後,與她相處的美夢,依舊連綿著。

  不久後,我才從在某次談天中得知,她其實是某製藥公司的大小姐。雖然當下不禁深感詫異,但仔細想想,其實也不意外,畢竟初次見面時,就發現她的舉止儀態,頗有富家千金的教養之風。只是因為她打扮得過於樸素,加上不認為自己有機會認識名門,因此就自然認定她不會是千金小姐了。

  而且,她還出來工作,這更讓我不會聯想到,她是名門千金了。因此,我詢問她工作的理由,她只是淡淡地說「還是喜歡獨立工作,並發揮在社會上的價值」。

  我不禁愕然,但看到她是如此認真回答,因此我不疑有他。

  後來,我也不知為何,居然詢問她是否會有名門聯姻的打算,她只是回我不曉得。老實說,我也不知為何自己要問這種問題,明明她將來對感情的打算,應該都跟我無關,但是……卻還是忍不住問了。

  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不願多想,只打算把握當下,於是又相約了幾次,每次都相談甚歡。縱使時常是雨天,但這依舊不影響我跟她約會的愉快心情。

  哪怕是各撐一把傘,一同漫步於雨中街道上,都是無上的幸福。

  回憶起來,那些光陰簡直如夢似幻。

  也真的是如夢似幻。

  因為,好景不常,她逐漸不再跟我熱線,甚至開始找理由來推拒約會──雖然她還是會跟我聊天,或安慰鼓勵我。但態度似乎不再像過去如此熱絡,甚至常欲言又止,似乎心事重重……

  雖然我有關心她,但她不是轉移話題,就是避重就輕,總之就是不願多談……

  這到底是為什麼?

  這讓我焦急徬徨、手足無措,在想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嗎?

  我絞盡腦汁,但卻毫無頭緒。

  這更讓我焦慮不已,甚至還影響了食慾,也變得難以入眠……

  為什麼我會如此在意?

  我想,除了因為她對我的態度變得消極以外,更重要的是,為何她不願告訴我原因呢?難道真的是我想太多嗎?不,我從字裡行間可以深刻感受到,絕對不是我想太多,至少在察言觀色這點,我還有點自信。她一定是有什麼隱情,才會變成這樣吧……

  縱使如此,她還是咬牙撐著,不願向我傾訴,為什麼要如此壓抑呢?這樣一定很痛苦吧──

  然而,卻對我還是如此溫柔……

  為什麼對我還是那麼溫柔?

  為什麼?

  明明似乎已經無力維繫這種關係,卻對我還是很溫柔,根本是在勉強自己吧……

  到底該怎麼辦?

  我左思右想,後來終於想到,其實在我跟她逐漸熟絡以後,一直在逃避的愛情題材,開始有靈感了。原本構思快完成了,但在她開始疏離我了以後,我卻遭遇瓶頸了。

  現在,我不知該如何收尾……

  那麼,就以為了討論這篇愛情故事該如何收尾,來開啟話題如何?有機會的話,說不定還能夠見面,來更進一步討論……

  因為她其實是個古道熱腸的女孩,尤其對於討論寫作,更是滿腔熱情。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搭上線,就是以討論寫作為契機的。

  因此,或許可以嘗試這個方法吧?

  於是,我向她開啟了這個話題。討論了一陣後,在我的引導下,她終於願意見面討論了。

  時間就訂在今天下午。

  當然,為了答謝她,我訂的不但是高檔餐廳,而且打算請客,只是我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要是我先說了,依照慣例,她一定會以經濟無慮來推辭……

  不僅如此,我最主要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寫作,而是──

  想要重拾,她的笑容……






  在我出門前,雨就停了。但我為預防萬一,我還是帶了藍傘──正如之前約會那樣。

  一路上,都未落雨。

  我手持藍傘,一步一步地,踏過濕漉漉的街道。

  終於抵達目的地。

  不久,她來赴約了,她依舊素顏,身著米白套裝,十分素樸純淨,似乎一如往常──

  但我很快便發現,她這次難得沒帶傘。

  我還來不及問,她就開始跟我討論我的作品,於是注意力就被轉移了。

  當她將我那篇作品整體檢討一遍後,我們就開始討論收尾方式,就這樣一直討論到現在。

  「……原來如此,莫凡,」她輕喚我的筆名:

  「你還是希望男女主角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嗎?」

  她輕啜一口茶後,便將茶杯放上茶碟。

  「是啊,因為……總覺得拆散他們的話,會很悲傷呢,或許我都比很多讀者還悲傷吧。」我俯視眼前茶杯中的暗紅茶面:

  「只是,我不知道該如何寫出這種喜劇結局……我沒寫過愛情小說,也看過的不多,因此我很不了解……而且更重要的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我對於寫這種喜劇結局,特別力不從心呢……」

  我不禁長嘆。

  「為什麼?」

  她拉高語調,似乎頗為不解。

  「我也不曉得……因此,才會向妳請教,還勞煩妳出來……真的不太好意思呢。」

  「不,不會……」她俯首,壓低聲氣。

  我舉起茶杯,在飲茶的同時,靜待她的回應。

  「……總之,要喜劇作結的確不容易呢,畢竟你寫的是跨種族戀愛,男主角是個摺耳貓精,他愛上了身為貴族的波斯貓精。他們的隔閡,不單是跨種族,還跨階級。然而雙方有身世差距,還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古今中外,這實在不容易啊……」她優雅地舉起茶壺,緩緩倒茶:

  「必須要有個有力的理由才行吧,但那個理由是什麼呢……」

  我默然,緊咬牙根。

  「說起來,你為什麼會突然想嘗試這種題材?而且還是這種形式的戀愛?」

  「呃,這個嘛……只是剛好想到而已。」我加快語速:

  「而且,很有意思啊。要是我能找到一個能夠說服讀者的好理由,這篇應該會變成很棒的故事吧……」

  「很難吧,這太難了……以前的我或許還會相信這種神話,但現在……」她壓抑聲嗓:

  「或許很多人都會羨慕名門子弟,但其實越是富貴的家世,身上的枷鎖也會越多。縱使想要展翼而行、遠走高飛,但因為身陷囹圄之中,只能當個籠中鳥吧……」她放眼窗外:

  「即便真的掙脫枷鎖,飛出籠外,但會因為獲得自由,而過度喜悅,最後就會樂極生悲,一不留心就墜落了……」她凝視窗上的雨珠,以及自身的倒影:

  「就像是斷翼的伊卡洛斯。」

  沉默。

  明明餐廳還有其他顧客,但我卻聽不清他們的聲音,只是變成陣陣耳鳴。

  半晌,我才終於開口:

  「別這麼說呀,難道真的無法改變這種現狀嗎?能夠擺脫家世束縛的例子還是有的──」

  「就算有也不是發生在我家身上啊!我──」她俯首,嗓音發顫:

  「我連自己的感情,都無法選擇啊──其實,我已經有婚約了……」

  「欸?」

  我不禁瞠目咋舌──雖然我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聽到的當下,還是震驚到腦海空白……

  「對不起,我原本還不想說的……但因為聽到你提這個話題,加上仔細想想,事情因為大致底定了,現在又剛好見面,就把握機會坦白……」她依舊垂臉,細語低喃:

  「其實,就在不久前,家長就已經為我找到了對象,當然是名門聯姻,對方是建商公司的少爺。」她聲色一沉:

  「原本我很反抗,說什麼都不願答應,但當然被訓斥了一頓,說要為家族著想。於是我只能選擇沉默。雖然一直祈禱能夠有什麼改變,但現在似乎已經底定好了。」

  我的腦海更加空白。

  「因此,也是該說了吧……總不能一直隱瞞下去。原本還希望先不說,或許能夠有什麼改變,就不會嚇著你了……」她難掩歉疚:

  「不過,其實我也偷偷留了後路,想說為了不再讓你投入太多心力下去,因此在發覺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後,我就開始疏離你了……但是又不願徹底斷線,因為……」

  「因為什麼?而且這件事為何不早說?難道就只因為想說事情或許會有轉機,就先不說嗎?」

  我不禁提高音調,難掩激動。

  「這是原因之一,之所以一直說不出口,是因為……也擔心你知道了以後,會不會太震驚,以至於影響你的心情……」

  「哎呀,怎麼會呢?拜託,這可是朋友的喜事啊,最重視的朋友的喜事啊,怎麼會不開心呢?應該要真心誠意地祝福啊,太好了,朋友終於有好歸屬了……」我出乎意料地,擠出笑容,並留下兩行清淚:

  「真是的,妳應該要早點告訴我才對,哈哈……」

  「不對,你怎麼了?對不起,我……」

  「沒事啦,我只是喜極而泣而已,哈哈哈……」

  我持續哭笑,但每當笑一次,胸口就會陣痛,縮得更緊。

  「別說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雖然淚眼矇矓,但還是可以隱約看見,眼前的白衣女子,不斷地頷首致歉。

  「我……都怪我優柔寡斷,還太天真,因此才會天真地以為,這樁婚事可以告吹,我可以有選擇的餘地……然後以為要是這樣的話,我就先不要說,讓你不會傷心。只要那天到來,我們就能像當初一樣相處……但那天,我想……」她身子前傾,加快語速:

  「即便其實已經心裡有數,我卻遲遲無法告訴你,很怕、很怕,你會……但我又無法狠心切斷,覺得這樣對你太殘忍了,畢竟總不能不明不白……不如就這樣,先保持距離,至少別讓你深入下去。這樣哪天我坦白的時候,你就不會那麼悲傷了……」她扶額,語調滿是內疚:

  「然而,我還是讓你這麼的……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犯了大錯,請讓我致上最真誠的歉意……」

  「……真的嗎?真的都是為了我嗎?真的只是不想讓我悲傷嗎?還是說妳也……」

  我拭淚,欲言又止。

  「我也?不,跟我沒有關係……」

  她撇臉,一頭烏黑長髮,掩蓋她的容顏。

  「是嗎……」

  我緊抿唇瓣、緊咬牙根、深作呼吸後,才終於從齒縫擠出:

  「總之,朋友能夠找到好歸屬,真是……太好了。我啊,真的不是因為悲傷才哭啦,我們只是朋友,因此應該要歡喜祝福才對,怎麼可以悲傷呢……」我持續強顏歡笑:

  「更何況,我以前就說過了,實在不信任愛情了。因此怎麼可能,還會談戀愛呢……」

  我開始乾笑。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了。似乎神經已經徹底麻木,已經喪失痛覺了一般……

  「是嗎……是這樣嗎……」她持續呢喃:

  「看來真的是我搞錯了呢,哈哈……」這次換她乾笑了:

  「你能不傷心的話,那最好了……這樣我終於可以放下心中大石了……而且今天,也說清楚為何我想不出你那篇故事該如何喜劇作結了……」她持續苦笑:

  「那篇我無能為力,沒什麼話要說的話,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什麼?等……」

  不等我語畢,她就掏出錢包,將現鈔咚一聲放到桌上。

  「不用找了。」

  她逃也似地轉身跑開──

  「等等!落羽!這次是我要請客啊──」

  但我還不及叫住她,她就已經奪門而出了。

  為什麼她突然逃走了?

  我的思緒一片紊亂,正當我還在思索之際,便驚覺到一件事──

  戶外又下雨了。

  而她,沒有帶傘。

  於是,我不假思索,拿起身邊的藍傘──






  我撐著藍傘,在雨中狂奔。

  我四目環望,焦急尋覓她的身影。

  她在哪裡、她在哪裡?

  還來得及找到她嗎?

  這些思緒不斷湧上心海,使我呼吸急促。加以拚命飛奔,因此心跳加速。

  躂躂躂躂躂!

  我持續向前猛奔──

  霎時,我隱約在傾盆大雨中,望見她的殘影──

  我欣喜若狂,飛奔向前。

  「落羽──」

  我放聲喚喊,那道雨中殘影,向我轉過身來──

  那名再熟悉不過的白衣女子,映入眼簾。

  「是我!妳怎麼會這樣站在大雨中?」

  我跑上前,讓她進入傘的範圍。

  「我不知道……我只覺得跑累了,然後總覺得、總覺得……就這樣什麼都不說突然跑走,莫凡一定很錯愕吧,因此……」她胡亂擦拭那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的臉龐:

  「對不起……我現在思緒很混亂,沒想到你會說是喜極而泣,而且還不想談戀愛什麼的……這跟我,想的……」她壓低聲調:

  「抱歉……」

  剎時,我的心口揪緊,原本因奔跑而尚在輕喘的我,更加喘不過氣來:

  「不,我……」我大口喘息:

  「其實,妳不用……這樣道歉的……一直讓妳道歉,我……我才該道歉!」

  「為什麼?明明搞錯的人是我啊,而且是我隱瞞這麼久的,明明我該讓你早點知道的……」

  雨聲似乎更加淅瀝了。

  「這麼不通事理的我,你為什麼還要道歉?這樣的我,為什麼要讓你至今為我付出那麼多?為什麼還要這樣沒命地這樣跑過來?明明這裡是大馬路還天雨路滑,很危險你知道嗎……」

  「沒關係的,因為我──」我屏住呼吸:

  「我會道歉,是因為妳其實說的都是對的──」我不等她開口:

  「雖然我說什麼不願再信任愛情,一直在逃避這樣的東西。是的,我就是那麼沒有用,只因為一些說不定在別人眼中覺得無關緊要的『陰霾』,因此再也無法邁開腳步──」我愈加激動難抑:

  「但我受夠了,若因為這樣作繭自縛,而將自己跟他人傷得更深的話,我──」

  我將傘柄越握越緊:

  「我願意擺脫那一切,願意去相信未來。問我為什麼,那是因為我希望能夠、能夠──」

  我似乎打滑了──在趴到她身上之際,我將她擁入懷中。隨後說出,內心深處最熾熱、深沉的心願──





  「能夠永遠愛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912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創作|短篇

留言共 20 篇留言

湛藍琴海
我似乎真的罹患了不寫彩蛋就會死的病:

1.本作靈感其實醞釀一段時日了,初衷是來自於某位朋友,但遲遲無法成形。直至最近跟另一位朋友談天,就讓我更加思考到「愛是什麼」的議題,愛一個人/事/物,究竟可以到什麼地步?以此為發想,靈感一夜爆發,翌日就開始著手撰寫了。
2.其實愛某個人事物,可以到什麼地步,其實之前有許多作品都或多或少有體現出來。只是這次更聚焦於此──當然,本作的主要內涵另有其它,這就請讀者自行思考了。
3.本作應該是首篇原創單篇中,只用男性視角的短篇小說,雖然第一幕是第三人稱,但我應該是第一次寫了這麼長篇幅的男性第一人稱了。
4.這次就深刻感受到,寫純粹的男性第一人稱小說,也是有好處的──因為有些想表達的事物,用男性視角才寫得出來(?
5.這次的結局寫法雖然在一開始就想好了,但之後還是反覆琢磨很多次,才改成如此。這次的收尾方式有別以往,感覺寫這種結局真的挺不習慣的(汗
6.本作一樣藏有諸多細節,比方藉由細節來醞釀某種氛圍,或是含有某種隱喻──包括角色筆名亦然。
7.「斷翼的伊卡洛斯」就是隱喻之一,這是來自神話。過去就對這個隱喻很在意,而這次剛好有機會發揮,就寫進去了。
8.不知為何,寫這篇的時候,會讓我想起這首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zAyrgSqeeE

02-24 19:42

寒月
感情寫得十分深刻,我很少可以一口氣看完一篇長篇小說,某種程度上,你成功了,成功讓我變成你的粉絲

02-24 19:56

湛藍琴海
其實這篇不到萬字,還算是短篇啦~不過每個人對於短篇字數的定義不同,因此沒關係XD

願意成為我的粉絲真是太好了!感激不盡QWQQQQQ02-26 15:51
Loli♥
xd先給gp明天來看wwwww

02-24 22:21

湛藍琴海
好喔,若看過後有什麼感想,歡迎留言喔^^02-26 15:52
廢墟貓
琴海的作品常讓我想到情歌。
雖然不常聽這類型,大約是偶爾偶爾,勾起一絲繾綣[e34]。

02-24 22:41

湛藍琴海
或許我有些作品的靈感真的是來自情歌吧,可能是因為偶爾會聽,因此被耳濡目染了(?

我想自己也是偶爾偶爾,勾起一絲繾綣......02-26 15:53
流木
雖然我的背景沒男主角悲慘,但見到自家父母還有孩子相處模樣,也讓我對「愛」產生疑問~

02-24 22:52

湛藍琴海
愛是什麼?真的是古今中外,最深奧的問題之一吧。看似簡單,其實當中有許多課題,要終生學習呢。02-26 15:54
七咲千影
感覺愛是不該被束縛,也不該去束縛別人的一種感情,不過我想最重要的還是不要後悔,儘管一段愛有多少不堪回首的回憶,我相信在經歷過之後都會有價值,男主角最後能再次相信愛情並忠實自己的感情真是太好了,畢竟不先相信的話,什麼都不會有機會。

個人感覺男主角在第一次天真的愛情受到打擊時,這部份除了告白被打臉之外,感覺應該可以再多描寫一點陰鬱的表現,雖然作為疏遠愛情以及投注心力於寫作的契機來說,現狀是足夠了,但多少有點感覺在遭逢挫折時的感情有點不夠力,後半倒是感覺節奏比較流暢且自然。

這次結局以男主角的告白作結,兩人的始末最後是悲是喜感覺都有可能,讓讀者自行猜測結局的方式也不錯,不過感覺重要的也許是男主角在愛情上的心境歷程。

“雖然她很喜歡吃大餐,而我為了討她歡心”,這句的“而”感覺換成“但”好像比較順口,這句讀的時候稍微有點卡卡的,所以順便提一下。


既然男主角寫了一篇影射自己愛情狀況的故事,感覺這篇的結尾,走正向一點的話女主角可能會說“那我們得一起想辦法給那篇故事寫上一個好的結局了呢”,而反之則可能是“很抱歉,但我還是沒辦法給你的故事一個好的結局”,莫名地有這種腦補……。

最後,感覺無論是哪種傷疤,還是要正面去面對才能讓自身有所成長,當能夠心平氣和地去面對自己的傷疤時,感覺它就會成為人生的一個里程碑。

02-25 03:36

湛藍琴海
愛情雖然應該要留給對方空間,但卻不可能完全不束縛。單身還是最自在的,可以無拘無束,沒有顧忌,有了對象之後就必須考量到許多事情,除非真的不把對方當一回事......

總之,在戀愛關係中,的確要盡可能給對方空間,但要無所牽連,卻是不可能的。這就是兩人締結感情契約的代價吧。

陰鬱的表現嗎,大概是被我省略掉了。因為認為那段只是過場,因此我是簡單帶過,只有在遭受打擊之後的一些情緒反應,以及開始逃避對方,並認為去補習變成煉獄中的煉獄之外,我就沒再多寫。因為自認那樣已經夠了,不過關於這點,我還是會再思考看看。

故事重點的確是男主角在愛情的心路歷程沒錯,從不相信愛到受傷,又更不信任愛,但在遇到真愛之後,又必須有所抉擇的過程......

這樣改的確比較順,等等去改,感謝提醒。

那影射愛情狀況的故事,的確是一種暗喻,算是反映男主角的潛意識。而男主角跟心儀對象討論這篇作品的結局,是否另有所圖,這就給讀者去想像了。

至於女主角為何說無法給予好結局,我想讀者應該心知肚明吧,這用意應該挺明顯的。

是的,能夠心平氣和地面對傷疤,著實是件好事。這是走出陰霾的證明。02-26 16:08
墨染
莫凡絕對是,史上最一廂情願的笨蛋。
笑著說出言不由衷的話,兩人雖然在同一家餐廳裡,有著同樣的心情,卻錯過了彼此。
雖然我肯定期待故事的結局能夠以兩人在一起作結,但.....那像是童話故事般的展開啊,我有點難去相信了。
莫凡與落羽,摺耳貓精與波斯貓精,要是有著比家氏(先天)還要緊的連結就好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問題,這篇我很罕見地,無法帶入自己去客觀想像。
雖然我隱約覺得莫凡被當工具人的時候,情緒應該不是如此表現,卻說不上來差別在哪。
另外,我不太明白,落羽喜歡莫凡的理由。
他們只是用一種非常脆弱的依存關係並存著,我自己覺得,沒有任何魅力的莫凡,應該是沒能打動落羽芳心的,若沒有契機的話,我會覺得有點難以理解。
落羽不帶傘的理由,跟劇中「落羽喜歡莫凡」的表現有關係嗎?我滿好奇的。

或許我讓現實世界的事情影響了這篇閱讀的體會吧,抱歉,我這次似乎沒辦法成為一個稱職的讀者XD

02-25 14:16

湛藍琴海
這就是故事悲哀之處了,明明有相似的心情,卻無法坦然地傳達給對方,因而要錯身而過──所幸莫凡最後追上去了,只是在那之後呢?只能交由給讀者去想像了。

身世差距一直是古今中外,有情人卻無法終成眷屬的悲劇常見原因之一......

莫凡有沒有魅力呢?我想在這裡還是再說一次,基本上有刻意去營造他的魅力特質:溫和老實,並不是只想依賴人,也願意為了對方付出,甚至想重拾對方的笑容,及最後因為落羽沒有帶傘,怕她淋濕而奮不顧身地衝出去......

不帶傘的理由,雖然最正常的解釋就是「她因為覺得今天出門時雨停了,因此就不帶傘」,但是否真的如此,我也刻意沒說死,這就交由讀者自由想像了......

沒有稱不稱職的問題,只有能不能接受的問題。有時候過度帶入,反而會無法接受某些東西。但或許在事過境遷以後,就會有嶄新的心境,去看待這篇作品的[e34]02-26 16:18
寒天咖啡飲
這次的結尾很不錯耶,很明確的把故事結束掉,有種暢快感XD

02-25 20:03

湛藍琴海
原來這算是很明確的結束掉嗎?其實想像空間大得很呢(笑)不過沒關係,或許就某方面來說,真的很直接了吧,終於在結局,好好來個真情大告白了XDDD02-26 16:20
小刀
很簡單的我來代表主角,慢慢細說身是經歷,慢慢將人帶入情境,男主的心思訴說的透測,讀者也跟著繚繞,本就是被母親遺棄,第一任女友的不真誠,好不容易第二任心靈契合,卻是命運弄人,我覺得男主感情下太重,同樣傷害更重,悲慘啊![e36]

02-26 02:38

湛藍琴海
是啊,男主角雖然真的境遇悲慘,但結局留下的也不是只有絕望。在告白之後,迎接他的究竟是什麼呢?或許有無限可能,對吧?02-26 16:22
湛藍琴海
對了,我要補充一下,這兩人從來都不是他的女友──因為第一個根本是告白前就被拒絕,第二個則是剛演到告白,因此都還不是女朋友啊XD02-26 16:49
納蘭映雪
http://i.imgur.com/HtkaFtf.gif

02-26 09:10

湛藍琴海
[e12]02-26 16:22
Loli♥
肉魚w(落羽)我朋友也叫這個名字
所以看的時候wwwww

QAQ虐虐的((拿面紙擦眼淚

02-26 16:38

湛藍琴海
原來如此,其實我是有看到某巴友的暱稱有落羽兩個字,不過會想取這個名字,跟那位巴友一點關聯也沒XD

這篇的確挺虐的,但至少將結尾斷在這裡,還能給讀者想像空間QWQ02-26 16:51
Loli♥
Q3Q琴海姊姊都虐我,我也來虐妳(?)
## WWW

02-26 16:56

湛藍琴海
寫虐文嗎?若是的話那虐文已經夠多了,要多寫點歡樂的XDDD02-26 17:03
Loli♥
XDD琴海姐姐歡樂文我覺得超難寫WWWWW

02-26 17:59

湛藍琴海
是很難寫啊,正因如此才要挑戰自己WWWWWWW02-28 00:29
七咲千影
仔細想想,琴海說的也有道理,一同步上愛情這條路的兩個人,若決意要走到最後的話,早已是命運共同體的感覺,要完全不讓自己的事情去影響到對方,或不因對方的事情而影響到自己,的確是不太可能。

不過單身的自在會不會比戀愛好,感覺也不一定,有時候交友狀況及個性上的因素,也許自在的背後也藏著看不見的寂寞。

倒是看到樓上有人提到,男主角被當工具人時的情緒表現,這邊不太確定是指當工具人的當下,還是指知道自己被當工具人時的狀況,不過若是後者的話,感覺被這麼一點出來,有點感覺到那部分男主角的想法除了憤怒與失落之餘,好像還少了一點自責的情緒來銜接逃避,個人是這種感覺。


最後,感覺若是終身都沒有對象的話,自己的最佳伴侶兼夥伴應該就是自己了……。

02-27 02:22

湛藍琴海
是啊,基本上談戀愛就是一種契約吧,雖然在婚前沒有明文規定,不過心理上,應該是給自己或雙方訂下了一些規矩。若沒這麼做,那反而危險或是不重視這段感情吧......

是的,單身跟戀愛哪個好,這很難說。說實在話,人往往不滿於現狀,單身時想戀愛的美好,戀愛時想單身的美好。其實都忘了一件事──要活在當下、知足常樂。

我是指自己有去表現男主角發現自己被當作工具人時的情緒反應。不過沒著墨太多,的確是想輕描淡寫一點,自認不是重點,因此他失落的過程就簡單帶過了。是不是該寫長點確實可以思考。

只有自己可以陪伴自己到最後,因此這個答案沒錯呢。02-28 00:37
震撼教育
唉...哈哈,有點小後悔看這篇 (個人因素
而原因是故事的前半段跟我的遭遇有80%相似呢
雖然已經走出來了,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對那位女性挺無奈的(完全不提已有心上人

分享一下自己的經歷
我也是被拒絕後,才開始寫作的
而且一開始時靈感不停地湧現(之前請妳評的那篇<遺作>就是當時想到的)
現在想想這個交易還挺划算的(苦笑

回到這篇故事
經由琴姊文字的渲染力
加上自身的經歷
彷彿使我進入劇中
不停地為主角打氣
畢竟同是天涯淪落人(?
雖然結局並沒有太多回升的趨勢
不過心裡還是默默祝福主角 (茶

03-01 12:16

湛藍琴海
天啊,原來前半部與震撼的遭遇有八成像?!那真是辛苦了......不過也好巧啊,居然真的有讀者有類似的經歷。說起來很有趣,有些讀者私下有跟我說,覺得這篇跟自己的遭遇相近,或是可以看到影子。我就想明明是因為兩個朋友而啟發的作品,但居然會有其他人可以共鳴,就覺得挺神奇的呢......

原來如此,有這麼一段故事。總之,雖然這個交易很苦,可是也有所收穫,不是嗎?

所幸不是因為受過這種苦,反而見不得人好呢。同樣的遭遇發生在不同人身上,有人會想轉嫁到他人身上;有人則會努力終結這悲劇連鎖──這就是為什麼明明許多人有過類似的遭遇,卻還踏上不同道路的原因之一。03-01 21:39
戒子
好感人的故事QwQ

03-24 14:56

湛藍琴海
能感動到人就好QWQ03-24 22:11
Rk
人物情感刻畫很棒(感動

03-25 06:37

湛藍琴海
過獎了,但感謝支持QWQ03-25 19:09
Tsu Li Gue
中間感覺還不錯,但收尾有些瓊瑤,是我讀不懂時下現充的愛情故事嗎?(X

03-28 04:08

湛藍琴海
收尾居然有些瓊瑤嗎?其實我不看瓊瑤的,因此要說哪裡瓊瑤我還真的不知OAO
現充的愛情故事?本篇的男女主角,一點也不現充啊,我還覺得挺悲劇的ORZ03-28 21:38
Tsu Li Gue
感覺會約出來頻繁交流的就很現充阿?
而且還會現實送禮物什麼的,一般真正宅宅不會這麼做吧?只會相信2次元最美好xD
杯具跟現充與否無關啦xD 現充是種狀態。
覺得雨下那幕很瓊瑤阿,對話內容部分也迂迴著,可能我不夠現實不太能理解這種劇情現實是不是真的可能發生X

03-29 02:11

湛藍琴海
原來如此,我是覺得當然有可能發生啦,不過是比較浪漫就是了。大概就是基於現實之上的浪漫吧(?03-29 16:40
深犬
看前面的時候還蠻驚訝的,「咦?現實中真的會有這麼討人厭的女生嗎?」
然後讀完往下拉才看到震大的留言......

原來真的有啊。

這篇很美味!特別是兩位寫手討論故事結尾的那段敲邊鼓。而且男性第一人稱在我來看也沒什麼問題,讓我更加佩服琴海老師了。不過故事斷在這個地方,留下蠻大懸念,讓我很好奇後續發展呢。身分懸殊的愛情故事到底會不會有好結局呢?

02-04 19:33

湛藍琴海
當然有啊,這世上不缺G8人喔(目死

我不是老師啦,不敢當><
任君想像囉,我也沒有想死結局(?)反正怎麼想開心,就怎麼想就對了XD02-06 2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5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評文】第二十二回:〈劈... 後一篇:【雜文】什麼叫做愛寫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m58113630全部
我只想增加一下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