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Assassin's Creed:Redemption War(刺客教條:救贖之戰) -最終章-再會了,朋友....

作者:刺客 加西莫多│2017-02-22 16:05:45│巴幣:8│人氣:404
-最終章‧再會了,朋友....-



根據我父親跟我說的,當時的巴黎大街小巷都是拿破崙重返王位的消息。法國的人民們似乎很歡迎拿破崙重回法國職掌王位。然而,歐洲各國得知拿破崙逃出了厄爾巴島,所以拿破崙現在是個有奪權罪名的逃犯,為此要集結軍隊來討伐他。因為父親先前跟拿破崙是敵對的狀態,所以礙於此事而無法加入法軍,轉而加入反法聯軍陣營。他知道拿破崙的野心已經不像之前一樣,不過沒有辦法幫助自己的祖國,這種心情一直在糾纏著他……。之後他隨反法聯軍加入幾場小型的戰鬥,父親被分配到英軍的某支荷蘭傭兵軍團裡面,傭兵團的指揮官與傭兵阿多尼斯是舊識,所以他才推薦父親到他的朋友那裡幫忙。聽聞普軍於里尼戰役中折損了不少兵力,不過還沒有到潰不成軍的地步。最後,英荷聯軍抵達了滑鐵盧,準備要與兵力上佔優勢的法軍決一勝負。這對父親來說,是他最後一場加入的戰爭……



-西元1815年6月18日─法蘭西第一帝國‧滑鐵盧‧英軍右翼陣地-

「…………」

葛拉罕坐在平原的某顆大石頭上面,雙眼凝視著手中握著的細劍,用手帕溫柔的擦拭劍刃。此時他的心情有種說不出來的沉重感,感覺這場戰爭是他不應該出手干預的,不過昔日的友人即將與現今的友人交戰,他認為自己不能置之於事外。

「呦,原來你在這裡。」

抬頭一看,一位身穿騎兵軍裝的中年男子站在他的面前。這位軍官是阿多尼斯的同業友人,他在這一戰負責指揮右翼的荷蘭傭兵軍團,還讓葛拉罕擁有一支大約百人左右的連隊指揮權。這支傭兵軍團基本上都是步兵為主,佈署在英荷聯軍的右後方。

「你正在保養你的劍嗎?」傭兵首領問。

「是啊,畢竟它也陪我經歷過不少次的戰鬥了…」

「話說回來,」傭兵首領遠目戰場說:「法軍不知道會不會從兵力薄弱的這裡特地派出一支奇襲軍攻擊這裡呢?」

「急報!」身穿紅杉軍服的英軍斥侯騎馬來到這裡大喊:「法軍開始朝前線烏各孟的農場展開突擊!請立刻前去支援!」

斥侯走了之後,傭兵首領說:「戰鬥開打了嗎?現在算算也差不多快要正午了。」

葛拉罕將他的細劍收進鞘裡,緩緩起身回答:「到前線去吧。」

「所有人注意!」傭兵首領大喊:「準備轉移陣地,到烏各孟去支援戰鬥!」

「喔喔!」

所有人全副武裝,開始往前方數公里遠的戰場快步前進。

此時的葛拉罕心中明白,今天勢必會血戰一場……


通過由北往南的壕溝,傭兵們陸續湧入了烏各孟。這裡的英軍士兵們以農莊做為主要據點,抵擋從外圍試圖入侵的法軍。

「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戰鬥正打得火熱呢。」傭兵首領看著四周。

「法軍從北邊的莊園大門攻進來了!」話才剛說完,一群穿著深藍色軍服的法軍士兵從莊園的北大門闖進來。

「啊…才剛來就要戰鬥了嗎?」傭兵首領抓了抓頭,回首問葛拉罕:「你準備好了嗎,朋友?」

然而葛拉罕早就拔出他的細劍,直接衝向法軍開始戰鬥。

「居然這麼急嗎…?」傭兵首領也拔刀喊著:「弟兄們,開戰啦!」

「喔喔!!」

傭兵們各自衝向法軍士兵們,展開了激烈的廝殺。頓時間,莊園內充斥著吼叫聲跟鎗聲,戰鬥一發不可收拾。

在這場亂戰之中,葛拉罕使出了他經年累月的各種戰鬥本領。不斷用細劍還有袖劍格擋敵人的攻擊後反殺掉對方,當他遇上了兩個或三個敵人圍攻時也不慌不亂的依序反殺,甚至是當敵人想用步鎗攻擊時趁機架著某個倒楣的肉盾擋子彈。當他殺的越來越多人時,法軍士兵也源源不絕的衝進莊園裡面。

「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得要把北大門關上才行!」

英軍士官指著北邊的莊園大門,希望有人能夠把大門關上來防止法軍永不間斷的兵力。葛拉罕率領他所指揮的傭兵部隊,由他擔任先鋒在最前頭替後方的士兵們殺出了一條血路。法軍的士兵們看見這位身穿藍黑色衣袍而非英軍紅杉軍服的男子展現出無人匹敵的戰技,頓時間開始害怕跟他交手。最後在葛拉罕的活躍之下,英軍士兵們趁機關上了莊園的北大門。在接下來的數十分鐘內,莊園內部的法軍殘兵們被英軍給圍殲殆盡。

此時的葛拉罕身上沾染了不少血漬,細劍上頭也不時低落血滴。對於年過不惑的他來說,剛剛的那場激戰差點讓他喘不過氣,他直接坐在由陣亡士兵們所堆成的小丘上面歇息。

「喂!你還好嗎?」葛拉罕抬頭一看才發現是傭兵首領。

「對於一個四十幾歲的老男人來說,」葛拉罕用他的幽默詞彙回答:「這個工作還真的是很『激烈』啊……」

「是嗎?我剛剛看到你的表現了,那真的很厲害!」傭兵首領問葛拉罕:「你的戰鬥技巧到底是跟誰…」

話還沒有說完,一顆炮彈直接砸在莊園內的建築上頭,接著也飛來了幾顆炮彈。

「法軍開始炮擊這裡了!?」傭兵首領被這陣炮轟嚇到。

「堅守崗位!我們不能讓這裡被法軍拿下!」

在炮擊的支援之下,法軍士兵們試圖從正南方對莊園擺出射擊陣型,隨後還有一群以輕騎兵們組成的快攻突擊隊在莊園外圍衝鋒徘徊。英軍的士兵們則是爬上了莊園的高牆,用步鎗朝著周圍的騎兵們進行火力壓制。他們甚至還試圖把易於拆搬的小型火炮架在牆上,然而某些火炮在架好之前就被法軍的炮轟流彈給炸毀了,只剩下一些還能用的火炮跟在莊園內空地擺好的高仰角迫擊炮進行炮擊。葛拉罕與傭兵首領忙著指揮傭兵火鎗隊開火射擊,完全沒有時間休息。

在雙方激戰交火大約到傍晚七點左右,太陽已經差不多要沒入地平線,法軍的攻勢沒有出現一絲疲態,儘管不像正午那時候一樣猛烈。莊園內除了教堂沒有被嚴重攻擊之外,其餘的建築物不是被炮彈炸成廢墟,就是被打到缺了一角或轟出一個洞。

「該死,他們就為了要拿下這個小小的農莊而派出這麼多的兵力嗎!?到底有完沒完……」傭兵首領邊抱怨邊指揮士兵。

「咬牙撐下去!要是這裡淪陷,法軍就會從這裡往中央軍發動攻擊!」葛拉罕也用步鎗攻擊附近的法軍騎兵。

「嘿!」此時出現於身後英軍斥侯對葛拉罕大喊著:「你是這支部隊的領導人嗎?」

「他才是!」葛拉罕指著身旁的傭兵首領。

「你們的人數剩下多少?」斥侯這麼問。

「大約只剩兩百多人左右!」傭兵首領以不耐煩的口氣回答,光是要忙著應付法軍就夠折騰他了。

「你們可以到中央軍去支援了!接下來會有其他部隊接替你們的位置!」

「什麼!?」葛拉罕一聽到他們要轉移陣地,差點把手中的步鎗掉下去。

「既然如此,就到中央吧!」傭兵首領招手大吼:「所有人跟我來!我們要到中央去了!」

所有傭兵們接到命令之後紛紛從戰鬥崗位上退下並由其他英國紅衫軍士兵頂替,從莊園北邊的壕溝離開烏各孟。在他們行軍一段距離之後,看到遠方穿著特殊服裝的士兵們冒著炮火前進。

「那是…拿破崙的皇家近衛隊!」葛拉罕用單管望遠鏡看著。

拿破崙的皇家近衛隊開始衝擊負責防守的荷蘭軍防線,雙方開始交戰起來。高地上的英軍炮陣也不斷用葡萄彈對法軍進行密集的炮轟。

「我們衝上去!」傭兵首領拔刀往戰鬥地點衝上去。

「喔喔!」

所有人跟著傭兵首領一起衝,伴隨著炮彈轟炸,不少的士兵們紛紛倒在泥地上。葛拉罕迅速從一名近衛軍士兵後背用劍貫穿,接著找上另一名士兵進行攻擊。然而拿破崙的近衛軍士兵們可是法軍士兵中的精銳。葛拉罕連續揮刺出幾劍都被對方給擋下,接著對方提鎗上前用刺刀突刺,葛拉罕用袖劍抵擋,右腳絆倒對方,再對著他用劍刺穿頭部。

也許是今天一整天都在繃緊自己的神經而開始疲憊吧?葛拉罕沒能查覺到後方有人靠近,被一名身材強壯的近衛軍士兵用步鎗架住自己的脖子。葛拉罕想用雙手掙脫,可是對方的體型跟力量佔上風,最後只好用後腦勺往後猛然一撞,等到對方痛到稍微鬆手之後,葛拉罕提起右腳往後一踢把近衛軍士兵踢開。然而對方迅速調整態勢,改用背後背著的大鎚朝葛拉罕揮了過來。葛拉罕不斷閃過致命的鎚子,深怕自己上了年紀的身子被這一鎚打到粉身碎骨,殊不知近衛軍士兵伸手抓住他的披風,用蠻力把葛拉罕整個人甩了出去。

葛拉罕摔在泥地上滾了幾圈,雖然因為是泥地上而不是平時不怎麼濕滑的草地而沒有摔疼,不過他那一身華麗的刺客袍甲卻沾上了不少泥巴。當他想要起身時,魁武的近衛軍士兵一腳重踏在他的胸口上,葛拉罕突然悶哼了一聲。他看見近衛軍士兵準備要用大鎚把他的腦袋給打成肉醬時,葛拉罕盡可能的挪動脖子來躲避可怕的大鎚。最後近衛軍士兵眼看用大鎚打不中,決定從側邊揮舞,像是打高爾夫球一樣的揮桿,把葛拉罕的腦袋打碎掉,這種距離下要用扭頭來躲過大鎚可以說是毫無可能性。

「Merde…(法文:該死…)」

就在大鎚即將揮下之時,近衛軍士兵的頭部突然中了一鎗後,整個身體就這樣壓在葛拉罕的身上。葛拉罕推開屍體之後緩緩起身,一顆從英軍炮陣發射的炮彈竟然再葛拉罕身旁不到一公尺左右的落彈點落地。那個地方剛好有顆岩石在那裡,炮彈就這樣子打中了岩石並炸個粉碎。葛拉罕突然被炮彈波及到,與碎石塊飛了一段距離。接著躺在泥濘之中的他,看著兩方的士兵廝殺,慢慢失去了意識。

「…………」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葛拉罕突然被身上的痛覺強行拉回現實世界中。他緩緩起身,左肩膀傳來了劇烈的痛覺,大概是被先前的飛石碎塊給打到瘀青了吧?他看看四周圍,皎潔的月光灑落在死寂的戰場上,紅衫軍士兵跟法國士兵們的屍體遍地都是,失去騎兵的戰馬在戰場上低頭吃草,少數的烏鴉開始啃食美味的屍體。對葛拉罕而言,他不知道這場戰爭究竟是哪一方贏了,就在他失去意識到現在的這段期間內,戰爭就結束了。

葛拉罕突然想起阿道夫也會參與這場戰爭,但是現在戰爭結束,他也不知道阿道夫是不是已經陣亡了。葛拉罕隨即找了一匹戰場上遊蕩的馬之後開始用鷹眼找尋阿道夫的身影,然而從平原到森林都找遍了都沒有什麼結果。月亮即將沒入地平線,晨光即將照耀天際時,葛拉罕正打算放棄尋找,開始相信阿道夫他其實還活著。然而就在他不經意的看到地上的某具屍體穿著一身他所熟悉的軍服,他心中才剛消逝的不安因為疑慮而重新燃起。他立刻從馬背上下來,飛奔到那裡把其他的屍體給挪開。在他把那具屍體翻過來檢查的那一刻,葛拉罕的腦海突然一片空白,緊接著便是無法平撫的哀傷─失去體溫的阿道夫就在他的懷裡,胸前中了四發子彈。

「……Merde…(法文:……可惡…)」

雙眼的淚水滴落在阿道夫冰冷的臉龐上,葛拉罕緊緊抱著他的遺體痛哭失聲。絲絲陽光就這樣灑落在他的身上,這是他在失去父親之後,第一次這麼的難過。他把阿道夫的右無名指上戴著的聖殿騎士團聖戒連同他的佩刀一同取下來,挖了一個能夠埋葬人的坑洞把阿道夫的遺體下葬。身心皆受折磨的葛拉罕坐在一棵樹下,低著頭慢慢的閉上眼睛進入夢鄉。待他醒來後,站在阿道夫的墓前說:「Adieu, mon ami……(法文:再會了,我的朋友……)」

葛拉罕跨上了馬背,帶著阿道夫的遺物離開了滑鐵盧。直到他回到巴黎之後,才得知了拿破崙所率領的法軍被反法聯軍擊敗並被迫退位的事情……



-西元1815年6月24日─法蘭西王國‧馬賽‧霍斯宅邸-

下午的陽光照落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海鷗們聚集在港邊停靠船隻的桅杆上頭,今日的馬賽仍然跟往常一樣熱鬧。

身為侍奉霍斯家族多年的資深老管家,費爾曼正在照料前庭內的植物。正當他把事情都處理完要去別處時,他看到遠方有個熟悉的身影騎著馬朝這裡過來。他確認了那個人是誰之後,頭也不回的衝進宅邸內找伊利諾。

「夫人!大少爺他回來了!」費爾曼難掩喜悅之情,站在伊利諾的房門外敲門大喊著。

「什麼?葛拉罕他回來了!?」伊利諾正坐在角落的沙發上,戴著眼鏡看書。聽到葛拉罕回來的消息後,摘下眼鏡並闔上書本,準備要迎接葛拉罕。

接著費爾曼到後院去,看見梅布爾正在一旁看著伊爾瑪畫畫。他馬上跑過去說:「兩位小姐,大少爺他回來了!」

「蛤?真的嗎!?」伊爾瑪沒注意到手中的畫筆突然在畫布上不經意的畫了下去。

「我得去迎接他才行!」梅布爾跟著伊爾瑪離開。

「我去書房通知二少爺!」費爾曼轉身跑去書房。

葛拉罕回到家之後,將馬匹牽到馬廄裡面走了出來。正當他才剛進到宅邸的大廳時,伊利諾等人都跑來迎接他。

「兒子!」伊利諾握著他的手問:「你去了這麼久,我都擔心你再也回不來了!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巴黎那邊的情況怎麼樣?還有戰爭到底是誰贏了?」

「巴黎…法國輸掉了這場戰爭,拿破崙被迫退位,流放到其他地方。」

「這樣啊…總之你沒有事情就好,兒子。」伊利諾的雙手顫抖著。

此時的梅布爾來到葛拉罕的面前問:「葛拉罕,我哥哥呢?他現在人在哪裡,他人還好嗎?」

一聽到這句話,葛拉罕的神情顯得更加難過。他從懷裡拿出阿道夫的聖戒,把它交給梅布爾的手中說:「我…我很抱歉。」

起初梅布爾還不了解葛拉罕的回答是怎麼回事,等到她明白了之後,悲傷的情緒像是潰堤的堤防一樣。先是雙手摀住口鼻,接著眼淚便從雙眼的眼角處滴落下來。

「怎麼會……」

梅布爾痛哭失聲的同時,在一旁的伊爾瑪扶著額頭,差一點就昏倒了。幸好萊頓即時扶好她,才免得任她倒下。

「對不起…」葛拉罕上前擁抱梅布爾,希望能為她分擔一些哀傷。

萬里無雲的天空下,霍斯一家沉浸在沉重的氣氛之內。



-五個月後……-

一個身材纖細的人,身穿著深色的刺客服,正在快馬奔往霍斯宅邸。

費爾曼像往常一樣打理宅邸的雜務,當他注意到有人來的時候,刺客從馬背上下來並掀開兜帽。這名刺客是位女性,稍微有些麥色的皮膚加上一些雀斑,棕色的長髮往後束成一條馬尾,神情面帶嚴肅的問費爾曼說:「請問,導師葛拉罕在嗎?」

「嗯?您如果要找他的話,他剛好不在。」費爾曼如此回答。

「那請問他什麼時候會回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談談…」

「照這個時間點來算,他等一下就會回來了吧?」費爾曼右手往宅邸一擺的說:「要進來等一會嗎?」

女刺客想了一下之後回答說:「好吧。」接著便被費爾曼請到宅邸裡面。

過了一段時間,執行完任務的葛拉罕回到馬賽的宅邸,費爾曼看見他回來之後,他就跟葛拉罕報備:「少爺,您有客人。」

「客人?」

葛拉罕前往宅邸的會客室,發現女刺客正在會客室的沙發上等待著。女刺客一看是葛拉罕之後,她立刻起身並將右手置於胸前鞠躬說:「導師。」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請問您是…?」

「亞維拉的芭芭拉‧瓦萊斯。」女刺客接著說:「導師,我從西班牙大老遠來到這裡,不為別的事情,只希望能請您答應一個要求。」

「站著談話很不方便,」葛拉罕伸手說:「請坐吧。」

兩人坐下之後,葛拉罕將十指輕輕相扣,左手的無名指上頭帶著一枚銀製的環戒。

「導師,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女刺客說:「請您協助我們,奪回被聖殿騎士們盯上的伊甸神器吧!」

「……」葛拉罕沒有立即回答,接著問女刺客:「能告訴我有關那個神器的事情嗎?」

女刺客拿出一張古老的捲軸並攤開,上頭畫的是一個很像人類的頭骨。葛拉罕把捲軸拿起來看,之後問女刺客:「這是…?」

「水晶骷髏。」女刺客解釋:「這是一種伊甸神器,根據我們所知道的,這種神器似乎能夠與另一位持有神器的人進行超長距離的聯絡,目前有關的訊息還是不明白。我們的導師希望有人能去把它找出來,不過現在西班牙的兄弟會正在跟當地的聖殿騎士們打得你死我活,沒辦法派出多餘的人手去處理,所以希望能向其他的兄弟會求援。」

「所以找我是為了這件事嗎?」葛拉罕繼續研究捲軸上的內容。

「Sí.(西班牙文:是的。)」女刺客接著說:「我們聽聞導師閣下在對抗法軍的戰爭中表現不凡,所以希望能請您幫助我們。」

「我必須要知道神器的所在位置才能決定要不要幫忙,你們知道嗎?」

「Sí.(西班牙文:是的。)根據從捲軸上解讀出來的文字,我們認為神器在南美洲的利馬一帶。」

「南…南美洲!?」此時的他心裡想著:「我還以為是在歐洲啊……」

「西班牙的聖殿騎士團長─納格羅,雖然他和他的手下們正被我們纏住了,不過他還是投入了不少人力跟資源到利馬那裡…光是跟聖殿騎士團在西班牙的戰鬥要跟他們持平就很不容易了。在這樣下去,他們遲早都會找到那個神器!」

女刺客非常誠懇的拜託葛拉罕說:「拜託了,導師葛拉罕!幫幫我們,別讓聖殿騎士團拿到那個神器!」

「……」葛拉罕思索一段之後回答:「這件事情,我得要跟我的家人們商量才行。」

女刺客回答說:「這樣啊……那我就等您的答覆好了。」

葛拉罕起身去把其他人叫來之後,開始討論是否能到中南美洲的事情。在討論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葛拉罕來到了女刺客的面前說:「我的家人同意我去中南美洲,所以我會幫你們拿到那個神器。」

「這…這是真的嗎!?」女刺客驚訝到連話都說不清楚。

「Oui.(法文:嗯。)」葛拉罕接著問:「雖然他們起初有點反對,不過最後還是同意了。話說,是直接到中南美洲嗎?還是……?」

「如果可以的話,請先來一趟加的斯,就在距離直布羅陀海峽附近的港口那裡。我們的導師會在那裡跟您碰面。」女刺客行了一個禮之後說:「那麼,我就先離開了。」

葛拉罕親自到門口為女刺客送行,女刺客跨上馬背之後說:「導師,我們在那裡恭候大駕。」
看著女刺客遠去之後,葛拉罕轉身回到了宅邸裡面。


到了隔天,所有的東西都已經運到灰林鴞號上,一家人全部來到了港口,準備要替葛拉罕跟梅布爾這對年輕的夫妻送行。

「兒子,你要保重,好好照顧你自己。」伊利諾看著即將離開的兒子,語重心長的叮嚀著。

「嗯,我會的,母親。」

「梅布爾,」伊爾瑪上前牽起她的雙手說:「你真的要跟我哥哥一起到中南美洲嗎?旅程可不輕鬆啊。」

「這是我自願的,畢竟身為一位妻子,總不能離開丈夫身邊太久吧?」梅布爾笑著回答。

「哥,要是讓我知道你沒照顧好梅布爾的話,我可是會要你好看的!」伊爾瑪警惕著葛拉罕。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啦!」葛拉罕抱了她一下之後小聲的說:「傻妹妹…」

接著他看向了萊頓,一臉慎重的說:「萊頓,我不在之後,家裡又要靠你了。」

「這次出了一趟遠門之後,多久才會回來呢?」萊頓問葛拉罕。

「這可不好說啊…到時候我會寄信回來,再跟你說吧。」

「不論如何,還請你多加保重。」

「嗯!」

兄弟倆互相擁抱了之後,葛拉罕握著梅布爾的手說:「那麼,我們這就出發了!我們走吧,梅布爾。」

兩人登上了船,由葛拉罕帶著梅布爾進入船艙,接著自己走到舵輪面前掌舵。灰林鴞號的船帆被放了下來,慢慢駛離了港口。



生於這個年代,毫無力量的人就會像是在汪洋大海中漂浮的浮木一般,被握有力量的人所主宰。我曾以為在我成為兄弟會的一份子後就能靠著自己的力量改變一切,遇見了拿破崙之後更以為能夠靠著從旁協助他,讓他成為把法蘭西帶向巔峰的人。不過事與願違,他雖然讓法國強大起來了,不過他的方法是建立在戰爭與他人的血淚性命上,這是我所不希望的結果。如今,拿破崙已經不再是法國人們的皇帝,法國又再度回到大革命爆發之前的狀態,彷彿那十幾年的時光歲月不存在似的。我曾想過:難道我的眼光是錯誤的嗎?還是我把所有事情都看得太簡單了呢?恐怕這個問題會困擾著我直至死去吧?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要說對於自己的某些所作所為毫不後悔是騙人的,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那些過往已經成為我的「回憶」了。現在的我,只想跟我所愛的人一同度過我的下半輩子而已。不過,我也沒有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 葛拉罕‧霍斯,法蘭西刺客兄弟會的一份子,我以身為刺客這件事情為榮。



-La Fin. (The End.)-


作者的最後感言:


首先

非常感謝各位抱著非比尋常的耐心把我的「拙作」給看到最後!

從去年年底拖到現在

總算是把自己挖的坑給填完了!

當初因為一時興起才決定寫的作品

寫到現在才發現寫小說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因為從這作品的某些部分就可以看出跟其他人寫的小說有些落差

我寫的幾乎都是注重在人物之間的對話還有我自己認為必要的部分

然而其他人可以把某些部分做補強

像是把人物的神情用文字表現出來之類的

這方面我可真的是做不來啊...

或許我可能不是那種適合寫這種東西的人吧?

雖然我還有一到兩個可以寫的題材

不過我現在的時間算一算恐怕寫下去會寫不完吧...?

關於結局的部分

我問過我認識的人(他也有寫過

他說有些作品可能直接放棄會比爛尾好

不過我最後還是希望能把葛拉罕的故事給做個結尾(畢竟是我自己開的坑

接下來的日子我會抽點空閒時間把前面的章節修改一下內容

順便把某些人物做個獨立介紹(像刺客維基那樣

最後

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

<(_ _)>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9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ssassins Creed|AC|刺客教條|自創

留言共 3 篇留言

黑風痕
喔喔喔~完結惹
話說我居然一直以為葛拉罕大概才二三十歲
直到看到不惑之年XD
然後看到被法軍士兵圍著打那邊,腦袋中浮現了啟示錄宣傳影片裏面,被聖殿騎士包圍的場景~
可惜最後沒有機會再跟拿破崙面對面了
而且葛拉罕從戰場上醒來的那段,我一度以為是夢中場景
最可惜的莫過於沒能跟阿道夫並肩作戰到最後了吧~
總之,恭喜完結~~

02-23 22:34

刺客 加西莫多
葛拉罕其實跟拿破崙的年紀差不多
拿破崙打滑鐵盧戰役的時候已經四十四歲左右
葛拉罕最後一次看到拿破崙是在萊比錫戰役爭奪神器的那時候
之後就再也沒見過拿破崙了
而阿道夫則是在跟著騎兵團衝鋒的途中被火鎗流彈打中落馬
最後在一陣兵荒馬亂的狀況下被戰馬群亂蹄踩死(死法有點悽慘...[e20]
現在我得要先休息了
替小說想劇情想到燒腦...[e26]02-24 00:35
繪畫至上
能跟妻子一起生活的刺客可是稀有種阿
UBI的刺客基本上9成9最後都得死老婆QAQ

03-30 14:02

Reineke
他知道拿破崙的野心已經不像之前一樣,不過沒有辦法幫助自己的祖國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雖然拿破崙的野心已經不如以往,但還是會對法國造成危害嗎?

11-01 17: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831028z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刺客教條(電影) 簡短心... 後一篇:本小屋目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想找發明、小說、繪圖、漫畫、動畫、配音、音樂、模型的創作者們,一起交流、交友、交往! >.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