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同人短篇】吸血姬 (4)

作者:咖啡未冷卻│2017-02-22 13:36:29│贊助:10│人氣:224
    日落,夜晚的霧氣導致視線的可見度十分的模糊。

    一群男人好不容易穿越了森林,來到了一片比較空曠的地方,卻站在森林出口,遲遲沒有下一步行動。

    縱使這些人裡面有幾個人舉著火把,但火光卻也只能為他們照亮多那麼幾步距離的視野。

    「那個......虎老大,這裡會不會太陰沉了啊......」

    一路持刀為他們開路的男人,聲音略帶顫抖的向著他口中稱為「虎老大」的男人說著。

    虎老大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我們人那麼多,怕什麼?」

    虎老大身後傳來幾聲竊笑聲,不過很快就沒了聲。

    其實他們每個人都和那個人一樣的心情,這片土地還沒踏入就已經帶給人一種不詳的氣息,不舒服的感覺一直在心裡流竄著,只是他們都沒像他那樣說出口而已。

    而虎老大,雖然他看似非常鎮定,但心裡也是流過了一絲的不安感。

    事已至此,總得踏進這個鬼地方,找到那傢伙才行。

    不然,自己說的話,怎麼交代?他暗自心想。

    「老大,這裡有個像是入口的東西。」

    「火把。」他說。

    虎老大接過火把,將其伸到他們說的「入口」位置。那是兩根木樁,一左一右的分別打在兩邊地面,之間繫著一根粗重的鐵鍊,鐵鍊上掛著一塊已經十分殘舊,不過上面的字體還隱約看得清的木板。

    「亂葬崗......」

    虎老大念出木板上像是以刀刻的三個字,所有人聽見了這幾個字之後,突然一片噤聲。

    「......走了。」虎老大面不改色,跨過鐵鍊,踏入亂葬崗的範圍。

    「虎老大,可這裡是亂葬崗......而且又那麼晚了,現在進去不好吧...?」

    那個一開始被眾人取笑的男人說著,這一次,身後也傳來幾個人附和的開口:「對啊,虎老大,都這個時間了,冒犯這個地方......真的不好......」

    所有人都開始點頭附議,紛紛說著這時間進去實在是不好。

    「我說啊,」虎老大突然回應,「你們這是......」

    話還沒說完,一股涼意迅速的竄過虎老大的身後。

    站在入口外面的眾人個個目瞪口呆,而虎老大也愣住了。

    就在剛才虎老大回頭準備反駁他們的時候,每個人都看見了,濃霧裡,有個黑影快速的從虎老大身後劃過。

    豆大的冷汗自虎老大的額頭冒出,他緩緩的回過身,四周觀望,什麼都沒有。

    馬的...我可不能在這時候退縮...都到這裡了...要是臨陣退縮,怎麼可能完成那個計劃......

    「我......我們走!肯定是那傢伙發現了我們,打算嚇唬嚇唬我們!」虎老大硬是將那股不安的躁動強壓下來,大聲的對著男人們說著,「是男人的,就跟著我,把那半死不死還要裝神弄鬼的傢伙找出來!」

    虎老大說完,自己拿著火把往內踏出一步,緩口氣,再一步。

    他握緊手中的尖木樁,一邊觀察四周有沒有動靜,一邊仔細地注意後面那班人有沒有跟上來,倘若他們真的沒有被自己的激將法給擺弄,至少他還可以藉由說他們膽小「遷就」他們明天再搜。

    「我、我跟!」

    被取笑的男人有些顫抖,卻又硬生生擠出這句話。

    「我是男人,我特麼的跟!!」

    他略帶顫抖的跨過鐵鍊,走向虎老大。

    「我、我也是。」

    「他都這麼說了,我也跟。」

    越來越多人跨過那條粗重的鐵鍊,時不時傳來因為被腳絆到而傳出的鋃鐺聲,最後全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全都是為了證明自己是男人。

    眼見自己的激將法得逞,人多膽子也大了點的虎老大這時才終於繼續前進:「我們走!」



    劈裡、啪啦。

    落葉與枯枝在他們的踏步下不斷發出聲響。

    所有人都不敢離隊,緊湊在一起,深怕一個不小心掉隊了就永遠待在這裡出不去了,不斷囑咐拿火把的人別把火給熄了。

    「這裡真的好陰森啊......到處都是東歪西倒的木板還有......」

    其中一個人走著走著突然察覺有東西碰到了自己的腳,有點膽戰心驚的彎腰將火把拿近照亮看看到底是什麼碰到了自己......

    「他媽的!!」那人嚇得叫出聲來,「頭顱啊!!」

    他這一喊,全部人都被嚇著了。

    「都給我冷靜下來!」虎老大走了過來,看了眼地上的頭顱,一腳踢開,「不過是死人的頭顱,丫的還怕什麼,都死了!」

    大夥看虎老大沒在怕的樣子,也就稍微的靜了下來。

    「老大......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所有人之中,突然有個人問了這個奇怪的問題,大家不禁好奇的聞了聞。

    「哪有什麼味道?」虎老大絲毫沒有感覺到一絲奇怪的味道,「誰說的味道?」

    大家面面相覷,都聳肩。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疑惑的時候,有人發覺霧氣似乎變得有點不一樣了。

    「虎老大,怎麼霧氣好像更濃了...?而且我的確聞到了味道......」

    這次說話的是被頭顱碰到腳的男人,虎老大再一次昂首。

    「這什麼味道......聞著有點奇怪......」

    說著,所有人的視線開始模糊,包括虎老大,大家都開始有點站不穩。

    「大家快掩住嘴,這霧氣有異!」

    虎老大一手掩嘴,一手往身邊的人的肩上搭著,試圖保持自己的平衡。

    「你丫的,是沒有聽見我說的話嗎,」虎老大發現被自己搭著肩膀的人雙手直挺挺的擺著,根本沒有掩嘴避免吸入霧氣,「馬的......你這是昏了是吧......」

    虎老大抬頭看向那人的臉。

    他的臉,死一樣的蒼白......

    雙目充滿了血絲......

    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嘴裡,不斷湧出奇怪的氣體......

    「唔哇啊啊!!」

    虎老大嚇得往後跌,連滾帶爬的大聲叫嚷著。

    「快,快跑...!有鬼啊!!」

    一聽見有鬼,所有人想都沒多想就拼了老命的往來的方向奔去,拿火把的人不斷被所有人推在最前面照亮路面,剩下的人包括虎老大在內全都緊抓著各自的衣服試圖不要散開。

    在來到進來的地方時,每個人都因為急於離開,加上像是中毒了整個人都已經神智不清,而絆到入口的鐵鍊,跌個狗吃屎,再狼狽的爬起來沒命的繼續奔跑。

    這一切,看在的眼裡。

    「算是......暫時避免了問題了吧,」他說,「暫時...吧?」

    看著火光逐漸遠去,他轉身,準備離開,卻發現這些人之中有個人被落下了,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雙眼翻白,整個人一顫一顫的,還沒反應,就已經停止顫抖了。

    他隨手撿了片落葉,擺到這人的鼻子前。

    落葉沒有被鼻息吹動的跡象。

    「僅僅是這種程度的屍毒,就死了嗎?」

    他動作僵硬的彎下腰,一手勾著男子的衣服,緩緩地往最靠近的坑走去,將其扔了進去,但是並沒有把旁邊成堆的泥土推下坑裡。

    倘若真死了,明日再埋也無妨;若是還沒死透......

    

    回到自己讓女孩休息的墓穴時,透過越弱的月光照入墓穴裡,他看見女孩睡得正熟,臉色也比起早些時候更加好了點。

    他並不清楚女孩嗜血的本性會多久發作一次,但為了應付女孩需要飲血的時候,他還是去了一趟盛開著那種吸收死者血液作為養分的花那兒采了幾朵回去。

    他從某個半開著的棺材裡,拿出了幾個破舊的容器,以及一塊染著幹褐色污跡的石頭,走到女孩睡著的墓穴旁,那棵老樹前,將容器放到樹下,再把血紅色的花朵放到樹幹上某個凹痕部分,用石頭用力地將其砸爛,使其流出汁液,順著樹幹的凹痕流到樹腳下的容器裡。

    敲著敲著,他看著那條猩紅色的細絲源源不絕地流到容器裡,漸漸地開始回想起一些事情,手裡的動作沒有停止,只是心思已經不在這裡。

    

    「怎麼突然間都喝了?」

    「為了,遵守約定......」

    

    
她口中所說的約定,是什麼樣的約定呢?

    和我給弟妹們的承諾,一樣嗎?

    

    ***

    一場災難,導致了許多人無辜的丟了性命。

    一個人影,緩緩地站了起來,碎石泥土在他身上滑落,他滿臉都是血,衣服破爛,整個人有些站不穩地在原地靜止著,沒有一絲動靜。

    一番遲緩後,他一拐一拐地、緩慢地,漫無目的地移動著。

    「妹......妹......弟......弟......」

    他不斷重複一樣的話,到處將面部朝下的人翻過來,或是埋在土裡的人,給挖出來。

    但他似乎就是找不到想找的人,怎麼挖,都一樣。

    一陣馬蹄聲傳來,他還沒來得及回頭,一支長槍刺穿他的胸膛,然後被高高的舉了起來。

    「大人,這裡還有一隻。」

    他聽見像是用長槍刺穿自己的人不知向著誰說話。

    「我只需要小孩,他,不適合。」回話的是一把聽起來已經有了點年紀的聲音,「把所有和他一樣的失敗品全都一起燒了,免除後患。」

    「是。」

    接著,他被扔在某個地方,越來越多的東西壓在自己的身上,一個接一個,壓得他無法動彈,甚至看不見任何東西。

    在這之後,他聽見了像是有什麼正在燃燒所發出的劈啪聲響,黑暗中開始有一絲刺眼的光在縫隙中照入,十分刺眼。

    「我們已經完成了需要做到的事情,我們走。」

    最後聽見的,是這句話。

    馬蹄聲逐漸遠去,火勢越發猛烈,但他卻絲毫不在意,聽見了那句話,他開始漸漸地恢復思考的方式,口中也依舊重複著一樣的話。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

    在這即將真正死去之前,才意識到。

    直到火光完全照耀著他的臉龐,他閉上眼,靜待自己的身體被火焰吞噬。

    

    許久,他發現自己還在。

    眼前的火,早已熄滅。

    天空一片烏黑,時不時閃過一道光,雨水不斷地打在自己的臉上。

    「我......沒......死......」

    他試著爬起身,背上的重量早已消失殆盡,僅剩下灰燼。

    『哥哥——!!』

    弟妹的吶喊聲,那段痛苦的記憶,重新回到自己的腦海裡。

    『我只需要小孩,他,不適合。』

    『我們已經完成了需要做到的事情,我們走。』

    那把低沉而略顯沙啞的聲音,所說的每一句話,他都不會忘記。

    馬蹄聲重新自遠方傳來。

    他想,或許是他們察覺了下雨,想折返查看是否全部和他一樣的存在都已經燒毀。

    他嘗試移動,卻發現自己的動作變得僵硬,在馬蹄聲回到這裡時,恐怕還沒走到一個可藏身的地方。

    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再度回到所有已經燒得不成人形的堆裡,抓了一把他人的餘燼,裹在自己的身體各處,然後倒下。



    「看來我們來遲了......」

    聲音聽起來和下令放火的人不一樣,更像是屬於年輕人的聲音。

    他聽見所有人陸陸續續的下馬,腳步聲一步一步地向這裡走近。

    「那些人也太心狠手辣了......不僅毒害一整個村莊,還燒屍......」另一個人開口,似乎在為放火的人所做的事感到憤憤不平。

    「他們的目的是為了煉製出長生不老藥,而這些人不幸的成為了他們試藥的對象......」一開始的年輕人說,「所謂的長生不老藥,真正可以做到的,也就只有將一個活人,變成一個半死不活的東西......就像是殭屍一樣。」

    「那麼這些就是......」

    所有人看著眼前的一片交互相疊、仍在冒著餘煙的焦屍,空氣中飄著一股奇怪的惡臭。

    「是的。這些就是成為了殭屍的村民,但這些對他們而言是他們不想要的一種失敗,為了免除後患,才一把火都燒了。」

    聽似較為見多識廣的年輕人走近焦黑堆,雙手合十,閉上眼,緩緩地鞠躬。

    身後的人們看見他的動作,也跟了上來,依樣畫葫蘆地學著他的動作。

    「找個地方,把他們安葬了吧。」鞠躬之後,他對所有人說,「畢竟,和我們也脫不了關係......」

    

    一直藏於無數焦屍之中的他,在所有人逐一將僅剩的遺體一具一具分開時,終於被發現。

    「你們看,這裡有一具完整的屍體。」

    正閉著眼的他,被人由背朝上的姿態翻了過來,越來越多的腳步聲向著他接近。

    「這......真死了吧?」

    年輕人接近他,蹲了下來,先雙指放到鼻息處,再觸碰他的脈搏。

    「雖然已經沒了氣息,脈搏也已經停止,但還是要謹慎。」

    確認之後,他站起來,將需要注意的事情告知所有人。

    「這是唯一一個最完整的遺體,在安葬他之前,用符咒補好他身上的所有傷口,以鐵索捆住他的雙臂,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

   
四周逐漸變亮,一早將「血液」準備好的他,靠在自己的墓旁閉目,沉浸在回憶裡。

    雖說已經早上,但由於這裡是森林深處,加上常年濃霧密布,就算是早上,也不見得周圍環境有多明亮。

    女孩從墓穴裡走了出來,看了他一眼,沒有回應。

    她循著氣味,走到了樹下,那裡放著幾個破容器,在這些東西裡面,充斥著深深吸引著她的味道。

    當他睜開眼的時候,他只是看見一個雙手沾滿猩紅色液體的女孩正坐在樹下,捧著容器咕嘟咕嘟地將容器盛著的東西全都吞下肚。

    在他準備向女孩搭話時,他忽然注意到女孩背後的濃霧裡,站著一個人影。

    「小心!」

    鮮血濺起,某些東西隨著落下......



    (待續)



============================我是分割線================================

這一次的更新有點久,有點自責之餘也感到很抱歉。

主要是一直在擔心劇情,一直喬了好久,才決定這樣寫下去,而個人估計或許再更新兩次故事就迎來了結局。

其實,不管是我的故事得到的反應好或壞,我都不怎麼介意,畢竟我的目標就只是要完成故事,將我想寫的都寫出來。

學習許多的技巧,固然很重要,我一直在聆聽很多方面的意見與教導,如巴哈的各位前輩的想法,或是知乎上看人家的建議等等。

但有時候我在想,寫作,還是別太局限自己就好了,畢竟寫作是快樂的,而非壓抑自己呢(笑)

或許我的說法會有無法認同的地方,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反正我就是要快樂的寫作就對了,所以儘管蹂躪我吧!(xxx

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89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XRaguna
黑貓大大~這篇故事有越來越有趣了~很想看接下來的發展~~~

題外話: 『特麼』應該不太像台灣人的用語……比較像一些用簡體字寫的作家的用語?!(雖然不太確定,因為繁簡都看,有點混亂了~)

03-02 21:41

咖啡未冷卻
因為本身馬來西亞人,而巴哈平台多數習慣了繁體,就直接繁體寫作了03-02 23: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ark17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眼鏡... 後一篇:可否為我解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yan5678tw大家
我畫了咒術的三輪 死神的夜一 斬赤紅之瞳的艾斯德斯 初音 歡迎來我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