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7-1:弱者的勇氣

作者:Luis│2017-02-21 22:43:12│贊助:246│人氣:1036
  此時在保護傘公司總部的大樓,和廖哥分開的眾人正全速朝著預定的目標前進著,他們的任務是和項羽在頂樓會合後先一步乘坐直升機離開拉昆市,而項羽則得在他們升空前的這段時間裡全力纏住中洲隊在頂樓的成員,只要李昂乘坐的直升機順利到達了拉昆市的檢查點後,那麼這場恐怖片就能順利結束了,而到時候分散在拉昆市裡的各個夥伴也能安全地回到主神空間。
 
  「負責護送李昂的這支隊伍就由槍火妳帶隊了,妳只需要記住一件事情,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也一定要把李昂送到直升機上,除此之外就是一直往前跑,即使過程中有人受傷或是被殺,你們也絕對不能慢下腳步。」
 
  這就是神崎告訴他們的戰略了,可以說,槍火的這一支小分隊在實力上,或許比不上其他幾路的同伴,可論重要性,他們毫無疑問絕對是最重要的。甚至可以說他們的成敗,也就是這場恐怖片中眾人的成敗。
 
  這樣的重責大任加在了眾人的肩上,自然讓他們的心情被感沉重了,一旁的劇情腳色或許還沒有太深刻的感受,可對於輪迴小隊的成員來說,這樣的壓力,簡直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也因此眾人一路跑下來,彼此間幾乎沒有什麼對話,每個人都是深鎖著眉頭,死死往前跑著。而其中眉頭皺得最緊的,或許就是白楊了。
  
  自從進入了這場恐怖片後,白楊的心情就一直處在矛盾的迴圈裡。
 
  以資歷來說,只經歷過一場恐怖片的他毫無疑問是最嫩的菜鳥,可正好因為上一場是鬼怪類型的恐怖片,這才剛好讓白楊的專長發揮了出來。
 
  甚至連項羽也認為,只要再讓白楊活過幾場恐怖片,那麼這個青年說不定將有可能成為絲毫不遜於他的強者,這也是支撐著白楊一直努力到現在的動力。
 
  可現在的白楊在隊伍裡,卻是處在了一個十分尷尬的地位。
 
  《惡靈古堡》是完全可以用科學解釋的恐怖片,換句話說在裡面絲毫沒有鬼怪存在的可能,等於讓白楊那對於靈體特有的第六感毫無用武之地,如果這只是再平常的恐怖片裡或許不至於那麼糟,畢竟以白楊強化過後的身體,只要不是碰上數量太多的殭屍或是爬行者,那麼他絕對有著能夠自保的能力,就算情況再糟,他也有自信能夠腳底抹油逃走。
 
  然而糟糕中的糟糕卻是,他們必須要在這裡面臨中洲隊複製體的考驗。
 
  以身手而言,白楊的近戰能力完全不行,即使是在主神空間對練時,槍火光是赤手空拳就把他揍成豬頭好幾次了,再加上白楊又沒有解開過基因鎖,他所兌換的修真強化又是屬於大器晚成的類型,對於初期的實力成長並沒有太多顯著的提升。
 
  以一句話簡單來說,那就是現在的白楊就是個打醬油的角色,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
 
  「果然…還是應該像項羽他們那樣,先強化好自己的身體素質的嗎?可惡,都怪我一時太衝動,看到修真什麼的就興奮過了頭把獎勵點數全砸了進去,如果那時把這些獎勵點留著強化身體,或是兌換一把什麼高科技武器的話,說不定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了。」白楊咬著牙嘆氣道,臉上露出了一絲惋惜的表情。
 
  「現在想那些事情也沒用了,既然這是你當初選擇的道路,那麼你就沒有反悔的理由,只能一直走下去,直到看到終點。」一旁的芷芸鼓勵似的說道,白楊聞言也只能苦笑著點點頭,咬牙跟在槍火的身後。
 
  「放心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具體強化了什麼,可只要安全度過這一場恐怖片,那麼回去之後你肯定能繼續變得更強的。」一旁的小冷也附和了起來,手裡的紙牌寫道。
 
  是啊,他們說得沒錯,只要能撐過這一場恐怖片,那麼不只是自己而已,團隊裡所有人的實力都將再一次的得到提升。
 
  每場的團戰中,只要是殺掉了對方小隊的成員,主神都會幫拿到人頭的那一隊記上正一分,而最終得到的分數乘以兩千後,將是他們回到主神空間後額外的獎賞。目前他們的團隊積分顯示是正兩分,只要他們能夠活著回到主神空間,那麼每個人都能得到4000點的獎勵點數。
 
  4000點的獎勵點數啊,那樣的獎勵幾乎能夠讓一個弱不禁風的文弱書生,瞬間變成有著一等一特種兵身手的強者了,當然,這四千點獎勵對於已經強化過的項羽或是有了自己的武器的千鶴來說,或許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但卻能大大改善白楊現在的處境,讓他從打醬油的這樣的位置跳脫出來。
 
  「我不想再像這樣只能躲在隊友的身後,或是看到敵人只能嚇得落荒而逃了…我要變強,我想變得更強!」白楊深吸了一口氣,握著槍柄的手用力到連指關節都發白了。
 
  所以了,我一定要活下去!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白楊咬著牙想,臉色閃過一絲猙獰。
 
  「白楊,你還好吧?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正當白楊在心裡盤算著時,一旁的芷芸忽然問道,嚇得這個青年渾身一顫。
 
  「沒、我沒事,只是太緊張了而已…對了,不曉得其他人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們這一隊雖然很順利的進入到大樓內部,但其他人呢?廖哥、千鶴、神崎…他們有辦法對付那些中洲隊的複製體嗎?還有項羽,他真的能準時和我們會合嗎?萬一等我們到了頂樓之後發現項羽根本沒來呢?」白楊定了定心神後連忙問道,一邊不著痕跡的將臉上冒出的冷汗擦掉。
 
  「放心吧,項羽他一定會來的,就像他承諾過會帶著我們大家一起活下去一樣!他一定會來的!」芷芸篤定的說道「其他人也是,大家都是一起活過無數場恐怖片的夥伴,我相信他們一定能夠打倒任何出現在面前的對手的!」
 
  「是嗎?真希望我也和你一樣那麼有信心啊。」白楊苦笑著滴咕了聲道「槍火妳覺得呢?妳是我們之中資歷最老的了,妳覺得我們能撐過去嗎?」
 
   然而面對白楊的疑問,槍火只是淡淡的轉過頭瞥了他一眼,接著聳了聳肩。
 
  「不知道。」槍火。
 
  「蛤?」白楊聽了頓時愣住,他還有些不相信的掏了掏耳朵,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你沒聽錯,我說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辦法打贏中洲隊的成員,我也不曉得我們有沒有辦法活著回到主神空間,呵呵,很諷刺對吧?其實很多時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活下去了…我們都只是被主神操控的蟲子而已。」槍火說著說著忽然笑了出來,可她的笑容卻讓眾人感到一陣說不出的怪異。
 
  那種笑容既不是看淡生死的微笑,也不像是自嘲般的苦笑,藏在槍火的笑容裡的,更多的卻是一種無力、無奈的感覺。
 
  「即使我們真的安然度過這場恐怖片了,但之後呢?等待我們的還是無盡的恐怖輪迴,更多更令人絕望的恐怖電影、更慘烈的團隊戰鬥、更多的新人加入、更多的同伴倒下…這些事情都會不停的重複輪迴著,無法停止,沒有盡頭,直到我們徹底死去為止…」槍火喃喃自語著說道,這個女孩忽然又是重重嘆了一口氣,讓原本就嬌小的背影顯得更加形單影隻。
 
  「槍火,妳怎麼了?怎麼突然說出這麼消極的話?妳不是我們當中最想要活下去的那個嗎?怎麼現在卻…」芷芸擔憂的問道,拉著小冷快步跑到了槍火的身旁,好像害怕她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我…我也不知道,很可能只是累了而已吧?我已經看過太多人在我眼前倒下了,有時候我甚至會覺得妳們還活著會不會只是我的幻覺而已?又或者我只是做了一場美夢?等我醒了以後打開房門看到的,依然是那個空無一人、四周房屋燈火全熄的主神空間。」槍火低聲說道,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的走廊。
 
  「槍火…」芷芸抿唇看著這個小女孩,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槍火才好,只能靜靜跟在她身旁。
 
  「大家!只要過了這條走廊,前面就能看道通往頂樓的樓梯了!加油吧!再撐一會兒,我們就快要到達終點了!」跑在眾人前頭的吉兒喊道,或許是見槍火幾人速度慢了下來,這個女警連忙大聲呼喊了幾句,這才讓眾人回過神來。
 
  「終於,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城市了,謝天謝地!他媽的以後我在也不相信徵才廣告上的內容了!」李昂鬆了一口氣似的說道,忍不住又是一陣平靜的幹罵,一旁的幾人聽了不禁莞爾,的確,以第一天上班的菜鳥而言,這個傢伙的遭遇真的是夠倒楣了。
 
  「好了!聊天歸聊天,可別忘了要注意警戒,都已經走到這裡來了,我可不想在終點線前翻船。」槍火忽然嚴肅的說道,的確,他們現在可還是在敵人的大本營裡,即使距離目的地只剩下一小段的距離了,畢竟這裡可是恐怖電影的世界,除非他們回到了主神空間,那麼眾人就還稱不上是真正的脫險。
 
  「安啦安啦,我們都已經走到這裡了,這麼一大段路上他們隨時都可以伏擊我們,可到目前為止我們連一個人也沒碰上,說不定這裡其實根本沒有埋伏,要不然就是先來的其他人已經把那些障礙都掃除掉了,說不定我們一到了頂樓,看到的搞不好是項羽已經搞定了那些中洲隊的傢伙了呢!」白楊樂呵呵的說道,腳步忍不住加快了一些,一旁的槍火本來還想提醒他注意一點,但這個小女孩的心裡卻不禁泛起了滴咕。
 
  或許他們真的已經脫險了吧?中洲隊的成員實力再怎麼強,也不可能做到瞬間移動這樣的事,而現在那些傢伙估計正和千鶴和廖哥他們打得難分難解,說不定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們也有可能?
 
  「但…有這麼容易嗎?」槍火納悶的想著,眼神不自覺瞥向了一旁,接著這個小女孩忽然猛地瞪大了眼睛。
 
  原來…沒注意到的人,是他們才對。
 
  就在一具倒臥著的屍體旁,一條若有似無的淡淡紅線正橫在那,這條紅線實在是太過不起眼,而且因為這條走廊的燈光仍然亮著的關係,再加上他們一直都在留心著中洲隊可能會從暗出發起的偷襲,而忽略了那條隱藏在屍體堆中的紅外線光束。
 
  「小心!有陷阱!」槍火正要出聲叫住白楊,可卻已經來不及了,白楊剛奇怪的回頭咦了一聲,接著這個青年便抬起腳,不偏不移的踩在了那條紅線上。
 
  「碰轟!」一陣劇烈的爆炸聲猛然想起,那骤然的衝擊波伴隨著無數飛濺的水泥碎塊襲來,就彷彿是一陣無形的海嘯般,將眾人硬生生掀翻在了地上。
 
  「咳、咳!呃…頭好痛啊,發生了什麼事?這陣爆炸是哪來的?」白楊意識模糊的趴在地上,他可以感覺到正有無數的碎石掉落在身上,一絲黏膩的溫熱順著額尖淌下,喉嚨裡還瀰漫著一股鐵鏽般的氣味。
 
  「有埋伏!所有人快找掩護!」迷迷糊糊中,白楊似乎聽到有人正在大喊著,他勉強抬起頭,隱約可以看見好幾道耀眼的火光不斷從走廊的一端掃來,打在水泥的牆壁和天花板上,發出一陣陣的崩裂聲。
 
  而其中一發就這麼掠過了白楊的臉龐,擦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線來。
 
  「!」瞬間,這個青年原本模糊的意識猛地清醒了過來,他使勁正想爬起身,卻感覺正有一股力道壓著他不讓他如願。
 
  「放開我!槍火!趴在這裡,我們兩個都會被打成蜂窩的!快放開我!」白楊驚慌的大吼著,可任憑他怎麼用力掙扎,就是無法從槍火的手中脫困。
 
  「咳!你是笨蛋嗎?現在站起來才是真的會被打成馬蜂窩的!該死…我不是叫你要小心一點了嗎?咳!」槍火吃力的壓著白揚說道,這個女孩說著說著,忽然猛地嗆出了一大口血來,那熾熱的血珠彷彿雨點般落在白楊的臉上,讓這個青年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
 
  「槍火,妳…?!」白楊愣了愣,這才注意到槍火身上的異狀,以及那彷彿湧泉般從她胸口奔湧而出的血紅。
 
  那枚地雷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爆炸時的的震波不只將厚實的水泥牆炸出了一個缺口來,就連裡頭的鋼筋也硬生生被炸斷了幾根,而其中一根被炸斷的鋼筋就這麼順著爆炸時的衝擊飛了出來,就這麼好巧不巧的刺穿了槍火的胸口。
 
  如果不是這個女孩及時拉著自己趴下,那麼現在被刺穿的人,就是他了…白楊吞了口口水,看著倒在一旁的槍火想著,這個女孩的臉色此刻蒼白無比,大量失血之下,讓她的雙眼漸漸也快張不開了,不過不幸中的萬幸,那就是根鋼筋似乎沒有刺穿槍火的心臟,否則這個女孩肯定會當場死亡的,但即使躲過了那致命的一擊,槍火的情況也絕對不容樂觀。
 
  「芷芸!妳不是擅長醫療跟包紮嗎?!趕快過來幫我啊!槍火快撐不住了!」白楊扭過頭大喊道,卻見芷芸彷彿沒聽見一般,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白楊見狀頓時急了,他可以明顯感覺到槍火的呼吸正在逐漸變弱,體溫隨著血液的流失而變得冰冷,這個女孩的生命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芷芸!快來幫我啊!難道妳想就這樣看著槍火死掉嗎?!」
 
  「很遺憾,你的同伴現在幫不了你。」正當白楊著急的大吼大叫時,一道冷冷的男聲忽然傳來,接著只見一道流光閃過,下一刻一名穿著特殊護甲的男子便出現在了芷芸的身後。
 
  那名男子穿著的裝備看起來相當科技,而在他左手的上臂處,則還縫著一個紅白相間的雨傘符號。
 
  「你、你是什麼時候…?」白楊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一瞬間他幾乎下意識的就要拔出武器來,可當白楊一看見男子的動作時,頓時就停下了手。
 
  男子的手裡正握著把鋒利的短刀,那閃著寒光的刀刃離芷芸的喉嚨只有幾吋不到,讓這個女孩別說是反抗了,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不要亂來,否則我就割開她的喉嚨,現在把你的武器丟了。」男子冷冷說道,手中的短刀牢牢架在芷芸的咽喉上,看得白楊只能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現在,叫你的同伴把武器扔了,不要想耍小聰明,你們已經逃不掉了。」男子冷冷說道,空著的另一手從腿上的槍套裡取出一把手槍,喀的一聲打開保險。
 
  「我只說最後一次,叫你的同伴把武器放下,還是你覺得我不敢殺女人或小孩?」男子低聲問道,忽然把手槍指向了一旁的小冷,嚇得他後背一陣冷汗直流。
 
  「我、我知道了!我做就是了!拜託,別殺他們!」白楊連忙喊道,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把手裡的衝鋒槍丟在腳邊。
 
  「吉兒、卡洛斯,把槍放下…」白楊咬著牙說道,看著從走廊得另一端魚貫走出幾個人影,不用說,每個人的手中自然都端著槍,槍口全都指著他們。
 
  「王俠,這裡是狼群,已經按照計畫將入侵者壓制了,另外目標也在這,就像楚軒當初說的一樣。」其中一名像是領頭的女子說道,她按著耳機說了幾句後,便指揮起狼群將白楊和幾個劇情角色趕到了牆邊。
 
  楚軒是嗎?果然啊,我們又掉進他的陷阱了,白楊一聽到楚軒的名字頓時露出絕望的表情,這麼說神崎的計策還是失敗了嗎?他們仍然被楚軒從暗處算計了。
 
  「對不起,大家,都是我的錯,是我太沒用了…」白楊抱著頭跪在地上說道,如果不是他誤觸陷阱的話,槍火也不會為了要救他而受重傷了,那麼現在眾人肯定不會被逼入這樣的絕境了,白楊悔恨的想著。
 
  「不要緊的,這不是你的錯,或許這就是我們注定好的結局了吧?我們全都會死在這。」芷芸低聲對著白楊說道,她抬起頭看著指向自己的槍口,忍不住路出了一絲苦笑。
 
  「媽的,好不容易我們就要逃出去了,結果卻要在這最後關頭死在這?他媽的,你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吉兒不甘心的低吼著,但任憑她有多大的火氣,此刻卻也是不敢發作出來,那幾把指著她的槍口可不是開玩笑的。
 
  「死在這?別開玩笑了!我還不想死啊!快點,動動你的腦,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脫困的!快想啊!」白楊發了狂似的在心中低吼著,然而那些狼群的成員卻是死死的盯著他們,任何的小動作根本不可能逃過他們的眼睛。
 
  「沒救了嗎?難道真的要死在這了?」白楊絕望的想著,就在這時走廊的一旁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穿著軍裝的男子緩緩走了過來。
 
  「都解決了嗎?」那名男子問道,他的臉上散發出一股剛毅的神色,身材更是人高馬大,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是同伴的話,絕對是一個相當值得信賴的傢伙,可現在他卻是站在了不同的陣線,那無疑將是最可怕的敵人。
 
  「都搞定了,你要怎麼處置他們?」帶頭的女子問道,瞥了跪在地上的白楊幾人一眼。
 
  「把目標跟那兩人帶走,其他幾個殺了。」男子點了點頭,隨手朝李昂一指,接著又看向了一旁的吉兒跟卡洛斯,語氣冷淡不帶一絲的感情和猶豫。
 
  白楊聽了渾身頓時忍不住一陣發抖,那名男子眼中的殺意是如此的堅決,這股冰冷的殺器簡直比他過去所碰過的惡鬼都還要可怕。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誰都好,快來人救救我們啊!」白楊發了瘋似的大吼了起來,可還沒等他吼完幾句,一陣劇烈的疼痛忽然從他腦後襲來,下一刻白楊整個人面朝下趴倒了下去。
 
  「你太吵了,還是我應該現在就讓你安靜下來?」一陣女性的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只見一名女子端著槍若無其事的說道,那把槍的槍托上,還沾染著一絲的血跡。
 
  「白楊!」芷芸焦急的檢視起白楊的傷勢,這一記槍托打得他頭暈腦脹的,但這個青年似乎還保有意識,沒有當場痛昏過去。
 
  「王俠!這邊還有一個活著的!」正當眾人的注意都被白楊吸引住時,另一名狼群的成員喊道,握槍指著倒在地上的槍火。
 
  「哦?這傢伙應該也是你們的一夥吧?看來剛才踩中陷阱的就是她了,還真是頑強啊,肺部都直接被刺穿了還能苟延殘喘到現在。」名叫王俠的男子點了點頭道,扭頭看了地上的槍火一眼。
 
  「怎麼辦?這樣下去真的會死,我不要啊,一定要想個辦法逃走才行,可是還有什麼辦法…嗯?」正當白楊的腦袋高速思考著逃跑的方法時,一旁的小冷忽然拉了拉白楊的衣袖,一股略微沉重的感覺落入了白楊的手中。
 
  「這個是?」白楊愣了愣,看著小冷一臉篤定的朝他點了點頭。
 
  「要殺了她嗎?」一名狼群的成員問道,看著奄奄一息的槍火。
 
  「不用了,那傢伙傷成這樣,放著不管也會死的,照我剛才說的話做,把目標跟那兩個人帶走就好,其他人就地解決掉。」男子說道,接著便頭也不回的朝來時的方向走去。
 
  那些狼群的成員聞言也不廢話,接著便逕自站到了白楊幾人的面前,手裡的槍枝發出一陣上膛聲。
 
  「這麼做到底對你們有什麼意義?你們為什麼要幫助保護傘公司?是為了錢嗎?還是為了權力?地位?告訴我啊!這麼做到底對你們有什麼好處?」李昂大吼著道,瞪著眼前這一排面無表情的傭兵。
 
  「很抱歉,無關乎私人恩怨,這一切都只是一場交易罷了。」領頭的女子冷冷說道,眼睛湊上了瞄準鏡,搭著板機的食指緩緩扣下。
 
  一陣槍響,伴隨著彈殼落地的清脆喀喀聲,還有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響。
 
  白楊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一名狼群的成員倒在了自己面前。
 
  「四眼!該死的!是哪個傢伙幹得好事!」領頭的女子一愣,隨即發狂似的大吼了起來。
 
  「哼,呵呵…去你的交易。」槍火倒在地上,一把冒著煙的手槍緩緩從她乏力的手中掉落了下來。
 
  「該死的!你這個…!」女子大吼著轉過身,就在她手中的槍口掉轉的瞬間,一直跪在地上的白楊忽然猛地站了起來,同時一把將手中的東西狠狠砸在了地上。
 
  只聽見一陣巨響,下一刻陣陣的濃煙猛地從白楊腳邊竄出,還伴隨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咳咳!該死的!是煙霧彈!那小子是什麼時候暗藏了這個東西的!」王俠也被這一陣濃煙燻得夠嗆,但他好歹也受過這一方面的訓練,只見王俠猛地臥倒在地上,接著便拔出手槍往一旁的玻璃窗射去。
 
  一陣碎裂聲,那些煙霧頓時順著窗戶的裂口飄散了出去,可那刺鼻的氣味,仍然是讓眾人止不住的連連咳嗽。
 
  「媽的!還活著的人,立刻給我狀況回報!」女子大吼著說道,看向了僅剩下的兩名狼群成員「帶菌者,四眼的情況如何?還有救嗎?」
 
  「沒希望了,子彈直接打中她的後腦,接著穿過腦袋,相當精準的一擊,這傢伙很厲害啊。」蹲在地上的男子察看了四眼的傷勢後,隨即緩緩搖頭道。
 
  「該死的,想不到那個應該快死了的傢伙居然還有力氣放這一記冷槍,媽的,大意了…」女子臉冒冷汗的說著,但她心裡所想的卻是另一件事。
 
  要是槍火剛才瞄準的是自己的話,現在倒在那裡的,就是她了啊,女子想著,感覺心臟不停的狂跳著。
 
  「露波,還是趕緊殺了他們吧,省得夜長夢多。」帶菌者冷冷說道,正準備開槍時卻整個人愣住。
 
  「等等…剛才那個丟煙霧彈的傢伙呢?還有那個小鬼呢!」
 
  ○
 
  「呼…呼…真是危險,差一點就要來不及了。」白楊靠在牆邊喘著粗氣,他的背上全都被冷汗給浸溼了,此刻更是手腳一陣發軟,短時間內估計是站不起來了。
 
  要不是剛才小冷偷偷趁著那些傭兵不注意時把煙霧彈塞給自己的話,那麼現在他肯定已經完蛋了,白楊心有餘悸的想著,小心異異的從門縫後窺視了出去。
 
  雖然煙霧彈的效果確實奏效了,可促不及防下,白楊根本來不及想好逃脫路線,只能拉著小冷就近尋了間半開的房間就躲了進去,現在可好,外面的煙霧已經散了,他們此時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呼,不管怎麼說,總之至少是逃出來了,現在能做的…只有等了,希望那些傢伙不會把整棟樓翻過來找我。」白楊平撫了下呼吸後想著,那群傭兵似乎因為被自己給逃了現在正在氣得爭吵著,估計一時間應該是不會來找他。
 
  「就在這裡等到恐怖片結束吧…」白楊困頓的想著,一旁的小冷見狀,猛地拉了他的衣角幾下。
 
  「幹什麼?你要我去救他們?」白楊瞇起了眼問道,看著小冷連連點頭。
 
  「別開玩笑了,我哪是那些傢伙的對手啊!剛才光是要帶著你逃跑都很費力了,現在好不容易逃出來了,你難道想要我在回去送死嗎?」白楊呀然的問道。
 
  「但你要是不救他們的話,大家都會死的!芷芸跟槍火,她們現在很危險!」小冷緊張的寫著。
 
  「放、放心吧,我想這時候其他人應該也快到了,廖哥、千鶴還有項羽,只要他們來了,這些傢伙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打趴在地上了,還是把那幾個傢伙交給他們處理吧,我們就在這裡躲好就行了,現在出去的話,我們的積分說不定還會變成負的,我們現在可是正2分啊。」白楊忍不住說著,他實在是不想再去面對那幾個狼群的成員了,這些傢伙相當的危險,甚至超過了一般的特種兵,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那種冰冷感覺,白楊光是站在一旁就嚇得忍不住直發抖了。
 
  但這些傢伙雖然恐怖,但卻遠遠比不上那個叫作王俠的傢伙,出於某種直覺,白楊感覺那個王俠比起狼群的成員還要強,即使還沒看他動過手,但白楊就是有一種直覺,和這個男人正面衝突的話,死的絕對會是自己,那是一種很純粹的本能反應,就好像羚羊遇上了豺狼,老鼠碰上了毒蛇一樣。
 
  「就在這裡等著吧,項羽他們應該快到了,我們只要安靜的等著他們就行了。」白楊咬著牙說道,暗自打定了決心死都不會出去。
 
  「槍火可是為了救你才受傷的啊,現在她遇上了危險,難道你要在這裡光是看著,什麼也不做嗎?」小冷不放棄的繼續勸道,但白楊只是繃緊了一張臉不發一語。
 
  「還有芷芸也是啊,你難道忘記她剛才是怎麼鼓勵你的了嗎?就是因為她相信你所以才會對你說這些話的啊!你難道忘了嗎?」小冷抓著白楊的手臂使勁搖著,但白楊卻像是入了定般靜靜看前方,只有眉頭微微皺了幾許。
 
  「她相信我嗎?是啊,就是因為相信我,所以我才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離開,是我辜負了她的信任,她的期待……」白楊忽然喃喃自語道,接著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
 
  是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必須要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才能經營起來的,有時堅固的足以抵擋暴風雨的吹襲,但有時卻又脆弱的彷彿玻璃一般,只要伸手輕輕一碰便會碎裂一地,再也拼湊不回來。
 
  「我做不到…小冷,我真的做不到啊,那些傢伙太強了,我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這樣一個沒用的我,又要怎麼去救他們呢?」白楊頹喪的說道。
 
  「誰說你要一個人去了?我會幫你的。」小冷堅定的點了點頭,一手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
 
  「你要怎麼幫我?我既沒有強化血統,也沒有什麼特殊技能,甚至連武器也沒有,你要我拿什麼去跟他們戰鬥?」白楊不解的問道,卻見小冷緩緩打開了手掌,在他的掌心中,正飄浮著一枚亮紅色的心型事物。
 
  「?」
 
  「我有我自己的戰鬥方式,但前提是你必須要相信我,也必須要相信你自己,否則的話我們兩個都會死。」小冷。
 
  白楊默默看著飄浮在小冷手中的心型物體,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從他心中燃起,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他的心裡共鳴著一樣。
 
  「我…」
 
  「你相信我嗎?不,我應該這樣問,你相信你自己嗎,白楊?」小冷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相信我自己…是嗎?」白楊默默看著小冷,感覺喉嚨裡一陣口乾舌燥。
 
  ○
 
  「算了,露波,別管那兩個小子了,反正沒有武器,他們也活不了多久,趕緊把事情辦完閃人吧!」帶菌者不耐煩的吼道,提著槍緩緩走到了槍火面前,這個女孩仍然還活著,但卻虛弱的只剩一絲鼻息而已,看來剛才的那一槍,已經是用盡她所有力氣的最後一擊了。
 
  「媽的,一個晚上損失了我三個最優秀的手下,這筆帳,就算把妳殺了幾百次也換不回來。」露波惡狠狠的說道,槍口抵著芷芸的額頭,這個女孩頓時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這樣就結束了。」正當兩人準備要扣下扳機時,忽然一陣「咚、咚」的脆響聲響起,他們頓時感覺到頭上傳來一陣疼痛感。
 
  「搞什麼鬼?!是誰!」露波第一個轉過頭來喝道。
 
 
  「白楊!」原本正閉目待死的芷芸見異變發生,連忙轉頭看去,頓時驚喜的大吼了起來。
 
  只見白楊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他的手中還拋著一顆小塊的水泥塊。
 
  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居然還敢回來?而且居然敢拿石子丟她!露波摀著流血的額頭,眼神彷彿快要噴出火來了。
 
  「呦,雖然一段時間沒玩這種把戲了,不過看來我還丟的蠻準的嘛!」白楊哈哈笑了幾聲道,一旁的小冷則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你這小子…!看我還不宰了你!」露波大吼道,猛地扣下了槍枝的板機。
 
  「就是現在!小冷!」白楊大吼道,小冷聞言連忙抬起手一揮,一枚亮紅色的心型事物頓時自他掌中浮現。
 
  「哦?那個是?」王俠瞇起了眼睛,與此同時無數顆質地堅硬無比的子彈駕到,將走廊上的水泥牆打得一陣斑駁。
 
  「搞什麼?!」然而白楊卻沒有如他們所想的那樣被掃成馬蜂窩,在白楊橫舉的手臂上,憑空浮現出了一面像是防護罩的圓形物體,將那些飛來的子彈全都給擋了下來。
 
  而一直站在白楊身旁的小冷,則不知何時消失了身影。
 
  成功了!白楊心頭大喜,看著自己的胸口上正飄浮著一個亮紅色的愛心。
 
  「我沒有辦法維持這樣的狀態多久,你必須要動作快點,槍火也撐不了多久的。」一個聲音忽然從白楊的心裡傳來道。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白楊點頭道,腳下一用力,便拖著那面盾牌朝王俠衝去。
 
  「開火!開火!把那傢伙給我打成碎片!」露波大叫道,然而不論他們如何掃射,那枚盾牌卻連一點碎裂的跡象也沒有,接著只見白楊一邊大吼著,一邊猛力往露波的身上撞去。
 
  只聽見一聲悶響,下一刻露波頓時整個人被撞飛了出去,接著碰轟一聲撞在了牆上,這股威力,就好像剛才撞向她的是一頭全速奔跑的野牛一樣。
 
  「小心你後面。」白楊還在驚喜時,忽然那陣聲音又提醒道,白楊聞言連忙轉身,只見一旁的帶菌者閃過了白楊的衝撞後,忽然拔出了小刀便又衝了上來。
 
  「給我一把武器!」白楊倉皇的矮身避過,他伸手用力一握,忽然間,一把亮紅色的劍型物體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白楊握著這把劍朝刺來的短刀猛力一揮,只聽見一陣碎裂聲,帶菌者手中的短刀頓時被砍成了兩半。
 
  「這傢伙…什麼時候有這種力量的?」帶菌者瞪大了眼睛,只見白楊舉著盾牌回身一轉,帶菌者頓時被這股巨力掃中,整個人向後斜斜飛了出去,那把斷成兩截的小刀也從他手中掉落了出來。
 
  「芷芸!你趕快帶著槍火到窗戶邊去!」白楊吼道,芷芸聞言立刻連滾帶爬衝了上前,接著小心翼翼將槍火給抱了起來。
 
  「到窗邊去?難道是…啊!我懂了!」芷芸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喊道。
 
  「懂了就好,現在快去吧!這裡我會擋著的!」白楊回頭朝芷芸點了點頭道,接著一臉嚴肅的看向最後一個還站著的敵人。
 
  「了不起,想不到你居然還有勇氣敢回來,光是這一點就值得令人敬佩,不過在這個世界,光是只有勇氣是不夠的。」王俠點了點頭道,他緩緩伸出了手來,在他原本空無一物的手中,忽然憑空多出了一枚黑色的手榴彈來。
 
  說是手榴彈,可又有那麼一點不一樣,至少普通的手榴彈不會長出翅膀吧?白楊忍不住壓低了身子,一臉戒備的盯著王俠。
 
  王俠默默看著白楊,他忽然大手一揮,那枚手榴彈頓時朝白楊飛了過來,速度之快,讓白楊只能連忙將盾牌護在身前,接著一陣爆炸的巨響響起,他整個人頓時被炸得摔飛了出去,就連處在稍遠處的芷芸也被這陣爆炸的衝擊波及到,不過這個女孩的反應也算是很快,及時將昏迷中的槍火護在了自己身後。畢竟這些碎石泥塊什麼的,打在自己身上也是止痛不傷而已,可要是大一點的碎塊打中了槍火,那麼這個女孩就要直接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呃,那是什麼手榴彈?普通的炸彈會有這種威力嗎?」白楊吃痛的說道,看著王俠若無其事的走來,在他的身邊,則還飄浮著五六顆同樣的手榴彈。
 
  「炸彈支配者,這是一個C級的技能,強化了這個技能的我在使用各種炸彈時,威力會比平常人來得更為巨大,而我也可以利用體內特有的妖力來強化和改變炸彈,例如你剛才誤觸的那枚地雷,就是被我用妖力事先隱蔽掉了。」王俠一邊說著,一邊指揮著那些手榴彈朝白楊飛來,嚇得他連忙站起身來,將盾牌舉在面前。
 
  那些手榴彈一撞在盾牌上,便發出一陣爆破的巨響來,這威力實在是極大,好幾次都震得白楊險些要摔飛出去,可這個青年仍然死命的站穩了腳步,頂著爆炸朝王俠一步一腳印緩緩走去。
 
  「怎麼樣?你還撐得住嗎?」白楊心中的那陣聲音問道,語氣裡充滿了擔憂。
 
  「不用擔心我,倒是你,我們還還剩下多少的時間?」白楊舉著盾牌道,即使細不可見,但他依然看到了在那面盾牌上正逐漸綻開一條條的裂縫來。
 
  「我不知道,應該還能再維持一分鐘左右,這是平常狀態的極限了。」
 
  「不要用平常狀態了!這個傢伙的實力非常強,如果不拿出全力的話是贏不了他的,聽著,把力量集中在劍上,全部使出來吧!務必一擊就要分出勝負!」白楊咬著牙舉步艱難的前進著,小冷的能力並沒有提供他多少的強化,僅僅只是特化出了這些武器而已,白楊的身體素質依然還是原本那個半吊子的水準,那些手榴彈即使沒有當面炸中他,爆炸的餘威也足夠讓他吃不消了。
 
  「我知道了,一會兒你給我暗號,我就會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劍上,不過千萬要小心,要是沒有命中,那麼…」
 
  「我知道啦!不就是我們都會死在這嘛?這話我早就聽膩了,我不想死,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打倒這個傢伙!我不想在辜負別人的信任了!」白楊大吼道,揮著劍硬是將一枚手榴彈斬成了兩半,爆炸的風暴吹亂了他的瀏海,露出了一雙閃著堅決的眼睛。
 
  白楊擋得吃力,一方面,王俠也是攻得極為辛苦,炸彈支配者是一個很實用的技能,但卻不是一個強大的技能,例如那枚地雷就是王俠從狼群小隊身上攜帶的地雷改造而來的,這樣的改造只需要消耗他一定的妖力,但威力卻相對有限;而先反的,憑空創造出炸彈需要耗費極為龐大的妖力,那威力自然是可怕,然而現在的王俠卻沒有那樣充足的妖力,他已經感覺自己的妖力快要用罄了。
 
  「相當厲害啊,這小子如果再讓他經歷個幾場恐怖片的話,肯定會成為一個相當厲害的強者吧?呵呵,只是可惜我還有任務在身,所以只好請你死在這了!」王俠深吸了一口氣,他忽然雙拳一握,那些漂浮著的手榴彈頓時一個接一個的消失不見。
 
  「怎麼了?那些手榴彈呢?隱形了是嗎?」白楊緊張的四處張望著,卻見王俠緩緩搖了搖頭。
 
  「初級的炸彈支配者只能強化使用的爆破物效果和創造一些簡單的炸藥而已,改變炸彈屬性的能力要到B級、甚至是雙B級才會出現,你很不錯啊,挺過了我這些攻擊,我的妖力已經所剩不多了。」王俠肯定似的點了點頭道。
 
  「既然這樣的話,請你讓開吧,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也只是被複製出來的NPC而已,犯不著這麼死追著我們不放吧?何苦呢,大哥。」白楊忍不住問道。
 
  「呵呵,正因為是被主神複製出來的,所以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過你們啊,況且即使不是複製體好了,我做為軍人的精神,也絕不允許我臨陣脫逃!」王俠忽然低吼道,無數道的裂縫忽然從他的身上蔓延開來,在那裂縫裡正不斷發出一道道的強光來。
 
  「小心點,有什麼事情不對勁!」
 
  「我知道,多謝你提醒,我當然看得出來!」白楊大喊道,看著王俠緩緩走來。
 
  「我們做為軍人,會在自己的彈匣裡保留最後一顆子彈,這顆子彈被稱為光榮彈,是用來在彈盡援絕時自殺用的,而我的炸彈支配者最後的能力,就是將自己化身為炸彈!接招吧!看看你是否能擋住這樣的爆炸!」王俠大吼著,忽然一個箭步衝了上前,他整個人更是看起來耀眼無比,彷彿變成了彗星一般。
 
  「不妙!快點舉盾!」那陣聲音大喊著,卻見白楊也跟著大吼了一聲,接著一個箭步迎了上前。
 
  一陣劇烈的爆破聲,伴隨著一陣強烈無比的光芒,整條走廊頓時劇烈搖晃了起來,就彷彿整棟大樓都在顫抖一樣。
 
  「嗚,結束了嗎?白楊他…贏了?」芷芸努力撥開埋在身上的水泥碎塊後,吃力的站了起來,幸運的是剛才的爆炸似乎僅僅只有震波而已,否則她和槍火此刻也不會只是受了一點小傷而已。
 
  「白楊呢?小冷呢?」芷芸四下張望著,整條走廊上早已被炸得一片斑駁,足以看出剛才的爆炸威力之大了,但她卻看見了白楊和小冷仍然安然的站在走廊上,險然王俠的這一記自爆,終究還是被他們擋了下來。
 
  「太好了,妳們都平安無事,我剛才已經連絡到黃鵲了,她正在尋找合適的狙擊點,醫療彈還剩下一發,這樣一來槍火就能得救了!」芷芸開心的說著,但白楊卻彷彿沒聽見般站在原地,一旁的小冷則坐在他身後,神色複雜的看著白楊。
 
  「白楊,你沒聽見嗎?我們得救了,多虧你,是你救了我們啊,我就知道只要你想的話,還是辦得到的!白楊!」芷芸又喚了幾聲,但白楊依然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有小冷轉過頭來,臉色黯淡的搖了搖頭。
 
  「白楊?」
 
  芷芸正想走上前時,卻見白楊忽然悶哼了一聲,接著整個人往後癱倒在地上,與此同時小冷終於是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白楊!白楊你怎麼了?你…!」芷芸見狀,連忙跑了上前,但當她一看見白楊的傷勢時頓時嚇傻了。
 
  這個青年的兩隻手臂都不見了,只剩下一截焦黑的斷面,他渾身更是被炸得遍體麟傷,胸口上更是被破開了一個大洞,隱約能從那裡看見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內臟。
 
  「咳、咳!看來是擋住了啊…太好了!幹得好…咳咳!」白楊虛弱的睜開一隻眼睛說道,他的半張臉都被炸得一片焦黑,就連從嘴裡流出來的血跡也是黑色的。
 
  「白楊,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發生了什麼事?」芷芸摀著嘴問道,看向了一旁的小冷,後者只是低著頭不發一語,兩槓的眼淚緩緩從他眼中滴落。
 
  「你剛才不是問我為什麼要在最後一刻解除嗎?笨蛋,要是那樣的話,連你也會死的,這個炸彈的威力,真他媽強得太過分了…咳…」白楊勉力說道,忍不住又是咳出一口血來。
 
  「別說話了,撐住,黃鵲就快到了!只要用醫療彈的話,那麼你的傷一定能…」
 
  「醫療彈不是只剩一發而已了嗎?咳,與其給我這種人使用,不如留給槍火吧!她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至少,讓她活下去,拜託了...真是對不起啊,剛才我居然…咳,還想拋下妳們自己逃跑,多虧了這小鬼,否則我說不定,根本沒有戰鬥的勇氣…」白楊氣若游絲的說道,接著用盡全力般扭過了頭,一雙泛著淚光的眼睛緊緊盯著小冷看。
 
  「小鬼,答應我,你一定要活下去,就當是…帶著我的份一起…」白楊咬著牙說道,一旁的芷芸早已哭成了淚人,但小冷只是繃緊了面孔,接著緩緩點頭。
 
  「對了…小冷,麻煩你再幫我一個忙吧,如果千鶴還活著的話,請你幫我轉告她…她綁馬尾的樣子真的很好看,請她繼續…保持下去……」白楊的聲音愈來愈小,直到變成了細不可聞的耳語,這個青年這才緩緩閉上了眼睛,原本劇烈起伏的胸口也慢慢平靜了下來。
 
  「喂喂!有人聽得見嗎?我是黃鵲,芷芸,妳在那嗎?」就在芷芸低頭望著白楊的屍體時,她的連絡器忽然響了起來。
 
  「我是芷芸,黃鵲,妳的位置能看到我們嗎?」芷芸抓著聯絡器,語氣顫抖的問道。
 
  「勉強可以,雖然有點遮蔽,從我這裡可以看見槍火、妳、還有小冷,怎麼沒看到廖哥跟白楊?他們人呢?」
 
  「給槍火使用醫療彈,動作快點,她受傷了,隨時可能會死。」芷芸深吸了一口氣後緩緩說道,她也不去管連絡器裡的回應聲,就這麼靠坐在牆邊,靜靜看著白楊的屍體發愣。
 
  「喂喂、喂,有人在嗎?我是廖哥,剛才碰到了點狀況,現在跟艾莉絲在一起,我們正在往頂樓靠近,大概再過五分鐘就會到了……」
 
  「我是千鶴,目標已經解決了,正往集合點靠近。」
 
  「……」
 
  「我是項羽,大家,讓你們久等了,這場恐怖片,就讓我來結束掉吧,而那句抱歉,就等我們見面後再當面和你們說吧!」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8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8 篇留言

Luis
附上末段楊哥戰鬥時的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sWOKuxK2mM

02-21 22:46

我係瓜一個
自從和中洲隊決一死戰後,每一個章節都有滿滿的洋蔥T_T
BTW,等了你很久,作者

02-21 23:11

Luis
最近有點怠惰..sorryR02-21 23:35
XDJason
以為會賣隊友呢~=皿=

02-21 23:29

Luis
被小天使阻止了02-21 23:35
XDJason
Btw,王俠會否太廢。被逼到要出大技~自殺

02-21 23:31

Luis
畢竟是被nerf過的複製版 技能還在就該偷笑了(偷笑02-21 23:36
slenderman
爆炸就是藝術!!
想不到王俠也會自爆啊…
Btw,小冷的強化也是因果律武器嗎?

02-22 00:08

Luis
王俠:kaboom!
某種層面來說那也算是因果律武器的一種 02-22 08:45
亞特魯
決戰開始之後便當發好發滿阿
話說 這一篇也證明了 反派死於話多((指令到就開槍就好啦W

02-22 05:52

Luis
反派們:我得了一種不把話說完會死的病…02-22 08:46
gs2202
看到亮紅色心型物體我還以為要開始玩undertale,原來不是fill with determination啊

02-22 07:03

Luis
系統提示:你的決心不足02-22 09:06
D大
小冷的強化使白楊充滿了決心 -_-

02-22 09:48

Luis
可是最後還是死了-_-02-22 12:50
千月の辰
一個爆炸就是藝術的章節...

02-22 10:13

Luis
KaBoom!02-22 12:51
可以叫我小卓
千鶴看起來沒事了?

02-22 14:53

Luis
刺客表示:受傷?找個地方躲一下血就回上來了02-22 20:01
乂狂嵐乂
替白楊哭哭

02-22 18:38

Luis
R.I.P02-22 18:54
小黃瓜小馬EX
所以我說那個七重天雷火呢

02-22 21:38

Luis
系統提示:你的等級不足以學習這個技能[e28]02-22 21:44
小黃瓜小馬EX
不是r 哪有人還沒放大招就被秒的啦OAO

02-22 21:50

Luis
沒有人一等就可以點大招的RR[e26]02-22 22:02
東方魂
決戰等於滿滿的便當啊~

02-23 18:25

Luis
便當 到處都是便當02-23 19:46
聖光月想
難道之前那個立旗系列白楊那個超中二的招式是假的嗎

哎呀我眼睛業障重啊

02-25 11:55

Luis
沒有喔 之前發的角色宣言都是在以後會出現的 你看某人不是已經有了嗎?[e24]02-25 14:42
Kito
看來這部恐怖片結束後就是滿滿的復活篇啦

02-25 12:26

Luis
眾人:幫復02-25 14:43
伊藤
白楊: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02-26 00:50

Luis
倒田家的兄弟還真多啊[e29]02-26 01:17
Niceguy
來不吉想好逃生路線<-及
要吉誰?

03-06 18:22

Luis
吉他先03-06 19: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伊布家族的繪圖,喜歡伊布家族的人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