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魔女系列】《Wine Witch-酒魔女》終章(中)

作者:歷史謎團│2017-02-18 17:40:00│贊助:46│人氣:842
本文八千多字,不喜誤入
۩۞۩ ۩۞۩ ۩۞۩ 分隔線۩۞۩ ۩۞۩ ۩۞۩

***食用音樂***


原創短篇
《Wine Witch-酒魔女》終章(中)

***

「哎呀,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當波拉環顧四周的時候,發現旁邊除了熟識的朋友與村人之外,還有十五名兇神惡煞的男人。他們手持武器,看起來好不嚇人。

「波拉,妳昨天不是離開了嗎?」喬尼問:「怎麼又跑回來了?」

「因為呀~」她不好意思地抓抓頭,說:「我差點忘了嘛,酒—」

「酒!!!!!????」

「你們做的葡萄酒很好喝,所以我想跟你們要幾罐。你瞧,旅行這種辛苦事,總要有些好酒帶在路上喝,才不會無聊……」

「……」

「話又說回來,這些人是誰啊?感覺怪裡怪氣的……奇怪,吉莉雅,妳在哭嗎?誰欺負妳了?」

包括奴隸販子在內,所有人都沒有預見如此唐突的超展開。他們的臉上不外呼掛著「啥?」的表情。

過了幾秒後,身穿盔甲的奴隸販頭頭才大夢初醒般地回神過來。

「沒想到,這鄉下村子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他說。

「嘿嘿,這樣講人家會害羞啦~」波拉雙手捧著臉傻笑。

「把她帶過來,我要連她也一起賣掉!」

「賣掉?那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一名身穿鎖子甲的男人踏出步伐,朝銀髮少女的方向逼近。

「波拉,快點逃啊!」

吉莉雅急切喊道,但銀髮少女仍一副傻傻的站在原地。

「唉,等等等等,你突然靠這麼近的話—哇、哇哇哇哇哇哇!」

從波拉嘴裡發出的,是滑稽又可愛的喊叫;但她手中所做出動作,卻和滑稽這二字八竿子打不著。

「什—」

當對方靠近之時,波拉的上半身迅速貼向男子的胸口。在對方足以反應之前,她微微彎下腰,右手手掌伸向他的左腿下方,輕輕一舉,男人便整個人往後仰倒而去。

碰!

—地一聲,那男人的後腦直接撞上地面,頓時昏了過去。

「對對對對對對不起!」波拉滿臉驚慌,試圖解釋道:「我不是故意的!因為他突然靠得很近,我緊張了一下—」

「臭女人!」

「怎麼又來啦!?」

另一位大漢從旁衝出,從後頭一把環抱住少女,將她的腰身牢牢扣住—至少,那人是這麼以為的。

因為下個瞬間,波拉雙腿彎曲微蹲,使得對方失去平衡重心。同時,她伸出一隻手抓住偷襲之人的食指,並往上拗向詭異的方向。

「呃,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指斷裂的聲響,與大男人的慘叫同時響起。

波拉不只輕易從熊抱中爭拖,她反轉身子(將對方的手臂和食指拗斷的情況下)來到他的身後,用一隻腳勾住對方左小腿,並用另一隻手將他往下壓。

碰!

又是聲巨響,大漢的臉部直接撞擊佈滿石塊的地面,鼻子鮮血直噴。他只能倒在地上痛得打滾。

「你們這樣撲上來,我會被嚇到啦!」波拉滿臉驚說道。

「這女的不是普通人!」頭頭大喊。

見狀,奴隸販子們全都拔出武器,現場的氣氛變得更加險惡。

「什、人家很普通啦!」她一邊跺腳一邊鼓起臉頰抗議。

「普通的女人怎麼能夠把男人打趴在地上?」

「呃,這都只是反射動作,反射動作啦!痛,嗚,頭好痛……」

忽然間,波拉只感到頭痛欲裂,簡直比宿醉之後引起的疼痛還要強烈十倍,讓她連站都站不穩。

「好像想起什麼事情……」

她低下頭,看著那兩個被自己擊倒的男人,感到心中熱血彭派,燃起一股小孩子特有的興奮感。

波拉彎下腰,撿起掉在地上的雙手長劍,自然而然地擺出左腳在前,右腳在後的姿勢。她高舉長劍,將其移動至右肩上方一側,劍身置於腦後,乍看下有點像一名持傘的貴婦。

喬尼這輩子沒有揮過劍,更從未見過真實的戰鬥場面—可是,他卻看得出波拉絕非一名外行。

此時此刻,她的右手掌抓住十字護手下方的劍柄,左手則捧起劍柄底端。充滿自信的表情與穩健的持劍姿態,從容優雅、輕而易舉;那種熟練的感覺,彷彿是經過大量鍛鍊而來、甚至是與生俱來的力量。

「喂喂,小姐。我勸妳放下武器,小心會受傷喲。」

對於奴隸販子頭頭的警告,波拉根本沒把話聽進耳裡。劍柄堅硬如鐵、冰冷如石的觸感,不知為何令人她感到異常安心。

「好棒……」

波拉微微一笑,似乎帶著一絲期待—至於期待的是什麼,就連她自己都不太確定。

「老大,該怎麼辦?」一名禿頭奴隸販子問道。

「你去教訓她一頓,讓這女人瞭解自己值幾兩重。」頭頭再三叮嚀:「但千萬別打傷臉蛋,我可不想要一個破相的奴隸。」

「遵命。」

語畢,那名禿子舔了舔上唇,從腰際間拔出一把傳統的長劍。劍鋒削薄,晃過如水波般的冷光,散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銀色的劍身、護手,以及黑色的劍柄……全都簡單得不可思議,沒有雕刻和點綴,完全沒有任何裝飾。單純得讓人一眼就看得出來,這是一支武器。

殺人用的武器;就跟波拉手中持有的一模一樣。

「可別怪我不客氣啦!」

話音一落,禿子讓持劍的雙手擺在胸口前,並任由劍身抵在自己右肩肩頭,好像一副在休息的模樣。

緊接著,禿子往前一個箭步,長劍呈半月形的弧度從側身劈砍過去,直逼波拉的左手臂。他似乎是打算砍傷她持劍的手,迫使對方丟下武器。

……好……」

波拉的嘴唇,在這短短一瞬間動了幾下。

「好慢。」

這句話,並沒有任何人聽見。

因為在電光石火間,波拉扛在右肩膀上的長劍揮砍下來—不是朝著敵人的身體,而是瞄準他的劍身。

匡啷—金屬撞擊發出的輕脆聲響,響徹鐵灰色的天際。

當兩把長劍對撞之際,波拉改變了敵人的攻擊角度。只見禿子的劍往波拉左方飛去,劍尖於少女的肩膀處擦身而過。

「這動作?!」

禿子還來不及趕到到吃驚,波拉已經大幅度抬起雙手手臂。劍柄迅速來到白皙的臉頰旁邊,幾乎與她的目光呈水平線。


Zornhaw—

那聲低喃,同樣沒有傳入對方耳裡。

少女踏出優雅且致命的一步,那動作迅速威猛得不自然,步伐輕盈得難以想像。當她的右腳踏出去那瞬間,長劍也跟著突刺。

—!

兩隻劍身摩擦發時,發出又尖又刺耳的噪音。

向前突刺的劍尖刺穿禿子的喉嚨,大量鮮血頓時噴湧而出。

「咳啊?!!!!!!!!」

隨之伴隨而來的,是對方帶有鮮血色澤的慘叫。

波拉向後退回長劍之時,對方的身子立即垮下,瞪大的雙眼還帶著不可置信的神情—不過很快地,那雙眼眸光芒散去,靈魂也離開那人的身體。

這場交手,在一眨眼間就結束了。

接著,波拉重新擺好架式,長劍再度回到她的肩頭上。

「當對手從你頂上進攻時,忿怒一擊將以劍之彼端威脅著他 (Whostrikes at you above, the Wrath stroke threatens him with the point.)。」

與此同時,她的嘴裡呢喃自語著

「切記,無論是砍擊、突刺、作勢、優柔婉約或剛強;無論是開始或結尾,全都在轉瞬間完成。(Note:strike, thrust, posture, soft or hard, instantly, and before and after.) 」

少女的話語,或許對喬瓦尼等人不具任何意義,卻當場令頭頭的表情失去了餘裕。

「那是Zornhaw—怒之擊,萊茵河那頭的劍術招式。這、這不可能啊!」他不敢置信高喊:「一個女人家怎麼可能懂得劍術?!」

「我也不知道。」波拉老實承認:「感覺起來……就像身體早已記住的反射條件,產生動作。呵呵,但這感覺,還真不壞吶。」

少女的嘴角流洩出一抹撫媚動人的淺笑,但那雙朦朧的眼眸中卻完全不帶一絲笑意,反而透露出更多的輕蔑與藐視。

「波…波拉?」

依舊趴在地上的喬尼忍不住喊了對方的名子,但是聲音卻細到只有她自己才聽的見。眼前所發生的事情超出農民們所能理解的範圍。就連那一群兇神惡煞般的奴隸販子們也感到一陣顫慄,彷彿眼前站著的並非是一名女子,而是他們無法理解的生物!

「可……可惡,快上!連個女人都打不過,是要丟光我的臉嗎?!」

「遵命!」

一聲令下,兩名奴隸販子持劍走上前。從他們極為相似的外表來判斷,這兩人似乎是一對雙胞胎兄弟。

「弟弟,就讓我來教訓這自以為是的女人吧。」其中一人說。

「依我看輪不到哥哥上場,她就被我打趴在地上。」另一個人打趣道。

不過這一次,波拉率先出擊。

「到底是誰教訓誰,還不知道呢。」

她瞄準雙胞胎哥哥,揮出直接了當的砍擊。

「哈,愚蠢的女人!」

對方輕鬆格檔開少女的攻勢。接著,他抬起手臂至臉龐的高度,接著朝波拉的肩膀猛刺過去。

「愚蠢。」

會響起兩聲愚蠢,並不是因為雙胞胎哥哥忘了自己剛才所說過的話,也不是因為他想罵對方兩次

那是,出自於波拉之口。

在敵人發動突刺的瞬間,波拉的身體往右下方大幅放低身體的重心,並借用反作用力將對方長劍往身體左上方推開。

而這輕輕一推,敵人的劍完全喪失目標。

「糟糕!」

雙胞胎哥哥試圖往後退開,但一切都太遲了。

由於波拉的手先行抵禦住攻擊,然後才開始移動步伐。也因為如此,她對自身和敵人之間的距離具有控制權;是要往前進多少步,抑或向旁移動幾公分,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簡而言直,對手根本沒有逃跑餘地。

Absetzen—反轉。」

同一時間,波拉再度抬高雙手。她轉動長劍,讓劍身、劍柄以及目光三者呈水平線。右手大姆指支撐住擺成水平面的劍身下方,讓劍尖處穩穩地指向敵人最脆弱的咽喉。

然後,她出手了。

「咳啊?!!!!!!!!!」

來自喉嚨深處的鮮血與慘叫,再次噴灑到大地之上。

雙胞胎兄長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地看見銳利的長劍以平刺刺穿自己,命喪黃泉……

「學著向側身移動(Learn to set aside)—」波拉說:「當敵人向你使用突刺時,抵擋並予以反擊。(Who thrusts at you, your point hitsand counters his.)……你們還太嫩了。」

「哥哥?!」見到兄長倒下的瞬間,雙胞胎弟弟發出了怒吼:「這個臭婊子!!!」

年輕男人踏出右腳,從下而上劃出道圓弧形閃光,揮出憤怒一擊;鋒利的長劍朝著波拉上半身招呼。

波拉迅速高舉雙手、然後揮下長劍,擋下敵人的攻擊。

「妳以為這就結束了?」

在鋼鐵撞擊的剎一那,對方改變了身體重心。

雙胞胎弟弟往左側踏出一步,轉動靈活的手腕,他手中的長劍立刻以逆時針方向改變軌跡,朝著波拉毫無防備的左側腦砍過去。

「想得美—」

波拉也不是省油的燈。

眨眼之間,她的身體已經向右轉,並同時擺直長劍,讓劍身直指天際,劍刃則面向敵人

匡啷!

致命的鋼鐵二度相撞,波拉擋下敵人的攻勢。

看似再簡單不過的交手動作,只要稍有一絲猶豫不決或判斷錯誤,都足以讓雙方任何一人喪命於劍下。

就像現在這個當下。

「什—呃啊!?!」

也許是刻板印象使然吧?男人打從一開始,就無法將肉搏戰與女人這兩個詞彙劃上等號。

所以當波拉向上架開對方的長劍,並改以左手持劍,右手臂上迎,衝上前勾住雙胞胎弟弟的胸口之時,後者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他甚至沒料到這女人會動用手腳!

一股衝擊襲來,當場將雙胞胎弟弟甩向地面。

他掙扎地想要爬起來

「臭女人,看我怎麼—」

「拜拜。」

波拉倏地揮砍下手中長劍,精准斬斷對方的頭顱;猩熱的血液不只濺到滿地都是,甚至還噴灑在少女的身上。

「世界上不存在劍的決鬥,而只有拿著劍的戰鬥。切記。(Thereis no such thing as sword fighting. You are fighting with a sword. Rememberthat. )

波拉一邊以平穩的口吻說道,一邊甩掉長劍上的血滴。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這名少女已經取走三條人命。

「嗚啊,這跟切蔬菜的感覺很類似呢~難怪我這~麼擅長。」

「切菜……啊!」

忽然間,吉莉雅憶起波拉當初一起相處的景象;原來她所擅長的並非切菜,而是使用利器!
難道其他事情也

「這女人不正常呀,老大!」

「魔鬼……她鐵定用跟魔鬼做了什麼契約,才能有這等的力量!」

「她是魔女!」

「魔女!」

原本天不怕地不怕,不知道什麼叫做「恐懼」的奴隸販子們,現在卻感到一陣強烈不安。習慣了欺善怕惡的他們,通常只要一看到比自己強的對手就會閃得遠遠的。這本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應當是比自己還要弱的女人,卻在他們眼前一再殺掉自己的同伴。

除了使用魔法之外,這又該如何解釋?!

「夠了,你們這群廢物!」

奴隸販頭頭厲聲說道。

「讓我來解決這臭娘們!」

他站出來,自腰際間拔出專屬的長劍。由於全身身副鎧甲,散發出的殺氣顯得格外濃厚。

過去,喬瓦尼一直以為所謂的劍士決鬥,便是兩個拿著長劍的人互瞪著對方,目光緊盯彼此且不敢有絲毫鬆懈。無論是率先發動攻擊或採舉守勢,都會於轉眼間分出勝負。

他只對了一半。

持劍之人的生死,確實都決定在短短幾秒之間;思考過久、猶豫過頭、反應過慢、裝備過重……上述任何一種原因都能輕易至人於死地。

但,劍士真正的戰鬥方式卻和喬瓦尼想像的相差甚遠。

舉例來說,波拉與奴隸販子頭頭—這兩人並非呆呆地站在原地瞪視彼此,而是不斷地在移動,變換自己的步伐。

他們倆有時前進、有時後退、左側移步、右側移步與單腳原地踏步,隨時隨地都在尋找彼此架式中的弱點,或是可利用的破綻。手持長劍的兩人緩緩踏出步伐,小心翼翼地繞著彼此。

顯然,他們倆都不敢小看對手。

男人也從波拉的腳步中,看出她絕對不是一名外行,反倒更像……更像一名身經百戰的騎士!
他搖了搖頭,甩開這可笑的雜念;軟弱的女人和強悍的騎士—哈,這種八竿子打不著的組合,簡直不可思議。

「妳……究竟是誰?」他問。

「很抱歉~我完~全想不起來。」波拉的口吻聽來隨變,但率真得一點不像在開玩笑。「我只知道,和你們打起來似乎讓我想起不少事情。或許—」

「或許?」

「或許把你宰了,就能想起來了呢~」銀髮少女燦笑道。

駭人聽聞的話語,卻令頭盔下的那張臉也跟著露出一抹微笑。

「妳果真是個—」

接著,奴隸販頭頭出手了。

「魔女啊!」

僅僅是心臟鼓動一拍的時間,手持雙手長劍的盔甲戰士邁開步伐,迅速奔上前。他的右手掌抓住護手下方的劍柄,左手則抓住劍柄底端,並朝向一臉淡然的波拉猛力揮下武器。

「她笑了……」

那一剎那,盔甲戰士向銀髮少女展開攻擊。

那一剎那,喬瓦尼的眼睛捕捉到了少女微微翹起的嘴角,盪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愚蠢。」

她的向左腳後滑了一步,身子稍稍後傾,輕易躲開這一擊,席捲而來的強風吹起淡金色的髮絲,卻無法傷到她一根寒毛。

「換我了。」

喬瓦尼以為波拉會揮砍長劍,可是銀髮少女卻做出出乎預料的舉動—她的左手手掌離開劍柄,徒手握住劍身前端,彷彿將雙手劍當作長槍一般使用。

「手指不會被割傷嗎……」

見到這一幕,農民們都不禁直冒冷汗,下意識地動了動自己的手指確保它們健在。但從波拉自信滿滿的表情看來,她完全沒把這種可能性考慮進去。

「不是裝模作樣……」奴隸販頭頭低喃道。

眼前這個女人清楚明白,砍擊無法對板甲造成絲毫傷害;唯有以重擊或突刺板甲接合處的弱點,方能夠擊敗全身穿著盔甲的對手。

這個念頭才剛自腦袋一閃即逝,波拉已經迅速往前踏出一步,劍尖瞄準男人的頭盔下方,宛如野獸的利牙般突刺過去!

咯喳—奴隸販頭頭的反射神經似乎比預期要快。他在劍尖觸逼近前一刻往後跳開,頓時拉開和莎拉之間的距離。

「嘖。」

波拉彎著膝蓋,保持突刺姿勢。她的目光,絲毫沒有離開過對手。她的腦子飛快的運轉,極力地尋找空隙。

再一次,奴隸販頭頭展開攻擊。

他擺出像是拔刀的姿態,由右至左、由下而上揮出來勢洶洶的斬擊,彷彿路徑上沒有事物能阻擋他的長劍。

不過他的攻擊又一次落空。

面對直逼而來的利刃,波拉流暢地壓低自己的身子躲開攻擊,並以劍尖對準因使出迴轉斬擊而門戶大開的右腋下,接著猛刺過去。

「竟然不怕—?!」

可是奴隸販頭頭並沒有退卻,反而迎上前試圖衝撞莎拉。

波拉一看見對手移動左腿,立刻便放棄攻擊念頭。她的後腳隨即一瞪,整個人往後翻滾一圈,當下離開對手的範圍。

要不是反應夠快,她可能早就被對方給撞飛了吧?

如今,這兩人再次回到對峙時的狀態—奴隸販頭頭保持砍擊姿態,波拉則保持突刺姿勢。

殺氣,瀰漫於四周的空氣中。

「好厲害……」

在旁觀看的吉莉雅驚愕得瞪大雙眼,就連嘴巴都張得開開的,幾乎忘了自己被抓一事。

波拉明明是個女孩子,竟能夠和身穿盔甲、訓練有素的男人交手而無所畏懼。反觀她自己,簡直跟一隻軟弱無力的小綿羊沒兩樣,只能任這群無賴宰割。

一想到這,吉莉雅心裡頭越加沉重。

果然,喬尼和波拉結為連理

「不好意思呀,吉莉雅~」

不知何時,波拉的目光正瞥向吉莉雅。

或許是為了安撫吉莉雅的不安,她用笨拙的口吻說:「再耐心等我一下,等我解決掉這壞傢伙後,馬上就去救妳,讓妳和喬尼團圓~那個,妳果然擦了我送的香皂吧?看妳皮膚光光亮亮的~超漂亮喲~」

「波拉……」

她的言行舉止偶爾蠢憨,偶爾聰明,有時既荒唐又可愛,但絕對充滿真誠,讓人不由得深信她所說的話。

而且,波拉貌似對吉莉雅動了動眉毛,甚至偷偷送出某種眼神。

「喂喂喂,與其擔心別人,不如先擔心自己吧。」奴隸販頭頭冷笑道。「妳就不怕我拿她當作籌碼嗎?」

「我不擔心。」波拉說:「因為我會在那之前幹掉你。」

「喔,真的嗎?那就讓我見識妳的速度究竟有多快。喂,把那褐髮女人的手指給我砍—」

「就是現在,吉莉雅!」

趁著所有人分心的之際,吉莉雅朝向抓住自己的壞人手臂,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呃啊?!」

慘叫響起的同時,褐髮少女從對方懷中脫身,並死命地往喬瓦尼的身邊跑去。看見自己的商品跑掉,奴隸販頭頭確實瞬間分了神。

「與其擔心商品,不如先擔心自己吧,呵。」

剎時,波拉以迅雷不及掩耳,踏出步伐來到奴隸販頭頭面前,劍尖彼端直逼對方的喉嚨。

「打不贏就耍些小聰明……只可惜,那是沒用的。」

奴隸販頭頭飛快回過神—或許太快了,甚至比波拉原本計算得還要快上數秒吧?只見他朝波拉的左肩揮下長劍,動作中沒有一絲累贅。

那是絕對躲不開的一擊。

「女人就乖乖待在家生孩子,別出來舞刀弄劍!」

「生孩子?女人?哎呀,我好像想起什麼了~」

從波拉嘴裡吐出的,則是完全答不上邊的句子。

然後,她接住了。

「什……什麼……」

正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波拉伸出左手,白皙纖細的手指抓住了劍刃。長劍猶如石化般在她頭頂上停止下來,無法移動半分。

「怎麼—可能!」

奴隸販頭頭的身體反射性地往後抽回長劍。


「還給你。」

這動作卻成為他犯下的致命錯誤。

因為,波拉在這時候放開了手指。

「糟糕了!」

由於力道過猛,身穿盔甲的戰士整個人往後仰,一時間無法穩住重心。

即便僅僅是一秒鐘的空檔,都足以創造勝利的契機。

「再見了~」

就在波拉開口之時,她以逆時針方向反轉雙手長劍,劍柄直指對手眉間,兩手手掌則雙雙握住了劍身,毫不懼怕劍刃抵住手指的冰冷觸感

她躍起身子,高舉長劍,劍柄尾端以宛如重鎚的態勢,朝向戴著鋼鐵頭盔的頭頂猛力敲下去。

匡瑯

金屬敲擊聲,就像一口沉重的鐘回盪於耳膜裡。

對方的頭盔,當場凹陷下去一大塊。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當然耳,凹下去的也許並不只有頭盔。

男人抱住自己的頭,從頭盔呼吸孔處吐出淒厲慘叫。儘管外表上看不出來任何傷害,他的聲音卻透露出超越常人所能忍耐的痛楚。

不過,波拉的攻擊仍未結束。

匡瑯!

「住、住手— 」

匡瑯!

「停下、我給妳錢,多少都—」

匡瑯!

「別再—敲—」

匡瑯!

一次又一次、一下又一下,堅硬的劍柄柄端處猛砸在對手頭盔上,波拉的動作中沒有一絲猶豫、沒有一絲仁慈。

即便當他倒下之後,波拉甚至直接跨在對方身上,繼續高舉劍柄不斷揮下、揮下、再揮下……

「是呀~我也沒料到自己這麼擅長槌東西。」

波拉敲槌衣物的畫面,莫名地閃過吉莉雅的眼前。

「或許我失去記憶之前,是個超級洗衣女僕,或者超級鐵匠!」

又或者,她是個完全不同於女僕或鐵匠的存在......吉莉雅暗心想,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

直至對方沒辦法發出聲音,活活槌敲對方的腦袋致死為止,少女才終於停下了動作。

波拉望著胯下一動也不動的盔甲戰士。此刻,他的頭盔早已扭曲變形成一團廢鐵。慘不忍睹的模樣,讓人無法想像裡頭如何包覆一個人的頭顱。……又或者是血外加腦袋裡的液體,緩緩自頭盔上的眼孔和呼吸孔流出來。

她自個兒點點頭,神情滿意。

「嘿咻~」

她一派輕鬆地站起身,拍拍粗布裙裝,然後轉身面向剩下的奴隸販子。

「還有誰要上來?」

這群男人們面面相覷。

「扁他!」

有個人在背後叫囂一聲,但沒有人真的膽敢動一步。

「你們這些人會以為,這傢伙不過是個弱女子。如果我們使用人海戰術,很快就可以把她打倒在地,頂多會有一兩個人受傷,而且傷勢很快就會復原。然後,我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盡情姦淫擄掠。」

波拉說話的速度不僅不快不慢,語氣與音量也十足地適中,充分表達出他不是在開玩笑的心態。

「但我手上拿的是一把劍,而且我還很會耍這把劍。在你們搞清楚狀況前,我就足以砍死你們一票人。順帶一提,我砍人的速度出奇地快,也許你們每個人都會挨上我一劍。有誰想驗證看看的?」

沒人敢吭一聲。

「不過多虧了你們,我終於想起來了……」

波拉看了看地上好幾具死屍,又看了看緊抱在一起的喬瓦尼和吉莉雅兩人,向他們兩人愉快地招招手。

「吉莉雅,我想起來我是誰了喲!」她喊道,臉上很是開心,心也很是激動。「其實妳沒有說錯,我—」

「所有人放下武器!!!!!!」

話才說到一半,充滿威嚴的吶喊聲,便在空氣中盪漾起來;那聲音之堅定,彷彿從來就沒有人反抗過下達之人的命令。

眾人轉過頭,這才看見一名騎馬之人現身於此—他身穿全身式板甲,但明顯有常常經過保養與維修,黑色的表面閃閃發光。而陪伴在騎士身旁的,是二十名手持長槍、長劍,以及配戴胸甲的士兵。

「男、男爵大人!」

「是男爵大人啊!」

「男爵大人來救我們了!」

村民們看見騎馬之人後,紛紛揚起一陣陣歡呼。而奴隸販子們在看見自己被團團圍住後,則紛紛發出嘆息,乖乖丟下手邊的武器。

「男爵,他嗎……?」波拉狐疑地凝望對方。

被稱為男爵的那個人跳下馬,大步朝波拉的方向走去,連看都沒看奴隸販子們一眼,似乎根本不曾在乎過他們。

「等一等,男爵大人。那位女孩是—」

喬瓦尼強忍著疼痛不堪的身子,趕緊想要上前解釋清楚

可是沒想到,那位尊貴不凡的男爵接下來做出的舉動,讓在場的農民們都傻眼了。


畢恭畢敬地

向這名年紀小自己二十多歲的銀髮少女

單膝下跪。

「我找您找得好苦啊……」

他的嗓音,清晰地傳入在場所有人耳裡。

















……魔女閣下。」














To be continue......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 ۩۞۩ ۩۞۩ 分隔線۩۞۩ ۩۞۩ ۩۞۩

這篇寫得超~開~心~

雖然因為標題是中篇~還有出於字數過多的關系,所以預期來閱讀的人,甚至會讀完的人會少啦XDDDDD

苦中作樂吧~

下一篇,真的真的要邁入結局囉!!!

敬請各位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46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Loli♥
[e5]頭香~~~~咬謎團吃謎團~~清蒸謎團~~~

02-18 18:14

歷史謎團
別吃啦XDDDDD02-18 18:17
Sword
單人軍團啊,這魔女

02-18 18:17

歷史謎團
超強啊!!!!!One man army!

one woman army!02-21 11:19
幻滅之喜
看的出來喜悅之情溢於文字之間,太棒啦!

02-18 18:53

歷史謎團
謝謝你QQ
能讓讀者感受到喜愛是我的榮幸~02-21 11:20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紅燒謎團

02-18 19:09

歷史謎團
不要02-21 11:20
永遠二十九日
好看好看,文越長看越爽

02-18 20:41

歷史謎團
謝謝^^02-21 11:21
亇寧閣的琉璃貓
嗚哦看的好爽

02-18 23:10

歷史謎團
謝謝^^
能爽就好wwww02-21 11:22
打哈欠的德姆
這一篇寫得超好的啊~~~刀光劍影 肢體動作 整個在腦海中成形了~非常的有畫面!![e16]

阿迷在這一篇真的是下了很多工夫啊~其他人我不敢說 但這一篇德姆直接給滿分!!(德茲爾調調~)

波拉根本超強的啊!! 一人娘子軍!!!

然後老大的腦袋被敲爆啦!!!!!! [e28]

那副景像一定很恐怖吧.....

一個你完全無法想像是頭的大鐵罐子被砸成了廢鐵 但是它卻在流著鮮血.....完全獵奇了 [e28]

不過這幫傢伙會落得這樣的結局 完全就是~~~~夕鶴~~[e35]

這下子就要換成你們被當奴隸賣掉啦~~你看看你啊~~~~

阿 還是說不會賣掉 而是派發去坐勞役呢?? 這樣也是可以接受啦~~

用一輩子去贖你們的惡行吧! 你們這些作惡多端的渾蛋!

然後....男爵大人說的魔女 到底又是什麼意思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e23]

02-18 23:11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惹龍惹虎別去惹恰查某,真的(掩面

武戲很生動啊XDDD一氣呵成的鏡頭很帶感 太強了波拉www

...是說頭被那樣敲感覺就好痛= =

這下手好粗殘啊...

話說她還真是個貴族啊!?@@連男爵都跪了

所以-->喬尼變波拉情夫再把吉莉雅納為情婦的雙飛幸福日子...?(沒有

02-19 02:04

歷史謎團
謝謝凱斯的稱讚
你的文筆比我更好~

畢竟是生死關頭,可沒有下手輕重啊~

喬尼變波拉情夫再把吉莉雅納為情婦的雙飛幸福日子XDDDDDDDDDD你怎麼還在想那個拉wwwww02-21 11:28
蒼~蒼鋼高雄吾之本命
頭連同盔甲敲成廢鐵...
這般的獵奇,這般的暴力
哈拉咻!魔女太厲害啦~
謎君棒!謎君汝做為獎勵,你可選擇被清蒸或是油炸[e24]

02-19 04:35

歷史謎團
謝謝你的稱讚;
話說敲暴戴頭盔的腦袋,是真有其事的!!也是跟盔甲對手打架的重要技巧之一~

還有,不要連你都要把我吃掉啦XDDDDDDDDDDDDDDDD

02-19 05:29
皮卡丘軍團_元帥
我終於跟上了(抖抖…倒地

謎團大果然喜歡轟轟烈烈的愛情阿XDD
還是說轟轟烈烈的愛情才是愛呢?XD

波拉這下真的壞掉了(冒汗
原來給她酒看起來還比較安全呢
給她劍她會毀滅世界的 謎團大想那些詞句也花了不少時間吧 辛苦了><
話說她手力到底有多大…用劍柄打爆鋼盔

謎團大創作辛苦了^^ 工作方面加油!

02-20 12:30

歷史謎團
皮卡桑終於追上進度了~~恭喜!

轟轟烈烈的愛情才是愛呢!!!(握拳

波拉沒有壞掉啦
只是變成真實的自我而已
戰鬥力會變強XDDDD

確實是花不少時間,但寫得很開心喔^^
其實打爆鋼盔不會太費力,因為劍柄其實很堅硬的!

感謝皮卡桑各方面的支持QwQ02-21 11:26
熾冰
整個就是波拉劍術教室開課啊

用一句話表達,就是~ 波拉無雙!!
... ... 當然,我沒興趣模仿這種下三濫的狗屎留言 (冷笑

我要留的是更惡質的拖臺錢留言、等等請冷靜收起你那把散彈槍謝謝

戰鬥一直是我最喜歡的段落~ 畢竟這種動感的事物,想用靜態的文字表達是一大難題
不像動畫,本身就是動感;也不像漫畫,有分鏡畫面彌補不足
所以就我個人標準,一名厲害的小說家要取決他描述戰鬥畫面的能力~ 當然也包含各種動感鏡頭啦

這點阿謎完全沒問題!!

雖然老說自己不擅長描寫戰鬥,但這真的是謙虛了... ... 雖說謙遜是美德之一,但這時完全可以自豪啊你 (用力指
不管是攻擊、迴避或技巧性打擊,就連最後的劍柄毆打都超有感覺
畫面自動浮現,太感動了>///<

彷彿還聽到那鈍重的敲擊聲... ... 雞皮疙瘩都起來啦~

最後
欸? 領主?

... ... 嗯不重要 (啥!?

02-23 19:13

雪原雪
打鬥非常精彩
真的很有吸引力

03-20 02: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60)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福爾摩沙系列 (4)

未分類 (288)

a7119926非大男人主義者
人家是全高雄國最知性、溫婉的女人,有許多真人真事改編的日誌,跟真情流露的少女情話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