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劍與狼  序章  劍仙的最後

作者:小羊,喪失一半ed│2017-02-17 23:42:51│贊助:22│人氣:234
    ◎封面圖取自GOOGLE,如有侵權還請告知,會立即撤除。



  銀白色的星河遙貫廣大無邊的天際,分隔了夜空中的無數繁星。天上的癡男怨女隨著地上的景色變遷,即將再度重逢相擁。葉不知是被金風染紅,還是沾染上了即將上演的殺戮。

  沉重的步伐踏破寂寥的深林,驚動了灰暗的時空。一群人開啟了塵封在深深樹海中靜止的時間,命運的齒輪由這個小角落開始轉動。看似毫無關聯的一切,就從一個人的鮮血灑落開始。

  一個不同凡響的人,有著遠大的目標,卻無法被凡夫俗子認同的人。或許這樣的人,一出生就先注定了死於非命的悲劇結局。頭一次,被武林人士們讚譽為劍仙降世的趙星峰陷入了窘境,他每一步都是在跟死亡賽跑。死神緊追在背,接連著腳步聲而來。一步一步又一步,步步逼近!

  左肩受傷的趙星峰已經沒有辦法擺脫身後追逐他的七位黑衣人,一瞬間三人堵住他的去路。敵手前三後四的陣型宛如鋼鐵的牢籠,堅固又確實,這些人真不虧是天下第一大幫會武林盟的精英成員。

  手拿戒刀,緊咬在趙星峰身後的黑衣人,朗聲道:「趙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啊。切勿讓一時心魔,敗壞了武林人士共同的名聲。」聲若洪鐘,氣魄十足,語氣之中又帶有三分慈悲、兩分憐憫。一瞬間讓趙星峰起了放棄抵抗的念頭,但是一想到被他們捉拿以後,就算不是死路一條,多年努力的夢想也會功虧一簣。趙星峰清楚自己的理想不能夠失敗,即使生命即將走到了盡頭,重新讓中原武林燃起薪火的大業絕對不可以放棄。他用憐惜的眼光看著胸懷中的孩子,內心害怕死亡將要抓緊這個小嬰兒一起陪葬。

  這個孩子並不是普通的嬰兒,趙星峰所期望中原武學的新起點就在這孩子身上。

  伴隨著緊張的心跳聲,趙星峰的腦海思索各種逃脫的方法,緊握雙拳抵抗就地投降的誘惑。對趙星峰來說這群武林盟的頂尖高手們不過是人生路上的餓狼,他可是在逃避更危險的猛虎。趙星峰環顧四周七位武林盟好手,朗聲傲然說道:「幾位前輩,應該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吧?有沒有想過七個武功高強的大漢圍攻一個帶著嬰孩又受傷的人,是件很不光彩的行為。太難聽的話我說不出口,可是誰知道他人會怎麼好好流傳今天這件事呢?」

  其中一位黑衣人,擊掌笑道:「嘿嘿!你也知道會有人給我們好好流傳?倒是你幹盡些邪淫無恥的下流勾當,就不怕被別人好好流傳、流傳?」

  「下流勾當?」趙星峰想用激將法來製造有利的一對一局面,結果反被人一句話就激怒了,他大吼道:「下流?你說我所作所為是下流的勾當?」

  暴怒的趙星峰用咆哮替自己辯白:「你們這群沒有遠見開闢未來又以為自己是正義使者的愚蠢東西,我可是在推動中原武學的進步與革新。我懷中的孩子就是武林的新起點,就是未來!嶄新的未來阿!你們這群混帳的東西懂不懂啊!」

  本來是打算製造有利的局面,好逃出七人包圍,讓懷中孩子脫險的趙星峰,又被自己衝動的個性壞事。不過要是他不是這樣衝動的人,恐怕也不會淪落到被重重圍困的下場。趙星峰拔起家傳寶劍『青釭』,打算殺盡這些沒有知識也沒常識的笨人們,好一洗下流的污名。他高舉著沒有持劍左手,緊緊握著高處,好似高掛在天空的烈日都在他掌握之中。風捲雲動,隨趙星峰的殺意,大地變得暈暗起來。

     黑衣人們個個不是省油的燈,看見趙星峰使劍欲抗,當下他們七人便凝神戒備。趙星峰清楚殺盡他們七個不過是一種妄想,頂多在剎那間擊傷兩、三人,製造自己得以脫走的好機會。不過看到他們七個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是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同樣的無比強大,想必他們都是負有上乘內功的武林高手。他們分別是哪些門派呢?或使爪或帶戒刀,也有跟趙星峰相同的兵刃,劍。

  劍?趙星峰皺了眉,心想:「我縱使不是世外高人、一代宗師,畢竟也是江湖上公認的劍術天才。要比劍?武林中有多少前輩、高手甘敗下風!怎麼來殺我還會想用劍呢?難道是江湖上傳說『一劍在手,天下我有』的劍王中王吏鼇?」趙星峰在二十六歲之齡憑恃著與眾不同的天份,擠身進入廣大武林之中渺小的金字塔頂端。若他不是用劍的天才,便是劍星的謫仙了。在江湖上能跟他並稱的也只有另一個新一代的超強者,一個趙星峰未曾有機會熟識的劍王中王吏鼇。

  趙星峰開始仔細觀察那位帶劍的黑衣人,黑衣人夜行衣面罩下露出一對充滿風霜又有些疲倦的眼眸,散發著儒雅卻又剛毅的氣質。好了,這下好了,不認出來還好,認出來還真糟糕。那持劍的黑衣人哪裡是武林盟不知從何處找來的高手,不就正是陪趙星峰游走江湖十多年來的好友嗎?

  「顧大哥?是你嗎?」趙星峰看著那人,滿口疑惑:「顧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天下人不懂、不明白我,大哥你也不懂、不明白我嗎?」趙星峰一時心中酸苦,一臉悲憤表露。

  顧鏡緣低著頭,沉著臉,無話可回。愛「嘿嘿」怪笑的人倒是接過了話頭:「嘿嘿。趙星峰,你可真是不要臉的東西。人家顧大掌門,怎麼可能跟你這小下三濫的同流。只是以前指點過你幾招,你就大哥、大哥的叫,真不知道你是沒臉皮,還是沒出息的小孬種想套關係,現下才準備討饒會不會太遲了?」

   「討饒?」趙星峰劍指那愛「嘿嘿」笑之人,吼道:「只要我手上拿著劍,我還沒有怕過人!」是啊,拿著劍的趙星峰確實是強者,不過這話也暴露了沒劍的趙星峰不過是沒牙的老虎。趙星峰知道他的顧大哥不會是賣友求榮的小人,可是發現他人在這裡,仍是心中千頭萬緒。

  趙星峰不斷猜想:「顧大哥來這裡是要幹嘛?是來幫我的嗎?不,如果是來幫我,就不會跟他們一起來了?不!顧大哥確實有可能是來幫助我的,畢竟武林盟要找七個人來殺我是依照盟規來,顧大哥參在裡面總是比我跟顧大哥一起對抗七人來的好。其中一人是顧大哥,另外六個人又是誰?那一直『嘿嘿』怪笑的傢伙,是陳家寨的笑面虎陳凱,還是丐幫的笑面羅漢胡行?或者又是其他人?不,不會是其他人了,顧大哥貴為五行門的掌門,雖然是個小門小派仍舊為江湖上少數的名劍,那其他六人自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拿戒刀的定是少林派智字輩的大和尚!那個手套鐵爪的一定師從鷹爪門!天下雙絕不就龍爪手和鷹爪手,少林派慈悲為懷使爪不會帶兵刃。那剩下三個呢?」想明一半,趙星峰更確定今日會葬身此地,但是也不願意乖乖束手就死。因為新一代的武學,將從他的懷裡的火種開始點燃。而這星星之火,足以燃燒整個人世。

  手持鋼爪的黑衣人,往前一步,說道:「好!今天起就叫你見一人,怕一人!」前腳一躍,右手一抓,使得正是鷹爪,直直向趙星峰受傷的左肩抓去。趙星峰手上的「青釭」飛舞,一道道劍光止住了鷹爪的攻勢,不管鷹爪走勢如何,後發的劍鋒總能先制。

  頓時除了顧鏡緣以外,與趙星峰並不熟識的六人,才開始理解,趙星鋒的劍何以能在江湖揚名逞威。他的劍法看似平平無奇,不過是普通將門士家,戰場對敵的軍劍,但是他的劍意巍峨,如奇峰峻嶺,進退有旨,攻守奇正相輔。以一人之才華,將平凡不足議論的招法,昇華到天下名家的境界。

  兩人一劍一爪僵持不下,轉眼間過了百餘招。持鋼爪的黑衣人猛然發現自己右手腕上跟左胸口上有兩條細微的劍痕,知道趙星峰手下留情了兩次。身為大俠輩有大俠輩的道義,他後退一步,揚手罷鬥,說道:「看來是我自誇了,趙少俠讓了我兩招,我也不便相逼了。望趙少俠好自為知。」

  「多謝前輩承讓……」趙星峰讓字還沒全出口,那位愛「嘿嘿」怪笑之人已經強攻了過來。一個左腿橫掃直指趙星峰門面而來,趙星峰下意識用右手格檔只覺一陣劇痛,對方左腿剛到右腳又來,正是借使趙星峰格擋的反衝力,再度凌空出腳向趙星峰胸口強襲。連思考都沒機會,趙星峰交給身體去反應,一個左拳打落這致命的一腳,強烈的腳力讓左手全然麻痺。以此為代價,扯平了這第二腳。

  還沒來得及反應,那人又出了第三腳。一個俐落的掃腿將趙星峰踢倒在地上,趙星峰完全跟不上對方飛快的速度。不但跌了個狗吃屎,連視為性命的寶劍『青釭』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他除了訝異地看著眼前愛「嘿嘿」笑的黑衣人還能做什麼呢?時間是不等人的,一口口水還沒吞下肚,狼狽的趙星峰又被第四腳踢飛。不過是反掌間,趙星峰連吃了四腳,才勉強回了半拳。若不是他有良好的武功底子,幾次將對方的重擊分散於懷抱中的嬰兒之外,否則這孩子有十條命也不夠人踢。趙星峰趁隙連忙站起,才發現有另一名黑衣人把愛「嘿嘿」怪笑之人架開,難怪以他出腳之疾,竟沒有第五、六腿。

  「小心孩子的安全,孩子是無辜的。」一名黑衣人如是說道。

  大和尚也勸阻道:「陳施主,父子之間無可代償,不要我等今日要化解禍事,卻更生是非。趙施主跟我們回去吧,何必放棄大好前程,強與天下義理倫常為敵?」久未言語的顧鏡緣也道:「趙賢弟。向官府自首吧!你的事,要是願意拿出誠意來談,還是有很大機會和解。別再逃了,再逃,路就逃絕了!」

  趙星峰搖搖頭,細聲解釋說:「我逃,不是要逃避我所犯下的錯誤,我是有非走不可的理由。」連吃了四腳的趙星峰聽了大和尚的說詞,對愛「嘿嘿」怪笑之人的真正身份,多少心裡有數了,他應當是河南陳家寨的寨主,人稱笑面虎的陳凱。

  抹去嘴角的鮮血,趙星峰低聲喜道:「好!好俊的腳,本來那些俗人說陳家寨的飛斬腳有多神猛,我都不相信。如今親自身受,才知道就算叫聲神腿也不為過啊。」

  趙星峰拾起『青釭』,心想:「果然他們個個都是江湖上成名的高手前輩,看來顧大哥確實是來幫我的。但究竟是幫我好死呢?還是幫我逃出虎口呢?」

  趙星峰雙手不自主地抖個不停,看來是後發受制於人。雖然雙手沒有明顯的外傷,但是完全使不上勁。只不過被踢了四腳,身體氣脈就受損如此之大,趙星峰以往強大的自信心不禁開始動搖。他明白自己的武藝在這些武林盟頂尖強者面前毫無作用,黯然傷感的神色表露無遺。

  「看來不得不使用了吧?呃,不,他們並不是我真正的敵人。」趙星峰嘆了口氣,打消使用殺手鐧念頭,畢竟在趙星峰的想法中,自己可是中原武林的一份子。怎麼能拿自己隱藏的王牌,來傷害這些自以為背負正義的武林前輩們。

  陳家寨的寨主,笑面虎陳凱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剛開始對趙星峰態度惡劣,是因為和趙星峰並無相識又聽聞他做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惡事,對他的印像便有壞沒好。尤其他又一副自己沒錯的樣子就令他作嘔,火大了、動了怒也忘記他懷抱中的嬰兒,自然是連出殺招。可是看到他剛剛稱讚陳家飛斬腳後,陳凱心中又產生了其他想法。剛開始聽聞趙星峰這號人物,大家對他的評價不是「年輕傲慢、劍術精湛」再不然就是「劍術超群、天份異常」。批評他壞的部份頂多就是傲慢,可是說他傲慢的人,總是些欠人酸的賣老草包。何況他剛剛的表情,不論是稱讚飛斬腳時那像發現奇珍異寶的喜悅;還是後來自傷難過的黯然神貌,都像極了一個陳凱十分熟悉的人。

  像極了年輕時立志追求武藝極致的自己;三十年前還年輕氣盛、睥睨群雄的自己!陳凱不禁心想:「難道我被一聲馬屁動搖了嗎?」

  陳凱收起他調侃人的奸猾笑容,問道:「近日來,江湖傳聞的事是真的嗎?」他掙開抓住他的黑衣人,對趙星峰吼道:「是真的嗎?那些卑鄙下流的事,真的是你幹的?」

  陳凱仔細打量趙星峰,俊秀的臉孔、少年俠士的名頭和英挺的身軀,個個都是尋親問媒的本錢,他又何苦為了幾個女孩跟天下人結上粱子?陳凱內心的價值觀衝突加大,本來他就討厭無惡不做之徒,對登徒子更是厭惡不齒。

  但是陳凱卻有句名言:「用心學武的孩子,不會變壞。」現下趙星峰不是在挑戰陳凱的武藝,是在挑戰他的信念!陳凱那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動搖過他的信念,因為他清楚江湖上武功高強的惡人通通是為了做惡習武,非為了習武做惡!不管是盜匪、淫賊還是野心家皆是如此。可是眼前這個人的說詞,卻要陳凱相信他是為了學武而做惡?不!是為了讓武學精進而做惡。這叫陳凱如何去接受;怎樣去相信?

  陳凱抓住頹喪的趙星峰,用力吼道:「真的是你監禁十數名皇親國戚、大家千金?讓這些無辜的女孩子們成為你的禁臠跟玩物嗎!」

  趙星峰不語,也不能語,畢竟太少人能夠理解他的想法。就世人看到的結果來說,他除了點頭之外,又能多解釋什麼呢?

  「你不說嗎?好!我說!那你就去死吧!」趙星峰像被彈射的彈丸,高高飛起、重重落下。陳凱向前不停踢踹倒地不起的趙星峰,喊道:「你又不是啞巴,沒有話可以解釋嗎?」這次沒有人阻止陳凱,因為陳凱在出腳之時已經先把小孩搶到他懷裡。陳凱不只是腳快,手也不慢。

  一直熟睡的嬰兒不知是因為離開了趙星峰懷抱,還是被陳凱蠻橫地舉動嚇著,嚎啕大哭起來。密林中除了死寂,便是踢踹聲、痛苦的呻吟和陳凱急燥的呼吸以及嬰孩的哭泣聲互相交錯。或許上天也看不下去了吧,祂的第一顆眼淚順著顧鏡緣的眼角滑落。

  慢慢變大的雨滴,讓原本在樹旁窺視一切的綠色樹蛙,奏起了低聲的蛙鼓。顧鏡緣看著灰黑的天,想起了多年前在大雨下邂逅的趙星峰,一個自信、詼諧又率真的莽撞年輕人,怎麼會走到現在這種地步?雨水從顧鏡緣的臉孔流下,一同將顧鏡緣不願意表達的傷悲帶進了溼滑的泥濘。巨大的奔雷打響突如其來的暴雨,陰雲狂風為朝陽遮住臉面。明明是白日,卻變得比黑夜更黑。

  淋漓大雨沒辦法掩蓋,這八位武林人士發出的氣息,或者是說追逐他們的也不是尋常豬狗野獸,區區暴雨不可能阻止死神的腳步。

  密林深處的一個巨大的身影,改變了整個局面。一個異族大漢撥開樹枝、穿越雨箭風刀,來到眾人面前。金色的髮絲隨暴雨瘋狂飄逸,深藍色的眼眸散發與中土人士完全不一樣的殺氣。那不是怒氣騰騰,非要致對方於死地的殺氣;而是良善和溫暖交錯的關懷,但卻隱藏不了他瞳孔深處的強烈殺意。他健壯的身軀有一般人兩倍高大,打赤膊的他可以讓人清楚看到他潔白無暇的肌膚。他開口說話,可是沒有人聽懂他在說些什麼。雖然八人之中有數人是老油條、老江湖,可惜面對全然不知何處來的外地人說外地語言,還是一點皮條也沒有。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那充滿自信的笑容和發自內心的殺意,加起來不會是好事情。

  八位武林高手在此鬥毆,偏偏有人能不引起他們注意便來到他們身旁。只有三種可能!一:他是鬼怪妖物,一點生氣也無,自然無法察覺。二:他不過是一個輕手輕腳的小老百姓,沒有修習過丹田之氣,自然這些專心於搏殺中的武學大家不用肉眼當然感覺不到他。三:這個人的武功不論是心、技、體、形、意皆遠超過在眾人之上。 顧鏡緣不管其他人怎麼想,他想的是三。緩慢且鎮靜地移動腳步,企圖在交手前站到適合使劍的空礦處。

  趙星峰喃喃自語道:「來了!比我想像的快多了。」

  陳凱看著趙星峰突然大變的臉色,直覺告訴他事情不妙。低頭尋思:「本來我以為把他毒打一頓,他的命還有得救。現下搞不好加上小嬰兒,我們九個都要死在這裡。」他柔勁一扔把小嬰孩擲到大樹根上柔軟的泥地後,問道:「嘿嘿,不知道這位番邦大俠是誰家親朋好友,麻煩認識的自行帶開好嗎?」

  趙星峰狼狽地站起身,他不怕陳凱傷了小孩。因為陳凱後來的幾腳一點勁力也無,他明白這位老大哥應該是想相信自己的。陳凱粗暴的所做所為不過是在其他人痛下殺手之前,給趙星峰一個解釋的機會。不過這機會趙星峰也用不到了,他實在沒有想到那些自以為是上天使者的傢伙們會那麼快找到他。

  趙星峰開口欲言,陳凱卻微微搖頭阻止了他。剩下的黑衣人們沒有人認識那番邦大漢,不過認不認識都無所謂了。

  體型巨大的外蠻大漢身影一晃動,瞬間便衝到其中一位黑衣人面前,一個豪快的左勾拳就打穿了黑衣人的身體,飛濺的鮮血濺灑在其他人臉上。

  錯愕!除了錯愕還是錯愕,武林盟的頂尖高手被不知道來歷的傢伙用一招秒殺?那巨人用嫌惡的表情將屍體丟在地上,好似婦人殺死蟑螂再嫌惡他的低賤、骯髒一樣。陳凱不等他動作完畢,便湊上前去。閃電般的神速一直以來是陳凱絕章,但是這一次可真是踢到鐵板了。陳凱腳才欲提起,對方已經先踢在陳凱腳脛上。一陣劇痛,接下來又是開天闢地的一拳!好在陳凱順勢閃避對方強大的力量,可是這股猛力仍讓陳凱被擊飛了十數尺,直到撞上一棵參天巨木方止。

  陳凱趴在地上,看著自己口中吐出的血沫。心中五味雜陳,剛剛才把趙星峰打得吐血趴地,現在便被人打得吐血趴地,根本就是現世報嘛!反掌彈指之間,外蠻巨人就打倒了兩位武林盟派來追捕趙星峰的高手,他臉上遊刃有餘的笑容配上右拳上的鮮血就是終極強者的證明。他兀自用那奇怪的語言對大家說話,後來總算有一句話人人都聽懂了!他大聲說道:「力、量、要、掌、握。」

  揮舞著手上鋼爪,鷹爪門的高手向巨人衝去。他才不管「力、量、要、掌、握」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他只知道不打倒這異國巨人,那大家都要做異鄉鬼了。他向巨人急奔,鋼爪朝那巨人腹部猛擊。

  他心中盤算:「剛剛他打倒我們兩人,不過靠的是他金毛外族巨大的身軀,帶來的天生神力。現在我用鋼爪虛打他下腹,實是攻他的下盤。他這樣大個,速度怎可能比我快,應該沒有問題!看我一招打仆他。」

  自古來計劃總是跟不上變化,鷹爪門高手鋼爪一出,那大個便閃進他臂膀之內,還來不及出腳一個肘擊硬生生打在他脖子骨上!「喀」一聲脖子斷成兩截。他搖晃了幾步,仆在泥濘中,表情既驚訝又無助的他不曉得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悔恨的淚水。

  金髮巨漢沒有停止攻勢,在鷹爪門的高手倒下的同時他也奔向顧鏡緣。顧鏡緣讓反手持劍的右手微微向後,使人的最大要害「左胸」前置,那巨人二話不說自然是瞄準要害使出全力的一擊!燃眉的瞬間,顧鏡緣出劍了!反手持劍、左胸向前等待的就是敵人突擊的這一刻。使盡全身之力向上斬出美麗的弧線,依靠第一劍豪快的離心力再出一劍!這股強大的力量更將顧鏡緣拉起,彷彿他飛躍於天際。兩道劍光在眾人眼裡就像團屈的狂龍順敵人攻勢,輾轉盤旋;一轉龍牙咬斷敵人揮擊而來的手腕,再轉龍角突穿敵人肩頭,最後再輕逸地飛揚升天。

  金髮巨漢的右腕帶拳頭給顧鏡緣斬斷、右肩也被砍裂。泳泉似的熱血高噴,參合雨水成了一團血幕。血幕團團圍繞住他們兩人,眾人只能勉強看到躍上天際的顧鏡緣和被斬斷高飛的血腕。金髮大漢痛苦悲鳴的喊叫,可算是另類的龍鳴!

   「好一個『青龍盤旋』!」正當眾人訝異於顧鏡緣強力的殺招時,趙星峰已經開始叫好了。餘下數人聽聞趙星峰讚道,頓時心中的疑慮也消失了。原來這古怪又強大的劍招,便是以「後發先至」、「輕靈飄逸」聞名於世的五行門絕大奧義「青龍盤旋」。

  正當所有人以為勝負已定的同時,武林盟派出追捕趙星峰的另一名高手,點蒼派掌門翁鳴崧卻不如此認為!他暴勁低吼撐破了身上的夜行衣,原來他在身上藏了兩柄劍刃闊而短的鋼劍。

  他衝上血幕欲使出點蒼派的名技「十字伏魔」,誰料他正欲出手已被一大團黑影撞飛。當大家以為顧鏡緣一招制敵的同時,血霧之中一隻大手伸出抓住正遨遊天際的顧鏡緣。顧鏡緣還不搞清楚狀況只覺小腿一痛,那大手便捏碎了他小腿。顧鏡緣訝異萬分!不是他懷疑那巨人能捏碎他小腿,而是為什麼巨人能忍住劇痛做出正確的判斷!現在他最大的破綻,便是象徵飛昇神龍龍尾的左腳!血霧亂散,本就不是平均籠罩團圍,翁鳴崧人在顧鏡緣左後方看見突出血霧的大腕,便知此時若沒有毫不猶豫使出全力向前增援,那顧鏡緣可會從掌門變土墳……

  金髮巨漢中了顧鏡緣劈肩斷腕的一擊,自然萬分痛楚貫穿四肢百骸。不過他本能地想要擒殺顧鏡緣,萬幸大量失血的他並沒有那個體力再度使用狂橫的重拳,他選擇抓住顧鏡緣的破綻,分兩、三招擊殺敵人。此時他看見右前方又有一個高手持兵刃襲來,自然把顧鏡緣當作投擲兵器扔了出去。

  受了顧鏡緣的一擊,金髮巨漢不再像剛來時神猛,可是這一擲仍舊將兩位中原武林知名門派的掌門打倒。五個人,不論死活他打敗了五個人。現下場中只剩下兩位武林盟派來追捕趙星峰的高手可與巨人對抗,一個是少林派的大和尚;另一個則不知道是誰。

  「大師,你和另一位前輩帶著孩子走吧!」趙星峰細聲說道:「等到他血止住就輪到我們了,不如趁現在帶孩子走吧。還有三位前輩還活下來,剛好四個人、兩雙手。全拜託兩位前輩了。」

  大和尚看了看趙星峰,懷疑的眼神透露無疑,另外一個高手往大樹輕點,將在樹下避雨的嬰兒抱了起來。落地轉身看著陳凱,清楚表示他準備好帶走陳凱了。

  大和尚知道向前衝去,抓住顧鏡緣、翁鳴崧就能利用密林繁複的的樹叢撤離。只要能比金髮大個兒先行,他未必能追上,問題是如果不能先離開金髮大漢的視野與行動範圍,撤退什麼的,都是徒然。在大師思索的當口,那金髮大漢已將褲管撕下,包紮好受傷的右臂。本來那張遊刃有餘的笑臉不再出現。焦躁取代他令人討厭的笑臉,成為新的面具。他可能想都沒有想過會受傷,而大量出血更是降低了他的戰力。他本來清澈如明鏡一般的鬥心,現下被各行各業負面的情緒染汙。原本心、技、體、形、意俱全的他,現在心混亂、手腕被斬斷,他再也不是難以望其項背的敵人。

  「請大師別再猶豫,我足以擋下他。我明白他說的力量是什麼,請大師一定要相信我!擋住他一時我或許做不到,但是一下又怎麼難得過我呢?我可是天上劍仙轉世,一個金毛外族對我又算什麼難題。」趙星峰勉強露出笑容,隨後閉眼凝神。專注運氣,將所有的內力灌注在他手上的寶劍『青釭』。

  原本黯淡無光的『青釭』正因趙星峰的內力和鬥氣產生了變化,「青釭」灰紫色的劍刃綻放出青紫色的怪異劍芒。剩下兩位武林盟高手都發現了趙星峰身上奇特的改變,本來氣脈受傷的趙星峰身上應該只有凌亂、無法控制的氣。可是現在的他卻像沒有受傷一樣,還不斷在提昇力量。這大違常理的變化,讓大和尚心中萌生了一種想法,就是這股力量是趙星峰燃燒生命所得來的餘燼之力。是為了「愛」、為了孩子。

  大和尚心道:「他為了保全孩子,已經決定犧牲自己,看來他並非窮兇極惡之人。他現在願意犧牲小我,保護眾人,雖然未必是苦海回頭,深明大義,但是確實是殷切愛子之心。人性本善,如果連他這份愛子之心都不願意成全,那我還能算是人嗎?還別提什麼修行呢!唉,我等數人本想勸服趙施主,好替武林除一大患,最後卻反倒是欠他一條性命了。」大和尚感慨地點了頭,拔足行動,急奔向躺在地上痛苦掙扎的顧、翁兩人。

  金髮大漢怎麼可能讓他救走顧、翁兩人,左腳一邁想擋住救援的路徑,不過一道劍光卻阻止他這麼做! 趙星峰不虧是當代武林黑馬,一柄神兵在手威風凜凜。他對金髮大漢喝道:「你要掌握力量,我現在就給你!」舞起大開大闔,氣勢澎湃的趙家劍法像極了一道光牆,一時之間,任誰也無法越雷池一步。

  抓準這個空檔,剩下的兩名高手毫不猶豫脫離戰場。小腿被捏碎、傷勢慘重的顧鏡緣,並沒有失去意識,只是傷重無法言語,臨行之時他看見了他的忘年之交趙星峰彷彿望了他一眼,眼神深邃且沉重,似乎在交代他的後事。

  顧鏡緣宛如在他眼中聽到了聲音:「顧大哥!拜託你、求求你,一定要養大我的孩子!」但這是不可能的,畢竟那只是匆匆一睹。一個拐彎,趙星峰的身影沒入在樹叢中,顧鏡緣知道這是最後一眼了。悔恨浮現心頭,剛剛自己竟然沒有跟他多說上半句話!重傷的苦楚終於壓過顧鏡緣的眼睛,他現在除了昏睡再也不能做什麼了……

  不過是正面交手一招,勝負就分曉了。趙星峰狼狽的跪倒在地上,腹部被打穿的他,抑止不住湧泉的鮮血。滿腦空白、背上發寒,腦海僅存的意念只希望他們能帶走孩子平安脫險。等待死亡的時間無比漫長,鏗鏘一聲,無力再持的「青釭」摔落在泥濘上。體型巨大的金髮漢子,用力緊咬衣袖撕成的繃帶,綁死手腕上的傷口。他用與生俱來的強大蠻力打敗如同劍仙下凡的趙星峰,用石破天驚的一拳粉碎了精研二十個年頭的劍技,輕易地定下了勝負。趙星峰失去了再戰的力量,頹然跪倒在血泊之中。金髮男子訝異的看著趙星峰,因為他沒有如預期的倒下。

  看著血泊中小小的樹蛙,或許牠的樣貌其醜無比,不過縱使牠醜得嚇人,身體細小的牠一定沒有辦法承受趙星峰的體重。想到此處,趙星峰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倒下去,他輕柔的避開小樹蛙,讓自己倒在血泊的另一頭。

  金髮巨漢看到趙星峰為了隻小樹蛙,用盡了最後一股氣力,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愚蠢到這種地步。在狂笑聲中金髮巨漢走近趙星峰,在死亡的倒數中趙星峰看著眼前的小生命,細聲替牠祝禱道:「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

  小樹蛙不知道哪裡來的熱血,一雙魂魄燃燒的眼眸,大叫一聲:「咕!」,跳到趙星峰與金髮巨漢中間,好似要保護趙星峰。「傻瓜青蛙!」趙星峰著急的喊道,可惜一灘溫熱的液體像飛瀑一樣濺在他臉上,巨漢毫不留情的將小樹蛙踩成了肉泥。

  「我怎麼這麼沒有用啊。」好像內心被挖空一樣,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趙星峰不害怕,他只恨,恨自己連保護一隻小青蛙的能力都沒有。帶著遺憾,趙星峰閉上了眼,迎接必然的悲劇。




  命運的流轉,就由幾個人的犧牲開始啟動。一個月後,一群洋人入侵中原。他們的目標不是劍鋪、冶所,就是標局、府庫。所搜括的物品除了古造名劍,就是奇石怪岩。其中最妙之處便是在於他們不殺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可是卻用殘忍蠻橫的力量擊殺學武之人。他們或金毛、或紅毛、或黑髮,但全部都是洋人;再加上他們殺人手段之兇殘,江湖上給了他們一個名號「鬼眾」。不到一年,或許是他們需要的物品已尋獲大半,他們的活動開始轉為地下化。雖然他們突然出現,又再一夕之間消失無蹤,可是他們對武林的改變卻無法抹滅。

  原本在金字塔頂尖的各武林門派,再「鬼眾」入侵之後號令天下的能力全無。各派高手不敵「鬼眾」,慘受牠們屠戮。各大門派必需聯盟援護,才得以保存!唯有宗師級以上的武林強者,才勉強能和「鬼眾」的強者們過招。傳說中的武林高人,比如少林派的降龍、伏虎兩大羅漢或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丐幫幫主,甚至是蟬聯多屆的武林盟主,少林派掌門智勝大師,才能輕鬆將「鬼眾」擊敗。知名門派象徵的武學力量與至上權威蕩然無存,千百年來的累積的勢力毀於一載。

  面對「鬼眾」的入侵,身為統籌、管理全武林十二大派、三十一門、六十一個大小幫會的武林盟,自然要開始變革來阻止統率的動搖。一是先廢除有重大事件發生,才挑選武林盟精英的制度。全面改為只要是武林盟旗下各門各派超過十六歲以上的優秀武林新血,都要參加武林盟特殊的集訓或挑選。合格者不論意願無條件加入武林盟私設的精英部隊,這個專門用來對抗「鬼眾」的精英部隊,依照傳統命名為「金鷹」;二是縮短所有以切磋武學為聞名的大會,招開的期限。本來為了挑選武林盟主的武林盟大會,由十五年一次改為十年一次;用來比試兵王劍藝的華山論劍碑大會,由十二一次年改為六年、左右拳腳功夫排名的峨嵋絕學大會,由九年改為三年一次。意圖創造武學頂盛的新時代,由根本的品質來對抗「鬼眾」。藉由新的制度,再一次打造武林盟的權威與力量。

  然而武林浩劫才正要展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40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刀
我看不完的說~[e24]

02-18 00:58

小羊,喪失一半ed
qwq 沒關係,因為我自己也不常看完別人的作品。落落長不想追是人之常情。02-18 02:03
大漠蒼鼠
所以這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倉鼠竊笑

02-18 11:08

小羊,喪失一半ed
qwq 為啥要竊笑!(猛丟瓜子02-18 13:52
大漠蒼鼠
這樣比較應景XDD

02-18 13:58

小羊,喪失一半ed
你應景!你全派都應景!(猛丟蛇膽炒瓜子!02-18 14: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dddg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關於劍與狼的更新... 後一篇:[達人專欄] 劍與狼  ...

訂閱

作品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