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驅魔師的學徒】 第一章

作者:哈哈發客│2017-02-17 21:54:43│贊助:14│人氣:360




序章
  

  西元2050年八月十七日,世界各地毫無預警地湧現大量惡鬼邪靈,他們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無辜民眾,造成相當嚴重的災情,所有國家的軍事力量都無法對這些惡靈造成有效打擊,導致民眾們只能無助的躲在家中,或是跑到寺廟教堂尋求庇護。
  
  沒有人知道這些幽靈究竟從何而來,只知道他們所到之處均是屍橫遍野,慘不忍睹。十幾年下來,世界人口數量大幅銳減,許多都市被惡靈盤據,人類被迫撤退到荒鄉僻野之間,專家預估文明至少倒退五十年,後來人們將這起重大事件命名為「鬼門崩塌」。
  
  就在這黑暗的年代,一群偉大的英雄們挺身而出,力抗邪惡,他們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神父、道士和靈媒,他們施展渾身解數,擊敗許多危害市民的惡靈,在他們的奮鬥與犧牲之下,人類終於不用因為惡靈的威脅而惶惶度日。
  
  儘管問題沒有完全根絕,需多城市仍被惡靈霸佔,但至少人類得到盼望已久的生存空間,甚至有餘力思考反擊,從敵人手中奪回失去已久的土地。
  
  在惡靈的威脅暫時緩和後,全世界的神父、道士和靈媒立刻集合起來,成立專門與邪靈惡鬼作戰的「驅魔師聯盟」,他們互相交流技術,策劃反擊作戰,並和各國的政府企業合作,以優渥的獎金對外招募新血,以及強化身上的裝備。
  
  就這樣,在「鬼門崩塌」的十年後,「驅魔師聯盟」正式成立。
  
  
  
  
  
  
第一章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白一,是台中私立基督教學校「耶穌之拳」高中二年級的男學生,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非常崇拜電視上那些斬妖除魔,鋤強扶弱的偉大驅魔師。
  
  我的衣櫥裡塞滿限量版的道袍,十歲的生日禮物是玩具桃花心木劍,房間牆壁貼滿等身的驅魔師海報。但是這些都不算什麼,我最驕傲的收藏,是書櫃上全套七十五集的「除靈小子」,看書名就知道了,那是有關年輕驅魔師打擊惡靈的漫畫。
  
  總而言之呢,除了崇拜之外,我的夢想就是長大後能也成為一名驅魔師!
  
  但是……
  
  「我這次月考的驅魔學又不及格啦啊啊啊!!!」我懊惱地大喊,並用力的把頭摔到桌面上。
  
  此刻的場景是我所就讀的高中,班導公佈完本次月考成績後的下課時間,班上同學有的因拿到好成績而歡欣鼓舞,有的因為考差而愁眉苦臉,但是像我一樣崩潰到拿臉去撞桌子的,倒是一個也沒有。
  
  「不及格就不及格啊,沒必要懊惱到這種地步吧?」開口安慰我的,是我從國中開始就同班到現在的好友,葉峰。
  
  他是一名長相帥氣,說話幽默,功課好的嚇嚇叫,而且還是個參加籃球校隊的運動高手,簡直就像天選之人一般,所有的優點都集中在他身上了。和他一比,我簡直就像是在爛泥地裡翻滾的爬蟲,是為了襯托他的優秀而存在,根本沒有活著的資格……
  
  「喂喂,你把心裡話都講出來囉,太沒禮貌了吧。」葉峰笑著敲了一下我的頭,說道:「別再胡思亂想了,放學後要不要去一中街逛逛?我想去買小說。」
  
  我將上半身撐了起來,說道:「好啊,這主意真不賴,正好可以抒發一下拿到這份成績單的爛心情。」
  
  放學後,我和葉峰走到距離學校天殺的有夠遠的公車站牌,搭上61號公車,往一中街的方向出發。
  
  整台公車上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紀的高中生,熱鬧的聊天聲喧囂歡騰,一名男生興奮地對他的朋友說道:
  
  「欸欸,我買了2035年復刻款的『灌籃神父』紀念球鞋耶!」
  「灌籃神父是誰啦?」
  「白癡喔,就是那個NBA退休後跑去除靈的驅魔師啊,你居然不認識?」
  「我對籃球又沒興趣。」
  「對籃球沒興趣也該聽過他好不好!你平常到底都在幹嘛啊?」
  
  而座位的另一頭,則是傳來一群女學生嘰嘰喳喳的歡笑聲:
  
  「妳們看,這是我媽送我的新香水,是用『玫瑰騎士團』的女騎士們祈福過的聖水調製而成的喔!」
  「我才不相信咧,肯定只是廣告的噱頭而已。」
  「是真的啦!她們有出來幫這個香水打廣告耶。」
  「那也只是代言而已啊,怎麼可能用真的聖水去調製香水。」
  「吼!妳一定只是在忌妒而已啦!」
  
  有別於這些開心聊天的人們,我只是靜靜地坐在位子上,拿出筆記本專注地書寫塗鴉。
  
  葉峰看著我,大感有趣的問道:「你又在自創驅魔絕招啦?」
  
  「對啊。」我彷彿著了魔似的奮筆疾書,直到完成作品後,才得意洋洋的把筆記本湊到葉峰面前。
  
  「這招叫作『超聖光幽幻波動狼爪』,是把體內的靈力實體化成爪子的形狀,然後就可以咻!咻!咻!把敵方惡靈砍個稀巴爛。」我一面說一面做出揮爪的動作,同時還用嘴巴幫自己配音。
  
  葉峰搖搖頭說道:「不行,名字取的太難聽了。」
  
  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說道:「有什麼關係,反正只是我自己想像的而已啊。」
  
  葉峰嘆了口氣,說道:「我真不明白,既然你對驅魔那麼有興趣,那驅魔學怎麼還會考的那麼爛?」
  
  我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不悅的說:「別提啦,我的夢想就是成為驅魔師,但是依照我這樣的成績,根本考不上好的驅魔科系啊。」
  
  距離「鬼門崩塌」到現在,已經幾十年過去了,為了因應時代的潮流,各個大學紛紛加開驅魔系,而且隨著驅魔產業的蓬勃發展,這門科系的錄取門檻也飛快飆升,甚至已經和醫學系並駕齊驅。
  
  過去嚮往驅魔師的人還能以學徒的身分加入這個行業,但是現在沒有本科系畢業的話,根本沒有企業想要錄用。
  
  公車抵達了一中街,我和葉峰興高采烈的在裡頭逛來逛去,此時正逢放學時段,狹窄的巷弄被學生們擠的水洩不通,有些人就像我們一樣單純只是來逛街,但大部分的人都是趕著要去補習。
  
  我們走到水利大樓後門前的馬路上,這裡的店家最多,是一中街最精華的區域,只見街上有好幾名身穿補習班員工背心的工讀生,有些手舉廣告看板,有些則是把宣傳單塞給路過的學生們。
  
  「正鷹驅魔,暑期全科班,現在報名只要三萬元,兩人同行享八折優惠!」一名瘦如柴骨的工讀生扯開嗓子高聲說到,而離他五步之遙的街底,另一間補習班的工讀生也在奮力宣傳:「王豪驅魔,高三衝刺班開始招生,現在報名就送精美小禮品喔!」
  
  驅魔納入國高中基礎教育後,教授驅魔的補習班便有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現在路上看到的補習班招牌通常不是教英文數學,反而是教驅魔。
  
  不過那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家並不富裕,沒多餘的錢能送我去補習,而葉峰則是成績太好了,根本不需要補習。
  
  我們各買了一杯手搖杯的紅茶,還買了某家粉裹的比肉還厚的雞排,一面閒逛一面津津有味的吃著,聽說這些店家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在一中街裡經營好長一段時間了,居然能夠生存到現在,不受「鬼門崩塌」惡靈擴散的影響,果然路邊小吃才是人類當中生存能力最強悍的文化啊!
  
  我們隨意地晃到水利大樓前門,抬頭仰望左上方的大型廣告螢幕,此時螢幕正放映著一名身穿白色鎧甲的壯碩男子,藉由高科技推進器在空中自由飛翔,並用手中的巨大黃金鎚給予敵方惡靈迎頭痛擊!
  
  我忍不住出聲讚嘆:「那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驅魔師『聖光騎士』耶!」
  
  葉峰失望的說:「上次他來台灣辦簽名會,可惜我沒搶到門票。」
  
  只見螢幕裡的聖光騎士在轉瞬之間便將惡靈全部打倒,接著以震撼無比的氣勢降落在地,發出震耳欲聾的轟然巨響,他脫下華麗的頭盔,露出年輕帥氣的臉龐,同時手中憑空變出一瓶飲料。
  
  「身為一流的驅魔師,我都喝『正義牌能量飲料』,讓我擁有無限的精力可以打擊惡靈,保護市民!『正義牌能量飲料』,喝的安心,喝的健康。」
  
  當然,聖光騎士是用英文說出這串話,只不過螢幕下方有打出字幕,所以英文程度破爛的我才能明白他在說些什麼。
  
  我們就這樣在一中街裡悠閒的亂晃,直到太陽落入山後,路上行人不減反增,街道變的比下午的時候還要擁擠,搞得我沒什麼心情逛街了,我低頭看看手表,說道:「已經晚上八點啦,差不多該回家啦。」
  
  「現在就要回去囉?時間還很早吧。」葉峰正津津有味的吃著雞爪凍,似乎不太願意離開。
  
  「可是也沒什麼好逛的啊,每次來一中街都在逛一樣的地方。」我說:「而且現在人變的好多,我快被擠死了。」
  
  葉峰眼珠咕溜地轉了一下,說道:「嗯,也對,我也不喜歡在太擠的地方逛街。好吧,那我們就回去搭公車吧。」
  
  我們再次鑽進狹窄的巷弄裡,緩緩地往公車站的方向移動,這是前往公車站牌最快的捷徑,雖然每次鑽進來都會被人群擠的動彈不得,但我們總是學不到教訓,總是等到進來後才開始後悔,怎麼不繞點遠路走大條的馬路。
  
  巷弄裡充斥著路人的歡笑聲,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學生們成群結隊、嘻笑打鬧,這樣熱鬧歡騰的氣氛,彷彿置身於嘉年華會的遊行裡一般。
  
  忽然之間,人群之中傳來一聲驚叫:「惡靈!天上有惡靈!」
  
  整條街道擁擠的人潮霎時停了下來,原本的熱鬧歡笑變成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靜,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抬頭往上看。
  
  一開始,在場的所有人都抱持著同樣的想法,等等又可以親眼目睹驅魔師擊退惡靈的精采畫面了!但是當我們抬起頭的那一剎那,內心立刻被深沉的恐懼緊緊抓住,全身上下的血液彷彿凝固凍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
  
  「是幽靈船!」人群之中爆發此起彼落的尖叫聲,有如平靜的湖面盪出漣漪般向外擴散,原本抱持著看熱鬧心態的人們陷入恐慌,紛紛轉身往後逃跑,壅擠的街道此時顯得更加混亂,甚至有不少因為踩踏而受傷。
  
  我則是當場嚇到動彈不得,睜大雙眼盯著天上的異相。
  
  那是一艘足以遮蔽整個天空的古老海盜船,破爛的船帆在黑夜之中緩緩鼓動,船身散發著詭異綠光,將天空染成一片淒慘陰森的綠色。
  
  「幽……幽靈船不是五年前就被擊敗了嗎?」我喃喃自語。
  
  幽靈船的傳說源自於七十年前,台中有間餐廳發生相當嚴重的火災,造成六十四個人喪生,在這起事件過後,那間餐廳附近就頻頻傳出幽靈船的目擊事件,據說那艘船要載滿一百個亡靈才會離開,由於上面只有火災喪命的六十四條人命,所以幽靈船在台中市的夜空中尋覓著另外三十六條冤魂。
  
  當時這起事件震驚全國,各大媒體吵得沸沸揚揚,導致幽靈船被目擊到的地點:第一廣場,因此而迅速沒落。
  
  隨著時間推移,這個都市傳說也漸漸的被人遺忘,直到2050年「鬼門崩塌」的那一天,幽靈船再次肆虐台中市的天空,並用強大的火力統治著台中西半部,最後由台灣驅魔聯盟派出最頂尖的團隊,幽靈船才被徹底擊敗。
  
  但是為什麼今天又再次出現了?
  
  「喂,白一,你傻傻的站在那邊幹嘛?快逃啊!」葉峰抓住我的手,連忙焦急的催促著,但我的腳下彷彿生了根一般,完全動彈不得,不知道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震驚。
  
  幽靈船開始對著群眾開砲,漆黑的彈藥纏繞綠色火焰,有如雨點般不停落下,同時間甲板上飛出數以百計的惡靈,張牙舞抓撲向逃跑的民眾們,這時我才猛然想起自己身處險境,跟著葉峰一起連滾帶爬地躲進旁邊的商店裡,將身體縮到櫃檯後方,打算隱藏自己的行蹤。
  
  說時遲那時快,幾道光束有如飛箭般由四面八方射向幽靈船,同時數十名老練的驅魔師跳上建築頂樓,對幽靈船發動猛烈攻擊,有些人站在屋頂上發射符咒強化過的遠程武器,有些著拿著大刀長劍躍向幽靈船發動近戰攻擊。
  
  「那些光束……是用來反制惡靈的城市防禦系統!我從沒親眼看過呢!」我興奮地探出頭,熱切地向葉峰說道。
  
  「白癡,你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葉峰連忙把我拉回櫃台後方,對我愚蠢的行徑感到十分憤怒。
  
  在場的驅魔師們發動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擊,同時七嘴八舌的說道:
  
  「惡靈入侵警報,是幽靈船!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各位民眾不要慌張,請依序往這邊走!」
  「憑我們幾個是無法打倒幽靈船的,快點聯絡『長眉道長』!」
  
  除了攻擊幽靈船的驅魔師之外,台中市也已經出動大批警力疏散民眾,許多較為資淺的驅魔師則在一旁協助,原本混亂的場面漸漸穩定了下來。
  
  外頭的打鬥越來越激烈,惡靈的呼嚎與驅魔師的怒吼此起彼落。忽然之間,一道劇烈的爆炸聲震得我耳膜發痛,我連忙將身體壓得更低,深怕自己被波及,但那該死的好奇心不斷驅使著我去偷看外面究竟發生何事,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再次將頭探了出去。
  
  只見數以萬計的惡靈遮蔽夜空,尖銳的鬼哭神嚎令我頭皮發麻,幽靈船龐大的剪影緩緩前進,驅魔師們傾盡全力的攻擊只能勉強阻擋惡靈,對於飛船本身似乎無法造成一絲一毫的損傷。
  
  甲板上不斷飛竄出淒厲的兇惡猛鬼,尖牙利爪來回撕咬揮掃,許多專業的驅魔師們身負重傷,人類戰線節節敗退,眼看就要全軍覆沒,我的內心也陷入恐慌與絕望。
  
  「『長眉道長』來了!」一名年輕驅魔師突然激昂的高聲歡呼,其他人一聽見他的吶喊,原本頹敗的表情均綻放出希望,彷彿聽見這個世界上最激勵人心的消息一般。
  
  我沿著眾人的目光望了過去,眼前出現一名身穿黃色道袍,留著黑色短鬚,神色凌厲的老者,他一手握著桃花心木劍,另一手托著太極圓盤。
  
  看見這名威風凜凜的老者,我的內心一陣激昂,險些驚叫出聲,他是台灣排名第三名的驅魔師,「長眉道長」王正鷹!他同時也享有台中最強驅魔師的聲譽,身兼正鷹驅魔補習班的招牌名師。
  
  能在這裡見到這位傳奇人物,我的眼淚幾乎快要流了下來。
  
  「長眉道長」雙腳一蹬,有如砲彈般射向幽靈船所在的高空,他手中的桃花心木劍來回飛舞,太極圓盤化作一面牢不可破的盾牌,所到之處惡靈均被劈成灰燼,而他自己居然毫髮無傷。
  
  「還能行動的,帶著受傷的人趕快撤離!」長眉道長威風八面的斬殺惡靈,同時冷靜的向其他驅魔師下達命令。
  
  「知道了!」在他的指揮下,其他驅魔師們紛紛撤退。
  
  長眉道長真不愧是頂尖的驅魔師,獨自一人對抗幽靈船居然不落下風,他將雙手的桃花心木劍與太極圓盤重疊在一起,用力往幽靈船的甲板刺了下去,霎那間一道天雷劈落,直接貫穿整艘船,原本在空中盤旋的幽靈船彷彿失去動力,緩緩往地面墜落。
  
  長眉道長從天上跳了下來,冷冷的看著幽靈船裡的惡靈們,此時這些惡靈不再像一開始那樣齜牙裂嘴,兇惡可憎,而是虛弱無比的呻吟掙扎。
  
  「一切都結束了。」長眉道長高舉桃花心木劍,面露憂色地說:「很抱歉,我沒時間幫你們一個個超渡。」
  
  「一切都結束了?」一道殘酷的嗓音忽然響起,彷彿來自地獄那般冰冷邪惡,我的心中竄出一股惡寒,全身宛如墮入冰窖般不由自主的打顫。
  
  我偷偷地望向聲音的源頭,只見幽靈船的甲板憑空冒出一抹黑霧,勉強能看出人型外觀,它有如一座無底深淵,將四周的光線吸收殆盡,整條街道霎那間黯淡了幾分。
  
  那團黑霧緩緩往長眉道長的方向飄了過去,甲板上的其他惡靈們似乎感到相當忌憚,在它靠近時紛紛往兩旁退避。
  
  黑霧來到長眉道長面前,它再次開口:「一切都結束了?你看看自己的四周,其他人都已經撤退,這裡只剩下你一個驅魔師了。你就像是一頭盲目的野獸,墜入我安排的陷阱之中。」
  
  長眉道長昂然挺立,威風凜凜的大喝:「卑鄙的惡靈,你難道以為靠著你那陰險的詭計,就有辦法打倒我?」
  
  「一試便知。」那團黑霧隨意的揮出左手,長眉道長立刻舉起太極圓盤格檔,兩股力量碰撞的那一霎那,太極圓盤立刻被炸成碎片,長眉道長也被擊飛出去,吐出一大口鮮血。
  
  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台中最強的驅魔師居然一擊就落入下風,毫無招架之力,那團黑霧發出刺耳的笑聲,緩緩往前飄了幾步。
  
  「『長眉道長』王正鷹,台灣排名第三的驅魔師,看來也不過如此!」黑霧伸手抓向長眉道長,此時他已經變得相當虛弱,完全無法格檔或閃避。
  
  眼看自己崇拜的驅魔師陷入危機,我當下完全忘記害怕,毫不猶豫翻出掩蔽物,一面衝向那團黑霧,一面嘶聲力竭的大喊:「給我住手!」
  
  我的動作實在太過突然,躲在我身旁的葉峰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像個白癡一樣跑去送死。
  
  長眉道長看見我,連忙緊張地大喊:「你在幹什麼,快點逃啊!」
  
  黑霧則是愣了一下,接著直接忽略我的存在,繼續往前攻擊。
  
  我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到長眉道長面前,將身體擋在他與黑霧之間,想要替他擋住黑霧的攻擊。
  
  「白癡!別鬧了,快點逃!」長眉道長掙扎著試圖站起身,想要把我推開,這時我的背後忽然傳來劇烈疼痛,黑霧的利爪將我的肌肉撕扯開來,一股冰冷寒意從傷口鑽進我的骨頭裡,幾乎讓我失去意識。
  
  我虛弱的躺倒在地上,看著那團黑霧發出惱怒的咆哮,他用尖銳冰冷的聲音說:「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他再次揮出尖銳利爪,往我的腦袋揮了過來。
  
  完蛋了,一切都結束了,連高中都還沒畢業,我的人生就要迎來終點。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值得拿來說嘴的事蹟,就這樣庸庸碌碌的胡混了十幾年,但是能夠在死前幫助到自己仰慕的驅魔師,或許我已經比許多人還要幸運了吧。
  
  我萬念俱灰,陷入悲觀無比的情緒,靜靜等著散發寒光的利爪取走我的性命。
  
  忽然之間,我的眼前出現一道刺眼強光,將整個一中街照的有如白晝般明亮。
  
  剎那間,一切都消失了,無論是那團邪惡的黑霧,體積龐大的幽靈船,還是數量眾多的惡靈們,都在白光的照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被抹滅淨化一般。
  
  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穿白色西裝,手中拿著鋼製手提箱,頭上帶著白色紳士帽的高挑男子。
  
  看來似乎是這個男人將幽靈船和黑霧給擊退的。
  
  那名男子一手按在白帽上,將帽沿壓的極低,讓我無法看清楚他的面容,他對著長眉道長說:「老頭,你的身手退步了啊。」
  
  長眉道長艱苦的從地上撐起身子,臉上的表情參雜著愉悅和驚訝:「『白帽子』?你……你總算願意重出江湖了嗎?」
  
  那綽號白帽子的男人露出微笑,說道:「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引退了啊,只是做事比較低調一點而已。」
  
  我疑惑的看著白帽子,由於對驅魔師的瘋狂崇拜,我能夠毫不猶豫的背出全世界和全台灣排名前一百名的驅魔師,我卻從來沒有聽過白帽子這個名號。
  
  但是他剛才展現的實力卻又是無庸置疑的,這麼強悍的驅魔師卻默默無聞,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這時長眉道長轉過頭來,神色凌厲的看著我:「年輕人,我剛才不是下令撤退了嗎?你為什麼還待在這邊?」
  
  我結結巴巴的說:「呃……呃……我剛才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來。」
  
  聽到這個回答,長眉道長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他看看我身上穿的制服,驚訝的說到:「原來只是個學生啊!抱歉抱歉,我還以為你是驅魔師,呃……你真的是個很勇敢的年輕人,但是剛才的行為實在太魯莽了,要不是白帽子及時出現,你現在早就沒命了。」
  
  「是,對不起。」我緊張的向長眉道長道歉,接著轉過頭來對白帽子說:「謝謝你救了我。」
  
  白帽子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蹲下來檢查我背上的傷勢,過了幾秒鐘後,他好奇的說道:「咦?這真是有趣啊……」
  
  「怎麼了?」長眉道長立刻問道。
  
  「按照他背後的傷勢判斷,剛才那團黑霧的攻擊已經深入骨髓,正常人遭到這種程度的攻擊,早就被『鬼上身』了,但這名年輕人居然還能保有意識,況且她還只是個高中生罷了。」白帽子解釋。
  
  長眉道長點點頭說:「這就代表這位年輕人對惡靈的抵抗力很強啊。」接著他別有深意的看了白帽子一眼,說道:「就跟你一樣。」
  
  接著他轉過頭來,和藹的對著我說:「孩子,你有沒有興趣來當驅魔師啊?」
  
  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全台中最頂尖的驅魔師居然再開口邀請我?我連忙點頭如搗蒜地說:「有,有,當然有!」
  
  長眉道長仰天大笑,說道:「白帽子啊,這位年輕人說不定正是繼承你的特殊流派的最佳人選!」
  
  「關我屁事喔。」白帽子毫不在乎的說:「你想讓他成為驅魔師,那就自己收他為徒啊。」
  
  長眉道長搖搖頭,說道:「我已經離開業界一段時間了,現在只不過是一個補習班老師罷了,我收他為徒能幹嘛?請他去當助教嗎?」
  
  白帽子哼了一聲,並沒有回答,長眉道長繼續說:「你也該開始接受別人的好意了,總不能這樣一直拒人於千里之外啊。」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白帽子動搖了,他低著頭沉思了片刻,最後才拍拍我的肩膀,問道:「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白一!」我立刻恭敬地回答。
  
  白帽子摸摸下巴,說道:「嗯,收你當學徒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可是……」
  
  當我正想開口央求時,卻又突然退縮了,我不安的搓揉雙手,毫無自信的說:「可……可是我在學校的驅魔成績很爛。」
  
  「啊,學校課本上那些垃圾是有什麼屁用?」白帽子輕蔑地說,這番話在長眉道長這個補習班老師的耳裡聽起來格外不是滋味。
  
  原本還在猶豫不決的白帽子聽見我成績爛,反而下定了決心,他拍拍胸膛,豪邁地說道:「好,我決定當你的師父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驅魔師的學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39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煎香的酸民
米加洛許是不是死掉了

02-17 21:58

哈哈發客
其實是我點卡到期了 這次改版又不想繼續儲值02-17 22:07
劍魔寒香
插個書籤

02-17 23: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ahafu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黑幕軍團(... 後一篇:[達人專欄] 黑幕軍團(...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