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RTB - X章 - 危機

作者:夢想家│2017-02-17 14:18:51│巴幣:8│人氣:283




  晴天的午後,微風輕拂,路邊花兒沐浴著溫暖的陽光,明媚而動人,蓬勃、搖曳的綻放著,卻是霎那之間鮮紅染上了片片花瓣,此時的花兒更媚了。原本寬廣大地的恬靜,被一聲淒厲痛絕的哀嚎給終結。


  斑斑點點、鮮紅透亮。花朵披上了丹衣裳,不仔細看的話,你會以為這是玫瑰園,整遍花海像是灑上了紅酒般,在陽光的照射下閃亮閃亮的。


  這都是哪位藝術家的傑作呢 ?

  
  美麗而危險。
 

  說的是這一幅,不該稱為美景的絕景;說的是那一位,敵眾我寡,卻仍睥睨千古的女子。





  「啪碰-」
  

  門被大力地推開,傑旺一臉凝重地走了進來,正翹著腳悠閒的喝著咖啡的寶石藍,將臉前的書本闔上。他不需要書籤,因為頁數他只要輕瞄一眼就不會忘記。


  將書本放到一旁:「怎麼了?表情那麼-」


  「大事不好了 ! 」直接打斷了寶石藍,眉頭緊皺著,語氣充斥著不安,雙掌更是大力地往辦公桌上拍下。


  「啪噠-」桌面發出了響亮的聲音,緊接著傑旺開始自顧自地報告了緊急消息。


  「偵查組的會員傳來重大的消息,在半個時辰前,發現有一名等級Z的陌生人進入了組織領地,現在仍在領地內遊蕩著,組織現在處於有史以來最危險的狀態。已在第一時間,先後通報了首領與您,首領表示交由您全權決定如何應對,所以希望您即刻下達指示!」


  一個等級Z的陌生人,入侵了組織的領地,這的確是非常危急的情形。能力者的危險等級可由C~Z,中間為B、A、S、SS、SSS,雖然Z級跟SSS級只差了一級,其危險程度卻是差了無數倍。


  假設有一個Z級能力者與一百個SSS級的敵人開戰,獲勝的一方,通常會是前者。一直以來流傳著一句話來形容危險度Z級的人-「足以單獨殲滅整個組織的怪物。」


  此時雖然不知動機為何,但確實有個「怪物」,就在組織領地中,若參考傳聞來看,組織的安全是受到威脅的,這樣糟糕的情況擺在眼前,也難怪傑旺會如此躁動不安。

  
  相較之下,聽完了整個情況後,寶石藍依然泰然自若,神情淡定,悠閒地繼續喝著咖啡。他就是這樣冷靜的人,組織的會員們,以及認識他的人,都覺得他是一個不會緊張的人。


  寶石藍歪著頭沉吟半倘後:  

 
  「防衛組的會員們狀況如何 ? 」


  「寶石藍大人果然太敏銳了啊!」傑旺心裡吶喊著,自己雖然故意撇開不說的事情,仍然瞞不過他,那雙可以看透人的眼睛,令人心生敬畏。


  「S級、SS級僅在一瞬間,便全員重傷,目前還在進行治療與搶救當中,SSS級的幹部們雖然情況沒那麼糟,但隊長已經決定暫時性撤退,採取被動狀態待守著。」


  傑旺心裡嘆了口氣,這樣子的慘狀,原本是不想說出來的,畢竟組織從沒有受過如此重創,明明是斯汀最強大的組織。


  「結論是目前仍無法阻止陌生者的侵害......」傑旺說。


  一聽完傑旺的描述,寶石藍的雙眼閃亮了起來。「很厲害啊!果然是Z級的呢!號稱可以單獨殲滅整個組織的怪物,今天倒是有見識到了的感覺。」


  「現在不是佩服人家的時候啊 ! 」傑旺心裡好氣又好笑地吐槽到。一手扶正了眼鏡,傑旺正色:「還請......請寶石藍大人下達指示 ! 」


  輕啜了一口咖啡,修長的睫毛下是一雙銳利而深邃的眼眸,當美麗的眼簾闔下的那一刻,然後當那雙碧藍綠的眼睛再度緩緩睜開,直勾勾的冰冷視線,給人一股無法形容的威懾感,時間彷彿凍結了一般。


  他彷彿在玩弄著你的感官。


  「傳喚全體會員回到組織總部,不管當下有任何的工作與任務,在排除一切危險存在之前,都乖乖待在組織總部內。」


  雖然在略短的時間內,便下達了指示,似乎欠缺深思熟慮,但因為是寶石藍所說,所以讓人完全放心。過去所有危機出現時,他的判斷總是如此快速而且從不出錯。


  傑旺剛進門時臉上的緊張情緒,此時皆已煙消雲散,只是他臉上仍然不安,但這份不安與最初的有所不同:「那......您呢?」


  總是想得很多、很敏銳的傑旺,隱隱約約嗅到了一絲不對勁,然後當他找到問題所在時,愕然地提出了疑問。


  寶石藍站了起身,一手輕放在傑旺的肩上,眼神肯定而從容:「我一個人去會見那位客人,我沒有回來,讓首領允許組織進入絕對防衛狀態,直到危險消失為止。」


  「這......這樣不-」


  「不用擔心。」


  傑旺清楚寶石藍大概是做好了可能犧牲的覺悟,自己若是繼續多說什麼,就是對他的羞辱與不尊重。可是這樣真的好嗎?雖然眼前這位男人下的判斷沒有出錯過,雖然他內心也很可恥的認為該這樣做,但-


  「還有......還有別的辦法的啊!您可以......您可以和我們一起留在總部,直接進入絕對防衛狀態,直到危險消失為止......可以不用冒-」


  一隻手摀住了傑旺的嘴,並不粗魯,反而溫柔:「那是最壞的打算。」


  「我不會做評估下來最壞的決定,所以別說了。」


  手離開了傑旺的臉龐,寶石藍露出了笑容,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似乎藏著一股淡淡的溫暖,嘴角勾勒出月牙般美麗的弧度。


  「啊......」傑旺有些感動,心中的陰霾好像被趕走了,驚覺房間是如此的明亮,就像此刻的心境一般,他如一縷陽光般的照亮了心中的陰霾。


  「其實我認為,如果連我都被解決了,那組織的絕對防衛大概也沒用處。」


  「啊?」傑旺一臉呆滯。


  就在剛才,還感覺被眼前的男人給治癒了,如光一樣照亮了自己內心的所有陰暗面,宛如天使一般,卻在下一秒,男人說出了殘酷的事實,藏在自己內心深處,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方才消逝的陰暗竟一瞬間重回心頭,並且更加猖狂、更加張牙舞爪的要把自己拉入深淵一般。


  傑旺的臉上表情,由呆滯轉為崩潰,又由崩潰轉為釋然。眼前的男人本來就跟天使扯不上邊,跟魔鬼倒是十分相似,自己怎麼會忘記這一點呢?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也推了推歪斜的眼鏡。


  他可是腹黑到一個極致的病態男子,現在才想起來好像已經晚了。


  也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明白幾秒前,寶石藍那句「不用擔心」的真正意思。


  因為根本擔心也沒有用啊!畢竟不管怎麼樣,事情往任一個壞的方向發展的話,組織面臨的結果都會是場災難。是啊......不用擔心。


  傑旺此時覺得全部都無所謂了,就淡淡的接受著一切吧,在情緒被玩弄過後,什麼都不想管了,畢竟事實也真的就是如寶石藍所說,只是邪惡的他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領悟而已。


  傑旺臉上帶著頹廢的神情,一雙憔悴的雙眼,揮了揮手,轉過了身,準備走出房間:「呃嗯......我先去跟首領和上級幹部們回報您的指示與決定......一會兒若要召開會議,再前來通知您......」


  看著傑旺如殭屍般地走出房間,寶石藍忍不住地露出戲謔的微笑。拿起了幾分鐘前闔上的書,頁數無誤的攤了開來,又輕啜了一口咖啡後,收起了微笑,雙眼注視著書,心思卻不在書。




- - - - - -
 

  「找不到他 ? 」

  
  如雪一般的白色長髮,白淨的臉龐上兩頰暈紅,長長的睫毛裝飾起來的美麗雙眸,空靈而冷冽。細緻柔嫩的肌膚,苗條玲瓏的身材,一身烏黑的雪紡紗,貌美如花的少女開口說道,她的聲音是那樣嬌柔悅耳。


  「呃嗯......我有告知他,或許會召開會議,到時再通知他前來,但沒想到再去找他時,已經不見人影了......」


  傑旺不敢直視少女,因為當時的自己受到心靈上的打擊,消喪心致的情況下,沒把執務處理好就跑去搞自閉,才會造成這種預料之外的狀況,說起來都是自己的錯。


  「不用自責,把頭抬起來,他本來就我行我素,現在煩惱這些也沒有意義。」少女沉吟半晌。「我只想再確認幾個問題。」


  傑旺抬起了頭:「您請說!」

  
  「有把偵查組與防衛組整理的情報,就是,敵人的能力與弱點,有彙報給他了嗎?」


  話完,傑旺額頭已經沁出了汗珠,臉上變得有些蒼白,因為他這才又發現,自己連這些最重要的東西都忘了交代。他感到十分羞愧的再度低下了面,微微地搖了搖頭。


  少女微微蹙起了秀眉,但並沒有責備傑旺,只是深深地陷入思考,沉默不語。


  「我到底在搞什麼!連這樣簡單的事情都能搞砸!我真是太差勁了......真是太差勁......」傑旺的腦海裡陷入了無限的自責,直到-


  「雖然結果凶多吉少,畢竟敵人的能力,完全是他的天敵,不過我相信他,他會平安。」


  少女鬆開了眉頭,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那笑容是那樣美麗,那笑容是那樣撫慰人。如果說寶石藍是魔鬼的話,少女就是名副其實的天使吧。


  傑旺知道,少女多半只是在自己安慰自己,只是在強顏歡笑而已。因為這場戰鬥贏的機率根本是渺茫的,對方的能力,完全是寶石藍的剋星。

 
  控制能力一向是寶石藍的剋星,而且對方聽說還會法術。寶石藍雖然是組織中的王牌,但他也僅是SSS級而已。SSS級與Z級,所存在的實力差距,真的十分懸殊,然而又遇上這樣帶著多種能力的強敵,傑旺的心中,說實話看不見一絲希望,但他不忍多說。


  傑旺心想著:「有什麼是我現在能做的 ? 有什麼是我現在能去彌補的?有什麼......」


  「啊!」傑旺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什麼,不由自主地叫出了聲。


  「怎麼了?」少女問道。

  
  傑旺搖了搖頭,然了敬了個禮:「首領大人,十分不好意思,我想起了有一件事情要去執行,現在便立刻行動,這邊先告辭了。」


  少女並沒有多問,只是點了點頭,目送著傑旺離開,她並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想到了一個多麼大膽的點子。


  「沒辦法了......」傑旺喃喃自語著,其身影快速地穿梭在組織總部內,然後來到了一個電梯前。


  該電梯只能往下,因為上無樓層,厚重的兩扇門上纏著數條黑色的鐵鍊,並有一顆諾大的鎖,掛在門的中間。種種跡象都在警告來者,都在暗示著禁止搭乘。


  傑旺沒有任何猶豫的,從懷裡拿出了一把鑰匙,然後直接往大鎖插入,解開了鎖頭,最後將一條一條的鐵鍊給卸下。


  進了電梯,傑旺閉上了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辦法了......沒其他辦法了!反正情況也不會再糟了,不如大膽的賭一把,或許有機會挽救眼下的危機。」


  電梯慢慢下降,隨著樓層每往下一層,傑旺的心跳就快了一些,到最後整個電梯都聽得見那猛烈的心跳聲。然而當電梯到底了,兩扇門並沒有馬上開啟,只是先亮起了上方的燈,閃爍著令人不安的紅光。


  一手放在胸口,傑旺因為太過緊張,控制不了呼吸的節奏,嘴巴張得大大的喘著氣。「哈啊-哈啊-除了絕對防衛之外......其實一直還存在著一個辦法啊......」


  「毀滅性武器......」


  電梯門終於「滋啞-」一聲的打開了,兩扇厚重的門,向兩旁敞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直直地走道,陰暗的走道只有幾盞油燈點亮。走道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監牢,其上方斑駁的牆壁上,用紅漆寫著諾大的一個字-「Z」。


  這監牢光是注視就讓人感到十分不安,因為其構造如此堅固與複雜,不難猜想裡面關的會是多麼可怕的牢犯。空氣中瀰漫著不祥的氣味,傑旺朝著監牢緩步向前,就在他走到一半的時刻-

  
  「混帳東西!搞錯時間了是嗎?馬上給我滾開!不然老子殺了你!」


  一個極其可怕的聲音吼道,聲音從監牢傳了出來,聲音宏亮無比,餘音傳遍了整個走道,久久無法止息。


  「不是送飯時間沒錯,但是有重要事情要商量,請先冷靜下來。」傑旺試著調整了呼吸,然後用平穩的語氣說道。


  「哼哈哈哈-小兔崽子,還敢要求我什麼,是看我被關著,不行怎麼樣是嗎!」


  漆黑的監牢內,一雙粗壯的大手突然從黑暗中探出,大力而緊實的握住了鐵欄杆,發出極大聲響的同時,冒出了陣陣的白煙,並且產生了一股強大的風壓直襲傑旺,強大的風壓就如鋒利的劍一般危險。

  
  「你搞什麼 ! 」傑旺側身躲過,只見如劍一般的風壓仍筆直向前,最後撞上了牆壁後,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


  「哼哈哈-送了個見面禮給你而已。」欄杆上的雙手又隱入黑暗。


  傑旺走到了監牢前。「瘋了嗎?你不怕受傷嗎?」拿起一旁壁上掛著的火把,將其點燃起來,照亮了監牢。


  「就這麼點小傷,我會畏懼嗎?」監牢裡再度傳來了聲音。


  火把將陰暗的監牢給照亮後,只見雙手握住的鐵欄杆位置,留下了鮮紅的血液。而監牢內佇立著一名身形高大壯碩的男子,長長的鬍子,濃眉大眼,看起來兇惡無比,此時他的雙掌正冒著蒸氣、滴著鮮血。仔細一看,手掌上的表皮都已磨破,整個手掌血肉模糊的。


  「需要我再提醒你嗎?監牢是由亞堤壁石構成的,能力者若碰觸到,會造成劇烈的痛楚與傷害。」傑旺指了指男子手掌。「你若認為自己是鐵做的,可以再多來幾次沒關係。」


  男子咧開嘴角,身子向監牢門口靠前,然後伸出一隻已經滿是鮮血的大手,緩慢地握住了欄杆,不理會其再度冒出的蒸氣,也不理會其傷口又更加擴大。「你-給-我-聽-好。」他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說著。

 
 「若是沒有這該死的籠子,信不信我第一個殺了你這小兔崽子?」男子瞪大了眼睛,臉龐湊到了欄杆與欄杆間的縫隙前,瞪視著傑旺


  「我又沒說過我不相信,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就這樣而已,你能不能冷靜一下?」傑旺聳了聳肩,見對方沒再發作,才繼續低聲說道:「你想要恢復自由嗎 ? 」


  男子收起了可怖的面容,鬆開了手,將手掌上的鮮血甩在地板上,然後脖子慢慢向前:「你-不-怕-死-嗎?」雖然還是說著這種話,但語氣已經不帶敵意。


  「你忘了我剛剛說過,若出去第一個就殺了你。」男子低聲說道。


  傑旺嘆了口氣:「當然怕,但是我記得你有個座右銘對吧?」故意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現在還信不信守?」


  「哼哈哈哈哈-真的是很想殺了你啊!剛才敢要求我,現在還膽敢質疑我的人格啊!」男子捧腹大笑道。


  傑旺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做了個「噓-」的手勢。「所以『守信用』這個座右銘,還是跟著你的囉?」


  男子收起了笑臉,正色道:「少廢話了,直接說出你的條件,狡猾的小兔崽子。」


  「可以放你自由,但是有三個條件。」傑旺伸出了三根手指。


  「說吧。」


  「一、不得攻擊我們組織內的任何成員」

  「二、需要幫我一個忙」

  「三、發誓不殺我。」


  「啊?」男子翹起了半邊眉頭,然後下一秒便再度捧起了腹部。「哼哈哈哈哈哈-你很怕死啊你!怕到兩個條件重複了還沒發現!哼哈哈哈哈-」


  傑旺無視其嘲笑,只是「噓-」了一聲。「你既然座右銘是守信用,剛剛又一直嚷嚷著要殺我,不讓你發個誓很難安心。」


  「發個屁誓,不殺就不殺,雖然是很想殺,但以後相信機會還是有的,哼哈哈哈-」


  「所以你是答應條件了?」


  男子正準備點頭,但硬生生的止住了,然後轉眼間,一臉變得嚴肅:「先等一下,是要幫什麼忙?」


  傑旺不禁心裡暗罵:「可惡!差點就能直接蒙混過關,想不到這人會突然謹慎。」


  「不過也沒辦法了,該說的還是要說」傑旺心想。


  「有個跟你一樣,同為Z級的怪物,入侵了我們組織的領地,組織內沒有人可以阻止她,所以要請你去將其擊退。」傑旺照實地說了出來。


  男子聞言,冷笑了一聲。


  「笑什麼?難道你怕打不過對方?我掌握著對方能力的情報,可以先告訴你。而且衡量起來,你的勝算是比較大的。」


  傑旺暗叫不妙,因為現在,眼前的男子表情明顯地告訴他,自己已經失去接受條件的意願。這樣一來,最後一個辦法,最後的希望,不就都化為泡影了嗎?


  「怕?你說我會怕?」對方竟敢看不起自己,男子的臉猙獰了起來。


  傑旺見其反應,感覺又燃起了一絲希望,便馬上激言道:「是啊!看你一聽到要面對同樣Z級的對手,立馬畏縮的模樣,就知道你怕會輸給對方,這麼沒種,也難怪你會落得今天這樣被關在這-」


  「碰-」


  一拳重重的打向了鐵欄杆,原本直直的欄杆出現了些微的彎曲,男子怒目圓睜,臉上青筋爆露,看得出來他現在是真的非常憤怒。傑旺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全身打了一個寒顫,心想是不是說得太過了。


  「被關在這......被關在這?」男子低聲說著。「那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被關在這嗎?」


  傑旺愣住了。


  嗯?


  是啊!為什麼?


  為什麼一個這麼可怕的Z級人物,組織會能夠捕獲並監禁他?幾乎沒人提起,他也就沒特別去想過,畢竟寶石藍曾下令-禁止談論一切關於此事的話題。自己一直以來,便只是每日前來送飯,簡單送個飯而已,根本懶得花心思去多想什麼。


  「是啊......為什麼?」傑旺默默地說道。


  「先不管那該死的原因了。」男子擺了擺手。「說真的,我可不怕,老子以前是沒有對手的強者,但是我有個很大的疑問。」


  「什......什麼?」


  「你說你們組織內,沒有人可以阻止那Z級的雜碎?那你們那該死的寶石藍死去哪裡了?」


  「寶......寶石藍大人?他現在一個人去迎戰了啊!」


  「那你從剛剛到現在是在開什麼玩笑?」


  「什......麼意思?」


  男子突然整個人貼往欄杆,不但雙手緊抓著欄杆,連臉都也貼了上去,全身觸碰到鐵欄杆的地方都開始滲出了鮮血,大量的蒸氣開始冒了出來,煙氣瀰漫中,全身上下都已鮮血淋漓的他,瞪大了佈滿血絲的雙眼,接著大吼:


  「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讓我說出那該死的名字,還問我什麼意思?浪費我那麼多時間跟你廢話,結果你是在玩老子?」


  傑旺退後了幾步。「沒......沒有啊!因為寶石藍大人戰勝的機率幾乎渺茫,所以我做了最壞的決定,考慮拜託你幫忙-」


  「你小子是真無知嗎?」


  「啊?」


  男子雙手緊抓住鐵欄杆,身體用力的前後晃動了欄杆,發出了陣陣「鐺鐺」的聲響。此時監牢的地板已經遍地鮮血,而他的手掌也已可清晰見骨,但他仍發了瘋般的緊抓著欄杆不放,臉上表情已經可怖的不能再可怖。


  「那真正的怪物會輸?那該死的怪物會輸?那個導致我被關在這的王八蛋會輸?你再給老子開玩笑試試看!」男子發瘋了般的失控大吼。


  傑旺此時只是呆愣住的站著,腦海中一時還轉不過來,就只是呆站著。



  


  下一集: RTB - X章 - 開端 


-   -   -   -   -   -   -   -   -   -   -


  怎麼覺得路人角傑旺的戲份好多。傑旺表示:你對我名字有什麼不滿阿阿!! )

  名字被這樣子,是因為只是暫定,那是打這篇的時候,看見旁邊廣告,就隨便取的,畢竟路人角。

  原本只是想先將漫畫後面想好的劇情,大概地寫出來,但不知不覺好像寫成小說,就又修了修,結果真的變成小說了。

  下方稍微透露一下兩人的能力,不想被雷再下拉。












  寶石藍

  *主宰戰鬥-戰鬥時保持絕對冷靜狀態(他好像非戰鬥也是這樣),提升判斷力與反應力到極致(超越常人),完美掌握戰鬥節奏,不停給予敵人致命的攻擊。完美掌握戰鬥節奏可以說是這能力最可怕的地方。

  *寶石藍擅長近戰,其格鬥術是組織內最強的,組織外也屬專家級別,當配合其能力時,更是會發揮到極限的程度。不只擅長近戰,也很擅長面對處於劣勢一方的戰鬥。

  能力評價    【主宰戰鬥】:不算是一個出色的能力,因為自身條件要夠好,才能發揮其價值,像是給一隻樹懶使用,他就也只是隻比較快的樹懶
  
  判斷力   

  反應力   


  Z級入侵者

  *王的特權-自身距離一點五米內的敵人,無條件服從命令。自身距離一百五十公尺內的敵人,遠距離攻擊命中率失常。(能力並非無破解方法,這邊不多贅述。)

  *天生就是巫女,所以會大範圍的強大法術,搭配上其能力後,成為了近戰能力者的頭痛對象。而且其格鬥術也有一定的水準,是一個相當棘手與強大的存在。

  能力評價  ★  【王的特權】:不怕近戰,亦不怕遠攻。接近外掛的能力,運用的好,可以彌補能力藏有的缺陷,成為幾乎無敵的存在。

  判斷力   

  反應力   


  可能有人會問寶石藍的等級,可以透露是SSS(之後也會寫到),但這其中是有玄機的,這邊就不再透露更多。


  會繼續補完,有興趣的話可以留言,更新時會通知一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834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夜想啟
哈哈發誓不殺我~~(半死不活?

02-17 17:47

夢想家
這想法真是變態,有當壞人的潛力。[e5]02-17 19: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ak88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TB -... 後一篇:無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