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同人小說】第三章 惡的平衡 ~ Will and Instinct.【變革天邪鬼】

作者:三八七│東方 Project 系列│2017-02-14 05:24:27│巴幣:0│人氣:126
第三章 惡的平衡 ~ Will and Instinct.

  蠢透了……
  我到底都在做些甚麼啊……實在是蠢透了……
  渾身的噁心感消不去。
  明明已經把肚子裡可以吐的東西全都吐完了,噁心感卻還是攪動著體內全部的內臟,讓人簡直想把胃給整個吐出來。
  啊啊……好難受……好難受啊……
  必須……取得『平衡』才行……
  必須快點去做些……自己(天邪鬼)應該做的事情,來取得平衡才行……
  已經受不了了……必須要快點製造些混亂出來才行啊!!



  「啦啦啦~」
  一名人類的少女抱著書,愉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的名字叫做本居小鈴,是租書屋鈴奈庵的店主的女兒。
  她剛剛出門去回收出借的書,現在正心情愉快地想把這些書帶回店裡。
  不過當她回到鈴奈庵,踏入店內的下一秒,卻忍不住發出了尖叫。
  「呀啊啊!我心愛的書!」
  在小鈴的眼前,鈴奈庵中的藏書被翻得亂七八糟,許多書都被隨意的扔在地上,對於愛書的她來說,這場景簡直是地獄繪圖。
  「到底是誰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
  小鈴將手中的書擱置到一旁的小桌上,急忙的開始整理地上的書,並確認這些書是否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颯颯……
  「!」
  忽然,小鈴聽到了似乎有某種東西在移動的細碎聲響。
  (有誰在店裡……?)
  難道自己要和闖入店裡的犯人碰上了嗎?想到這,小鈴不禁害怕的停下了手邊的動作。
  但是,闖進店裡的犯人到底是誰呢?
  「……」
  壓抑不住的好奇心超過了恐懼,使小鈴緩緩的轉過頭,看向聲響發出的方向。
  颯颯……
  (那是!?)
  在那邊,小鈴看到了她似曾相識的一個妖怪。
  說的更明確一點,是小鈴她曾經在自己收藏的書上看到過的妖怪。
  也就是說……
  (不會錯的,那是封印在我的妖魔書裡的妖怪。)
  所謂的妖魔書,是指由妖怪所寫的書或是紀錄著妖怪存在的書。
  妖魔書中含有妖力,有時書裡甚至還封印著妖怪,是非常危險的物品。
  而小鈴的興趣,也就是收藏像這樣的妖魔書。
  (怎麼回事?書裡封印的妖怪怎麼會自己跑出來了?還是說,是被誰……)
  「喲!妳就是這些妖魔書的主人吧。」
  「!」
  忽然的呼喚,打斷了小鈴的思緒。
  而接著小鈴也就看到了,一個她過去沒有見過的妖怪,拿著一本妖魔書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是鬼人正邪。
  「妳也還真是收集了不少有趣的東西呢。」
  正邪翻閱著手中的妖魔書,然後在翻到某一頁時,她便喊了聲「找到了」,並用手指壓住妖魔書的書頁。
  她低聲呢喃了幾句,並在妖魔書上比劃了一下,接著一道黑影也就從妖魔書中竄了出來──那是被封印在妖魔書中的妖怪。
  看到這場面,小鈴也終於理解了現在的狀況:
  「是妳釋放了被封印在書裡的妖怪……為什麼要這麼做?妳到底是誰?」
  「喔?想知道嗎?很想知道嗎?那就告訴妳吧!」
  正邪挑釁般的吐出了舌頭,並在讓身體轉了個圈後,以奇特的後仰姿勢向小鈴宣言道:
  「我是要顛覆這個幻想鄉的天邪鬼──鬼人正邪!而妳的妖魔書,將會成為成就我大業的利器!人類呦,對此感到榮耀吧!」
  「顛覆……幻想鄉?」
  這是不是有點不妙的意思啊?雖然並沒有完全理解正邪的話,但小鈴隱約也察覺到情況不容樂觀。
  「好了,那麼差不多也該開始了。」
  啪!的一聲,正邪彈了個響指。
  而數量超過二位數的妖怪,也猛然的從鈴奈庵的書櫃後方或陰影處現身。
  他們全部都是正邪從妖魔書中釋放出來的妖怪。
  「去大鬧一番吧!開始妖魔書的百鬼夜行吧!」
  吼吼吼!!!
  隨著正邪的呼喊,從妖魔書中被釋放出來的妖怪們,便一窩蜂的從店門口衝了出去。
  「呀!」
  小鈴被嚇的跌坐在地上,雙眼也因為恐懼而反射性的閉了起來。
  當小鈴再度睜開雙眼時,在她眼前已經看不到任何妖怪了。
  「……」
  剛才的……是幻覺嗎?
  雖然小鈴一瞬間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但地上散亂的書本卻證明著剛才的事情的確發生過。
  小鈴撿起落在地上的一本妖魔書,大略翻了一下後,她也再度確認了這件事。
  (果然……封印在書裡的妖怪已經不見了。)
  究竟有多少妖怪被釋放了出來呢?難道說是所有的妖魔書都被那個天邪鬼給找到了嗎?
  這樣想著,身為妖魔書收藏家的小鈴,不禁深深的感到心痛。
  而就在這時,小鈴又想起了正邪剛才所說的話:
  『開始妖魔書的百鬼夜行吧!』
  「難道說!」
  小鈴慌慌張張的動了起來,她在店內較為隱密的角落翻找了一下之後,最終從那取出了一個卷軸。
  將那卷軸打開來查看,確認沒有問題後,小鈴才終於安心的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看來至少這個百鬼夜行繪卷沒有被天邪鬼找到。」
  小鈴此時所取出的卷軸,名為『私印版 百鬼夜行繪卷 最終章補遺』,是在小鈴所收藏的妖魔書中,妖力也特別強大的一件。
  身為博麗巫女的靈夢也曾特別警告過她,要謹慎的保管這個百鬼夜行繪卷,如果連這個繪卷都被天邪鬼拿走,並釋放出其中的妖怪的話,那恐怕就真的是災難了。
  「嘿~這就是傳聞中的百鬼夜行繪卷啊。」
  「唉?」
  就在小鈴鬆懈了的時候,一隻手忽然從上方伸了過來,將她拿著的百鬼夜行繪卷給奪了過去。
  「啊!」
  小鈴慌張的抬起頭,看向自己的上方。
  在那,小鈴看到一個妖怪正頭下腳上的站在天花板上──不用多說,這個妖怪正是鬼人正邪。
  而百鬼夜行繪卷此時就被正邪拿在手中。
  「這還真是厲害呢,的確能感覺到其他妖魔書都比不上的強大妖力啊。」
  正邪打開百鬼夜行繪卷,查看著上頭的內容,似乎很滿意般的點了點頭。
  「妳……妳怎麼還在店裡?」
  小鈴一時之間完全無法理解剛才發生了甚麼,只能問出像這樣笨拙的提問。
  而聽到了這個提問的正邪,則是將雙手往兩旁一攤,嗤笑道:
  「那當然是為了要誘導妳,讓妳自己將百鬼夜行繪卷拿出來給我啊。
   我在短時間內無法找到百鬼夜行繪卷,在這裡逗留太久對我來說也有風險,所以妳能這麼好騙也真是幫上大忙啦~
   呀~居然中了那麼簡單的誘導,本來我都考慮過失敗之後的應變措施了呢。」
  「嗚……」
  明白自己被天邪鬼給騙了,小鈴也感到十分的不甘。
  但是現在比起不甘心,更重要的是絕對不能讓百鬼夜行繪卷被拿走。
  「快把繪卷還給我!」
  「哈!我有乖乖把繪卷還給妳的理由嗎?別忘了,我可是天邪鬼啊!」
  「咕……」
  已經沒有方法了嗎?
  就在小鈴深感困擾的時候,她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
  (對了!因為是天邪鬼,所以應該反過來說才對。)
  於是小鈴立即改變了態度,裝出毫不在意的樣子,用略顯生硬的語氣說道:
  「那個……我改變主意了,妳不用把繪卷還給我也沒關係喔,不如說絕對不要還給我喔!拜託了,絕對不要還給我喔!」
  「……」
  面對小鈴這樣的舉動,正邪她不禁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我說啊……」
  正邪將雙手環繞在胸前,有意的加強了語調,說道:
  「妳是不是誤會了甚麼呢?」
  「唉?」
  「天邪鬼啊,並不是單純照著別人說的話的相反方向去做的妖怪啊。」
  「是、是這樣嗎?」
  「所謂的天邪鬼呢,是討厭讓別人順心如意的妖怪才對。」
  「呃……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管妳是正著說還是反著說,我都沒打算把繪卷還給妳啦!笨蛋!」
  痛罵了小鈴一頓後,正邪也就轉過身,雙腳一蹬便向著店門口飛過去,打算直接離開鈴奈庵。
  「啊!等等!」
  小鈴雖然打算追過去,但當然是完全追不上,只能眼睜睜看著正邪離開。
  而就在這時……
  「哦呦!到此為止了喏。」
  一個身影出現在鈴奈庵的門前,擋住了正邪的去路。
  那身影舉起煙管,在大大的吸了一口之後,往前吐出了一陣煙霧。
  本應是氣體的煙霧在妖力加持下化為了一面牆,就那樣將飛向店門的正邪往後推開。
  「唔!?妳這傢伙……」
  「哎呀哎呀~和那個仙人聊太久以至於疏忽了,沒想到只是挪開視線一下子,妳就鬧出了這麼大的事,真是個不容小覷的後輩喏。」
  這個身影的真身,正是妖怪狸的首領──二岩猯藏,不過現在是為了在人類村莊行動,而變化成人類的模樣。
  猯藏挪動視線,看向慢一步才跑到門邊的小鈴,向她說到:
  「老朽在這拖住天邪鬼,妳快點去通知巫女過來吧。」
  「是、是的,多謝妳的幫忙!」
  向猯藏鞠躬道謝後,小鈴也就越過猯藏的身旁,離開了鈴奈庵。
  於是現在,留在鈴奈庵內的,也就只剩下正邪和猯藏兩人了。
  「……」
  正邪打量了下猯藏身周的狀況,看來是不太可能強行越過猯藏離開的樣子。
  於是正邪便雙手插腰,咋舌道:
  「嘖!又是妳啊,妳也真是有夠纏人的。」
  「雖然老朽的確說了搗亂是天邪鬼的天職,但也要有所分寸啊。其他的妖魔書就算了,只有那個百鬼夜行繪卷,可不是妳能夠輕率使用的東西喏。」
  「嘿!說甚麼呢?如果不違反規則、超越規則然後破壞規則的話,那還能夠叫做搗亂嗎!」
  正邪吐出舌頭,挑釁道:
  「而且聽妳的說法,這個繪卷果然是不得了的寶貝吧,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善加利用啦!」
  「呼~沒辦法,看來得使用粗暴點的手段了喏。」
  猯藏再度舉起煙管,吸了一口菸後,便以平靜的語調喊道:
  「上!」
  而隨著猯藏的這一聲令下,數隻妖怪狸便猛然的從猯藏身後竄出,向著正邪襲擊而去。
  「!?」
  (居然帶了手下過來嗎。)
  沒想到猯藏不是獨自一人,讓正邪一時慌了手腳,不斷往後退來迴避妖怪狸的攻擊。
  (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做出了這樣的判斷,正邪也展開彈幕,開始對以猯藏為首的妖怪狸進行反擊。



  人類村莊。
  被正邪從妖魔書中釋放出來的妖怪們,此時正在村莊的各地胡鬧,製造出了不小的騷動。
  「哎呀哎呀~大白天的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呢。」
  一名少女坐在掃帚上飛行著,從空中俯望村子的狀況。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過看來是我行動的時候了呢。」
  少女調整了下頭頂的魔法帽,臉上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自信笑容。
  少女的名字叫做霧雨魔理沙,是作為解決異變的專家與許多妖怪交手過的人類魔法使。



  博麗神社。
  即便是平常缺乏緊張感的小鈴,也知道這次情況不妙,所以她盡可能快的,用跑的跑到了博麗神社。
  當然代價就是在她越過參道、到達了神社之後,她也已經喘的上氣不接下氣了。
  「哈……哈阿……哈……」
  「嗯?這不是小鈴嗎?」
  本來拿著掃帚悠閒的在打掃的靈夢,也注意到了小鈴的到來,於是便放下掃帚上前搭話道:
  「怎麼了?這麼急躁,發生了甚麼事嗎?」
  「哈……店裡……妖魔書……哈……那個……」
  由於還沒組織好語言,加上呼吸急促的關係,讓小鈴一時之間根本說不出完整的句子。
  不過即便如此,小鈴還是成功的說出了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
  「是……天邪鬼……」
  「「!」」
  在這個神社中,對於天邪鬼這個詞做出反應的人有兩人。
  其一是明白異變發生,準備要作為巫女出動的博麗靈夢。
  其二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從輝針城來到神社,此時正躲在一旁偷聽的少名針妙丸。



  鈴奈庵。
  在以此為名的租書屋的屋頂上,此時鬼人正邪正被超過十隻的妖怪狸團團包圍。
  經過剛才的交戰,正邪身上已經掛彩,受了些許的輕傷。
  雖然她也反擊打傷了數隻妖怪狸,但看到此時包圍自己的陣仗就能知道,只傷到幾個囉嘍對對方的戰力根本毫無影響。
  「這次……妳還真是認真啊,妖怪狸的老大。」
  冷汗從正邪的臉上滑落。
  雖然正邪並不想承認這件事,但恐怕招惹像猯藏這樣的大妖怪,是個錯誤的決定。
  「抱歉啊,但妳動了不該動的東西吶。」
  說著,猯藏調整了下眼鏡的位置。
  平時猯藏她那彷彿老好人般的臉孔,在此時卻顯得格外冷酷,讓人不得不想起,她是支配了全日本三分之一的妖怪狸的大人物。
  「可以的話,老朽還是想要溫和點處理這件事的,但妳似乎沒有要配合老朽的樣子喏。」
  「嘿!那不是當然的嗎?誰會照著妳的意思去做啊!」
  即便局勢對自己完全不利,正邪也不打算退讓,她握緊手中的百鬼夜行繪卷,做好隨時應戰的準備。
  「放心吧,老朽是不會叫妳把繪卷交出來的,老朽知道妳是有骨氣的妖怪。所以……」
  猯藏舉起煙管,吸了一口菸,然後她在將煙向著上方吐出的同時,宣言道:
  「保護好繪卷吧!只要繪卷沒事,老朽就會留妳一條命;但反過來說,如果繪卷在交戰途中損毀的話,老朽就要妳當場償命!」
  語畢,猯藏用煙管指著正邪,向身旁的手下們下令道:
  「上!」
  隨著猯藏的指示,妖怪狸們再次向正邪發起了攻擊。
  「嘖!」
  正邪立即往上跳了起來,跳到空中迴避妖怪狸的攻勢。
  但理所當然的,妖怪狸們也紛紛追了上來,在半空中再度形成對正邪的包圍網。
  妖怪狸們或是擊出彈幕,或是變身成刀劍向正邪砍去,以各種方法對正邪展開了攻擊。
  「不過是群小囉嘍而已,少囂張了!」
  正邪靈巧的避開這些攻擊,並在半空中轉了個圈,讓自己頭下腳上的飛行著。然後……

  逆符「天地有用」

  在正邪的妖術作用下,所有妖怪狸都忽然感覺到視界上下顛倒,也有數隻妖怪狸因此而飛不穩,就那樣摔回到了鈴奈庵的屋頂上。
  (就趁現在逃走。)
  這樣打算著,正邪打算立刻帶著繪卷離開。
  但是……
  「喔呀喔呀~又使用了有趣的招式呢。」
  猯藏忽然出現在了正邪面前,並使用她巨大的尾巴朝正邪拍打,以強力的一擊將她往後擊飛。
  「嗚!」
  碰!
  被擊飛的正邪重重摔在人類村莊的街道上,同時她也能聽到周圍的人類慌張地想要遠離自己的喧囂聲。
  看來是在人類村莊引起騷動了呢……
  雖然正邪把妖魔書中封印的妖怪放出來,本來就是為了想製造混亂,所以騷動本身倒不成甚麼問題。
  只是這樣一來,解決異變的專家們注意到這邊的動靜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必須快點搞定這些妖怪狸,否則局面將會變得越來越嚴峻。
  這樣考慮著,倒在街上的正邪準備爬起身來。
  但很快的,正邪就注意到有數隻妖怪狸從週遭的民宅上跳了下來,他們變身成了各種古典妖怪的模樣,手持兵器向她揮舞而來。
  「該死!」
  正邪連起身的時間都沒有,只得在地上打滾著躲避妖怪狸的攻擊,期間正邪也難免被妖怪狸的兵刃劃傷,身上留下了許多道的傷口。
  「喝!」
  終於,正邪抓住一個空檔,出腳將逼近自己的一個妖怪狸踢飛,並就此跳起身來,重新站穩身體。
  然而在正邪打算展開反擊時,她卻注意到有一塊逐漸擴大的陰影已經覆蓋住了自己。
  抬頭一看,正邪便看到一隻變身成了塗壁(牆壁妖怪)的妖怪狸正向著她垂直墜下,顯然是打算就此把她直接壓扁。
  「咕……」
  正邪只好趕緊跳開,遠離涂壁的落下範圍。
  但是變成了涂壁的妖怪狸卻不只有一個。
  就像要封住正邪的所有退路般,一個又一個的塗壁(妖怪狸)紛紛從空中向著正邪墜去。
  碰!碰!碰!
  塗壁(妖怪狸)落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響,而正邪也只能不斷進行閃避,幾乎沒有能夠閒下來的時候。
  「可惡的畜牲,別欺人太甚了!」
  終於被逼到了極限的正邪,決定要在這賭一把。
  於是她跳了起來,在半空中翻轉身體,讓自己的雙腳踩在即將壓到自己身上的塗壁(妖怪狸)身上。
  正邪以這樣奇妙的狀態『站』在塗壁(妖怪狸)上,當然此時塗壁(妖怪狸)還是在繼續往下落,正邪的頭部也即將因此而撞上地面。
  而就在這個瞬間……

  逆符「天下翻覆」

  正邪再度施展妖術,讓事物上下顛倒。
  本來應該頭下腳上的正邪變成了頭上腳下;本來應該在正邪上方的塗壁(妖怪狸)變成了在正邪的下方。
  於是,本來應該會被塗壁(妖怪狸)壓扁的正邪,變成若無其事的站在塗壁(妖怪狸)上方,踩著塗壁(妖怪狸),讓其甚麼都壓不到的落在地上。
  正邪順利的擺脫了妖怪狸的攻勢,並且就在周圍的妖怪狸都還處於混亂中的這個瞬間,她也進一步的展開了追擊。
  「吃這個吧!」
  正邪旋轉身體,向四周揮灑出彈幕,在她附近的妖怪狸也因為來不及反應而被彈幕擊中。變成壁塗或其他妖怪的妖怪狸們,都因此而暈了過去,變回本來的模樣。
  但是即便如此,正邪所打倒的也只是一部份的妖怪狸而已。
  數隻妖怪狸現在仍然做好出擊的準備,潛伏在暗處等待著向正邪出手的時機。
  「行了,你們退下吧。」
  不過在正邪還在警惕著妖怪狸的時候,妖怪狸們卻忽然接到了新的指示,而收起了攻勢帶著受傷的同伴們退到後方。
  至於給妖怪狸下指示的人,當然也不用多說了……
  「妳果然是個讓人驚豔的後生晚輩吶。」
  猯藏就像是與退到後方的手下們交換般,走上前來到了正邪的面前。
  她把玩著手中的煙管,一面環視周圍那些正邪與妖怪狸們留下的戰鬥痕跡,一面感嘆道:
  「以妳作為妖怪的妖力水平,居然能夠在吾等妖怪狸的圍攻下支撐這麼久,如果老朽不是親眼見證過妳越過一次又一次的修羅場的話,一定不會相信的喏。這就是所謂的毅力吧?」
  「嘖!我可不稀罕妳的誇獎啊。」
  正邪將雙手往兩旁攤開,不屑的搖了搖頭。
  不過在頂嘴的同時,正邪其實也在悄悄的觀察周圍的情況。
  雖然猯藏以外的妖怪狸們都退到了後方,但依然還在四周埋伏著,顯然是在堤防正邪逃走,這種狀況下要強行穿越恐怕是有點難度。
  不知道是否有察覺正邪的警惕,猯藏只是泰然的笑道:
  「嚯嚯~妳真的是個很值得期待的後輩呢。所以,還請妳接下來務必要小心啊。」
  「哈?小心甚麼?」
  「小心別被老朽打死了!」
  話音未落,猯藏便揮動手中的煙管,從煙管揮過的軌跡放出兩顆光球。
  這兩棵光球分別移動到了正邪的左右兩側,然後幻化成了猯藏她自身的模樣。

  「猯藏化彈幕十變化」

  猯藏的兩個幻象從兩側同時向正邪擊發彈幕,而這些彈幕也變化為野獸的模樣,向著正邪奔馳而去。
  「嘖!」
  正邪往上跳起,飛到半空中,一面迴避彈幕,一面尋找逃離的時機。
  但是就在這時,兩個猯藏的幻象又再各放出了兩個光球,而這四個光球也幻化成了猯藏的模樣,六個幻象一同向著正邪攻擊。
  「!既然這樣的話……」
  正邪於半空中迴轉身體,向著四面八方放出彈幕,同時進行方向的逆轉,以此和猯藏的幻象對抗。

  逆轉「Reverse Hierarchy」

  正邪的彈幕與猯藏幻象的彈幕相互抵消,靠著逆轉方向也成功的偏移了部分攻擊,多虧如此正邪也是成功的爭取到了些喘息的餘地。
  然而猯藏的幻象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增加到了十個,幻象們所放出來的彈幕,或是化為獸、或是化為鳥、或是化為人,以多變的形式展開封殺正邪移動空間的攻勢。
  雖然正邪的反擊與牽制的確起到了點作用,但在純粹的力量差面前,正邪仍然遭到了壓制。
  「咕……可惡……」
  漸漸的,正邪已經感到招架不過來,再這樣下去落敗的一定是自己。
  (沒有甚麼辦法嗎……)
  在緊張的情緒下,正邪反射性的握緊了雙拳。
  然後……正邪她感覺到了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某樣物品。
  (對了!)
  正邪靈機一動,打開了自己手中的那樣物品,並將那樣物品像圍巾一樣的纏在自己身上。
  「!」
  而看到正邪的舉動,猯藏便急忙揮動煙管,改變彈幕的方向,讓本來襲向正邪的彈幕全部都向著空中飛去。
  能夠在這種臨門一腳的時候改變彈幕的移動方向,不得不說也是因為猯藏她身為古老妖怪擁有著強大且優秀的能力的原因。
  「妳這丫頭……」
  然而這個古老妖怪,此時卻難得的露出了獠牙,帶著強烈的怒氣向正邪低吼道:
  「沒有聽到老朽剛才和妳說的話嗎?」
  讓猯藏如此憤怒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正邪剛才拿出來纏在自己身上的那樣物品。
  沒錯……
  那樣物品正是『私印版 百鬼夜行繪卷 最終章補遺』。
  「老朽說了如果繪卷毀損的話,就會讓妳償命,妳沒有聽到嗎!?」
  「我聽到了?那又怎樣呢?」
  正邪雖然因為緊張而流下了冷汗,卻還是堅持的吐出舌頭向猯藏挑釁。
  很明顯的,猯藏非常重視這個百鬼夜行繪卷。
  既然這樣,只要用這個百鬼夜行繪卷當作盾牌,猯藏就一定會為了不傷到繪卷而收手,而實際上正邪這個戰術也立刻就顯示出了成效。
  當然代價是猯藏現在完全被激怒了。
  正邪吞了一口口水,注視著憤怒的猯藏,咧嘴笑道:
  「但是啊,身為前輩的妳難道忘記了嗎?天邪鬼是最討厭聽人指示的妖怪了啊!」
  正邪的手指在顫抖。
  這顫抖一部份是因為對猯藏的恐懼,另一部份則是因為……喜悅。
  反抗了猯藏這樣的大妖怪,成功叛逆其意志,使之憤怒的喜悅。
  就算會被殺又如何呢?這樣的叛逆不就是天邪鬼的存在意義嗎?
  「抱歉啊,打從一開始,妳的警告我就連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呢,妖怪狸的首領呦。」
  「……」
  被正邪如此挑釁的猯藏,並沒有立刻做出反應,而是低下頭沉默著。
  雖然此時看不到猯藏的臉,但她顫抖的肩膀似乎已經體現出了她的憤怒,很少看到首領發火的妖怪狸們也慌張地開始交頭接耳。
  而就在這樣寂靜的時間持續了數秒過後……
  「……哈!」
  她笑了。
  猯藏扶著額頭,彷彿覺得十分有趣,又彷彿十分無奈似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真是……該怎麼說妳才好呢,難道妳真的不怕死嗎?
   老朽活了這麼久,見過的天邪鬼也不只有妳,但妳恐怕是老朽遇過的所有天邪鬼中,最像天邪鬼的一個啊。
   ……也難怪妳叛逆不了自己的本能,不是嗎?」
  「哈?」
  沒想到話題會在這繞回自己上午的叛逆本能計畫上,這讓正邪有些反應不過來。
  「妳以為只要讓意志超越本能,自己就能夠擺脫身為天邪鬼的悲慘命運吧?但是妳錯了,因為束縛著妳的本來就不是本能,而是妳自己的意志啊。
   天邪鬼……可悲的小妖怪呦……」
  說著,猯藏忽然收起了笑容,以冰冷的眼神注視著正邪,宣言道:
  「既然妳不怕死的話,老朽就順妳的意,在這邊了結妳吧。」
  語畢,猯藏揮動手中的煙管,讓包圍著正邪的十個幻象再次一同向正邪放出彈幕攻擊。
  「!?」
  (難道說!?這傢伙打算連同繪卷一起,把我解決掉嗎?)
  看著從四面八方逼近的彈幕,正邪不免感到有些慌張。
  「嗚!」
  而雪上加霜的,是在正邪打算展開迴避時,她卻發現剛才作為防禦纏繞在身上繪卷,此時反而開始阻礙起了自己的行動。
  所以沒有辦法,正邪也只好趕緊將繪卷從身上解開。
  但是就在正邪解開了繪卷,讓繪卷離開自己身體的那一瞬間──
  磅!
  「嘎啊!」
  伴隨著巨響,正邪感到自己的背部被某個東西撞上,她也不禁因為疼痛而鬆開了雙手。
  而本來被她拿在手上的繪卷,就在這一瞬間被奪走了。
  「咕……」
  剛才到底發生了甚麼?
  雖然還有些混亂,但正邪在重新穩住身體後,也很快就發現了幾件事。
  第一件事是,猯藏的彈幕並沒有打到她的身上,而是在碰到她之前就在周圍停了下來。
  第二件事是,有一個騎在掃帚上的人類,拿著本來應該在正邪手中的繪卷,飛到了猯藏的身旁。
  「喂!猯藏,這樣就可以了吧?」
  「嗯嗯~妳做的相當漂亮呢,魔理沙小姐。」
  是的,那個人類正是霧雨魔理沙,剛才撞了正邪並將繪卷搶走的人,也都是她。
  「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吶,剛才老朽說要了結妳……那是騙妳的~」
  猯藏向著還無法理解現況的正邪,嘻笑著解釋道:
  「或許妳忘記了,但除了天邪鬼之外,妖怪狸也是很擅長騙人的喏。」
  剛才,猯藏遠遠的就看到魔理沙正從正邪的後方向自己的方向飛來。
  所以猯藏才故意假裝要對正邪展開攻擊,其實她一開始就準備讓彈幕中途停下,沒有打算讓彈幕碰到正邪。
  而就在正邪為了迴避彈幕而分心時,猯藏就悄悄的用幻術給魔理沙傳達信息,指示她從後方攻擊正邪,並將正邪手中的百鬼夜行繪卷搶過來。
  如此一來,正邪也就失去了百鬼夜行繪卷這個可以威嚇猯藏的物品了。
  「可惡……」
  明白自己被猯藏擺了一道的正邪,不禁悔恨的咬緊了牙關。
  另一方面,魔理沙則是拿著百鬼夜行繪卷向猯藏問道:
  「喂!猯藏,這個繪卷確實是小鈴所收藏著的那一個不會錯吧?這麼邪門的繪卷我也沒看過第二個了。既然這個繪卷剛才在天邪鬼的手中,也就是說現在村子裡所發生的騷動,都是天邪鬼搞的鬼囉?」
  「嘛~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難道說,現在在村子裡做亂的妖怪,也都是天邪鬼從妖魔書中放出來的嗎?」
  「正是如此。」
  「恩……真是麻煩啊……」
  分析了下現況,魔理沙感到很困擾的搔了搔頭髮。
  「雖然我剛才一直在退治於村子裡做亂的妖怪,但現在應該還有數隻妖怪沒有解決,得趕緊在造成大傷害之前收拾掉呢,否則對小鈴來說也會很糟糕的。」
  「說的是呢,老朽其實也想早點去幫忙那邊,不過為了不讓罪魁禍首逃掉所以分不開身呢。」
  猯藏指向被自己的彈幕所包圍住的正邪,說道:
  「既然妳來了,咱們就先合力把天邪鬼收拾掉,然後再去對付妖魔書的妖怪吧。」
  「說的也是。」
  「嘖!」
  聽到猯藏和魔理沙打算聯手對付自己,正邪自然是打算立刻逃走。
  啪!
  但是猯藏彈了個響指,就讓本來停駐在正邪四周的彈幕再次動了起來,直接封殺了正邪的去路。
  「咕──可惡!」
  「看這情況,還是速戰速決比較好呢。」
  打量了下正邪此時的狀況後,魔理沙便從帽子中取出了她愛用的武器『迷你八卦爐』。
  她讓迷你八卦爐朝向正邪,並於自己的雙掌前方漂浮著。
  魔理沙的魔力凝聚在迷你八卦爐中,轉化為了強大的能量,就此向著正邪擊發出了擁有巨大破壞力的魔法鐳射。

  戀符「Master Spark」

  正邪眼睜睜看著鐳射擊向自己,卻因為猯藏的彈幕阻饒而難以迴避。無路可逃的她,最終發出了彷彿要扯斷聲帶般的怒吼:
  「該死的──混帳啊──!!」
  就這樣,正邪的身影被鐳射所覆蓋,而當魔理沙擊出的魔法鐳射消失後,在這條街道上也已經看不到正邪的身影了。
  ……
  「咦?奇怪?」
  魔理沙走上前,來到正邪剛才所處的位置附近,環顧著四週呢喃道:
  「怎麼會不見了呢?我剛才用的火力應該還不至於把她直接燒成灰吧。」
  「看來,又被那個天邪鬼給逃走了呢。」
  猯藏緩步走到了魔理沙身旁,望著地上彈幕所留下的交戰痕跡,她若有所思的舉起煙管吸了一口菸。
  而聽了猯藏的話,魔理沙皺起了眉頭,不太相信的說道:
  「逃走?怎麼可能?她可是吃了我的一發Master Spark呦。」
  「不,妳的Master Spark並沒有命中。」
  「甚麼?不會吧,剛才她的行動確實是被妳的彈幕給封住了啊。」
  「雖然是那樣沒錯……」
  說到這,猯藏忽然蹲了下來,伸手去摸了一下留在地上的一攤液體。
  這個液體是血。
  而稍微聞了一下血的味道後,猯藏也能夠確定了,這攤血的主人就是鬼人正邪。
  於是根據這些線索,猯藏也能推理出在剛才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了。
  「看來是在被Master Spark命中的前一秒,她做出了硬吃老朽的彈幕的判斷,選擇承受較小的傷害來迴避大傷害,強行穿越老朽的彈幕逃離了這條街喏。」
  「居然有這種事……」
  「是啊……居然有這種事。」
  猯藏站起身,向著天空吐出一口煙,苦笑道:
  「真是個越被逼到極限,就越出人意料的後輩啊。」
  ……
  不知道在思考著甚麼,猯藏再度陷入了沉默。
  而魔理沙在查看了下周圍的狀況,也確認正邪沒有躲在附近後,便向猯藏問道:
  「現在怎麼辦?要去追天邪鬼嗎?」
  「是啊……雖然和妳的Master Spark比起來,老朽的彈幕算不上高火力,但畢竟是由老朽所擊出的彈幕,硬吃了數發的天邪鬼肯定也受了相當的傷害,她逃不了太遠的。」
  猯藏撫著下巴,考慮了一下之後,便向魔理沙問道:
  「魔理沙小姐,那個天邪鬼能由妳來追捕嗎?」
  「嗯?是沒問題啦,不過為什麼不是妳去追呢?」
  「老朽的手下有不少人受了傷,老朽要先安排他們下去休養,沒辦法立刻行動。
   不過作為交換,現在還在村子裡作亂的那些妖魔書的妖怪,就由老朽來封印吧。單就封印術來說,老朽比妳更擅長。如何?這也是個適材適所的安排吧?」
  「恩~妳說的也有道理。」
  歪著頭考慮了一下之後,魔理沙也決定接受猯藏的提案:
  「OK!那天邪鬼就由我去追啦,妳也要快點把那些妖魔書裡的妖怪封印回去啊。」
  「沒問題,就交給老朽啦。」
  「還有這個也先交給妳吧。」
  說著,魔理沙將手中的百鬼夜行繪卷遞給了猯藏。
  「妳就和其他妖魔書一起,把這繪卷也還給小鈴吧。但不要做甚麼奇怪的事喔!要是出了甚麼狀況的話,我第一個一定就先去找妳。」
  「放心吧,老朽是很識時務的。」
  於是分配好各自的任務後,魔理沙和猯藏也分別展開行動了。



  「咖……可惡……嘎……」
  人類村莊的近郊。
  鬼人正邪以踉蹌的腳步,勉強的從村子裡逃了出來。
  雖然她避開了Master Spark的直擊,但是強行穿越猯藏彈幕的代價,讓她身上留下了數道不淺的創傷。
  好不容易到手的百鬼夜行繪卷被魔理沙給搶了回去。
  而她們這些解決異變的專家既然已經開始行動了,那正邪所放出來的那些妖魔書的妖怪,估計也不用很久就會被封印回去吧。
  結果,鬼人正邪她這次還是失敗了。
  到頭來,她還是甚麼都改變不了……無論是這個幻想鄉,亦或是她自己。
  「混帳……」
  泥土的味道,在正邪的口中漸漸擴散了開來。
  好苦……好澀……
  正邪並沒有吃到土,但從遙遠的過去起就烙印在她記憶中的,名為屈辱的土的滋味,卻像是被悔恨的感情喚起了般,十分清晰的刺激著她的舌頭。
  而正邪也不禁回想起,數天前遇到閻魔時,閻魔對自己所說的話:

  『妳作為一個齒輪的位置,就是『為惡,然後被退治』,但妳卻拒絕被退治,拒絕了應該屬於自己的『位置』,這就是妳的罪!』

  為了失敗而搗亂。
  為了被打倒而鬧事。
  打從一開始,自己的所有行動就只是為了在最後被打倒而進行的嗎?
  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注定要當一個永遠的失敗者嗎?
  「開甚麼……玩笑……」
  正邪激動的咬緊了牙,因為咬得太過用力,甚至咬出了血來。
  但是就連血的味道,也無法將土的味道蓋去。
  好苦……好澀……
  啊啊……好苦……好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土的味道折磨著正邪的感官,但正邪也只能繼續將牙咬緊,以免一個忍不住會咬斷自己的舌頭。
  結果,她的人生並沒有任何改變。
  就和小時候一樣,只能一面品味著土的味道,一面咬緊牙活下去。
  ……甚麼都……沒有改變……
  ……
  「妳看起來很困擾呢。」
  「!?」
  忽然,一個正邪從沒聽過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而她還沒能確認對方的樣貌,就忽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在模糊的意識中,正邪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她在數個小時前也體驗過……沒錯,這和她跟著霍青娥進入仙界時的感覺是一樣的。



  人類村莊的近郊。
  魔理沙騎著掃帚在低空飛行,環顧四週尋找正邪的蹤跡。
  「奇怪了?從血跡來看,應該是來到了這附近沒錯啊。」
  她沿著正邪的血跡一路進行追蹤,最後離開了村莊來到了這一帶,但是正邪的血跡卻在半路上中斷了,而讓她無法繼續追蹤下去。
  「是用了甚麼妖術或把戲將血跡藏起來了嗎?我該不會是中計了吧?」
  魔理沙困擾的歪著頭,如果真的追丟了正邪的話,那也只能先回村子和猯藏會合了。
  不過她都誇下海口說由自己來抓天邪鬼了,結果卻這樣無功而返的話,那還真是沒面子啊……
  這樣想著,魔理沙還是決定在附近繼續找一下。
  然後就在這時……
  轟!
  「!?」
  一陣異常的轟鳴聲轟然響起。
  轟鳴聲發出的地點,讓人意外的,就是正邪的血跡中斷的那個位置。
  並且,在剛才為止都還看不到人的那個地方,此時卻能看到有一個人影跪在那裡。
  是鬼人正邪。
  「那傢伙……」
  雖然終於是找到了正邪,但魔理沙並不打算輕率靠上前。
  理由很簡單,因為此時魔理沙能夠感到,一份龐大而異常的力量正從正邪的體內散發出來。
  「啊啊啊──」
  正邪她跪在地上,用雙手抱緊了自己的身體,彷彿很痛苦般的呻吟著。
  「啊啊……啊啊啊──」
  讓人不安的黑氣壟罩著正邪的身體,血管異常清晰的浮現在她的皮膚表面,冷汗也從她的全身不斷冒出。
  然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哧!
  一樣漆黑的物體撕裂了正邪的背部,伸向天空。
  那是羽翼。
  僅有左邊單支的,漆黑的羽翼。

  來吧!
  將心中的惡意解放的時候到了。
  讓惡意的花朵綻放開來,此刻,成為惡的化身吧!

間章目錄間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799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rikofireみんな
要結束520的一天啦!! 大家都要開開心心的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