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同人小說】第二章 逆天行善 ~ Self-Contradiction.【變革天邪鬼】

作者:三八七│東方 Project 系列│2017-02-14 05:14:41│巴幣:0│人氣:98
第二章 逆天行善 ~ Self-Contradiction.

  「對了!我只要去做善事不就好了嗎。」
  距離正邪與閻魔的談話,已經過去了數天。
  而就在正邪身上的傷也確實養好的時候,她想到了一個異想天開的主意。
  「歸根究柢,職責甚麼有的沒的,都源自於我作為天邪鬼的本能。那麼我如果能夠對這本能反其道而行,改去做好事的話,不就能夠擺脫這些煩人的束縛了嗎?」
  不知道該說是天才的發想,還是幾天下來的焦慮感讓她糊塗了,現在的正邪對這個想法充滿了莫名的自信。
  「是了!最究極的叛逆,就是對上天所賦予的本能的叛逆啊!」
  握緊了雙拳,正邪向著天空吶喊道:
  「如果說世界上存在著決定了我的本能的上天的話,那麼上天也就是支配著我的強者,而反逆天所決定的本能,也就是對強者的反抗!
   沒錯!我最應該反逆的,就是與生俱來的本能本身啊!我怎麼現在才想到呢,哈哈哈哈哈!」
  在太陽高掛於空中的上午,正邪自己一個人情緒高昂了起來。
  「就這麼決定了,去做善事吧!」
  完全憑情緒決定好接下來的行動,正邪在陽光的照射下邁出了步伐。
  而這也是今天所將發生的那場大騷動的開端。



  「不過就算說要做善事,應該要怎麼做比較好呢?」
  人類村莊。
  幻想鄉中生活的人類們所居住的地方。
  在這個為了妖怪而創造的樂園中,幻想鄉的人類是為了替妖怪提供恐懼而存在的。
  雖然人類無論是力量還是立場都弱於妖怪,不過也正是為了保護這樣的人類,幻想鄉的妖怪是不能在村子裡襲擊人類的,這是幻想鄉的規則。
  但此時的正邪她就趴在村子裡某間人類住宅的屋頂上,從那俯望著下方來來往往的行人。
  「哈……」
  姑且,她今天並不是為了襲擊人類而來的。
  「我想村莊這裡應該比較容易發現需要幫助的人,所以總之就先過來看看了。不過仔細想想,身為妖怪的我一現身就會把人類嚇跑吧?說不定還會把巫女給引來呢……哈~真是麻煩啊~」
  自己考慮的太天真了嗎?
  這樣思考著,正邪以單手撐著臉頰,感到很無聊似的觀察起村莊裡人類的生活。
  「……」
  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這點在幻想鄉也不例外。
  在制定好的規則下行動,互相幫助、互相扶持,以此維持住整個群體的運行,讓大家都能過上有秩序的生活。
  「…………」
  而看著這樣的人類,一份衝動也漸漸的從正邪的胸膛中湧現了出來。
  ……好想破壞……
  秩序甚麼的、社會甚麼的,就讓我用這雙手去把這一切全都破壞掉吧!
  幻想鄉的規則誰管它!就在此時、就在此刻,將這些過著秩序生活的人類們,全部打入混亂之中吧!
  來吧!破壞吧!釋放心中的惡意吧!
  來吧!破壞吧!將一切都化為混沌吧!
  來吧!
  破壞吧!
  破壞吧!!
  「………………!」
  忽然,就在正邪即將忘記本來的目的時,一個引人注目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那是……面靈氣?」
  之所以說那個身影引人注目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她並不是人類,而是妖怪。
  那個身影是面具的付喪神,面靈氣──秦心。
  現在的時間還只是中午,是陽光普照的白天,但秦心她身為妖怪,卻大剌剌的在人類村莊中四處徘徊。雖然周遭的人類似乎沒有特別敵視秦心的樣子,但她那樣子果然還是非常的顯眼。
  「那傢伙在搞甚麼啊。」
  正邪歪著頭,疑惑的觀察著心的行動。
  而很快的,正邪也注意到了一件事:
  「那個面靈氣……似乎在找甚麼東西的樣子?」
  看到這,正邪猛的拍了一下手,喊道:
  「對了!這不就是個做善事的好機會嗎!」
  終於找到了做好事的機會,正邪爬起了身,從屋頂上一躍而下。
  不過她沒有讓自己的雙腳著地,而是在那之前便讓身體飛了起來,直接向著心飛了過去。
  「呦!妳是面靈氣吧?」
  「?」
  在心的身旁讓身體降落後,正邪便出聲叫住了還在四處張望的心。
  而也可說是正好吧,因為和心一起行動的關係,村裡的人類對正邪的出現反而沒預料中的警戒,大概只覺得是妖怪間的私事吧。
  「妳是誰?」
  心面無表情的,向正邪提出了疑問。
  不過心會面無表情,並不是因為她對正邪有甚麼意見之類的,而可以說是她作為面具妖怪的一個特徵吧,她一直以來都是用面具來表現自己的感情的,雖然有聽說她在進行表情的練習,不過成效似乎還不明顯的樣子。
  「我嗎?我是將來會顛覆整個幻想鄉的天邪鬼,鬼人正邪。」
  「顛覆幻想鄉?甚麼意思?」
  「嘛,我的事情就先不說了,說說妳的事吧。」
  正邪將雙手環抱於胸前,以不知道從哪來的傲慢態度,向心提問道:
  「我剛才就看到妳在四處徘徊,似乎是在找東西的樣子,是遺失了甚麼嗎?」
  「是的,這件事說來慚愧……我遺失了作為我一部份的一個面具,現在十分焦急。」
  心低下了頭,雖然這時她臉上還是面無表情,但頭上的面具卻換成了『姥』的能面,似乎是表達了她此時的感情。
  「遺失面具?我好像聽說妳之前就遺失過一次面具,還鬧出了不小的騷動。」
  正邪在腦中整理了下自己所知道的情報後,向心問道:
  「妳的面具常常遺失嗎?」
  「不!絕無此事,每個面具都是我的一部份,怎麼會是能輕易遺失的!」
  換上了『大飛出』的能面,心堅決的主張道:
  「平常我都能感覺到每個面具的位置,但這次卻找不到了……雖然我也搞不太清楚狀況,但一定是發生了甚麼!」
  「哼~這樣啊。」
  正邪沉吟了一會,說道:
  「總之,我也幫妳找一下吧,兩個人分頭找總是更有效率嘛。」
  「真的嗎!那真是幫上大忙了!」
  心換上了『福神』的能面,大大的向正邪點了點頭。
  「那麼,我打算往這個方向去找,另一邊就麻煩妳了。」
  「啊啊,沒問題。」
  就這樣,心和正邪分配好各自負責的方向後,也就大步大步的離開了。
  望著心離去的背影,正邪摸著自己的下巴,思考了起來:
  (找面具啊……應該要從哪著手才好呢?面具是面靈氣的一部份,她本人才應該是最了解面具位置的。如果連本人都找不到的話,果然是發生了甚麼特別的狀況吧,比如被誰給偷走了之類……)
  就在正邪想到這的瞬間,她注意到了。
  有一個青色的身影從房屋牆角的陰影中出現,悄悄的在後方觀察心的行動。
  「!」
  在短暫的驚訝後,正邪便展開行動,往前衝了出去。
  不過那青色身影也注意到了正邪,而縮回到了陰影中。
  「喂!別跑!」
  正邪急忙抓住青色身影的衣角,不想讓她逃走。
  不過就在下一秒,她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視野在瞬間變得一片模糊。
  當正邪的視線恢復正常時,她也發現自己周圍的景色已經從人類村莊,變成了一個她所不知道的地方。
  「搞甚麼鬼?剛剛發生了甚麼事?」
  「啊啦啊啦~跟著進到仙界來了呢。」
  「!」
  聽到從身旁傳來的聲音,正邪立即轉頭聲音發出的方向看了過去。
  而她也終於看清了自己剛才所追逐的青色身影的真身。
  「甚麼啊,這不是神靈廟的邪仙嗎?」
  「開口就喊人邪仙還真過分呢,我在幻想鄉並沒有真的做過甚麼很邪惡的事情吧?」
  她的名字叫做霍青娥,是一位被人們以邪仙稱呼的仙人。
  剛剛在青娥打算進入仙界時,因為正邪抓住了青娥的衣角,而被一起帶入了仙界之中。
  於是現在,青娥她優雅地坐在正邪的面前,露出甜美的笑容,說道:
  「我頂多就是偷點東西,做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而已呦。」
  聽到青娥的話,正邪她抬起了一邊的眉毛,質問道:
  「果然,那個面靈氣的面具是妳偷的吧?」
  「是我沒錯呦。」
  非常乾脆俐落的認罪了的青娥,從身後取出了一張精緻的能面面具。
  「……」
  沒想到自己所尋找的目標會忽然出現在面前,正邪在一瞬間睜大雙眼後,便瞇起了眼,警惕的瞪著青娥,問道:
  「妳這傢伙,到底打算做甚麼啊?」
  「就說了,只是無傷大雅的惡作劇而已。」
  保持著自在的微笑,青娥撫摸著手中的面具,述說道:
  「我只是因為看到那孩子跑到廟裡來閒逛,卻一個人很無聊的樣子,才想稍微捉弄她一下,想看拿走其中一個面具之後她身上會發生甚麼變化而已。」
  「所以妳剛才偷偷摸摸的跟蹤在那個面靈氣身後,就是為了要觀察她啊……」
  想起了剛才在人類村莊所看到的場面,正邪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妳也真夠無聊的呢。」
  「我跟在那孩子後面也不只是為了觀察而已喔~」
  青娥豎起一根手指,補充道:
  「萬一那孩子因為我拿走的面具,而發生了暴走或其他不太妙的狀況的話,我跟在附近也能立即將面具還回去,避免事態擴大,畢竟我可是完全沒有打算引起騷動的呢。」
  「妳這傢伙……算了,我對妳的動機也沒興趣。」
  正邪懶得再對青娥的行為多做評價,於是她接下來也直接切入了正題:
  「總之我答應了面靈氣,要幫她把面具找回來,所以現在就把那個面具交給我!如果妳不給的話,我也只好就用搶的了。」
  說著,正邪擺好了架式,準備好要和青娥動手。
  過去她被全幻想鄉追捕時,也曾與青娥交過手,所以多少知道青娥的本事。
  身為有著千年修為的仙人,霍青娥雖然是不好應付的對手,但正邪也不至於沒有勝算。
  不過要說有甚麼讓正邪擔心的事情的話,就是她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仙界的這點了,在仙界與仙人交手,並不是個明智的主意。
  但就算這樣,還是要把面具取回來。
  面具現在就被青娥拿在手上,想辦法先讓她分神再伸手去搶比較好嗎?還是要先設法限制住青娥的行動呢?
  首先要從哪邊進攻比較好?不,果然還是要先以假動作誤導對手吧。
  既然這樣的話,第一步所該採取的行動果然是……
  「可以喔,給妳也沒關係。」
  第一步果然要用假動作打向臉部,然後再……咦?
  「咦?」
  本來還在考慮戰術正邪,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一臉不敢置信地望向青娥。
  而青娥看到這樣的正邪,也在輕聲地笑了一下後,重複剛才的話:
  「我說,這個面具就交給妳也沒關係喔。」
  「妳……還真爽快啊,是不是有陷阱?妳手中的面具難道是假貨嗎?」
  「我設陷阱害妳有甚麼意義嗎?再說我又不知道妳會追著我跑到仙界來,哪來的時間準備假貨。」
  青娥聳了聳肩,說道:
  「我本來就只是來找樂子的,從一開始就沒有執著的理由。」
  「……好吧,姑且就先相信妳吧。」
  雖然正邪心中還有些懷疑,不過青娥說的話也有道理,所以正邪也決定暫時先相信她。
  「討厭,人家有這麼沒信用嗎?」
  被正邪這樣警惕著,青娥扶著臉頰,蓄意的擺出了沮喪的模樣。
  不過正邪倒沒有奉陪青娥玩笑的打算,僅僅只是板著臉,向青娥伸出了手。
  「所以,現在能把面具交給我了吧?」
  「嘛嘛~別那麼急躁嘛。」
  青娥立即恢復了自然的態度,微笑道:
  「雖然我說面具給妳也沒關係,但倒也不是完全免費的呦,我這邊也有個交換條件。」
  「哈!?條件?妳這傢伙又在打甚麼算盤?」
  「別緊張嘛,不是甚麼大不了的條件,我只是想問妳幾個問題而已,只要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會把面具給妳。」
  「……」
  果然還是覺得青娥很可疑。
  正邪實在不想被青娥牽著走,不過考慮到在仙界與仙人動手的風險,她也不打算輕率的冒險。
  只是回答問題的話,總之先聽聽看問題的內容應該也沒有損失。
  如果真的有甚麼狀況的話,到時再動手用武力去搶也不遲。
  「嘖!」
  正邪不甘願發出了一聲咋舌,然後簡短的向青娥說道:
  「問吧。」
  「恩恩,我的問題很簡單喔,妳也不用想的太複雜。」
  青娥微笑著,略為打量了下正邪後,便開口說出了她的問題:
  「為什麼,妳要幫助面靈氣呢?」
  「問這個做甚麼?」
  「因為很讓人好奇不是嗎?」
  青娥微微的歪過頭,語帶疑惑地說道:
  「像妳這樣的天邪鬼,為什麼會違背本性與信念,跑來做善事幫助人呢?我是真的很想知道這件事的答案呢。」
  「哈!我可沒有違背我的信念啊。」
  正邪嗤笑著,將雙手往兩旁攤開,宣言道:
  「我仍然想要叛逆世上的所有強者,不過我這次叛逆的目標,是上天!我要叛逆上天賦予我的本能,叛逆被稱為天的強者!這就是我究級的叛逆!」
  「叛逆上天啊……原來如此,所以才反過來去做善事嗎,真了不起。」
  青娥瞇起眼,饒有興趣的撫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後,便向正邪問道:
  「不過,妳這樣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呢?」
  「啊?」
  「如果妳是想要否定自己的本能的話,為什麼妳還要去『叛逆』誰呢?想要去叛逆誰的這件事,不也是妳本能的一部份嗎?」
  「別小瞧人了!」
  聽到青娥這番話,正邪不禁提高了音量,堅決的喊道:
  「我是以我自己的意志,決定要去叛逆一切的!」
  「真的是這樣嗎?妳對自己真的有那麼了解嗎?」
  然而青娥卻沒有改變意見,反而更進一步的追問道:
  「自己的人格,從哪邊開始是本能,從哪邊開始是意志,妳真的分得清楚嗎?」
  「吵死了!我說叛逆是我自己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輪不到妳來質疑!」
  對這樣的逼問感到火大,使正邪露出獠牙向青娥發出了怒吼。
  「啊啦啊啦~真是抱歉。」
  青娥掩著嘴,收斂起了剛才強硬的態度,向正邪道歉並解釋道:
  「我沒有打算激怒妳的,只是這個話題對於身為仙人的我來說,是個很有意思的議題喔。」
  「哈?甚麼意思?」
  「本來嘛,我們仙人也就是透過擺脫作為生物的本能與慾望,而得以超脫肉身完成修為的。所以追求意志與自我的昇華,對我來說也是很熟悉的課題呢。」
  「哼──……」
  聽著青娥的說明,正邪呼出了一口氣,讓自己先冷靜下來,畢竟太情緒化的話話題也進行不下去。
  於是接著正邪便將手往旁一攤,語帶諷刺地問道:
  「也就是說,妳現在會當一個邪惡的仙人,也是基於妳自己的意志嗎?」
  「是呦,成為人們所說的邪仙,是我自己的選擇。」
  「嘿!終於承認自己是邪仙啦。」
  「我也沒有否定不是嗎?我只是說老是那樣喊我很過分而已,每個人一看到我就邪惡邪惡的喊,就算是我也還是會有些傷心的呢。」
  說到這,青娥她無奈的嘆了口氣,抱怨道:
  「大家對我是不是有些誤會呢?我明明是很了解分寸,也從來沒有打算去破壞規則的,我的行動都會控制在幻想鄉以及社會的容許範圍之內,跟只會搗亂的天邪鬼可不一樣啊。」
  「哈?妳這是在挑釁我嗎?」
  「不是不是~只不過如果換作是我的話,是絕對不會想讓自己成為被整個幻想鄉追殺的流亡者的呢。」
  說著,青娥眨起一隻眼,以像是在模仿哪裡的教師般的語氣說道:
  「不要為自己樹立多餘的敵人,這可是長壽的秘訣喲!話說回來,還真虧妳能從那樣的狀況下活下來呢。」
  「……」
  確實是很不容易才活下來的啊……
  正邪她因為企圖顛覆幻想鄉的事,而被來自幻想鄉各地的人類與妖怪追捕。
  在那段日子裡,她幾乎在哪都找不到安全的地方,連睡覺都無法安心的睡。期間如果出了點差錯的話,自己大概就會沒命了吧。
  這樣一想,正邪也不禁深深感慨。
  如果不是那個時候堅持到了最後的話,現在自己也就無法繼續站在這裡了吧。
  正因為有那個時候的戰鬥,才有現在的自己,正邪對於當時計畫顛覆幻想鄉的事,即便是現在也並不後悔。
  「……看來,妳以跨越了那樣的難關的自己而自豪呢,這也是好事吧。」
  看著陷入感慨中而不發一語的正邪,青娥扶著臉頰,向她問道:
  「但是這樣的生存方法,不累嗎?」
  「哈?」
  「沒有任何同伴,走到哪裡包圍著自己的都是敵人,這樣子的生存一定很辛苦吧?」
  「怎麼?忽然又同情起我來了?」
  正邪吐出舌頭,嗤笑著宣言道:
  「少裝模作樣了!叛逆是我所選擇的道路,我從一開始就不奢望任何人的同情!就算沒有任何同伴,這條路我也會繼續走下去!」
  「是這樣啊……不過我還是很好奇呢,為什麼妳無法選擇用更加餘裕的方式活著呢?」
  這樣說問著的青娥,臉上並不帶有嘲笑的情緒,而是十分認真的,就像是真的在設身處地為正邪著想般的向她問道:
  「一般的生物,應該都會設法選擇對自己而言更為舒適的生存之道的,這才符合常理。而讓妳走上叛逆這條荊棘之路的,究竟是身為天邪鬼的本能,還是妳自己的意志呢?」
  「怎麼又繞回了這個話題?妳有完沒完啊,我已經說過我是按照我自己的意志在行動的了不是嗎!」
  正邪不悅的將雙手環抱於胸前,厭煩的說道:
  「話說妳究竟要不要把面具交給我?我已經確實回答了妳的問題吧?」
  「哎呀哎呀~抱歉呢,因為這話題很有趣,所以我差點就忘記了。」
  青娥的臉上再度恢復了輕佻的笑容,她輕輕的敲了下自己的頭後,便將手中的面具向正邪遞了過去。
  「我對剛才的對話很滿意,所以這個面具就交給妳吧。」
  「哼!」
  正邪迅速的一把將青娥遞出的面具搶了過來,她警惕地打量了一下面具的模樣後,便向青娥問到:
  「這個面具的確是真貨吧?」
  「妳拿給那個面靈氣看不就能知道了嗎?她本人是不可能誤認自己的一部份的。」
  「說的也是,就算到時發現是假貨,我也只要對她報上妳的名字,讓她自己來找妳就行了。」
  「是吧~」
  青娥輕巧的笑了起來,說道:
  「也是要恭喜妳呢,妳馬上就要完成妳誕生至今所做的第一件善事了。妳是否能夠戰勝自己的本能、戰勝上天呢?妳的行動,究竟是基於本能還是基於意志呢?我很期待能夠看到結果喔。」
  「……」
  意外的,正邪沒有對青娥回嘴。
  如果是在一般的狀況下,她一定會忍不住回青娥一兩句,厭惡她那樣的多管閒事。
  但此時的正邪,卻望著手中的面具陷入了沉思,錯綜的情緒讓她甚至沒有閒暇去和青娥賭氣。
  「……」
  只要把這個面具還回去,她逆天行善的計畫也就完成了。
  這樣子她就能夠擺脫本能的束縛,叛逆自己與生俱來的命運了。
  但是……
  「…………」
  「哎呀哎呀~」
  看著這樣的正邪,青娥扶著臉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說起來,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妳呢。」
  「哈?面具我已經拿到手了,可沒有必要再奉陪妳的問答遊戲了喔。」
  正邪不屑的用眼角瞪了青娥一眼。
  但青娥卻沒有理會正邪的拒絕,而是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天邪鬼呦,如果說叛逆是妳以自己的意志所選擇的道路的話,那妳究竟在這條道路上追求著甚麼呢?」
  「……」
  「妳說的並沒有錯,妳沒有必要我回答這個問題,就算妳回答我,我也已經沒獎品可以給妳了。所以妳不回答也沒關係,但是……好好思考吧,妳究竟在追求著甚麼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妳終究是要去找出來的。」
  「…………」
  到最後,正邪還是沒有回答青娥所提出的最後一個問題。



  人類村莊。
  此時秦心她仍然在村中徘徊,四處尋找自己的面具。
  「找不到……我的面具,到底在哪裡?」
  「喂!面靈氣!」
  「!」
  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心也停下腳步往後看。
  而她也看到正邪正拿著一個面具向自己走了過來。
  「這是妳的面具吧?」
  「就是這個!我的面具!」
  心很快的就認出正邪手中所拿的,正是自己今天遺失的那個面具,所以便立即跑了上前。
  正邪也將手中的面具遞出去,交到了心的手上。
  「嘿~看來這面具是真貨啊,沒有白跑一趟就好。」
  看來青娥並沒有騙自己。
  陪青娥說了那麼多廢話,如果到頭來拿到的面具是假貨的話,正邪肯定會很火大的。
  而此時的心雖然還是面無表情的,但隱約也能感覺到她因為找到面具而相當開心,她頭上的能面也已經換成了『福神』。
  「吶吶!妳是在哪找到面具的呢?」
  「從神靈廟的邪仙手上拿回來的。」
  「神靈廟的邪仙?」
  心感到疑惑的歪過了頭。
  「關於這個啊……」
  正邪正打算對心解釋青娥的事情,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個看不見的力量將心手中拿著的面具給抽走了。
  「唉?」
  「啊!」
  心急忙伸長手,將被抽走的面具再搶了回來,並對著那個空無一人的地方大喊道:
  「又是妳啊!我的宿敵!」
  「嗨嗨!妳手上的那個是甚麼面具啊?借我看一下嘛?」
  在本來空無一人的地區,逐漸浮現出了一個少女的身影。
  她是古明地戀,閉上了第三眼的覺。
  「妳那個面具,借我看一下嘛~」
  戀面露燦爛的笑容,伸手打算去碰心手中的面具,不過心也立刻把面具舉高,不讓戀碰到。
  「才不會給妳!」
  「唉~~」
  搶不到面具的戀不服氣的嘟起了嘴,不過她很快又恢復了笑容,愉快的說道:
  「那麼,就來決鬥吧!如果我打贏了的話那個面具就給我看一下吧~」
  「決鬥的話隨時奉陪!」
  這樣說著,心跟戀便往上飛了起來,兩人一同飛向空中,準備開戰。
  看到這場面,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正邪急忙上前問道:
  「喂喂!面靈氣,又怎麼啦?妳那面具不會一下又被搶走吧?」
  「啊!沒事了,她是我的宿敵,我一定會打贏的!」
  心握緊雙拳,頭上的能面也換成了『狐』,雖然臉上還是面無表情,卻不可思議的能讓人感受到她的幹勁。
  「啊!對了!」
  而在心打算繼續往上飛之前,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而轉過身向正邪鞠躬,道謝道:
  「對於幫我找回面具的這件事,非常謝謝妳!」
  「!……」
  正邪沒有回應心的道謝,而是就那樣一言不發的,看著心飛到空中和戀展開彈幕決鬥。
  「…………」
  就彷彿被定了身般,正邪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超過了一分鐘以上。
  漸漸地,正邪的手指開始顫抖了起來。
  『非常謝謝妳!』
  心道謝的話語,在正邪的腦袋中循環著,衝擊著她的精神。
  「……謝謝,嗎……」
  低聲呢喃著,正邪她終於再度開始行動。
  她搖搖晃晃的,走向了附近一個不起眼的小巷,然後……
  「嘔──!」
  正邪將身體靠在牆上,大口的吐了起來。
  一想到心剛才的道謝,正邪她全身就開始起疙瘩,彷彿有蟲子在皮膚底下蠕動般,渾身難受。
  「咖──!嘔──……」
  這是從她人格的最深處,所傳達出來的排斥反應。
  就像人類會有名為罪惡感的情緒那樣,對於身為天邪鬼的正邪來說,她也有與之相反的情緒存在。
  正因如此,在她做了善事、得到了感謝的現在,那種情緒就像是用針打穿了她的五臟六腑一般,深深的衝擊著她的感官。
  「嘔嘔嘔──……」
  正邪持續嘔吐著,一直到她把胃裡所有東西都吐乾淨之後,才終於告一段落。
  「哈……咖…………」
  但即便已經沒東西可以吐了,正邪渾身的難受卻也沒有消退。
  喉嚨像是喝了硫酸般灼熱。
  心臟像是被狠狠砸到地上般絞痛著。
  數小時前還情緒高昂的腦袋也像是被冷凍住般的冷靜了下來,使正邪的情緒跌入了谷底。
  (我在做甚麼啊……噁心……蠢到不行……)
  自我厭惡。
  這樣的感情充斥了正邪的全身,渾身的不適感彷彿就要撕裂了她的身體般折磨著她。
  碰!
  正邪大力的槌了身旁的牆壁一拳,在牆上打出了一個洞。
  「可惡……蠢死了……」
  咒罵著數分鐘前的自己,正邪搖搖晃晃地走出了小巷。
  叛逆本能去做善事?怎麼會有那麼可笑的想法呢?和傻子一樣。
  說甚麼叛逆上天,說甚麼叛逆本能,實在是蠢到不行……
  只要冷靜想想就該知道,那種事情從一開始就不可能做得到。
  自己是天邪鬼,是從他人的不幸中獲得幸福的妖怪,這是自己的起點,也會是終點,只要自己還作為天邪鬼活著,這件事就不可能改變。
  於是,正邪終於再度確認了這件事:
  自己果然是不可能得到和其他人一樣的幸福的。
  從一開始就不可能。



  「果然變成這樣了吶。」
  在人類村莊的屋頂上,妖怪狸的首領──二岩猯藏正坐在那,觀察著正邪的行動。
  「到頭來,妳還是戰勝不了本能。但是……妳的敵人真的是本能嗎?還是說……」
  「哎呀~這不是居候在命蓮寺的妖怪狸嗎?」
  「嗯?」
  忽然的,一個青色的身影降落到了猯藏的身旁。
  是霍青娥。
  青娥坐在猯藏身旁,十分自來熟的向猯藏搭話道:
  「妳也在關注天邪鬼啊。」
  「嘛~關心妖怪後輩們的發展,可是咱們這些前輩的職責喏~」
  猯藏舉起自己的煙管,吸了一口菸,說道:
  「不過那傢伙看來是遇到了瓶頸的樣子吶。」
  「那個天邪鬼也是很辛苦呢~」
  「呼~……」
  猯藏向天空吐出了一陣白煙,她望著逐漸消散的煙霧,感嘆道:
  「無法停止作惡,不斷重複搗亂然後被退治的過程,一生都只能生活在泥地中……所謂天邪鬼應該有的樣子,不就是這樣嗎?
   那傢伙作為天邪鬼相當合格,不過她如果能夠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的話就更好了。」
  「哎呀哎呀~居然說這種話……」
  青娥掩著嘴,故作驚訝的說道:
  「說甚麼照顧後輩,妳還真是個殘酷的前輩啊。」
  「殘酷?別說笑了!」
  猯藏撇了撇嘴,說道:
  「每個妖怪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存在形式,否定了那個存在形式,就等於否定了自己的存在本身。
   那個天邪鬼如果不好好接受屬於自己的『位置』的話,未來等著她的就只有痛苦而已。」
  「真的是這樣嗎?但是也有例外不是嗎?」
  「例外?」
  猯藏疑惑的看向青娥,而青娥則伸出手,指向了前方的天空。
  在青娥所指的方向,能夠看到心與戀此時還在進行彈幕勝負。
  而猯藏也終於理解了青娥的意思。
  「原來如此,古明地戀啊,她的確是個很特別的存在呢。」
  古明地戀。
  她本來是名為『覺』的一種擁有讀心能力妖怪。
  但是戀因為厭惡自己的這份能力,而將自己的心靈與第三眼封閉,她因此失去了作為覺的讀心能力,但取而代之卻得到了能夠操控無意識的能力。
  這樣的戀還能夠算是『覺』嗎?還是說她已經成為了另外一種妖怪了呢?
  不管怎麼說,古明地戀確實改變了自身作為妖怪的存在形式,是非常罕見的一個例子。
  如果正邪是真的想要拒絕作為天邪鬼的本能的話,或許古明地戀的狀況對她來說,就是一個最好的參考案例。
  但是……
  「但是那個天邪鬼,是無法成為第二個古明地戀的。」
  望著正邪搖搖晃晃的身影,猯藏無情的如此斷言。

間章目錄間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799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6s8s6s詩詞
悠悠天地江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