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為龍:由夢歸來的龍》十三章、西海之濱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7-02-05 17:41:23│贊助:52│人氣:902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巴魯、巴魯大師……」

  焦紅的石原上,青年的聲音在峭壁間相撞,一會兒就被風聲給蓋過。

  乾枯的植物根系從岩層中鑽出來,了無聲氣地掛著,像骷髏的爪子。它們的下方,一行人穿越過這個天然的掛簾,沒有朝它看上一眼。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岩石。偶爾在不經意的時候,行人會突然感受到不知藏匿在哪個角落的閃爍目光。

  紅髮男子氣喘吁吁地撐著膝蓋,說道:「我、我沒一口氣走這麼遠過……能不能讓我喘幾口氣?這路……不對,我們為什麼不走在有路的地方啊?」

  「第一:因為我們在趕路。第二:因為龍住的地方沒有道路,人住的地方才有。第三:身為馬骨商會未來的梁柱,你竟然跟我說這點路叫做遠?」說到第三點,巴魯提高了音量,唾沫噴到嘴邊的茂密鬍子上。

  一同趕路的杜勒沒說什麼。在他剛來到傳奇大陸時,他的體力與耐力比伊澤還要不如,甚至嬌生慣養許多,但如今,看看他,或許再過幾天他也不會想起「洗澡」這兩個字。說到洗澡,他才知道原來太久沒洗澡之後,你就再也不會覺得自己髒了。

  三人中,除了算是輕裝到幾乎身無一物的杜勒,巴魯和伊澤都帶了一些行李。在伊澤的習慣中,他總是想要做好從一切事情中賺取金幣的準備,所以他帶了一些裝金幣用的口袋、進口的白紙筆記本、白粉筆、炭筆、羽毛筆、還有墨水與印泥。

  而巴魯的裝備與那日在風車城外時差不多:一身的海豹皮獵裝、腰上掛著闊斧,只是背後多了一個水蛇皮背包,手上拿著開路與探查用的野外登山杖。

  他的髮鬚依然是老樣子,編在一起像極了一塊針織圍巾。伊澤偶爾會在私底下嘲笑說巴魯戴了一塊嬰兒專用的圍兜兜。

  三人共同的行李,就是旁邊那隻蛋龍背上所扛的幾袋羊胃皮囊,裡頭裝滿了清水。伊澤拖著韁繩,蛋龍不情願地跟著他走,不時與他拉扯一番。

  他們目前正跋涉在一片岩漠中,幾頭禿鷹停住在附近蠟像般的枯樹上,轉動腦袋,輪流用兩隻眼睛打量著這一行人。戈壁聳立在這片大地四周,土壤像燒過的岩石灰燼,荒涼無盡。

  這裡是荒地邊緣。人們總是說:「荒地什麼都沒有」,但又有一種默契,使說這些話的人同意這裡有著什麼。

  巴魯一行人的路線擦著這片無人煙的地區,直直往北,通向龍之地。

  巴魯是這次旅途的領航者,他避開了商道抄捷徑,帶領委託者杜勒前往龍之地。他嘴裡含著菸草梗,無意識地攪動下巴。略涼的風沙在他的臉上彷彿結了一層霜。在他身後,杜勒默然地跟隨著。

  巴魯偶爾會用隱晦的眼角餘光打量這個遮掩面容的傢伙。

  光看那個面罩,就知道這傢伙一定不是本地人,因為只有觀光客才會在下船以後,立刻購買海港熱銷的隔塵面罩,來隔絕傳奇大陸的動物腥味、草腥味、還有荒野部族的燃煙,也不管這東西有多貴。

  這個傢伙一定在傳奇大陸待一段時間了。巴魯想著。

  瞧瞧那雙堪比粗工的龜裂雙手、不知多久沒洗澡的難聞氣味、以及那塊像經歷了一百年風霜的半身斗篷——它們都在昭告著這個人不太美好的流浪經歷。

  他為什麼還待在傳奇大陸呢?

  傳奇大陸的出入境管制不嚴,要離開是非常容易的;這裡並不是一個犯罪的好地方——這裡沒錢(除了那堆觀光客)、沒建設(到處都是可以隨時拆掉的手工搭建)、更沒有國際政府……而且還有一堆不在圍欄裡的恐龍。

  在出入境管制上,城邦聯盟會特別針對的犯罪只有走私販。盜獵恐龍還是小問題,亞龍一直是國外的熱門黑市商品,偶爾聽說也有先龍遭殃。但走私販都是集團,孤身找上商會前往龍之地這種明目張膽的蠢事他們幹不出來。

  巴魯會答應當這個人的嚮導,不只是因為這個人帶著「黑龍」的消息而來,也點醒了他所忽略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巴魯即使在知道這個人沒錢、不是走私販卻比走私販更可疑的情況下,還是接下了嚮導,並且把那個欠缺磨練的紅髮渾小子趁機拖出商會。

  杜勒邊走,邊打量岩漠的景觀,細碎的沙礫磨著他隨意包裹的腳底,有一些從樹藤和獸皮的縫隙滾了進去,但杜勒似乎毫無感覺。

  「你看見什麼了?」巴魯出聲。

  「荒蕪。」杜勒的聲音悶悶地從面罩下傳出來,他聳肩。「還有砂。」

  「雖然這裡叫做荒地,但並不表示這裡什麼都沒有。」巴魯說。

  「聽說這裡的綠洲住著棘龍……」伊澤邊喘氣邊說,一邊與蛋龍韁繩奮鬥。

  「這裡就是荒地嗎?」杜勒的聲音有所提高。

  「……你的野外經驗分明看起來很豐富,但是卻意外地對禁忌一無所知。」巴魯說著,用話語掩飾他對杜勒身分的懷疑,假裝把對方當作是本土人。

  「你是從南方來的吧?」巴魯說。

  「是阿,南方那裡沒有這些傳聞。」

  「其實本地部族以外的人對這件事不是很清楚。千萬別跟任何荒野部族提到這件事,尤其是泰拉族——我真不敢相信你逢人就問這件事。」

  杜特依舊是用聳肩回應,他說:「正是因為一無所知,才會詢問啊,難道我連好奇的權利都沒有嗎?而且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不可以講,難道說,那些野外部族會把我的腦袋砍下來插在矛上風乾嗎?」

  愚蠢的外來者,荒野部族才不幹那種事。巴魯沒有把話罵出來。

  他維持著一個好心的嚮導形象,回答杜勒道:「雖然這個傳聞對於荒野部族來說是禁忌,但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人把你怎麼樣,他們只是絕口不提這件事,就算要說,也會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小聲談論。」

  「我問過安茲塔人,結果他們把我當成盜龍賊。」杜勒一想到當時的狀況,就覺得有一股火憋在胸口,發出不來也消不下去。

  「安茲塔人是遷徙部族,荒地傳聞發生時他們不在這片地區,所以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沒事不要隨便詢問先龍屍體的下落,這是北部的共識,因為外國走私販很喜歡來北部獵龍。」巴魯說了個謊。

  其實不能打聽先龍屍體的下落是全大陸的共識。

  伊澤的注意力全在那隻反抗的蛋龍身上,難得地沒有插嘴。

  前幾天,杜勒在抵達風車城時,向巴魯說過阿哈巴營地的經歷。他的話勾起了巴魯的記憶——關於伊澤發起賭局的那日,風車城外的黑龍。

  巴魯當時並沒有想太多,畢竟荒野傳聞他只聽過一點,這件事主要流傳在龍族與親龍的荒野部族中,但事後回想起來,他也覺得這整件事一定有哪裡不對。

  如果阿哈巴營地的黑龍與他當日在城外看到的是同一位,而且符合傳聞中描述的「黑龍」……那麼如果不是「黑龍」有兩位,就是傳聞有假。安茲塔人的民族性是不說謊的,而荒野傳聞更不可被捏造,所以問題一定是出在「黑龍」身上。

  巴魯無法不在意,他雖然與龍族有交集,也做過許多與龍相關的工作,但是他從來不插手或探聽龍族內部的事情,他並不是很清楚關於荒野傳聞的詳細內容。

  他關心龍族,尤其是龍之地,就算不當嚮導,他也會出發去龍之地給暮光龍王遞消息。至於杜勒這個令他滿懷疑心的傢伙,他選擇表現什麼也沒察覺,同樣也不會讓對方知道自己在風車城外也遇過「疑似黑龍的龍」。

  「走了這麼遠,甚至都來到荒地了,」杜勒忽然轉而道:「那你願意告訴我你所知的那『一點點荒野傳聞』了嗎?」

  巴魯沉吟再三——可疑的外來者,帶著可疑的消息到來,有著可疑的目的,還有著可疑的態度。最後巴魯決定告訴杜勒一些事,因為還不能讓杜勒察覺到自己對他的懷疑,就算要做什麼,也不是現在。

  伊澤還在拉扯那隻可憐的蛋龍,彷彿他們要去的地方是屠宰場。

  「其實荒野傳聞有很多,而『荒地』是其中之一。怎麼稱呼都可以,因為大多數時候『傳聞』指的是『荒地邪龍』。」

  「就是『黑龍』嗎?」

  「別打斷我,旅行者——」巴魯接著說道:「那是一位暮光龍,荒野中對他的稱呼是邪龍。在邪龍進入荒地以前,他還不是『黑龍』,但是我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邪龍』是來自對他行事的稱呼,而『黑龍』則是在說『他本身』。」

  「我不懂,因為是黑色的所以才被叫黑龍不是嗎?為什麼你要說得這麼複雜。」

  「這個『黑』指的不是顏色。」

  「也就是說,『黑龍』可能不是黑的?」杜勒假裝訝異地問道。雖然他見過蒙洛門,但是他也很好奇「黑」的意義如果不是指顏色,那會是代表什麼。

  「知道少一點荒野傳聞對你有好處。」巴魯閉口不談這個話題了。「我只是覺得自己很久沒有去拜訪朋友了,才順便帶你去龍之地,讓你找到你在阿哈巴看到的先龍而已。」

  「對此我非常感激你,願意做嚮導。」杜勒禮貌地回應。

  「我能告訴你的是:如果你在阿哈巴營地看見的是『黑龍』,你絕對不可能在龍之地找到他。如果你在龍之地找到他了,那恭喜你,你在阿哈巴遇到的不是『黑龍』。再說這件事根本自相矛盾,因為你不可能在人多的地方看見『黑龍』在那裡落腳還過了夜,而且隔天所有人都還活著——事實上,沒有正常龍是黑的。」

  杜勒垂頭不語。

  就是因為太矛盾了,所以他才必須尋找黑龍的蹤跡。他確實認得蒙洛門,但他遇上的黑龍卻絲毫不像蒙洛門,卻同時具有蒙洛門所有的特徵。

  他已經很久沒有回報消息了,如果他再找不到蒙洛門……

  「終於離開荒地了!」伊澤欣喜大喊,恨不得趴到地上去親吻那些綠色的植物。

  杜勒回神,看見了岩漠的邊緣,峭壁與沙礫終止在這裡,綠色植物逐漸增多,往外蔓延而去,丘陵像徐緩的波浪,鋪滿整片大地。他甚至覺得荒地外吹來的風鮮活許多。

  他往記憶中的西方望去,目色深沉。







 
  坦圖卡端莊地正臥著。

  金色的龍尾不著痕跡地點著地面,尾尖充滿了龍王壓抑著的不耐煩。

  站在龍王正面的西王使者穿著正式的晉見禮服,手肘扣著一頂純白的綴穗禮帽,繡著國家紋章的袖口有兩顆雕紋扣子閃閃發光,一把裝飾禮劍斜在腰旁。

  他看不見金龍身後的尾巴,同樣也看不出來龍王的真正情緒。他不厭其煩地繼續用那些千篇一律的主題說服龍王,而且每次都換著花樣說同一件事。

  「我已經說過了,」坦圖卡道:「龍之地不會開放。暮光龍是這裡的管理者,但並不表示我們能單方面決定整片龍之地的事情。這裡不是只有暮光龍而已,我不能做出說服其他龍將領地讓出來的事情。」

  「請您換個方向想,只要一小塊地方,對龍來說的一小塊,我們就能使北部發展起來,不帶能創造經濟,也能帶給龍更多其他的東西,像是龍的餐廳。龍也能像人族一樣擁有一套生活機能健全的圈子,這樣的未來,難道不值得試試看嗎?——只要一小塊地方。」

  「我們有固定的獵食地區,餐廳對我們來說並無用處,而且大部分龍不使用貨幣,有些龍甚至沒有貨幣概念。比起不勞而獲,龍更樂意每餐打獵而不是走進餐廳坐下來等待食物上桌。至於生活圈,我們已經有了。」

  「您設想過未來嗎?我是說,這個世界的未來。」使者再度換了一個方向。

  「未來?」即使想一個鼻息把使者噴出去,坦圖卡還是耐著性子問道。

  「時間是一直在前進的,文化也是。」使者柔和地述說道:「幾千年以前,人族所建造的生活圈有多大呢?那種即使不用外出到很遠的地方,也能獲取所有生活所需的一切的圈子。能隨時取得食物、衣物、以及日常生活的各種資源……」

  「我想應該比現在少很多,荒野的範圍一直在減少。」

  「幾千年前,功能健全的生活圈剛具雛型,然而幾千年後呢?那時候龍一定也還在的,人族也是,但龍之地不會一直都是龍之地。總有一天這裡會有海港、城市、道路,成為傳奇大陸通向世界的玄關。

  或許那樣的未來對現在的人族來說太遙遠,但是對龍呢?你們注定會注視這一切直到那些變化來臨。尊敬的暮光龍王……相信就算我不說,您應該也是了解那種日子一定會來臨的,只是早或晚。

  在那之前,西王願意開始準備迎接這樣的未來,吾王懇切地希望能與您一同創造這項創舉、一同開拓傳奇大陸北部的通道。」

  「您說得很好……」坦圖卡呼出一口氣,語氣仍然輕柔,卻不退讓。「但我想您仍然沒有明白龍之地的狀況。雖然這片土地住了許多龍,但這裡不是國家——這裡只是龍之地而已。」

  使者仍然不懂為何龍王無法履行他理解中的「王的權力」。

  「但您確實掌控著整個龍之地不是嗎?暮光龍王是龍公認的王……」

  「您不能用對人王的理解來套在龍王身上。」

  「暮光龍王啊……」

  「我不介意證明我的耐性相當於我的下半生:它能維持上千年。現在,我唯一能告訴您的還是:龍之地不開放。」

  「這裡總有一天會隨著時間而有所改變,只要智慧生靈的數量還這麼多,這個世界的『野外』就會逐漸消失,形成名為世界的社區……」

  「是的。」坦圖卡同意地點頭,溫言說道:「由時間來改變。」

  聞言,使者知道今天只能到此為止了,他深深地一鞠躬。

  「西王仍然非常期盼您的同意,我還會再來的,祝您健康。」

  「願支撐龍翼的風護您回航。我找龍送您回海岸。」

  坦圖卡起身,稍微繞開使者一些距離,免得腳步震到對方。他走到莓乾洞外,發出呼喚的鳴叫,接著等了一會兒,使者耐心地站在一旁。

  一位有空的阿克亞飛龍降落下來。他似乎才剛吃完午餐,正在回家的路上。他落地後舔了舔嘴邊沾著獸毛的血,心情極好地抖了抖翼尖的羽毛。

  龍王將西王使者需要陪同的事情對他說了,問了飛龍的意願,並在飛龍同意後將這個任務交給了他。阿克亞飛龍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致,羽毛抖個不停。

  「他會陪同您回到海邊送您上船。另外,晚點的時候會有雨。」坦圖卡提醒道。

  使者再度深深一鞠躬。西王使者的出使隊伍等在洞外,總共有四人。他們朝龍王行禮,其中一位穿黑色軍裝的男人朝使者投去眼神。

  使者對他搖搖頭。軍裝男人的大手拍上他肩頭,安慰道:「我請你喝酒。」

  「不要再酒了,我想念的只有正常的飯菜。」

  「別強人所難,烤魚倒是可以做給你。」

  兩人隨意交談幾句,使者駕輕就熟地走到阿克亞飛龍的側前方,讓龍可以好好地看見他,並把他納入生物本能的保護範圍中。

   多次面見龍王以後,他再也不是那個蠢到以為龍王喊龍來,就是要讓他騎著對方下山的蠢蛋。他友善禮貌地對阿克亞飛龍問好,並朝對方的鼻頭猛吹一口氣,完成了一套打招呼。

  阿克亞飛龍也衝他噴了一個,差點讓他摔倒。

  一人一龍走開了,出使隊伍很快跟上。

  龍王目送他們走遠,消失在山崖轉角。他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使者還會再來的,而且下次又會再帶來幾套新的理由。

  傳奇大陸沒有政府,只有自治聯盟,西王使者第一次出使時,就在城邦聯盟那裡碰了一鼻子灰——因為龍之地根本不屬於自治聯盟管轄,於是鬧了好大一個笑話。

  後來西王找上了龍之地的龍王,而且從西方來到傳奇大陸,第一個登岸地點就是西北部的龍之地海岸,他們甚至在那裡建造了一個簡易港口,大有賴著不走、長期出使的打算,反正也沒有「政府」會因為那塊地被占用而來找他們麻煩。

  無論龍王拒絕幾次,西王對於開拓傳奇大陸北部的意願仍然堅定,他們甚至將這件事當成了定期事項似的。與其說他們是固執,不如說是在「維持」。

  坦圖卡感覺到他們很努力想說服自己,但除此之外他們似乎沒有其他想法(例如其他管道或手段),這令他感到怪異。坦圖卡對此除了有一絲不安以外,更多的是無力。

  金龍深深吐出一口氣,把注意力放到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上。

  此時,一名戰龍降落在崖壁上,藉著力道在上頭奔了幾步躍到地面。

  他面有難色地開口。

  「王……」

  「我知道,馬上來。」
  









  傳奇大陸北部的海岸一如往常,只是在進入秋天的雨季後,這裡的生活環境難免使人陰鬱——

  剛來到這裡時感受到的只有愜意。壯麗的峭壁、蔚藍的海水、還有在高崖上守望著什麼的龍,嚴肅的出使馬上成了異國度假,直到雨季。

  三餐海鮮的奢華已經變成了恐怖的單調無味,舒適的海面搖晃導致了在陸地上的搖動幻覺,連廣闊的海景、燦爛的陽光,都變成了無聊與脫皮的折磨。

  四月了,雨開始頻繁地下。

  洗好的衣服總是晾不乾、在鞋中被水浸過的腳底一直發癢、夜晚的風浪使人在溺水的擔心中失眠,而且走到哪裡都是泥。海岸上的帳棚已經沒辦法紮了,所有人都擠在船艙內,聞著彼此的臭襪子味。

  出使團剛從高原上看見海岸線,天又開始落雨了。

  即使阿克亞飛龍體貼地走在風吹來的那一側,但瑟菲勒的白禮靴仍然不幸濕透,而柯爾姆的軍靴在他來到傳奇大陸以後便不曾換過,讓瑟菲勒總是想要偷一雙他的備用軍靴來漆白。

  「我早就告訴過你別老是穿白色,瑟菲勒。」柯爾文說,而且完全不在意自己被淋濕,因為軍裝根本不怕這點氣候摧殘。他還用濕掉的袖子來洗了把臉。

  「你叫做瑟菲勒?」飛龍說道:「巧了,我也是瑟菲勒。你也喜歡鱘魚?」

  微微側頭的飛龍用琥珀般的大眼睛打量使者。阿克亞飛龍也是先龍的一種,只是身形小很多,而且翅膀更發達,兩隻前臂有點迷你,但爪子卻非常鋒利。為了不讓爪子磨損,飛龍是用後腿在地上走路的,翼尖和尾尖翹得老高。

  「我的名字字根是密碼,來自一種方言。」白色禮裝的使者回應道。

  「語言的多樣性真棒,不是嗎?」飛龍發出呼呼呼的笑聲。「你穿白色很好看,這個顏色很乾淨、很美,雖然看起來像什麼都沒有,不過很好看。」

  「龍對好看的定義是什麼?」使者好奇地問。

  「以阿克亞來說的話,就是『好看』囉!」飛龍輕鼓翅膀,掀起一波雨水。「當我在天上時,不管多遠,都可以一眼望見你,那就是『好看』!」

  「聽起來我像是容易獵捕的獵物。」使者忍不住笑了,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但沒什麼用。柯爾姆伸手遞上自己的袖子,被瑟菲勒拍開。柯爾姆哈哈大笑。

  「不,我不會獵捕你的,或是任何人。就像是人族對好看的東西的反應一樣,我也只是想要看你而已,因為你很好看嘛!」

  「你也很好看。」使者說。

  「你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先稱讚你的關係嗎?」飛龍回應道,但是他並沒有不滿,只是單純的說話直。他的回應讓使者噎了一下,一旁的柯爾姆一手搭在使團的另一個人肩上,再度哈哈大笑。

  「好吧,我承認,」使者說道:「我只是習慣禮尚往來。」

  「沒關係,我們的審美觀不一樣,即使我在你眼中不好看,我也不會介意的。」飛龍豁達地回應,還轉了轉腦袋說:「我也覺得我的毛舔得不好。」

  「龍的審美觀是怎樣的呢?」

  「要怎麼說呢,審美觀這種東西……解釋起來,果然還是『好看』的就是好看吧?就像你們的那位同伴,雖然他聞起來不是很好,可是看起來讓龍很想用前爪滾滾他呢。」

  使者環顧了一下使節團,四人面面相覷。柯爾姆最先抬起雙手,說他昨晚絕對有洗澡,身上還留了很多海鹽可以證明。另外兩個人一位是文書,一位是護衛,他們兩個也狂搖頭,表示自己雖然不見得洗得乾淨但絕對沒有臭味!

  「對了,密碼,為什麼你們那位同伴要躲在那麼遠的地方呢?是不是因為我很可怕?」飛龍有些低落地問道,腦袋垂了下來。

  「你說的是哪位?」使者一頭霧水。

  「從龍之地就跟我們一起出來、現在躲在那塊岩石後面的人啊。」

  飛龍歪頭說道,用鼻頭指向附近的一片植物,那裡有幾塊受到嚴重風蝕的堆積岩,在雨中閃著濕潤的水光。飛龍一說,護衛與柯爾姆就抽出了劍。他們還沒有發出警告,岩石後的人就自己走出來了。

  出來的人戴著面罩、半身斗篷濕得像腐爛的紙張,他舉著雙手停在使團的十碼外。

  「好久不見了,瑟菲勒!」這人在雨中高揚聲音。

  「我不認識你呀。」飛龍說。

  「我想他說的是我。」使者有點彆扭地告訴飛龍。他把注意力放到這個彷彿流浪漢的傢伙身上——光看就知道他的氣味一定不會有多好,而且還能在雨中讓龍聞到,可見他臭到不行。

  「閣下是?」

  「你的前任。」

  瑟菲勒的肩膀抖了一下。他卸下使者的冷靜,急急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肘,把這個人給拖走了,方向是那塊堆積岩後面。

  使團被留在原地,他們淋著雨,聽見飛龍又說道。

  「他把頭遮起來了,我真的有這麼難看嗎?」

  「別理他,你超好看的。」柯爾文用平板的聲音說。

  「噢噢……」飛龍害羞地甩動耳朵。

  岩石後,瑟菲勒撥開那堆雨林植物,不厭其煩地拍開不斷貼到他額頭上的葉片,對著跟蹤者說道:「你現在在這裡幹什麼?」

  「老樣子,工作。我找了個免錢的嚮導,跟他們分別花了我一點功夫。而且你這是什麼爛問題?你難道不應該每天盼著我來回報消息嗎?」

  「等你回報消息那是奢望,我每天思考的只有你到底死沒死。」

  「嘿,話說你怎麼搞成這樣,我當使者的時候都沒你狼狽。」

  「那是因為當時不是雨季,而且你現在比我還狼狽!」

  瑟菲勒好想掐死杜勒。他摔開對方的手肘,用手背壓住鼻子,「而且你的味道真的太糟糕了,你剛從蒙洛門的屎裡出來嗎?」瑟菲勒接著發現,自己剛才抓對方的手掌上有奇怪的汙垢還有可怕的味道,他趕緊抓過一塊葉片猛擦。

  「蒙洛門沒有吃我,而且我懷疑他現在還辦不辦得到這件事。」

  瑟菲勒一聽,猛然抬頭,「他……難道他死……」

  「失蹤了啦!你告訴我那種怪物要怎麼被殺死?」杜勒脾氣很差地扯下面罩,瑟菲勒立刻撇頭憋氣,順帶移開目光。他扯下旁邊的一個濕葉片遞給杜勒。

  「拜託,先抹抹,太恐怖了。」

  「如果你跟我一樣久沒洗臉,你就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可怕的。」杜勒接過葉片開始洗臉。瑟菲勒聽見他拔了一片又一片的新葉子。

  「我第一次覺得滿臉粉刺比滿臉痘子更可怕。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是以前。你可以把頭轉回來了嗎?」

  兩人重新面對面,只是瑟菲勒的表情僵硬得可怕。

  「在開始談正事之前,我必須要告訴你,等你事情告一段落,給我過來港口領衣服,我覺得就算蒙洛門不會吃你,他也會想要拍死你,因為你真的跟一坨屎沒有差別。」

  杜勒想了一下,回道:「有道理,而且我好久沒回去了。自從蒙洛門去了荒地,我就沒有一天好日子……對了,有消息要告訴你。」杜勒一面用雨水洗臉,一面說。

  「蒙洛門可能回到龍之地了。雖然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我只能在見到他之後才能告訴你詳細,目前應該不需要變動計畫。」

  「你不是說他失蹤了?」

  「目前看來也是這樣沒錯,可是事情有點複雜,我現在也無法給你一個說法,我還在確認這件事,只是來告訴你一聲。你呢?坦圖卡那裡進度如何?」

  瑟菲勒撇頭,難過地嘆氣,「我覺得我每次都像個蠢蛋,明明能了解龍王的難處,但我卻不能停止繼續像個理解能力匱乏的蠢蛋重複那堆狗屁理由……這蠢蛋一般的差事!」

  「你還是得想辦法說服他,即使你知道你可能永遠都不會成功。當然,如果你有良心可摸的話,你應該知道只要你能說服他,我在做的那些工作就可以停止了,而你也知道除了西方那裡,大多數的人或龍不會喜歡我現在在進行的事。——只要你說服他,那些都不會發生。」

  「……。」

  「那隻飛龍真可愛,他喊你密碼?」

  「是『那位』。」

  「或許你可以喊他小鱘魚?」

  「閉嘴,杜勒。」

  杜勒輕笑。

  「再見,瑟菲勒。」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我發文之前在思考,我到底會受到一堆的鞭炮歡迎還是轟炸?
今年給我媽發了兩次紅包,希望明年可以發更多次。
喜歡把錢都塞給媽媽管的我一定有病。(你根本只是不想看帳單(O


應小羊要求加長後記(我有時候覺得你們不是來看連載的是看後記

我也實在是工作到沒有腦細胞可以研究名字了
我就直接拿了上次活動文《不在家的瑟菲勒》的名字來用了
瑟菲勒跟柯爾姆直接複製貼上這樣(乾
搬移過來以後,莫名其妙就讓我腦補了好多怪怪DER東西出來......
這個故事支線希望大家會洗翻w
話說我還第一集還沒貼完然後後面還有三集等著寫呢(覺得吐魂#

瑟菲勒也沒有什麼特殊的
就只是一些不錯的發音跟國字(?
隨便搞了一下拼音
sirfeler
thurphelur
啊不過搬來用之前還是先研究了一下有沒有類似的字根
啊結果什麼都沒有wwwwwwwww
可是放進辜狗翻譯真的有很奇妙的東西出現


鱘魚根本沒有這個拼音啊w
還是說辜狗自動默認其他語言了wwwwwww
我也是不懂wwwwwwwwwwww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701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為龍|星座紀元|冒險|恐龍||奇幻|穿越|架空

留言共 17 篇留言

埃托乄奧爾
未看先GP再說(?
終於等到為龍了RRR

02-05 17:5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那你想放鞭炮歡迎我還是炸我(乾02-05 18:03
小羊,喪失一半ed
今天的後記好短喔,趕上班,先g,晚上看。

02-05 17:5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果然只是來看後記的wwww 好喔我之後會解放我的嘴砲來連載後記的(不02-05 18:03
埃托乄奧爾
炸大腸就沒有為龍了 所以歡迎你ww(?
大家都在找法貝路希 好受歡迎(?

02-05 18:0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難道你們沒有炸一炸就會掉出好多為龍的感覺嗎(不要啊
這個受歡迎技能帶的被動是負面BUFF
948794狂02-05 18:12
亞空
通知滑下來、為龍更新啦啊啊啊!
(觀看完後)我們的法貝路希上哪啦啊啊啊!

然後屎是沒碰到,不過屁味還留著OXO
不知道西方王國有啥打算呢,這種地方出身的人類很少好東西~

最後龍王果然是準備去找大黑吧
希望下章就能看到互動,也希望大黑應該沒被找麻煩_(:з」∠)_

中間似乎終於多談了些蒙洛門的事,不過都止說到邊上
何時才能知道完整故事呢OHO

02-05 18: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更新囉囉囉!!!(自己也#
欸對耶XD 確實可能還留著屁味w我都沒發現這個哈哈哈~
西王那邊就...就很人類(?)至於法貝路希.....
ㄅ托怎麼可能沒被找麻煩_(:з」∠)_←什麼神情
蒙洛門的事情後面還有三集的空間會慢慢告訴你(欸02-05 18:38
嵐楓
新年快樂~
終於等到久違的更新啦!
期待下一篇~ ^^

02-05 18:3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新年快樂喔喔喔>W<
對啊更新真的久違(吐血
新工作實在太血汗了
還沒換工作之前更新頻率都會很慢....02-05 18:36
風痕殤@龍獸愛
懵懵懂懂地看完了,顆顆。本日最喜歡的一句就是"耐心跟我的下半輩子一樣長",可是他還是會不耐煩的甩尾巴啊XDDDDD真是太可愛了,好想要拍打餵食坦圖卡喔(被揍扁

所以到底什麼時候出R18版本(敲碗

(被眾龍吊掛示眾

另外我投轟炸一票(幹

02-05 18:4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懵懵懂懂www我寫得很艱深嗎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反正摔尾巴人家又看不到wwwwwwwwww(任性
等等www 就算我要寫R18你告訴我我倒是要怎麼寫啊(驚恐
龍能玩的花樣沒多少吧!!!!!!!!!!!!!!
幹轟闢轟(欸02-05 19:25
木森林
終於更新啦!!
依目前的劇情來看,感覺西王想同時出2手-說服龍王以及跟黑龍合作來破壞龍王or龍之地的某些體系以獲得開發奇蹟大陸的權利[e21]
不過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合作夥伴(黑龍)裡面已經被掉包了[e12]

02-05 19:0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是的終於更新啦!(血淚
嗯亨沒錯劇情線開始要變龐大了,希望我齁得住(喘
也希望你們喜歡後面的故事(躺
奇蹟大陸是哪裡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02-05 19:51
Azurrath
「等你回報消息那是奢望,我每天思考的只有你到底死沒死。」這根本是我的心底話RRRR(抓狂

還以為瑟菲勒是特別彩蛋會跟之前那篇有連動
結果原來只是偷懶沒想新名字!

還有我說 那個很久以前直播的番外篇跑哪裡去了!(敲碗

02-05 19:5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啊啊...有一種想要買一個面罩來戴戴的感覺QWQ(抖哭
之前那篇的背景設定跟這篇完全搭不上哈哈哈哈www
主要還是喜歡那個名字吧(你
只要我洗翻有什麼部口已w(X
嗯....對吼,還有一個番外耶(愣02-05 19:54
木森林
糟糕,仔細一看是傳奇大陸才對XDDD

02-05 19:5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關係奇蹟大陸我也很喜翻(認真02-05 19:56
Azurrath
好啦別哭 也明白你最近很忙 看到有更新已經很高興了w
(不過老實說太久沒更新動態我都快忘了這篇的存在(被揍飛

02-05 20:0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已經厭煩生活到快要想要辭掉工作來寫更新了(掩面
我也已經快要忘了(#02-05 20:29
SharkTaur
好久沒更新啦o3o 終於又開始更新了~o3o

02-06 07: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很難說,我搞不好隨時又要斷更(痛苦
有時候超羨慕隔壁熊...02-06 11:49
竹中龍君
終於更新QAQQQQQ
作者辛苦了!!!

02-09 00:1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有讀者回頭總是讓我感到非常欣慰(痛哭
如果我能換到一個不那麼血汗的工作,我的更新速度就會好很多02-09 00:34
玥歌
等更新到我差點都想把作者做成香噴噴的『滷大腸』了 QQ (別這樣w
傻呼呼的小貝貝哪時候才能學會飛呢 (欸#

03-30 23:4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現實生活的壓力症在瘋狂壓迫我的創作空間....(自備滷包中
你想看花式跳滷鍋還是高空彈跳式,又或者,你想親自來一腳?03-31 00:34
玥歌
我比較想看作者花式神發文 (哩咧工三小#

03-31 07: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比起看小說更愛看我發文(目死04-01 01:30
玥歌
太好看了 所以要等你發文 (選我正解#

04-01 02:2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因為衝擊而灰化04-01 03:05
玥歌
(收集作者的骨灰(欸

04-05 22:0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被風吹走
04-08 23:58
玥歌
這世界還需要你啊~作者~~~~(對作者使用招魂

04-09 21: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從土裡爬出) 嗄嗄~
我已經被工作榨乾了(嘴角兩行血04-11 17: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被黑洞的實況開台公告... 後一篇:【蘇瑞瑪側像系列】阿祈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夥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