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守護之物】為妳心愛的烘焙聖殿

作者:樂之│2017-02-04 22:32:29│贊助:140│人氣:508


For Your Beloved Bakery








  我帶上心愛的羽毛筆,幸運草筆記本,和一罐加了花香水的墨汁。

  打開大窗,踏出陽台,展開背上最驕傲的白色翅膀,使出全力大口吸氣。

  睜開眼,迎接這一個大風的陰天,陽光藏在雲後面,像害羞的貓咪,瞥一眼又快快躲起。雖然今天不適合飛行,可我仍要出發,維護自己微小但確切的堅持。心愛的人給了我一個任務,一個只有我能完成的小小使命。腳踩上起飛用的跳台時,耳際仍迴盪著他的那句話。

  「用妳自己的方法,完成它吧。

  筆記本第一頁寫有四個名字,他們各有一塊答案的拼圖,將幫我找出Euforia Bakery與它的麵包蛋糕來自外界各種大問題的規模。想像調查的結果寫成紙上香香的字跡,我就充滿動力!

  跟他守護這間店那無與倫比的信念相比,眼前呼呼吹的逆風,根本不算什麼!






經濟危險




  「最突出的例子是吉埃伯的『別離』大洪水災害,發生在去年的1月27日。根據我的記憶,它是Euforia Bakery創業以來,其本身規模足以影響本店的事件中,最能將財損分析獨立出來的一宗。」

  總管攸符利亞的聲音平順又柔和,非常好聽,我一點都不介意那嗓音並非真從他嘴裡傳出的。雖然眼前的他只是沒有實體的人工智慧投影,卻是我們EB人最信賴的夥伴。

  「其他事件也不是不行,可是,舉凡黃昏戰爭和永眠攻城戰,皆難以只分析經濟影響,它們是一連串政治、社會與外交問題交互影響的結果,遠遠超乎薇塔小姐妳訪問的範疇。」

  「嘿嘿~我就知道小攸一定會找到適合的討論題材!」

  「謝謝。」他臉上大大的墨鏡藏住微笑的眼神。就算在室內,也很少見過他拿掉眼鏡。

  「吉埃伯的別離之所以最突出,主要原因歸於當時該國全面性的國境封鎖,以杜絕外國勢力趁虛而入。薇塔小姐,妳知道全境封鎖的意思嗎?」

  「我知道喔!就是人們無法入出一個國家的狀態,邊界還會有凶巴巴的軍人巡邏,不讓外國人進來,也把所有試著逃出國的人給趕回去。唔嗯,吉埃伯人好可憐喔。」

  「嗯……雖然實際情況比薇塔小姐所描述的情形糟糕許多,不過基本概念是正確的。」他摸摸下巴繼續道:「也因此,不單是人員無法進出,連物資甚至訊息也難以流通。整個國家在為期九天的鎖國期間內像是蒸發掉一般不見蹤影,來不及與世界說再見。這個『別離』雖然指的是作亂魔神的名字,卻也隱晦描述吉埃伯的狀態,真是個不幸的巧合。」話一說完,他的身體便開始閃爍,應該是正在讀取放在某處的資料吧。

  「我記得許多南方食材進口受到影響耶,好幾十樣點心做不出來,阿羲被迫要臨時更換型錄內容!」我指著櫃檯邊的型錄架子道:「現在還看的到。」

  「沒錯。具體的數量是71種食材受影響。其中,38種進口食材供應完全中斷,4種原產地位於邊界的食材產能最大下降至70%。分別各有5種食材分別因民間屯糧潮和戰備物資集中政策暫停供應。餘下14種供應方無法保證其品質。僅僅是這點,就造成Euforia Bakery總店每日平均133金70銀25銅的營業額損失,而這個數字並未包含其他直接和間接損失,例如匯率、漲跌幅、關稅升值、物價波動和民眾消費力下降等因素。」

  我預期會聽到一大堆數字,但還是忍不住拍拍手:「哇喔,小攸,這個資料好詳細哦!分析起來一定非常複雜吧?」

  「這倒不會。薇塔小姐還記得我剛才提到別離事件『最能將財損分析獨立出來』嗎?阿斯嘉特和吉埃伯原本就不甚往來,這國境一鎖,兩邊更無交集。吉埃伯當然也就難以單方面影響阿斯嘉特的情勢,故貿易問題以外的影響可以排除在外。」

  我用非常崇拜的眼神看他,也發現自己時常有類似的反應。作為EB的櫃檯小妹,我當然懂得計算,可是蒐集大量的數據並整理成看得懂的結論,我可做不來。

  「妳看起來相當滿意,薇塔小姐。」他在自己周身製造出好多好多星星四射的投影動畫特效,bling bling的鈴聲不絕於耳,「希望我回答到妳最初的提問。若需要一個最簡潔的標準答案,根據我的計算,Euforia Bakery在別離事件中的淨損失總額為1422金54銀1銅,相當於全年度非常務支出的8%。」

  「哦……」

  「換句話說,損失相對微小。」

  噗轟──一支虛擬煙火在我們倆頭上炸開來,一下子照亮分店整個靠窗的座位區,引來不少客人回頭查看。

  幸好我們有你,小攸,要不是這樣,損失一定會更大的!如果他有個真正的身體,我一定會好好的抱抱他!

  「謝謝你噢~」

  「不客氣,薇塔小姐。」






環境危險




  曙葉(我都叫他曙葉子)是尤克特拉希爾戰隊的隊長,亞茵的緊密夥伴,EB的朋友,也是阿斯嘉特有名的大冒險家。他淺綠色的頭髮常常讓我錯認成某種葉子,尤其當他呼喚木觸手好朋友們出來幫忙做事的時候,我簡直覺得他會不會其實是一棵樹變成的!雖然紫兒和人家房間裡其他的植物們好像不太願意接近他,但是我覺得他很聰明,善於照顧夥伴,而且為人正義。EB的果茶小小妹薔薇也是他當初說服亞茵收留的,現在甚至已經能獨當一面了呢!

  先前做資料準備工作時,從冒險者公會借回來的紀錄上得知曙葉子曾活躍於對膠著魔神倪菲戴兒入侵的反抗勢力。我忘不掉那個魔神姊姊,雖然事後的消息傳說她的行動並非全然是惡意,也帶有某種苦衷,可我不喜歡她使用的能力──黏濁的污染泥巴,遮蓋大地,讓好多無辜的植物們生病,甚至死去。為了更了解類似的事件可能帶來的危害,我跟曙葉子約在他家頂樓的公共活動大堂見面。

  順便說一下,這棟大樓跟我同名喔!很好玩吧!嘿嘿~

  空中大堂的所在地是TVS的最高點,我陪他一起俯瞰高級住宅區時,他告訴我,眼底的景象已在一個又一個的重大戰爭和危機中變換許多次。某些街道已經不再是原本的名字,許多房屋建築也已經不在了。他拿出戰隊夥伴們收藏的過去阿斯嘉特的照片給我看,明明是同一個地方風景,與現在比較起來卻像兩個不同的世界。

  過去,我好像不曾跟曙葉子進行像這樣有深度、有議題的談話。我們之間絕大多數的交談都是圍繞著EB的點心──以顧客和店家的身分。曙葉喜歡把我當成與薔薇一樣的小孩子看待,他會摸摸我的翅膀羽毛,哄哄我開心,然後轉身與亞茵和其他戰隊夥伴們談論他們覺得我應該聽不懂的東西。其實,我一點也不在意喔,因為我享受別人喜歡我可愛開心的模樣,快樂過活是我人生的哲學~

  所以,曙葉子似乎非常不習慣我認真的模樣。我試著告訴他,可以假裝我是亞茵,用跟亞茵講話的方式一起聊天。沒想到他立刻搖頭,說那樣不行,又說「反差實在太大了」之類不知所以的話。我到現在仍覺得莫名其妙呢。

  一杯果茶的時間,曙葉子向我坦白,他不是討論這個議題最佳的人選。他認為環境問題的範圍太廣,所引發的危機也不怎麼具體,難以直接解釋。當膠著魔神出之刻,曙葉是以戰鬥員的心態和身分面對敵人。他考慮的是如何打敗對方,停止危害的根源,為自己的陣營爭取最大勝利,至於有多少座公園被泥巴淹沒,多少運河被魔氣汙染,他管不著。曙葉對這些已經造成的傷害和拯救的方法缺乏深入理解的動力。

  我有些失望。或許,我找錯對象了。

  又或許,我的提問才是真正的問題。環境災害跟Euforia Bakery有什麼關係呢?會像經濟問題那般大幅影響食材的進口?我知道受汙染運河的水足以造成衛生問題,危害食品安全,可是,很顯然地,阿斯嘉特的環境一點也不差!倪菲戴兒的泥巴很討厭,卻也不是永遠淤積在河裡。短短幾天的髒亂,真的能夠威脅到EB嗎?

  還是、還是我自作多情?唔嗯……

  「我跟妳一樣討厭那些泥巴。」第二杯果茶喝到一半,他突然開口:「害慘不少無辜的市民。」

  我歪過頭,等待他繼續。

  ──爛泥會阻礙交通吧?造成許多不便。隨著時間,越來越多積累的不便會嚴重妨礙到日常生活。一定有人不小心誤食而中毒吧?也有人生病來不及送去治療對不對?在影汙染到Euforia Bakery的麵包之前,所謂的環境災害就先會讓成千上萬的一般居民水深火熱,這可不是事件結束、泥巴消失就能自動解決的問題啊。

  ──妳覺得冒險者會委身下去救助他們嗎?戰爭的時候或許會吧,搬運傷患什麼的,平時就別提了。說冒險者自私自利或許太超過,但偏偏這個世界就沒人強迫他們沒事多多行善,努力為居民的每日幸福奮鬥啊,他們絕大多數都是為了自己,連我也差不多。我們這種人還能做的,就是迅速消滅可惡的禍源,盡可能減少無辜者的不幸,妳同意吧?

  ──何況,如果市民們全都生了病,他們才沒有多餘的閒情逸致去品嘗甜點呢。這對EB來說,才是最大的危害。



  唔嗯。

  我學亞茵煩惱時那樣揉太陽穴,想起她曾告訴過我,曙葉對任何事幾乎都做出最壞的打算和觀點,實際聽他的話,真的是那樣沒錯!

  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感覺好不舒服喔……

  可是,他說的是實話,很有道理呢。

  靜靜地喝完第三杯果茶後,曙葉子伸手摸摸我的頭,他接下來緩和的嗓音就像魯希達豎琴那般地輕盈。或許他覺得,他嚇到我了。

  ──然而,正因為你們努力不懈地做出更奇妙的點心,並且總是如此,已經在不少人心中創造一個不會熄滅的光亮。客人們明白,無論天空在黑、希望在渺茫,踏進EB,就能找回自認為搞丟的溫暖。白老闆創造八百多種點心,我想城裡絕大多數的人都能有自己最喜歡的一種吧。這何嘗不是個救贖呢?我也不管別人實際怎麼想的,EB讓薔薇開心幸福,對我來說就是奇蹟。哪怕外頭風吹雨打,山崩地裂,她安全的活下去,就足夠了。



  聽完他的話,我認為自己或許真的不夠認識他。

  名人的看法,果然不一樣~!

  終於把訪問的紀錄寫好了。我呼出一口氣,放下筆,抬頭瞧他。他沒轉頭看我,視線飄出窗外,穿過不知何時下起的綿綿細雨,朝向模糊不清的世界。






政治危險




  「小薇塔,妳今天好像特別會發呆,還好吧?在店裡那麼忙,出來做深度訪問沒問題嗎?要不要來點我秘製的熱咖啡醒醒神?這是來自芬雅歌的好東西,在妳家可沒有喔,呵呵。」

  「咿,沒、沒事!人家不渴,剛剛連喝好多杯果茶,一直需要尿尿……唔嗯,現在、現在又想去了!」

  「哈哈。去吧,我等妳。」



  粉紅髮的少女帶著羞得同樣粉紅色的雙頰一溜煙閃進浴室,我偷笑一陣,抄起她攤開在桌上的筆記本。「政治問題」這個字眼飄進我眼簾,接續條列項目還有「黨派鬥爭」、「產業輔導失衡」和「不友善的貨幣法規改革」。要不是俏皮的少女字跡和賽那法西獨有的墨汁香氣,我簡直不相信她寫得出這些東西。

  不,應該不是她起的頭,一定是白流羲指示她外出蒐集資料的。小薇塔的態度相當真摯,做這些事情絕對不是來裝成熟或裝可愛,說實在話她也不需要刻意那樣。可見他們小倆口恩愛之於也有理性的一面啊。

吃完一整塊薇塔送我的蛋糕,偷翻先前的訪查紀錄,我看到曙葉的名字。那傢伙既曖昧又難搞,吃定他身邊每個女人,沒想到居然能跟小薇塔對等的談大事。我一瞥浴室門,越來越覺得那孩子並不簡單。

  哦,她出來了,用飛的,在室內

  嗯,孩子畢竟是孩子。



  「比起妳的動機,親愛的小薇塔,我更好奇的是妳怎麼會想到要來找我。」我翹腳,一邊欣賞她雙手縮在膝蓋上的少女青澀,「我主授工程學和一點點的藝術,政治跟我的專業領域幾乎沾不上邊吶。」

  「我原本是要找亞茵呢,可是她在冒險者公會那裡忙的團團轉,所以跟人家推薦妳喔。」

  「是這樣啊。那麼,她有沒有告訴妳我最近染上不捉弄小精靈就會死掉的病?」我伸手作勢搔癢。

  「咿──真、真的嗎?」她果然立刻就相信了,往沙發背墊一縮,翅膀「嘩啦」一聲把自己包成一團羽毛球。

  「騙妳的。」

  「唔嗯……」

  女孩子環顧四周,確認我家客廳裡沒有其他可能突然蹦出來嚇人的機關或魔術。趁她像貓咪一樣小心翼翼地觀察之際,我一打響指,啟動微型魔法陣,在薇塔堤防的目光下,客廳那大大的景觀落地窗窗簾緩緩升起,露出外頭嘩啦嘩啦傾盆大雨中的奈特路西湖。

  會有這種反應其實也是我造成的。雖說我們倆熟到彼此像大姊姊與她的么妹,但每次來我家玩時,薇塔時常會被我這雙刻意、敏捷、冰冰涼涼的手搔到咿呀尖叫、喘不過氣來。(要讓肺活量超大的賽那法西喘成那樣還真是不容易呢。)

  她應該是確認沒什麼立即性的危險,吞了口口水,拿起筆記本眨眨眼,說:「亞茵倒是告訴人家一件很有道理的事。她說小婕妳獨立在外,不參與任何派系和陣營活動,所以沒有什麼預設的立場。亞茵說,妳的見解最客觀了。」

  哦……

  真是令人打消繼續惡作劇念頭的言論呢。

  我挺直腰脊,上半身朝她湊近,薇塔身子一縮,我趁勢捧住她滑嫩細緻的臉蛋,打量她眼裡知性的角落。

  ──妳真的是小薇塔嗎?確定不是對自己下變身咒的亞茵?呵呵……

  就在她覺得是否該掙扎的時候,我半瞇起雙眼,收縮喉嚨深處,故意使自己聲音更為低沉:「撇開局勢變遷對市場經濟的衝擊,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法規層面的限制和社會輿論的轉向吧。」

  「咦?」

  「根據筆記裡預先做好的功課,妳正在進行紅雀城主登基前那場檯面下的政治風暴的相關調查隊吧?就是新星黨異軍突起的時期。」

  「小婕,妳剛才偷看人家的筆記噢?」少女睜大眼睛。我忽略她的表情,繼續說:「由阿斯嘉特守衛者黨(AGPP)主導,『2301號銀星議事』於新南方曆2016年3月20日起發布,表面上是轉移國防預算至民生政策和振興經濟,實以扶植該黨的外圍勢力,說白一點,就是冠冕堂皇的把錢發給AGPP在民間的支持者替他們做事。」

  「同時,冒險者群體被視為國家發展最大阻礙,他們尚武和不受拘束的劣根性遠超過掌權者的容許度,所以『冒險者限縮法案』也在同一天發布了,包含通用貨幣法的修改和一連串冒險者關聯產業輔助的刪減,打算從經濟層面將這群動搖分子連根拔起。」

  「呃嗯……小婕突然變得好嚴肅喔……」

  她那不知所措的樣子我全看在眼裡。我內心使勁地偷笑,表面上仍維持正經八百的神情。

  「以Euforia Bakery這類冒險者族群高度集中的產業為例,接受該種政治風向統治,短期至中期內不會有明顯的影響,因為冒險者群體本身便足以滿足產業的各種需求。一些較成功的品牌甚至不需要採取大規模改變也能照常運行。然而,他們也很難繼續向外拓展,開發潛在新客戶,因為政策從根本處撕裂這個多元化的城市,冒險者和非冒險者彼此歧見加深,認為對方是威脅。這種狀況發展到最終,將在一個國家裡產生兩股彼此敵視的對等勢力,大幅提昇內戰的可能性。」

  「不過,也多虧銀星政變事件的不單純,太多角色摻雜其中,理論上的反對勢力沒有足夠時間成形,紅雀城主就登基了。就結果看來,新城主倒是有效的中止特定程度的政治摩擦。擁有來自冒險者和普通民眾雙方支持鳳凰神教,自動自發地化解一場可能的災厄。」

  呼出一口氣,拿眼角瞧薇塔聽呆了嘴巴合不起來的臉。逗弄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真是有益身心健康。

  「剛剛說的,沒看妳抄下來啊,呵呵。」我側陰陰的翹起嘴角,「那可不行,會扣分的喔。」

  「咿──!」



  我把專心寫功課的女孩子留在客廳,上樓走進臥室,打開氣窗,嗅聞我最喜歡的雨後沼味。呼──哈──伸個懶腰,活動久坐微痠的膝蓋和腿,感覺鮮活的血液流滾、充滿、打通腳尖血管的舒暢。我全身放鬆。

  上一次憂國憂民是什麼時候呢?與搬運攻城戰傷者的那次?還是與堤里昂那傢伙瞎聊吉埃伯別離事件的時候?我打從降落在這星球以來就不曾真正關心過它。或許小薇塔說的對。我大可以無視一切,砌一堵高高的冰牆,悠哉的躲在後面,像個觀眾一般地欣賞它,大談不負責任的話。

  可是,要是因此而沒有EB──我含住右手食指,牙尖輕觸指甲,搜刮蛋糕的殘香。

  「我會很困擾啊。






宗教危險





  嘿嘿~☆

  耶耶~!

  呼呀──

  噗嚕。



  我對著鏡頭吐舌,鏡頭朝向多彩的玻璃,還有供桌上五顏六色的各式點心。離開湖光之後,我溜回家吃晚餐,喝了一大碗亞茵做的豆腐煲,吃飽喝足了,就包了好多好多樣餅乾蛋糕直接來到這裡。

  這麼豐盛的禮物,青歲姊姊一定很開心吧!看,她微笑的臉好漂亮,映照在大堂內四處飄浮的柔和燈火之下,淺紫色的髮絲閃閃發亮,令我移不開視線。我想跟姊姊一起合照,留下美美的瞬間,但是,姊姊好像有些遲疑的樣子。我對她說沒關係,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我也會把美麗的瑟依賽教會貼在Euforia Bakery最顯眼的花園海報牆上!

  我擺好pose,眨起一隻眼睛,喀擦!結果我發現,青歲姊姊也入鏡了,就在我旁邊,帶著她那善良、充滿關懷的微笑。她終究是按耐不住呢,嘿嘿~☆。



  「小薇塔大概是阿斯嘉特傳奇冒險家裡面,最不愛冒險的那位。」姊姊右手手指輕抵下巴,玩味地道:「在她充實的生活中,得忙著送點心、做宣傳,還有為了論文四處採訪。」

  「四處採訪也是要有冒險精神呀,萬一訪問的對象是個性奇怪的人怎麼辦?薇塔很懂得保護自己喔!」我張開翅膀,對姊姊展示女生該有的力量和勇氣。

  「不過,面對瑟依賽的神祇時,妳可以盡情的做自己。」

  我吐吐舌頭,打開小筆記本,筆尖沾沾墨水,在新頁的頂端寫下我們倆的心情。

  「阿斯嘉特是個信仰多元的城市。」她說:「每一個月,公部門平均會接觸到至少一個新成立的宗教組織的訊息,而它們往往會持續存在一段很長的時間。若是消失,也少有發生大規模衝突導致這類組織瓦解的情形,通常是自然地減少信眾,沒落下去。也就是說,這座城市裡幾乎沒有宗教會因為教義的不同去征服或毀滅其他宗教。這麼解釋,小薇塔妳聽得懂嗎?」

  我點頭。幸好這幾天,阿羲替我惡補不少歷史知識。

  「很好~瑟依賽也是眾多信仰其中之一。過去曾有段時間,她傾向積極地對外宣導教義,不過現在避免那種做法了。有趣的是,接受和理解她的人數反而比過去更多。」姊姊緩緩轉頭,往神壇所在方向看一眼。

  儘管我不太明白姊姊口中的「她」是指誰,但想必是瑟依賽教會很重要的人吧!

  「不過啊,小薇塔,在某一段時期,信仰的自由性,顯然受到某種潛在的威脅呢。這就是妳今天感興趣的議題,對不對?」

  「沒錯喔。青歲姊姊也覺得隕鐵十字教時期不太安全嗎?」

  「正確來說,是他們與銀星當局決裂的時候。先不論這整件事情的結果,在隕鐵進駐自由城的期間內,至少改變了城裡某些宗教意識的結構。以往對各種信仰的自由認知受到了挑戰。」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看見姊姊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這怎麼說呢?」我歪過頭,把問題寫下。

  「頭頂上出現一個更強大的存在,人們不是倍感威脅,就是千方百計地想要親近、維持友好吧?尤其宗教組織大都屬於思潮高度統一的團體,他們的領袖說什麼就算什麼。親梵亞斯的組織,和反對梵亞斯的組織,按照道理,會彼此對抗吧?過去因為至上的自由使得激進活動不被接受,可若出現了一個與政府結盟,冠冕堂皇的大教派,擁有足以顛覆世界結構的能力,底下的平民百姓,會怎麼想呢?」

  「一定是非常不安吧!」

  「是的。民眾人心惶惶,失去主見的小宗教紛紛傾向選擇依附隕鐵或他們的反對者。於是原本的信仰自由被破壞了,世界集中到天秤的兩端,保持危險的平衡。」

  唔嗯。

  「而銀星和隕鐵的決裂,更是摧毀了這個平衡。那事變是如此的突然和致命,人們繃緊的神經和理智瞬間崩裂,抱持各種強烈主張的領袖和冒險家揭竿而起,加入後來在歷史教書裡寫的那場戰爭──諸神的黃昏。」她輕嘆一口氣。

  我覺得,青歲姊姊專心解釋事情的樣子很迷人,那種透徹的知性美感,是亞茵還未培養出,而小婕吝於表現的吸引力。

  「啊,不小心用有點困難的詞語描述了,小薇塔,妳若哪裡聽不懂,可以隨時提問喔。」

  「我在、在想一個東西。」我說。

  「是什麼呢?」

  「我們Euforia Bakery有一張艾拉德爾的手諭,阿羲三年前帶回來的。是銀星宮殿頒發的正式文書,賦予EB與公家機關同級的法……法……法人資格,對!」

  「小薇塔,妳連『法人』這個詞都懂。唔,看來,妳真的長大了。」姊姊接著又誇我幾句,然後收回話題:「確實知道那份手諭,算是銀星對民間機構的最高認可。妳想表示的問題也很明顯──那是艾拉德爾頒發給你們的,而他又是向隕鐵直接宣戰的人,持有他文書的機構,說不定會成為敵對勢力清除的對象?那段時間,他們沒有找你們麻煩吧?」

  我搖搖頭。

  「嗯……那你們很幸運。不,應該說整個阿斯嘉特都很幸運。諸神黃昏的勢力太強大了,隕鐵方面沒有充裕的能力對付他們眼中的異端勢力,比方說,Euforia Bakery。」她再度露出人家喜歡的微笑,「方才討論的正個過程,有些確實發生過,有些是學者們歸納出的理論假說。無論如何,應該都成功回應了妳的葉伐雅(戀人)的期待吧?」

  「有,有喔!現在只要歸納危險產生的可能性,就好了!」我開心的揮揮翅膀,「青歲姊姊,妳果然知道好多事情,在歷史這方面,還要超過阿羲非常多呢。」

  「青歲我的雙眼,能看見歷史的流動。」姊姊這句話說的高深莫測。

  我試著想像「看歷史」會是如何的光景,但想著想著,就無可避免地變成自己的回憶跑馬燈。

  「好奇特喔。」

  「是啊。」



  姊姊陪我走出瑟依賽教會,回頭望去,兩扇總是敞開的大門就像是在與我揮手道別。我喜歡這個地方,以及它豐沛的知識,和令人感動的善良。

  「人家好累。」我對她說:「但是,也好滿足。今天實在是最飽滿的一天!」

  「如何?被新知給淹沒的感覺,很讚吧」

  再同意不過了~~

  青歲姊姊看著我幾秒鐘,最後她走過來,就像許多人會做的一般,摸摸我的頭:「小薇塔,或許妳的口袋不是最滿的那個,但是啊,妳的心已是非常富有。總是保持樂觀活力、愛著家庭、也珍惜著EB和阿羲為你帶來的一切,這樣的財富,誰都知道有多可貴呢。」

  嘿嘿~☆

  也有人說過類似的話,聽了好舒服。

  我用力的對她道謝,感謝她給我鼓勵、智慧和時間。我忍住想要直接抱上去的衝動,拿出心愛的小相機,在教會的門前台階擺出熟練的pose。

  可以……再跟人家一起拍張照嗎?

  姊姊眨眨眼睛。

  於是,這兩張幸福的照片,掛到了我房門之上。

  它們會待在那裡好久,好久。




(完)



- WORD COUNT -

8,230 字








- CREDIT -






- IMAGE CREDIT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93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魔力F的十犬王爺
感覺像是日記(? 其實應該算是記錄還是什麼 偶文學淺薄不知道該怎稱呼這種文體[e13]

從每次的事件中獲取經驗 並成長 真是非常的棒呢OWO

然後又得說道我的傷心處了 我家角色基本上都是人類...或許在長壽種族的眼中看來 就如同過往的瞬間一班的短暫呢ˊ。W。ˋ

02-04 22:59

樂之
拍拍十犬~
不過短短的生命也有精彩的美麗喔XD02-04 23:16
樂之
這種算是混合式的文體,強調敘事者的主體性,在敘述的航段很多時候都直接是以人物的想法進行的02-04 23:22
朝日奈雨香
可惡沒注意到(#
薇塔真的非常的努力調查呢,這世界真是殘酷,冒險者……
然後捷,妳就放過薇塔吧(#

02-04 23:22

樂之
薇塔為了完成心中的目標,可以做出很多超出她這個年齡該有的行為~她總是用樂觀的心態看待身邊所有的事物,非常不容易怨恨別人

就算婕把她搔到昏倒也一樣XD02-05 00:06
小文
喔喔喔好細心的紀錄[e23]!!

02-04 23:39

樂之
薇塔傳奇OwO!02-05 0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hugoli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後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PG公會綜合設定】 (0)
【銀曦侯亞茵】 (3)
【角色】 (8)
【NPC】 (7)
【角色目錄紀錄】 (6)
【角色能力設定(舊)】 (7)
【形象、關係】 (9)
【種族】 (9)
【場景】 (25)
【場景繪圖】 (19)
【設定】 (22)
【探討】 (5)
【劇本】 (14)
【統計】 (29)
【雜料區】 (37)

【EB型錄】 (4)
【第一代|EBC】 (12)
【第二代|CNE】 (12)
【第三代|LEE】 (12)
【第四代|狂想ユーフォリア】 (12)
【第五代|DUE】 (11)
【第六代|Φωτεινός】 (10)
【第七代|OIG】 (7)
【第八代|dfc】 (1)

【RPG公會故事創作】 (0)
【主線:星逝魔眼】 (54)
【遺跡主線:失落滄溟】 (18)
【主線:古林肯比之鳴】 (30)
【主線:奇蹟的阿斯嘉特】 (12)
【主線:艾爾帕卡】 (29)
【長期專欄】 (41)
【活動系列集】 (59)
【獨立系列集】 (37)
【平行小劇場】 (5)

【RPG公會前代故事創作】 (0)
【消失青年與麵包坊之章】 (6)
【迎接奇蹟之章】 (7)
【明月驕陽之章】 (12)
【何為守護之章】 (13)
【通向晨曦之章】 (10)
【姊妹之心】 (14)
【綜合支線】 (18)

【RPG公會關聯故事創作】 (8)

【烏托邦】 (3)

【短篇集】 (0)
【都會飄遊】 (13)
【蛛網心境】 (7)
【走訪紀實】 (7)

Consciousness 學默同人 (32)

【流程心得】 (2)

未分類 (9)

man90149打給厚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武裝少女的龜鶴城瑪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