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3/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7-02-04 16:23:07│贊助:1,028│人氣:1861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曾經溫柔體貼的小少爺沒想到在到了尷尬的年紀之後還是有把我放在心上啊……」「你、你突然跟我說這些做什麼?」對於韓炷勒一臉欣慰的表情,唐華看了既尷尬又有些反感。

       「我們倆好久沒這樣促膝長談了不是嗎?」「確、確實如此……」自從唐華從家庭與擎天會的變故中重新振作起來後便與任何人保持著距離,與過去情同手足的韓炷勒也不太有交集。

        看唐華一副敷衍回應的樣子,韓炷勒尷尬了起來,接著手指抓著臉頰、邊說道:「呃…少爺,我們都知道你所背負的悲傷,但是請你別忘了在你身旁我們一直都在、你不孤單,有任何問題儘管向我們請教……唉……我記得以前有一個孩子總是笑容迎人、個性也非常善良體貼,在他身邊真的很快樂。」

       「那、那都過往了……」知道韓炷勒在提過去的自己,唐華害羞了起來,續道:「我、我當然還是會關心你…只、只是……我不是小孩了,而且你又是變態弟控…」「啊?」

        唐華頭別去一邊,話愈講愈不敢面對韓炷勒,韓炷勒見唐華難得展現出害羞的一面,欣慰地調侃道:「你該不會吃湘湘的醋才與我疏遠吧?」語畢馬上又被唐華賜了一巴掌。

       「變態弟控,才與你多聊個兩句你就得意忘形……我跟你只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而已,才不是兄弟呢!不要把我當湘兒一樣調戲,變態弟控!」「……唉,真難過,記得你以前常常拉著我、要我陪你玩的,如今卻被你甩巴掌……」

        韓炷勒一臉無辜地邊抹著被打的臉邊苦笑地抱怨著,令唐華看了開始感到愧疚。「對、對不起嘛……我、我只是……」唐華想為自己不友善的行為找藉口卻說不出任何理由來,結果突然被韓炷勒一把挽進了懷裡抱住。

       「喂,你幹麼?」「就當作你打我巴掌的道歉吧!讓我抱一下……我父親跟你父親不是說過我們要視彼此為兄弟看待嗎?兄弟抱一下作和解不為過吧?」

       「嘖,你……吼,隨你高興啦……哼……」唐華雖然心有不甘但仍放棄了掙扎,不耐煩地鼓著臉頰、等待韓炷勒放手,然而,在擁抱中,唐華心中漸漸地湧起一股熟悉的暖意,那股暖意讓他感覺全身異常放鬆,使他逐漸陶醉其中、腦內呈現一片空白,卻又在空白之中隱約看見一些瑣碎回憶。

       「炷勒哥哥……」朦朧著雙眼,渾然忘我的唐華微微動著嘴,默念了已埋沒於回憶、兒時對韓炷勒的稱呼。

※        ※        ※

        過了申時,我們回到了張府,收拾行李準備回泉州,只有小絨姐姐與伯母在大門口送客,張伯伯則不見蹤影,八成是不想面對我們、躲到房裡去了。

       「華兒,真的很抱歉,你們這回前來沒能好好招待你們。」「伯母,不要緊的,現在的我就算不被張伯伯認同,今後的我一定會不斷精進自己、讓張伯伯刮目相看的!妳和小絨姐姐等著吧!」

       「華兒,多謝你的大量,我願意等你的。」一旁的小絨姐姐一臉欣慰地望著我,她的笑容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令人感到溫暖。「嗯,我男子漢說到做到!」

        信誓旦旦地許下諾言,最後我們上了馬車、在她們的目送下漸漸離去,趁她們還沒離開視線以前,我的頭探出車窗、目不轉睛地回望著,直到見不到彼此,此時一股莫名的惆悵感油然而生,令我頭回到車內、沉默了下來。

       「哥哥,你怎麼了?不開心嗎……是因為幫我買衣服花太多錢嗎?」坐在一旁沉浸在獲得新買的米黃色系漢服的喜悅中的洛可察覺到了我的異常而關心問道。

       「嗯…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呵呵……」我硬擠著笑容回道,不讓洛可受到現實壓力影響,為了不讓他起疑,我笑著輕撫著他的頭、問道:「喜歡新衣服嗎?」

        洛可雙眼亮了起來、露出非常開懷的笑容湊向我答道:「喜歡!喜歡!呵呵,謝謝哥哥!」話一說完,洛可隨即撲了上來,雙手緊緊環抱住我的頸部、那張櫻桃小嘴直接朝我的堵了上來,這傢伙興奮過度,不管是雙手還是小嘴都非常用力,頓時讓我有種嘴唇快被壓扁的錯覺,但洛可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當下愣住、忘記把他推開。

       「啾!」洛可滿足後終於離開了我的嘴唇、發出了清脆響亮的親嘴聲,接著笑嘻嘻地望著我看,我頭別去一邊,邊擦著留嘴上洛可的口水邊問道:「你這傢伙突然親我幹麼啊……?」「因為哥哥人很好嘛!收牛我又買衣服給我,我好──喜歡哥哥!好高興!」

        呃…不知為何,被這傢伙示愛頗感難為情的…為了不讓自己再尷尬下去,我將洛可一把擁進懷裡,頭靠在他肩上、說道:「煩死了,我累了、想先睡一下,不要吵我喔!」「哈哈,好啊,那我陪哥哥睡!嘿嘿…」洛可回抱住我,我不想再說話、靜靜地與洛可相擁休息,直到馬車車隊抵達泉州。

        隔天,全擎天會開始忙起正事來,因為達瑪桑布邀請我們一同前往宗教交流會,如此適合趁機調查修塔空教派底細的機會豈能放過!因此,接下來有七天的時間皆是針對修塔空教派進行潛入策略的規劃。

        一天,擎天會約在我們自家的酒樓「醉月樓」、準備談論這次計畫,我在傍晚先帶著洛可到達了醉月樓、向老鴇李無雙無雙姐打個招呼,在進門時,無雙姐與其他妓女們前來迎接。

       「唷!少爺好久不見啦!怎麼啦?看上這裡的哪位姑娘嗎?還是……想帶洛可開開眼~界?嗯?」無雙用摺扇遮著臉、以詭異的眼神瞄著我看,每次拜訪她她總是會先調侃我一番。

       「唉唷,無雙姐別再開我玩笑了,我們這次來可是有正事要辦呢!」「哎呀~少爺還真是掃興呢!好啦,看你們這麼早來,想必是餓了吧?飯菜都已備齊,少爺先去吃吧!」

       「欸?已經煮好了啊?太好了!那麼…」「哥哥──!」我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聽見了洛可的慘叫聲,我轉頭一望,赫然發現他已經被藝妓們包圍了!

       「你叫洛可呀?」「哇!好可愛!」「嗚哇──!」洛可似乎很受藝妓們歡迎、被她們猛玩著臉蛋,哎呀,洛可還這麼小想必會受驚啊,哈哈!雖說在我小時候每次被爹爹帶來醉月樓也會被她們調戲……

       「呃呃…姐姐們,好了啦,會嚇到洛可的……」「喔~少爺真掃興。」「對嘛對嘛……」「呃…呵呵…洛可快來我這裡…」尷尬地受她們抱怨,我連忙把嚇傻在原地的洛可拉離現場,走上樓梯朝三樓集會間前去。

       「哈哈,這麼小就受歡迎不好嗎?」「鼻要!那些姊姊好可怕!」一路上洛可緊抓著我,低著頭不敢看任何經過我們的藝妓及客人,直到抵達三樓的集會間,在我開門進房時,驚見已經有人在位子上就位。

       「唷,少爺!」「欸?延卿哥,你已經來啦?」眼前這位打扮相當整齊的青年叫陳延卿,他身為擎天會的一員、擔任情報蒐集的職務,平常以拄著柺杖、假裝腳傷,流連青樓等常會聚集三教九流的場所探聽消息,常常以他和善的個性與社交手腕得到不少好處,是個非常可靠的大哥哥!

       「哈哈,因為少爺要來,做手下的當然早一點到囉!」「嘿嘿,延卿哥太客氣了,只要在約定時間報到就好了。」我湊到延卿哥面前、他笑著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接著發現了我身旁的洛可。

       「嗯?這就是少爺前陣子收的西域徒弟啊?」「洛可,他是延卿哥,打聲招呼吧!」「嗚…你、你好。」「哈哈,真可愛。」因為延卿哥很少進癿侗軒,因此洛可對他比較生疏而害羞起來,不過延卿哥仍不介意地輕拍著洛可的臉蛋,讓洛可尷尬地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對了,延卿哥,這幾天你有得到什麼情報嗎?」「嘖,這個嗎……」論及正事,延卿哥皺起了眉頭,不知是有何難處。

       「少爺,恕我太晚報告…」「咦?」「經過這幾天流連各個青樓、甚至跟著幾名書生進出修塔空的禮拜堂調查的結果,我得出了一個好消息與壞消息。」「一個好消息與壞消息……?」

       「好消息是已有驅逐修塔空教派的辦法了…」「欸?真的呀?」聽到這個結果,我和洛可驚訝地異口同聲喊道。

       「是的,他們的頭領確實有狎正太玩樂,那位正太真的挺可愛的…只可惜似乎早已受蹂躪不堪了……」「蹂躪不堪?什麼意思……咦?延卿哥,你怎麼流鼻血了?」「咦咦?」延卿哥被我一提醒,猛然拿出手巾狂擦一番。

        看來延卿哥這幾天挺辛苦的,因此我為他倒了杯茶、道:「呵呵,延卿哥辛苦了,來,先喝口茶吧!」「哼哼,有少爺的這番話,流再多鼻血也值得啊~」「吼,別尋我開心了。」被延卿哥這麼一逗挺令人害羞的,我又不是青樓女子,幹麼對我用這種口氣說話。

        延卿哥繼續道:「言歸正傳,這期間,我也在其他禮拜堂得知他們其實對也里可溫教的傳言倍感疑惑、想調查調查,我私下對他們透露少爺的想法,結果你猜什麼著?得到了他們認同、有意與少爺合作呢!」

       「欸?真的嗎?太好了!」雖然還不知該如何合作,但一聽到這消息,我開心地撲抱了延卿哥一下,感覺他非常可靠,而延卿哥尷尬地輕輕推開了我、輕撫著我的手臂、說道:「呵呵,少爺先別這麼興奮,一切才剛開始而已。」

       「哈哈,雖說才要開始,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啦!對了,那壞消息呢?」「呃…壞消息啊……」延卿哥沉默了一會、望了洛可一眼、續道:「也里可溫教吩咐了手下、要帶走洛可!我在進醉月樓之前就在附近見一名西方面孔的少年鬼鬼祟祟地…少爺可要提防了!」

       「這樣啊……」「少爺、少爺!」忽然間,從房間門口探進來一名少女的臉龐輕聲呼喚著我,我們在場三人往門瞧去,發現是老鴇無雙姐的養女李棠兒。

        李棠兒與我同歲、是無雙姐在十二歲時撿到的棄嬰、收養的養女,在旁人眼裡形如姊妹,她平時在醉月樓演奏古箏、總是戴著面紗以防變態來找她麻煩,而在青樓待久、見過不少來往的人,令她歧視總是在青樓醉生夢死的文人,不過她本身是個很活潑可愛的姑娘。

       「咦?有什麼事?」「少爺,你這回回來正好,其實在你們去廣州期間那兩天,館裡來了一名宣稱是修塔空教派的西域少年來用餐,結果一次我不幸在為其他客人彈奏古箏時被那少年盯上,之後他照三餐不斷前來、想點名我陪酒,不管我娘怎麼安撫他都不聽……」

       「啊?有這種變態?好,我這就去看看,延卿哥,我先失陪了!」在延卿哥對我點頭示意後,便隨即拉著洛可的手跟著棠兒離開房間,在一離開房間,立刻聽見從樓下傳來的叫囂聲,棠兒見狀戴起了面紗、與我快步下樓,走到了充滿叫囂聲的房間、房間門一開,赫然發現裡面坐了五名西方面孔的少年。

        少年們周圍的藝妓以及無雙姐滿臉無奈,一見我進房便快步走向我來。「啊、少爺你來得正好,你看看這些小番客,他們在您去廣州的兩天照三餐前來找棠兒的麻煩,但看他們年紀小,不知該不該『處理掉』他們,不過在你回來後的七天他們不再來犯,原本想說算了,卻想不到今天又來了……」

        無雙姐表面上說不敢對小孩下手,但我想,她或許是知道這群年紀看似與我相仿的西域少年們與修塔空教派有關係而不敢輕舉妄動,要不平時的話早就全部先迷昏、軟禁在地牢,等我回來處理。

        面對一群表情不屑的西域少年,我也板起臉、向他們問道:「咳咳,抱歉,雖然不知你們為何前來,但醉月樓是不接待像你們這類男孩的。」「哼,那你呢?不也是個未成年少年嗎?」面對著我、坐在桌緣最中間的少年忽然答道,看他的樣子與態度,似乎是帶頭的。

       「呃…咳咳,在下只是因為父親失蹤所以接管的……欸不對啊,看你們的穿著應該是也里可溫教的人吧?你們的神可願意放你們來此尋芳?」「哼,什麼神…都是大人們想要洩慾的藉口罷了……」「欸?」

        這群人是怎麼回事……年紀與我相仿,談吐卻如此厭世……他們不是修道的嗎……為何又不信他們的神……啊!慢著,如果確定他們是修塔空的人…且有如延卿哥所說的「受人作孌童玩樂」的遭遇的話,他們表情無一不死氣沉沉情有可原……

        他們不只面容毫無精神,還不時盯著洛可看,讓洛可害怕得緊抓著我的衣服、躲到我身後……咦?剛才聽延卿哥一說……難不成這群人就是來帶走洛可?若是的話,事情就好辦了。

        為了釐清狀況,我正視眼前那位留一頭清爽黑色短髮、帶雙濃眉、眼神十分銳利的少年問道:「你們是來帶走洛可的沒錯吧?」「咦?」目的被識破,那名少年嚇了一跳。

       「沒錯,就是那名少年在少爺去廣州時在醉月樓前鬼鬼祟祟的!」此時延卿哥進了房間、走到我身邊,左手搭在我左肩上、右手指向那名少年。

        見延卿哥指著自己,少年面顯不悅、罵道:「嘖,你是正太控嗎?我在調查擎天會時偷窺我!」「噗,呃…我、我哪是那種變態啊!你才變態吧?說什麼調查擎天會,還調查到青樓來呢!」「對嘛!延卿哥才不像你們那邊的變態宣教士…對小男孩有興趣…」

        被我這麼一罵,那名少年啞口無言地緊咬著嘴唇怒視著我,而就在此時,原本靜靜坐著的其他四名少年們竟然反應了起來,有的表情凝重了起來,有的發出了絲絲啜泣聲……這、這到底是……

       「你們這是……」「你…你根本不了解我們的痛苦……」少年低下頭回道,他的聲音變得微弱、欲言又止,回想他們的反應與我說的話……忽然發現我似乎戳到了他們的痛處!我當下愣住、不知該如何反應。

        然而此時,一直躲在我身後的洛可忽然走到我身前、吞吞吐吐地向少年說道:「夏坎哥哥……如、如果我回去的話,你們就會快樂起來嗎……?」「洛可你在說什麼!」他怎麼會突出此言?難道洛可想犧牲他自己?我根本不認為洛可回去就能改善其他男孩的生活,最終還是讓那群變態得意而已。

        名叫夏坎的少年沉默了下來,感覺對洛可的問題解答不出來。「維、維多說你回到他身邊的話,不只伽樂,我們都可以得到上帝認可、不必再受聖靈灌頂了......」

        伽樂是誰?好像對夏坎來說重要到竟然能讓他相信那派胡言!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無奈地吐了口氣,上前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對夏坎說道:「喂,雖然你們方才的態度感到非常不滿,但是我就事論事,如何?我幫助你們脫離修塔空的控制。」

       「咦?」此話一出,五位修塔空少年目瞪口呆地望向我來,不敢相信我竟然願意幫他們。

       「怎麼啦?不信?」「喔不,呃…你說就事論事……?」

       「哼哼,其實其他也里可溫教的教派對於修塔空教派的惡行時有所聞但苦無證據,此外前陣子有兒子的黑市商人們也差點遭他們暗算,因此委託我來調查,而剛好,你們就是人證!那麼我們合作如何?」

       「真、真的可以?你不是在騙我的吧?」這個叫夏坎的人戒心怎麼這麼重啊?

       「吼~煩耶!你到底是想擺脫變態還是繼續被撞屁股啊?」「嘖,喂,你可以別這麼說嗎?這位少爺。」

       「什麼叫『這位少爺』?本大爺姓唐,好歹也附個姓吧?」「好啦!所以你是說真的還是假的?」這傢伙怎麼這麼煩啊!

       「吼~還懷疑喔?」「所以是不是?」「你──!」

       「呃呃,少爺夠了,別再跟夏坎爭了,你也稍微體諒他的一再反問嘛……畢竟他們遭遇不淑,難免比較不信任他人嘛……」見我和夏坎快要吵起來,延卿哥趕緊出言制止。

       延卿哥繼續對夏坎說道:「你叫夏坎對吧?你在泉州有段時間了吧?況且你最近又常調查我們擎天會,多少也清楚擎天會吧?」「……嗯……」夏坎緩緩地點了點頭。

      「那就請相信我們吧!我們確實也有處理修塔空的案子,非常需要你們的協助!」夏坎五人互相對望了一會,最後夏坎表情嚴肅地向我們點了點頭,終於相信了我們。

        終於,這次修塔空的案子有了一大進展,想到黑市商人們的優渥賞金離我愈來愈近,真是令我士氣高昂啊!啊,不過……

       「對了,夏坎,有一點我要質問你一下!」「哪一點?」

       「你跑來醉月樓調戲棠兒又是什麼意思啊!」「喔、那個喔……純粹誤會一場。」

       「啊?」「因為我從情報得知擎天會的頭領有女裝癖,又剛好我在調查擎天會的時候你不在,只見蒙面小姑娘在這裡遊走,因此誤將她認作你,要她陪酒純粹是要她拿掉面紗,確認是不是你而已。」

       「哈哈哈,少爺,他居然說我長得很像你?哈哈哈……」棠兒邊拍著我的肩膀邊捧著腹大笑起來,這實在是太令我憤怒啦──!

       「你──什麼女裝癖啊──!這群臭番客!吃完快給我滾──!」「少爺請息怒啊!」「哥哥鼻要生氣,夏坎哥哥沒有惡意啦……」

        在我震怒之後,現場如何我就沒了印象了,只記得延卿哥、洛可以及藝妓們紛紛前來安撫我……可惡,這次案子我一定要從修塔空教派那裡多搜刮一點才足夠消滅我的怒氣!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1)(2)(3)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89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BL|輕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終於有了!!等得好苦呀!我先看看再來回讀後感!

02-04 17:29

白鳥ヒカル
抱歉讓你久等,這陣子沒什麼寫文的時間[e26]02-04 18:38
柯斯嘉
劇情很棒!!之前都只看你的季番心得懶得看文字的東西www請繼續加油٩(˃̶͈̀௰˂̶͈́)و

11-22 14:03

白鳥ヒカル
居然只看圖?!QAQQ
不過想不到豢笋桑願意看滿是文字的小說ww謝謝欣賞[e38]11-25 18: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6年秋季正太心得&... 後一篇:[達人專欄] 《謎樣巫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更新啦!來我的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