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熾焰的阿維斯塔 (Blanzing Avesta) - 第二章

作者:Avesta二元論│2017-02-03 03:37:41│贊助:1,002│人氣:109
第二章  使命


        「小嵐,小嵐!快起床!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說著話的金髮男孩正興奮的想要喚醒還窩在棉被中的黑髮男孩。

        「嗚…嗚…嗯?怎麼了,小陽?現在不是才早上而嗎?讓我睡到中…午……。」

        「……。等等!小嵐,你不會真的忘了今天要幹嘛嗎?」

        「要…幹嘛?」小嵐仍然睡眼惺忪的在床上打滾。

        「今天是『受洗日』啊!所有已滿十歲的小孩都會在今天成為見習戰士耶!」

        「啊!對耶!」小嵐立刻從床上跳起來,急急忙忙的穿起衣服,跟著小陽跑出屋子。

        「孩子們,小心點!記得在傍晚的受洗前回來喔!」男孩們的母親在門口叮嚀著!

        「知道!」男孩們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位在大陸偏北方的一座高山上,座落於山頂的一支部落,「月詠村」。

        這支部落是個無論男、女、老、少,全民皆兵的武力型部落。部落中的習俗「受洗日」,是在每年的最後一個月圓時分,全村只要是當年滿十歲的小孩皆要這天的月亮到達固定位置之時,要到祭壇前放上從孩子一出生便讓他們配戴在身上的「魔晶石」。

        祭壇上有個魔法鏡,只有在受洗日當天的一個特定時間,月光才會直接照到鏡面並照映魔法陣在祭壇上,魔晶石則是在村中的孩子出時,便會自行出現,也就是說每個人皆是魔晶石自身所選之人。

        將魔晶石放置在祭壇上的法陣中,魔晶石將幻化形成各式各樣專屬於其主人的武器,除了使用者,外人皆不得「使用」之。

        雖說不管幾歲,只要在這一刻將魔晶石放上去,武器便會成形,但對於部落而言,這是讓一個孩子受封、晉升為見習戰士,並開始為部落而戰的儀式。



        「喝!」小嵐找到了空隙,並揮下手中的木劍,正中了另一個孩子的額頭。

        「還是小嵐厲害。」被擊倒的孩子,佩服的說道。

        小嵐、小陽正和一群也是今年剛滿十歲的孩子們用木製武器對練。

        「小嵐真的很厲害耶!什麼武器都會用,而且都沒人贏得了!」

        「誰說的!」聽到其他孩子的誇讚,小陽不甘示弱的提起了木劍,準備上前挑戰小嵐。

        小嵐覺得反正也不知道時候會獲得什麼樣的武器,所以從五歲起,就一直練習各式的武器,靠著本身的天賦以及不懈的下功夫,現在的他已經可以跟稍大個二、三歲的對手勢均力敵。

        小陽則像是他身上的佩石一定會是劍一樣,而專心一意的苦練劍術。

        「蛤~!可是我很累了耶!」小嵐疲憊的到一旁的樹下休息。

        「呃…好吧!那…有誰願意陪我練嗎?」眼見自己被潑了冷水,小陽有些尷尬的詢問其他孩子,也還好有人馬上就接受了請求,才不至於下不了臺階。



        月光照到了魔法鏡,眼看魔法陣正慢慢地形成,小嵐和小陽已經興奮且緊張的心跳加速。

        「就是現在了!受洗開始。來吧!孩子們,站到祭壇前,報出你們的名字,並放上代表這你們的魔晶石。」祭司大聲的宣布道。

        世界的時間就像都放慢了一樣,等待的時間顯得格外的長,對於心理顯得十分長久的等待加上緊張興奮的情緒,弄得小陽和小嵐這對雙胞胎快喘不過氣。

        現在,輪到了小陽,他走上了祭壇,每一個步伐都因為緊張而顫抖著。

        「報上你的名字吧!」

        「克沙德拉•威陽!」小陽報上名字後,將被配置這魔晶石的項鏈放進了魔法陣中。項鏈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並懸浮於半空中,慢慢地開始塑型。

        「長劍、長劍、長劍……。」小陽在心中不斷的祈禱著,眼睛則緊張的閉了起來。

        「去接下你的武器吧!孩子!」祭司提醒道。

        小陽伸出了手並睜開雙眼,有著一點長劍輪廓的光芒逐漸飄到了小陽的手上,當他的手完全接下了光芒之時,光芒瞬間向外擴散,而夢寐以求的武器映入小陽的眼簾。

        劍的整體呈現了十字架的形狀。劍柄及劍鍔也個字以十字架的樣式裝飾著,金色的劍柄、銀白的劍刃及裝飾在劍上那晶瑩剔透的寶石,視其顯得格外高貴,就像王宮貴族的佩劍一般華麗典雅。

        「這…這……。」祭司看見了劍中所散發出的異樣氣息,於是立刻從小陽的手中將劍拿來仔細觀察。

        突然,祭司的腦中閃過了一串字樣,只是一瞬間便消失了!儘管時間短暫,但那一個瞬間的字樣就這樣烙在祭司賭腦中,像是在表達著什麼。

        「英•靈•之•証。」

        祭司將腦中的文字,一個字,一個字小聲地唸了一遍。祭司開始明白到是手上的這把劍將這些文字傳達給他。

        他看向了小陽……。

        「你…也看到了嗎?那些文字。」祭司向小陽問道。

        小陽似乎也受到過同樣的震驚,睜大了眼睛點了點頭。

        這下,祭司確定了那串文字存在的意義。

        有些器物本身就擁有其特別的功能、技能或能力,但卻未必擁有「名字」,器物會有名字的可能性有二種。

        一,是這樣器物所累積的功績,也就是當器物在被使用時,所受到的肯定,足以是人稱頌而賦予其「名字」,但這也只是純粹的名號而已,並不會像祭司碰到的那柄長劍一樣,令觸碰者突然的在腦中閃過字樣。

        第二種可能,則是器物本身便擁有名字,並且能像這柄常見一樣,令觸碰者知曉其名稱,而這名稱正式代表著此器物所被賦予的使命,這類器物不只會傳達其名字給觸碰者,它們還會認主。而這類武器被世人稱為……。

        「神器!各位,是神器啊!」祭司高聲地驚呼著!

        「怎麼可能?」、「真的假的啊?」、「不是騙人的吧?」…各種懷疑在聲浪中此起彼落。

        「不,是真的,神器認主了!若只是認主的確不足以判斷為神器,畢竟我們整個部落的武器皆會認主。但我手中的這把長劍,告訴了我它的名字。而能夠令人觸碰便知曉其名字的武器,也就只能是神器了!」祭司邊解釋著,一邊走下祭壇,讓部落的其他人確信這件事。

        「真的耶!」、「英靈之証…,是這個嗎?」…出碰到長劍的人都在一瞬間看到了「英靈之証」的字樣閃過腦中,也證明了祭司所言不假。

        祭司帶著長劍回到祭壇上,將之交給小陽。

        「孩子,聽好了!神器的名字代表著它所被賦予的使命,而你是被神器選中之人,所以去完成吧!去了解『英靈之証』這名字的涵義並去完成它的使命吧!」小陽聽完點了點頭,並看向還正在等待受洗而排隊的小嵐。

        此時小嵐正以欽羨的眼神望著小陽,小陽向他比了個勝利的手勢,並與小嵐相視而笑。

        村民高漲的情緒稍微緩和了些,這時,輪到了小嵐,小陽在走下臺並與小嵐錯身而過的時候,對小嵐小聲地說了聲「加油!」。

        在哥哥的鼓勵下,小嵐以自信的神情,站到了祭壇之前。

        「孩子!願祖靈與你同在。」看著與小陽的相貌僅髮色之差的小嵐,祭司祝福道。

        對於武器的種類,已經準備好的小嵐倒是不怎麼在意。

        但在看到自己的魔晶石正散發著光芒,開始塑形的時候。小嵐原本自信的神情也不自覺得變成了緊張。

        就在光芒散去的那一刻,小嵐的手上多了一柄小刀,但小嵐的表情卻不是高興,而是皺眉。祭司感到奇怪的走上前去。

        那柄小刀可以說是黑得發亮,上頭的花紋及刀身的外觀都十分之精美,整體的外觀美麗的足以媲美他哥哥的長劍。

        但更令祭司感到好奇的,是那柄小刀所散發出的氣息,那股與他哥哥手中的長劍相似的氣息。

        「雙胞胎的兄弟倆都為神器所選?」祭司自言自語的嘀咕,一邊走上前去,伸手要拿小嵐手上的小刀。

        可是小嵐卻將小刀握得更緊,深鎖的眉頭也更加緊繃,拒絕將小刀交出。

        「孩子,讓我看看吧!不會有事的。」語畢,小嵐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才將小刀的給祭司。

        在祭司接過小刀的那一剎那,祭司驚嚇極了!其原因並不是因為他腦中確實閃過了字樣,而是他跌倒了!

        若只是純粹不小心跌倒,倒是還不足以令祭司感到驚嚇,真正讓他跌倒的原來是那把小刀的「重量」。

        那小刀的重量重到祭司完全拿不起來。這下他明白為何小嵐會有那些反常的舉動了!在小嵐那小小的身軀有著一股驚人的力量。

        在小嵐年幼時,他自己便發覺到與他人的不同,因此,平常的他盡量的壓抑這股力量,才得以隱瞞至今。

        所以當握著小刀,感受到其重量時,小嵐知道祭司一定會發覺有異而前來查看,到時這件事一定會曝光。小嵐也是為此才眉頭深鎖。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祭司看向小嵐,驚訝的問道。

        看到祭司跌倒了,立刻便有人上前攙扶,有的人則是試圖去撿起地上的小刀,但立刻被祭司阻止了!

        看著現在的情況,小嵐便上前親自將小刀拾起。

        「各位,抱歉了!剛剛只是太訝異了而已。因為部落居然出現了兩位神器持有者,而他們還是雙胞胎。我對於這個巧合感到十分的驚訝。既然事實就在眼前,那麼…恭喜我們的伽嵐晉升為見習戰士,能夠為我們的部落而戰。」祭司以有些牽強的字詞打了圓場,好令小嵐能快離開現場。

        在小嵐離開之時,祭司以眼神示意,要小嵐等等去找他。這時小陽立刻湊上前去…。

        「小嵐,怎麼了?祭司爺爺剛剛看你的眼神怎麼…。」

        「他要我等等去找他,不要問我為什麼,也不要在我找完祭司爺爺後他要我等等去找他,不要問我為什麼,也不要在我找完祭司爺爺後問我說了些什麼。」

        「耶~?怎麼…。」當小陽正準備發牢騷時,小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令小陽只好閉上嘴巴,結束這個話題。

        「好嘛!不問就不問。對了!小嵐,讓我看一下你的…。」

        「不行!」小陽的話還沒講完便直接被小嵐一口回絕。

        「等等,我話又還沒講完。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小陽抗議道。

        「你想跟我借武器,所以我回答你不行。唉!武器會認主,還是不要隨便給別人碰比較好。」小嵐冷冷的回答道。但他會這樣回答,畢竟也是有自己的苦衷。

        「那…那不然至少告訴武器的名字總可以吧!不然你又不讓我碰。」小陽嘟著嘴說道。小嵐聽了,則是先嘆了口氣,才以緩和的口吻說道:

        「…黑色旋律。」



        「伽嵐,後面!」眼見的人正準備從後方偷襲伽嵐,威陽緊急的喊道。

        「鏘!」伽藍不慌不忙的轉向後方,以小刀擋下了這記偷襲。

        敵人眼見失手了,正準備逃跑時,伽嵐突然像顆陀螺般的轉了幾圈。只見敵人的身上瞬間多添了數條橫向切口,每道切口都足足有一根手指的長度。

        敵人就這樣在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倒下了!

        「這樣應該就都解決了吧?」

        「應該吧!不過好像還是花太多時間了!」

        「怎麼啦?其實是急著去找你的『夢中情人』吧!」

        「…我說…威陽,都已經三年了!你怎麼還在說這個?」

        「誰叫你們一開始的相遇那麼特別。不過,你好像也已經一陣子沒見她了吧?」

        「沒辦法啊!你明明也知道我這陣子都和你待在一塊,像這樣到處討伐敵人。不過等等或許可以順道過去一趟。」

        「哼!就說你是急著去找她嘛!還在那兒裝無奈。」

        「你真的是廢話很多耶!」

        「我也只有跟你才會這樣廢話啊!」……。

        他們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有說有笑地一邊前往「她」所在的村莊。



        「這……。」威陽和伽嵐看著眼前的景象,驚嚇得久久無法言語。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伽嵐完全無法想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才使得原本的村莊,變成驗前的廢墟樣,以及那滿地的血跡及屍體。

        「是『艾姆尼桑』!」只見這時,有個莫約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從血泊中吃力地站了起來。

        「艾姆尼桑」是一個尚武的國家,凡事皆以暴力解決。時常向周圍的勢力挑起戰爭。他們也正是威陽和伽嵐的部落一直以來所對抗的敵人。

        「怎麼可能?他們也不過就是好鬥罷了!再怎麼樣,也無法做到這樣的破壞啊!」伽嵐越說越是激動。

        「是『緝影』,他們雇用了那邦惡名昭彰的傭兵團,好為他們拿下周圍的領土…咳…咳…咳咳……!」

        「先別說了!」威陽立刻上前攙扶。

        「等等…那『琳』呢?『塔洛瑪蒂‧琳』在哪?」伽嵐突然著急地問道。

        「你說那對姊妹的妹妹?他們咳…咳咳…她們……也和我一樣逃過了一劫,但當她們站起來時,姊姊突然說『我,將背棄一切教義;將摧毀一切戒律!』這樣一句話,而咳…妹妹…則是…咳咳……『我要這個世界也感受到我所受到的恐懼!』,而提起她們的武器將『緝影』留下來的殘黨一一擊倒,但那並不是纏鬥,而是以根本不是她們原本所擁有的力量,壓倒性的…哦!對了!在他們站起來的時候,她們身體周圍都有一股黑色的氣流在流動著,雖然只有約短短的幾秒而已…咳……!」男子一直努力的忍耐著身上的傷痛說道。

        「所以她們人呢?」伽嵐也上前,想替男子身上的傷口止血。

        「沒用的,我已經沒……救了!她們在擊殺了殘黨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和一群怪物,他們自稱為神,並將她們帶走了。現在別去找她們,沒用的。那些怪物再出現及離開都是在一團黑霧之中,根本就不知去向。現在當咳…咳……當務之急,是快回你們村子!『緝影』們往那個方向…去……了!」說著說著,男子便沒了氣息。

        「謝謝你,安息吧!」威陽說著,並用手將男子的眼皮闔上。

        「走吧!你也聽到了!村子重要,我們沒時間了!」聽到伽嵐的催促,威陽看著他並點了點頭。

        他知道現在最焦慮的是伽嵐,畢竟他最在意的人突然被帶走且不知去向。

        於是他們加緊腳步,返回村子。



        「不——!」威陽失控地大吼。

        在他們眼前的景象,和剛才的村莊一樣,斷垣殘壁、屍橫遍野,實在慘不忍睹。

        「爸爸、媽媽、尼特老爺爺……。」伽嵐低聲的呢喃著,面色慘白。

        「克勞斯‧尼特」這是祭司的名字,在八年前的那個晚上,尼特知道伽所擁有的力量,但替他壓下了這個秘密,事後甚至還成了伽嵐的心理導師。傾聽伽嵐的各種大小事,並予以開導、關懷,就如同伽嵐的親爺爺一般。

        「為…為什麼……。」伽嵐流下了眼淚,拳頭不自覺地握緊了起來。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類似女孩的尖叫聲。

        伽嵐和威陽沒有交談,也沒有眼神示意,只有被壓抑的情緒,立刻衝向聲響發出的地方。

        「這女孩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吧?看來剛才在鬼吼鬼叫的就是你們吧?」

        在威陽和伽嵐的面前,是一群身穿布衣盔甲的戰士,但個個的表情都顯得心懷不軌。而在他們之中顯然是被包圍住的,是一名金髮的小女孩。

        「放開她!」伽嵐架起了小刀,見小刀突然發出光芒,刀刃的部分突然伸長為原本的二倍。原來,伽嵐的神器,能力之一就是能夠變換成任何形狀。

        「哼!有趣!雖然我們一個個和你們單挑的話,沒人能贏。但只要我們的人數優勢加上團隊默契,就能反過來壓制你們了!兄弟們,把它們分別包圍。」在那群人當中,看似領頭的人,向其他人下令。

        數量上的壓制,使得威陽和伽嵐立刻陷入絕境,就算是身懷神力的伽嵐也一樣毫無翻身之力。

        在最絕望之時,威陽和伽嵐回首了打從有意識以來,一切的點點滴滴。

        威陽了解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一直不斷的努力,比別人練的更多更勤,不只為了保護村子,也為了讓自己部落於自己的胞弟之後,但現在不只拯救不了眼前的女孩,還得看著血濃於水的他即將與自己一同結束這趟人生旅程。

        同樣想到這裡的伽嵐,越想越是憤怒、越是悔恨、月事不甘心。

        突然,奇蹟發生了!威陽的身體發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伽嵐則是產生了當初那位男子所述的一般的黑色氣流。

        「低下之人啊!震懾於我的威嚴之下吧!」(威陽)

        「無知之人啊!消亡於我的怒火之中吧!」(伽嵐)

        「吾為『權威』!」(威陽)

        「吾乃『憤怒』!」(伽嵐)

        兩人同時說道。就在下個瞬間,他們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結束了一切。

        「呃…剛剛是…?」威陽如大夢初醒般,看向了周圍。

        「這是…?」伽嵐也是一樣的狀況。只見周圍一片血海、肉沫,又見到自己、威陽及那位女孩被濺得滿身是血。

        「到底…?」威陽話未說完,一道光芒及一團黑霧出現在兩旁。

        光芒的一端,出現的是三男三女。而黑霧那裡出現的則是和那時男子所述相同,一個女人及四尊裸露著上半身的白色怪物。

        「你們好,我是人們所崇拜的拜火教神明,『善神,阿胡拉‧馬茲達』。」

        光芒那一方,一個身著白色布衣,手持魔杖,莫約二十來歲的褐髮男人上前說道。

        「我則是你們所謂的『惡神,阿里曼』,本名『安格啦‧曼紐』。」

        說話的黑霧一方裡那個唯一的女人。她一頭黃橘色長髮,身著黑衣,散發著一種高雅的氣質,外表也是莫約二十來歲。

        「他說的是真的!」威陽低聲呢喃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東西』?」伽嵐不安的問道。

        「和你們一樣,這世界,將情緒、感覺之類的東西,累積於大地之中,人類、動物、怪物、植物…等等一切萬物,只要產生情緒、感覺,便會被累積起來。到一定的量,它就會使其寄宿於生物之上,被寄宿者會獲得永生,身體將會停止老化,也無須進食,部分身裡機能也會停止。同時,你的身子性能也能超乎以往,至於增幅程度因人而異。最大的重點,你將獲得的能力,這能力與你所被寄宿的情緒、感覺有關……。」

        「而得到這股力量的我們將成為人們口中的『神』?所以所謂『神』就是這樣誕生的?」威陽打斷了阿里曼的解釋而提問道。

        「沒錯。在更久之前,便已經出現過『權威』及『憤怒』的寄宿者。方才阿里曼說到的,我們是永生的,但我們仍然有可能因為受傷而流血、死亡。從前,只要擁有了這力量,便自立為神。但因為某些原因,那時的神只剩下我和阿里曼。大部分的力量多以善惡為分類,而分別使宿主在被世界選中之時,身體發出『金光』或『暗流』。我跟阿里曼便約定,『金光』歸我,『暗流』則由她處理。好讓世界不要再因為多方勢力的影響而混亂。」

        「簡言之就是威陽跟你走,我則是後方的那個美少女,對吧?」伽嵐向阿胡拉問道。

        「沒錯。」阿胡拉面無表情地說著。阿里曼的表情則是顯得些微臉紅且有些複雜。

        這時伽嵐換轉向阿里曼問道:

        「那麼…妳們應該在不久前還有帶走一對姐妹吧?她們在哪?」

        聽到了他的提問,阿里曼恢復了原本冷靜的表情。

        「嗯…姐妹…原來她們是姐妹啊!薩魯瓦!」阿里曼向著一個頭形圓扁的怪物呼喊道。

        只見怪物將他巨大的雙手合起來。再張開之時,塔洛馬蒂姐妹熟睡的身影出現在眼前。突然,二人的眼睛都緩緩地爭了開來。

        「嗯…嗯…這裡是?」剛醒來的姐妹倆顯然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妳和妳的妹妹再被世界選中而覺醒之後,就一直呈現半昏迷狀態……。」阿里曼很有耐心地將一切原由簡潔的再向她們姐妹倆解釋一遍。

        「啊——!」妹妹突然尖叫道。

        「到現在才發現我們啊!呵呵…。」另一個頭上連著臉部都纏上頭巾的人形怪物無奈的笑說著。

        「放心,以後妳就會習慣了!」阿里曼安慰著。

        看著阿里曼那無奈苦笑的表情,妹妹的心情因為那有趣的反應而稍微放鬆了。

        「耶?伽嵐?你怎麼……。」姐姐的話未說完便被一道巨大的音屬撞擊聲給打斷,只見伽嵐正以小刀抵擋著威陽的長劍。

        「就我剛剛字面上的意思,我二邊都不會加入。也就是你所說的沒錯,我會離開。而考慮到琳那膽小、怕生,以及正經且具強烈責任感的個性,留下來反而較為合適。你也是,留下來成為人們所敬仰的神明,相信這也是『英靈之證』想賦予你的使命。去成為人類所崇敬的英雄吧!跟著們去維持世界的秩序。」

        「什麼使命?這種是根本不用你來…嗚!」想辯解的威陽突然被彈到了遠方。

        伽嵐放下小刀舉起雙手,表示沒有要發生衝突的意思,並看向了阿里曼道:

        「而且,這裡應該也沒人能夠阻止我跑走。抱歉了!這就是打從我懂得動武的十四年來一直所隱瞞著的力量。神格化後,大家增幅的力量應該都差不了多少,所以這應該就是一份你我之間目前吾打消彌的差距。放心,我不會自立為王,也不會用這力量去干涉或是統治這個世界。我只是想要旁觀罷了!那對姐妹就拜託妳囉!」

        「無所謂啊!反正『憤怒』本來也就不是我們所管轄的範圍。至於這對姐妹,我們會好好照顧的。你就放心地去吧!」阿里曼給予了伽嵐保證以後,便轉過身去,以示對他的事撒手不管。

        正當伽嵐準備離去時,他突然停了下來,轉向一直待在一旁,驚魂未定的小女孩。

        「我叫伽嵐,妳原本也是村落裡的人,所以應該知道吧!那妳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

        「我…我叫『梅納格』,『伽那格‧梅納格』,年剛滿十歲。」

        「這樣啊……!」

        只見伽嵐拿起了梅納格手中握著的魔水晶。魔水晶在伽嵐的手中發出了黑色的光芒。並將之拋向了阿里曼。

        「這個是……?」阿里曼端詳著手中的魔水晶。

        「我記得人們所崇拜的主神當中,善神一方有個叫『斯彭塔‧曼紐』的神。傳說中她並沒有象徵,而是善神的分身。但還有另一個分生叫『沃芙‧瑪楠』,她卻有著『智慧』的象徵,所以我想所謂分身只是接受了你們所賦予的力量而已。終究是由人類而來,甚至不用被世界所選中。是吧?」伽嵐試探性的問道。

        只見善神一方,一位手持長槍、頭髮後梳的白髮男子及一位姿態端莊、黑色長髮且劉海中分的女性同時皺了眉。

        由此反應來判斷,這個推理的正確性顯而易見。伽藍確認了之後,繼續說道:

        「所以,把這女孩變成『惡神的分身』吧!而我在那顆魔水晶中灌注了我少許的力量在裡頭。那水晶本來在我們村落中得達到一些特殊條件,才可化形為武器。不過我想交給妳應該就有辦法了吧!總之,她們就再一次的拜託妳囉!」

        這次不等阿里曼回話,伽嵐直接轉身便要離開。

        就在此時,他被二道聲音同時叫住。

        威陽:「伽嵐!」

        琳:「嵐!」

        伽嵐看向他們二人,沉默了一會兒……。

        「你們也有你們的使命。你們是你們,我是我。再見了!」

        伽嵐只是一笑,丟下了這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那天的分離之後,僅過了短短的一天。但伽嵐在這一天回想了他打從有記憶以來,所經歷的種種。

        他不想忘記一切從兒時至今的回憶,快樂、傷心、憤怒…各式各樣的回憶,都是他曾經在「月詠村」,身為「人」存在過的證明。

        就當他正想著接下來自己要如何孤身面對未來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琳?」

        那個本應跟隨惡神腳步而去,他所愛慕的女子,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妳怎麼……?」伽嵐話未說完,琳便以堅定的語氣說道:

        「我想了很久,就如這世界賦予我的『恐懼』相同。儘管任何事做得再好,但『恐懼』卻像鎖鏈一般,將我束縛的喘不過氣來。它終究會成為我的絆腳石。但與你相識的這些年來,讓我知道,只要在你身邊,我便能無所畏懼。雖然這種應該由自己來克服,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在你身邊,去經歷一切、克服一切。」

        伽嵐突然抽出小刀,將刀尖抵著琳的喉嚨,並瞪著她說道:

        「回去,妳有妳的責任。」

        琳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以更堅定的眼神看著伽嵐。

        「你,就是我的責任。」

        伽嵐面不改色,仍將小刀抵在琳的喉嚨上。

        僵持了許久……。

        「後面有……。」

        「啊——!」伽嵐的話未說完,琳便是一聲尖叫,並雙手摀住耳朵、緊閉雙眼,蹲在抵上發抖。

        「……。不是說有我在就能無所畏懼?妳…現在這個樣子…確定還是要跟來?」

        「你……!」琳看著伽嵐,臉紅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伽嵐則蹲了下來,緊緊抱住了琳。

        「要跟得話,那妳可得加緊腳步喔!先從膽小這點開始。」語畢,伽嵐起身便走。

        就在琳才剛回過神時,伽嵐又回頭,表情愉悅地說道:

        「還有,能成為妳的責任,以及有妳這甜蜜的負擔,我覺得很幸福。」

        琳又是一陣臉紅,但看到伽嵐那沒有停下的腳步,她立刻上前抱住他的手臂,與之一同踏上未知的道路;面對未知的未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75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神話|冒險|異國|原創

留言共 2 篇留言

終欲宅 成長瘋狂期2.0
刪節號一律用六點才是正確的,還有前面的空兩格跟標點符號都要用全形字

04-03 11:49

Avesta二元論
欸抖...我是照寫作文的格式在寫小說,所以刪節號應該是沒問題XDDD

然後我都是用全型沒錯,很確定。可能是複製貼上到這裡的時候有動到吧?(我是先打在Word才貼過來這裡)XDDD

不過還是很感謝指點(敬禮04-03 12:04
Avesta二元論
順帶一提,其實我在巴哈這裡留言或“我要大聲說”也極少用半型的標點符號^^04-03 12:06
終欲宅 成長瘋狂期2.0
喔,巴哈的排版很容易亂掉,還有不知道你知不知,打word時用Tab就會自動空兩格

04-03 12:10

Avesta二元論
那要一開始有先空兩格隨便打個東西,再選起來用tab(我當然知道,不然空白鍵早壞了XDDD

但是複製貼上之後反而會被巴哈當成沒空格04-03 20:28
Avesta二元論
正確來說是4下空白鍵0u004-03 23: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eff861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熾焰的阿維斯塔 (Bla... 後一篇:熾焰的阿維斯塔 (Bl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ron85528大家
好好工作、愛自己,然後多喝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