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GL】學妹,我找不到妳

作者:希澄│2017-02-02 15:04:48│贊助:92│人氣:868


學妹,我找不到妳



  
  「學妹,妳怎麼在這?」

  我捧著書,詫異地看著坐在櫃台後的學妹。

  「我在這幫忙順便打工啊。」學妹理所當然地接過了我手中的書。

  「在學校的圖書館幫忙會有錢嗎?」我好奇。

  學妹聳肩,「沒有錢啊,反正我很閒。對了,學姊,妳等我一下。」她刷完條碼後站起身,走到了閒雜人等不得進出的小房間裡,不久後,捧著一疊書走出來。

  她手中的書幾乎快蓋過了她嬌小的身子,卻不見她吃力皺眉,只是很平淡地將書放在櫃台上,朝我一笑,「學校圖書館新進的盜墓筆記全系列,明天才要上架,學姐要不要當第一個借閱的人?」

  我的眼睛直發亮,猛然點頭,「當然!我想要看這套書好久、好久了!」

  學妹只是莞爾一笑。

  「一個人最多借八本,學姐可以先借第一季的前八本啊。」

  「太感謝了!」我激動地接過書,「我想看到盜墓好久了,沒想到圖書館會進盜墓!而且是新書!」我輕撫著書皮,感動之情難以言喻。

  「天色暗了,學姐不是要趕公車嗎?快去搭車吧。」學妹邊說邊低頭擦桌面。

  「是啊,那我先走囉!」

  話落,我旋身離開圖書館,懷中捧著盜墓筆記,笑容從未滑落。



  
  假日,越是接近學測,縣立圖書館越人滿為患,我只好放棄搶圖書館的位子,揹著書包走到附近的咖啡廳。

  才剛經過大片落地窗,我探頭看進咖啡廳內,發現我最喜歡的隅角位子居然還是空的!我趕忙走進咖啡廳,迎面撞上拿著抹布的學妹。

  「學妹,妳今天要上班啊?」我愣愣。

  學妹只是淺淺一笑,「學姊,整個咖啡廳只剩角落有位子了,妳快去佔位吧!」

  「哦....好。」我順著她的話,趕忙走去角落、放下書包。

  我才剛坐下、放好書包,店裡的音樂居然開始播放著Hebe的歌,我不禁覺得,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學姊,妳想喝什麼?」

  我抬眸,學妹拿著點菜單笑問,「一樣喝焦糖瑪琪朵?有想吃的蛋糕嗎?」

  「對啊,我只喜歡喝焦糖瑪琪朵,蛋糕的話....今天有什麼嗎?」

  學妹轉了下她那雙炯炯有神的眼,很是可愛。

  「今天有乳酪蛋糕,學姐要嗎?」

  聽到乳酪蛋糕,我當然義不容辭點頭了,「我真的覺得很幸運耶!高朋滿座的咖啡廳有位子、有Hebe的歌、現在還有乳酪蛋糕!學妹妳不覺得上天真的很眷顧我嗎?」

  學妹噗哧一笑,「真的,那代表了學姊學測要加油,剩下五十天了。」

  我立刻垮下臉,「學妹,妳不要提醒我殘忍的事實。」

  學妹淺淺一笑。

  「妳去忙吧,慢慢來沒關係哦!」我朝著她大大一笑。

  學妹點頭,安靜地轉身走了。





  「學妹,為什麼妳想加入管樂社?」

  練社的休息時間,我問坐在我身旁的學妹,「管樂社一向不是學校的熱門社團,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怎麼妳會主動加入?」

  學妹偏頭一笑,「因為我喜歡長笛啊。」

  「那妳學多久啦?」我問。

  「其實是入社後我才開始接觸,現在還稱不上熟練。」學妹邊說邊撫著手中的長笛,「而且這支長笛是我存錢買的,所以格外珍惜,雖然這不是最好的長笛,只是初學者使用的便宜貨,我還是很喜歡。」

  「這樣啊.....」我頷首。

  「學姐呢?當指揮多久了?」

  我思忖,「高一下到現在高三上.....大概一年多了。」

  學妹輕哦一聲長音,靜靜一笑。驀然間,夕陽的餘暉照亮了學妹的側臉,沉靜美好,她手中的長笛也泛著金光,好美。

  「我覺得,學姊的指揮讓人很安心。」

  我愣了一下。

  降色彩霞、湖光粼粼般的橙色,暈開了學妹的輪廓,似是琉璃般清澈透明。

  「很有學姐的感覺。」

  我與學妹相視而笑。





  學校的晚自修訂位系統壞了,不能預定位子,只能放學鐘聲一響,立刻狂奔到圖書館搶位。

  三年級那棟大樓又是全校離圖書館最遙遠的地方,我不禁哭喪著臉,想著今晚要去哪唸書,幾乎是篤定了位子被狂掃一空。

  .....果不其然,人滿了。

  我嘆口氣,在人群裡穿梭著,試圖求得最後一絲生機,正當我決定放棄走出圖書館時,忽然有人拉了我一把。

  我回頭,便對上學妹清澈的眼。

  「學姐,妳在找位子嗎?」學妹偏著頭。

  「是啊,但看起來是沒有位子了。」我環視四周,對......沒有空位了。

  學妹驀然一笑,勾起調皮的笑容,從口袋中掏出鑰匙,「學姐,我是那間獨立出來的閱覽室負責人,那裡也有開放晚修哦。」

  「咦?真的嗎?」我歡呼。

  學妹莞爾一笑,打開了閱覽室,讓我順利找到了舒適的位子,準備晚修。

  「學妹,妳在圖書館幫忙也太多福利了吧!」我笑著調侃。

  「微不足道啦,沒什麼。」  

  學妹甩著手中的鑰匙,淺笑。






  學測結束了,一個月後,成績單也出來了。

  我看完成績單後,便收進了書包裡,走出煩悶的教室。

  班上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崩潰大哭,也有人悵然若失,當然,也有人開心得大吼大叫。

  早上八點是個分界線,簡訊寄發的通知,像把銳利的刀刃,劃開了四十個人的情緒,讓班上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

  我一個人走去福利社,拿了罐阿華田後,邊發呆邊走出了福利社。

  第二志願穩上,第一志願差一些。

  我陷入情緒的膠著,進退皆難。

  「學姐。」

  我回頭,幾乎不用驚訝是學妹叫住了我。

  「考得好嗎?」學妹問,跟我並肩走著。

  我苦澀一笑,「第二志願穩上,第一志願差一些。」

  「今年學測比較難,各校標準會降兩到三級分。」學妹安慰道。

  我搖頭,「即使降級分,我還是摸不到第一志願。我不知道要不要去念第二志願?還是直接拼指考,拼指考了我又會上嗎.....」

  「學姐。」

  我回頭,對上學妹嚴厲的目光,一陣涼意撫過背脊。

  「妳是整個樂團的指揮,動作乾淨俐落,沒有片刻遲疑、拍子精準到位、氣勢非凡,學姐,妳指揮整個樂團的時候,有懷疑過嗎?」

  「.....沒有。」我被眼前嬌小的學妹震懾住了。

  「為什麼沒有?」

  「因為.....」我縮了縮脖頸,「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熟悉曲子,所以根本不用遲疑啊.....」

  學妹放柔了目光,「對,就是這樣啊。這次學測有十四萬的考生,全國只有一八五人是滿級分,這社會中,只需要千分之一的十項全能天才,其餘的都是專攻型的人才,那麼,再花四個月專攻一類科目,與全國考生競爭自己的強項、考上第一志願,學姐沒自信嗎?」

  我怔住!學妹的一席話宛如超強穿透力的陽光,驅散了我心裡的憂傷烏雲。

  「好,我知道了。」我抱住了學妹,感激地說:「真的很謝謝妳!」

  學妹輕笑幾聲,輕拍著我的背。





  六月十號,我即將畢業了。

  這天,我穿上了制服,胸口別著鮮艷如火的胸花,燙印著金字的畢業生三字。

  我坐在禮堂裡,這次,我卸下了指揮的責任,讓接任的學弟一展長才,看見他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我欣慰的笑了。

  學弟的動作非常的流暢,展露的自信耀眼,我這幾個月幫他的密集特訓果然是有用的。

  悠揚的音樂響起,帶起了許多人的眼淚。

  一幕幕的畫面從眼前閃過,雖然我是指考生,依然眼熱鼻酸。

  高中三年,不曾對誰動了心,大好青春,就這樣飛逝而過。

  「學姐。」

  我抬眸,依然對上一雙沉靜的黑眸,總是那樣的空靈溫潤。

  「學妹,我要畢業了,沒有話想跟我說啊?」我擠眉弄眼,逗得她笑了。

  學妹的手中捧著花束,色彩繽紛的在她眼底跳動著,一股溫暖流淌過心底,泛起柔柔笑意。

  「學姐,妳有沒有喜歡的人?」

  我皺眉,認真思忖,「沒有耶,這三年我都沒有遇上喜歡的人.....唉,大好青春啊。」

  學妹手中的花束遞給了我,聽見她輕聲低語:「祝學姐可以盡快交男朋友。」

  我接過了花束,摸摸學妹的頭,「學妹妳也是啊,趕快找個男朋友哦,記得給我鑑定一下,有空再連絡吧?」

  學妹莞爾一笑。

  後頭有人在叫我名字,看來是要拍班級合照,我往後喊聲回應,朝著學妹歉然一笑,「我先回班上了,謝謝妳的花,以後也要好好加油哦。」

  學妹點了頭,對我揮揮手。

  我捧著她給我的花束,轉身離開了。




  準備指考的這一個月,我都待在學校的圖書館,常常可以看到學妹的身影。

  她在圖書館幫忙,而我乖乖唸書。

  全三年級要指考的人不超過五十人,在校唸書的甚至只有十個人,其餘的人不知道去哪了。

  身邊當然不乏放榜後輕鬆度日的同學,看得我一陣心酸。

  我知道這是指考最難熬的心裡戰,學妹也一直在我身旁鼓勵我。

  有天,我終於忍不住從書堆中抬起頭說:「學妹,妳真的比我還學姐耶。」

  學妹手裡捧著要放回書架上的書,偏頭望著我。

  「怎麼突然這麼說?」

  我搔搔頭,「因為,妳很成熟啊,相較之下,我好幼稚哦,還比較像是學妹。」

  學妹轉頭放書,嘴角勾著淺淺的笑。

  我看著她那有條不紊的動作,更顯得我的慌亂,自嘆不如。

  「學姐。」

  我回神,發現學妹站在我面前,伸手拉開了窗簾。

  外頭的陽光透進窗戶,金光灑在她身上,湖光粼粼似得宛如亙古星辰,她轉頭柔柔地對上了我的眼。

  「只有學姊可以是學姊。」

  我皺眉,「這是什麼意思啊?」

  「不是不好的意思就是了。」學妹朝著我吐舌一笑,匆匆地跑走了。

  只有學姊可以是學姊?

  




  七月一日是指考,一個月過去了,我收到成績單了。

  我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學妹,決定第一個告訴她我的好消息,撥出電話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空號.....?怎麼可能?」我再次重撥,還是一樣的空號。

  我直奔出家門,直接坐上公車到學校,我記得今天是要團練的!艷陽下,我不斷奔跑著,大口喘著氣,莫名的煩躁襲上心頭,我只得加快步伐。

  跑進了校園,果然看見了管樂社在練習,我氣喘吁吁地跑過去,拉著社長問,「學妹今天沒有來練習嗎?」

  「學妹?」社長皺眉,「妳不知道她要去澳洲唸書嗎?妳不是跟她感情最好嗎?」

  澳洲?一股冷意從腳底直衝上腦門,使我感到一陣暈眩。

  「.....什麼時候的事?」

  「我也不清楚耶,總之,她應該是不在台灣了啊?」

  一股酸麻感從心底湧現,脹得胸口疼。

  我跟社團道別後,不知不覺往圖書館走去,知道學妹不會在圖書館了,我還是想親自看看。

  我隨意逛著,迎面撞上了圖書館館長,我連忙道歉。

  「不要緊的。」館長笑了笑,「妳想借什麼書嗎?」

  「呃......我......盜墓筆記好了。」我隨口掰了謊,卻惹來館長的錯愕,「妳怎麼知道圖書館有盜墓筆記?那系列在館裡還沒有上架啊?」

  「啊?」

  館長仔細端倪起我,忽然恍然大悟地說:「我知道了,妳是那個在圖書館幫忙的高二生的社團學姊吧?」

  「.....館長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啊。」館長笑瞇了眼,「我當初問小朋友她為什麼想來幫忙,她只說『我學姊她很喜歡看書,尤其她很想看盜墓筆記,如果我在這幫忙了,館長可以進盜墓筆記全系列嗎?』」

  我瞠大眼。

  「簡直像交易似的,哈哈。」館長哈哈大笑,像是想起什麼,歛下眼低嘆,「好可惜,她已經不在學校了。」

  「我.....」

  「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女孩還跟我說過一件事呢!她說『閱覽室的鑰匙交給我保管可以嗎?現在晚修的位子必須用搶的,我怕我學姊她搶不到位子,所以,閱覽室我想等學姐來我在幫她開門,這樣,她就不用擔心了。』」

  我愣住。

  館長呵呵地笑著,「妳們這對學姊學妹感情真好,讓我想到了我孫女呢。」
  

  『妳怎麼在這裡?』

  『我在這幫忙順便打工啊,反正我很閒。』

  『學妹,妳在圖書館幫忙也太多福利了吧!』

  『微不足道啦,沒什麼。』




  
  「學妹還有沒有在這裡上班!」我跑進咖啡廳,抓了一樣在這上班的學弟問。

  學弟似乎被我嚇著了,愣愣地說:「她一個月前就辭職啦!聽說是要搬家還是出國的樣子。」

  我頹然垮下肩膀,眼前有些模糊。

  「學姊妳跟她感情真的很好耶,她每次都幫妳留角落的位子。」

  「.....什麼意思?」

  學弟放下杯子,指了指角落的位子說:「妳不知道嗎?學妹是因為妳才來這上班的啊?」

  我錯愕。

  「她面試時,居然跟店長說『我學姊她很喜歡這裡,但這常常客滿,如果我在這工作,可不可以讓我扣薪水保留那個位子?』」

  「不是吧......」

  「是啊,而且妳的蛋糕都是學妹從外面買回來的,不是我們店裡本身的產品啊?我以為妳都知道欸。」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哦,還有啊,店裡的歌之前是沒有Hebe的,是學妹來以後,她把Hebe的歌灌進電腦裡,所以現在才有的。」

  「聽說妳很喜歡Hebe?」


  『我真的覺得很幸運耶!高朋滿座的咖啡廳有位子、有Hebe的歌、現在還有乳酪蛋糕!學妹妳不覺得上天真的很眷顧我嗎?』



10

  走回了學校,彷彿心裡有塊地方被抽光了。

  我說不出來那是什麼感覺,只是痛得幾乎讓我感到窒息。

  「學姊,妳看一下,我在社團辦公室找到了很有趣的東西。」副社長帶著一些社幹整理社辦,忽然把我叫過去。

  「什麼東西?」我湊過去看。

  「就是當初高一申請進管樂的資料啊,妳看,這學妹的入社理由簡潔有力,妳看了應該會很開心。」

  副社塞給我一張泛黃的紙,我擦拭上頭的灰塵,定眼一看,不禁怔愣。

  我喜歡指揮學姊。

  因為她是指揮,所以可以正大光明看著學姊。

  指尖微顫抖著,胸口泛疼,終於把淚逼出了眼眶。

  我纂緊學妹親手寫的申請表,在眾多社幹面前,蹲下身痛哭著。

  強烈的酸楚流淌過全身血液,痛得我不能自己。

  學妹,我找不到妳。

  我找不到妳.....

  妳回來好不好?

  妳回來親口對我說妳喜歡我好不好.....




  
 
  過了幾個月,我終於有學妹的消息,聽說,她即將回來台灣了。

  我滿心期待著她的歸來,卻在機場上等到了一張通知。

  從澳洲飛往台灣的班機死傷者名單,在我眼前閃過。

  因為氣候與機身關係,發生了空難,全機覆沒,無人倖存。

  這次,我真的找不到她了。

  『學妹,我找不到妳。』  
    
  我慢慢走出機場,在人來人往的街上無力蹲下身,抱緊自己、無力痛哭。

  半張臉埋進雙掌間,痛苦低鳴。

  『學姊。』
  
  我抬眸,回頭一望。

  悠揚的長笛聲與夕陽餘暉,同時,照映進眼底。 

  長笛的銀色笛管泛著金光,似是那天的情景,落進了我的心底。

  一陣徐風隨著街頭藝人的笛聲,彿過我的臉龐,我輕闔上眼。

  
  我也喜歡妳,長笛學妹。



/寫於2015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67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希澄

留言共 3 篇留言

哈囉~早安
喜歡學妹對學姊默默付出~

02-03 00:26

希澄
真的////02-03 16:19
阿欷
印象中這是澄大撤出巴哈前我印象最深的短篇XDD

02-03 02:25

希澄
嗨嗨好久不見XD 這篇很久了,但的確算是當時回響比較多的一篇XD02-03 16:19
一根雪糕(syouyu_ice)
QQ還好沒屎掉

09-09 09: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piscess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單篇】嗨,好久不見... 後一篇:【GL】關於晴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emoryQ93最短
安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