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二)-第一章-百日宴

作者:Sayaka│2017-02-01 23:50:20│巴幣:30│人氣:912
本章也如第一部第一章有差不多7000多字,請各位耐心觀看~(若是覺得文長不想看便自行離開吧。

如此便開始囉~
-------------------------
  我出月時,也差不多是景昭五年的一月裡,此時雖然時至初春,卻尚是寒冷,氣候還如十二月。御苑裡的晚梅正開的如火如荼,凌霜而綻,映著漫天銀白的冰雪琉璃世界,更顯得它的嬌豔。
  此景與昔時其實並無二致,但今時看來,卻多幾分雅致。許是心境不同了吧。
  嫣紅的花雨伴著霏霏雨雪落地。梅花於凜冬而開,春暖則落。不正似了離這御花園幾步之遙懿德殿的那位?
  眼看梅花開,眼看梅花落。
  如那些於亂世起,於太平時落。
 
  晉封翊后的消息甫傳出,從前與翁淳、陳秉義為伍的官員,重整旗鼓,並以陳秉義之子陳辰為首,上諫要端木斐收回成命。然,將我廢位的消息,端木斐並無頒布,加之陳秉義死前無人探視,他們更無人得知,便無法利用這點,只能以一些不大不小的理由反對。
  由寒門士子與暘朝遺臣組成的另一派人,今以賢妃之父劉易欣為首,反其道而行,以皇后失德禁足,後宮無人治理的名義,擁戴我為翊后,甚至有廢陳氏立蕭氏為后的話都說了出來。
  為了翊后之事兩方吵的沒完,反對派自少了翁淳和陳秉義兩位大老,兩家都沒落的差不多了,但門生故舊還是有的,且占了多數,並不見頹勢。反倒是支持派人員不如反對派官員大多位高權重,且也不如反對派人數眾多,只得屈居劣勢。
  這次奇怪的是,以尚書令梁齊為首的派系,此次亦為我發言,只是沒有支持派來的那麼激進。
  梁齊一派的官員不如其他兩派的官員多,但派系裡頭幾乎都是三品上下,最差也是正四品。
  但,通常梁齊一派,基本持中不多言。此次為我說話,著實令人訝異。
  就連上次端木斐來我這兒用膳也向我抱怨,「這群個糟老頭子朝政不管,倒對朕的家務事指手畫腳,真是煩躁。」
  其實,我心裡封不封這個翊后,我都不介意。
  只要我兩個女兒平安就好。
 
  女兒們生下來的當下,因著是本朝第一、二位公主,端木斐為了鄭重其事,特意於出生時,便已定好好她兩人的乳名和封號,還大赦了天下。
  大公主封了和懿公主喚瑤綽,二公主則封和嫻公主名喚瑤約。
  這一輩端木家的女兒,都是從瑤字輩。兩人合稱「綽約」,綽約為體態柔美之意,又常用來形容我鍾愛的芍藥。端木斐取的這兩個名,都很討我的歡心。
  這是我的頭胎,我非常珍視。
  孩子穿的肚兜、裹的錦被,還有那給孩子們住的寢殿,所有孩子們會碰到的一切都是由我協同張太醫、侯蝶親自照看。
  就連乳母我也很重視,不只是因為她的奶水,也是因為若是要害這兩個孩子,乳母是最容易使用的利器。所以我對於乳母的挑選非常嚴格,除了是我親自挑選,也讓飛燕樓查過她們的身家。待一切都沒問題了,才會讓她們入宮。
  我對於乳母的待遇可以說是極好的。因為我明白奶水出的好,孩子才會健康。也不能讓她們有怨言,要是對孩子們做手腳,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我特意撥了幾個宮女伺候乳母,並厚賞了乳母的家人。
  且給乳母的吃食都是我與候蝶、張太醫一同查看後,就著乳母的狀況,更改膳食。並由蘭芷看著做好,才讓乳母吃下。
  這些日子伺候孩子們的幾個乳母過著都是名義上是下人實質上是主子的日子,可以說是十分愜意。
  所幸這幾個乳母為人謙和,待孩子們也是十分親厚。我這才放心一點。
  這幾個孩子,兩位公主是早產,大皇子在是因為母親中毒才提早降生,身體都不是很好,讓我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蘭芷都笑我,從前操的心是怎麼殺人比較俐落,現在則是怎麼樣孩子才能平安長大。
  孩子的事已讓我自顧不暇,所以關於翊后我並不是特別在意。
 
  帶著暖意的東風來臨,霜雪漸融,重重蓊鬱的迎春花已含著赤金色的花苞等待綻放。迎春花……這花總讓我想起昔時那曲「椒房殿」還有那如迎春花一般的女子。
  她所生的皇長子端木瑀,自她離世便依著她的遺言,寄在了我的名下,對於瑀兒。
  我雖不是他的生母,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我怎麼待瑤綽瑤約,我便怎麼待瑀兒。畢竟他年幼喪母,我也是失過父母的人,自然要代他母親待他好。
  若是這孩子以後承襲帝位,也會看在我對他的撫養之恩,不要讓我的兩個女兒遠嫁,承歡膝下。
  老來能有女兒承歡膝下,母家家業後繼有人,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想來父親母親在天之靈也可以有所安慰了吧。
  好不容易哄了這三個孩子睡著。李長便來向我傳話,說尚書令梁齊要來向我請安。
  雖不明他的來歷,卻還是允了,並讓人將帶到正殿候著。思忖著且先見了再說。若是出了什麼問題,便見招拆招吧。
 
  一般在宮裡,因為要照顧孩子的緣故,我只是簡單穿件紫棠色暗繡芍藥紋的遼綾襦裙,頭髮也只是用支釵子挽著而已,並無太多修飾。太過華麗的首飾,不免累贅。
  故而接見外人時,我才會略施粉黛。
  蘭芷給我換了身水藍芍藥纏枝織錦大袖宮裝,髮梳飛仙髻,中飾一點翠銜珠九尾鸞銀步搖釵,橫簪一支鏨金芍藥釵,髻上有一樹琉璃芍藥銀長簪與藏蜂琥珀金簪左右各六,長簪簪首有一墜至肩的珍珠流蘇。薄施粉黛,貼芍藥花鈿。
  完妝。款款步入正殿,蘭芷扶著我坐上紫檀雕花九鸞翔空地平寶座。
  梁齊見我,作揖道:「參見貴妃娘娘。」
  我讓他起身,又吩咐看座、上茶。
  蘭芷上了盞茶道:「娘娘,這是新製的芍藥茶娘娘試試。」
  我頷首,接過潑墨三春花事青花瓷杯,啜了口。眼角打量著他,他著一身獨科花紋的紫袍,半花白的髮篦入幞頭裡,雖已年逾四十卻還看的出曾經的俊朗。
  見梁齊也飲了口,我才道:「這茶梁太師可還喝的慣?」我喚他一聲梁太師,是因為他除了尚書令的職位,還額外封了太師。
  他放下茶杯,作了揖,很客氣的回道:「娘娘,這茶甚好,喝來清甜而不膩。」
  我帶著抹清淺的笑:「梁太師喜歡就好。」遂而問道:「對了,梁太師此行所謂何事?總不可能,是來和本宮喝茶閒聊的吧?」
  梁齊再次飲了口茶,從容道:「那……娘娘以為如何?」
  我並不喜歡這樣迂迴的說話方式,故而回道:「那本宮就當作梁太師是來喝茶閒聊的。」我飲了口:「這茶也快喝完了,想來皇子公主也快醒了,那請梁太師喝完茶便請回吧。」
  梁齊神態自若,回道:「既然娘娘說是閒聊,那便是娘娘與老臣都有閒才有得聊不是嗎?那麼便再喝一盞茶,老臣便多耽誤娘娘幾刻鐘,畢竟臣與娘娘都還沒開始聊呢。」
  這人不簡單,拐著彎回絕了我這道逐客令。不愧是先帝在時,人稱朝廷三師的其中一人。
  起初,陳秉義封了太尉,翁淳也封了太傅,與封了太師的梁齊一起合稱了朝廷三師,只是在端木斐還是太子時,他倆因為門生犯事受到牽連,加封的職位被削。只剩下梁齊的職位尚在。
  我微笑回道:「既然梁太師這麼說了,咱們便換盞茶喝喝吧。」
  蘭芷便躬著身問道:「請娘娘意,要換什麼樣的茶。」
  手至於頜邊,思量後,道:「聽聞梁太師素喜大紅袍,正巧賢妃前陣子送了幾斤上好的大紅袍,本宮喝著不錯,大人您看如何?」
  他道:「娘娘作主,老臣自然沒有意見。」嘴上雖這麼說,其實嘴角早已露出微微期待。
  我便吩咐他們下去準備。蘭芷離殿後,他斂容道:「老臣此行是為了幫助娘娘而來。」
  我並不正面回答:「梁太師所指之事,本宮怎麼聽不太明白?」
  梁齊接著自己的話說下去:「這些日子,老臣支持娘娘成為翊后,並非是老臣真心想娘娘成為翊后。」
  這話著實有興味:「這話……又作何解?」
  他嘴角微揚:「恕老臣直言,娘娘縱然育有三子,又位臨貴妃,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但娘娘有著暘朝皇室的出身,老臣不得不忌諱。」
  我托著腮,把玩著髻上的流蘇,眉眼不覺笑意流露。打量著他道:「這話讓本宮更加摸不著頭緒,前頭說為了幫助本宮而來,現在卻說不贊同我成為翊后,梁太師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他嘆了口氣道:「扶持娘娘成為翊后,不過是受人之託罷了。」他眼神忽然炯亮,道:「然,老臣的目的是讓貴妃娘娘入主懿德殿。」明亮如朝曦的目光,透露著堅定,蘊藏的算計卻也如恆河沙數一般。
  其實我不明白,他身為兩朝元老,位即正二品尚書令又有太師銜,自翁、陳二人離開朝廷,他已是整個朝堂上地位最高的人。他已身在如此高位,又有什麼不滿足?
  我淡淡地笑:「梁太師說這話也不怕忌諱,現下陳皇后還好好活在懿德殿裡,既沒有明確的旨意廢后,她也不是病危,隨時可能薨逝,梁太師這話未免說的太輕巧了。」
  梁齊亦笑道:「娘娘可別小看老臣,若老臣有心廢后這一點小事,還難辦嗎?」
  我漫不經心的輕搓著流蘇上的珍珠,打量著他,笑容依舊道:「梁太師方才說了,本宮出身暘朝,自不比陳皇后或淑妃來的出身高貴,便是梁太師神通廣大讓陛下下旨立我為后,那些陳辰派官員、妃嬪會服?」
  他的笑意更深了:「這便是老臣此行的目的。」
  說到正題了,我只「嗯」了聲,並沒有多作回應。
  梁齊便接著道:「如果娘娘願意與老臣聯手,老臣便會收娘娘作義女,這麼一來沒人敢在論娘娘的出身了吧。」
  我假意嘆了口氣:「梁太師說了這麼多,只怕本宮如今只怨一雙兒女平安,再無他求。」
  他見我似是無意,也無意再多留,起身作揖:「時候不早了,老臣府裡還有些事先告辭了。此事還是請娘娘考慮再三,若是娘娘有興趣了,老臣會再來叨擾。」起身離去。
不死心啊……
  不過,他前頭說的「受人之託」我倒是挺好奇的。
  在他離殿前,攔道:「梁太師,請留步。」
  他回頭,揖道:「娘娘,有何事請教?」
  我問道:「不知梁卿是受誰之託,出言相助?」
  梁齊自袖中取出一封書信,擱在桌上,道:「娘娘看了便知。」
  走前,留下一句話:「那人說了,請娘娘照顧好他的孫兒。」
 
  這句我便知道他受誰之託。
  我起身,取過那書信,便直接放入一旁燃著水沉香鏤雕雙鸞芍藥銅鎏金香爐中。
  原本靜如死灰般的香料,漸漸燃起,冉冉而嬝娜的香氣,慢慢大了起來。
  雪白的紙張也緩緩陷入復燃的火勢中,伴著香馥的氣味化為灰燼。最後又回歸一爐死灰。
  蘭芷端著大紅袍進殿,見梁齊已不再殿內問道:「娘娘……這茶?」
  我接過我的那盞,飲了口:「妳看誰想喝便給誰吧,這茶也少有,總不要辜負了才好。」
 
  三月中,春色旖旎,開不盡的芳菲,如上用的織花宮緞般光鮮亮麗。如金的柔和晨光,映著重重殿宇飛簷的琉璃瓦,晃教人睜不開眼。
  我坐在紫檀妝台前,鶯鶯綰著我的青絲問道:「師叔想梳怎樣的髮髻?」
  玄思將鶯鶯放在我這兒之後,我除了教她絲竹管弦、琴棋書畫,還有女紅、禮儀等等……
  鶯鶯是個聰明的孩子,學的很快,讓我省了不少心。我在教導上是嚴厲的,但平時她想要什麼,我都是有求必應。
  左不過是一些她突然想吃的或是她想去哪玩玩,再不然便是想要什麼新的樂器。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一日,也不知為何,這孩子突然發了性子跟我說她要當宮女。
  我雖慣著她,但這個要求,我是斷然不回應允。一則是貴華宮的宮女已經很多了,並不需要再多。二則怕她為了服侍我,把學習的精力都用在上頭,因而荒廢,就不好了。
  只是,我不允她,她也知道我的性格,便也不會再求。但鶯鶯就變了法子跟蘭芷蘭心請教。甚至還讓蘭芷她們讓著她服侍我。
  她倆又寵著她,拗不過鶯鶯,便也就教了。
  起初,我會不開心。久了,見她能兼顧。我雖口頭上沒有答應,卻也放著她做。
 
  我一時神往,鶯鶯見狀,輕喚了聲:「師叔?」
  回神,淺淺微笑道:「就梳凌雲髻吧。」
  她笑著答應,那笑如春光般明媚,又似春花般柔婉,多好的笑容呀。
  鶯鶯以玉梳沾了些芍藥水將青絲綰起,她盤髮的手法日益熟練,起初梳個簡單的螺髻也扯斷我好幾根頭髮,最後還是得讓蘭芷來。
  我素愛的那支金鏨芍藥釵簪在髻中,兩旁配著對鑲珠景泰藍鸞鳳步搖,鳳嘴銜著一串珍珠瓔珞,瓔珞最末是一顆翡翠珠。
  一對流蘇長簪橫簪於髻的左右,那簪子做的奇巧,簪身為銀,簪首做的是喜鵲登梅,喜鵲由黑瑪瑙和白硨磲製成,立於開著紅梅銀枝幹上,紅梅是以珊瑚鏤雕的以泥金飾以花紋,並銜著串瓔珞流蘇,由水晶珠和琥珀各一接著一段垂墜至肩的金流蘇。
  以佛家七寶配上喜鵲登梅的樣式,說是取個平安喜樂的意頭。是初有孕時,端木斐賜的。看著,做工精巧,便一直放在匣子裡,也沒打算賞人,去歲事多,倒忘了它的存在。
  再以一鴛鴦戲蓮的點翠壓髮扎好後頭的散髮,與些許鑲各色碧璽的金鈿花飾在髻上。
 
  她笑著道:「今日的公主皇子們的百日宴,師叔這裝扮肯定耀眼奪目。」又取了些耳噹、耳墜比了比。
  我含笑不語,用蘸飽胭脂的妝筆做了個飛霞妝,又用了螺子黛描了個柳眉,擇了個描金的品紅芍藥花鈿,貼於眉心。
  鶯鶯又選了對紫玉髓雕花金耳墜,給我戴上。滴狀的紫玉髓,是紫紅的,鏤雕一朵芍藥。質地溫潤細緻,且水頭極正,做工也是極精巧,用來搭著這華麗髮髻也不顯得小氣,倒帶了點婉約。
  又喚了蘭芷帶了緙絲繡九翟朝鸞團芍湘妃色大袖羅衫與滿繡芍藥的妃色曳地留仙裙,還有泥金做芍藥紋的銀紅帔子,給我換上。
  羅衫裙裾用的顏色本就大氣,又以金、銀絲配上珍珠、翡翠、紅寶、藍寶、墨玉、紫晶等不下十種珠寶,更顯這身華服的尊貴。
  又選了五鸞並蒂芍藥瓔珞金項圈並著一對葡萄纏枝赤金紅寶的臂釧戴上,這樣才算完妝。
 
  我看了銅鏡裡的自己,華貴大氣又不失端莊,實在是符合我這貴妃身分。明明就不鍾愛金,身上卻有至少一半的飾品是鑲金的。
  還不是,那個姓端木的激了我一句「我應該不適合戴金」我便忍不下去了。
  想來,我真該改改我這個性了……
  蘭芷看著完妝的我,讚道:「娘娘不戴金的,其實娘娘這樣裝扮也是艷壓群芳,且更顯的娘娘身居高位的身分。」
  我對鏡理了下衣襟,平淡道:「妳知道我不愛張揚,這樣又紅又金的裝扮,縱然華麗大氣,但不免張狂。張狂了,便不是我的作風。」
  蘭芷敷衍了句,又道:「娘娘時辰差不多了,鸞輦已在殿外等候多時,請娘娘出發吧。」
 
  我扶著蘭芷的手起身出殿。百日宴自然孩子們也要帶著的,雖說春天了,但春風料峭,便喚了幾轝暖轎,讓乳母抱著孩子坐。
  由我的鸞輦做前頭,後頭是鶯鶯的肩轝,最後是三位乳母的暖轎,包含儀仗,光是我們一行便拖了好幾十丈遠。
  浩浩蕩蕩的途經御花園,路上春日的百花爭妍,尤為醒目的便是那一樹西府海棠。
  海棠倚著春睡亭,那西府海棠開的艷,似紅雲簇簇,殘紅也落得春睡亭漫天匝地,襯著古意的小亭多了幾分風雅。
  旁人瞧著好像還是開的正好,其實花事早已將離,那樣的妍麗是盛極的韶光,不久便會沉寂。
 
  行過春睡亭,再走一段路便到闕樓了。
  蘭芷攙著我下轎,我將儀仗留在了殿外,領了鶯鶯還有照應綽兒、約兒、瑀兒的乳母同入。
  因孩子們在睡覺,便讓鶯鶯陪著乳母們去側殿安置,這才入殿。
  內侍見我,打了個千兒,以尖又細的聲音喊道:「宸貴妃駕到。」
  見我入殿,方在談笑的嬪妃,愣了下,轉而向我請安。我示意免禮。又向端木斐施禮問好,再和淑、賢二妃互相問安。
  問安完後。端木斐便示意要我坐與他身旁的西席,見紫檀桌上早已擺滿我素日愛用的酒水吃食,便知道端木斐早有預謀。我便也順著他的意思坐下了。
  見我入座便開席了。蘇黎喊了聲「上歌舞」,舞孃們也跟著入場。
  婆羅門曲的絲竹響起,舞孃也接著起舞。
  舞的是羽衣霓裳曲,一身輕紗舞衣隨著舞曲翩飛若蝶,大有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之勢。
  可以說是極好的,我便瞥見那領舞的女子乃是當時跳綠腰的那位。
  當日我不願多理陳皇后,那舞也只是隨意看過。那日我只見她幾個身段,便覺著不錯,今日細細看來,若以「輕雲嶺上乍搖風,嫩柳池塘初拂水」也只能勉強比擬。
 
  一眼掃過席上的眾人。
  鳳露臺上的淑、賢二妃,臺下由位份與恩寵高低以東席為尊,由東至西排列。
東席首位是鄭充容,次一個是曾修容。
  西席首位是辰昭容,晚皇后三年入宮,是刑部辰侍郎的女兒,雖說如今已不得寵,自我封貴妃,照九嬪的排序,她又有身分有資歷,由她做九嬪之首,也是實至名歸。西席次一位是李美人,對,就是那個踩著我晉封的那個李珍兒,如今她也算得寵,不然照位分她可不能排這。
  在這之後便是幾個不得寵又沒位分的御妻排下去。
  其中的特例便是劉婕妤,她因為冒犯於我,雖說沒被廢黜或禁足,但他們大約也知道我不願看見她,自然就把她排在席末。
  還有向來都與端木斐交好的魏王端木宴自然也在席中。
  撇去禁足的皇后、德妃,還有幾個病重的。能來的都來了,當真是給我面子。
 
  賢妃見我那明晃晃的髮髻,讚道:「姐姐今日的裝扮真好看。」
  淑妃亦附和了句:「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姐姐的身體好多了,連整個裝扮也喜氣了不少。」我只是笑著道了聲謝。
  看著她們兩人,賢妃寶髻高綰,整頭的纏枝金藤蘿上滿開著朵朵珊瑚月季,花叢之中摻雜著幾支鑲珠點翠蝶和數支以紫玉、翡翠雕琢的葡萄小珠花,正中是一支五色碧璽七尾鸞銀步搖。
  一身銀絲緙繡玫瑰飛鸞紋的品紅色宮裝,配著蝶舞紋粉色批帛。
  一對明珠耳墜、一串米珠鍊子、一對翡翠鐲,配著穿珠如意結墨綠流蘇纓絡。妝容平淡,並無太多著墨,倒襯著玫瑰紅的胭脂,更為紅潤。
  如斯打扮,華貴卻不俗,脫了年輕的稚氣,更多添好幾分妃嬪的氣韻。
  讓人知道她早已不是那個不懂裝扮的村姑,而是高貴華麗的賢妃。

  淑妃則與往常一貫內斂的風格不同,她挽的是靈蛇髻正中是一支白玉七尾鸞步搖,墜著串金流蘇垂至眉心,一旁斜飛出一支金鑲紅寶如意雲簪,一對銀花長簪於髻的左右,各墜一串米珠穿翡翠、珊瑚的瓔珞垂墜至肩,髻上還有數個珍珠金鈿花。並以幾朵木芙蓉絨花壓髮。
  著灑金雙鸞朝陽朱紅色宮裝,她的批帛是桃色的,並紋上杏花微雨。
  一對紅翡並蒂蓮耳璫、一串玉鎖頭的金鍊、一個金鑲羊脂白玉的雕花手鐲,並配著個金蕾絲香囊。
  她的妝容比之賢妃更為平淡,但其中卻以眉心的紅寶金箔花鈿最為惹眼。她的容姿本就比賢妃成熟,又是大家出身,此時的裝束,顯得她清雅卻不寒酸,更生生添了幾分貴氣。
  見她們華貴的穿著不雅於我,倒是有些喧賓奪主。賢妃也就罷了,我與她交好,年紀也是三妃中最輕的,也不過十七,愛俏一些也是有的。
  然,這淑妃穿的這麼招搖,我倒看不明白了。平日裡,她總是謹小慎微,這樣的衣飾,便是大節慶她也甚少穿戴。
 
  雖說百日宴,端木斐早有吩咐要辦的喜慶些。卻也有別的顏色可以搭配,不是非得要紅,才顯得喜氣。
  我左思右想,怎麼想也只有那個,才符合她的想法。
  皇后失德,後宮便是以三妃為尊,我是三妃之首。若要廢后,這繼后十有八九會是我或淑妃,因為賢妃出身不高,雖然位高,但膝下無子,資歷不深,恩寵稀薄。
  我是三人之中所承雨露最多,手握三子。而淑妃則是出身高貴,若是德妃沒有被皇后拖累怕是連她也有資格問鼎后位,雖然他父親已死,但是尊位猶在,她依舊是太傅之女。
  位臨中宮,出身尊貴與否,比那些個恩寵子嗣來的重要多了。
  然,我受人忌憚的暘朝出身,倒成了一個絆腳石。
所以,她淑妃必會成為皇后。若是一日,她為中宮,而我是妃嬪之首,恩寵子嗣都遠勝於她,若不趁此彈壓,縱然為后,卻還是得居於人下。
  想到此,我只能為她的處心積慮嘆口氣。因她們並不知道,端木斐早已應允翁淳絕不廢后。
  她們這些用心怕是白費了。
  皇后禁足而不廢,我身為貴妃,自然是後宮最尊。
  只要端木斐不廢后,我是後宮第一人的身分,是板上釘釘。
  此時,便任由她去,我且看著,她玩的花招越多,最後死的就越難看。
 
  我與她們稍微應酬一下,便告了精神短,不與她們再應酬,只逗逗瑀兒,以小兒純真無邪的笑聲,暫忘那些妃子陰狠毒辣的手段。
  自打出了月子,身子還是需要調養,端木斐便這個送那個也送。什麼人蔘、靈芝、燕窩、雪蛤、阿膠什麼的每日流水價的送,還天天變個花樣怕我吃膩。吃來吃去還是那幾個味兒,起初還覺得新奇,現下我可不願再看到了。
  送來的東西除了血燕還有在用之外,其餘的都堆在庫房裡,原本的庫房本就堆了滿滿的金銀珠寶、綢緞衣料,再不然便是陳設,便只好再闢了間殿閣當庫房用。
  昔時這偌大的貴華宮僅有我一人獨住,貴華宮宮人雖多但也只有蘭芷可以和我說上話,說實在的有時還真覺得日子過得寂寥,要在那時多闢個幾間殿閣當庫房自然是不會心疼。
  現下這宮裡多了三個孩子,鶯鶯也住著。倒覺得給他們使用都不夠了,何來的地方存放這些個賞賜。
  端木斐的心意,我亦不願辜負……這事有些難辦。
  宮宴之上,祝賀寒暄迎來送往,我多為敷衍,端木斐則抱著女兒,又逗兒子開心,忙的不可開交,倒也沒人敢打擾。
  見我與端木斐無意應酬,妃嬪們也意興闌珊,便在席下各自取樂。
  此景和樂融融,輕歌曼舞,飲酒作樂,妃嬪微醉,像極了天宮上的蟠桃宴。殊不知,席上一個個微醺的仙人,其實都各懷鬼胎。
  深沉如海的城府,多如落花的計謀,一個個表裡不一,哪裡是慈悲為懷的仙人?
-------------------------
後記:
  各位新年快樂~
  自今日起~芍藥不定時更新~
  還請各位繼續指教!
  
  看到各位好友多有更新~(也是有人提醒妾有人還在期待著芍藥~
  想來妾也許久未更了~(超久沒更的w
  便來更一篇吧~
  本來是打算除夕更新,無奈多有朋友相約,也有怠惰緣故(x
  本要更的時候發現,第一部的章節沒有改完,又拖了時間。w
  總之好不容易在今天更新了。
  
  希望各位好友喜歡喔~

  順帶一提,家裡最近養了兩隻金魚一黑一紅,真的是太可愛了ww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樂~

  附上一首可愛的歌W
  

By Senjougahara Sayak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62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鸞穿芍藥|古風|宮廷|宮鬥

留言共 9 篇留言

狐月イルク
頭香香~。:.゚ヽ(*´∀`)ノ゚.:。
早已忘記上一篇講什麼了。・゚・(つд`゚)・゚・

02-02 00:12

Sayaka
好喔~ 自己回去翻翻ㄅ~02-02 00:28
吳旻( °∀°)
謹賀新禧^^ (有看完唷 雖然不能一字一句細讀就是了...

02-02 00:18

Sayaka
恭賀新禧~ 有空再看完就好~02-02 00:28
大漠倉鼠
遲來的拜年~娘娘新年快樂~

02-02 17:09

Sayaka
新年快樂~~~02-02 17:13
夜川霖
啊@@....先祝娘娘新年快樂,然後....血燕是啥@@....看到最後的最大疑問

02-02 21:33

Sayaka
一種高級的燕窩,據說是燕子吃了一種特殊的海藻之後,在製作巢穴時,吐出的口水會變紅,看起來很像燕子吐血,故為血燕。02-02 21:50
Sayaka
印象中是這樣~02-02 21:50
Sayaka
ㄅ欠奶茶茶 妾的印象是錯的
http://goodone2012.pixnet.net/blog/post/61858025
這邊補足奶茶茶02-05 10:18
解憂
「我出月時」——這個第一句看不是很懂OAO

從前「以」翁淳、陳秉義為伍的官員——與

手機版頁面挑錯諸多不便還請見諒 還沒挑完rrr
是說這部期待了好久好久xd

02-03 20:11

Sayaka
出月時,就是我出月子的時候的意思02-03 20:20
Sayaka
勘誤感謝02-03 20:24
解憂
協同張太醫、候蝶親自照看——侯蝶

那些陳辰官員、妃嬪——那些陳辰?

瓔珞最未——最末

好幾十仗遠——丈

不雅於我——亞

無亦應酬——意

新年快樂快樂!

02-03 21:15

Sayaka
勘誤感謝02-03 22:42
解憂
哇哇 勘完忘記留個小小感言
終於是芍藥啦 期待好久xdd
希望姐姐寫作順利 新的一年也都順利!

02-03 22:55

Sayaka
出了第一章 接著第二章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再加上方才電腦出了問題開不了…連文藝獎的作品可能都會gg02-04 01:15
詰汐
期待已久的芍藥更新owo
娘娘的字數一樣驚人//

02-04 00:59

Sayaka
久違的更新咩W02-04 09:28
薄荷
卻還尚是寒冷→還=尚,稍嫌冗贅
則由寒門士子→「則」可刪去
嬌若游龍→矯

敝人不太懂綽約和芍藥哪裡有諧音XD
然後主角想得未免太天真啦,看看弘曆就知道,
即便太后是他養母,還不是堅持把妹妹送去和親了ww
「神女無心,襄王有夢」主要是指愛情上的單相思,
用在這裡還蠻不倫不類的......
然後梁太師既然對喝大紅袍露出期待神色,
幹嘛不等喝完茶再走ry
前面說淑妃一貫的內斂,後面又說她穿得招搖,似乎矛盾了?
另外敝人聽說的血燕版本,是燕子吐到沒有唾液了只得咳血(?

02-05 00:34

Sayaka
矛盾的部分妹妹再想想~ 之前打的舊稿 太欠缺考慮。 妾修改一下 有空再光臨02-05 10:12
Sayaka
梁太師可能覺得時間差不多該走了ㄅwww 妾再讓它合理化02-05 10:16
Sayaka
姐姐所言那也是一說 http://goodone2012.pixnet.net/blog/post/61858025
結果連妾也記錯了= =02-05 10:17
Sayaka
最近腦袋ㄎㄧㄤㄎㄧㄤ的同時有3部作品(都是古風)在腦中轉,芍藥的部分遺落太多漏洞,先跟姊姊到聲歉QWQ02-05 10:23
Sayaka
勘誤感謝 沒有一次打完 姊姊不好意思QWQ02-05 10:23
Sayaka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92775 芍藥諧音的資料在這邊
不過為免別人看不懂 妾再修改02-05 10: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zx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如懿傳人氣角色預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更新773回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更新囉,來看看我們無厘頭的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