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在超能力剛萌芽的世界裡當偵探沒有兩把刷子是不行滴!18

作者:二迴林│2017-02-01 20:32:16│贊助:10│人氣:441
18. 追擊!露出的馬腳!(1) 

  第三日,凌晨3時15分。

  「呼──呼──」

  樓頂上,風吹著。

  感受到冬季夜晚之兇殘的華生,對手呼了口氣,然後摩擦摩擦,希望能夠獲得一些溫暖……顯然效果有限。

  真想躲進屋裡去,不過該做的事也不能疏忽。

  他看著身後關著奈由莎的小房間,一切正常、沒有異狀。

  從這看不見房間的另一側,總覺得有點不安。
  
  雖說只有一扇成人爬不過去的透氣小窗,但會不會兇手就是有辦法爬過去呢?

  要是兇手真爬進去,並且巧妙、無聲的殺死奈由莎小姐的話,頭號嫌疑肯定會落在夏諾可身上。

  因為只有她的身形可能符合那個尺寸……

  華生再次思考。

  自己都能設想到的問題,夏諾可實在不可能設想不到。

  她之所以會這麼提議,肯定就是因為不會發生吧?

  「呼──」

  華生又向手心吹了口氣。

  一面摩擦生熱、一面祈禱,(怎樣都好,拜託不要再出事了。)

  還是好冷……

  「來做個伏地挺身暖暖身子好了。」

  才剛擺完準備動作,樓下便傳來了一聲驚呼:

  「大事不好啦!」

  華生震了一下,跳起身,奔向樓梯入口回應:

  「怎麼回事!」

  沒多久聲音又傳了上來:

  「發生命案啦!」

  是養頤苑的聲音。

  「什麼!」

  雖還不清楚細節,但這真的是大事。

  由於還不清楚大家的動向,奈由莎這邊可不能就著麼的唱空城,華生跑向頂樓西側,對著下方用盡全力的扯開嗓門:

  「快醒醒──!出大事啦──!」

  大概過了40秒鐘。

  頭髮有些雜亂的刑部推開了窗,稍稍抬頭上望。

  「什麼事呀……」似乎還有一些在昏睡之中。

  「三樓~有人受到攻擊──似乎沒了生命跡象!」

  「!」聽到這句,刑部瞬間完全清醒。

  「等等,刑部,!上來前!叫一下大小姐!」

  「知道!」刑部迅速套上西裝外套,跑出了門。

  碰碰碰碰──

  「偵探,出事了!」用力的拍打房門。

  喀嚓──
  
  「嗚……是什麼事……?」開了門的夏諾可揉著眼睛。

  「似乎發生了命案。」

  「嗚……喔……等我一下……」夏諾可往回走,緩緩的穿起了她的招牌白外套,然後靠向刑部「嗚喔喔喔……」的打著呵欠,似乎根本還沒醒。

  「…………」

  「Zzzz」

  「呃……妳家的助手只有請我叫妳,那麼我應該也算完成任務了,先走一步!」

  畢竟情況緊急,可不是悠悠哉哉慢慢來的時候。

  刑部快速從北側樓梯爬上三樓。

  終於等到人的養頤苑揮了揮手。

  「刑警先生,這邊!」

  出事的地點是……

  安置傷患的房間。

  死者是,胸口插著一把刀,倒臥在血泊之中的……

  女僕裝版禿子叔叔。

  「…………」

  刑部走向前,小心翼翼的拿下禿子叔叔橡膠頭套。

  絲絲細髮從中撒落。

  腦袋還在……

  因此從頭到腳都能確認。

  被害者是禮千愛。

  天使真的成為了天使。

  刑部不解的看向養頤苑。

  「這到底是……」

  按照安排,照顧藍花草的人是養頤苑,那麼就算真的有人被兇手攻擊倒在這裡,也應該要是養頤苑。

  然而養頤苑不太理解,刑部為什麼要這麼的看著自己?

  「啊!詢問意見?我記得在這個國家好像有一首歌,是關於蘭花草的歌吧?歌詞似乎是這樣子的……『我從山中來,帶著一把刀。』」

  「養頤苑小姐──!」

  「咦?不是這樣子的嗎?」面對刑部的咆嘯,養頤苑頓了一下。

  刑部壓壓眉間,「不,沒事的……我想養頤苑小姐應該只是不太清楚那一首歌而已,它的歌詞並不是那子的。還有……現在這個情況並不適合唱歌,就算只是唸出歌詞也一樣。」

  兇器是水果刀,準確無誤的刺進死者心臟。

  從屍體與周遭血液狀況來看,被害人應該剛死不久……

  她的頭顱沒有被兇手割下,大概是因為這一次的行兇並沒有那樣子的時間。

  不過兇手應該不是養頤苑,她的身上完全沒有血痕。

  而且有個地方比她更為可疑。

  房間的窗戶,是開著的。然後……

  理應躺在床舖之上的藍花草……

  ──不見了。

  往回推一下案發時間,是在換班時間後十五分鐘內。

  養頤苑實在不太可能將禮千愛無聲無息的迷昏,不動聲色的拖到房間,刺殺,然後將藍花草隱藏起來,再換上一套全新的洋裝、全新的洛可可風格洋裝!

  那可是這世界上穿起來最麻煩的服飾之一呀!

  「ZZzzzz……」

  不知何時跟上的夏諾可,半夢半醒半瞇著眼的走向了窗邊。

  「兇手……是從這裡逃跑的……」

  刑部跟上,將頭探出窗外一看。要是從這邊的窗戶沿著窗台走到極限,然後奮力跳上隔壁窗台,或許能夠成功。但……

  「就算無法說是百分之百的不可能,也能說近乎不可能了吧?使用手電筒的話一定會被頂樓的人所發現,不開燈的話夜間能見度這麼低,要是一個失足,底下等著的可是好幾十樓高的懸崖。就算有條河流,撞上石頭也是必死無疑……」

  刑部搔搔下巴鬍子,「啊,對了!有個問題應該要先釐清,養頤苑小姐,妳和禮千愛小姐換了位置了是嗎?」

  養頤苑輕輕點頭,「是的,因為禮千愛小姐說了刑警隊長很可怕,她一點也不懂為什麼她會被派去看守隊長,希望我能幫幫她,於是我就和她換了位置──好在為了安全起見我有錄音存證,這個應該可以當作證據。」

  語畢,她拿出了她的手機,播放一小段錄音……

  「這確實是禮千愛小姐的聲音,內容也和妳說的完全一致……禮千愛小姐應該萬萬沒想到,這一換反而讓她更加靠近了兇手……屍體沒有移動過的痕跡,因此由倒地方向研判,攻擊是從床上而來。這幾天看來也沒有任何外人入侵的跡象,基本上能夠確定了……兇手──只有可能是藍花草小姐!」

  「波~」大概有這麼一個像是氣泡破裂的聲音。

  「刑部……這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呀……」夏諾可真正的醒了過來,然後以指輕敲自己的腦袋,說明:「記者的『腦震盪』可不是裝出來的。」

  「我相信不是裝出來的,所以我才會認為要從窗戶逃走不可能,將藏好的刀刺進他人胸口之中,我想已是極限……」

  「不。」夏諾可搖搖頭,「就連行兇都不可能。」

  「不可能?那現在的情況,到底該怎麼解釋!」

  「我只能說對方終於把『王牌』給用出手了。」

  「王牌?什麼王牌?」

  「這個……我不好說。」

  「…………」

  刑部眉毛一跳、一跳,述說著人的忍耐是總是有個極限。

  眼前這個小不點,就像別人說話時永遠都要跳出來反對,但當別人問她意見時卻永遠講不出具體事物的那種人。

  就算不用拳頭教她道理,嘴上兩句總不為過。

  正當刑部打算怒斥少女之時,一道聲音阻止了他,不是人聲,而是「鈴鈴~」聲。

  「哎呀~」養頤苑以手遮住了竊笑的嘴,「為了以防萬一掛在門上的鈴鐺似乎有了反應。」

  接著傳來的是一道「碰──」的聲響。

  在某個房間裡頭的某個人看來已經不想再管三七二十一,全力甩開門,奔了出去。

  理解過來的刑部立刻也奔出房門,沒有意外,他見到的是一位體型寬大的中年男子──洪道遠。

  「不要動!」

  聽見吆喝,洪道遠回頭一看,刑部還在準備掏槍,那麼誰要理他,只要再跨三步,就能奔下樓梯、躲開射擊。

  平路奔跑他並沒有信心贏過刑部,但這裡一路都是向下的樓梯,只要這麼的跑下去,接著轉身衝進書房,也許還有機會能夠「脫身」。

  洪道遠知道,在這裡的人都不相信他是清白的了,所以不論說什麼都要跑,因為這就是他唯一的機會……

  可惜這個機會,瞬間就化為了泡影。他完全沒有預料到有一個人,能夠以飛一般的速度飛下層層樓梯,而且一個伸手就將他壓制在地,讓他連看清楚對方是誰都辦不到。

  「痛、好痛、好痛、手要斷掉啦~放開我、快點放開我!這樣的身體能力,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兇手對吧!不是的話就快點放開我~!」

  「兇手?」壓制住洪道遠的人歪了歪頭,「我不是兇手,我是華生。」

  「華、華生……?」

  看他制伏奈由莎時的速度確實了得,但洪道遠完全沒想過外表不是很壯的華生居然這麼有力氣。

  「啊,對了~還有不用擔心你的手會斷掉,我是從波蘭留學歸國的,主修中醫,專治跌打損傷,相當清楚力道拿捏,所以我不會放手。」

  「波、波蘭?」雖然好像不是該問這個的時候,但洪道遠有點想要問:「為什麼是去歐洲國家學習中醫?」

  「畢竟現在的中醫也是講究科學的。放心,我的技術是有國際認證的,在我示範了將脫臼醫成骨折之後,他們就吊銷了我的執照。」

  「那就是無照行醫了吧──!」

  「怪○黑傑克也是無照行醫,沒有問題。」

  「不要把那種虛擬動漫人物拿出來相提並論啊!」

  喀嚓──

  「骨頭,啊啊啊──我的骨頭好像斷掉了呀!我需要醫生!」

  「我就是醫生……」

  「我需要一個有執照的呀啊啊啊啊──」

  洪道遠頭上飄起了一個不明透明漂浮物。

  驚覺不對的華生,立刻收起八成力氣。

  「糟糕,真的太大力了嗎?」

  「做的好呀華生──!」夏諾可的聲音先到。

  人和刑部後來趕上。

  更更後面還有一個養頤苑。

  刑部走向前,從華生手中接過洪道遠,並為他銬上了手銬。

  「或許早該限制你的自由,才不會讓你搞那麼多怪……」

  「刑……部……」洪道遠搖搖頭,將精氣神給裝回了體內,「你聽我說……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藍花草醒來,殺了人,然後消失……如果我再繼續待在那裡的話,下一個死的一定會是我呀!偏偏你們又完全不可靠,我當然只能跑呀!」

  「不對……」

  夏諾可突然插入的話語,讓洪道遠抖了一下。

  「我們被騙了!」

  又一下。

  不過夏諾可所指並非洪道遠,她完全無視於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奔向了三樓西側長廊偏北的位置上,翻翻自己的背包,拿出偵查一組嗶姆君。

  「嗶姆?」

  「嗶姆君,照向那邊!」

  「嗶姆、嗶姆~」嗶姆君點點頭,「嗶─姆──!」發出光,照亮了夏諾可所指的方向。

  「那個是……?」後方跟上的華生看向了光的位置。

  「有人!」一個黑影跑進了樹林之中。

  「要我去追嗎?」

  「不,別去。先別提對方有意要跑,在那片樹林中要找到他有多困難。如果對方不想躲,而是埋伏起來伺機攻擊,即便是你也閃不過吧?」

  「要看攻擊的方式……武器若是槍,又是埋伏偷襲的話,光憑聲音做反應確實快不過子彈。」

  「那傢伙想要的,大概就是這種局面……不過別擔心,他逃不掉、也不會逃的。他還有想殺的人,所以他一定會回來,我們現在所該做的是……」

  「將局面導向對我們有利的一方,等他回來。」

  「真不愧是華生,還是和你說話開心。」
  
  「畢竟我們是搭檔嘛~」

  「哼。」並不否認。

  「喂──到底是怎麼了?」稍遠的轉角處,刑部拉著洪道遠走了過來,養頤苑也在。

  「沒事!」華生向他喊去,「不過我想我們還是別睡了,先集中到大廳再說吧~!」

  「大廳嗎?」

  「麻煩你們去叫一下老園丁,我到樓上去帶奈由莎小姐下來。」

  「奈由莎小姐嗎?」刑部感覺有些猶豫。

  「居然命案再次發生,已經足夠證明她不是兇手了吧?」

  「嗚……好吧,我知道了,先讓大家集合起來再說。」

  華生點頭向刑部致意以後,往回看向夏諾可說:

  「大小姐,妳就跟刑部他們走吧,奈由莎小姐就交給我吧。」

  「嗯,去吧~等一會見。」

  華生回應一抹微笑,然後轉身快步走到轉角之處後,加緊腳步、跑向四樓。

  理論上夏諾可沒說就不會有意外,但這次的兇手似乎有點非同小可。

  有沒有可能在製造逃跑假象的同時殺了遠在四樓的獵物呢?

  華生不知道……

  但說起來,他們並沒有很精確的確認過,奈由莎仍平安無事。

  華生拿出鑰匙,吸一口氣。帶著一些些的擔心打開那有些沈重的鐵門。

  唧拐──

  「…………」

  房間裡頭,寧靜無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59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超萌|偵探|二迴林

留言共 1 篇留言

奇幻戰神
它的歌詞並不是那子的。
它的歌詞並不是那"樣"子的。

02-05 00: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在超能力剛... 後一篇:[達人專欄] 在超能力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QAQ
自製遊戲募集測試玩家QA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