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6-9:死戰!(中)

作者:Luis│2017-01-29 23:05:07│贊助:38│人氣:1119
  「現在!」廖哥大吼一聲道,接著他腳下一用力,便提著兩件防彈背心衝出了掩體後,而與此同時,一旁的槍火幾人也在廖哥的大吼下,紛紛不要命的將手中的各種槍枝對向了巨大狼人,手指死死扣下了扳機。
 
  無數的槍彈頓時如同雨點般朝巨大狼人飛射而去,可就像剛才一樣,就連重機槍的子彈都敲不開巨大狼人身上的防護罩了,他們手中的武器就更不用提了,要說唯一的效果的話,大概就只有惹得巨大狼人非常的不爽而已。
 
  那巨大狼人忽然大吼一聲,接著便將多管機砲對向了眾人,也幸虧他們一直在注意著巨大狼人的動向,這才及時在那挺機砲開火前躲進了掩體後頭,只聽見一連串猛烈的砲火聲,當巨大狼人將眾人躲藏的地方狠狠掃射了一遍了,那處的掩體終於是再也撐不住,轟隆一聲垮了下來。
 
  「接下來就萬事拜託了,廖哥。」槍火抱著火箭筒祈禱著。
 
  「上啊!廖哥,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白楊振臂狂吼道,看著廖哥彷彿砲彈一般衝向了巨大狼人。
 
  運動員天生的體魄,外加上無數次嚴格的鍛鍊,讓廖哥的速度比起過去不知快上了多少,可以說,如果給他一把像樣的武器或是更高一級的強化的話,那麼廖哥所能發揮出的戰力,絕對不會比項羽要差上多少,至少在這支隊伍裡,廖哥的實力也絕對排得上前三名。
 
  當廖哥離巨大狼人只剩下三、四米時,巨大狼人忽然將機砲對向了他,頓時那股危險的預感彷彿海嘯般排山倒海衝進了他的腦中,此刻的廖哥根本已經是避無可避了,那機砲的威力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巨大狼人扣下扳機,那麼廖哥絕對會在一瞬間就被打成四散的屍塊,那機砲的威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就是這種感覺!那種對於死亡的恐懼…那好像自己下一秒就會死去的預感!」廖哥不要命似的不停往巨大狼人衝去,他腦中的危險預感也愈發強烈,當巨大狼人扣下扳機的同時,那種彷彿解開了什麼東西的感覺終於是再一次在廖哥體內湧現,下一刻巨大狼人便提著多管機砲狠狠往廖哥掃射而去,那兩件防彈背心也在一瞬間被撕成了黑色的碎片。
 
  可當防彈背心被打成四分五裂的碎塊時,廖哥的身影卻已經不在那了,只在地上留下兩個深深的腳印。
 
  巨大狼人微微一愣,他當即四下不停張望尋找廖哥的蹤影,可還沒等巨大狼人找到,忽然從空中傳來一陣怒吼聲,下一刻巨大狼人的胸口頓時多出了一個深深的腳印,整個人更是被這一腳踢得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啊!」廖哥從口中發出一陣嘶吼聲,此刻的他雙眼一片茫然,在巨大狼人那危險的火力面前,廖哥終於是再一次解開了基因鎖,也只有解開基因鎖後的力量,他才能夠及時在子彈掃來前高高一跳躲開,還給了巨大狼人意想不到的一擊。
 
  「他的防護罩擋得了子彈,但似乎阻擋不了拳腳的樣子,既然這樣…」廖哥心念一動,一落地立刻像是豹子般又朝巨大狼人撲了上去,這巨大狼人還沒站穩,促不及防下頓時被廖哥的一陣拳腳打得連連倒退而去。
 
  這便是廖哥的戰術了,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這巨大狼人似乎沒有解開基因鎖的樣子,否則也不會讓廖哥這麼輕易就給偷襲了,雖然巨大狼人的爪子同樣相當危險,可和他手中的多管機砲比起來,廖哥寧可近距離和他肉搏到死,也不想再遠遠的吃子彈了。
 
  「還發什麼呆?你們快趁現在跑啊!趁我纏住他的時候!」廖哥大吼道,一個側身繞過了巨大狼人爪擊的同時,一拳也狠狠打在了巨大狼人的腰際上,那巨大狼人痛吼一聲,又是一爪揮來,嚇得廖哥連忙一個後翻躲開,可他的手臂仍然被狼人的爪子撕下了一大塊血肉來。
 
  不得不說這狼人血統的確十分強悍,即使沒有解開基因鎖,他的力量和速度也不比廖哥要差,甚至還隱隱在廖哥之上,而且他的爪子鋒利異常,幾次交手下來,廖哥的身上已經佈滿了熱辣辣的爪痕了,反觀那巨大狼人雖然挨了廖哥無數拳腳,但看起來也沒有受到多少傷害的樣子。
 
  「狼人變異血統,能夠大幅度提高人體的抗擊能力,媽的,如果這時候我手邊有把武器就好了。」廖哥咬著牙罵道,那巨大狼人忽然一腳掃來,廖哥連忙舉起雙臂擋架,可依然被這股巨力掃飛了出去,護在胸前的雙臂更像是被鐵條抽中了一般疼痛不已。
 
  「力量在我的一點五倍以上,速度大約是我的一點八倍,不過好險這一下有擋住,否則肋骨肯定會被掃斷的。」廖哥還在地上翻滾的時候,無數的資訊彷彿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裡,這也是解開基因鎖一階的能力之一,能夠精準的運算初身體的各種情況,以及適時的針對戰況做出調整。
 
  廖哥一掌按在地上勉強停了下來,可那巨大狼人卻沒有衝上來繼續攻擊廖哥,而是一個轉身就往正跑出掩體後的眾人衝去,跑動間,那挺掉在地上的多管機砲也被他一把抄了起來,看那樣子很明顯就是鎖定了槍火幾人當作他的攻擊目標。
 
  「不!你別想!」廖哥心頭一驚,連忙雙腳一用力就往巨大狼人衝過去,那巨大狼人想幹什麼他怎麼會不知道?槍火幾人此刻可是已經跑出了掩體後頭了,他們幾人可沒有像巨大狼人身上那樣的防護罩可以抵擋子彈,一旦巨大狼人開始射擊,那麼他們根本是連一點生還的可能也沒有,一想到這裡,廖哥便不猶自主地咆哮了起來,同時他腳下的速度也愈來愈快,幾個焦急的呼吸間,廖哥終於是追上了巨大狼人的身後,接著他大吼著縱身一撲,便跳到了巨大狼人的背上。
 
  槍火幾人此刻可是嚇得連魂都要飛了,尤其是當看到巨大狼人手中的機砲槍口開始旋轉時,這幾人頓時感覺自己彷彿已經一腳踏入了鬼門關,那多管機砲的威力太過可怕,以他們現在的身體素質而言,在這把武器的面前簡直跟塊嫩豆腐沒兩樣,一旦巨大狼人開火了,那他們的下場絕對是被掃射成一地無法辨認的屍塊。
 
  可就在那巨大狼人剛提起槍口時,廖哥忽然大吼著一躍跳上了巨大狼人的後背,他的雙腳彷彿鉗子般死死夾住了巨大狼人的身體,雙手更硬是卡在了巨大狼人的脇下,不讓巨大狼人有將多管機砲指向眾人的空間。
 
  「快走!」廖哥嘶吼著叫道,那巨大狼人同樣也在嘶吼著,他全身一用力,廖哥用來錮住他身體的四隻便發出一陣骨骼的摩擦聲,這巨大狼人的力氣實在是大的可怕,居然硬是想將廖哥的四肢給撐斷脫困,可廖哥此刻已經是騎虎難下了,更何況槍火幾人此刻都暴露在空地上,一旦巨大狼人擺脫廖哥,那麼槍火幾人的死期也就不遠了,所以廖哥當即也是一發很,困住巨大狼人身體的雙手雙腳力道又是加重了好幾分,居然一瞬間將巨大狼人壓的跪倒了下去。
 
  「走!一定要把里昂送到頂樓去!否則我們都會死的!快走啊!」廖哥一張臉都用力到漲成了赭紅色,可他依然對著槍火幾人大吼著叫道。
 
  「我知道了!」槍火聞言鄭重的點了點頭,接著便一把拉著里昂死死跑過了廖哥和巨大狼人的身邊。
 
  「這是我最後的魔法卡了,廖哥,千萬別死了,我們還要一起活著回到現實世界去啊…白熱!」芷芸跑著跑著間忽然從懷裡取出了一張卡牌來,而隨著她口中一陣喃喃自語,這張卡牌頓時化為了一陣煙霧消失。
 
  「那當然!」廖哥大吼道,忽然間,從他的身上開始冒出了一陣陣的白煙來,不只如此,廖哥更感覺到自己的雙掌彷彿著火了一般的灼熱,而從他困住巨大狼人身體的地方居然還傳來一陣嘶嘶作響的燃燒聲,還伴隨著一陣動物毛髮燒焦時的臭味,這白熱的威力實在不容小覷,那股高溫甚至還燒得巨大狼人不停痛吼了起來。
 
  「你給我安分一點吧!大野狼,小紅帽今天可不在家!」廖哥狠狠的低吼道,正當他想就這麼將巨大狼人困死時,忽然間,一股極其凌厲的危險預感猛地閃過了他的腦海裡。
 
  死亡來臨的預感是如此的清晰,就彷彿是獵人的眼睛瞄準了自己一般,廖哥果斷放開了巨大狼人就向一旁跳去,而巨大狼人一脫困後也猛地往前撲了出去。
 
  只聽見一陣破空嘶響,下一刻一陣銀光閃過,兩人上一秒還在的位置上頓時多出了一枚插在地上的箭矢,那可是水泥的路面啊,但這根箭矢不只沒有爆散掉,甚至整支直沒入柄,這威力也未免太過駭人了。
 
  「好…好可怕的一箭啊,這威力簡直跟狙擊步槍沒兩樣了。」廖哥吞了口口水,他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只見在廖哥的身後,一個手持長弓的青年不知何時已經佇立在那,青年和他相隔了十幾步之遠,可廖哥依然在青年的箭尖上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嗷!張恆,你是想連我也殺了嗎?居然直接朝我射來一箭,萬一我沒躲開的話怎麼辦啊!」那巨大狼人一見到青年便愣了愣,接著他忽然大聲咆嘯了起來,而令廖哥感到詫異的是,這巨大狼人居然說得是人話,只是他的聲音變成了帶著野獸般的嘶吼聲。
 
  「抱歉哪,霸王,我看你好像有點小麻煩所以才幫了你一把而已,而且你不是還有龍晶項鍊嗎?就算沒躲開也完全沒問題的,剛才那只是普通的一擊而已。」名為張恆的青年撓了撓頭說道。
 
  「別開玩笑了,剛才和這些傢伙交火了一輪,項鍊的能量早就快不夠了!媽的,還是零點可靠啊,呃,不對,要是剛才開槍的是他的話,搞不好連我也會被打穿。」巨大狼人抱怨了幾句道,接著緩緩爬了起來,他身上的毛髮有多處都被燙得蜷曲了起來,就連剛才被廖哥困住的身體部位也還留有明顯的燒傷痕跡,看來這白熱的威力,實在非同小可。
 
  這兩個傢伙,應該都是中洲隊的成員吧?剛才他提到了龍晶項鍊,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不過看來就是這玩意兒讓那個巨大狼人防彈的,廖哥暗暗猜想著,兩隻眼睛盯著巨大狼人的胸口看,在那裡隱約可以看見一條閃爍著微弱光澤的項鍊。
 
  「閒話就說到這了,這個傢伙不好對付,他解開了基因鎖一階,雖然強化的血統還沒開發出來的樣子,但也不是個可以輕取的角色,我們兩個一起上吧。」張恆說道,兩手彎弓搭箭,那股熟悉的危險感覺也再一次浮現在了廖哥腦海裡。
 
  「嗷,你別來多管閒事,這傢伙是我的獵物!」巨大狼人不爽的吼道。
 
  「得了吧,霸王,你雖然強化了狼人變異血統,可近身戰並不是你的強項,這點從剛才的戰鬥就能看出來了,這傢伙應該也和鄭吒一樣,屬於近身格鬥的類型,你和他打近戰可是討不到任何便宜的。」張恆瞥了巨大狼人一眼說道,弦上的箭頭遙遙指著廖哥的腦袋。
 
  「嗷,媽的,知道了知道了,那就一起上吧,趕快解決掉他,不然只靠王俠一個恐怕擋不住那些傢伙。」巨大狼人啐了一聲後說道,揚起一雙巨大的爪子緩緩朝廖哥走來。
 
  「嘖,情況有點不妙啊!」廖哥咬著牙暗暗揣測著,那巨大狼人給他的壓力固然巨大,可從張恆的箭尖上所散發出的危險感覺,卻是讓他連動一下也不敢,如果說剛才那一下廖哥能躲過是靠著解開基因鎖後的危險預感及幸運女神的眷顧的話,那麼這一下他真的是避無可避了。
 
  「怎麼辦?這麼近的距離下,閃躲的成功率只有三成不到,但以我現在的身體素質,一旦挨上一箭,就絕對是必死無疑了!」廖哥咬著牙,無數的戰鬥資訊如潮水般瘋狂的湧進他的腦海裡,可每當廖哥有什麼動作時,遠處的張恆便作勢要放出一箭,嚇得廖哥只能咬牙站在原地。
 
  張恆所散發出的危險預感極其強烈,就好像廖哥只要敢輕舉妄動,下一秒就會立刻一箭將他射穿似的。
 
  「媽的!呆站著是死,逃跑也是死,既然這樣的話…媽的!拼了啊!老子跟你們拼命了!」廖哥也是氣極,見那巨大狼人忽然一個箭步撲了上來,同時遠處的張恆手指也是一放,一道銀光彷彿流星般高速激射而來,那閃著寒芒的箭頭,就像是死神的獠牙一樣。
 
  「啊!」廖哥腦海裡的危險預感簡直來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或許是被逼到了走投無路,廖哥居然也一陣大吼後就往巨大狼人衝去,他的速度也是極快,瞬間一狼一人就撞上了彼此扭打起來,而那枚箭矢也擊在了混戰中的兩人身上,但卻沒有傷到廖哥或是巨大狼人,而是像撞上了一堵隱形的牆壁般發出一陣脆響,接著喀然斷折。
 
  「擋住了!」廖哥驚喜道,他剛才就在猜想,那巨大狼人身上的防護罩應該不只是覆蓋在他身上,而是將巨大狼人所處的那一片區域都涵蓋進去,之前他在朝巨大狼人開槍時就留意到了,那就是不只是巨大狼人身上沒有中彈,就連他腳下所站的那塊區域也是完好的,沒有一絲受到子彈掃射的痕跡。
 
  這一把算是廖哥賭對了,而且一和巨大狼人扭打在一起時,張恆便不敢再像之前那樣隨意攻擊,只要他能夠先將巨大狼人解決掉,那到時候不論是要繼續追殺張恆或是乾脆直接逃跑,都是廖哥站了優勢。
 
  「啊!給老子去死吧!」廖哥瘋狂的大吼著,一對冒著白煙的拳頭彷彿暴雨般往巨大狼人身上轟去,這白熱術說也神奇,不只提高了廖哥拳頭的傷害力,附帶的灼燒效果也是十分可怕,幾拳下來,巨大狼人的胸口已經彷彿是被火烤了一輪般冒出了焦煙,甚至還在巨大狼人的胸口上留下幾個明顯的拳印。
 
  那巨大狼人似乎被揍得也是發了火,他忽然大吼一聲後一爪朝廖哥腦袋抓來,逼得廖哥不得不舉起手臂擋架,當巨大狼人把廖哥掃飛出去時,他的手臂上也多出了一排深可見骨的爪痕來,這巨大狼人的一擊實在可怕,廖哥的身體經過強化後已經比普通人堅實了不少,但依然被扯下了一大片血肉來,若是普通人挨上這一下,估計整條手臂都要沒了。
 
  廖哥還在地上翻滾時,一陣危險的預感忽然閃過,他當即伸手抓住了路邊的電線桿,整個人藉著翻滾時的力道繞了一圈,同時一根閃著寒光的箭矢也勘勘從廖哥的鼻前掠過,那股破風而出的力道甚至劃傷了廖哥的鼻尖,在他的臉上割出了一道血痕來。
 
  廖哥整個人嚇得冷汗直冒,這一下能躲過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好運,外加上他急中生智的結果,如果他在翻滾時沒有及時抓住那根電線桿,又或者是巨大狼人把他掃飛出去的是另一個方向的話,那麼廖哥現在肯定已經被一箭射穿了,這絕對是這場恐怖片以來,廖哥和死神距離最近的一次。
 
  廖哥抓著電線桿像是體操選手般繞了一圈後,他整個人便藉著這股力道再度往巨大狼人撞去,那巨大狼人才剛站起,又被廖哥這記人肉砲彈撞翻在地上,兩人又是一陣翻滾扭打,廖哥身上的傷口愈來愈多,但他卻沒有停手的意思,眼睛裡更是流轉著一絲狂暴的神色。
 
  「嗷!」那巨大狼人忽然大吼一聲,他忽然一把撲在了廖哥身上,當一對銳利的爪子貫穿了廖哥的背部時,巨大狼人也張嘴就往廖哥的脖子咬去,看那閃著寒光的森然白齒,這一下要是被咬中了,別說是脖子會斷了,說不定連整顆頭都會被咬下來的。
 
  「唔!」廖哥嚇得連忙舉起手臂打算去擋,然而那巨大狼人的速度卻比他還要快上一籌,當廖哥的手臂剛舉起時,巨大狼人已經猛地咬上了他的肩膀,尖銳的牙齒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廖哥的肩膀。
 
  「啊!」一股劇烈的疼痛彷彿炸彈般瞬間從廖哥的肩膀處引爆,那股劇痛實在是太過強烈,讓廖哥頓時就發出了一陣慘嚎來,而且隨著巨大狼人的牙齒愈陷愈深,廖哥彷彿還能聽見身體裡的骨頭傳來一陣非常不妙的崩裂聲,那股死亡來臨的預感也強烈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他絲毫不懷疑自己就會在下一秒死去,死在這巨大狼人的嘴裡。
 
  「幹得好!霸王,就是這樣繼續壓制住他,我已經瞄準好了!」張恆大叫著,手裡的弓在一次搭上箭,箭頭不用說當然是指著廖哥的腦袋。
 
  「嗷!別來多管閒事,這傢伙我會親自解決掉的!你趕快去支援王俠他們,那些傢伙已經帶著里昂衝進大樓裡了,絕對不能讓他們到達頂樓!」巨大狼人低吼著,隨著他的吼聲,幾絲的血跡也從巨大狼人口中緩緩淌下,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槍火他們…已經進去了嗎?」廖哥意識模糊的說道,看著張恆愈跑愈遠的背影,這個青年忽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還沒完成似的,一手掙扎著抓向巨大狼人的腦袋。
 
  「嗷嗷!就算他們通過了這裡又怎麼樣?我得承認你們真的很有一套,但已經結束了,王俠已經在大樓裡設下了埋伏,在頂樓更有我們的隊長在坐鎮,就算他們到達了那裡結果也是一樣的!你們只是拖慢了自己的死期罷了!」巨大狼人獰笑著吼道,咬住廖哥的牙齒又是往下一鑽,那銳利的尖牙幾乎就要穿過廖哥的肋骨,撕碎柔軟的肺部。
 
  「你…!」廖哥張大了眼睛死死瞪著巨大狼人,即使那尖銳的獠牙幾乎就要撕碎他的身體,但這個青年仍然一點一滴的將手抓向了巨大狼人的頭顱。
 
  「結束了,要怪就怪你們的天真與無知吧,這個世界可沒有簡單到光憑你們幾個毛頭小子就能撐過去的,去死吧!」巨大狼人大吼道,準備一舉咬碎廖哥的身體。
 
  「啊!!」與此同時,廖哥也是猛地發出了一陣大吼,那舉在半空中的手一發狠就抓向了巨大狼人的眼窩。
 
  如果是平常的一擊,巨大狼人根本不會放在眼裡,可廖哥抓向巨大狼人的手掌,卻是有著比白熱化的鋼鐵還要高的溫度啊。
 
  只聽見一陣燒灼的嘶嘶聲,那巨大狼人的眼窩頓時焦黑了一片,劇烈的疼痛不只讓這頭狼人發出一陣哀嚎聲,原本緊咬著廖哥的嘴巴也隱隱鬆了開來。
 
  趁著這千載難逢的空隙,廖哥猛地深手卡住了巨大狼人的大嘴,他雙手用力一撐,一股莫名的巨力頓時從他手上傳來,居然在一陣血肉撕扯聲中,硬是將身體從巨大狼人的嘴裡抽了出來,但即使如此,他的肩膀也被那銳利的牙齒扯下了一大片肉來,血肉一陣模糊。
 
  「不可能!這個傢伙明明應該快死了才對,怎麼可能還有這種力氣?」巨大狼人摀著被燒瞎的眼睛說道,看著廖哥伸手轉了轉脖子,發出一陣危險的喀喀聲。
 
  「天真?很抱歉,那種東西早就已經不在我身上了,不管是來到這個世界前,或是還在現實世界的時候也一樣,在這世上,我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廖哥沉聲說道,兩隻拳頭一陣緊握。
 
  「不過我好奇的是,天真的到底是我們?還是你呢?」
 
  「嗷!死到臨頭還在嘴硬!媽的,看我還不撕爛你這傢伙的嘴吧!」巨大狼人怒吼著,接著他縱身一撲瞬間來到了廖哥頭頂,一對染血的巨爪眼看著就要抓向廖哥的腦袋。
 
  「!」然而廖哥的腦袋卻沒有如巨大狼人預期般的被掀下,只見廖哥眼中凶光一閃,下一刻他居然握緊了拳頭就狠狠往巨大狼人臉上打去,區區的一拳,就將近百公斤重的巨大狼人轟得摔飛了出去,巨大狼人的半張臉甚至還給打得凹陷了下去。
 
  「從我活過第一場恐怖片後開始,我每天都在嚴格的訓練著,為得就是不再被迫狼狽的苟且偷生,不再像是個弱者般整天擔心何時會喪命。」廖哥低吼著緩步朝巨大狼人走去,隨著他每踏一步,這個青年身上也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氣燄,那股氣燄甚至光用肉眼就能看見,隱約中還帶著一縷淡淡的金黃色。
 
  「這股氣勢?不…不會吧!」巨大狼人瞪大了眼睛,看著廖哥緩緩走來,這個青年腳下一蹬,他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了巨大狼人眼前,同時,巨大狼人也慘嚎了一聲再度摔飛了出去,他的胸口上還印著個冒煙的角印。
 
  「不!不可能!賽亞人的血統怎麼可能這麼強?」巨大狼人雙手一撐地,硬是在水泥路面上刮出一條長長的爪痕後這才停了下來,然而當他抬起頭看去時,廖哥的身影卻再度消失了,當巨大狼人搖搖晃晃站起身後,忽然一陣勁風從巨大狼人的頭頂掃來,廖哥居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了上來,將剛要爬起的巨大狼人硬是一拳轟得趴了下去。
 
  廖哥這一拳的力道極大,不只轟得巨大狼人趴倒在地,甚至將巨大狼人的腦袋又是打得凹陷了一角,看那模樣,估計就連頭骨也碎了。
 
  「你…!」巨大狼人掙扎著正要爬起來時,忽然一陣巨力從他後背傳來,原來是廖哥趁機撲到了他的背後,同時伸出兩隻手緊緊抓住了巨大狼人的腦袋。
 
  「你知道嗎?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反而比現實世界更好!在這裡我不用受到道德的束縛,不用管什麼低能法律,只要我夠強大!那麼我就是法律!任何人都得聽我的!只要能夠變得更強,只要為了變得更強...那麼即使毀掉這個世界,我也再所不惜!」廖哥大吼著,握著巨大狼人腦袋的雙手猛力一扳,只聽見一陣喀然脆響,這頭巨大狼人的腦袋頓時被反轉了一百八十度,那不斷在掙扎的身體也終於是不再動彈。
 
  「呼…呼,可惡!肋骨又不知道斷了幾根,不過終於啊,我似乎找到一點訣竅了。」廖哥瞪著巨大狼人軟倒的屍體,隨著那頭狼人的屍體倒下,廖哥雙眼裡的茫然也逐漸退去,連帶的,那纏繞在他身上的幾縷金色氣燄也像是被吹熄的燭火一般飄散在了夜空中。
 
  「咳咳…該死,好像傷到肺了,總覺得吸進去的空氣一直不停再漏啊!媽的,項羽!你動作再不快點的話,老子就要死了…」廖哥瞪著頭頂的天空喃喃自語道,正當這個青年就想這麼閉上雙眼時,忽然一陣微弱的震動從地上傳來,讓廖哥猛地瞪大了眼睛。
 
  喂喂,沒搞錯吧?有沒有這麼倒楣啊?廖哥瞪大了眼睛,看著從一旁的街角陰影處緩緩步出的巨大身影,廖哥的下巴頓時掉了下來。
 
  那近三米的身高,破損的拘束衣和光禿禿沒有半根頭髮的腦袋,眼前的這個傢伙,不就是被他們狠狠打敗過兩次的暴君嗎?
 
  「這傢伙居然有辦法追到這裡來,媽的,這生命力也未免太變態了吧?」廖哥掙扎著爬起來,然而此刻的他別說是身負重傷了,現在他根本是一腳踏入了鬼門關裡,就算暴君不出手,普通的殭屍也能夠威脅到廖哥的生命了。
 
  那暴君四下張望了一會兒,接著他忽然看向了廖哥,下一刻就像是鎖定了目標的精靈導彈一般,筆直朝廖哥直奔而來。
 
  「噢,該死…」廖哥只來得及碎念了一聲,那暴君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接著掄起一顆比砂鍋還大的拳頭就往廖哥的眼前打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30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ㄏㄏ
更了好欸:D

01-29 23:07

Luis
[e24]01-29 23:27
小黃瓜小馬EX
kill or be killed

01-29 23:21

Luis
廖哥:You idiot[e28]01-29 23:28
嘎逼
這個便當
收下吧!

01-29 23:22

Luis
吃吃看吧 很好吃喔01-29 23:28
千月の辰
廖哥:老頭,有沒有看過砂鍋大的拳頭???

01-29 23:45

Luis
行了行了 夠大了夠大了[e26]01-30 00:08
一心楓
抓錯字~ 「狼人變異血統,能夠大幅度提高人體的抗即能力... *抗擊能力

01-29 23:57

Luis
謝提醒01-30 00:08
slenderman
霸王也上路了,下一個是誰呢?

01-30 00:03

Luis
看看哪邊還在打囉01-30 00:10
just green
廖哥是導演 專發便當

01-30 01:00

Luis
自己餓了可以順便來一份(誤01-30 01:02
蒼雷
暴君來發便當了~

01-30 01:30

Luis
暴君:聽說這裡有人叫便當?01-30 01:38
潮到出水的潮沼魚
暴君開便當店了!?

01-30 08:03

Luis
現在促銷買一送一01-30 13:49
乂狂嵐乂
暴君“發現我的菜了(害羞)”

01-30 16:38

Luis
拖去...嗯(廖哥:[e28]01-30 16:41
伊藤
發現錯字,你(敢)給我安分一點

01-30 19:30

Luis
修改了  謝提醒01-31 00:59
聖光月想
餓了嗎?吃我的砂鍋啦

01-30 23:50

Luis
[e28]01-30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 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