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魯也要魯的有尊嚴,所以乾脆向自家角色求婚吧!?(下)

作者:關燁│2017-01-28 17:56:32│贊助:32│人氣:1443



  啊啊、還有不少人等待著我去求婚呢。到底這些角色怎麼會比想像中的還要難搞啊?是在哪個環節出現差錯但是我卻沒注意到的嗎?我先看看下一個傢伙是誰再來決定怎麼應對吧。
  嗯~嗯~

  不想用電風扇了,隨便亂抽結果前三個都給我演變成那種亂七八糟的情況,真是胡亂搞一通!(不要把氣出在電風扇身上)

  直接閉眼抽吧。這樣不管選到誰我都不會有意見的。

  好啦!那我來抽個。

  這、這個人……該不會是……?只看到資料單中附上的大頭貼一角,我腦中便立刻浮現出「某張臉」。假如是那傢伙……哼哼,這下子總算可以讓我一吐怨氣了吧!
  看我怎麼報仇!

  你就成為眾人的代罪羔羊吧!



【Round 4】-



   被求婚者相關資料:
性別:男
種族:魔化人
外表/心智年齡:19/?
一句話闡述其個性:害怕女生的聰明鬼怪人
喜歡:閱讀、發呆、吃
討厭:麻煩又聒噪的人、高的地方、女性(不算討厭,應該說排斥害怕)
心儀類型:?
戀愛經驗:無
攻略難易度:★★★★★★★★★★★★★★★★★★★★★★★(已爆表,應該說他不適用該項指標)
對於戀愛態度:可以不要談這個嗎……(一臉苦惱又尷尬)



  因為這次求婚對象會怕女性,因此我將外表稍微易容了一下,把長髮施點小伎倆轉為短髮但還不至於到平頭的程度,介於男生與女生都會蓄的長度。臉的話因為我的五官本來就偏向中性,只要隨便唬弄一下相信范諾不會懷疑的。

  出現在我眼前的范諾這時手裡還拿著一本不知道是哪國文字的書。我將他召喚於此,這次的秘密武器則是這滿桌美食,就不信擄獲不了他的人!

  「范諾‧羅許帕克你好,歡迎來到我的地盤。我是你所處的世界之神。」

  他滿頭霧水地看著我,鐵灰色眼眸內充滿著困惑。「神?我該怎麼相信你說的?」代表著他的那雙虎牙一閉一張地顯露出來,看來還真是可愛。

  忽然地有感而發。唉──再怎麼說他還是我很重要的小孩啊,即使個性是那麼孤僻難搞還是很難狠下心來討厭他。

  「你不用相信。因為那事實。」從椅子上起身,我轉了一圈飄飄裙襬看起來應該讓我更有氣質吧?「不過,能將你召喚於此應該就足以證明我的身份了吧?」

  「我還以為是這本書上的魔法陣將我傳送到其他地方的。」
  「當然不是。」穿著長袍的手抬起,勾出了一道光芒的弧線,這也是我身為神的證明。「先吃吧。這些是我專為你準備的,放涼了就不好入口了。」

  放眼所及,我與范諾之間的菜餚份量是我們兩個一時片刻也吃不完的。而我又是個神,是不死之軀,自然也不需要靠這些東西來維繫生命的延續。

  「這些是要給我吃的?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唉唉,怎麼我創造的每個角色說出口的話都這麼尖銳啊?好歹我也是讓你們誕生於世上的最大功臣欸。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說話就不能有禮貌點嗎?

  「哼!不吃拉倒。但是我可是神,只要我想,你也得給我硬著頭皮吃光!」

  等等……這對話的語氣怎麼好像往不對的方向偏去了?

  不過幸好最後范諾似乎是真的相信我了。他拿起擺放在一旁的刀叉,開始挑選想吃的下手。
  將第一口奶油帝王蟹塞進口中,從他的表情我就知道這次肯定會是我大獲全勝。

  「還真不錯。這味道挺好的啊!你說你是神,但廚藝卻出乎意料的好呢。」

  我該跟他吐槽這些是用法力變出來的嗎?

  「嗯嗯嗯……這個用檸檬佐料的滋味也挺爽口的。」

  看吧!雖然說范諾常被說不好相處,但這傢伙啊,只要用最簡單的方式和他相處,很容易就能敞開他心房的。而這應該也能算是他少數的萌點之一喔。

  「不過我找你來當然不是要請你白吃白喝的。」
  「鋪(不)藍(然)?」

  這傢伙……都已經沒有異性緣了還這麼不在意形象……
  如果不是我要跟他求婚,我看啊,他這輩子應該都不會再有這種難得的經驗了。

  「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對於結婚這件事怎麼看?」
  「怎摸(麼)看喔……」

  吃完再回答我啦你!

  像是有聽到我心中的吐槽,他將口中的食物完整吞下後才開口:「就是被契約約束著的一段關係,但跟一般的約定不同的是,那是基於對對方有『愛』這種情感,想要在自己能力所及內盡可能的保護他,與他共度將來的人生。」

  津津有味地點頭。不得不承認,范諾果然是個有內涵的讀書人。「還滿精闢的解析啊。你從書上得來的?」
  「嗯哼。」說著,他又埋頭繼續吃著。

  「那你自己呢?你想要結婚嗎?」

  「咳咳咳咳咳咳!!!!」

  嚇死我,我只是問問而已,想不到他反應大成那樣。就差那麼一點,他就要把整支叉子吞下去,到底是有多餓啊?還是我問到關鍵點這讓他這麼無法承受嗎?

  「還、還行吧?」在中之面前死掉的角色,我看范諾可能將會是第一人喔。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會結婚。」他撇開頭,嘴角沾上的醬汁還真是明顯。

  但我對他的駁斥更是感到興趣。「喔?怎麼說?」我大概知道理由,但是就是想聽到他親口說出,這樣會很壞心嗎?

  范諾總算注意到臉上的醬汁,拿了紙巾擦了又擦。並說:「如果你是神應該會知道理由的吧?那幹嘛還問我?」

  嘖!一點也不可愛的孩子。

  「我怕我說出來會給你難堪,給你面子自己坦承罩門這樣還不好?」
  「貴為神,你說話還真是得理不饒人。果然神話都將你們塑造的太過和善了。即便為神,還是滿肚子人類的壞水啊。」

  聳著肩,對於范諾的批評我不予否認。「別將話題帶開,還是趕緊自己說出口吧。」

  拿了一塊鮪魚壽司塞進口中,咀嚼了好一陣子他才說:「雖然家人都說是因為生長背景才讓我變成這樣的,但我卻認為事情沒有那麼檢但,可能天性上本來就對女生沒轍吧?總之我是個看到異性就會渾身發抖到連自己都嫌窩囊的人。所以啊,我是不可能結婚的。怕都怕死了,事又該怎麼對女孩子心動?」

  如果你知道那個害你害怕女性到這種地步的罪魁禍首就在眼前,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呢哈哈哈……

  「難道女生真有你想的那麼可怕嗎?」
  他頷首,而且是帶著極為真誠的眼神看著我。「可怕的要死。」

  「完全不能接受?」我繼續試探性追問。

  「完全不能。」他也很果斷的回應。

  「那……」雖然我沒那意思,但如果當時對他設下的設定會導致他最後被掰歪的話……我也是能接受的。
  「那你對男生呢?會喜歡男生嗎?」

  我完全採取開放式態度。只要有愛,不論性別甚至是跨種族都可以接受!

  「我?喜歡男生?」范諾似乎沒想到我會反問他這問題,一臉就是「你在開玩笑嗎」的表情。「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
  「怎麼不?你看。你對女生是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男生你卻能自然相處,那不就代表對你來說,男生可以帶給你的安全感更勝於女生嗎?愛情這種事除了要找個愛自己的人,最重要的還是你對對方的感情濃烈程度。」我走向了他,牽起范諾的手,準備開始進入正題。「所以你其實潛意識知道的。」

  「知道什麼?」
  「知道你愛的是男生。你愛的是與你同性別的人。對吧,范諾‧羅許帕克。」其實我不知道,我只是亂講想要開發出他什麼不為人知的設定而已。

  「……」他陷入了思考,那個表情他很常擺出。

  而我從他的反應就知道我的三寸不爛之舌已經打動了他的心。范諾啊范諾,你果然是看似最難攻略,但其實最好被煽動的角色。

  「所以啊、來,跟著我說:『我,范諾‧羅許帕克,願意接受神大人的求婚』。」字字句句都像是魔咒,我知道人在動搖的時候最好被勾引了。

  「我、我……范……」
  「沒錯。繼續……」
  像他這樣迷茫的表情我還是頭一次見到,沒能好好拍下來真是太可惜了。

  「我──」

  驀然,他抽開手。一切的轉變是那麼快速,迅速到我來不及反應。

  「抱歉啊不管是神還是魔都好,你這個詐騙集團。」

  「蛤?」

  他在說我?

  「別裝蒜啦。你肯定是不知道從哪嗅到我體內那白癡魔族的氣味想要滅了我獲取他力量壯大自己對吧?哼!搞那麼多花樣,還想跟我來個促膝長談,你也未免太費工。」

  「我、我我我我才沒那麼想!」

  誰要奈武那討厭鬼的力量啦!好歹我是創造你們的人欸!給我搞清楚狀況啊喂!

  「沒那麼想?喔?」

  該死的聰明鬼,這時候偏偏那麼敏感做什麼?

  「我是真心誠意向你求婚的,你可不可以認真一點啊?」

  「你是頭殼去撞到嗎?我們素不相識,幹嘛向我求婚?」

  「你是沒聽過一見鍾情喔?」

  ●的有夠囉嗦欸!

  「所以在你召喚我之前我們見過面?」

  對啦對啦!我從你誕生那刻起就見過了!就連你那張永遠一副「甘我屁事」的臉也是我設計出來的!媽啊──!好想拿榔頭還是什麼的把他打昏直接霸王硬上弓啊!

  「見過……我都跟你說我是神了……」我覺得我已經心力交瘁,無法再跟後面的角色繼續鬧下去了。

  「在哪裡?如果是神,怎麼不在奈武入侵我體內的時候出來幫我?」

  嘿!你現在是在跟我興師問罪嗎?如果不這樣發展下去你根本誕生的意義就沒了啦白癡!那就是我最初設定你的劇情啊!

  「我有我的苦衷……但是你之後的命運會倒吃甘蔗的……這樣行嗎?」我現在的情況是在劇透角色自己未來的發展給他知道的意思嗎?

  「倒吃甘蔗?你可以保證?」

  「我已經說到不想再說了,我是神……而且那不是重點!我是認真要向你求婚的!快點答應我!都已經有那麼多證據可以顯示我就是神了,你還有什麼意見好說的?你如果不接受我的提議,告訴你,你以後將會孤老一生到死,你想要你爸媽沒有孫子可以抱嗎?別想指望你大哥,他身為軍人還不見得可以在上戰場前就討到老婆呢!而你弟弟金姆?他是那麼懦弱,我倒還想知道有哪個女人會看上這種處處玻璃心的小鬼頭呢。」其實我只對三兄弟中的大哥有信心而已。光是那張迷倒眾女性的臉蛋,即便之後可能短命死在戰場上,但應該還是有機會在那之前娶到老婆的。
  ──只不過要委屈那位女孩之後過著寡婦的日子了。

  「我可以不要跟你嗎?」

  「為何?」習慣拒絕還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我居然已經開始覺得無感了。

  「……我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男的啦。但就算要結婚,我覺得跟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在一起,這怎麼看都覺得不合理啊。毫無邏輯。」
  「你只是在擔心這件事嗎?」這還算是正常人的思維,我可以理解。「其實我也覺得這麼唐突就跟你求婚不是件理性的事。感情這種事可以慢慢培養,但至少讓我從你口中聽到答應吧?應該說,你討厭我嗎?」

  范諾歪著頭看起來有些猶豫。「不討厭也不喜歡吧?沒什麼感覺。但至少比奈武還不討厭。」
  你這臭小鬼……居然拿你最討厭的人跟我比?

  「而且還請我吃這一桌好吃的,這點我都還沒跟你道謝。謝啦!」
  「喔……那沒什麼。」我若壞心點,就把這桌吃的全變成血淋淋的動物五臟你也不能怎樣啊哼。

  看樣子是無望了。這果然還是算失敗吧?

  「你雖然怪怪的,但感覺很替我擔心將來的事,與其說是神,我覺得還比較滿像爸媽的角色。」

  所以我現在是被發爸媽卡的意思嗎?

  「你啊,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他一抓到空檔就又繼續吃,那個胃是無底洞嗎?「嗯?」

  看著最重要的角色,同時也是我深愛的孩子,我想,如果他一輩子都找不到愛他的另一伴……或許有我守護在他身邊就夠啦。

  「算啦,就這樣吧。」


【系統提示:求婚失敗。】





  我看看接下來的挑戰者(?)是誰……翻著單子,印入眼簾的名字讓我覺得即便沒能求婚成功也沒關係。不是因為我覺得無所謂,而是這個孩子他實在太完美太美好了。如果說格內斯特是天使,那他就是比天使還要再高一階的地位,但又不及於神的存在。
  但該來的還是得來。就坦然面對這一切吧。



【Round 5】-



   被求婚者相關資料:
性別:男

種族:人類(總算有個真正的「人」了)
外表/心智年齡:25/相符
一句話闡述其個性:具有紳士風度的高顏值好大哥好騎士好男人
喜歡:動物、司康餅
討厭:不理性的爭吵、雨天引起的舊傷疼痛
心儀類型:溫柔懂得孝順,喜歡動物的女生
戀愛經驗:小時候有談過一場戀愛,之後都是被倒追
攻略難易度:★★★☆☆
對於戀愛態度:並非必要,但也不能全無。



  被光芒包覆著的人在周圍的光逐漸化做粉末消散後,才緩緩睜開眼。「這裡是?」桑柏‧羅許帕克單膝跪地,一臉茫然地環視四周。

  我還沒開口,他就先注意到了我。

  「你好,請問這裡是哪?我好像迷路了。」

  「迷路?不,你並沒有迷路。是我將你召喚於此地,我是這世界的神。」這句話我不知道已經說了幾次,但沒有一次是真正達到我想要的美好結局。明明就已經是這個世界的神了,可是劇情卻不能照我的意願走,這樣到底算什麼啊?

  「神?」語畢,他像是領悟到什麼而低下頭。「真是失禮,請原諒我的無知。」

  喔?

  喔喔?

  喔喔喔?

  我終於被當作真正的「神」看待了嗎?

  「咳咳!抬起頭吧!我原諒你的無知。」

  當他抬頭看我的那一秒,真的不誇張!心臟差點停止。

  「謝謝您的寬宏大量。」

  哎呀──不只高顏值,態度還非常有禮,這樣的好男人光是活著就是美好的存在啊。

  「嗯。那麼我就要來宣佈你被召喚於此的目的了。」

  總覺得一切出乎意料順利。沒有什麼額外道具,也沒有精心設計過的對白。原本是因為我已經開始覺得麻煩,對後面的角色求婚也提不起興致,但想不到這樣的結果反而有助於我求婚成功?
  如果是這樣那是再最好也不過的了!

  「請說。」

  或許有些得寸進尺了些,我趁機伸出手,撫過他下巴。對了、我現在還是面對范諾時的那副男兒身欸。
  彈指一響,鵝黃色的光包覆我全身,下一秒,我以原本的姿態展現在他眼前。



(請擅自忽略背景謝謝)



  「嗨、嫁給我吧。」說完,我還不忘搭配自認最具魅力的燦笑。

  「啊?」

  「嫁給我!不准拒絕!不能拒絕!我不會讓你拒絕!」從哪時候開始我變得如此幼稚了啊?唉唉……都是那群臭傢伙逼我的。

  被我逼到角落(因為這樣我才知道原來這邊有牆),桑柏很小心翼翼地盡量避免去碰到我。我有毒嗎?這種反應對淑女來說非常失禮欸。

  「神小姐。就算妳那麼說,但很抱歉我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

  他別過臉,我只能看見他完全被瀏海擋住的側臉輪廓。

  難道……難道這世上還有神無法如願的事嗎?這其中肯定是哪裡有Bug才會把我逼到這種地步啊!

  「首先,神小姐,妳是女孩子,應該要懂得保護自己。我們認識的時間雖然妳認識我比我認識妳還長,但是我不敢保證自己是否有哪些地方是會困擾到妳的。在還沒釐清楚之前,我實在沒有資格和妳在一起。」

  這、這……

  我多麼想回絕他沒關係,可是他又接著說:「此外,妳舉止間透漏的自信與魅力是我望塵莫及的。我認為這世上肯定有比我還要更能匹配妳的男性。神小姐,很抱歉。我還不夠好。如果和我成為夫妻,只會委屈了妳。每個女孩都是父母最珍貴的心頭肉,妳沒有必要委身自己。這樣不僅傷害了妳,也連帶傷害了妳的家人哪。」

  我想我家人知道我居然無聊到來跟你們這群角色求婚,他們才真的被傷害到吧……

  「我覺得你想太多了。我有足夠的信心相信你就是那個最適合、也最有資格站在我身邊的男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請不要懷疑神的推論。」
  「但是──」

  「夠了。你對我的決定坦白講就是不相信是吧?」天啊,如果我再繼續聽他苦口婆心下去耳朵就快要長繭了啦。「說了那麼多,總歸一句就是你不願意接受我的求婚不是嗎?」

  很好,我這次要出狠招了。

  「不能說不願意接受,應該說……我覺得現在的我所做的決定不能為妳往後的幸福負責。」

  「呵?我知道你心裡真正的想法是什麼,桑柏‧羅許帕克。」這次我要拿出真本事了。把人逼急了就會狗急跳牆。你若要怪,就怪之前那五個笨蛋是怎樣逼我的。你現在只是成了他們的代罪者,還真是倒楣。「你根本就不屑你眼前這個陌生女子的一言一行。直覺性的你就看準了我所說的一切都是一派胡言,為了自保,只好講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好來安撫我的情緒,以便轉移注意力,試圖別讓我心情繼續低落下去導致更多可能是你無法掌控的結果,對吧?」

  「神小姐,妳誤會太大了。」
  「是嗎?應該說『我完全說中了』,所以你才得這樣回應我的推理吧?」

  感覺現在的氣氛完全沒有求婚該有的浪漫啊!這根本就是警匪片中最常出現的心理戰吧?

  他一手看似真切地拍著胸脯,字字句句彷彿投入了真感情,稍有不慎可能我就要再次落入這群角色們的話術中了。
  我認為現在已經不是在考驗我神一般的自尊,而是能否在這感情世界中的修羅場大吐一口怨氣而已。

  「我再問一次,希望聰明的你會知道應該說出什麼我真正想聽的答案,桑柏‧羅許帕克。」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這樣根本就是在逼婚啊。還真是要不得的行為。「嫁給我吧,好嗎?」

  「我……」垂落的柳眉還有帶著一絲彷彿是悲傷地目睹了什麼哀傷畫面的眼神看著我,這不禁讓我心裡燃起一絲愧疚。
  可以的話我也希望你就答應我就好啦。我只是希望從你們口中聽到你們對我的愛有多深而已。可是每每得到的結果卻事與願違。這傷害到的已經不是面子問題了,而是你們到底懂不懂你們被創造出來的「意義」,以及我寄予你們身上的「期許」是什麼?
  我想啊,真正讓我難過的才是這個原因。你們都是我身為「中之」待在這個企劃中的動力啊。我知道自己能力不夠,無法在有限的資源中將每一個角色的故事交代清楚。這些事情拖延了很久這我都清楚。可是實際上在得到你們每個人對我的提議都是以一種「這個人是在開玩笑嗎」的態度回應,說實在的,那感覺是極度讓人不好受的啊……

  但是呢……

  就像是你,桑柏,你肯定也不知道的。

  不過啊,我好像也不該那麼任性地希望你們大家知道呢。

  「抱歉啊,難為你了。」

  「神小姐……」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不通人情啦。可能就當神當太久了,覺得想要的目的沒有達成心裡有點不爽而已。如果你真的不願意答應我的求婚的話,那就算了吧。就當我沒說。」

  而求婚背後更深層的用意呢?
  算了吧。讓你們知道也不一定會是好的。

  脫口而出的當下我並沒有想太多。

  可是呢,在看到桑柏回應我的那張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時,有那麼一瞬間我多希望不是因為我給他台階下,而是其他回應才對我顯露這模樣的話,我肯定會覺得自己是當下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吧?


【系統提示:求婚失敗。】





  頭痛啊……
  誰快拿普●疼來給我。

  「最後了最後了,只要再撐一下就可以海闊天空。」我還真是悲哀才會淪落到要這樣自我安慰……

  我身心疲憊到覺得今年的運動量跟生氣額度全都在這次求婚計劃中被徹底用光了。用的一乾二淨,一點殘渣都不剩。
  只好趕緊早早結束去看個J●J●來彌補一下身心。

  幸好手頭上的資料已經剩下最後一張了。

  等等!最後一張?

  所以代表這是最後一回合了吧?

  太好啦太好啦!總算可以解脫啦!

  那就讓我先來看看對方的基本資料吧……



【Round 6】-



   被求婚者相關資料:
性別:雙性
種族:海底人
外表/心智年齡:20-24/230(這、這這這!這資歷比我還久欸)
一句話闡述其個性:隨興大方講話直接的粗線條(我有不祥的預感……)
喜歡:果汁、國小老師瑪琳娜、攝影
討厭:吐花病、帶有嚼勁的食物
心儀類型:瑪琳娜!(是哪種啦!)
戀愛經驗:一次!就是瑪琳娜!(不要給我當老師控啊喂!)
攻略難易度:★★★★★
對於戀愛態度:我可能還不夠瞭解這東西是什麼,但我願意嘗試看看~


 
  「喀擦喀擦!」

  接連好幾聲快門聲讓我想忽略也難。好不容易平復心情,我現在只想快點把求婚要求丟出,不管哥舒想不想答應我都無所謂啦!
  而且資料上不是說她喜歡她的國小老師喜歡到要死嗎?這樣根本沒有我介入的餘地啊!

  擺明知道對方有心儀對象了還去提求婚,這種介入別人感情的渣事還真不想幹……

  「妳拍夠了嗎?」

  「喀擦!」這次更過份了,她直接以閃光燈回應我。

  「妳長的真特別,抱歉抱歉,忍不住就拍了幾張。我覺得還不錯啊,妳要不要看一下嗎?」哥舒的腔調很重,那是屬於他們海底人正常會有的特徵。

  「喔喔?真的嗎?那我來看看……啊!不對啦!我不是要跟妳討論照片的事!」好險好險,差一點就被帶開話題了。「不過……還真的不錯,等等給妳我的信箱,傳原檔過來給我。」

  怎樣啦!神是不能換自己的大頭貼嗎?而且難得有機會被專業的攝影器材紀錄身影,當然要趁機拿回漂漂亮亮成果啊。

  「藍凹~」那是他們海底人「是的」的意思。

  趁著她繼續玩那台相機時,我也不管她的喜惡啊、喜歡的對象、戀愛經驗那些的,索性就直接切入要點。「哥舒‧祖克霍夫,我是妳所屬的世界的神。今日將妳召喚於此,是為了向妳提出求婚。嫁給我吧,哥舒。」反正想也知道結果是怎樣,我也就不抱任何期待。

  「我嗎?」那對猶如兩顆多汁葡萄的眼睛瞪得老大,會不會我這樣一說她就以為地表人都是這麼濫情不謹慎的?啊啊,還真有點後悔剛才應該要再莊重一點的。

  不過姑且不論她願不願意答應我。我對她本身是「雙性」的設定會怎麼選擇伴侶還滿好奇的。一個生命同時具備兩種性別……會將這個分類法直接忽視憑著感覺走嗎?還是會依據什麼規定去逼迫自己只能喜歡哪種性別?不管是哪一種又或者是我沒想到的,我都感到極度好奇呢。

  這可能是唯一能支撐我繼續求婚下去的動力了吧?還真是哀傷。

  「對。是妳。」

  「跟我求婚……是指『交配』嗎?」
  「呃……如果我們之後忽然感覺來了才有可能發生這段過程……」我怎麼有種在教育兒女的既視感?

  哥舒外表給人一種古靈精怪的氣質。特別是那貓嘴,小小的,並會隨著情緒轉變而若隱若現。這正屬於她的個人特徵,就像范諾有張很欠揍的臉、奈武則是看了礙眼的稻草頭、以恩像是貓一般的寶石雙眼、格內斯特(莫名抖了一下)的黑肉、桑柏充滿魅惑之力的右眼……
  糟糕,怎麼好像是因為要結束這一切了,忽然這群討厭鬼的臉全一一浮現出來。

  不行不行,我得要振作。

  「所以是怎樣騷女?」

  噗!好拙啊!怎麼會大舌頭把「少」女念成「騷」女啊?好害羞!──真是有夠丟臉的!

  「哈哈哈哈──母ㄍㄟ!妳在幹嘛啊?」不用懷疑,那句母語就是在罵我蠢的意思。

  看吧,我果然被笑了……

  算了,反正我早已失去玻璃心這種東西(特別是被自戀一哥奈武嗆我是醜女之後),要笑就笑吧!難得神能被這樣嘲笑,妳就多笑點,把握機會啊~

  等待她終於笑完後不知道過了幾分鐘,彷彿那段時光度日如年,我整個神都不知道彌留去哪了。
  「所以妳跟我求婚是因為妳喜歡我嗎?」

  這問題還滿重要的。想不到我設定頭腦最聰明范諾沒問到,反而是一個普通的文學系雙性孩子問的。嗯嗯~有意思~

  「喜歡啊。」論各方面來說。

  每個創造主都是這樣的吧?誰會討厭自己嘔心瀝血設定出的角色?如果討厭,那豈不就是間接證明自我厭惡這件事了嗎?
  別看我上面嗆那群孩子嗆的那麼勤奮,但其實我對他們每一個人的愛份量可說是多到滿滿滿溢出來,一點也不浮誇。

  ──即便是奈武也是。

  「唔?真的喔?」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小哥舒臉紅啦!

  想不到她的反應是眾人中最單純最可愛的!就連目前孩子中最像女孩的以恩都沒那麼可愛。這小孩……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讓人出乎意料呢!
  或、或許這是個好兆頭喔!

  我求婚成功的好兆頭。

  「對啊。真心不騙。」我猜她可能接著要問原因,所以我很貼心的自己先回答了:「妳給人一種說也說不上的氣質。而且我喜歡妳這麼專情在瑪琳娜身上的那種態度表現,同樣地妳把這種表現放在其他事上也是如此。妳是個海底人,明明海底以外的世界對你們存活是如此不友善,但妳為了夢想,毅然決然地克服一切阻礙只為了更接近實現一步。光是這樣的勇氣就足以綻放妳生命的美,也是妳深深吸引我的原因。」是的,這並非事先想好的台詞,而是當下我發自內心對哥舒這孩子真心誠意的告白。也是我希望其他人能更看見她的好、她的美的精要介紹。

  「謝、謝謝妳……」我記得海底人也有自己說謝謝的用語的,不過這次她卻用拙劣的發音向我表達謝意,感覺更是可愛了些。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我們之間的氣氛似乎比之前那幾個孩子還要好太多了。既溫馨又讓人倍感幸福。

  「對了,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希望能藉由這次機會更認識她。「瑪琳娜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能讓妳對她如此死心踏地啊?」

  「妳怎麼知道她的?」
  「我是神啊孩子,萬事皆無所不知呢。」唯一不懂的就你們那顆腦袋瓜裡到底在想什麼而已。

  「瑪琳娜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就像地表人都會有爸媽的感覺。」

  也是。海底人孕育胎兒的媒介是透過土,因此不像其他種族會歷經一段生長在母親肚子內的過程。沒有爸媽的概念也是可想而知。

  「她教育了我很多知識,告訴我很多世間道理。她始終相信著地表人不如海底人所想的那麼壞。」
  「因為這樣妳才會這麼喜歡又尊敬她嗎?」
  「差不多是因為這樣吧。再說,光憑這點我覺得就已經很足夠了。」

  「那麼妳認為這會是『愛情』嗎?」我不太確定海底人對戀愛有沒有概念,如果沒有與同種繁殖的必要了,那還會對別人產生這種情愫嗎?「簡單定義的話,就是想要好好保護對方,希望可以看見對方開心的模樣。並且帶點有些瘋狂因子想要佔據對方。」

  哥舒最初對我的解釋愛情的說法好像有那麼點陌生。可見她本身對這種感情從來沒意識過吧。也許她曾經過這種經驗,但在這之前她不知道可以用愛情來形容。

  思索了良久,我也並未打斷她。

  「應該不是吧。我想我對瑪琳娜老師的心意是另一種與『愛情』相似的東西,但我並不想佔據她。瑪琳娜老師受到眾人喜愛,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擁有她那就太自私了。」

  是家人吧。那就是家人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答應妳吧!」
  「等等!妳是說求婚的事嗎?」也太過突然,我尚未做好接受答案的心理準備說。

  而且她是說答應嗎?我、我應該沒有聽錯吧?

  「因為妳剛剛不是那樣問我嗎?」
  「可、可是妳怎麼會願意……?」
  「妳剛才說啦。愛情就是『就是想要好好保護對方,希望可以看見對方開心的模樣』。如果我能讓妳實現妳的希望,那和樂而不為?」

  雖然她那樣說我很高興,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是希望能先跟她說清楚。「不過妳知道嗎?如果妳答應的話就不能再和其他對象又太過親密的互動,即便是妳的瑪琳娜老師也是喔。」
  「這樣啊……」

  哥舒真的懂嗎?我有點擔心。
  「是啊。兩人之間的愛情是否來真,通常會以『結婚』的方式證明。結了婚,妳跟我彼此之間就有義務要將對方納入生活的一部份。未來的生活將會是兩個人一同度過,而不能只有考慮到自己了。就像妳離開故鄉作為舉例好了,倘若以後妳又想出遠門到哪,若沒有經過另一伴的同意或諒解就自顧自地離開,那這樣就是不對的。代表妳根本不尊重對方,也不看重這段關係。這事情的嚴重性……妳能理解嗎?」

  「嗯……我是沒想到這麼多。可是我們海底人還真未經歷過這種人與人之間的聯結呢。海底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分你我。所以就特別強調與某一個人的關係,這還真是前所未見的事。不過既然我有這機會可以體驗看看,那也是不錯的機會啊。或許我現在對妳還沒有妳所謂的那種『愛情』,可是我會盡力培養,努力讓自己表現出那種感覺。」
  她笑著說,彷彿那群被愛所擾的人在她的世界中都只是不必要的自找麻煩而已。
  「況且能被求婚感覺就是很稀奇的事。這我應該理解沒錯吧?」

  「嘛、嘛嘛……確實。」只可惜前面幾個孩子並不是全部都跟哥舒一樣有這種想法。

  「那就更該把握啊。好啦,那就……怎麼說?『請多死掉』嗎?」

  「是『請多指教』啦。」我苦笑著。

  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居然到了最後一人才真正讓我完成求婚任務。但可惜的是,當哥舒離開這個被我招換來的空間後,她就會將這裡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她將不會記得自己曾經在這所說的話,所見的事。

  不過,怎麼說啊……
  總覺得唯有她所得出的那些領悟,我實在不忍心將它全數抹煞呢。

  不過我不得不怎麼做。

  「怎麼露出那個表情?妳不是應該要開心嗎?」

  原來我的表情早在無意間透露出心中的一切秘密了嗎?

  「沒、沒事。哥舒‧祖克霍夫,」在將她遣送走前,我提出了一個任性的要求。「能不能……用妳的相機替我跟其他人,還有妳,共同拍一張大合照呢?」

  「嗯?可以啊。不過──這裡還有誰嗎?」

  馬上就會出現了。

  再一次的彈指。食指與拇指迸發出火花。

  「啊!痛痛痛──是誰壓在本大爺身上啊?重死了……」稻草頭差點沒被壓成肉醬,大聲哀號著。

  左右張望,那個讓我打從心底畏懼的黑肉大魔王依舊是那張和藹微笑。「是奈武啊?還有桑柏……跟這是你的弟弟嗎?」
  「格內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范諾!?你也在?」
  「鼻子……鼻子快流血了……」那位恐女症差點被我掰歪的人如今摀著鼻子,只不過兩條鮮血已經從鼻孔流出。看來在被我召喚來這之前,他應該又遇到了什麼倒楣的事。主角命都是這樣的啊~

  「啊咧?為、為什麼我底下有個從沒見過的陌生人啊?主人哥哥他是誰?以恩覺得好可怕!」我該告訴木偶女孩她屁股下的那隻魔族就是入侵她最愛的主人哥哥體內的元兇嗎?

  「這、這些人?他們是從哪來的啊?」她驚訝地看著忽然出現在四周的人們。其中有兩張臉孔是她在初次登陸時第一對見到的地表人(詳情點連結)──范諾與以恩。

  「他們全是跟妳一樣,都是我深愛的人喔。」是啊,即使他們每個人都曾讓我吃足了苦頭。但我就是很自虐地無法克制愛他們的衝動呢。

  而這樣的我,才是最可怕、最難理解的那個變態吧?

  「大家,」

  話剛一出,六對眼睛全看向了我。

  「可以讓我跟你們來張大合照嗎?」

  


-全文完-



哇哈哈哈!寫完了好開心~可能因為是以自家角色去構思內容,因此寫的過程還滿順利的(總算打破這幾天的卡稿窘境QQ太爽啦!)
坦白說在寫下篇的時候我還真的有感而發(特別是在桑柏納回合中的自白)。並不是說我特別喜歡桑柏所以才在那段投入比較多感情,而是我本身的一種情緒上來了,就不自覺地爆發寫出了那些。
我相信創造出孩子們的大家一定都會對這些傢伙很有愛的。而我也是那樣。
與其說討厭他們對我那麼壞,還不如說因為我無法扮演好中之的角色,他們對我那樣我才比較感覺過意得去。
每個孩子都是爸媽的寶啊!怎麼可能真的很得下心討厭他們呢?別開玩笑了!(不要激動)
寫這一篇也只是趁機恢復一下他們每隻性格怎麼詮釋而已,非常過癮!這也讓我更期待在將來能真正將每個孩子的故事寫出來。希望大家也能在看完這篇後有對他們更深的了解。
歡迎認識!即使沒跑RPG也沒關係的^q^//
那就先謝謝大家收看,我要繼續去壓死線了qwqqq

大家新年快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18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關燁|零祈點──|GY|RPG公會|桑柏‧羅許帕克|哥舒.祖克霍夫|范諾‧羅許帕克

留言共 1 篇留言

狂熱者。ASBC血淵
rrr這篇文除了好以外還在說服我跳坑(###

01-28 18: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huliou09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魯也要魯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愛的城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rmcreateALL
更新一張ㄌㄌ圖,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