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活動】《燭影斧聲》

作者:東宮太子│2017-01-20 16:17:34│贊助:28│人氣:504
  開寶九年十月二十日夜晚,宋太祖趙匡胤於萬歲殿駕崩,享壽五十。

  次日凌晨,太祖的胞弟──晉王趙光義奉遺詔於靈柩前繼位,改元為「太平興國」。不久後,秦王趙廷美被流徙邊郡,太祖的兩個兒子趙德昭與趙德芳也接連離奇死去,朝廷上下人心惶惶。

  晉王弒君自立的謠言甚囂塵上。隨後,前宰相趙普搬出「金匱之盟」,證明太宗繼位的合法性;在趙普的建議下,皇帝親自下令,由大理寺負責審理先帝駕崩一案,以證明自身的清白。

≡≡≡≡≡≡≡≡≡≡≡≡≡≡▶▷►◈◄◀◁≡≡≡≡≡≡≡≡≡≡≡≡≡≡
 
殿外的守夜太監接受大理寺的盤問紀錄
 
  沒錯,當時在大行皇帝殿外做守夜工作的人,正是小的。小的還記得那天夜晚,陛下召當時任職開封府尹的晉王前來飲酒。兩人一直對飲至夜漏三鼓,晉王方才退去。

  對了,當時晉王跟小的說天色已晚,加上殿外積雪已積有數吋,這個時候回去開封府不免有些危險,於是差派小的在宮內準備臥房。說是要在宮裡過夜。

  幫晉王打理好之後,負責膳食的宮女過來與小的說,陛下因不勝酒力,於是喚我等為之更衣就寢。之後小的便在殿外守夜,一直聽到陛下打鼾的聲音。

  小的服侍大行皇帝多年,聽到這如雷的鼾聲便知道陛下睡得正好,剛開始也沒有察覺到什麼異狀……可是到了將近五鼓時,小的卻怎樣也聽不見打鼾的聲音。小的以為是陛下醒來犯頭疼,正要去御膳司拿點醒酒湯過來;不過後來想想陛下平日也不該這個時候醒來,於是小的便朝著殿內呼喊陛下,但陛下卻沒有答應。

  這時小的發覺不對勁,趕忙進入殿內,竟發現陛下……已經殯天了……(哽咽的聲音)。

≡≡≡≡≡≡≡≡≡≡≡≡≡≡▶▷►◈◄◀◁≡≡≡≡≡≡≡≡≡≡≡≡≡≡
 
負責伺候酒席的宮女接受大理寺的盤問紀錄
 
  婢子當時只是負責為陛下打理酒席,詳細的情況不大清楚。只知當日下午,陛下要我們在萬歲殿設酒席,說是要請晉王久違的單獨喝一杯。當時陛下還喃喃自語的說:「朕要和朕的三弟好好談一談。」

  那時婢子也沒有多想,立刻傳喚御膳司備妥酒席;那裏有個在御膳司當差的太監,問起陛下宴請何人共飲?婢子回答:「是晉王。」所有人無不驚異。那是因為大夥兒都知道,陛下與晉王的關係並不好。(大理寺卿親自訊問,但對宮女的放肆發言大為不滿,拍響驚堂木高聲訓斥。)

  ……總、總之當夜,婢子和其他宮女設好了酒席,陛下入席後不久晉王也到了。陛下親自為晉王斟酒,晉王連聲稱謝後便飲下杯中的酒,兩人對飲數回,期間相談甚歡。

  後來婢子瞧見晉王對陛下使了個眼色,而陛下像是領會到了什麼,便要我們全部退下,說是有要事得與晉王相談。我們在殿外守著,但卻遠遠的看見燭火隔著門,映照出兩人的身影。從燭影來看,晉王不時離開自己的座位,像是醉了的樣子;同時還看見陛下執著紙鎮,連聲敲響桌面,說道:「好為之,好為之!」

  婢子與其他宮女看見這個情況,也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何事。直到夜漏三鼓後,晉王這才離開萬歲殿回到開封府。

  之後看見殿內的燈火也熄滅了,我們便進去收拾殘局,打點完後大夥兒便散了。只是誰也沒料到竟會發生如此離奇之事,至今回想起來仍覺得不可置信。

≡≡≡≡≡≡≡≡≡≡≡≡≡≡▶▷►◈◄◀◁≡≡≡≡≡≡≡≡≡≡≡≡≡≡
 
御醫程德玄接受大理寺的盤問紀錄
 
  太祖皇帝大行當晚,我確實留宿於開封府衙,這些差役都能給我做證(指著身旁的兩名官差)。

  是日夜間,官家被先帝召至萬歲殿,當時官家的確顯得有點不安。那時朝中許多奸佞為了破壞先帝和官家間的兄弟情誼,假造兩人關係不合的謠言,使先帝心生忌憚。官家深怕先帝受到外頭流言蜚語的影響,而懷疑官家對大宋與先帝的一片赤誠之心啊。

  所以官家當下即問我,此番入宮是吉是凶?由於我也不敢妄加斷言,因此僅囑咐他小心為上。此後我便在中庭等候官家歸來,我的心中忐忑不已,深怕官家要是有個萬一,那將會是大宋無比的損失。

  當官家歸來後,我問他先帝與你說了些什麼?但官家只是一直搖頭,始終不肯說。現在回想,官家恐怕是認為自己承受先帝莫大的恩賞,如今又要接替先帝掌管天下,內心激盪而無法溢於言表吧!

  然後隔日清晨,先帝的近侍太監王繼恩急忙跑來開封府,告知官家說先帝已經駕崩的消息。當時官家雖萬分悲慟,但礙於王繼恩的面前,於是忍住情緒、帶上我同王繼恩返回宮中登基即位。

  話說外面這幫人,居然輕信官家「弒君奪位」這種子虛烏有的謠言。究竟是哪個卑鄙無恥的小人造了這個謠言?莫不是官家仁慈寬厚,早就將他們全都打入大牢了。我程禹錫向在座諸位發誓,官家得位乃是遵從杜太后遺詔、經先帝認可的合法繼位者;若我所言有假,天誅地滅!

≡≡≡≡≡≡≡≡≡≡≡≡≡≡▶▷►◈◄◀◁≡≡≡≡≡≡≡≡≡≡≡≡≡≡
 
太祖的近侍太監王繼恩接受大理寺的盤問紀錄
 
  是的,當時宋皇后急忙令洒家過來,為的就是要洒家將大行皇帝駕崩的消息捎給太子(趙德芳),好讓太子早在晉王之前登基繼位……是的,洒家當時並沒有去太子東宮,而是去了晉王所在的開封府。至於為什麼去開封府,那當然是因為晉王登基方符合大行皇帝的意志,且晉王乃群臣百官所認可的儲君,不應因宋皇后一人的兒女私情,而壞了大宋的江山社稷。

  洒家只是個閹宦,不懂得太複雜的事。聽聞有好事者說王繼恩是晉王的黨羽,為了討好晉王而阻礙太子即位。休要聽那些人胡謅,大行皇帝對洒家的恩德,洒家終身無以為報;洒家遵照大行皇帝的遺命,扶助晉王登上皇位,絕非出自洒家的一己之私,實是為大宋盡忠啊!

  為何大行皇帝已將晉王視為儲君,卻又另立太子?洒家不知。可如今陛下的皇位受到世人非議,洒家也難辭其咎,願盡力協助大理寺進行調查。只不過呢洒家上了年紀,記性有些不大好(一拍腦門),若接下來所說的話中有矛盾或與事實相悖之處,還請諸位大人多多擔待。

  是說大行皇帝駕崩的突然,世人難免多有揣測,才會把矛頭指向當晚人在開封府衙的陛下身上。然而大行皇帝晚年身體欠佳一說,也並非無案可查;命御醫調閱相關檔案,應該可以查到大行皇帝的病徵紀錄和抓藥的方子。畢竟那段時間都是洒家親自替大行皇帝煎熬湯藥,自然是再清楚不過。

  接下來洒家便說說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洒家記得那天是開寶九年十月……對、對,二十日,是二十日!那天下午洒家按時來給陛下送湯藥,但感覺陛下沒什麼胃口,喝沒兩口就退了回來。洒家問陛下要不請御醫重新換帖方子,但被陛下給打發了下去。

  後來洒家聽說陛下欲邀晉王入殿飲酒,洒家怕陛下因此傷了身子,於是建議陛下少喝兩杯,但陛下卻只對洒家說:「不礙事,不礙事。」又把洒家打發了下去。

  晚上,洒家和其他宮女太監一同伺候陛下與晉王飲酒。酒席間,當陛下談起往事時總是相當興奮,反觀晉王則是唯唯諾諾,似乎深怕言行會得罪了陛下。陛下以為之所以無法聊得盡興,是因為洒家們在旁邊的關係;於是陛下便下令摒退左右,要與晉王單獨暢飲。

  洒家因為另有要事而先行離開,卻沒想到隔天竟從宋皇后那裡聞知如此噩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想必諸位大人都已經知曉,洒家也就不用再多費唇舌了。

≡≡≡≡≡≡≡≡≡≡≡≡≡≡▶▷►◈◄◀◁≡≡≡≡≡≡≡≡≡≡≡≡≡≡
 
皇帝(趙光義)的自白
 
  如今天下對朕的皇位正當性多有議論,然而此事皆因朕一人而起,朕認為有義務向世人交代登基的經過,方對得起天下百姓與先帝的教誨。

  在大雪紛飛的那天晚上,朕受先帝之命前往皇宮面聖。由於事出突然,加之當時亦有不利於朕的謠言正四處流傳,破壞朕與先帝的關係,因此朕深怕先帝誤信謠言,故考慮是否應當前往。不過朕在徵詢程禹錫的意見後,還是決定受命入宮;因為朕始終堅信,以先帝的英明,絕不會輕信道聽塗說的傳聞,只要兄弟兩人當面相談,必能解除誤會。

  在臨行前程禹錫雖力勸朕,入宮時應由家丁護衛以防遭遇不測,但朕沒有聽勸,仍決定隻身一人前去赴會;朕並非不怕死,只是若在「晉王預謀篡位」的謠言盛傳之際,做出這種容易招致他人懷疑的行為,只怕更加印證謠言的真實性;如此一來即使先帝輕信謠言,那麼朕也無從辯解。

  入宮後朕在內侍的引導下進入萬歲殿,先帝已經在那裡設宴等待朕了。如此情景讓朕看了很是惶恐,深怕這是一場鴻門宴,就等待朕自投羅網。

  朕誠惶誠恐的入席就坐,先帝便立刻為自己和朕斟滿酒杯,朕戰戰兢兢的接過酒杯,正忖著這杯酒會不會是毒酒時,看到先帝不疑有他的一口氣喝乾杯中物,朕也便不胡思亂想了,放下戒心與先帝酌酒對飲、回憶敘舊,好不快樂。

  忽然間,先帝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當下即斥退了左右,並取出一只紙鎮。朕還記得那個紙鎮,在朕倆兄弟年少時,父親要我們念書習字;先帝雖為兄長,但同朕一樣不喜讀書,時常學習到一半,便手持紙鎮與朕追逐嬉戲。

  想起昔日時光,朕便不由得觸發感慨。但就在此時,先帝忽然以紙鎮敲擊几案,朕領會了兄長的心思,便假裝閃避而離開座位;如此重複了兩三回,朕和先帝皆如孩童一般嘻笑喧鬧,彷彿回到昔日兒時的嬉鬧時光。

  之後先帝放下紙鎮,要朕來到他的面前。先帝執著朕的手,如此說道:「朕自知來日無多,將不久於人世,故召你前來對話。你我兄弟同為一母所生,不只情同手足,血緣上更是親上加親的同胞兄弟;其實不瞞你說,在太后西去之前曾要朕立誓,將來必把皇位傳與你;可是如今太子已是成人,不同昔日周朝的幼帝,可以獨立親政。朕一方面顧及兒女私情,另一方面也不想違逆太后的旨意,因此朕決定將這個選擇的權利交給你。」

  然後先帝便把紙鎮交付與朕,繼續說道:「朕經常將這個紙鎮攜在身上,每當心煩意亂或是焦慮時,就會敲擊它來警示自己應當忍耐、切勿躁進。如今朕將它交給你,你可以用它來節制自己的慾念,輔佐太子成為一代明君;也可用它來遏制衝動,開創自己的帝王霸業。」

  朕接過紙鎮,細心聽取先帝最後的教誨。先帝見朕流淚不止,於是輕拍朕的肩膀,不斷地說著:「好為之,好為之。」朕輕輕點頭,但依舊難掩悲傷地放聲大哭。

  由於擔心先帝之故,朕當晚便留宿禁內,忖度著先帝的用意。可是萬沒想到,先帝於隔日便殯天西去了。(啜泣聲)

  悲愴之餘,朕在群臣的擁戴之下,順應民意登上皇位。朕之所以登基,絕非為貪圖個人私慾,而是不願辜負先帝以及太后對朕的信任,並繼承先帝之意志,一展其政治抱負;乃取「太平興國」為號,時時警惕自己應當恪遵先帝之精神,廣施仁政、安定天下。

≡≡≡≡≡≡≡≡≡≡≡≡≡≡▶▷►◈◄◀◁≡≡≡≡≡≡≡≡≡≡≡≡≡≡
 
來自西宮開寶皇后(宋皇后)的證詞
 
  既然官家已經出面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那就沒必要盤問哀家了吧?但如果只是說說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倒也沒什麼困難。

   關於先帝駕崩前夕召官家至宮中共飲相談一事,眼下在整個東京城正鬧得沸沸揚揚;不過關於此事,哀家僅知道有這麼一回事,詳細情況則不甚清楚。哀家只記得,在先帝駕崩的前一日,哀家確實找先帝談過太子繼位的事。

  官家……也就是當時的晉王在外頭有很不好的名聲,加之當時進出晉王府和開封府衙的人也越來越多,頗有皇儲的氣勢。於是哀家早時便與官家商談,要官家拿定主意,究竟是要由太子德芳繼位,又或讓晉王繼位,別搞得天下人胡亂揣測,弄壞了官家自己的名聲。

  ……不,不知道,哀家並不知曉趙普搬出的那套金匱之盟,官家也未曾對哀家提起過,直到官家登基後才方知道有這麼一段故事。

  總之,官家猶豫了很久,但就是遲遲拿不定主意。臨走前哀家曾囑咐官家:「自周代以來,君位遞嬗向來以父死子繼為主,兄終弟及為輔;未嘗聽聞帝有子嗣而不傳,乃傳胞弟。官家莫要本末倒置,應當遵守禮法而為之。」

  儘管太子係非哀家所生,但哀家仍將太子視如己出,自然是希望由太子繼承大統。不過官家如若選定晉王為儲君,那哀家也無從置喙。

  隔日夜漏四鼓時,哀家便聽說官家駕崩的消息。即使聽說官家素有傳位於晉王的想法,但官家生前未明確表示,且太子理應在先帝駕崩後名正言順繼承皇位,故當時哀家未曾細想,便讓王繼恩去尋太子去了。正如剛才哀家所說,哀家不知道那金匱之盟,若知曉此事,就不會遣王繼恩去東宮尋太子去,畢竟先帝既然早有安排,加上這又是杜太后的意思,哪裡還會有哀家干預的份?倘如知情卻又復行此故事,那是哀家的不是;但那時哀家是不知情的,那便怪不得哀家了。

  後來王繼恩並未按哀家的旨意去叫太子,而是往開封府那兒尋晉王去了。一見到晉王,哀家的確是受到不小的震驚,認為王繼恩與晉王有勾結;但後來思索下來,又覺得區區一介內侍豈敢冒犯如此大不韙,也要求得榮華富貴;但他若知曉金匱之盟的存在,那也就不怪他了。

  晉王登基之後,對待哀家母子都很好,只可惜哀家的兩個兒子皆沒有誕生在帝王家的福份,一個個早逝……(泣不成聲)若民間是出於善意,為哀家的兒子們抱不平,而編造出晉王「弒君奪位」的謠言,那請他們不要再傳了,如今晉王已是當今聖上,可不能這般造次。

≡≡≡≡≡≡≡≡≡≡≡≡≡≡▶▷►◈◄◀◁≡≡≡≡≡≡≡≡≡≡≡≡≡≡
 
大行皇帝(趙匡胤)的魂魄藉道士之口的談話
 
  那天夜晚,朕召晉王至殿內飲酒敘舊,原因無他,就是希望晉王在朕百年之後,能夠盡心輔佐太子,繼續為大宋盡忠效力。

  但朕會立太子,其實是仿照前朝皇位建儲的祖制,向天下百姓表明朕的繼業者為太子;不過比起太子,朕也念及與晉王的手足之情,且太后生前亦有傳位於晉王的旨意,使朕左右為難。

  可是朕已下定決心,即便晉王發動兵變,對朕刀劍相向,朕也不會改變讓太子繼位的決定;朕知道自己已經來日無多,事先安排身後之事方可避免一場血腥的宮廷鬥爭。

  當晉王入殿時,朕還以為他會十分戒慎,但卻見他神色意外平靜,彷彿仍認定自己是朕的皇位繼承人。有關晉王在外邊的謠言,朕也時有所聞;晉王對於朕的不滿,朕也曉得。但朕無論如何都不忍心對朕的三弟下手。常言道:「願世世無生帝王家。」外表看似崇高無上的帝王之家,在面對權力鬥爭時,卻使得父子兄弟間相互猜忌、陷害甚至謀殺。朕不願那樣的事情發生,因此朕只能以兄弟情誼說動晉王,力勸晉王輔佐太子。

  及至夜漏三鼓,朕與晉王的酒杯都空了,但意識尚清楚得很;宮女上前來欲為朕斟酒,可朕已經喝不了了;此時朕見晉王欲言又止,便曉得是時候該將事情交代清楚了,因此朕摒退左右眾人,要和晉王單獨說話。

  左右盡數退去後,朕與晉王開口第一句便是:「朕知道三弟的心思,但朕不會傳位與你。念在兄弟倆的多年手足之情,朕也不曾虧待過你,你就盡全力輔佐太子,將太子培養成一位獨當一面的優秀帝王吧。」

  朕以為只要把事情給講明白,晉王就會死心。但晉王的雙眼卻怒瞪著朕,一把打翻了手邊的酒杯。「官家讓孤執掌開封府,不正是向天下臣民表明了立孤為儲君的意思嗎?可上次接見吳越國使者時,官家卻令太子迎見,將孤擱在一邊;對,官家是沒有虧待孤,但官家可否想過?官家給了孤作為儲君的希望,而今卻又硬生生地將之剝奪,讓太子取代孤原本應得的位置!官家知道外面的人是怎樣說孤的嗎?『明明是官家的胞弟竟妄圖君位』、『晉王莫不是要密謀篡位』……孤曉得官家始終是屬意太子的,可是官家為何如此殘忍?把皇弟如此戲弄於股掌之間……這究竟是為何?告訴我啊,二哥!」

  朕不曾見過光義如此哀傷,他以衣袖掩面哭泣。比起外邊流傳的那位陰險狠毒的晉王,眼前這位才是朕真正的三弟。出於心裡的愧疚,於是朕把太后生前要趙普立下的金匱之盟和盤托出,說明朕無意戲弄三弟。

  朕未曾想過因為自己的猶豫不決,導致三弟承受了如此莫大的痛苦;朕自覺愧對三弟,使朕立誓傳位與太子的決心受到動搖;想起昔日那個與朕一同征戰沙場、為了維護朕,甚至不惜在周朝皇帝面前出言頂撞的三弟,讓朕在最後改變想法,選擇由晉王繼承皇位。

  朕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晉王,晉王一面拭去淚水,一面推辭,認為太后的遺命雖然不可拂逆,但如今太子已長為成人,不會再有當年周朝幼帝被權臣將領逼迫退位的情景出現,要求朕以大局為重。

  朕見晉王不肯接受,於是取出懷中的紙鎮敲擊几案,並於口中誦唸道:「好為之,好為之。」晉王猶疑良久,最後終於決定不違抗朕的意思,立誓做一位優秀的君主,並與宋皇后和朕的兩名兒子共保富貴,絕不會加害於他們。

  不久之後晉王即離開萬歲殿,朕便更衣就寢。漸漸的,朕感覺意識逐漸從身體上抽離,看見宛如熟睡中的自己,朕便明白大去之期將至。

  只感覺朕的魂魄越來越輕,緩緩飄向空中,並俯瞰著整個皇宮;隨後,朕的靈魂便連同意識,一起消失在了現世。

≡≡≡≡≡≡≡≡≡≡≡≡≡≡▶▷►◈◄◀◁≡≡≡≡≡≡≡≡≡≡≡≡≡≡



  本文仿照日本小說家芥川龍之介的《藪の中》寫法,以宋初疑案「燭影斧聲」為背景寫成。

  《藪の中》的關鍵人物對於同一件事有三種不同的說法,宛如三個不同的故事;其所想要表達的是:「人會將自己懦弱的一面隱藏起來」,此和日本的民族性息息相關。

  而這篇《燭影斧聲》則是所有人物的口徑幾乎一致,但言詞間卻有些微出入之處,看似真相卻又兜不攏;我所想要表達的是:「人會因為立場觀點的不同,而刻意將自我認知的事實有意或無意朝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去詮釋」,此和中國的民族性較為相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535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Autumn
趙廷美這名字讓我好出戲

東宮的文筆也進步了好多呢
好奇這篇有多少屬史實?

04-05 14:09

東宮太子
趙廷美是本名喔,這篇裡面登場的人物和姓名(除宮女太監外)都是真有其人。
謝謝落嘉的誇獎,在下惶恐(?)
04-05 14:54
東宮太子
角色獨白部分是我參考宋史、續湘山野錄、續資治通鑑和涑水紀聞等書為藍本敘寫的,整體來說與史實應該出入不大。04-05 14:54
Autumn
好可怕的書名

但是魂魄藉道士之口的這種是野史紀載的??

04-05 18:10

東宮太子
這部分其實是參考《續湘山野錄》再加上自己的想像寫成的,我們學界(?)稱之為「歷史補白」wwwww04-05 18:24
Autumn
利用想像力補白嗎xd?

最近很缺書
東宮有甚麼推薦的歷史類書籍嗎xd?
像是有甚麼一戰、二戰內幕,蘇聯,等等比較趣味性,但正確性高的(?

04-05 18:36

東宮太子
其實世界史不太算是我的專長XD,但我試試:
關於一戰、二戰的話,推薦《從俾斯麥到希特勒:回顧德意志國》和《夢遊者:1914年歐洲如何邁向戰爭之路》。04-05 18:54
東宮太子
第一本算是我讀過比較通俗的德國史著作,內容豐富有條理卻不令人感到無聊,算是蠻推薦的;第二本《夢遊者》的話我本身沒看過,但以前我的同學很推這本,他雖然讀了很久但說很有意思,所以應該不會太硬,本科系以外的讀者大概也會喜歡。04-05 18:54
Autumn
喔喔喔喔喔喔喔!感謝東宮

最近很缺知識類的糧食xd

所以東宮主攻中國史喔@@??

04-05 21:15

東宮太子
我兩次轉學考都是中國通史成績偏高(乾笑
最近對宋史比較有興趣,尤其是經濟史方面,也蒐集了不少宋代錢幣來玩玩(玩膩了就拿去賣XD04-05 21:29
東宮太子
另外我日本史也比較常研究,對平安時代貴族和武士與戰國時代特別有興趣~(雖然系上這種課都不怎麼開...04-05 21:31
Autumn
喔喔喔喔喔喔 感覺古代小說就找你了XD
那你對民國史有研究嗎??

這種課日文系會開吧XD

04-05 21:41

東宮太子
很可惜我們學校沒有日文系...(文學院只有中文、歷史和應外
說到民國史,我之前寫了八萬餘字的民國史輕小說(不知道把大部分的民國將領給性轉會不會得罪革命先烈[e20])拿去投出版社,現在正在等回覆04-05 21:47
東宮太子
所以如果對民國史有興趣也可以找我,我自認為還算有研究[e23]04-05 21:49
Autumn
喔喔喔!剛剛有個巴友問了很有趣的問題

1920~1990年代的高中男生是甚麼頭髮XD

我叫他找機會搭訕你哈哈哈

部會啦XD那些革命先烈真的是先烈嗎XD?

04-05 21:56

東宮太子
髮型一般應該是女生比較有人在研究,至於男生的髮型應該只能參考老照片了(記得當時汪精衛跟周恩來都是走在時代潮流的尖端XD
至於先烈麼...委員長是黑長直、何應欽是眼鏡娘(?)、陳誠是癡女(!)、戴笠是初中幼女......MD我到底寫了甚麼![e28]04-05 22:04
Autumn
我看了甚麼wwwww

04-05 23:38

東宮太子
已無法直視民國歷史人物wwwww04-05 23: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qwe8708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發】第三屆塔塔夏原創... 後一篇:【發洩向】請問這位同學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未來的你
記錄新奇與旅遊的小屋,歡迎來走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