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超時空要塞Δ】AXIA 值得珍視之物(梅薩X要)(微18有 注意)

作者:藍兒│2017-01-20 12:08:37│贊助:2│人氣:1061
  有時,只要靜靜待在一個人身旁,便能感到安定。
 
  無論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他們都無法是伴侶。
  要.卡巴妮雅,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將這份感激珍而重之地收在心底,儘管對方不知道,他仍願意為對方交付自己一條命、讓自己的雙手沾上無數血腥……為了要,他能捨棄所有也在所不惜。
  他唯一不敢付出的是自己的感情……他這個一身腥紅的死神,配不上那位救人無數的女武神。
  他傾慕著她,偷偷的將感情藏在心底。
 
  「午安,梅薩君。」
  通訊手機傳來那個悅耳溫柔的聲音,令他平靜堅定的心一時間柔軟下來。
  「午安,要小姐。」
  「今晚查克他們要在裸喰娘娘舉辦派對,你會參加嗎?」
  「不了,今晚我想把之前疾風和米拉潔的實戰演練記錄整理成資料,要小姐你們就好好玩吧。」
  「好吧。不介意的話,還是請來用餐吧。」
  「嗯,我會回去。」
「那就這樣吧。再見,梅薩君。」
  「再見,要小姐。」
  通訊被切斷。
  要何必特地打來找他說這種事呢?
  梅薩不敢深入去想。
  要對他甚是親近,但他不敢和她過於接近。連他一次次捨命救她,都寧願推說是任務。
  他不想接近她,刻意拉開與眾人的距離。這樣萬一哪天自己並發現入狂暴化,才不會傷到要。沒有感情,其他同僚才能沒有心理負擔的攻擊自己。
  ……不過,能聽到她的聲音,他很開心。
 
 
  下午回到宿舍…..也就是裸喰娘娘,人們果然是一片忙碌的模樣,連查克的妹妹──裸喰娘娘老闆娘的瑪莉安奴──都忙著準備餐點而沒注意到他回來……他知道瑪莉安奴喜歡自己,但這樣的感情他同樣受不起,也給不起。
  什麼也沒和誰多說,梅薩只靜靜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到桌前叫出一連串的頁面。
  要小姐……也快結束練習前來了吧?
 
  「咦?梅薩君呢?」派對開始許久,卻沒看到人,要張望了下,忍不住出聲詢問,「沒來吃晚餐嗎?」
  「不知道呢,可能在房間吧。嘻嘻嘻。」
  「哎,芙蕾雅,妳的臉怎麼那麼紅?!」一旁路過的疾風一撇,頓時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伸手貼上她的額心,「是發燒了?」
  「沒欸,疾風。」芙蕾雅的表情有些飄飄然,笑呵呵地舉起手中的杯子,「只是喝了這個、就覺得、身體、輕飄飄的……」
  說著,芙蕾雅身體一歪,就倒入了疾風懷中,而要及時接住了仍半滿的杯子,沒讓裡面的飲料潑自己一身。
  「啊?!芙蕾雅!妳振作一點啊!」
  「……這不是酒嗎?後勁很強的那種。」要將酒杯杯口湊到鼻尖輕嗅,「哎,是高級品呢。」
  架著癱軟無力的芙蕾雅,疾風的表情轉為不敢置信,「所以,這傢伙是喝醉了?!」
  「……我想是呢。」
  「真傷腦筋啊……我送她回宿舍休息吧。」
  「慢著!你想帶芙蕾雅去哪裡?」
  「米拉潔?就帶她回去宿舍啊。」
  「那怎麼行?女生宿舍,男賓止步!」
  「啊?什麼時候多出這條規定了?」
  「不是規定,是禮貌!」米拉潔直接伸手從疾風懷中抱過芙蕾雅,帶著一種不容反抗的氣勢,「總之,由我送她回去!」
  見她堅持的模樣,疾風也只能無奈地抓了抓頭,「遵命,教官。」
  「唉,疾疾還真是遲頓呢。」瑪基娜搖頭。
  「就是嘛。」蕾娜跟著附和。
  「什……什麼?!」
  「沒有。阿拉德隊長弄來煙火。如何,要去玩嗎?」搖了搖頭,蕾娜問道。
  「喔~聽起來很酷欸!當然好啊!」
  「嗯。那要要呢?」
  看著瑪基娜,要淡淡一笑,「再說吧,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
  「嘛,好吧。走囉!蕾蕾、疾疾!」
  隨著腳步聲漸漸遠去,要走出屏風,看著三人走出大門。大廳突然變得安靜,除了食物外,空無一人。
  偏了偏頭,要低頭看手上的酒。
  如寶石般美麗晶瑩的紅色。
  「就這麼倒掉好像有點浪費呢……也許多喝一杯也不錯。」
  逕自又將剛喝空的酒杯倒滿,深吸了一口氣將杯中酒飲盡,要輕輕舔了下嘴角。
  甜甜的,有花果的香氣,卻沒什麼酒精的味道。難怪芙蕾雅一口氣喝這麼多。
  臉有些熱起來。
  要放下杯子,伸手撥了撥頭髮。因為有些熱,連身裙頸下的扣子乾脆多拆一顆。
  水族箱的玻璃倒映出自己的模樣,要滿意地笑了,卻透出幾分迷離。
  找了托盤收拾幾樣菜色,她端起走上樓梯,逕自走向二樓長廊的另一端。
 
  叩叩!
  「嗯?」梅薩抬頭,暫時關掉了運作中的頁面起身去開門。
  「晚安,梅薩君。」
  一個美麗的笑靨在門外綻放。
  「啊,要小姐!」
  訝異之餘,梅薩沒多想便將門完全打開。
  「我送些東西來,梅薩君應該還沒用過餐吧?」
  這時,他才住意到她手中的東西。
  「啊,謝謝妳。」
  伸手接下托盤,梅薩正想退回房中,要卻突然晃了晃,腿一軟重心不穩似地向前倒。
  「要小姐!」
  一手穩住托盤,梅薩另一隻手敏捷地接住她。一時間,一種淡淡的醉人花果香鑽入他鼻間。
  「唔……好像有點暈……」
  「啊,是喝了酒嗎……?」
  梅薩感覺到她將大半重量支撐在自己身上,皺了皺眉頭,有些為難地看著手上的托盤。
  考慮了幾秒,他手多下了一些力氣環住她的腰,後退了兩步進到房中,打算先將托盤放到書桌上再來安置貌似喝醉的要。
  但就在托盤被放下的瞬間,一隻手臂環上他的腰,而少了外力支撐的門自動關起、鎖上。
  「要小姐?」
  「終於……抓到你了。梅薩。」
  梅薩低頭看著抱著自己的要,才發現自己的手還摟在對方腰上。急忙想放開,卻又怕她會跌倒,只好先不管,用另一隻手將人扶好。
  「要小姐,妳醉了……」他輕聲嘆息。
  但要只是將梅薩抱得更緊,柔軟的身體隔著衣服與他相貼合。
  「好任性啊……我是醉了,不然怎麼敢就這麼跑來呢。」將頭靠在那結實可靠的胸膛,要安心似地閉上眼,感覺他的心跳。
  的確像是難得耍起任性來了。
  維持著這個幾乎是纏綿擁抱的姿勢,梅薩在心底嘆氣,眼中卻忍不住流露出一種無奈的溫柔。
  他珍視的女神啊……要是他能獨佔她每一個任性就好了。但他不敢奢望。
  「要小姐,妳醉了。我送妳回去宿舍休息吧。」
  「不可以喔。」
  「嗯?」
  「女生宿舍男賓止步,這不是規矩,是禮貌喔。」
  「但……」
  要抬起頭看他,被酒意醺染的臉龐襯著美麗的紅髮似乎格外嬌媚,明亮的大眼中泛著一種迷濛、誘惑似的水光。就這麼瞅著他。
  梅薩看著愣住了。
  「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
  要微微笑了。
  「我喜歡你,梅薩。你知道一個女生主動到一個男人房間來,代表什麼意思嗎?」
  「要小姐,我……」
  他一時不知該如何將話說下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正確的。只覺得心亂成一團,幾乎無法好好思考。
  而要鬆開環在梅薩腰間的手,要伸手捧住那剛直俊逸的面龐,踮起腳間輕輕在他唇上印下一個吻,然後向後退開。
  「瞧我……真的喝多了呢。」她拉起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笑,轉身將手搭上門把,壓下,「抱歉打擾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就先回房休息了。晚安,梅薩君。」
  「等等!」
  在梅薩自己反應過來前,他已喊出聲,伸手抓住了要的手將人扯入懷中。
  一個重重的吻覆上,強勢得不給一點反抗的餘地。
  「唔……!」
  要吃了一驚。
  她本來已經死心了,卻沒想到對方突然做出如此出格的舉動。
  應該說,當做的人是一向冷靜自持的梅薩時,完全出乎意料!
  氧氣似乎被迅速抽離,幾乎喘不過氣的要一下子軟倒在他懷中,被那雙有力的臂膀接住。
  「梅薩,你……!」
  「抱歉,要小姐。我一時忍不住就……」
  閉了閉眼,梅薩表情閃過一分壓抑,重新睜眼時眼神已恢復一貫冷靜的模樣,放開她,卻掩不住目光流露的溫柔。
  他心愛的女神啊……若時間能停在那一瞬,就好了。
  要看著他好一會兒,像是下定決心似地轉過身背對他。
  「我不會後悔的……」她解開胸前的所有扣子,讓連身裙滑到地上,只剩下貼身衣物,轉頭看他,「我回不去了。今夜,讓我留下吧。」
  窗外傳來煙火綻放的聲音,絢麗的七彩閃光透過玻璃灑在要雪白纖細的胴體。
  好美……
  梅薩情不自禁想伸手去碰觸。
  「……好。」像是被蠱惑,他終於點了頭。緩步上前,擁住她。
 
  深深吻著對方,梅薩順從地讓要脫去自己的外衣。
  皮膚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卻因為彼此熨燙而變得愈發熾熱。
  終於再無一分外物,稱不上柔軟卻十分舒適的床上,梅薩將要壓在身下,輕輕撫摸著她每一吋肌膚。
  戰場上銳利深沉的眼,此刻滿滿的,只容納了一個女人。
  要看著他,眼中沉澱的,也只有溫柔的情意。
  他知道他該和她保持距離。但他已經停不下來了。
  一次也好、夢境也好,他多麼渴望擁抱這個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女人。
  手在她下腹摩挲,指尖纏繞著柔軟的毛髮,他望著她的眼,像是整個人都要被吸入其中。
  「我想要妳。」
  要的臉似乎因這句直白的情話而染上緋紅,垂下視線,細細給了回覆。
  「好。」
  充滿慾望的部位互相摩擦,梅薩將自己的分身抵在要的穴口,挺腰緩緩進入她體中。
  「嗯……」要皺眉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
  「還好嗎?」低頭,梅薩眼神透出關心。
  他還是佔有她了,他以命相許的女神。
  「還好。就是第一次,不太適應。」
  「抱歉。」
  「不用太顧慮我。我知道你會好好珍惜我。」
  「一定。」
  笑著,要撫上他的面龐,又是一個吻輕輕貼上。
  她的第一個男人,是外號死神、而保護了她無數次的他啊。
  在梅薩寬厚溫暖的懷中,她的心整個被填滿,滿到讓她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梅薩……」
  「嗯。」
  也許,這就是幸福了吧。
  她伸手擁緊他。
 
  一切外在的聲音似乎都不再重要。在煙火絢麗璀璨的光彩中,兩人徹底放開自己,用身體傾訴一切感情與溫柔。
  最後剩下的,只有昏黃夜燈微光下的動情呻吟,和一室春光。
 
 
  隔日,在清早的晨光中,要緩緩睜開眼……她正趴在梅薩胸口。
  兩人一絲不掛的身體相依偎,在薄被下相互傳遞著溫度。
  要緩緩抬頭,仍有些迷茫的目光毫無預警對上一雙溫柔凝視著自己的眼睛。
  「……梅薩。」
  「早安,要小姐。」
  慢慢爬起身,要在這張小小的單人床上也找不到其他容身之處,就只能這麼跨坐在他身上。
  凝視著那張英俊的臉,要的臉突然紅了,不知所措似地轉開目光。
  「抱......抱歉。本來是來送食物的,結果……害你晚上都沒吃到東西吧?」
  「無妨。現在吃也是一樣的。」
  「但……東西都冷了。」
  「反正也沒其他選擇了。」
  伸手從身上抱起要放到床邊,梅薩起身,從地上撿起內褲和長褲套上,眼神又恢復一貫冷靜自持的模樣。
  晚上光線不佳,此刻那雕塑般完美結實而修長的上身毫無保留地呈現在要眼前,令她不禁微微飄開了眼神。
  梅薩取過閒置在書桌整晚的托盤坐回床緣,拿了東西隨意咬兩口,又灌下一大口水。
  要低頭看向自己併攏的膝蓋,一句話也沒說。也許,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拎著水瓶沉思,一會兒,梅薩終於率先打破沉默。
  「要小姐,妳差不多該回去了。」
  「……也是呢。」
  有些彆扭似地起身,要走到門邊撿起自己的衣物穿上,突然猶豫地回頭看他。
  「梅薩,那個……我……」
  梅薩的心震了一下,突然痛的像是被生生插進一把刀。但他表情仍冷靜得像是不為所動,只是悄悄迴避了她的目光。
  「抱歉……要小姐。因為某些原因,我無法接受妳的感情。」
  「……我明白了。」
  「今後,我仍會以保護女武神為第一要務。」
  「嗯。」
  「昨晚的事……也請當作沒發生吧。」
  「好的。」
  聽著她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梅薩反而遲疑了,抬頭重新望向她。
  對一個女人而言……怎麼可能當作沒發生呢?
  但要卻一如往常,平靜地揚起了美麗的笑容。
  「今後,仍請多多指教。梅薩君。」
  點了點頭,要壓下門把,轉身離去了。
  門被無聲地關起,自動鎖上響起一聲金屬輕微的敲擊聲。
  房中的溫度似乎突然下降了些。
  梅薩將臉埋入掌心,第一次覺得胸口傳來的悶痛,比瓦爾綜合症發作時更令他難以忍受。
 
 
  那一夜,似乎完全沒改變什麼。無論是兩人的關係,或是那份他視為必須存在的距離……像是兩人都已全然忘記。
  意外或者刻意都不存在,他們完全沒有再碰過彼此了。一直到與白騎士的最後一戰、感覺到自己已達到極限而決定接受調職前為止都是
  要對這件事也表現得很平靜。
  也許發生過、被拒絕,通通都成過去式了。
  兩人在電梯前相遇。
  要笑著向他揮手 :「梅薩君。」
 
  「這樣啊,你去整理行李了。」
  「嗯。」
  「明天大家會一起為你送行的。」
  轉頭露出一個略帶柔和的笑,梅薩一下又將頭轉回看著電子螢幕不斷跳動的數字。
  「不必費心。」
  「不喔。」要微笑搖了搖頭,「你平常幫了大家這麼多,這是應該的。大家也都這麼想吧。」
  「……是嗎?」
  明知不該,但聽到這席話,他還是感受到了一種介於無奈和滿足的情緒從心口升起。
  也許,也不枉他如此了。
 
 
  今晚就是他留在拉格納的最後一夜了。
 
  當疾風來找他時,他有些意外。
  印象中,他幾乎沒給這個新人好臉色過。
  但對於疾風的邀約,他還是答應了。
  兩人意外用著一樣的姿勢、手插著口袋走在街道上。
  「沒想到你真的會過來。」
  「你們馬上就不是我的部下了。」
  「啊?那是什麼意思?」疾風斜著頭來不滿的視線。
  像是沒看到,梅薩自顧自地閉了閉眼,「就是我說的意思。」
  「呿……」疾風狀似不悅地將頭轉開,「到最後都令人不快啊。」
  也許,這樣反而比較好吧。
  幾不可察地,梅薩微微笑了一下。
 
  天上的星空很美,兩人並肩站在碼頭。
  或許,這是他們能如此相處的最後一次了吧。
  「聽說你要在那邊當訓練教官。」
  「是的。我可以把我的機體帶過去,不過不會在實戰中飛翔了。」
  「這樣啊……」有些可惜呢。雖然她不懂飛行,但戰鬥中的梅薩,真的很美麗。
  「嗯。」
  兩人都沒再說話了。
  有時後,只要待在一個人身旁,就能感到安定。
  隔著一點距離感受對方的體溫與存在,兩人望著同一片星空。有時無聲勝有聲,能像這樣與對方好好站在這樣的美麗之下,或許對長年在戰場上奔波的兩人來說,就是一種幸福了。
  如果可以,真希望就這麼牽起她的手、和她找個沒有戰亂的地方好好生活呢。
  突然,四周的燈一齊暗了下來。
  海面悄悄亮起金色的光。像燈籠一樣,一盞、兩盞、許多盞……一隻隻海哲從海中浮出,脫離了海面升上天空。
  原本的星空多了發亮的海蜇,像憑空懸起的燈紗,令人驚豔的奇幻美麗。

  「真漂亮,梅薩君。」看著,要不禁嘆息。
  看著天空,梅薩沒有馬上回應,只是低頭取下了戴在右手的手鐲型便攜式音頻撥放器,遞到她面前,「要小姐。」
  要有些疑惑地接過,「什麼事?」
  打開,裡面跳出了唯一一首歌,一條她再熟悉不過的歌名。
  「AXIA。這首歌……?」她單人出道時的最後一首單曲?
  將目光投回遠方,梅薩的表情稱得上認真或是感慨。
  「這是曾拯救過我的歌。」
  「啊?」
  「兩年前,快要失去自己的我,是妳的歌聲讓我恢復了理智。正因為有妳的歌,我才活了下去。」
  「梅薩……」
  「真的,十分感謝。」
  注視著他凝望天空的側臉,要一時間感覺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有點酸澀、有點感動似的感覺。
 
  隔天,向Δ小隊和女武神們行過軍禮,梅薩最後看了要一眼,登上自己的機體,正式離開拉格納前往拉拉密斯星系。
  有她眼中的不捨……就夠了。
 
 
  本來以為,已經沒有以後了……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手。
  在聽到女武神和Δ小隊在哈沙遭空中騎士團襲擊的消息後,他毫不猶豫便拋下了前往拉拉密斯報到的任務,進行時空跳躍折回去,不顧身體狀況投入了戰場。
  也許,再怎樣痛苦,都比不上要的安全重要。
  毫無猶豫,他連上了Δ小隊地戰鬥通訊系統:「Δ2進入交戰!」
  「梅薩?!你這是要幹什麼?」系統傳來隊長阿拉德嚴厲的話語。
  「情況我已了解。」
  「不要擅自行動!」
  「我現在還是、Δ小隊的隊員!」
  懷著一股焦灼的無名怒意,他已一種超常的速度衝到遺跡前,一砲逼退一架敵機,狠命啟動防禦壁為此刻毫無還手餘地的女武神們擋下了另一架敵機擊出的激光束。
  沙塵在強大的衝擊力下飛揚。
  「要小姐!妳沒事吧?!」
  聽到那個幾乎令她銘了心的聲音,撲倒在地的要用手撐起身體向身後看去。
  「中尉!」
  掀起艙蓋並解除頭盔的護鏡,梅薩看著平安無事的要,內心的無名怒意頓時化為安心。
  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要的。包括自己。
  「請唱歌,要小姐!」
  「梅薩!」
  迅速起身,要的第一個反應,竟是衝動地想向他跑去。
  梅薩露出一瞬溫柔的笑,但隨即制止了她。
  「請歌唱。趁我還未完全暴徒化。」
  要煞住腳步,這才注意到他臉上爆起的血脈。
  一時間,她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要小姐!」
  著急的要有些遲疑地回頭,看向受到未知衝擊、倒在蕾娜和瑪基娜懷中昏迷未醒的美雲和芙蕾雅。
  主唱和副主唱都已倒下,而其餘兩人必須照顧她們……她一個人做得到嗎?
  回頭,她回給他一個堅定的表情,「我知道了,梅薩君!」
  微微笑了,梅薩向她行了軍禮。
  「謝謝妳,要小姐。」
  護目鏡和艙蓋降下,他堅毅的目光已回到天空的戰場。
  YF-30科羅諾斯戰機升空,在要的歌聲中再次投入戰場的煙硝。
  他,絕對會保護要的。
  目送著梅薩從身邊離去,要唱起他最愛的歌,眼中滿是眷戀與感激,將自己的感情放入歌聲中,盡自己最大的能耐去唱、去守護天空為她飛翔的他。
  一定要……平安回來。
  憶起海蜇祭典的那一夜梅薩對自己訴說的話語,要取出貼身而藏、他贈與自己的音頻撥放器,幾滴淚水悄然落下。
 
  要的歌聲在耳邊迴盪,握緊操縱桿,他咬牙忍住腦中傳來的強烈不適感靈敏地穿梭在眾多無人機之間。機體上骷髏的標誌招揚著死亡的顏色,他再一次為了她、化身為死神。
  漫天攻擊在他眼中彷彿一瞬間成了慢動作……
  看得見!
  閃過所有紅色光束,圍擊的無人機在他攻擊下盡數被擊墜,他衝上那片藍空。
  『這傢伙……』
  『是異邦人嗎?』
  溫德米爾王國的人或許飛行技術超群……但為了要,他、才不會輸!
  應該說,全空中騎士團,只有一個人能作為他的對手……恐怕對方也是這麼想的。
  『白騎士!』
  擁有金色塗裝的機體衝出。
  德文特的白騎士──基斯.愛羅.溫德米爾,迎戰!
  一個打招呼似的錯身,兩架戰機在空中以生命為代價展開瘋狂的角逐。
  天空彷彿成了兩人的舞台。也許,在這如風一般的極速下,容不了第三者插手。
  隨著兩架戰機疾行的軌跡,一連串的閃光在空中炸裂。
  『居然和白騎士大人不相上下……?!』
  『不錯的風。』
  ……。
  「得手了!」
  一個翻騰,梅薩毫無猶豫地出擊,狠狠擊中了Sv-262魔龍Ⅲ的右翼。
  基斯咬牙,感受到機體一陣巨震,卻向後一撇露出滿意而近乎狂喜的笑,「死神,你果然也能承風而行!」
  不甘示弱,基斯一個旋翼將一連串攻擊打上了梅薩的機面。
  「唔!」
  果斷拋棄著火的油桶任由它在空中爆炸,梅薩再次承風翻翔。
  兩機猛然相對,對上的是死神和白騎士認真到近乎捨命的表情。
  只要正面擊中對方,這場戰役就贏定了!
  就在這一瞬間,梅薩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要的歌聲似乎變得飄渺,身體輕盈得像是能融入空氣中。最特別的是……
  「風?」
  但他很快就回神,咬牙搶先展開了攻勢。
  沒想到,一架由基斯操縱的無人機橫空衝出,用機面擋住了梅薩所有攻擊。
  在無人機爆炸的煙硝火光中,Sv-262魔龍Ⅲ衝出!
  只一束紅光……
 
  要寫滿不敢置信的眼睜到最大,腿一軟,整個人跪到了沙地上。
 
 
  胸口的劇痛似乎在一瞬間奪去了感官,將身體麻痺。
  再也握不住操縱桿,他感覺自己正向下墜落,被射穿的艙蓋灌入了風。
  那一秒,他看到的只剩濺上艙蓋、填滿視野的血紅色。
  心中閃過得最後一個念頭有點清晰,更多的是一抹不甘與遺憾。
  再也不能保護她了……有句話,自己從未跟她講過呢。
 
  要,我愛妳。
 
  不過為了保護她而死,也不枉了。
 
 
 
 
AXIA イスキでダイキライ~ (教我如何不愛恨交加
 
(這個版本前面有一小段吉他音請忽略吧)

我的眼中 你的笑容
今見た笑顔が
 
或許這次的目送 已成訣別
最後笑顔かもしれない
 
如果老天 再賜我一次機會
例えば別の人と
 
我要銘記你的每一個瞬間 每一個談笑的側顏
会話をする横顔も尊い一秒
 
身世若小舟浮沉 生命如飄絮凋零
羽よりも命が 軽くなる世界で
 
與你的邂逅已成為我人生唯一的 意義所在
君は私の生きる意味だから出会えた
 
 
愁緒已決堤 化作胸中的AXIA
切なさは この胸のAXIA
 
曾經的海誓山盟 卻難敵這片緋紅天空
共に誓っても 微熱で駆ける空
 
你一騎絕塵 開赴無情的布里希加曼
すぐ消える 無慈悲なブリ一シソガル
 
漸行漸遠的背影 教我如何不愛恨交加
悠遠の君は大好きで大嫌い
 
 
獨自出生 孤身離世
一で生まれて
 
終歸落得孑然一身 無人例外
誰もが一人で死んでいく
 
即便如此 我們仍難耐寂寞
それでも私たち
 
有了彼此才能堅強活下去 以思慕的頻率共振
ひとリきリじゃ生きられない 慕い合う周波数
那仍隱隱作痛的 是我愛戀的傷痕
うずく傷口へと愛しさが沁みる
 
始終無法說出口的那句話 我已不能繼續按捺
言えないままの一言がここに溢れた
 
碧藍的淚珠 輝映明日的AXIA
涙さ之明日照らすAXIA
 
虛空中點點飄渺 在心底漾起層層漣漪
儚い粒子でつなげていく鼓動
 
光影在交替 幻夢中亦只剩下泡影
影のほうに浮かぶ夢のように
 
心中永恆的愛 屬於多情又絕情的你
永遠の君を慕薄情な情熱
 
 
即便時光一去不返 即便永眠之日來臨
時の船に乗って眠る日が来ても
 
纏綿繾綣的思念之線 也永遠不會斷絕
たった一人思う光ずっと絶やさない
 
我終於發現 不可能再一次憶起你
もう君を思い出したしない
 
因為我已經明白 自己從不曾把你忘記
だって一度も忘れること無いから
 
愁緒已決堤 化作胸中的AXIA
切なさは この胸のAXIA
 
無法回頭的愛情 延伸向這片緋紅天空
片道だけの微熱で翔ける空
 
心被你偷走 傷心與寂寞徒然餘下
私から愛を盗む君が
 
面對這絕望的現實
絶望するくらい
 
即便沒有救贖可言(即便離別成為永遠)
報われなくても (遥か遠くても)
 
教我如何不愛恨交加
大好で大嫌
 
 
教我如何不愛恨交加
大好で大嫌
 
 
AXIAEND
 
 

 
藍兒碎碎唸:
......終於寫完了。自己有種……五味雜陳的感覺
當初寫著寫著我有種越寫越哀怨的心情──你有足夠的繪畫技術就能把腦中的想像化為實際的畫面,但我想把動漫化為小說卻因為缺乏圖片、動態畫面描摩困難、詞彙不足而變的超級難寫充滿障礙!!
TM變形式機體在空中飛來飛去閃子彈發射激光啥的,動畫一目了然,我小說卻寫到想去撞牆!!
……最後就用這種方式生出來這篇了Zz
 
後面的參考橋段:
 
另外
也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要在稱呼梅薩的時候有些會在後面加個「君」字。我這邊解釋一下。
日文中在人名後面加「君」是一種禮貌的稱呼方式(應該沒錯吧?!)。我只是想凸顯不同時候、場合、情緒,要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而已。
而且我動畫看好些部分了,得到一個結論……好像只有要在稱呼他的時候會加個「君」字
好吧就希望不會顯得太奇怪了
 
 
AXIA是希臘文,意思為「價值」,也可以解釋成「值得珍視之物」
後面的歌詞,幾乎都是我看著影片一個字一個字打的。我不會打日文,只好花大把時間用插入符號的方式從一堆陌生的平假名片假名中找我需要用的字(現在時間:凌晨3:43……)
我對陌生的文字、語言一般是很排斥的(EX我慘不忍睹的英文……),從上面的舉動就可以知道:
我是真的很喜歡這部動漫、這對CP、這首歌!
(然後我對日文有點興趣了……糟糕OAO!!)
 
AXIA的歌詞很感人,也很漂亮、意境很美。看著看著,我甚至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註:布里希加曼是星系名)
日文畢竟我是個大外行,要是有錯可以幫我指一下
另外中文部分的顏色我挑過了,用原色給的鮮紅總覺得太亮眼不太適合,最後選了要的髮色,略深的降紅(?
 
也許,無法在一起的愛情也是最淒美、最容易動人的吧
 
 
至於動畫裡面雷娜說要喜歡的是隊長阿拉德……如果是角色設定上我也就悶頭認了。但你說要對梅薩沒那種感情……屁啦!!怎麼可能!!裡面表現出來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而且要根本就沒表示過,跟阿拉德之間的互動戲分也比梅薩少多了(在梅薩「中場離席」之前)……不太確定
不管!!我不依啦!!!!((打滾
((作者失控狀態
 
(回魂)
總之,我大推「超時空要塞Δ」這部動漫
謝謝看到這裡的讀者們,希望喜歡這次作品
此外,誠招同好入坑OwO
 
 
 
 
半點不重要只是想炫耀(?!)的PS:
上周六啊……我也交了個男朋友喔OuO
網路上認識的(毫無意外是LOL),網戀
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對彼此了解也不夠深(1. 他說FB被盜號還沒辦新的,所以只有在LOL上打字聊天而已 2. 他沒麥所以也沒開過聊聊  <-神奇吧)……但這是我自兩年前放棄一個愛了三年的學長後,第一次感覺到有點那種「喜歡」的感受
只能說他是個脾氣很好、很體貼的男性吧
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交往了
((其他的就先禱告囉(X
 
距離隔的有點遠,短時間內要見面大概是不可能了。所以不必為我擔心,我會注意不要隨便就把自己賣了的XD
((不然蘭斯洛特會把我罵死吧www
 
……真不知道這樣能撐多久呢((感慨
不過……先這樣吧x)
 
男友條件:一定要會陪我打LOL!!!
XDD
 
好啦不囉嗦了就這樣吧
乾這後記有夠長(#
 
 
 
下面是使用的宣傳圖:

 
繪師:原ヒカル(ひかる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533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超時空要塞Δ|梅薩||基斯|マクロスΔ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咲
喔喔中間某一段看得我////
自己也曾試寫過那種段落,但每次都被自己羞死不忍直視XD
空戰什麼的真的超難描寫,我的新坑也是卡在這一塊Orz

話說梅要就如同AXIA這首歌一樣,是對很淒美的cp呢…( ´ ` )

01-20 18:37

藍兒
OOXX什麼得我就先略過了
真的要寫好麻煩(?!
不過真的各種髒髒的念頭一去不復返呢OAO..

空戰什麼的一開始我根本想扔影片就算了
但想想有點不道德XD(?!

相愛愛不到什麼的,最傷心了ˊ ˋ01-20 18: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打LOL日記 之 本日新... 後一篇:【超時空要塞Δ】死神X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12)

《萊維亞與藍》 (4)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9)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6)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5)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7)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4)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0)

【類黑暗系】《幽界錄》 (8)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翔非】紅心A(ABO) (3)

《獵人》 (3)

League of Legends (12)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0)
多CP同人 (48)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4)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2)
子世代系列 (36)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5)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 (9)
《銀美人》 (24)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LOFTER相關 (3)

【我家魚塘】 (2)

《歡迎光臨魔王城》 (1)

《一個遺憾》 (1)

未分類 (108)

molida0112大家
有七龍珠.鬼滅.進擊的巨人等等的音樂改編,歡迎大家來聽聽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